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相思收回目光,看向君慕倾,“那我们什么时候去涅槃之巅凤家?”现在还在云中魂海,距离涅槃之巅,还有不少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倾倾伤好了再说。”寒傲辰薄凉的声音响起,隐约间透着不可抗拒的霸气。

    看向游子之的目光立刻收回,所有魔兽看向君慕倾,神情紧张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都睡了四五天了,伤还没好?”小碧歪着头问道,现在寒傲辰在这里,都不准它靠近君慕倾,它也不能再坐到君慕倾肩上去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没有什么事情,大概再休息几天就可以了。”君慕倾淡淡一笑,伤口基本上没有什么事情,现在好好休息就行了。

    魔兽们这才松了口气,他们这几天都担心死了,要不是寒公子的宫殿里面没有传来动静,一定会被吓死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游子之擦了擦额上的冷汗,他决定这些日子,还是别靠他们太近,现在他尽管是尊君王级别,但十几头魔兽联手,一定会被群殴!

    “你没事就好,不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。”相思拍了拍胸口,她可不敢承受寒傲辰的怒火。

    以前不敢,现在依旧不敢,更何况现在他还是无边黑暗之界的尊主,那可是尊主!

    君慕倾无奈一笑,明明是她受伤,为什么感觉相思比她受到的惊喜还要大?

    “辰,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凤家?”这次在云中魂海,很多人都见过他,即便没有看清楚他的样子,气势是无法改变的。

    冥赶紧跳出来,小心翼翼地走到君慕倾面前:“王妃,王还没有恢复,他的元神才刚刚融合,就在神族到处找你。”以至于现在王的实力,都没有完全融合,身体也比较虚弱。

    寒傲辰冷睨了冥一眼,薄凉唇瓣轻启,“你最近是不是太闲了。”他的事情,自己心里有数,去涅槃之巅,他自然也要陪倾倾一起。

    冥的身体僵在原地,额上冒出冷汗,往君慕倾身后缩了缩,它也是在关心王。

    赤红的眸子看向寒傲辰,君慕倾微微一笑,“那你就好好在空中宫殿,涅槃之巅罢了,我是凤夙的女儿,他们不敢拿我如何。”她也只是想去打听一下父亲的下落,至于凤家有什么事情,她也不想管,凤家对她来说,就是一群陌生的人。

    凤夙的女儿!

    相思蹭了一下站起来,走到君慕倾面前,“女人,你是凤夙的女儿!”凤夙啊,那个天才,天才中的极品,极品中极品男人!

    看到相思激动的表情,君慕倾嘴角抽动一下,她是凤夙的女儿,相思激动个什么劲?

    “原来倾倾是神族第一天才的女儿。”寒傲辰笑着说道,倾倾会有如此天赋,现在想想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你们知道?”君慕倾疑惑问道,现在想想,这个老爹还有名声的,随便一个人都知道他是谁,也知道他是第一天才,还是神族的第一天才。

    相思表情纠结地狠狠拍了一下君慕倾,激动地说道:“何止是知道,神族谁不知道凤家天才,只是我怎么没有听说他有夫人?”她去临君大陆的时候,都没有听说过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君慕倾挑了挑眉头,淡然问道:“你去临君大陆多长时间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谁记得,也许是几百年,也许是上千年,我哪里记得。”谁知道过去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君慕倾一阵无语,几百年,上千年,她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。

    “那你母亲是谁?我有没有听说过?”什么样的人才能配得上神族第一天才凤夙,想当初神族各方美女,都有意思,结果凤夙谁也没要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看相思,扭头扫视了一眼大殿,他们眼中都带着期盼。

    水刃他们知道凤夙是她父亲,母亲的事情他们还是一知半解,只知道她母亲不是人类,是血狼族魔兽。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先坐好?”君慕倾身体往后面靠了靠,相思这女人的脸都快贴到她脸上来了,她这也太好奇了一点。

