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身份神秘,凤家的人见了都毕恭毕敬,也不知道这个醉鬼是什么身份,能让凤家的人这么对待,他不想说,她也不想强求,知不知道酒千醉的身份,也无所谓,知道他是个醉鬼就行了。

    神族的事情,要不要这么神秘,连个醉鬼都是高手,她还探究不到酒千醉的实力,这也太打击人了。

    “君姑娘!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!”惊讶的声音响起,眼前就出现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东方中玉!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出现在这里,你不也在这里吗?”君慕倾淡淡问道,他都出现在这里了,自己为什么不能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在下到这里来,是为了任务,姑娘也是?”东方中玉赶紧说道,她的头发和眼睛,怎么跟昨晚看到的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这里是凤凰城凤馆,来这里一般都是为了任务,君姑娘也想去抓北宫煌,就不怕危险吗?

    东方中玉貌似忘昨晚的事情,凤家的人,君慕倾都不怕,目前凤凰城,除了凤家,还有什么是最危险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算是。”君慕倾应道,他也是想去找老师,看来老师最近挺火的,这么多人找他,他这是太久时间没有出现在神族,弄这么大动静出来,想让神族的人知道,他回来了?

    “那我们一起如何,这样我们还能相互帮忙。”东方中玉立马说道,既然是要去找,不如两个人一起,这样还有一个照应。

    涅槃之巅危险重重,两个人一起找,总比一个人找要强,而且还是那个地方,两个人也安全一点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朋友已经去找,我还有别的事。”东方中玉到底是什么身份,等会酒千醉回来问问他,她现在知道几个方位的势力,神族高手云集,也有势力之外的人,东方中玉就是一个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,那我自己去找找看,听说那个人受了重伤,现在躲在涅槃之巅。”东方中玉笑着说道,这还只是听说,那么大的涅槃之巅,要找个人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受伤了?”君慕倾转身看向涅槃之巅,凤家就在顶端,下面都是树林山峦,要找到疯老师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看来涅槃之巅的人也没有办法,这才发出悬赏令,让人帮忙寻找,人多一点,总比凤家自己人找要来的快,这老头到底偷了什么,还偷到人家家里去了!

    “没错,姑娘已经有同伴,那在下就先告辞,就不知道我们两个,谁会先找到北宫煌。”他还挺期待的,最后谁能找到凤家都找不到的人,被他们两个其中一个找到。

    现在的凤家虽然怪怪的,但是也没有谁会放着有钱不赚,只是找人,比起其它的任务,这个任务很简单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转身离开,脸上的笑容暗淡下来,眼中闪过一丝担忧。

    火红的身影走出城外,御从空中飞下来,落在君慕倾手臂上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在凤家没有找到他们。”已经看过很多次,就是没有看到他们的身影,也不知道是被凤家藏起来,还是没有上去。

    君慕倾从纳戒里面拿出画卷,缓缓把画卷打开,“你先别管相思他们,帮我找到这个人,再把这颗丹药给他,让他在原地待着。”黑色的丹药滚落在君慕倾手上,淡淡清香传出,圆润光泽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御伸出鹰爪,抓过君慕倾手上的药丸,往空中飞去。

    “疯老头!”君慕倾叹了口气,这老头想去凤家偷什么,至少也要等她一起,一个人偷总比两个人偷好,再说,他们未必要用偷的方法。

    酒千醉要是在这里,知道君慕倾这些话,一定会跳起来。

    这可是她老师,老师偷东西,会带着自己学生一起吗?她不但不怪,还要帮忙!

