一声凤啼冲破云霄,火红血衣划过弧度,精致的美少年身后跟着十几头凤凰,周围一片狼藉,显然是刚刚才发生过大战。

    两队人马脸色铁青看向面前,熊熊怒火在眼中熊熊燃烧,怒视着面前伫立的少年。

    他们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,每次他们遇到魔兽,凤家的人刚好就会出现,他们的队伍里面,现在都已经有一小队魔兽,这些都是他们曾经遇到过的!

    “咦?怎么这么巧,又遇到几位了。”无辜的声音响起,君慕倾注视着理智已经在断裂边缘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酒千醉听到君慕倾的话,匆忙赶过来,“哎呦喂,又在这里遇到几位,我们还真是有缘。”

    有缘!

    那绝对是孽缘!凤家的人为什么又会出现在这里,谁能告诉他们是为什么!

    曲家的人,天星岭的人愤怒地瞪着酒千醉,这些魔兽都是他们先遇到的,结果现在都变成凤家的了!

    从第一次他们遇到魔兽开始,凤家的人就变得神出鬼没,别的时间不出现,一旦他们遇到魔兽什么的,就会看到他们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凤魂,你是不是跟踪我们!”曲杰已经愤怒到了极点,身体气的发抖。

    你凤魂敢说有缘!明明就是你们凤家故意的!你还真敢说!

    “啊呸!谁跟踪你们!”酒千醉脸色骤变,指着曲杰大骂,“我看你们不要脸,我们凤家何必要跟踪你们!”

    这还真不是跟踪,事情偏偏就是这么巧,每次都能遇到他们,这一路下来,不用看也知道他们走的是同一条路,再怎么样都会碰到一起。

    绝对不是他们两队不幸运,是他们的运气太好了。

    “凤魂,你最好把魔兽交出来,这已经是第五次了!”秦洛茜气得脸部直抽搐,第一次他们忍了,第二次也忍了,这已经是第五次了,还要怎么忍!

    “第五次?什么第五次?”酒千醉“疑惑”地问道,记性不错,还知道这已经是第五次了,貌似的确是第五次。

    “这魔兽本来是我们两家的,你们凤家明明知道,还要夺走!”天星岭的队伍里终于有人就发出不满的吼声。

    萧寂站在一旁,眉头跳动一下,你们也知道是第五次了,就没见过这样的白痴,被人连续抢了五次,还能忍下来,不得不佩服天星岭和北境曲家的“肚量”,实在是佩服佩服。

    “话不能这么说,我们冲上来的时候,没有看到你们两队。”冰冷的声音响起,君慕倾走到曲杰和秦洛茜面前,他们来抓魔兽的时候,可没见到半个人。

    两队人心里那叫一个滴血,痛心疾首地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你们当然不会看到,当时他们打算伏击,把这些魔兽一网打尽,魔兽没打尽,反倒是把凤家的人招来了,结果魔兽是“尽”了,是进了凤家口袋!

    “又是你!你一个后辈,长辈说话,你有什么资格插嘴!”曲杰已经抓狂,都是这个驯兽师,没有这个驯兽师,凤家哪里会这么得意!

    黑色的眸子闪过一道暗红,君慕倾猛抬起眸子,如冰之音响起:“我没有资格,你区区一个曲家理事长老更没资格!”

    比资格,他弱爆了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慵懒的声音响起,曲杰的话才刚刚吐出一个字,就被冷声打断。

    “凤家凤凰铁骑到的时候,没见到你们半个人,公子将魔兽驯化以后,你们才出来,出来就让我们把魔兽交出来,谁是什么意思!”凤一不急不缓地说道,眼中透着寒霜,和他们家主比资格,他的身份还不够!

    君慕倾冷冷一笑,不等他们说话,继续说道:“从几位身上,我刚学会了一句话,叫不知者无罪。”

    北境曲家的人和天星岭的人,脸颊被涨得通红,不知者无罪!

