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四,送他们一程。”淡薄如冰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巨大的身影从空中闪过,只能看到一抹残影,眨眼之间,小四已经出现在逃走的三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昂!”湛蓝色的眼睛泛着红光,粗犷的声音仰天怒吼一声。

    急忙逃走的三个人,跌坐在地上,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,身体不停的往后面退。

    酒千醉脸上露出一抹诧异,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魔兽,这种长相,这种形状,都是第一次看到,这是什么魔兽?

    比起酒千醉,北宫煌就显得高兴多了,他幸喜的看着君慕倾,看来小倾儿又多了一头魔兽,长得有点奇怪,看起来强壮,气息也很强悍,看样子也是一头高级魔兽。

    “几位饶命,饶命!”三人跪下来,不停的朝着面前的三人磕头。

    三人心里泪流满面,还以为是赚到一笔,结果却是踢到铁板,魔兽在这里,长得恐怖,等会他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昂!”小四再次大吼一声,上古之威是肆意狂啸,周围掀起狂猛飓风。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三人全身发颤,还是在不停磕头,心里早已经惊恐不已。

    粗壮的大腿,迈开步伐,狠狠在地上跺了一脚,地面发生剧烈震动,背对着小四跪下的三个人,张牙舞爪飞上空中,嘴里不停尖叫呐喊。

    强劲有力的手臂,猛地挥动,小四握起拳头,右边的两只手臂挥动一只,三个人影如同三道流星,从天际划过,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刺痛耳膜的声音响起,这一声惊天动地,站在涅槃地外面的人听到这凄惨的叫声,一帮子人纷纷抬头,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,映入眼帘的,就是三道流星。

    白天也有流星!

    所有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一阵惊悚,这大白天哪里来的流星!

    看着飞走的三个人,小四变成小小四,走到君慕倾面前,一蹦一跳的开怀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呼呼。”

    “下次我们继续玩。”君慕倾笑着点头,摸了摸小四的头。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“嗯,咱们找很多很多人这么玩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无声的笑了,小四明明就是个小孩子,真不知道上古那些人怎么想的,把这么可爱的小孩子,关进神之墓里面。

    听着一人一兽的对话,北宫煌和酒千醉石化当场,阵阵凌乱,身上出现几道龟裂,黑线在额上飘荡摇曳。

    下次找很多很多人玩……

    两人脑海中立刻浮现出那种场景,身体一个激灵,谁能想象很多很多人,在天上满天飞,会是什么状况,不能这么教兽的!

    小四又和君慕倾说了两句,这才又藏进她的发间,表情非常满足。

    君慕倾收回眸子,转身往身后看去,就看到北宫煌和酒千醉呆滞的表情,她迈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醒醒。”冰凉声音,在空中散开。

    两人猛地回神,表情一致,目光一致,看向面前的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小倾,这是什么魔兽?”北宫煌凑到君慕倾面前,疑惑地问道,万兽城那么多魔兽,她身边的这头,他还是第一次看到,这头魔兽长的有点怪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君慕倾双手摊开,耸耸肩,她也想知道小四是什么魔兽,就是什么都不像,才叫小四的。

    不知道!

    酒千醉差点吐血,她的魔兽,她说不知道,她都不知道了,别人怎知道这是什么魔兽!

    “算了,反正也你的魔兽,也不少,多一只怪的,我也淡定了。”再不淡定,他就该蛋疼了,万兽城那么多魔兽,各种各样都有,万兽军团里面,几乎占据了魔兽的各个品种,刚才那头,应该是特殊品种。

    君慕倾嘿嘿一笑,就是嘛,她都有那么多魔兽了,都多这一头,也不算多。

    “我说北宫煌,你突然冷静下来,好像就我一个人被吓到了。”酒千醉不满地说道,刚才他脸上的表情,比自己的还夸张,突然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北宫煌扭头看向酒千醉,扔给他一个白眼,又拉过君慕倾问道:“丫头,你这次到神族,带了多少魔兽?”她不会是把万兽军团都带来了吧!

    想到上万魔兽突然出现在神族,北宫煌就觉得头皮发麻,一想想,她要是把万兽城搬到神族,也还是很不错的。

    带了多少魔兽!