    相思表情僵住,这才发现自己离的太近,立马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。

    寒傲辰冷冷看了一眼相思,一道冷意在大殿里面划过,刚坐下的相思就感觉到后背寒风萧瑟,目光小心看向寒傲辰,才发现寒傲辰已经又看向君慕倾了。

    相思囧了,自己可是女人,又不会对君慕倾怎么样,寒傲辰刚才干嘛露出那种寒意。

    众魔兽摸了摸鼻子,轻咳一声,他们是什么都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“倾倾?”寒傲辰柔声叫道,他也想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向寒傲辰,四目相对,君慕倾嘴角不禁抽搐起来,这个男人,明显就是一脸欲不求满的样子,都已经这么长时间过去,他怎么还没冷静。

    “咳咳,是血狼族的啸月王。”

    带着几分凉意的声音响起,所有人和魔兽都呆在了原地,目光放在君慕倾身上,嘴巴成了型。

    啸月王!血狼王!

    魔兽们都僵在原地,顿时石化当场,呆滞地看着君慕倾,他们是不是听错了,血狼王的女儿,竟然会是人类!

    一阵轻笑响起,寒傲辰握住君慕倾的小手,“我现在终于知道那一晚的反常了。”他还在想,那天晚上为什么倾倾会化身血狼,现在全明白了,血狼族后裔。

    君慕倾紧蹙眉头,扭头看向寒傲辰,“我是人类。”人类却化身成血狼,这太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会?”那天晚上她明明就已经化身血狼,尽管实力不强,却也让百兽臣服膜拜,能够撼动日月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在兽族的晚上,也变成那样了,我还记起来,上次的事情。”这次不是通过幻境看到,而是真正记起来,她也一直疑惑,为什么会这样。

    寒傲辰僵了僵脖子,是人类怎么会化身魔兽,还是说血狼族后裔奇特,人类也能化身成魔兽?

    “血魇说过,血狼族从不和人类结合,我也是第一个,他还说,即便是结合生子,也不会像我这样。”所以她才奇怪,想知道原因是什么。

    寒傲辰紧盯着君慕倾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,半天都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君慕倾坐在椅子上,也大方的给他看,她可不认为自己的身份,就能吓走这个男人,否则在第一次见到自己的时候,他就已经吓走了。

    “那倾倾便是独一无二的。”寒傲辰笑着说道,倾倾一直都是独一无二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一抽,他想了这么半天,不是在想她化成狼身的原因!

    所有人魔兽在寒傲辰和君慕倾之间,来回扫视,一脸迷惑。

    他们到底在睡什么?听了半天也没有听明白,话里面的意思,就更加不明白了,她当然是人类!

    吱吱抱了抱怀里的大魔核,小巧的身体一哆嗦,主人说的事情,她大概知道,就是那天晚上的事情,水刃他们都在森林里面,可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她就在主人身边。

    那撼动的气势,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忘记,也无法忘记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口子到底在说什么?能不能不打哑谜!”相思双手叉腰,他们两个的悄悄话,谁听的懂!?

    寒傲辰优雅地站起来,淡漠地说道:“也没有什么事情,既然倾倾说她自己去凤家,那也要等几天后,她必须好好休息几天。”

    相思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男人感情是直接赶兽,这几天他们窝在房间里面,也不知道在做什么,秀恩爱是可耻的!

    “行行行,你们两口子恩恩爱爱,我去找我的徒弟玩玩,五天后来找你们。”她的徒弟也不知道去哪里了,说出去玩几天,帮她打听君慕倾的消息,结果现在还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看着枚红色身影消失,所有魔兽脸上一片惊奇,相思收徒弟了!

