昂昂!有土元素极品的消息鸟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也不得不佩服这人勇气,敢得罪这两口子,不要命了!

    这两口子,谁见了不怕,偏偏有人往枪口上撞,现在烈焰焚烧不说,还有强大的威压笼罩在客栈之上,不管里面的人,如何逃窜,都无法走出客栈!

    “啧啧,玩火**了。”相思双手环胸笑呵呵地说道,调戏君慕倾是可以,可是要知道后果。

    几道身影站在空中,俯身看着燃烧起大火的客栈。

    “就不知道那位姑娘,有没有从火里面走出来,没有走出来那就可惜了!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,还想放火烧别人,现在自己引火**了!”

    “真是活该!”

    凤凰城内,大火熊熊燃烧,引起不少轰动。

    几人的身影,消失在二楼之上,猪男连他们什么时候离开的,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火焰怎么会烧到他的身上,怎么会这样!

    “怎么会,怎么会这样!”嘶吼的声音响起,猪男大声尖叫道。

    血红的烈焰,在客栈里面燃烧起熊熊大火,大火把猪男包围,刚才说话的随从,早就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,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走!”猪男赶紧追上去,他的脚步才刚刚迈出,血红的烈焰立刻在他面前燃烧而起,将他紧紧包围。

    就他这样,还想上天才榜,刚刚到大神王级别,去挑战天才榜上的人,那都是笑话。

    几道身影看了看身后的人,赶紧跟上去,脸上带着讥讽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君慕倾淡淡说道,脚下步伐迈开,往二楼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这火焰,看着好眼熟,在什么地方听说过!

    郝干猛地看向君慕倾,血红的火焰!是她的!

    北宫煌相思纷纷打了冷颤,客栈里面的火焰,突然之间变成了血红色,蔓延开来的火焰,正在一点一点的收回,它们往同一个方向走去,而这个方向,正是猪男站着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烈焰。”冰冷的两个字缓缓响起。

    郝干黑着一张脸,目光看向猪男,大神王级别就想上天才榜,他这是在做什么青天白日梦!

    火元素在客栈里面疯狂蔓延开来,到处都陷入了一片火海,客栈里面的人,都纷纷跑出去避难,现在留下来的,也就只有君慕倾他们几个和猪男。

    “不错,怎样,小爷可是天才,就我这样,很快就能上天才榜了!”猪男拍了拍自己胸口,好像在无声的说,跟了我,一定没错,过几天他就是天才榜上的人了。

    “火元素。”君慕倾冷酷地说道,大神王级别跑到凤凰城来嚣张,胆子挺大。

    北宫煌相思纷纷捂脸,这到底是哪里跑出来的脑残,都这个时候了,他竟然还说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小美人,怎么样,现在要不要跟本少爷!”在家里的时候,谁敢违背他的命令,就是让他动手,他们几个才知道自己的厉害,现在知道错了,他可不会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火红色的身影转身看去,猪男双手叉腰站在原地,得意洋洋地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就算是找死,也不要找君慕倾,这样他会死的很惨!

    红靴突然停下步伐,走在君慕倾身边的几个人,心里咯吱一响,暗暗扭头看向楼下点火的人。

    猪男双手叉腰,得意地看着君慕倾他们几个,火焰已经在他们脚边燃烧开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我的店啊!”

    “赶紧走!”

    “把客栈点了!”

    “我靠!这人傻子吧!”

    灼热的温度燃烧,猪男二话不说,把话刚刚说完,就凝聚出了火焰,甚至客栈里面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,火元素已经在客栈里面焚烧开来。

    “烈焰之焚!”

    这两个人,他一定要得到,他们身后的人,尽管是时间少有,可和他们相比,那就差远了,有这两个人就够了!

    “可恶,你们敢无视本少爷,今天本少爷就烧了你们几个,再把两个美人带回去!”猪男指着往楼上走去的两个人,大声吼道。

    几人直接选择无视,理这样的人,那会影响心情,当做没有看到就好。

    “慢着,打了本少爷就想走,知道本少爷是谁吗?”猪男从地上撸起来,抱着自己的大肚皮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摇摇晃晃站直身体。

    凤凰城好歹也是凤家的地盘,还没有几个人敢在涅槃之巅下面的凤凰城闹事,这个人胆子也太大了。

    看着地上躺着的人,没有一个人同情,只觉得他不自量力,在高手面前,还敢这么嚣张。

    身边跟着魔兽的人会简单,别想了,还是被招惹,否则下场一定凄惨。

    高手!绝对是高手!