    酒千醉狐疑地看着北宫煌,他这话是什么意思!

    “不多。”君慕倾淡淡回答,脖子处突然一阵灼热,她又说道:“我说老头,咱们说话,能不能先把事办完再说?”这里是涅槃地,说这些也要找个其它地方。

    北宫煌嘴角一阵抽搐,那一定不少,她身边跟着的魔兽,比起万兽城来说,肯定只是冰山一角,应该就是那几个霸嚣他们。

    酒千醉背着凤睿走到君慕倾身边,回想起云中魂海的事情,顿时满头黑线,那么多魔兽,她还说不多,那她得有多少魔兽,那还不算多!

    他要是知道,君慕倾背后的是万兽城,不知道是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“那还不多!”酒千醉一阵嘀咕。

    君慕倾微微一笑,没有回答酒千醉的问题,迈开步伐往前面走去,随着吸引着她的力量走去。

    跟着君慕倾来的吱吱他们,和万兽城一比,的确是不多,尽管万兽城的魔兽,比不上是兽族,那也是绝不会太少,再者,她的魔兽,并的魔兽,并不是只有万兽城才有。

    北宫煌看了看酒千醉,神秘一笑,赶紧跟上去,这就叫多了,那他看到万兽城,不得吓死。

    酒千醉站在原地,有些莫名其妙,他们两个都露出那种笑容,那到底是什么魔兽才叫多,十几头了还不多,她又不是召唤师。

    不是召唤师!

    酒千醉猛地看向君慕倾,心里惊诧不已,他怎么忘记了,这丫头不是召唤师,不是召唤师她怎么能拥有这么多魔兽,就算是召唤师,都未必能够有这么多魔兽!

    “丫头,等等我!”酒千醉赶紧跟上,他得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三道身影从树林中走过,周围逐渐变得昏暗,夜幕悄然来临,将几人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淡淡红光在君慕倾身上闪烁,黑夜当中,这种光亮显得特别明亮,她身体也变得越来越灼热,仿佛整个人处于火山之中。

    北宫煌要不是知道,君慕倾身上拥有血焰火,早就急的跳起来,天下至火,莫过于血魇王的火焰,血焰火小倾都能承受,这点灼热,也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说丫头,你身上冒火,你知道吗?”酒千醉提醒道,她身上的光芒,就像是燃烧起火焰,看她的样子,半点事情没有,她吃什么长大的!

    “醉鬼,有没有人说过,你很啰嗦?”君慕倾淡淡说道,这句话,他已经问了不下几十次,就不嫌累。

    北宫煌翻了翻白眼,他这个做老师的不着急,当然是没事,血焰火都在她身上,能有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酒千醉嘴角抽动一下,她还嫌他啰嗦,这样真的很怪,她身上就像是燃烧起了火焰,将她吞噬其中,偏偏她半点事情没有,眉头都不皱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关心一下你背上的人,他好像已经醒过来了。”北宫煌指了指凤睿,他进涅槃地,还带个孩子来。

    酒千醉立马停下脚步,把背上的人放下来,也不管他站没站稳,双手放开。

    “我的酒,我的酒!”酒千醉拿过腰间酒壶,热泪盈眶地放到脸上蹭。

    他已经忍一天了,实在是受不了,再没酒喝,他觉得整个身体都不舒服,现在终于能喝酒了,他能感觉自己的精神又全部回来了。

    凤睿大字型,面朝天倒在地上,又是一阵头晕眼花,半天才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北宫煌看着酒千醉,打了个冷颤,往君慕倾那边靠了靠,酒中变态就是这么来的,第一次看到有人看到酒这么激动,跟看到他爱人似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那叫一个无语,这都什么时候了,他抱着自己的酒壶,还能这么开心,也不想想,他们现在到了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?”凤睿怯怯地问道,眼中却透着倔强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!”黑夜之中,红色光芒出现几丝波动,君慕倾扭头往前面看去,冰冷的喝声在空中炸开。