    君慕倾也有些惊讶,她到了神族不说,竟然还收了一个徒弟,也不知道她教徒弟做什么,会不会把这流氓的习惯,全部教给她徒弟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们去云中魂海看看,那个酒鬼,还有齐招打听的消息也应该差不多了。”霸嚣站起来说道,主人让齐招他们去打听寒公子的下落,现在完全没有必要,寒公子已经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带小碧去,把齐招的余毒解了,然后让他不用再查,还有酒鬼那边,就说他的消息,已经没有什么用处,我们之间也无任何拖欠。”她都要去凤家,凤家在云中魂海的事情,就不用多查,她也没有兴趣知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霸嚣恭敬应道。

    水刃温文尔雅地站起来,脸上露出微笑:“主人,我和潇姑娘一起去,顺便把房退了。”在云中魂海的客栈,他不去也退不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去吧,吱吱小碧准备一下跟我去涅槃之巅,你们都留在这里,直到辰让你们离开。”以他们的实力,相信用不了多久,就能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“是!”魔兽们纷纷站起来,沉声应道。

    等到魔兽全部退去,寒傲辰拉过君慕倾,把她抱起放在自己的大腿上,搂进怀里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抽动一下,看着寒傲辰的神情,轻轻一笑,顺势靠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“倾倾,这段时间你累坏了。”从临君大陆到兽族,再到神族,中间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,他也不在她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这次受伤也没有白受。”君慕倾嘿嘿一笑,再次醒来,她都已经是四级尊君王,受了一次重伤,睡了几天,她就连续升了三级。

    寒傲辰抱着君慕倾,宠溺目光显露无疑,“下次可别再吓为夫。”她心里有数,他看到了还是很揪心,特别是看到她手上,就想立刻撕了光明之神和黑暗之神!

    “你也不要再吓我了。”君慕倾搂进寒傲辰,她永远都不会忘记那种感觉,他有事,毁天灭地她也要拉他回来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寒傲辰柔声应道,他也知道那次,她差点吓坏了。

    在黑莲之中,他能感觉到倾倾的怒火,她从来没有那么生气过。

    君慕倾闭上眼睛,喃喃说道:“让我睡会。”只有他在,自己才能这么放松,把一切交给他。

    “好,为夫一定会寸步不离的守着。”寒傲辰搂着君慕倾,唇瓣贴在她的耳边,声音低沉说道,也不知道熟睡的君慕倾有没有听到这一声低喃。

    神之墓的真相揭开,所有高手就没有了兴致,就连云中魂海,都不愿意再久留。

    一下子热闹非凡的云海主城,再次恢复昔日光景,尽管没有前几天那么热闹,也不算寂静,至少云海主城的人,都恢复了以前的生活。

    本来一切都没什么,但天星岭却传来一个令人震撼的消息。

    水蝶儿水蓉儿都被人杀死,就连他们两个的师尊严摩,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死了。

    在北境曲家这边也传出,曲易风由于历练在,已经死去的消息。

    这让很多年都么有发生过大事的神族,一下子就沸腾起来,再加上君慕倾的事情,神族很久都没有这么热闹过。

    天星岭和北境曲家,两家同时死人,一边是两个大小姐,一边是未来的家主,在外人眼里,怎么看怎么觉得事情不简单。

    可两家都这么说,外人也不能反驳,自己家里死人,他们都不去关心,又和他们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光明使者黑暗使者已死,谁做的大家都一清二楚,就在所有人以为光明之神黑暗之神会大发雷霆的时候,两边也什么事情都没有,好像这件事情就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这让神族的人都议论纷纷,大家都以为是光明顶和黑暗域,害怕那个男子的实力。

    赤红的身影从街上走过,少女的肩上一边一头魔兽,一青一紫,一蛇一狐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这主城少了好多人,就连魔兽都少了很多。”小碧吐了吐蛇信,不屑地看着周围的人类。

    吱吱抬头看了一眼小碧,嘟了嘟嘴巴,“主人,那我们什么时候去涅槃之巅,相思也不知道去哪里了,说好的时间到现在都没来。”她说去找徒弟,找个徒弟要那么长时间吗?

    “城里少人正常,神之墓不在这里,他们自然是要打道回府,至于相思,那个女人谁知道她会什么时候到。”他们都来半天了,都没有看到相思在哪里。

    两头魔兽点点头,还以为能让相思带路,现在想想都不太可能,相思都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浓郁的味道传入鼻中,君慕倾停下脚步,嘴角微微上扬。

    吱吱和小碧都坐在君慕倾肩上,看了看周围,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主人?”