    客栈里面,所有人倒吸一气,诧异地看着往楼上走去的一行人,他们什么都没有看清楚,都不知道是谁出的手,那个肥硕的男子,就躺在了地上!

    酒千醉目光冷冽,扫视了一眼猪男,往楼上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客栈里剧烈的响声响起,刚才还站在他们面前的猪男,眨眼之间,狠狠甩在地上,他那一身赘肉在地上不同抽动。

    “嘣!”

    “美人脾气还挺大……”

    寒傲辰铁着脸,双手负在身后,不管什么时候,不经意的一个动作,都能引起所有人的注视。

    “在我不想杀你之前,滚!”强悍的气势倾斜而出,从君慕倾身上四散。

    赤红的眸子冰冷寒颤,犹如千年冰川,没有一丝温度。

    “美人,你怎么这么心急,走过来投怀送抱来了?”男子嘿嘿一笑,走到君慕倾面前,挡住她的步伐。

    客栈里面的温度,立刻下降了不少,所有人纷纷缩了缩脖子,寒意阵阵袭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漠然地看了猪男一眼,迈步往前面走去,冰冷的寒意充斥四周。

    两人还不知道,站在他们面前的,其中一个就是凤家家主。

    “少爷!”男子大声呵斥道,凤凰城的上面,就是涅槃之巅,少爷就算嚣张,他也不应该说凤家的不是,凤家人要是听到,绝对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凤家人要是在这里,他还敢这么嚣张,也不知道前几天是谁,看到凤家的人走过,就像是老鼠见到猫。

    客栈里面的人,听到猪男的“豪言壮语”,差点喷出来,纷纷投来鄙夷的目光。

    美人在这里站着,他不可能不要,还有这个美人身边站着的男人,那也是极品中的极品,他就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,把他们带回去,那再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猪男轻哼一声,瞪了一眼身后的人,“凤家人又怎么样,他们在这里,本少爷找嫖不误!”

    “少爷,这里是涅槃之巅。”跟在猪男身后的人小声说道,这里可是涅槃之巅,不比其它地方,随时遇到的就可能是凤家人,少爷怎么就不明白。

    赤红的眸子看向前方,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肥硕猪男,捧着自己的肚皮,全身赘肉一颤一颤,从楼梯上面走下来。

    这几个人一看就是高手,想要调戏人家姑娘,他们几个走进来,气势就不凡,还是少招惹微妙。

    客栈里面的人,听到这个声音,纷纷缩了缩脖子,不敢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早就注意到他们了,没想到这个世界上,还有这么美的人,和他们相比,以前他见到的,那就是个渣,特别是为首的一男一女,那简直就是人间极品,以前怎么没有看到,这么极品的人。

    “呦呵,这是哪里来的姑娘,样子奇怪了一点,长得倒还不错。”肥硕的男子从二楼走下来,目光垂涎三尺地看着君慕倾,双眼闪烁着淫意光芒。

    “找房间……”君慕倾的话才说到一半,就被客栈里面,突然响起的声音打断。

    “好!”郝干咧嘴一笑,尽管他不知道去哪里,现在他输给了君慕倾,未来的一年,那就会听君慕倾的,不管是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既然来了,那就一起去。”君慕倾淡淡一笑,祖母不放心她,才叫来郝干。

    郝干挠了挠头,看着君慕倾:“是凤家祖母让我来的。”他急急忙忙下来,没有看到他们几个,这才找了这家客栈,打算去打听打听他们有没有走出城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北宫煌狐疑地看着面前的人,他这个时候不应该是在凤家,怎么到这里来了?