    北宫煌连话都不顾上说,立刻扭头看去,眼中闪过一丝警惕。

    瘦小的身影缓缓走来,白默笙那张跟女人差不多的脸上,带着点点浅笑,就如同他们第一次见到的那种笑容。

    “白默笙。”君慕倾冷声叫道,他也进来了。

    白默笙目光看向君慕倾,看到她身上点点红光,脸上浅笑有稍许停顿,随即又立刻恢复过来,把目光移向君慕倾身边的北宫煌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找到了北宫煌。”白默笙轻轻一笑,凤眼放在北宫煌的身上,这就是北宫煌,他没找到的人,被这两个人找到了,其中一个还是天才榜意外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“你没长眼?”君慕倾淡淡反问,她身边站着的不是北宫煌,难道是鬼,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北宫煌嘴角抽动一下,脸上严峻的表情,又恢复正常,小倾儿还是这么毒舌,这种感觉真是怀念,很久都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白默笙眼底闪过戾气,笑盈盈地看向北宫煌:“北宫尊下,你知不知道,这两个人,是拿着悬赏令,把你送去凤家,你就这么跟着这两个人出去,凤家的人就在门口等着你们。”他也想要北宫煌,得到北宫煌从凤家偷走的东西。

    能让凤家这么紧张的东西,一定是一件不错的至宝,即便不是至宝,对于凤家来说,也一定很重要,他得到这件东西,那抓不抓北宫煌,他都不在意。

    北宫煌皱了皱眉头,看了看君慕倾和酒千醉,神情非常严肃。

    白默笙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,高手最厌恶的,就是被人利用,北宫煌能跟他们走,他们一定是并没有跟北宫煌,送他去凤家。

    “我乐意。”不咸不淡的三个字响起。

    酒千醉顿时喷了,刚刚喝下去的一口酒,全部喷了出来,被呛的脸红脖子粗,还是忍不住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白默笙这次打错算盘了,想挑拨离间,他也要知道人家是什么关系,人家是师生关系,就算君慕倾把北宫煌送去君家,那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他白默笙挑拨不了这层关系,突然有点同情他的无知。

    冰冷的目光看去,笑靥如花,君慕倾注视着酒千醉,他笑的挺开心嘛!

    还在狂笑大笑特笑的酒千醉,感觉到冰冷的目光,立马收住笑容,摸了摸鼻子走到一旁,继续喝着自己酒,身体还是在不停抽动。

    白默笙看着酒千醉的笑容,心里涌出不好的预感,可当他收住笑声,这种预感又消失了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北宫尊下,甘愿到凤家受人欺凌?”白默笙扯了扯笑容,有点不敢相信北宫煌的话,知道真相了以后,北宫煌不应该很气愤,可他的样子,怎么一点事情对没有。

    君慕倾挑挑眉头,睨视着白默笙,他来这里,不是为了悬赏,只怕就是为了被偷走的东西。

    北宫煌注视着白默笙,模样变得认真起来,仿佛是在认真的想着白默笙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慢慢想,我先走了。”淡漠的声音响起,君慕倾转身继续走去。

    酒千醉放好酒壶,拉着还在地上浑浑噩噩的凤睿,赶紧追上去。

    “丫头丫头,咱们再看看,看看又不会少块肉。”白默笙不觉得自己自信过头了,他就没有看出来,这两个人关系匪浅,怎么还有这么没眼力劲的人。

    北宫煌见君慕倾走了,什么认真的模样,全部消失在脸上,立刻就追上去。

    “小倾儿,咱们一起一起。”北宫煌赶紧说道,脸上堆满了笑容,还想什么想,就算小倾儿真的把他带去凤家,也没有任何意见。

    白默笙呆滞地站在原地,寒凉的微风从他面前拂过,他已经石化当场。

    他说的还不够明白,北宫煌跟着这个姑娘,就会被她送进凤家,换来悬赏奖励,他就一点不担心,自己可是好心来帮他,怎么一点都没有表示,还跟人一起走了!

    酒千醉扭头看去,看到白默笙呆滞的站在原地,他真的很想说,节哀顺变,谁让你碰上的,是师徒呢!

