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赤红的眸子收回,君慕倾扭头看向身后,“这个人是谁?”听他的口气,是凤凰城的人,但是应该是离涅槃之巅比较远。

    “丫头,他是凤凰城富族子弟,不出意料的话,应该是梁家。”酒千醉笑着说道,富族之家才能养出这样的儿子,梁家把他们这个宝贝儿子给宠坏了。

    到了涅槃之巅的下面,口气还敢这么大,大神王级别就想上天才榜,简直就是痴心妄想!

    “啊呸,富族子弟又怎么样,他要是上天才榜,那就是侮辱了天才榜。”郝干激动地说道,这样的人,怎么能上天才榜,他这样的实力,下辈子也别想。

    北宫煌讪讪笑道:“郝干,人家都还没有上天才榜,你这么激动做什么。”年轻人,火气真大。

    人家都还没有上天才榜,他就这么气愤了,要是伤了天才榜,那不直接杀人。

    “想想就不舒服。”郝干轻哼一声,气愤地说道,要是跟那种人一起在天才榜,他宁可退出天才榜,再也不要上去。

    君慕倾睨视着郝干,面无表情地扭头看着燃烧起的客栈,天才的自尊心,刚才那个人若是真的上了天才榜,神族就又有热闹可以看了。

    梁家人,凤凰城有名的富族之家?

    听起来还不错,能被称之为富家的人,不知道是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相思立马凑到她面前,嘿嘿一笑,“君慕倾,不如我们……”去一趟梁家,反正凤家这次整顿,消耗也挺大的,富族之家,听起来就不错。

    北宫煌拉过相思,警惕地问道:“你想做什么?”正确的说,她想对梁家做什么。

    他们等会还要去凤凰城边境,哪里有那么多时间,做其它的事情,目前还不知道地心之蕊出现的日子。

    地心之蕊,之所以能有那么强大的土元素,那是因为它常年在地心之中,吸收着大地的元素,经过千年万年的变化,而形成的一股力量,得到力量在地心无法控制的时候,地心之蕊会冲破土壤,显现于世。

    “北宫煌,以前在万兽城,也没见你这么小心翼翼过。”相思翻了翻白眼,当时他跟那三个老家伙,吵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,现在三个老家伙不在,他倒是变得小心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北宫煌的话还没说完,寒傲辰的声音响起耳边。

    “不急,等事情完了再去也不迟。”现在还是先去找地心之蕊,他们并不知道具体情况,还要看看情况。

    “的确是不急。”君慕倾若有所思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看着这两口子的目光,三人三兽缩了缩脖子,就说招惹上这两口子,不会有好下场,要知道这两口子不是一般的小气,得罪一个最多是死,得罪两个,那就是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北宫煌搓着手,走到两人面前,“那我们现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不知道地心之蕊具体事情,到时候去了烛炎之城,还不知道要等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“秘密不再是秘密,事情就会简单很多。”寒傲辰喃喃说道,现在知道地心之蕊的人有多少,谁也不知道,只有把秘密变得不再是秘密,说不定能知道什么。

    凤凰城中,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情,谁也不清楚,事情一旦公开,那就什么事情都知道。

    有好东西的时候,没有谁会大肆宣扬,谁不想自己得到这件东西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地心之蕊这么大的事情,凤凰城的人也要知道。

    酒千醉喝下一口烈酒,仰天大笑起来,大家想的都一样,把地心之蕊的事情,在凤凰城散开,这样就能知道更多的事情。

    小碧和吱吱坐在君慕倾肩上,看到这几个人类脸上的笑容,突然觉得,他们还是很单纯的!

    至少他们不知道,秘密不再是秘密,这句话的意思!

    地心之蕊,出现在凤凰城边境的烛炎之城!