    这次被光明顶的人害惨了,以为他们说了一句不知者无罪,他们顺势说出来,反倒是成了凤家最大的借口。

    没有理由就和凤家动手,还在涅槃之巅动手,那是不可能的,更何况是在凤凰铁骑面前。

    北境曲家和天星岭的人会这么隐忍,也是碍于这里是凤家地盘,还有就是凤凰铁骑,尽管换成是任何一个势力,抢了他们的魔兽,双方早就打起来了,哪里还会这么隐忍。

    这两股势力,说什么都是后面崛起来的,那种早已经深入骨髓的畏惧,不是几十年几百年就能消失。

    凤家屹立于涅槃之地上万年,何等强大!天星岭和北境曲家现在和他们并驾齐驱,心里对凤家的那股畏惧,还是会影响他们,现在还在涅槃之巅,这股影响的力量,比任何一个地方都大。

    “几位要是动手,凤凰铁骑不介意和你们过招!”凤凰铁骑中一道声音响起,契约凤凰眼中露出不屑,嘴巴微微张开,睨视着地上站着的人。

    “凤家这么做可不厚道!”秦海迈步走出来,微笑着说道,阴寒的眸子看向君慕倾。

    又是他!那个驯兽师!

    “那你们杀我凤家魔兽又厚道,要不是来的早,精羽乌鸦岂不是被你们斩杀完了,别说不知者无罪,你们要是知道那是凤家魔兽卫队,只怕连最后三头都留不下。”酒千醉冷笑着说道,这两股势力的性格,他在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北境曲家和天星岭的人脸色微变,轻哼一声,若是知道那是凤家的魔兽卫队,他们岂会轻易放过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大家都是一起来找金凤凰的,还没找到金凤凰就这样,岂不是伤了和气。”秦洛茜微笑着走出来,当起了和事老。

    曲杰刚想要说什么,衣袖就被人扯了一下,他扭头一看,曲真在对他摇头。

    “哼!反正再过半日,就能到达目的,有什么事情出去再说。”他们想做什么,怎么突然什么都不计较了?

    秦洛茜笑着走到君慕倾面前,脸上浮现出绝美的笑容:“后生可畏,年轻人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夸奖。”君慕倾一点都不客气的回答。

    秦洛茜脸上的表情僵了僵,随即立刻扬起笑容,轻柔微笑往天星岭的队伍走去,天才,神族陨落的天才,不知道有多少,太过嚣张,陨落也是迟早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先走一步。”酒千醉心里泛出疑惑,这次他们应该有什么动作才是,怎么会半点事情都没发生?

    天星岭和北境曲家再怎么能忍,也不可能隐忍到这个地步,这巴掌都已经打到他们脸上了。

    萧寂眯起眼看着两个队伍,他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劲,曲家和北境曲家,怎么会这么快就算了。

    浩荡队伍转身离开,几十头魔兽跟在君慕倾身后,如同卫队,护送着他们往里面走去,再过百里,就能看到金凤凰,金凤凰就被安置在梧桐树杈上面。

    见他们离开,曲杰立马走到秦洛茜面前,一声怒吼:“你到底想做什么,我们是第六次被抢,你们是第五次,明明就知道凤家这么做是故意的,报复我们杀了凤家魔兽卫队!”

    打就打了,是涅槃之巅又有什么好怕的,他们两家还打不过凤家铁骑!

    “曲杰,你真是没脑子,你以为刚才岭主夫人靠近那个少年,是为了什么。”曲真走到曲杰身边,不屑地说道,那么年轻的驯兽师,不能让凤家得到,也不能让他留在这个世上。

    靠近?

    “你们做了什么?”曲杰怔怔问道,脸上带着疑惑,她不就是走过去,说了一句后生可畏,那小子还这是一点都不谦虚!

    “我只是洒了一点魔草粉在他身上,他身后跟着那么多魔兽,还有凤凰铁骑,不管是凤魂,还是这个天才驯兽师,都将陨落,被魔兽踩死!”秦洛茜阴狠地说道,到时候那些被驯化的魔兽,他们就能抢过来,不管他们驯化了多少,最后也会变成他们天星岭的。

    曲杰脸上表情愣住,她说的是魔草粉!魔兽一旦闻到气息,就会变得疯狂粗暴的魔草粉!