    “呼呼。”发间传来呼呼叫声。

    “不怕,到时候小四吃光他们。”君慕倾无声的笑了,小四还真可爱,说要吃光跟她抢的人,这个主意还不错。

    “呼呼。”小四再次叫道。

    “对,现在我们就等着消息。”醉鬼去打听消息,她就在凤凰城看看。

    凤家悬赏令下,各方佣兵,还有缺钱的高手,都会到这里来,三千墨矿加一件神器,找一个受伤的人,这桩买卖说什么都合算,谁会错过这次机会。

    君慕倾坐在酒寮里面,时不时的看看人来人往的街道,发现接下悬赏令的人,不是一般的多。

    这么多人都想分一杯羹,人只有一个,找人的人就有这么多,到头来他们也只能是一场空,她是不会让这些人找到老师的。

    “丫头!我回来了!”醉气冲天的气味传来,酒千醉一坐下,拿起桌上的酒壶,大口大口喝起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放下手中酒杯,双手环胸看着酒千醉,“你这一路上还没喝够吗?”他那个那个大酒壶,里面的酒够他喝好几天的,就没有见过有人拿神器当酒壶。

    他会不会太大手笔一点,要不是拿过他手上的酒壶,自己都还不知道,他手上的是神器。

    “哎呦,丫头,你看出来了。”酒千醉眼前一亮,看着君慕倾,她竟然看出来自己手上的是神器,不简单,不简单啊!

    “说重点。”现在都什么时候了,她可不想找到那疯老头的时候,看到的是一具尸体,和听到他被人找到的消息。

    酒千醉瞪了一眼君慕倾,他刚刚才喘口气,不过一路上酒是喝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他就在涅槃之巅没错,凤家的人都已经里里外外找过涅槃之巅,就是还有一个地方没去,那个地方,凤家的人不敢去,所以才发了悬赏令。”酒千醉冷冷一笑,每次他说到凤家的人,脸上都会露出一抹冷笑和讥讽。

    君慕倾若有所思地看着酒千醉,这醉鬼,她怎么越看,越觉得像凤家的人,特别是这眼神,跟凤逸轩说到凤家人的时候,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见君慕倾不说话,酒千醉这才往君慕倾那边看去,就发现她一直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娘亲没有告诉你,不能这么看男人的吗?”酒千醉放下酒壶,笑着说道,心里却感觉毛毛的,他怎么老有种在这个丫头面前,什么秘密都会被这双眼睛看穿的感觉。

    君慕倾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,他会不会太自恋了,这满脸胡茬,一身酒味,他能自省其身吗?

    “大叔,你还真是猜对了,我娘真没教过我。”君慕倾注视着酒千醉,冷淡说道,身上散发着淡淡冰凉,她倒是希望娘能教她。

    酒千醉打了个冷颤,嬉戏的神情,僵在原处,眼睛看向君慕倾。

    火红身影站起来,君慕倾脸上一片冰寒,“去看看那是什么地方,我不想这个人被其它任何人找到。”

    这丫头,她是怎么了?

    酒千醉呆呆地看着君慕倾的背影,怎么一下子就冷下来,刚才不是还说的挺好。

    “等等我!”酒千醉甩甩头,立马跟上去。

    一前一后两道身影从街上走过,红色身影看似一团火焰,却散发着冰冷的气息,让人不自觉的移开脚步,不敢多加靠近,醉醺醺的人则跟在她身后,不停的叫唤。

    涅槃之巅下面的山岳,处处弥漫着威压之力,巅峰没入云海,站在山岳脚下,也看不见顶端的凤家。

    两人刚走进涅槃山岳脚下,威压就立刻将他们笼罩,这些威压不只是从一处地方笼罩,也不只是一个人身上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刚走进去,顿了顿脚步,深吸一口气,她明显感觉到了周围的威压。

    很多高手都聚集在这里,尊君王,尊帝王,大尊王这些都有,除了这几个等级,大尊王以下的也有。

    这个任务有这么简单吗?怎么每个人都跑来接下这个任务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同路人,各位这是什么意思?”冰冷的声音响起,寒霜的目光扫视周围。

    话落,周围威压慢慢减弱,直到最后全部从君慕倾身上移开,飘去别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同路人是同路人,可咱们还是竞争对手。”纤细的身影走出来,男子从树林中走出来,脸上带着浅笑。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看去,不着痕迹地收回目光,她算是见到真正的人妖了,身材瘦小,相貌阴柔,男生女相,花千娆说话娇滴滴,也没有一张女人脸。