    这件事情无非就是一声霹雳,让千里连绵的凤凰城,都的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地心之蕊没有谁不想得到,就算不是土元素,也会对这件事情兴致勃勃,极品的土元素,自己不能用,那也不能交到别人手上。

    沉寂了许久的凤凰城,一时间,变得沸腾起来,甚至是凤凰城的人,都要比以前多上一倍不止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标,那都是走过凤凰城,前往万里之外的烛炎之城!

    “你们听说了没有,凤家边境出现极品土元素了,叫地心之蕊。”

    “神族又是一场争执,他娘的,老子也想去!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,你又不是土元素,再说,这东西听说还没有在地底下,现在所有人去了,也得不到地心之蕊。”

    “凤家的人只怕早就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,凤家会错过这次机会,新任家主,现在又是地心之蕊,凤家再得到地心之蕊,能和凤家匹敌的势力,就要紧张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酒楼之中,两道身影面对而坐,静静听着周围的议论。

    地心之蕊的事情,在传播下,不过两天的时间,凤凰城的人就全部都知道了,在所有人眼中的秘密,现在也不再是秘密,大家都知道了,众人也不再放在心里,而是全部都说出来。

    殷红地唇瓣微微上扬,纤细手指放下手中酒杯,赤红的眸子闪烁着笑意。

    “有些事情,还是拿出来分享比较好。”君慕倾笑着说道,地心之蕊出现在凤家边境,酒千醉能知道,几大势力能知道,其他人也会知道,只是大家心照不宣地藏在心里,只觉得能瞒多久,就瞒多久。

    现在地心之蕊的事情说破,秘密不再是秘密,大家也开始议论这件事情,不管是真是假,事情不会空穴来潮。

    如今的凤凰城,几乎所有人就都知道了这件事情,打听事情,也方便多了。

    “倾倾,现在我们不着急去了?”寒傲辰柔和地问道,地心之蕊没有那么快出土,他们就不用着急赶去。

    “不着急去,也不能无事可做,你要不要去空中宫殿休息一段时间?”君慕倾心疼地问道,他的元神在恢复期间,太累了不行。

    空中宫殿离这里也不远,他得回去休息,不然怎么能陪自己去找地心之蕊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寒傲辰皱着眉头应道,好像很不想回去休息似的。

    “看来淡淡紫灵圣果的效果,还是不明显。”君慕倾单手撑着下巴,叹了口气,两种用来恢复的东西,缺一不可,偏偏她现在不能去找凌冰草。

    寒傲辰拉过君慕倾的手,笑着说道:“我会让人去找凌冰草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头应道,现在这种情况,也只能是先找到凌冰草,上的记载有没有错。

    “倾倾想去历练了。”寒傲辰轻轻笑道,等待地心之蕊出土的这段时间,总是漫长的,呆在空中宫殿,她会比较想趁着时间没到,去历练一番。

    君慕倾嘿嘿一笑,凑到寒傲辰面前,“还是辰懂我。”她总不能老是依赖辰,好不容易缩短的差距,现在又差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等到辰的元神恢复,说不定就能冲破至尊,达到王者等级。

    神族至尊没有几个,王者说不定都有,没有达到鸿蒙,一切都不知道,他们都还要好好的修炼。

    “你想去哪里?”几次对战下来,她已经发现自己的实力上的差距,这就是倾倾。

    “唔,还没想好,不过打算我绕路穿过涅槃之巅的山脉,去烛炎之城。”涅槃之巅的山脉里面,危机重重,也不是一般人能够进去,她打算去看看。

    “那我在烛炎之城等你。”她,永远他会等。

    “什么什么,这就同意了!”北宫煌的身影瞬间出现在两人面前,一屁股坐下去,这两个学生,他要怎么说,都是这种个性,是个自豪,还是应该把他们两个关起来,这样就不用老担心他们。

    只是,他不会关他们两个,北宫煌清楚的知道,只有强者才能在世间立足,特别是在这个强者为尊,巅峰为顶的世界,一切都只能靠着实力说话。

    实力才是一切,没有实力,那就什么都没有!