    他们身上要是带着魔草粉的味道,曲杰脸上慢慢展现出笑容,阴狠目光闪过,如果是这样的话,凤家凤魂,凤凰铁骑,都将消失在这个世界上!

    “你洒了多少,到底够不够?”曲杰谨慎询问,最后魔草粉不够,他们没有死,凤家的人就会知道真相,那最后吃亏的还是他们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很多,只是能吸引几百头高级魔兽而已。”秦洛茜笑着说道,杀就要杀彻底一点,几百头她还嫌少,不过这次她也就带了这么一点,否则让他们承受这方圆几百里之内,所有魔兽的攻击。

    几百头!

    曲杰诧异地看着秦洛茜,她还真敢下手,就那么一瞬间,下了那么多魔草粉。

    看来不用等多久,他们的驯兽师就能派上用场,还能得到上千头魔兽。

    冷冽的寒风从山谷中吹过,就如同无尽的杀气,在山谷中沸腾,让人毛骨悚然,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红衣身影走在最前面,身边走着两个男人,不停询问感觉刚才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他们不会这么轻易就算了。”萧寂若有所思地说道,这两家一向不择手段,就算是畏惧凤家,知道这里是涅槃之巅,也不会让事情就这么算了。

    “萧寂说的没错,这两家的手段我都见过,我们都抢了这么多次,他们肯定知道是冲着他们去的。”酒千醉应和道,可是他到现在还想不出来,为什么他们就这么算了。

    不是他们杞人忧天,而是这件事情的确是太过诡异!

    “家主,不会有什么事情吧?”凤一疑惑地问道,被三爷和这位公子一说,他也觉得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回答,继续往前面走去,仿佛没有听到他们的询问和疑惑。

    十几个人头上冒出偌大的问号,结果还是听不到君慕倾说半句话,优雅的脚步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她听到没有?

    酒千醉和萧寂相视一看,怎么过了半天,就他们在这里说,君慕倾没有半点反应。

    是他们疑心太重?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“嘣蹦蹦嘣!”

    十几个人还在疑惑,剧烈的晃动在脚下响起,魔兽迎面冲来,双眼充斥着血丝,这些魔兽变得异常兴奋。

    看到魔兽狂奔,众人脸色纷纷大变,异口同声说道:“兽潮!”

    “走到空中去。”一直没有响起的声音,终于缓缓响起,红色的身影往空中走去。

    “赶紧走!”必须走!

    再不走兽潮就要到他们面前,不死也会被这些魔兽踩成重伤!

    “天上也有魔兽!”凤凰铁骑中的人惊呼道,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抬头看向天空,顿时后背冰冷,阵阵冷汗。

    怎么会有这么多魔兽,这些魔兽从来的方向还是他们这边,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!

    “防御!”凤一立刻下令,严峻呵斥道。

    不能让这些魔兽伤到家主和三爷,有凤凰铁骑在,飞禽总要收敛一点,走到空中他们就安全了。

    凤凰铁骑立刻防御,把君慕倾酒千醉萧寂他们三个团团包围,脸上燃烧着战意。

    “这,怎么会有这么多魔兽!”酒千醉惊呼道,难道是刚才天星岭岭主夫人做了什么事情,才会招来这么多魔兽!

    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到现在他们还不知道,自己很身上被洒了魔草粉,还在问发生了什么事情,事情大了去了,这些兽潮都是魔草粉引起的。

    山谷之中传出各种嘶吼,魔兽铺天盖地飞来,山谷之中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震荡。

    惨烈的声音从山谷中响起,一波盖过一波,这些声音在魔兽的吼叫下,逐渐淹没吞噬。

    听到剧烈的响声,站在远处的人,抬头张望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这个动静听起来像是上千头魔兽。”

    “兽潮也太大了一点,我还以为只有几百头。”

    “比现象中要震撼。”

    “太壮观了,很少会见这么大的兽潮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会有这么大的兽潮。”薄凉地声音响起,君慕倾看了一眼不远处,那个地方正是刚才曲家和天星岭站着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……魔草粉!”酒千醉双眼睁大,她什么时候下的魔草粉,他们怎么都不知道!