    “慢着!”白默笙的身影,眨眼之间已经到了四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让开。”君慕倾冷声说道,身上一闪一闪的红光,就像是在风中燃烧的火焰。

    北宫煌叹了口气,看着眼前的人,语重心长地说道:“小子你还是赶紧回去,等会发生什么事情,老夫也不知道,也不会阻止。”

    这可是他的们几个的宝贝徒弟,不帮着揍他,就已经很好了,还想让他阻止,那是没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让我让开也不是不可以,我只想要尊下从凤家拿走的东西。”白默笙开门见山地说道,挑拨离间行不通,他就明了说。

    酒千醉眯起眼睛,看着白默笙,“你是为了被偷走的东西。”啊呸,什么被拿走的东西,偷走就是偷走!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君慕倾冷声回答,就算她有,他说要自己就一定给,要不要这么天真。

    “在你身上!”白默笙见君慕倾回答,立刻就以为是君慕倾已经把东西拿走,目光终于从北宫煌身上移开,放到君慕倾身上。

    火红的身影映入眼帘,白默笙倒吸了一口气,诧异地看着君慕倾,她身上燃烧着火焰,人的身上,怎么会燃烧火焰!

    她是什么人,能得到这个醉鬼的帮忙,还能这么快就找到北宫煌。

    “与你无关。”在不在她身上,关他什么事情,被说她没以后这件东西,就算是有,也不会给他。

    白默笙手上知道从哪里弄出一把纸扇,纸扇吹拂着青丝,“在下是天才榜上的公子,要是告诉凤家,东西被你拿走,凤家的人一定会相信,到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“万火朝凰!”冰冷的声音响起,赤红的火焰在树林中骤然色升起,周围都陷入一片赤红当中。

    北宫煌和酒千醉立刻后退,满头黑线的看着白默笙,天才榜上的公子,天才榜又如何,天才榜的天才又怎么了,天才就能横行!

    赤红的火焰在空中跳动,黑夜之中,在火光的照射下,那一双赤红的眸子,仿佛是错觉,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“菱光闪!”

    白默笙匆忙凝聚出斗技,他完全没有料到,君慕倾会这么主动出手,连他的说对没有说完,她就已经出招了。

    “烈焰雨!”

    天空划过无数的弧线,弧线从空中坠落,往白默笙那边落下,一条条雨线坠落。

    “光之盾!”光芒四射,巨大的盾牌挡在白默笙面前,他很快就平静下来,沉着应战,能走上天才榜的,必定也不是简单人物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负在身后,红光在她身上闪烁,灼热气息笼罩周围,将一切都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北宫煌摇头叹息,非逼小倾儿出手,等会他就知道错了。

    酒千醉拉着凤睿跳到一颗大树上,优哉游哉地喝着酒,眼中含着笑容,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见这个丫头出手,如血的火焰,也是第一次看到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这个小丫头,能给他多少惊喜,魔兽,斗技,火元素,后面还会有什么。

    凤睿紧张地往下面看去,目光灼热的看着君慕倾和白默笙,尽管他额上密布着冷汗,他依旧不在乎,只想看清楚这两个人的斗技。

    “这个姑娘,不如我们打赌,我赢了你,你就要把那件东西交出来,你赢了我,你就是天才榜上的天才,合算吧?”白默笙浅笑着说道,他是绝对不会输的,也不会把天才榜的位置交出去。

    殷红唇瓣上扬,冰冷的声音响起,“这个位置,已经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狂妄!”白默笙脸色一沉,她说这样的大话,不可原谅,他白默笙尽管不是天才榜的第一位,也身在天才榜!

    这个位置已经是她的,她以为自己是靠什么,坐上这个位置的!

    炫白的斗技阵展开,白默笙脸色阴沉的看着君慕倾,他一定要好好教训,这个狂妄的丫头。

    “蛟龙!”

    皎洁的的蛟龙,摆动着巨大的身体,犹如气吞山河,在空中腾空飞过,威压肆意,周围树木在强大的冲击下,连根拔起,刹那间,方圆十几丈,再也看不到一棵树木。

    酒千醉抱着凤睿,拍了拍胸口,幸好幸好,跑的快,不然就要伤及无辜了。

    “凤凰!”赤红凤凰,翎羽摇曳,在空中划过弧度,泛着红光的眸子,睨视着飞来的蛟龙,那种睥睨天下的目光,然若它就是高高在上的王者,将一切吞噬殆尽。

    凤凰!