    “老师,你整天神出鬼没,打听司徒烈的消息没有。”君慕倾淡淡问道,司徒烈这个人,从临君大陆消失以后,就不知道去了哪里,一点消息都没有,疯老师就想在神族看看,会不会有他的消息。

    君慕倾都觉得没太可能,神族要是出现那么一个人,也一定会很轰动,司徒烈笑的跟只狐狸差不多,放在人堆里面,那是绝对抢眼。

    北宫煌挥了挥手,别说是司徒烈,他连司马烈都没有找到,这老家伙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,找了这么多地方,都打听不到。

    “那就应该不在神族,不过我总觉得那老头怪怪的。”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每次想到离开那个空间,司徒烈脸上的表情,她就觉得很奇怪,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“他一直都很怪。”寒傲辰沉声说道,这两个老头,一样的怪,当初他到楠凝学院,他们可是做了不少事情。

    冰冷的目光射来,北宫煌警觉地看向寒傲辰,刚才还柔情满满的眼睛,突然变得冰冷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,我就只是戏弄了你一回,就一回!”他收学生,当然要测试一下学生,谁知道这件事情,他们两个都记得,还记得很清楚!

    “貌似是两回。”君慕倾漠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丫头,你都把我的锁龙塔拿走了,怎么会是两回!”北宫煌激动地说道,锁龙塔那可是他的宝贝,结果现在连渣都不知道在哪里,先是一把火烧了,现在连渣都没看到。

    君慕倾和寒傲辰默契地双手环胸,注视着激动不已的北宫煌,他原来还记得锁龙塔的事情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北宫煌眨了眨眼睛,气氛有点不对劲,要不要先离开?

    “哈哈,我就说嘛。”相思的笑声传来,枚红色的身影瞬间出现在北宫煌对面,太像君慕倾的作风了,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事情那一定是绝对的精彩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笑的!”北宫煌瞪了一眼相思,他到现在还不知道锁龙塔里面,锁了一头什么样的龙。

    “你们能不能不说锁龙塔的事情?”沉闷的声音在空间里面响起,玄金躺在空间里面,不满地说道,那里面锁的可是它!

    君慕倾怔了怔,赤红的眸子闪烁出笑容,“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玄金会在这个时候醒来,真是没想到,他沉睡的日子也不是很长时间,这么快就醒了。

    “你凝聚我的样子,我当然会有感觉。”玄金慵懒地说道,目光看了一眼空间的不远处,血魇还在沉睡。

    君慕倾哦了一声,点点头,也对,他们这么近的距离,玄金能感觉到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“丫头要去历练的话,那我找个地方喝酒好了。”酒千醉靠在窗边,笑呵呵地说道,现在神族对地心之蕊的事情,已经不是秘密了,可以自己找点事情做。

    “我也要去找我的徒弟,那丫头摆幻境的天分太好。”相思忧心忡忡地说道,她现在都在想,当时要是不教那丫头摆幻境,自己就不用操这么多心,操心太多很容易老的!

    她还没有等到她家华阙,怎么能老呢!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看到相思这么头痛的样子,突然有点好奇,想见见她那个徒弟。

    酒楼之中几道身影飞速闪过,刚才还站在面前的几个人,一下子就全部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一脸狂汗,说走就走了,平常叫他们都没有这种速度。

    “倾倾,我们也该走了。”寒傲辰站起身,把手伸到君慕倾面前。

    君慕倾伸手握住寒傲辰的手,站起身,两人并肩离开酒楼,身影很快消失在的凤凰城的街道上。

    火红的身影再次出现,君慕倾已经到了涅槃之巅的山脉,她身边没有站着那道黑色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这么快!”