    君慕倾收回眸子,眼中带着冰寒,“就是魔草粉,不过不是我下的。”

    他那是什么眼神,她身上没有魔草粉那种东西,身边有那么多魔兽,她怎么会带着魔草粉,尽管她有办法让魔兽安静,要是数量过于庞大,引起的麻烦事情,不知道有多少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下的还是他们自己下的。”酒千醉一脸不用多说,我已经明白的表情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一抽,这是什么表情,真的不是她下的,她这么善良,怎么会做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,这个就是他们自己下的,不过他们下的对象,不是他们,而是我们。”君慕倾冷声说道,天星岭岭主夫人走上来的时候,她就闻到一股微弱的味道,也许是人类和魔兽的血脉融合了,她明显就能闻出来,那是魔草粉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,那些王八蛋对我们下魔草粉!”酒千醉气愤地说道,刚说完又感觉不对劲,魔草粉是下在他们身上,他们怎么半点事情都没有?

    “在天星岭岭主夫人下魔草粉的时候,我做了点事情。”君慕倾面无表情地说道,仿佛做事情的人不是她,而是另有他人。

    酒千醉和萧寂好奇的看着君慕倾,就连凤凰铁骑都睁大双眼,等待着君慕倾接下来的话。

    只怕就连凤凰铁骑他们自己都没有发现,在不知不觉之下,他们对这个少女,已经充满了信服。

    “我‘不小心’弄了一阵风,把魔草粉吹回到他们身上,顺便让召集周围魔兽。”君慕倾神秘一笑,双手摊开耸耸肩,她是真的什么都没做。

    不小心!

    酒千醉眼睛和嘴巴都笑弯了,目光看向远处,这孩子,还真是“太不小心”了。

    萧寂早已经石化,还真是不小心,一阵风就这么华丽丽的刮出来,还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,本来洒在他们身上的魔草粉,就这么回到了北境曲家和天星岭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不能得罪的人!

    酒千醉收回看向远处的目光,他现在是越来越能体会,什么叫君慕倾是不能得罪的人,更加不能得罪这两口子!

    丫头一个人就已经这样,听说寒傲辰也是腹黑的主,两个人凑到一起,他有点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君姑娘,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云梓冷带着云中魂海的人,从远处匆匆赶来,老远就听到兽潮的声音,兽潮集中还在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听到兽潮的声音,他们立刻赶过来,好像兽潮已经停下来了,他们也没有受到攻击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刚刚来。”君慕倾脸不红气不喘地回答,她的确是刚刚到这里没错。

    萧寂此时已经对君慕倾的无耻阴险,得到了充分的认识,将笑意压在心底,他抬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云梓冷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兽潮,真是可怕!”站在云梓冷身边的云朵打了个冷颤,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兽潮,听着声音她都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雨,去看看。”云梓冷冷情说道,身边跟着四个人,还是当初君慕倾在云海主城外面遇到的那几个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蓝衣少女从空中走过,一个箭步,瞬间走到了魔兽上空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抱臂,睨视了一眼云梓冷,漠然说道:“我对魔兽没什么兴趣,你们要看,继续。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有那么多魔兽,为何还想得到金凤凰?”云梓冷注视着君慕倾,她身边的魔兽并不少,高级魔兽也有很多。

    “谁会嫌魔兽多。”君慕倾没有回头,往梧桐树干走去,现在离那个地方已经很近,从空中走过,也不会再迷路。

    太远的距离,从空中走过,会看不清楚里面的有什么,没人知道梧桐树干和最边缘的枝叶有多远,从空中走很容易就分不清楚方向和位置。

    现在距离近了,只要不站的太高,就不会走错路。

    云梓冷愣了一下,暗暗懊恼刚才的问题,没有谁会嫌弃魔兽多,而且对方还是一头金凤凰,那就更不会嫌弃。

    “少主,好像是天星岭和北境曲家的人和魔兽混战。”雨走回来急忙说道,还不忘打了个冷颤,那场景太可怕了,还没见过那么多魔兽和一百多个人撕咬。

    “那么多魔兽和这两家混战!”其中一个男子诧异地说道,这两家怎么就得罪这方圆几百里的魔兽了!

