空中余力将海平面激起千层高浪,波涛滚滚滔滔不绝,空气扭动狰狞成了形状。

    周围都受到光明使者黑暗使者余力影响,偏偏君慕倾站在原地,跟没事人似的,看着两人对战,余力一靠近她,就会被一分为二,从她身体周围划过。

    光明使者黑暗使者都没有看到这一幕,否则一定会知道,君慕倾身上有不寻常的东西。

    赤红身影周围散发出淡淡青光,青铜盾将君慕倾好好保护其中,不让她受到丝毫危险,余力自然也不能靠近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光明使者,你疯了不成,说好了这次合作,光明顶就是这么做的!”黑暗使者在心里大骂,他站在一旁好好的,也没有追杀君慕倾什么举动,为什么就会被拉过来当替罪羔羊!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站在原地,嘴角勾起弧度:“光明使者,这还不算呢,上次光明之神去临君大陆,黑暗之神也去了,您老人家这么聪明,不用我说,也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唯恐天下不乱的君慕倾,继续说道,她站在旁边,扇扇风点点火,然后接下来做的,那就是看戏。

    狗咬狗啊,很难看到的,上次看到他们主子,毕竟也没有真的动手,现在才是真真出招,没有任何顾忌。

    刀眼瞪像君慕倾,那眼神恨不得把君慕倾身上的肉一块一块割下来才泄恨。

    黑暗使者郁闷至极,从刚才到现在,自己半句话都没说,光明顶的人就翻脸了,他这是什么意思!

    “光明使者,你有病是不是,白痴啊,被君慕倾牵着鼻子走!”黑暗使者再也忍不住,大骂道,就是欠骂,这么明显的用意,向此这个白痴竟然没有看出来,还找找杀意,他这是什么意思!

    光明使者才不管牵着鼻子走,听到有人辱骂光明之神,他心里就燃起了无名火焰,招招杀意。

    君慕倾习惯伸手摩擦下巴,若有所思看向光明使者,他这个情绪,也太不寻常,就像是光明之神本人听到被人骂,就算再忠心也不该是这样。

    还是说光明之神一直在看着这里,看着他们走进幻境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君慕倾就一身鸡皮疙瘩,没有谁想到光明之神那个变态女人,心里会觉得舒服,特别还是被这个一个变态偷窥。

    光明之神作风那么令人发指,都没有谁去讨伐光明顶,不用说也知道光明女神的实力多强,放一点神识在光明使者身上,这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也不对,要是神识放在光明使者身上,光明使者的力量早就该提升,黑暗使者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!

    君慕倾猛地一愣,看着光明使者和黑暗使者,光明之神和黑暗之神在玩一样的把戏!

    靠之!那还看什么戏!

    “两位使者,本姑娘先进‘神之墓’了,你们慢慢来,不急不急。”说着,君慕倾就往小岛走去,小岛屿幻境正在一层一层消失。

    这次破幻境,要不要这么快!

    君慕倾在心里无声呐喊,也不知道刚才是谁,觉得速度不错,甚至还嫌慢了。

    红色身影闪过,光明使者黑暗使者猛地惊醒,看着君慕倾往小岛屿走去,两人立马收手,眼中的杀气依旧沸腾。

    “还不快追,光明使者这次君慕倾跑了,黑暗域不会放过你们光明顶!”说着黑暗使者快速往小岛屿走去,绝对不能让君慕倾在这个时候逃走,一定要利用她找到寒傲辰,有她在手上,就不怕寒傲辰不出现!

    光明使者见黑暗使者远去的背影,喝声吼道:“光明顶何须让你们黑暗域放过,让君慕倾跑了,我也不会放过你!”

    白光闪过,光明使者也赶紧追上去,心里大骂君慕倾无耻!

    君慕倾走进幻境里面,拔腿就走,也不看周围是什么幻境,直接就跑进去。

    这些幻境对她没有多大用处,不管她走到什么幻境,都能走出去,所以不管是走到什么幻境,对她来说,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。

    黑暗使者光明使者见君慕倾走进幻境,二话不说就追上去,等到踏进幻境以后,他们才猛地惊醒,自己身处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君慕倾在幻境里面兜兜转转,也不知道转了多久,身后没有光明使者黑暗使者的声音,她才停下脚步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先去找水刃他们才行。”君慕倾看了看周围,喃喃说道,幻境随时会全部破灭,到时候他们想走都走不了。

    这该死的两个使者,怎么老是阴魂不散,最阴魂不散的,还是光明之神和黑暗之神!