    花千娆长的要是再像女人脸,他干脆就去做名副其实的女人,他绝对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“哎呦喂,这姑娘长的俊俏!”酒千醉走到来人面前,一口烈酒下肚,笑眯眯地说道。

    男子脸上的浅笑,在不停抽搐,眉头不停跳动,直到最后脸上笑容消失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只能嘴硬到这里。”说完,男子转身离开,脸上还有几分薄怒,没有那个大男人,会喜欢被人误认为是女人。

    酒千醉哈哈大笑起来,大声说道:“白默笙,你是不是太小气了一点,天才榜上的公子,可不能这么小气。”

    百默笙停下脚步,转身看着低酒千醉,不满的说道:“醉鬼,你不也是天才榜上的人物,嘴巴怎么就这么臭。”说完,男子再次迈步离开,这个人还是这么讨厌!

    天才榜?

    君慕倾挑挑眉头,看了看白默笙,再看看酒千醉,这个天才榜她听说过。

    神族之中有两个榜,一个是高手榜,一个是天才榜,高手榜说的就是实力,也就是神族目前知道的一百个高手。

    怎么说是知道的,因为神族这么大,没有谁能一下子就确定,这一百个以外,就再也没有其它高手。

    不在高手榜之内的人,就能挑战高手榜上的高手,打赢了,你就是这个高手的排名,比如这个高手是滴六十六名,答应这个六十六名的人,你可以成为高手榜第六十六名高手。

    同样的,在这一百个排名以内的高手,也能相互挑战,赢了排名就能前进,输了的话,那就只能待在自己的位置,等待下次挑战。

    天才榜也只有一百个,是三百岁以内的人,一种排名,目前天才榜上的第一位天才,就是凤夙,这个地位还没有人能打破。

    天才榜有年纪的规定,高手榜却不用,眼前的两个人,竟然都是天才榜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白默笙,天才榜上第八十二名的天才。”君慕倾喃喃说道,连天才榜上的人物都来了,说不定高手榜上面的人,也会来。

    “没错没错,他就是那个八十二名的天才,在老子后面。”酒千醉哈哈一笑,这小子想要超于他,是没这个可能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看向酒千醉,殷红的唇瓣微微上扬,天才榜上,她还没有听说过,有谁叫酒千醉的。

    “醉鬼,天才榜上,可没你的名字。”淡漠的声音响起,没想到他是天才榜,那就是三百岁以内。

    “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,现在老子就叫酒千醉。”酒中千醉,这才是他想要的,以前那些他都全部不要了,天才榜,天才之名,他都抛弃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,酒鬼。”君慕倾收回目光,往前面走去,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,让这个酒鬼抛弃过去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酒千醉点点头,赶紧跟上去,应该已经有不少高手进去里面了,就不知道北宫煌什么地方不去,要去那个地方。

    在酒千醉的带领下,两人很快就到了他们要去的地方,在门口等到的高手,不计其数,刚才那个白默笙的里面。

    刚靠近这个地方,君慕倾觉得脖子发出阵阵灼热,她伸手摸了摸脖子。

    赤血宝玉怎么突然变得灼热起来,从到神族它就怪怪的,靠近这个地方它还能自己灼热。

    “丫头,怎么了?”酒千醉见君慕倾停下来,疑惑地问道,她干嘛突然就停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说着,君慕倾又继续往前面走去,可不知道为什么,没靠近一步,赤血宝玉的反应就越强烈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见他们两个走来,周围的人纷纷投来目光,看到酒千醉先是惊讶了一番,然后脸上的表情又恢复正常,好像没有看到他们。

    君慕倾狐疑地看着周围,没想到这个醉鬼挺有名的,这么多人看到他,几乎是一眼就认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怎么都聚集在这里,怎么不进去。”他们面前,就是一扇石门,石门周围空荡荡,看不出什么奇怪。

    越是没有什么,君慕倾就越觉得这个地方没有想象中简单,甚至有很多高手,在看到这扇门的时候,摇头丧气的离开,不愿意靠近。

    酒千醉淡淡一笑,扭头看向君慕倾:“丫头,你怕吗?”