    “木,这有什么好奇怪的,这两家这么贪心。”紫衣女子冷冷一笑,被魔兽吃了也不值得同情。

    “电,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。”木看着紫衣女子,还有点后怕,要知道这可是几百里的魔兽,听着动静,这些魔兽没有上千也有几百。

    “霜,你觉得呢?”云梓冷看向四人中最冷静的那个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感觉虽然怪,但是也说不出原因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云梓冷转身离开,五人也立马跟上去,不再去理会这两家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靠近梧桐中央之时,酒千醉走到了最前面,君慕倾萧寂则是边走边看着周围“风景”。

    萧寂扯了扯君慕倾的衣袖,指了指身后,“云家的人怎么也不去救他们?”他们那么匆忙赶过来,不就是为了去救人的吗?

    “云梓冷就像是一个断绝七情六欲的冰人,在他眼里只有云家的利益。”这是几次见面以后,对云梓冷的认识,这就是云家调教的少主,一个断绝七情六欲的人。

    云梓冷也是一个为了目的,可以不择手段的人,只是他冷漠,很少人会往那方面想罢了。

    “七情六欲都断了,那今天要是云家的人遇到,他也扔下?”这些大势力是怎么想的,未来的少主,眼里居然只有利益。

    “会。”君慕倾点头应道,就是这样的人才可悲。

    萧寂打了个冷颤,这些都是什么大势力,怎么听着就这么恐怖,好像是为了赢,什么事情都做一样。

    “凤家来的挺快!”浓郁的黑暗之力迎面袭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和萧寂扭头看去,黑暗域新使者不知道什么时候,带着人已经到了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“比不上光明顶。”酒千醉不冷不热地说道,比起他们他哪里算快!

    几道白色的身影走过来,光明顶使者圣洁一笑,“刚到罢了,云中魂海不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见过几位前辈。”云梓冷六人淡淡说道,在他们几个面前,他们六个是后辈。

    黑暗域使者看了看周围,疑惑地问道:“怎么没有看到天星岭和北境曲家,这两家不应该迫不及待的赶来才对吗?”

    金白色的光芒闪过,金丝银衣美男子出现在他们面前,“他们遇到兽潮,已经直接去了烛炎之城。”

    圣麒麟目光不留痕迹地从君慕倾身上扫过,它不知道这里为什么会发生兽潮,问魔兽它们也只是说有高级魔兽召集和魔草粉的味道,它们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兽潮!

    光明顶黑暗域两位使者脸上,眼中展现出喜悦,这两家也会今天,后来居上的势力,还想超越他们,痴心妄想!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话,那就太可惜了。”光明使者脸上露出笑容,明明是开心的不得了,还惋惜叹气。

    “圣麒麟,这金凤凰要怎么得,你是兽之界未来兽王,争夺魔兽可不公平。”黑暗域使者收回目光,看向圣麒麟,比起他们两家有没有来,他更关心金凤凰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光明顶使者赶紧问道,光明黑暗各站一方,谁也不让谁。

    君慕倾他们这边,乐得自在,这些被这两个人问完了,他们也就不用在多问什么,听着就好。

    “等你们争夺了金凤凰以后,金凤凰没有契约,我就会带着它回兽之界,这样可公平?”公平,这个世界上,哪里有那么多公平的事情,他们何曾对待别人公平过。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!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说定了!”

    光明顶黑暗域两边同时开口,说完两边的人都愣了一下,相视一看,愤恨地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云中魂海的事情,他们的关系比以前更僵,现在是看到对方都不顺眼。

    君慕倾若有所思地看着圣麒麟,他的目的应该不只是这样,契约金凤凰只要实力相当,被金凤凰认可,那就能够契约,他怎么能这么放心,就把金凤凰交出来。

    “忘记告诉各位,在到达金凤凰的地方,我也安排了不少魔兽,都是大尊王,尊君王级别。”这么容易想得到金凤凰,事情可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君慕倾被自己口水呛到,忍不住瞪了圣麒麟一眼,大尊王尊君王,他还真是仗着自己的身份,召唤魔兽不要钱!