    白默笙看向君慕倾凝聚出来的凤凰斗技,轻哼道:“你倒是有几分本事。”

    四级尊君王,说不定她可以挤上天才榜的最后几名,但是在他这里,是行不通的的,她永远都不能抢走自己的天才榜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斗技碰撞,元素四散坠落,盛开一朵巨大的烟花,浩瀚的余力,横行扫荡,余力所到之地,免不了的,又是一场毁灭!

    火红的身影腾空跃起,走向空中,俯瞰着地上横扫而过余力,目光落在向此白默笙的身上。

    十级尊君王!

    白默笙是十级尊君王,现在在天才榜上的地位,才只是八十二名,那前面的,应该很多都已经到了尊帝王级别。

    “灭世火星花!”薄凉的声音再次响起,赤红的光芒在天上大作,照亮涅槃地上空。

    火星在空中绽开花瓣,尽管只是斗技,这些火星花,却像是真正花朵,绽放它们最优美的态,显露于人前,美的让人沉醉。

    骤然之间,绝美的火星花,变成朵朵利刃,飞速往白默笙那边飞去。

    “光明神盾,光明麒麟!”

    两种斗技同时凝聚,光明神盾展现最纯洁的光芒,照亮空中,白默笙人影,瞬间出现在了空中。

    灭世火星花砸在光明神盾上,火星花的力量减少,光明神盾也在变得薄弱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,天空炸开炫目的元素之力,空气翻滚奔腾,如排山倒海之势,往四周涌动,汹涌澎湃滔滔不息。

    两人面前立刻凝聚出斗技盾,强大的余力,冲击在盾牌之上,盾牌发出破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洁白的身影从光明之力中走出来,巨大虎掌踏破空中,空气的仿佛冻结在一起,巨掌落下,空中竟然出现几道龟裂。

    白光闪闪,鳞片反射着洁白光芒,洁白之光,笼罩在白默笙的头上。

    四足走出光明之力,威风凛凛的兽身矗立在空中,眼中闪烁着白光,寒光冷射。

    白色流光,在麒麟身上流动,黑夜被光明划破,涅槃地中,以光明麒麟为中心,光芒往四周散去。

    皑皑光明之力,流动黑夜,天地之间,光芒如同一把利剑,穿破黑夜。

    角似鹿,头似驼,眼似鬼,项似蛇,腹似蜃,鳞似鱼,爪似鹰,掌似虎,耳似牛,麒麟之象!

    光明麒麟四足在空中迈出铿锵步伐,尾巴在空中扫荡,震慑十足!

    走兽霸主出现在众人眼前,洁白的身体,在空中璀璨不已,磅礴强大的气势在周围扩散。

    北宫煌看向白默笙,目光一沉,倒是小看了天才榜上的人,十级尊君王能凝聚麒麟神兽,这么神似,霸主现,谁敢争锋!

    涅槃地里面的人,看到空中洁白的麒麟,也发现了对战的两个人,所有人纷纷停下步伐,往空中看去。

    洁白麒麟现,很多人都知道这是白默笙的斗技,白默笙就是靠着“光明麒麟”,这个斗技出名,他男生女相,可是在斗技方面,却不输给任何人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白默笙,竟然跟个女人打了起来!”

    “白默笙的光明麒麟,还是这么威风凛凛,一段时间不见他,没想到他也接下了这个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怎么就凝聚不出麒麟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就你还凝聚麒麟,就你这年纪,就算凝聚出麒麟,也上不了天才榜,高手榜就更不用想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是谁在和他对战,现在白默笙都凝聚出这个斗技,对方也只有输的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挑战的对决,随处可见,有些人挑战成功,那就一跃成为两大榜上的人物,变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若是是失败,所有人也会敬重这个人,敢挑战高手,也不是常人能够做到。