    几人无奈一笑,跟着酒千醉往前面走去,很快就找到了客栈,才刚刚走到客栈,就遇到本来还在涅槃之巅上面的郝干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早就知道你们会这样,来来来,我们这就去找住的地方。”酒千醉迈开步伐,往前面走去,对凤凰城他早就熟门熟路,就算是闭着眼睛,也能找到东南西北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也只能这样,打听清楚比较好。

    “不如我们在这凤凰城住一晚上,明天再走,各方势力很快就会聚集到凤凰城,去烛炎之城,凤凰城是各方势力的必经之路。”寒傲辰笑着说道,在这里住一天,也能大听地心之蕊这件事情,是不是真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去看看。”君慕倾淡淡应道,下了涅槃之巅,那就到神族各处随意走走,就算烛炎之城没有地心之蕊,也没有什么关系,她只是想知道,有没有天才老爹和娘的下落。

    “烛炎之城。”那是凤家所有领地最热的一个地方,烛火大笑的光芒,就能让人感觉到炎热,也就是烛炎之城名字的由来。

    她也不想待在凤家,提前下来也好,反正没什么事情,凤家有九大长老,有凤家祖母。

    “醉鬼,凤家边境有那么多地方,我们现在要去哪里?”君慕倾沉声问道,凤凰城这边还没有传来边境的消息,他们从涅槃之巅这么走下来,有些事情都还没有弄清楚去。

    “不能,我喜欢。”酒千醉迷迷糊糊地说道,他现在不想争气,只想喝酒,只想喝酒而已。

    “酒千醉,你能不能争点气,这才刚刚走到凤凰城,你又喝成这个样子。”北宫煌无语地看着酒千醉,他什么时候才能和以前一样,就算和以前不同,至少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这两个家伙……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吱吱抱着大鸡腿,笑眯眯地说道,有吃的日子真的太幸福了。

    现在只是换了个地方,换了一个家族,君慕倾一定会搭理好。

    “相思,那只是他们妒忌君慕倾。”小碧盘在君慕倾肩上,不满地说道,凤家家主,万兽城她不照样打理的那么好,甚至是临君大陆的第一大城。

    “我说君慕倾,你最近挺受欢迎的。”相思凑到君慕倾身边,轻声说道,他们一路走过来,听到的事情,几乎都是涅槃之巅新任家主,何止是受欢迎,那就是太受欢迎了。

    几道身影从街上走过,听到这段对话,几人纷纷翻了翻白眼。

    君慕倾在神族,到现在还是个谜,就算她现在出现在众人眼前,他们也不知道,自己看到的就是凤家家主本人。

    凤家传出新任家主的事情,却没有告诉外人,这个新任家主的名字,也没有传出画像。

    新任家主的事情,更是被他们传得神乎其神,拥有超凡天赋的新任家主,成为人人想要见到的目标。

    凤凰城内几乎都是议论的声音,大家都在说凤家新任家主的事情,也对这个突然坐上家主之位的少女家主,好奇不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就算是维持现状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凤家的事情谁知道,就看看这个新任家主,能不能维持现状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凤家会让她做家主,当年凤家不就是选定了凤夙,最后凤夙消失在神族,凤瞿才上位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,听说这个家主的天赋比当年的凤夙还要牛叉!”

    “凤家家主真的是个女人啊!”

    涅槃之巅,几道身影从空中走下去,等他们再次出现的时候,人已经站在了凤凰城内。

    能不能做凤家家主,不是先祖一个人说了算,他们九个也有说话的权利。

    凤家让一个丫头做凤家家主,这点已经他说什么都不服!

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!”凤骑挥了挥手,迈开步伐走出去,他当然知道自己的职责,只是,这个职责,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丫头的身上。

    家主尽管是年轻,但是她做事的手段,绝对是他们承受不起的!

    “无事,凤骑,我们九个的职责,那是守护凤家。”凤翔淡淡说道,迈开步伐往外面走去,凤骑那点不服的心思,他们一清二楚,希望他别做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看着我做什么!”凤骑脸色一僵,那个女人发现了什么!

    九大长老相视一看,纷纷往门口看去,凤求他们八个,目光再次看向站在一旁的凤骑。

    “几位长老还是想想自己的职责,莫要越权。”话落,紫色的身影消失在门口,只留下淡淡的余音。

    纳兰琉缓缓站起来,犀利的目光扫向九大长老,凤骑眼中的阴毒之光,映入眼帘,轻快的脚步走出大殿。

    凤骑抬头看向四道离开的背影,阴寒的笑容稍稍勾起,去凤家的边境,是他们自寻死路!