    大尊王和尊君王都用上了,她驯化魔兽,才只能驯化到尊王,大尊王的还驯化不了,而且驯化的时候,感觉若有若无。

    “圣麒麟召唤魔兽,的确是不要钱。”血魇在空间缓缓说道,“区区圣麒麟就是未来的兽之界的兽王,这个兽王是不是嫌自己活的太久。”

    又来了……

    君慕倾眉头轻轻跳动,她现在已经对血魇的话,表示深深怀疑,他说的区区,她已经无法觉得区区。

    巨型泰坦龙马,它那次没有完全变回本体,血魇也一定知道人家有多大,结果到了他这里,还是变成了区区。

    什么在血魇眼里,那才算还行!?

    “管他要不要钱,这么骄傲的家伙,看着都来气。”能召唤魔兽怎么了,有什么好得瑟的。

    “赤君,他就是天才榜上第二名,天才凤夙保持的第一名,他是最有可能打破的。”萧寂神秘兮兮地凑到君慕倾耳边说道,“他和凤夙当年成为的天才榜年纪还有很大距离,但是实力,他已经到了尊帝王七级,而且还是三元素。”

    “天才榜第一名?”君慕倾双手环胸,扭头看了一眼萧寂,那是她老爹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你可能不知道,凤夙的年龄早就超过了天才榜,该上高手榜,但是他的天赋却无人能打破传奇,所以这个第一的位置,就一直这么保留下来,其实按理说,圣麒麟是现在天才一百名的第一名。”这样的天赋,的确是让人羡慕,圣麒麟还不到一百岁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君慕倾淡淡一笑,天才榜,她突然有点兴趣了,怎么办。

    酒千醉侧身说道:“你们两个还说什么,走了。”

    圣麒麟居然来这招,在这周围放置高级魔兽,阻止他们进去,没有人进去,就不会有人契约到金凤凰,就算有人进去,不是光元素,那也契约不到。

    以前怎么没发现圣麒麟有这么多花样,现在都已经这么阴险狡诈,以后还不知道变成什么样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和萧寂大步跟上去。

    “凤魂前辈,能不能让这位公子和我说几句。”圣麒麟箭步走到酒千醉面前,目光看向君慕倾。

    酒千醉皱了皱眉头,说话,有什么好说的!

    其它三股势力的人已经走进去,只留下他们还站在空中。

    “圣麒麟,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,你让我留下来说几句话不是不可以,不过我要知道,最近的路。”酒千醉刚上说话,君慕倾的声音就已经响起。

    丫头!

    酒千醉立马扭头看向君慕倾,圣麒麟她现在还不是对手,她留下来出点什么事情该怎么办!

    “最近的路。”圣麒麟完全没预料到君慕倾会有这样的条件,不禁愣了一会,眨眼之间又回过神来,重复着她的话。

    他果然是不简单,凤家不会留一个这么弱的人在身边,有胆量和他提这样的条件。

    酒千醉看向君慕倾,这种事情,圣麒麟怎么会答应!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!”圣麒麟二话不说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酒千醉脚下一滑,赶紧稳住身体,这才没有从空中掉下去,圣麒麟答应了!他没听错吧!

    “我要的路,最近,但是要最危险。”君慕倾继续说道,脸上表情没有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“赤君……”萧寂赶紧叫道,她怎么要最危险的路!不是应该要最安全的!

    圣麒麟看向君慕倾,奇怪的人类,“好!”他倒要看看,她想要做什么,最短的路,但是要最危险,刚好,他这里还正有一条。

    “把他们都送过来吧。”君慕倾冷声命令道,凤家的人,怎么会只有凤凰铁骑到这里,凤凰铁骑都有魔兽,醉鬼也不是召唤师,他们要带回金凤凰,就必须找到没有契约兽,光元素的召唤师。

    凤家新一辈,再这么被他们宠下去,凤家就真的要灭亡了!她不想凤家灭在她的手上!