    以为死了一个黑暗之神,就能安静一阵子,结果又来了一个,比起上个还难对付,早知道这样,当时就应该让寒傲辰把那个黑暗之神打成残废,不用弄死,也省得现在有这么多事情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天才的红衣姑娘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曲易容大摇大摆地走过幻境,脸上堆起虚伪笑容。

    看到前面走来的身影,君慕倾不禁很啐,到底在搞什么,为什么遇到的都是这些极品!

    “你能出现在这里,我为什么不能。”君慕倾淡淡反问,看着曲易容红眸露出笑意,脾气水蝶儿,光明使者黑暗使者,曲家这个极品比较好对付,前面三个都已经是尊帝王级别,就他是尊君王。

    曲易容搓了搓手,脸上露出淫笑,大步走到君慕倾面前:“君姑娘,这里就我们两个人,不如我们聊聊。”比水蝶儿还要好看,他还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女人,这还是头一次看到。

    周围温度下降到零点,君慕倾面无表情的注视着曲易容,前面三个已经够极品了,曲易容还要极品!

    曲易容见君慕倾看着自己,还以为她是看呆了,沉迷在他的俊容之下,故意摆弄了一下风姿,打算让君慕倾更加沉迷。

    靠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肉眼可见的气波从空中划过,君慕倾重似千斤的拳头,狠狠地砸在向此曲易容鼻梁上面,身体立刻飞离地面,两道猩红挂在鼻子下方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曲易容的身体落在地上,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,肋骨都不知道断了多少根。

    君慕倾直径从曲易容坠落的地方走过,地上的人她连看都不看一眼,大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打了我,还要从我面前走过,显摆什么!”曲易容捂着鼻子,躺在原地看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。

    君慕倾往前面走去,撇了撇嘴,她什么时候显摆了,是他躺的地方,刚好就是这个幻境出口,曲易容会不会太自恋了一点?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出来!”

    怒吼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从幻境中走过的君慕倾,皱了皱眉头,幻境已经破了这么多,还没有找到水刃他们!

    光明使者和黑暗使者就要追上来,自己又不能这么离开幻境!

    红眸露出一抹冰冷,君慕倾站住脚步,往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,既然走不了,那就不走!

    现在就靠相思那女人,快点赶过来,摆出的新的幻境,到时候看这两条狗嚣张到什么时候,狠狠弄死他们。

    君慕倾脸色黝黑地从幻境中走过,看着面前走来的白色身影,眼红唇瓣上扬。

    “光明使者,你就算想要知道其它什么事情,也不该是来问我,我也是听黑暗之神说过,你们光明之神是婊子,荡妇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光明使者手上绽放出光明之力,环境之中,光明之力照耀四射,强大威压逼迫而至。

    君慕倾不换不忙从空间里面拿出逆天杖,还不忘用青铜盾保护全身。

    威压犹如巨山压在头顶,君慕倾头上密布细汗,全神贯注地看着光明使者。

    水蝶儿能轻易被制服,完全是她受到环境影响,同时也心虚,一时慌乱,她才有机会把水蝶儿关进自己领域,现在光明使者滔天怒火,连靠近都难,别说是在他面前,打开领域,把他拉进领域当中!

    怎么这么多事!

    君慕倾不禁狠啐,现在也只能尽力一拼!

    红光在君慕倾身上闪烁,逆天杖身上同样的散发出光芒,所有光芒都往逆天杖杖身上聚拢而去,逆天杖顶端红光四射,聚成一团红光。

    此时要是霸嚣他们站在一旁,一定会惊呼不已,震撼连连。

    君慕倾把灰飞烟灭的招式,凝聚在逆天杖里面,现在就不只是灰飞烟灭的力道那么简单,还加上了逆天杖的力量。

    幻境中光芒大作,红光白光冲击而去,狠狠撞击在一起,脚下立刻一片地动山摇,小岛屿海面也跟着出现几分剧烈晃动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幻境破碎的声音响起,强劲余力扫荡,所到之处幻境全部消失,他们面前出现一处空旷草地。

    赤红的身影连续退了好几步,身上出现数到狰狞伤痕,喉咙一热,君慕倾牙口紧咬,把喉咙的腥热咽了下去,紧握着逆天杖,才稳住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尊帝王真正的实力,果然强悍,加上逆天杖的力量,才能勉强挡住,只是她身上已经伤痕累累。

    看到光明使者,红眸眯起,她用那么强大的灰飞烟灭,竟然没有把光明使者废了,反而他身上竟然只出现几道小伤口,比起自己的,那就是小巫见大巫,不足为道!