    赤红的眸子看了看周围,到处都是茂密的树林,她身边一个人都没有,唯一有的,就是肩上一边坐着一头魔兽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小爷本来也打算离开的,不过想想总不能丢下你一个。”小碧仰着头吐着蛇信,圆碌碌的眼睛抬头看去,就是不去看君慕倾。

    森林……还是这里比较舒服,人类世界也太不适合它了。

    “小碧,你明明就是想回森林。”吱吱深吸口气,笑着说道,还是这里舒服。

    小碧轻哼一声,反正都是回森林,大家顺路,当然就一起来了。

    吱吱黑晶的大眼珠子注视着君慕倾,双爪伸出,抱住君慕倾的脖子,用它毛茸茸的紫色毛发,蹭了蹭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是不是又有好多魔核吃了?”吱吱闪烁着大眼珠子,呆萌地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君慕倾满头黑线的看着吱吱,她每天都在吃魔核,怎么还想着吃,这些天她吃胖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主人?”吱吱继续等着大眼珠子。

    “要吃魔核,自己动手。”冰凉的声音响起,它也该锻炼一下,早点成年,她拟态人形的模样,就不会是小孩子。

    就不明白,那么多魔兽没有成年,凝态的都是大人,怎么吱吱就是小孩子,它长大一点,人形才能长大一点,还是说,这也是圣灵兽和其它魔兽不一样的地方?

    “好!”吱吱兴奋的应道,想了想又恢复呆萌的样子,“主人,能不能吃点零食。”它好久都没有吃那种紫色和黑色的丹药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从纳戒里面拿出两个黑色的小瓶,放到吱吱和小碧面前,“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吱吱立马抱过丹药,主人最好了,总是给她这么好吃零食!

    小碧伸出尾巴,接过丹药,快速揭开黑色的药瓶,张开小巧的嘴巴,锋利细小的獠牙显露,它一下子就将整瓶丹药吃下去。

    此时要是有人看到,一定会气的吐血三缸,高级丹药,她一拿出来就是两瓶不说,这两瓶就这么变成了魔兽的零食!

    那可是高级丹药,别人得到一颗对会舍不得吃,她给魔兽当零食!

    “君慕倾,神族的人要是知道你这么用丹药,一定会气死。”玄金嘴角抽搐地说道,丹药这种东西,那是异常的珍贵,神族也不例外,其它颜色的神族比其它两个界面多点,但是黑色,那绝对是罕见。

    君慕倾耸耸肩,无辜地说道:“反正放着也放着。”

    玄金顿时一阵无语,放着也是放着,人家都没得放,她放着还嫌弃!

    “赶紧离开这里,这里有不寻常的气息。”玄金决定在这个问题上面,不用再多说,再继续这个问题,它怀疑自己会直接冲出去,掐住君慕倾的脖子使劲摇晃。

    有魔兽的气息,周围还有很多,它们静静待在原地,没有出手,却也开始浮动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看向远处,淡漠地说道:“这不是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嗷呜!”

    “狼!”小碧吱吱相视一看,是狼兽!

    强势的气息迎面扑来,脚步急促,君慕倾脸色一沉,鲜红的刀刃出现在手上,泛出寒光。

    银色的身影飞腾从空中越过,直接往君慕倾身上扑去,洁白的獠牙显露在外面,透着寒霜光芒。

    “十方火盾!”火红的斗技阵在君慕倾脚下展开,火盾挡在她的面前,将银狼隔绝在外,不能再靠近她半步。

    “人类,这是吾之领域!”银狼沉闷的声音响起,透着斥责,它的领域,岂能让人类随意走进来,本不想理会她,可她居然在这里的领域,带这么长时间,不可原谅。

    “银月狼群!”小碧看了看面前银色的巨狼,顿时觉得头皮发麻,蛇皮冒起疙瘩。

    怎么会遇上这么变态的东西,银月狼群不死不休,不管是谁走进了它们的领域,早点离开还好,要是逗留太长时间,就会被这些它们缠上,知道敌人死了,他们才会离开。

    这东西太恶心了,风魔狼都没有这么恶心!