    “醉鬼,这句话很多人问过我。”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她要是怕,干嘛来这里,再说,她又不可能扔下那个疯老头不管,他在里面,不管里面有什么,她都要进去看看。

    “那就先进去吧。”酒千醉大步往里面走去,眼神复杂的看着眼前石门,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君慕倾跟着走进去,脚步正要踏进石门,耳边就传来吵闹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凤睿,你就别痴心妄想,走进去了!”嘲讽的声音响起,所有人纷纷看过去。

    君慕倾停下步伐,转身看去,凤睿?是凤家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要走进去,你放开我,放开!”稚嫩的声音响起,一个小孩子被一群人围在其中,脸色蜡黄,发丝干枯。

    酒千醉见君慕倾没走进去,又走了回来,看了看远处的情景,眉头紧皱,心中烧起一把无名火。

    站在周围的高手,看到这样的一幕,没有一个走过去阻止,一脸什么都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凤家的人吗?”君慕倾双手环胸,淡淡问道,神情漠然。

    “不管他们,我们先走。”酒千醉不耐烦地挥挥手,拉着君慕倾就想走进去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微微上扬,没有挪动脚步,站在原地:“不急。”她倒是要看看,凤家的人如何,凤逸轩,凤可薇,凤玄,她见过的和几个凤家人,每个都不一样,现在这个叫凤睿的,又是另外一种情况。

    在涅槃之巅凤家人还会被欺负,凤家家主不会理会他的死活吗?

    酒千醉神情怪异地站在君慕倾身边,猛地灌下一口烈酒,仿佛是想浇灭他心中的无名火焰。

    凤家!凤家!

    “凤家人到还真是不嫌丢人,这么光天化日的,就欺负自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自家人,这一脉的是凤夙一脉子弟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还是凤家的人!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细小的议论声响起,看到这一幕的人,都纷纷交头接耳,不明所以地看着眼前的一幕。

    站在石拱门外君慕倾,皱了皱眉头,看着远处的凤睿,目光有些冰寒。

    凤夙一脉?

    “醉鬼,这是什么意思,凤夙和凤瞿不是一脉吗?”他们都是凤家祖父,也就是凤家老家家主的儿子,什么叫这是凤夙一脉子弟。

    酒千醉眼中闪过一抹痛楚,眼皮垂下,双手握成拳头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凤家子弟!凤夙一脉!

    好一个凤瞿!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酒千醉才冷声吐出四个字,然后走到一旁去喝酒,对眼前的事情,不闻不问,跟旁人一样,像是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君慕倾撇了撇嘴,看着酒千醉的背影,他是不知道,还是不想说。

    不管是什么,她都要弄清楚,凤家到底是怎么样,到底发生什么事情!

    “凤睿,今天你想过去,就从老子下面爬过去。”男子站在瘦小的孩子面前,大声淫笑。

    “凤畅你别欺人太甚!”凤睿怒声吼道,让他爬过去,绝不可能!

    “欺人太甚,凤睿,我就是欺负你,你也不是第一次被欺负!”凤畅不屑的说道,欺负他的次数还少吗?他自命清高个什么劲!

    周围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,不少人脸上露出愤怒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喂,凤家小儿,他到底是做了什么,你何必如此!”

    “同是一脉,何必做的这么绝!”