    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,寒傲辰北宫煌立马跟上去,去凤家边境,他们也要去看看,那是地心之蕊,说什么也要见识一下。

    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看着着急的酒千醉,有必要这么着急吗?

    “那好,我们赶紧走,赶紧走!”说着,酒千醉拉着君慕倾就往外面走去,凤家有九大长老在,还有他那个娘在,一定不会有事情的,凤瞿就算从禁地跑出来,他们几个也能对付。

    “下山不就有了。”君慕倾淡淡说道,他酒壶里的酒已经够多了,还整天想着喝酒喝酒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丫头,我的酒……”酒千醉眨了眨眼睛,笑呵呵地走到君慕倾面前。

    家主已经决定,他们现在要做的,就是家主不在的期间,把凤家整顿好,等待家主归来。

    “是!”九大长老立刻应道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要去!”君慕倾斩钉截铁地说道,有土元素极品的下落,再怎么样,也要去看看,那毕竟是土元素的极品。

    君慕倾撇了撇嘴,瞪了一眼寒傲辰,她出去凤家,什么时候要凤家人同意了,想去就去,她是凤家家主,连这点自由都没有,那还是什么家主。

    倾倾现在最主要的事情,是提升实力,凤家再重要,都不比不上倾倾重要。

    “凤家的事情,本尊不做任何参考,但是倾倾去找土元素极品,即便凤家人不准,也一定要去。”寒傲辰沉声说道,土元素的极品,再这一样,她的五元素极品,就全部凑齐,实力一定会提升。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,丫头有必要去。”酒千醉点点头,凤家边境的事情,没有传来主家,一定有原因,丫头去了,不但能查清楚原因,还能处理再这个原因。

    这次再怎么样,她都要去,得到五种极品元素,她的实力,一定会大大提升一个台阶。

    北宫煌看了看君慕倾,立马站起来说道:“必须去!”小倾儿拥有五种元素,极品之火元素,水元素,风元素,她都拥有了,现在要是得到极品的土元素,那她就只差最后一种光明极品元素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她已经是双元素了,要是她身上有土元素,这次的地心之蕊,她一定会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九个查清楚事情,地心之蕊早就被人拿走了,不如还是让家主亲自去。”纳兰琉戏虐地笑道,眼睛注视着君慕倾,小慕慕对地心之蕊很有兴趣。

    君慕倾缓缓起来,冷声说道:“查就不用了。”地心之蕊,好东西。

    凤家以涅槃之巅为主,边境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,主家半点都不知道,这就是耻辱!

    “我们九个一定会尽快给家主答复!”凤家边境的事情,主家却不知道,说出去都是讽刺。

    “家主,这件事情我们会尽快查清楚。”九大长老之一,凤楚赶紧说道,他们都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。

    在凤家边境的事情,怎么会没有上报凤家主家,让凤家主家的人前去一探究竟,若真的是地心之蕊,那同时也就能采摘。

    九大长老神情立刻僵住,这件事情他们也不知道,同样的也没有听说过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向酒千醉,赤红的眸子有几分冰寒,“凤家边境发现地心之蕊,凤家为什么不是最先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在凤家边境的周围,发现了地心之蕊的踪迹,不过事情还没有传开,相信其它势力,也都知道这件事情了。”他也是后面打听,才知道,还有这回事情,幸好这地心之蕊在凤家边境,他们离的比较近。

    君慕倾眼前一亮,地心之蕊!

    九大长老猛地站起来,九人的动作几乎一致,没有任何迟疑。

    “地心之蕊!”