    “出来吧,难道你没有给我查到事情,就没脸见我了?”君慕倾淡淡说道,那个醉鬼,还没有离开云中魂海,上次去幻境,也没有看到他,有个时候还真的会怀疑,他就是个普通的醉鬼。

    满脸胡茬的男子,晕晕乎乎地走出来,看到君慕倾的背影,他定了定心神,轻咳一声走上去。

    “丫头,不要这么说,大哥会伤心的,对了,不是听说你身边跟着一个男人吗?人呢?”醉鬼狐疑地看了看君慕倾,她的事情,云中魂海已经无人不知,就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男人。

    君慕倾额上滑下黑线,这事情才过去几天,怎么好像所有人都知道那天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只是想低调的在神族走一趟,怎么就这么难!

    “怎么,你给我送什么消息来了不成?”君慕倾直接无视刚才的那个问题,就算是她男人,也没有必要回答他。

    醉鬼眼前一亮,搓了搓手,“嘿嘿,这个最近酒瘾犯了,能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君慕倾不再理会跟上来的人,还以为他来能带来什么好消息,结果是来骗酒喝的。

    醉鬼身体僵在原地,听到君慕倾直接拒绝,还不理自己,他二话不说,赶紧追上去。

    “我说丫头,别这么绝情,你请我酒喝,我带你去涅槃之巅好不好?”酒鬼笑呵呵地问道,只要有酒喝,什么都成,带她去涅槃之巅也没事。

    冰冷的目光射来,君慕倾冷冷看向醉鬼,“你偷听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醉鬼心虚的摸了摸鼻子,喃喃说道:“丫头,这怎么能算偷听,这是光明正大的听,我只是比较好奇,你去涅槃之巅做什么。”在大街上,她都说了,自己还不能听么。

    君慕倾一阵无语,就没有见过这么厚脸皮的,他酒瘾犯了,找上自己,他们很熟吗?

    “要喝酒,用消息来换。”君慕倾收回眸子,见过酒瘾重的,也没像他这样,想喝酒,偏偏自己没钱,要到处骗吃骗喝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消息吗?我现在给你一个!”酒鬼拍了拍胸口,走到君慕倾面前。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……你可不能告诉别人,是我告诉你的。”他可不想惹上那些人,也不想和他们的打交道。

    “说。”君慕倾不耐烦地再次说道,他要说就说,那么啰嗦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一点耐心都没有,这样可不好,不要。”醉鬼摇摇头,感觉到周围温度下降了不少,他立刻说道:“我是听说,这次凤逸轩,被几个长老带回去,想必是这次要回去接受惩罚。”

    君慕倾停下脚步,扭头看向醉鬼,“说清楚点!”

    凤逸轩是凤家少主,怎么会被几个长老带走,凤家到底还有什么秘密,几个长老敢对凤逸轩这么无礼!

    醉鬼耸耸肩,不在意地说道:“不就是那天,听说你被人带走了,然后凤家的人就把凤逸轩带走,不过他那个混账老爹,一定会处罚他。”眼中露出一抹嘲讽。

    凤家,涅槃之巅凤家,哪里还是以前那个凤家!

    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他到底想说什么,说话有他这样说到一半,就不说的吗?

    “原因我不知道为什么,不过凤逸轩违背长老的话,现任凤家家主就是他老爹,也不会放过他,虎毒不食子,凤家可不是这样。”至少现在的凤家不是这样。

    赤红的眸子注视着醉鬼,虎毒不食子,凤家不是这样,凤家管是的人,不一直是父亲的娘,也就是她那个所谓的奶奶,怎么又变成凤逸轩的父亲了?

    “嘿嘿,我的酒钱……”

    醉鬼伸出手,笑呵呵地看着君慕倾,他最在意的,还是自己的酒钱,其它的跟他无关。

    君慕倾顿了顿,从纳戒里面拿出几块墨矿,递给醉鬼。

    “墨矿!”醉鬼眨了眨眼睛,她手上竟然有这么值钱的宝贝,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!