    “嗷呜!”

    周围传来阵阵狼嚎,君慕倾脸色一沉,警惕地注视着周围,这才刚刚走到这里,就遇到了银月狼群,这落点怎么就这么好,不偏不倚刚好落在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们赶紧离开这里,银月狼缠斗太凶狠,闻到鲜血的味道,它们就会疯狂。”吱吱紧张地说道,她是想吃魔核没错,也想吃很多很多魔核,可是这银月狼的魔核,吃起来得小心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君慕倾沉声说道,她当然知道银月狼有多可怕。

    别的狼群几十只为群,已经算多了,但是银月狼不同,他们成百上千为一个团体,银月狼王为首,居住在自己的领域,就连狮虎魔兽,都不敢轻易走进它们的地盘。

    该死的,怎么会遇上这东西,这可比上百个尊君王还要可怕,打不过先跑才是王道!

    要跑没错,也不能就这么跑了!

    “灭世火种!”火红的斗技阵再次展开,周围强大的气息越来越重,越来越多,君慕倾额角滑下一滴汗珠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攻击着君慕倾的银月狼大吼一声,挡在她面前的盾牌上面,立刻出现几条裂缝。

    “我靠!”君慕倾踉跄后退好几步,手上斗技立刻消散,赤红的眸子紧盯着走来的银狼。

    银月狼实力就是比一般的狼群要厉害,十方火盾都能冲破,要是上百只魔兽一起上,那不变成碎片了!

    玄金在空间里面,闭上眼睛,感受着空间外面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到什么地方,怎么会遇到尊君王级别的银月狼兽,周围还有上百只是其它等级的,可实力也不弱,你赶紧离开这里。”玄金感觉这周围的历练,差点被呛到,这些魔兽对它来说是没什么,对于现在对君慕倾来说,还不行。

    “你问我我问谁。”君慕倾满头黑线地问道,她都想知道自己怎么走到这里来了。

    吱吱和小碧成年对付这些魔兽,那是绰绰有余,它们都还没有成年,十几头还能对付,上百头银月狼兽一起攻击,想想都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十面火盾瞬间被冲散,强势之力迎面而来,斗技阵再次展开。

    “烈焰焚烧!”

    “风魔狼兽!”

    “炎炎火狮!”

    斗技阵接二连三地凝聚出来,上百头银色的狼兽,迈开步伐走过来,赤红的眸子,注视着周围一步步迈向他们的银月狼兽,不禁在心里很啐。

    神族还真是什么魔兽都有,这么变态的魔兽,涅槃之巅就存在。

    魔兽狼族中,最难缠的就是银月狼,现在才只是白天,这要是到了晚上,出现的不会只有眼前这些。

    想想等下会被几百只狼群包围,精致的脸色一片沉寂,火焰之中凝聚出的斗技,一个接着一个增加。

    血焰火疯狂蔓延,凝聚而成的斗技,从里面一只接着一只跳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君慕倾凝聚出来的斗技,攻击她的银月狼兽,一阵惊悚,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人类!

    “嗞!”的一声响起。

    血红色的火焰,从银月狼兽是头上飞过,银色的毛发上满,立刻出现一道乌黑。

    银月狼凶狠地看着君慕倾:“人类,退出这里!”

    第一次,第一次它被人类烧到脸,可恶的人类,她烧了自己的毛发!这个人类,不可原谅!

    “你他妈有病,本姑娘早就打算离开,你用上百头银月狼挡住本姑娘的路,算什么意思!”君慕倾指着银月狼粗口骂道,谁想留在这里,不是它们挡路,她早就离开了!

    银月狼兽怒视着君慕倾,银色的眼中燃烧起怒火,她的火焰,怎么会伤到它的毛发!

    赤红的眸子注视着银月狼兽,平静如水,没有丝毫波动,仿佛刚才说话的人,并不是她,而是另外一个人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