    纳兰琉呵呵一笑,眼中闪烁着算计的光芒,她可不管是不是儿子,反正她最喜欢小慕慕。

    “就是地心之蕊的事情。”酒千醉再次喝了口酒,看向纳兰琉,那叫一个郁闷,他好歹也她儿子,这女人怎么就不帮他。

    知道他要对丫头还手,那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,他们其中任何一个出手,就够他喝不知道多少壶。

    酒千醉皱了皱眉头,看向君慕倾,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侄女,尽管自己实力在她之上没错,但是这大殿里面,任何一个人,他那个娘,九大长老,北宫煌,还有侄女男人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是说,不然我会以为你酒还没醒。”君慕倾淡淡说道,身上闪动着蓝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酒千醉挥了挥手,正想说什么,耳边传来冰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三少爷,是什么事情,这么神秘?”凤求皱了皱眉头,客套地问道,凤魂再怎么说也是凤家直系一脉,这声三少爷,是必须的。

    从见到她的第一天,好像就什么事情,都不能引起她的情绪波动。

    这丫头,怎么一点都不好奇,他都说的这么神秘了,也没有见她一点激动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这种眼神,现在虽然还不是最重大的事情,但是再过十天半个月,大概神族所有人都知道了。”酒千醉神秘兮兮地说道,笑看向君慕倾,看到她波澜不惊,平静如水的眸子,他郁闷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相视一看,他们都还没有听说有什么,神族什么时候又有最新的消息,最新的消息,不应该是他们凤家新任家住的事情吗?

    神族最新的消息?

    “不用了!我来凤家是想告诉你,神族最新的消息。”酒千醉咕噜咕噜喝了口酒,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纳兰琉单手撑着下巴,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儿子,没想到这小子也有今天。

    所有人纷纷打了个冷颤,缩了缩脖子,灵魂之水!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想试试灵魂之水?”君慕倾笑眯眯地看着酒千醉,他来凤家那一定是有事情,嘴巴上他是说和凤家没有关系,心里不照样还是想着凤家,担心凤家出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酒千醉赶紧跟上去,笑呵呵地看着君慕倾:“丫头,你别忘了,你还欠我一次酒。”丫头请的酒,一定特别好喝!

    一回来就醉醺醺,酒千醉还是酒千醉,照样这么喜欢喝酒。

    君慕倾笑着收回目光,转身往自己的位置走去,“这次舍得回来,是为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别!这样挺好!”酒千醉擦了擦身上,他现在都还感觉冷,要是用灵魂之水,一定会像天星岭那个倒霉鬼一样,变成冰块。

    灵魂之水本就属于至寒,灵魂之水一旦洒出,随着意念,冰和水,都能随意转换,各种元素都有极品之等,水元素也不例外,灵魂之水,就是水元素的极品!

    大殿之中所有人纷纷打了个冷颤,诧异地看着君慕倾,她身上还有灵魂之水!所以她水元素,要比平常人的要冷冽一点!

    灵魂之水!

    反正是谋杀,她就谋杀的彻底一点,这样更好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笑看着站起来的酒千醉,“那我下次用灵魂之水好了。”

    纳兰琉摸了摸鼻子,很不客气闭上眼睛,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。

    北宫煌稍稍扭头,不去看酒千醉,心里默念道:他什么都没看到,什么都没看到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谋杀!”酒千醉猛地从地上爬起来,浑身哆嗦地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冰冷泉水洒得酒千醉脸上,身上到处都是,寒泉刺骨,就连大殿里面的温度,也跟着降低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大殿之中,冰冷的寒意弥漫,冷冽的寒泉用现在君慕倾的手上,“喝了这么多,给你醒醒酒。”

    不是他不救,是宝贝学生要做的事情,老师必须支持,所以凤魂有什么事情,他什么都没有看到,什么都没听到。

    北宫煌看到君慕倾脸上的笑容,立刻缩了缩脖子,心里警铃大作,暗暗替酒千醉祈祷。

    赤红的眸子紧盯着地上喝醉的人,君慕倾笑着走到酒千醉面前,狡黠的光芒从眼中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让九位长老坐下去,之前大殿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,君慕倾就让人改变了一下,摆了一些装饰,再放了桌椅在这里,看起来也没有那么空荡。

    凤骑低着头,将一切不满压制在心底,心里却早已经燃烧起熊熊烈焰。

    “家主!”九大长老见君慕倾来了,纷纷站起来,恭敬地叫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抽搐地看着酒千醉,还真是有能耐,在九大长老面前喝成这个样子,不愧是祖母的儿子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从空中走下,走进大殿里面,就看到各种怪异的目光,看着地上躺着的黑影。

    北宫煌靠在大椅上,鄙夷地看着酒千醉,这家伙又跑出去了,回来还喝的醉醺醺,九大长老表情一阵红一阵紫,看来已经被他气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纳兰琉抬头往周围看去,就是不去看酒千醉,好像在无声的说,她什么都没看到,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九大长老看着酒千醉,他也是凤家的人,醉醺醺的就跑到议事大殿来,召集他们这么多人,偏偏什么都不说,就躺在地上喝酒,凤家祖母也没有半点指责的样子,任由他去!