    赤红色的身影加快步伐,冰凉的声音响起:“你不要再跟着我。”

    醉鬼看了看手中墨矿,再看看远处的君慕倾,“丫头,叔叔再给你提个醒,他们家的事情,最好置身度外,别插手!”

    赤红色的身影消失在人海中,醉鬼脸上露出微笑,低头看着手上的墨矿,嘿嘿一笑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今朝有酒今朝醉!”

    豪迈的声音在繁杂的人群中,显得特别突出,走远的君慕倾听到这一声,几乎能想象到醉鬼现在是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云家有酒,君慕倾再次走进去,这次她不是在外面,而是走进包厢。

    酒菜很快摆上来,上菜的人看到君慕倾,先是一愣,放下手中的东西,迅速退下去,不敢多久逗留。

    吱吱小碧站在桌上,君慕倾的身影则是站在房间的窗前,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。

    “主人,那个人的话,是不是真的?”吱吱问道,那个大叔干嘛把凤家的事情告诉主人,就算凤家凤夙是主人老爹,毕竟她也不在凤家了,凤家的事情,他们也不会去管。

    “不管真假,都要去凤家一趟。”就算不是为了凤逸轩,还是要去,感觉凤家对外好像隐瞒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还等相思吗?”小碧把自己的身体泡在酒里面,满足地叹息。

    “她很快就到了。”君慕倾低声说道,那女人说回来,就一定会来。

    小碧吱吱相视一看,发现他们也帮不上什么忙,干脆就不说话,埋头苦干,吃着自己面前东西。

    君慕倾注视前方,嘴角微微上扬,涅槃之巅凤家,不管有什么事情,都去定了!

    还有那个现在的凤家家主,尽管不知道怎么回事,去了就知道,他最好别做的太过分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君姑娘,你是否在里面。”清冷的声音在门外响起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君慕倾嘴角微微上扬,她刚想找个人问问凤家,找个人就来了。

    厢房的门缓缓推开,修长的身影从外面走进来,带着几分冷清,那双眸子孤傲冷清,冰冷无情。

    “君姑娘不是已经离开了吗?”云梓冷沉声问道,听说她怀来了,他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,已经离开的人,怎么又回来了?

    那个男人难道没有带她离开,她不是他的王妃吗?

    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转身看向云梓冷,“谁说我离开了。”她只是在空中宫殿,他们看不见自己罢了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找我到底什么事情,有事赶紧说,没事就请离开。”他云梓冷难道也想像其它几家,拉拢自己做客卿,或者是帮助他们云中魂海?

    云梓冷愣了一下,瞬间又恢复正常,“想看看姑娘有没有什么事情。”尽管父亲说拉拢她,可他知道,君慕倾不是拉拢就可以帮助他们的人,他也没有想过要拉拢她。

    “事情倒是有一件,你也知道我刚刚从另外的界层过来,对几大势力也稍微有了一点了解,但是最不了解的,就是凤家。”君慕倾挑了挑眉头,直视着云梓冷,跟这个男人说话,稍微拐弯抹角还真是不行。

    云梓冷沉默地看着君慕倾,盯了她好长是一段时间,才收回眸子。

    此时寒傲辰要是在这里,云梓冷早就被他踹出去了,这么盯着君慕倾看,他当然不允许。

    “你想知道什么?”凤家的事情,他知道的也是很多,倒是她能从别的界层到这里,甚至成为尊君王,的确是厉害!

    君慕倾撇了撇嘴,淡淡说道:“也没什么,只是奇怪而已,很多人说,凤家掌权的是凤家祖母,也有人说,是凤逸轩的父亲。”那这两个到底是谁掌权?

    凤家的事情,怎么就那么纠结,弄的这么复杂做什么?

    “凤家家主在很久以前,就不理会凤家的事情,当年凤夙消失在神族,他就出去找了,到现在还没回来,事情就一直是凤家祖母在掌管,只是现在,也许不是这样,凤家很久都没有传出凤家祖母的消息。”云梓冷平静解释,在神族这些事情想要知道也正常,这是最基本的。

    啥!还这么复杂!