    “赶紧滚,否则老子对你不客气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站在周围的人,终于看不下去了,纷纷出面怒吼,那表情,恨不得直接就灭了凤畅。

    刚才还无比的一的凤畅,脸色一下子变得惊慌起来,高手威压逼近,他脸色一片青白,双腿也不自觉颤抖。

    凤睿目光坚定地看着凤畅,尽管他承受的威压,比凤畅还多,他就是不让自己的身体,有半分颤抖。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原地,看着凤睿的样子,嘴角微微上扬,倒还不错,这么多高手的威压,他明明身体已经颤抖到不行,都快晕厥了,倔强的样子倒是没变。

    凤家也不是无药可救,可要是多几个凤畅的,说不定,这南方的之地,涅槃之巅,就要被别人夺走。

    “你,凤睿,你等着!”凤畅承受不住威压,迈开步伐逃跑。

    跟着他一起欺负凤睿的人,也赶紧离开,他们早就坚持不下去了,再不离开,这些人不动手,他们就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凤睿看着凤畅离开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眼前突然一黑,身体往前倒去,意识在慢慢消失,刺鼻的味道,在他昏睡以前,窜入他的鼻子当中。

    所有人眼前一花,一道身影稳稳就接住了凤睿,不等他们回神,把凤睿抱起,往石拱门走去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酒千醉淡淡说道,怀里抱着凤睿,直接走进去。

    君慕倾耸耸肩,跟着走进去,她还以为这个醉鬼,能忍下去,看来还是不行。

    现在她也能确定,酒千醉和凤家有一定关系,可天才榜上,凤家的人有好几个,他是哪一个,当然不会是她那个天才老爹,一看就不像。

    火红的身影跟着走进石拱门,身影立马消失在所有人面前。

    她若是晚走几步,听到周围的议论,她就能解开心里的迷惑,知道眼前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刚走进石拱门里面,君慕倾就看到酒千醉抱着凤睿,神情着急不已。

    “醉鬼,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君慕倾看了看周围,走进来以后,赤血宝玉的反应就更加强烈,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,总觉得怪怪的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涅槃之巅最危险的地方,叫涅槃地,相传这里危险重重。”他现在有几分明白,凤家的人为什么不亲自进去,这个地方他们也在害怕,不敢让凤家子弟走进来。

    “涅槃地,是凤凰浴火的地方?”君慕倾看了看周围,周围是有几分怪异。

    “听说是。”酒千醉点点头,目光依旧放在凤睿的身上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看酒千醉,走到他面前蹲下身体,“我说醉鬼,这个是你儿子?”他这么着急的模样,真的很像。

    “胡说,我都还没成亲,哪里来的儿子,再者我也不是凤家人。”酒千醉挥挥手,瞪了一眼君慕倾,他这么年轻,哪里会有儿子。

    他是凤家一脉的人,凤家一脉……

    “走吧,我还要找人。”君慕倾站起来,不是凤家的人,他这么着急做什么。

    也和她没什么关系,凤睿说是父亲一脉,她到现在都没弄明白是什么意思,等弄明白了再说,现在人都在涅槃之巅了,弄清楚也是迟早的事情。

    酒千醉把凤睿放在背上,背着他往前面走去,这都到了涅槃地,总不能就把他放在这里。

    看到酒千醉的举动,君慕倾也没说什么,任由他去了,就他这个举动,还说自己不是凤家的人,对凤睿的关心,他都挂在脸上。

    凤家的怪人,一个比一个怪,先不想这些,等到去了涅槃之巅,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。”黑点飞到君慕倾面前,稳稳落在她的手臂上。

    “你找到了?”丹药已经没了,应该是找到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御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带我们去。”找到了就好,看来那个疯老头还没死,这样就放心了,吃了黑色丹药,他的伤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御往前面飞去,这次它飞的很低,带着君慕倾和酒千醉往前面飞去。

    酒千醉背着凤睿,看到御的时候,脸上露出一抹惊讶,随即想到君慕倾身边跟着不少魔兽,惊讶也随之消失,淡然地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找到人就能有酒喝,他当然是希望,君慕倾能快点找到人,这样就能有酒喝了!