    成何体统!

    酒千醉醉醺醺地躺在凤家大殿之中,还不忘喝着湖中美酒,对于站在一旁人的目光,好像没有看到一般,直接无视。

    君慕倾跟在寒傲辰身边,见他不说话,也没有多问,两人并肩往凤家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寒傲辰拉着君慕倾的手,笑而不答,转身往凤家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君慕倾疑惑地问道,神族最近又发生了什么事情!?

    “嗯,为夫来找倾倾,可不是为了这件事情。”寒傲辰沉声说道,凤家的事情都已经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九大长老和凤家祖母,的确是震慑了不少人,不然凤家的人,也不会这么快就接受这个新任家主,这些事情,君慕倾心里非常清楚和明白。

    凤家本来就很稳定,换个家主对很多人来说,那是灾难,可也有不少人,也就没有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“云中魂海,北境曲家的人回去了,少了很多麻烦。”君慕倾靠在寒傲辰怀里,目光看向远处,这两个人,的确是多了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君慕倾噗嗤一笑,笑倒在寒傲辰的怀里,笑声在山峦之巅飞扬散开。

    “当然,家主之威,谁敢忤逆!”寒傲辰一本正经地点点头,小倾倾这些天也大概了解了凤家的事情,她就是真正的凤家之主,除非这个位置她不想坐,否则没有人能撼动她的位置。

    若是外人在场,看到这样的君慕倾,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表情,此时的她就像是换了个人。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看向寒傲辰,眨了眨眼睛,“辰,我也是有功劳的。”

    “倾倾,凤家在九大长老和凤家祖母的威震下,已经不再浮动。”寒傲辰轻笑着说道,不但没有浮动,还出乎意料的平静。

    墨色的身影从天际走过,优雅地迈动步伐,瞬间出现在君慕倾的身边,绝世的容颜上,带着一抹轻笑。

    超越了凤夙的天才,这又让凤家所有人对君慕倾心服口服!

    就还有人不服气,九大长老镇守凤家,也没有谁敢多说半句,但是即便没有九大长老,他们还是不敢,君慕倾成为家主第一天,第二天做的事情,让所有人都震撼不已。

    新任家主的事情早就决定,即便是他们不服,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,先祖认可,谁敢违背先祖。

    半个月的时间过去,凤家恢复了正常,现在的凤家和以前没有什么两样,大家都各司其职,不再去想新任家主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凤家。”君慕倾轻轻一笑,赤红的双眼看着凤家山峦重叠的山脉。

    涅槃之巅,凤家之中,火红的身影傲视与顶,俯瞰下面的山峦连绵的凤家山脉。

    谁敢想象一个二十岁的人,能成为凤家家主,而且已经是尊君王级别,再怎么说,众人也只觉得凤家逆天了。

    二十岁的尊君王,神族的第一天才凤夙,当年都没有如此天赋,凤家再次出现一个绝世天才!

    这个凤家家主,尽管才二十岁出头,可是现在已经是尊君王级别!

    最震撼的,那就是几大势力,在听到凤家让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子做凤家家主,几大势力乐的不知道身处何方,只是他们还没有从喜悦中走出来,重重一击拍打在他们心上。

    二十岁的人做凤家家主,那凤家不是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胜任,为什么会选择这么一个少女。

    所有人纷纷叹息,凤家只怕真的是要没落了,竟然让一个二十岁初出头的女子,做凤家家主,这不是没落了是什么。

    新任家主只是一个二十岁出头,还是女子,听到这个消息之后,神族不知道有多少人倍受打击。

    涅槃之巅,凤家之主,竟然换了!

    掀起滔天巨浪,大召从凤家传出,神族所有人诧异万分!

    神族大召!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