    君慕倾手指摩擦着下巴,若有所思地问道:“那凤家老家主就没有回来过吗?”去找自己儿子,怎么找,去什么地方找?

    “这个就不知道了,不过听说当年凤夙是和他成亲不久的夫人,一起消失,至于去了什么地方,神族没有谁知道,就连凤家的人也不知道,找了很长一段时间,没有找到,凤家老家主,这次去找他。”云梓冷几乎是知无不言。

    对于君慕倾问这些,他也没有觉得什么奇怪,认为在神族,知道这些会比较好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不停抽搐,为什么凤家就能有这么多事情,现在还真是个麻烦事,外人还是不知道凤家的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谢谢。”还是要去凤家一趟,问问那个不知道还在不在的风家祖母,这些年有没有父亲的消息。

    她会化身成狼身,别人不知道,母亲总该知道,她想知道自己身上的秘密,也想找到父亲母亲。

    云梓冷呆滞在原地,听到刚才的话,他都怀疑自己听到的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她竟然也会说谢谢!

    君慕倾看到云梓冷呆滞的模样,不禁翻了翻白眼,她说声谢谢,要不要这么奇怪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女人,老娘来了,怎么样你们都已经准备……”

    相思粗鲁的一脚把门踹开,看都没看里面有没有其他人,就开口说话,等看到云梓冷的时候,她的话,基本上已经说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额上滑下黑线,她能不能看清楚里面有没有人再这么激动,她就不担心自己形象问题?

    相思也没有料到,君慕倾这里,还会有其他人,看到云梓冷的时候,也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她的形象啊!

    相思在心里无力呐喊,才刚走出云中魂海,形象就全碎了!

    “我这边也差不多了,准备准备就可以走。”君慕倾看着相思懊恼的模样,嘴角勾起一个弧度,现在才后悔,晚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走吧,我相信这位公子很乐意给你结账,小碧吱吱走啦!”相思拉着君慕倾就往外走,她已经没脸见人了,那优容华贵的形象啊!

    两道残影闪过,房间里面一下子只剩下云梓冷一人,他呆呆站在原地,看着离开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都还没有答应,什么结账不结账!

    云梓冷那叫一个无语,想说什么,君慕倾也已经离开,酒楼小二走进房间,低头哈腰的看着云梓冷。

    “少主,刚才那位姑娘,离开的时候还带走了一桌食物,她说让您付账。”小二笑呵呵地说道,其实他心里已经凉了半截,就怕云梓冷生气,一掌拍过来,他的小名就没了。

    云梓冷双手紧握,青筋在手上不停跳动,就连太阳穴上的青筋都隐约可见,无情淡凉的眸子,露出蚀骨的寒意。

    小二立马后退好几步,刚才姑娘说了,感觉到冷,就得赶紧跑,不能多加停留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多少!”云梓冷淡淡地问道,这一桌就当赔罪,请她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小二愣在当场,看着云梓冷的表情,他擦了擦冷汗,“一万墨晶。”

    一万!

    云梓冷语气低沉,周围温度在不停下降,“他们到底带走了什么!”这一桌不过上百墨晶,现在怎么就上万!

    “珍馐宴。”小二战战兢兢地回答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火山爆发,云梓冷眼中一片赤红,不再像以前那么淡定,眼中燃烧起熊熊火焰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带走了一桌珍馐宴!

    她不知道珍馐宴是云家有酒最贵的的,竟然不付钱就走了!

    小二双腿一软,靠在门口不敢再多说话,那个姑娘说,看到少主生气,一定不能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!”云梓冷声叫道,轻哼一声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一枚晶石从外面划过弧度,稳稳落在桌上,房间里面温度再次上升,小二摸了摸脖子,这才发现自己还活着。

    草坪之上,两道身影相对而坐,一身赤红的君慕倾,无语地看着狼吞虎咽的相思,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多久没有吃东西了,你还要吃东西吗?”君慕倾嘴角抽动的问道,她走的时候,竟然叫了一桌珍馐宴,还让云梓冷付钱!