    涅槃地各处传来议论的声音,几乎每个地方都有人,他们此时都停下脚步,就是为了看这场对决。

    君慕倾俯瞰涅槃地,站在空中,她几乎能够感觉到每个地方,都站着人,他们的目光都往他们这边看来。

    走进涅槃地的人,还不少,想要得到悬赏,得到疯老头拿走的东西,即便是涅槃之巅的涅槃地,他们也不惜进来走上一圈。

    白默笙听到周围的四起的声音,却也不敢丝毫松懈,眼前的人,刚才是凝聚出了凤凰,凤凰斗技尽管很多人都会,可他还是第一次看到,那么像真正凤凰的斗技,几乎能看清楚每一片翎羽,那睥睨天下的目光,更体现凤凰王者高高在上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在凤凰涅槃的地方,不凝聚凤凰怎么行。”冰冷的声音响起,君慕倾若有所思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凤凰又如何,你的凤凰斗技,即便再传神,也只是普通的凤凰斗技。”白默笙冷淡一笑,普通的凤凰斗技,奈何不了他的光明麒麟。

    光明麒麟威风凛凛站在白默笙身边,眼中透着白色光芒,看向君慕倾站着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哦?普通的凤凰?”君慕倾看了看自己手上火焰,她从来还不知道,凝聚出来的火凤凰,会是普通的凤凰,就不知道在兽族的某位火凤凰陛下,听到白默笙这么说,会不会想要一口就吞了他。

    酒千醉担忧地扯了扯北宫煌,轻声问道:“不会有事吧?”白默笙连麒麟都凝聚出来,就证明,他是来真的,决出胜负他才会罢手。

    北宫煌笑的相当猥琐,袖子遮住下半边脸,就怕被谁看到他在这里偷笑。

    酒千醉一阵无语,他吓傻了吧,这都什么时候了,他还有心思笑出来,等会他的学生输了,看他怎么笑。

    可是,君慕倾会输?他怎么就那么不相信呢?

    “火凤凰!”

    火凤凰!

    站在十几里外看着对战的北宫煌,酒千醉差点从空中掉下去,还没来得及想这件事情真假,赤红的光芒充斥黑夜。

    华美的身影,从烈焰当中展翅而出,赤红的光芒铺天盖地,在火焰中形成一道的炫红的大道。

    尾羽划破空中,带着点点火光,火凤凰全身赤红,就像是一只血中飞翔而出的凤凰。

    优雅的身姿,双翅拂动,点点火光在火凤凰身上跳跃,美妙绝伦的华光,将火凤凰包裹其中,欲火凤凰姿态高昂,就像是那巅峰之顶的王者。

    火光映入眼帘,北宫煌酒千醉目光呆滞,惊诧地看着眼前的一幕,心脏在不停的剧烈跳动。

    是火凤凰,真正的火凤凰!这不是普通的凤凰!

    凤睿张开嘴巴,傻傻的看着君慕倾,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,要不是有酒千醉拉着,他都不知道昏死多少次过去。

    空中赤红光芒大作,所有一切,都笼罩在红光中,白默笙顿时傻眼,看着火焰中翻滚而出的凤凰,心里满满的都是震撼,凤凰,还是火凤凰!

    她到底是谁,到底是谁,怎么能够凝聚出飞禽王者,火凤凰!

    涅槃地围观的人,纷纷倒吸一口气,有些人甚至不敢相信,用手擦了擦自己的眼睛,生怕是自己看错了。

    可不管他们揉多少次眼,多么用力的看,眼前的景象依旧不变。

    凤凰于飞,翱翔九天,流光在凤凰是身上笼罩,流光缠绵流转,依附在火凤凰的身上。

    麟前鹿后,蛇头鱼尾,龙文龟背,燕颌鸡喙!

    是凤凰!还是一头火凤凰!

    “火凤凰啊,白默笙的对手,究竟是个怎样的变态,连火凤凰都凝聚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天才榜上的人,不都是变态,有什么好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那个女人看上去,不像是天才榜上的哪一位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不是天才榜上的人,竟然这么牛叉,她到底是谁,这也太牛逼叉叉了,火凤凰都凝聚出来,是人能够做到的!?

    所有人睁大双眼,连眨眼都舍不得,就怕眨了眨眼睛,就会错过什么。

    这样的对战,多久才能看一次,这次一定不能错过!

    白默笙缓缓回神,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光明麒麟,脸色不太好看,他以为自己凝聚麒麟,就已经是难得一见,可眼前的人,现在凝聚出来的,却是火凤凰!

    “不管你凝聚的是什么,本公子绝不认输!”白默笙沉声说道,尽管她凝聚出火凤凰,他们两个在等级方面,相差的等级,不是一星半点,她想要赢,没那么简单!