    酒千醉微微一愣,她早就知道了,只是一直没说,他刚打算跟她说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凤一。”酒千醉淡淡叫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凤一从纳戒里面拿出空间轴,把空间轴打开,缓慢的漩涡转动。

    萧寂诧异地看着凤一,他们原来也早有准备,就说怎么没有看到一个凤家光元素没魔兽召唤师。

    圣麒麟眯起眼睛看着凤凰铁骑,差点就他们给骗过去,把空间轴这么珍贵的东西,都带在身上,就是为了找到金凤凰的时候,让远在凤家的光元素召唤师过来契约。

    这个少年他早就知道,所以才会挑选最近最难的路,他这么为凤家着想,是凤家的什么人?

    十几个年轻后辈从空间中走出来,还有几个中年男子,这些人加起来也有二三十个。

    凤家,有这么多光元素召唤师!

    “告诉他们。”君慕倾转身看向圣麒麟,该出来的都已经出来完了,他也该说了。

    “喏,就是那里,从那里走进去,就是你们想走的路。”圣麒麟指着山谷中一个空地,淡淡说道,这么年轻,还和凤家有关系,凤家家主是个女人,他是男人。

    除了这个可能,他想不到其它的原因,其它眼前的人,和凤家有关系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进去。”君慕倾冷声说道,想要成为强者,凤家这么做,只会宠坏他们,不管死多少凤家人,他们应该要知道,在羽翼下永远都成长不了!

    酒千醉蠕了蠕嘴,也知道这个时候和君慕倾说这些有点不对,也就带着人圣麒麟指着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“凤凰铁骑不用跟进去。”简洁的命令继续响起。

    凤凰铁骑不用跟进去,那可是最危险的路!

    十几道目光诧异地看着君慕倾,凤凰铁骑不跟着进去,那要怎么确保他们的安全,遇到危险了怎么办!

    凤家光元素召唤师有些惊讶,这个人是谁,怎么敢命令他们凤家的人?

    他们并不知道,眼前站着的人,就是他们凤家新任家主,他们都知道家主是女人,不是男人。

    凤凰铁骑立刻停下脚步,站在一旁,不再跟进去,家主这么做,一定有她的理由,他们照做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。”萧寂迈出一步,铿锵地说道。

    凤凰铁骑众人额角纷纷滑下冷汗,他们这个时候不得不佩服萧寂的勇气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反正她也会追上他们,这条路虽然危险,但是只要他们闯过去,就不会有事情,这也有利于他们成长。

    新一辈历练有长老陪同,契约魔兽什么都不用做,就想着能契约到金凤凰,天下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,不用半点辛苦就能得到成就,那只是妄想!

    “那我们等你。”萧寂也知道君慕倾的用苦良心,跟着凤家的人走进山谷之中。

    直到他们完全走去进去,君慕倾才看向圣麒麟,淡漠地问道:“圣麒麟不知道有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凤家家主藏的真深,差点就连我也瞒过去了。”圣麒麟眼中闪过金色光芒,何止是差点瞒过去,要不是让她留下,那就是真的瞒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这不还没有瞒过去。”君慕倾淡漠回答:“你要是跟我说这些,那我还是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没那么多时间和他磨蹭,眼看着地心之蕊出土的日子就要到了,这里离烛炎之城还有段距离。

    “你得不到金凤凰。”她即便再天才,毕竟它才是兽之界兽王。

    “随便你怎么说。”君慕倾耸耸肩,刚刚出生的金凤凰,有什么得到的不到,大不了再当次强盗,把金凤凰抢过来,她又不是没有当过强盗。

    圣麒麟注视着君慕倾脸,迈步之间,他已经到了君慕倾面前,脸上带着邪魅的笑容,“我还想看看,凤家家主的真正模样,说不定我就看中你了,让你当我未来王妃。”

    君慕倾额上黑线不停坠落,嘴角不停抽搐的看着圣麒麟,未来王妃!

    “她的事情,就不用兽之界未来兽王操心,也和你没半点关系!”黑色的身影从天而落,拉过火红的身影,迅速远离脸上带着邪魅笑容的男人……是兽才对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