    穿过树林,眼前的就是一片竹林,御在竹林里面穿梭,速度也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主人,就在前面。”御看着前方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她也感觉到有别的气息,走进来的人不少,在树林里面,她还能感觉到其他人的存在,走到这片竹林,就没有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竹叶随风起舞,竹林之中传来呼呼的微风吹拂的声音,几道身影从竹林中走过。

    酒千醉突然停下步伐,警惕地看着周围,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“丫头,有人!”脚步还很快,现在正往他们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停顿脚步,看着周围树林,“疯老头,你要是再不出来,本姑娘就再也不理你了!”

    这老头,都什么时候了,还要装神秘,看到御的时候,他就应该知道是自己,现在还不出来。

    疯老头!

    酒千醉扭头看着君慕倾,她在这里还有熟人,这不是涅槃地,怎么会有外人走进来?

    “别别别,小红蝶,你可不能不理我,那几个老头要是知道,还不得笑死!”欢乐的声音响起,在竹林中回荡。

    残影从竹林中走过,酒千醉只感觉眼前一花,中年男子就出现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小红蝶,你有没有找到小黑蝶?”北宫煌在君慕倾身边看了看,就是没有发现寒傲辰,眉头不禁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眉头跳动,嘴角在不停抽搐,这老头,什么小红蝶小黑蝶,他什么时候能把这六个字忘了!

    “你到神族是不是太无聊了,好好的,你去凤家偷东西做什么!”君慕倾大声问道,还受了重伤,他现在身上伤是好了,衣服上面还残留着血腥味。

    这么大一个人,跑到凤家去偷东西,还她老师,有这么做老师的吗?

    北宫煌僵在原地,摸了摸鼻子,谁知道去了那么多次都没事,这次会有意外发生,偏偏这次意外,还被自己的学生给撞上了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谁说我偷东西了,他们凤家的东西,我不能说没碰,但是一件都没有拿!”北宫煌脸红耳赤地说道,凤瞿这个混蛋,敢说他偷东西,早知道就应该把凤家值钱的全部拿走,现在就没这回事了!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站在原地,“先不管拿不拿,我接了悬赏令,凤家用三千墨矿,一件神王器悬赏。”她可不做亏本生意,这三千墨矿,要定了!

    北宫煌当场石化,凌乱的站在风中,悬赏令!

    “小倾,你可不能这么对我,我可是你老师!”拿老师去换赏金,这是不行的,不行的!

    殷红的唇瓣微微上扬,君慕倾看了一眼北宫煌,脸上露出冰冷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做,赶紧走。”说着,君慕倾往回走去,哪里那么多废话,都已经找到他了,那现在就该去凤家,好好的他跑到这里来做什么。

    北宫煌赶紧跟上去,只感觉心里毛骨悚然,不好的预感涌入心里,后背阵阵发寒意。

    酒千醉脚步停在原地,呆呆地看着往回走的两个人,一时半会都不能回神。

    老师!

    北宫煌是这个丫头的老师,这是怎么回事,北宫煌是神族的人,丫头是从别的界层上来的,北宫煌又怎么会是她的老师?

    他们的样子,一点都不像是在说谎,北宫煌在消失这段日子,是去了别的界层!

    君慕倾走了几步,见酒千醉没有跟上起来,又停下脚步,“醉鬼,你不是说这里危险重重,人都找到了,那就赶紧出去。”赤血宝玉动静越来越大,也越来越烫。

    换成是别人,现在早就承受不住赤血宝玉的温度,君慕倾有血焰火,这才能承受住赤血宝玉的温度。

    北宫煌跟在君慕倾身边,就能感觉到她身上灼热的温度,不禁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“小倾,你怎么了?”她身上怎么会这么烫,就像是个火炉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只是身体有点烫,老头,你下次找地方,能不能找个安全点的,好好的干嘛走进涅槃地。”君慕倾瞪了一眼北宫煌,涅槃地也随便走进来,要不是有御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都他。

    “涅槃地!”北宫煌的声音提高八倍,诧异地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不停抽搐,鄙夷地看向北宫煌,“你难道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那他随随便便就走进来!