    “天才榜第八十二名,本姑娘要了。”君慕倾霸气十足地说道,开始她还没想过天才榜,现在想想,去天才榜也不错。

    本来不想和他纠缠太久,现在也不太可能,天才榜她去定了!

    “嚣张!”白默笙咬咬牙,脚下斗技阵转动起来,站在他身边的斗技麒麟,迈出铿锵步伐,一步步往君慕倾面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破了它!”冷清的喝声在空中炸开。

    翱翔九天的火凤凰,像是听懂了君慕倾的话,威压逼近,红光白光在空中震动连连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“砰砰!”

    “嘣嘣……”

    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,一声接着一声,围观的人不禁屏住呼吸,谨慎地看着眼前一切,就怕看漏了什么。

    北宫煌蠕了蠕嘴唇,最后无声的笑了,小倾儿又变强了这么多,这个速度,迟早会超过他。

    神族的人,弄成一个什么天才榜,他们哪里知道什么是真正天才!

    “大爷的,她竟然才二十岁!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从哪个地方传出粗暴的一声,所有人只感觉脑中一白,差点晕厥。

    大部分人甚至不敢相信,又从自己纳戒里面,拿出测试年龄的晶石,当他们看到上面显示的数字,立马捶胸凿地。

    这还是人吗?

    二十岁的尊君王,二十岁她能凝聚出火凤凰!

    这天赋也太禽兽了一点,凤夙在很多年前,就已经打击过他们一次,现在又来一个,比凤夙打击他们,还要来的轰轰烈烈。

    “禽兽!”

    “变态!”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空中,听到周围的议论,不禁满头黑线,她哪里禽兽了,哪里变态了,要真是禽兽和变态,她现在就不只是尊君王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要是听到君慕倾心里的嘀咕,一定会吐血三升,都已经尊君王了,她还想怎样!

    酒千醉呆呆地看着君慕倾,在云中魂海,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还有点不敢相信,现在不得不信,这丫头真的是尊君王,也才二十岁!

    二十岁!

    酒千醉差点吐血,这天赋连凤夙都超过了,他刚才还在她面前说天才榜的事情,就她这天赋,早晚能坐上天才榜第一位。

    毕竟凤夙的年纪,早就超过了天才榜的要求,要不是没有人能够超于凤夙,第一的位置,也不会给凤夙保留,现在来了一个更牛叉的,凤夙也该下天才榜第一位。

    北宫煌一眼就看穿了酒千醉的心思,淡淡说道:“小倾对天才榜第一位,她没什么兴趣,再说,她现在的实力,能上天才榜已经很好。”

    这天才榜都还没上,这个酒鬼就已经在想,天才榜第一位的事情了,他想的会不会太远了一点。

    呃……他怎么看出来自己在想什么的?酒千醉惊悚的看了一眼北宫煌,决定离他远点,有这么变态的学生,老师肯定也是变态。

    白默笙脸色阴沉的看着君慕倾,二十岁,尊君王,她居然才二十岁!

    如此天赋,她到底是谁!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!”白默笙大吼一声,她到底是谁,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天赋,这么可怕的天赋!

    “光明斩!”

    斗技再次凝聚,空中划过一道道弧度,这些弧度,直奔君慕倾面门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抿着笑意,她是谁?他来挑衅以前,还不知道自己是谁,这是不是太讽刺了一点。

    山崩地裂的声音,轰然响起,涅槃之地地动山摇,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白默笙脚步踉跄后退好几步,嘴角溢出猩红,而君慕倾的身体,则被火元素,光元素所笼罩,两种元素光芒四射,刺疼了人的双眼。

    君慕倾只觉得眼前一花,身体周围,就陷入一片白茫之中,阴寒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,紧紧将她笼罩的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终于来了新人了!”大笑的声音在白茫之中响起。

    “谁!”君慕倾目光一沉,这里是什么地方,怎么会有这么重的阴寒之气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不是谁,只是留下的一缕神识,走吧,丫头。”闷笑的声音响起,阴寒之气迎面扑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立刻闭上眼睛,耳边立刻嗡嗡作响,身体仿佛被浸泡在寒冰之中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(*^__^*)嘻嘻……求票票!票票飘落……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