    也算云梓冷倒霉,谁让他遇到了相思,不过能坑他一笔,倒也不错。

    相思吃着面前各种珍馐,满足地说道:“从到神族那天,我就没吃过好的,好不容易到了云中魂海最大的酒楼,云家有酒,老娘当然是要好好吃一顿!”还要吃著名的珍馐宴!

    一条黑线滑落,君慕倾站起来,“你慢慢吃,我到周围看看。”这里还不知道是什么地方,她就坐下来大吃大喝。

    “去吧去吧。”相思挥了挥手,继续吃着手上的各种美食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抖动一下,迈步离开,她一定不认识这个女人,绝对不认识!

    潺潺河流,赤红的身影走过草坪,走进一片小树林,就听到河流流水的声音,君慕倾迈步走过去,溪流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这里是什么地方,相思也没说是哪里。”小碧尾随着君慕倾,见她停在溪流面前,这才又爬上她的肩。

    君慕倾耸耸肩,不在意地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是在哪里,相信已经走进了凤家势力。”

    前面的路,就是凤家范围,距离凤家还有一段路程,也算已经走进了凤家势力。

    “前面去看看。”君慕倾迈开步伐,看了看天空,空中宫殿不在凤家势力范围头上,寒傲辰还在空中宫殿。

    这家伙是元神刚刚愈合,就到神族到处找她,恢都没有恢复过来,他就到处乱跑,身体就还很虚弱。

    他那么巧到云中魂海,也是听到神之墓,才去看看真假,谁知道还没有靠近云中魂海,就看到海中央的红光,他就知道自己来了,这才匆忙赶来。

    殷红唇瓣勾起弧度,君慕倾大步往前面走去,红眸之中带着笑意。

    火红的身影从树林中走过,耳边传来沙沙的声音,君慕倾不禁停下脚步,警惕地看向周围。

    这里是神族,也是森林里面,也会有魔兽出现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!”

    “啊,不要追我们!”

    “畜生,你知不知道本姑娘是谁,敢在我们面前放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君慕倾听到这一声呵斥,差点喷了,魔兽会管你是什么身份,它们又不是人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类,真讨厌。”小碧轻哼一声,圆碌碌的小眼珠子看着远处,那个地方就是声音传来的地方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前方,这里还会有人,听着声音,应该是凤家的什么人,不然就是附近的什么大家族的小姐,听他们走过的步伐,貌似人数还不少。

    “魔兽还不退出这里!”呵斥的声音在耳边炸开,君慕倾眉头一皱,强劲的罡风在身后呼啸,她立刻跳下树干,罡风从头顶飞过。

    红眸冰冷,君慕倾扭头看向身后,他哪只眼睛看到自己是魔兽了!

    中年男子警惕地看着君慕倾,一步一步往君慕倾这边走来,“魔兽,别以为你凝态人形,老夫就认不出你,这里是凤家历练之地,退出去!”

    “你那只眼睛看到本姑娘是魔兽了!”君慕倾目光冰冷的看着眼前的人,她身上一点气息都没有,他怎么知道自己就是魔兽,开口就是动手,就算是凤家的历练之地,那又怎么着,还不能出现在这里了!

    凤家的人竟然会在这里历练,倒是出乎意料,那刚才说话的人,就是凤家的新一辈。

    男子轻哼一声,看着君慕倾:“红发红眸,还敢说自己不是魔兽!”即便是魔兽,也没有她这么大胆,敢用红发红眸出现在人前!

    “红发红眸就是魔兽!”君慕倾冷冷看着来人,他是不是有病,那黑发黑眸的就一定是人类!

    那么多魔兽拟态人形,都是黑发黑眸,难道他们都是人类不成!

    男子傻眼了,呆呆地看着君慕倾,“你不是魔兽?”不是魔兽竟然会是红发红眸,这个还是第一次看到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跟你没关系。”说完君慕倾转身离开,这就是凤家的人?

    “你是魔兽!”男子瞬间出现在君慕倾面前,一脸警惕!

    眉头跳动,红眸注视着眼前的人,君慕倾咬咬牙,她就没见过这样的人!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