    “咳咳,当时天色昏暗,我也没注意,就走进来了。”这里是凤家的涅槃地,怎么走进了这里。

    酒千醉轻咳一声,走到君慕倾面前,语气低沉地问道:“丫头,他真的是你老师?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要不是她老师,她也不用大老远的走进这里面来,还是赶紧出去,她身上赤血宝玉的越来越剧烈,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呼唤它似的。

    有什么东西在呼唤!

    君慕倾猛地惊醒,抚上自己的脖子,赤血宝玉从进来以后,就不同的晃动,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呼唤。

    赤血宝玉是天才老爹的,那会不会是老爹!

    “我们赶紧出去。”说着,北宫煌拉着君慕倾就往外面走,这个地方也太危险了,竟然会走进这里面,赶紧出去才行。

    酒千醉认同点点头,涅槃地里面,什么事情都会发生,还是赶紧离开比较安全,这里不是久留之地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出去,我要去看看。”这样的召唤,她一定要看看,是不是天才老爹。

    说父亲突然消失,好好的人,怎么就突然消失在了神族,他一定在某一个地方,一定没有消失!

    “你想看什么,我陪你去。”北宫煌拉住君慕倾,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,不能让她一个人就这么去,有他在好歹也有照应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还要请我喝酒,当然我也要一起去。”酒千醉嬉笑着说道,他们跟着去,说不定还能帮上忙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办?”君慕倾指了指酒千醉背上的凤睿,这里还有个患者,他早就这么跟着自己在这里到处溜达,遇到危险了可不太好。

    酒千醉拍了怕胸口,坚定地说道:“有大叔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们这么快,就找到北宫煌了。”粗犷的声音响起,三个男子大步走进树林,笑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君慕倾转身看去,映入眼帘的就是三个熟悉的身影,这三个人,就是在酒寮的时候,君慕倾跟他们打听北宫煌的那三个。

    “是你们!”君慕倾脸色一沉,目光冰冷。

    为首的男子眼中露出贪婪,走到君慕倾面前,“不错,就是我们,找了这么长时间,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你,还被你遇到了北宫煌。”

    “老一,说那么多做什么,既然她以极高能找到了,我们把人抢过来不就好了!”右手边的男子不耐烦的说道,抓到来北宫煌,那就是三千墨矿,还有神器!

    这些东西,就够他们逍遥一阵子,刚才他们还说找不到,现在就是得来全不费功夫。

    “老二说的对。”老三走出来下说道,强到这个人,他们就可以很长一段时间,都不用着急,这样多好。

    冷冽的笑容浮现在君慕倾脸上,北宫煌不禁捂脸,不是他救这三个人,实在是他们没事找死,抢他宝贝学生的老师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要他?”冷冽的声音响起,殷红的唇瓣闪过狡黠。

    “当然!”三人点点头,不要这个人,他们也不用来这里,又不是吃饱了撑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自己来拿。”君慕倾收回眸子,走到一旁,看她样子,不打算管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北宫煌睁大双眼,看向君慕倾,“小倾……”

    “乖乖跟我们走吧,她也救不了你,一个小丫头不敢跟我们三个领帝抢。”老一得意洋洋地走到北宫煌面前,就一个小丫头,怎么敢跟他们抢,不想要命了。

    酒千醉嘴角不停抽搐,这三个人找死也别着君慕倾,他们不知道这样会死的很难看吗?

    北宫煌一脸狂汗,他们三个才领帝级别,敢在小倾面前这么猖狂,这是不想活了呢?还是不想活了?

    君慕倾手指摩擦着下巴,若有所思地看着面前的三个人,其实她该反省,不然没个人看到她,都觉得她很好欺负,也就直接欺负。

    这样有点不好,怎么能让这些人,觉得自己好欺负呢?

    某三个得意洋洋的人,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君慕倾黑上,后果那是相当严重。

    “让老夫跟你们走,也要看你们的本事,小小领帝级别,就敢如此猖狂!”北宫煌呵斥道,他们还知道自己是领帝级别,这么猖狂的在他们三个人面前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至尊。

    “上!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