    尊帝王!

    光明使者怒瞪着君慕倾,看到她身上只有几道伤口,他差点捶胸呕血。

    这变态从哪里来的,经受了他那么重的一击,不但没死,身上只出现几道伤痕,她君慕倾究竟有多变态,这样都没死!

    尊君王承受过他那一击的,都已经死了,偏偏君慕倾还能完好无损的站在她面前,就算不是完好无损,也只是受了几道轻伤。

    “光明使者,你也太没用了,对付一个尊君王,都要那么大的力量,还没打死。”黑暗使者从君慕倾背后走出来,脸上带着邪魅笑容,看到面前人身上的伤口,脸上露出冷哼。

    光明使者不满地看向黑暗使者,“还有什么好说的,还不动手,杀了君慕倾,就来解决你我之间的事情!”君慕倾一日不死,女神就一日不安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杀了君慕倾,我们就来解决私事。”黑暗使者笑看着君慕倾,怪只怪她和寒傲辰有关系!

    君慕倾侧身看了看光明使者,在看看黑暗使者,在心里大骂!

    太他妈无耻了点!一个黑暗使者,一个光明使者,两个都是尊帝王,他们竟然要联手杀自己!

    “我靠!你们出门光明之神黑暗之神,让你们带脸了吗?两个尊帝王竟然联手对付我一个尊君王!”君慕倾握紧逆天杖,太不要脸了!

    周围环境都被刚才的力量摧毁,现在就是想躲进幻境,都没机会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脸上一沉,手上逆天杖光芒大作,刺眼红光闪亮耀眼,发出最大光芒。

    光明使者黑暗使者承受不住光芒,聚齐袖子遮住面前,只感觉脑中一阵晕眩,别说对付君慕倾,就连君慕倾在什么地方,他们现在都探知不到。

    君慕倾扫视了一眼两边,见光明使者黑暗使者陷入红光之中,立刻往空中走去。

    红光消失,君慕倾的身影已经消失在眼前,光明使者黑暗使者立刻放下袖子,看了看周围,也没有发现君慕倾的踪迹。

    “我们两个人联手,竟然也让她跑了!”光明使者愤怒吼道,她手上的到底是什么神器,怎么会透着威压,还有上古气息!

    黑暗使者指了指空中,红色的身影出现在眼前,“还不追。”这个地方,必须是君慕倾的丧生之地!

    黑白两道身影赶紧追上去,紧紧跟随在君慕倾身后,眼看着就要追上面前的人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往身后看去,见黑暗使者光明使者,马上就要追到自己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突然,白色身影从面前一闪而过,君慕倾只觉得眼前一花,她前去的步伐,光明使者已经挡在面前,她立马停下脚步,往身后看去,黑暗使者又匆匆赶来。

    擦!溜达了一圈回来,又变回了刚才情况,自己还弄了浑身是伤!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老东西,要不要脸了,堂堂尊帝王欺负我一个弱女子!”还围攻,真给他们黑暗光明两神长脸!

    弱女子!

    光明使者黑暗使者嘴角抽搐,她哪里弱了,什么地方弱?

    弱女子能让他们两个尊帝王追大半天,最后她还能活蹦乱跳的站在这里,身上除了一点伤,半点事情都没有?

    她君慕倾是弱女子,那世上还有弱女子可言!

    “休要耍嘴皮子,君慕倾,还有什么话要带给寒傲辰,或者是你的魔兽的,我们两个大发慈悲,顺便帮你告诉他们。”黑暗使者冷冷一笑,看她还能往什么地方跑。

    “我神善良,自会相告。”光明使者一派圣洁的模样,那表情好像在告诉所有人,他多慈爱善良。

    “善良你祖宗!你在这里跟本姑娘说光明之神那个婊子善良,能不恶心吗?”君慕倾看了看周围,能托一点时间,是一点,他们怎么就还没出来,血魇已经沉睡,就连玄金那个借着闭关,睡懒觉的龙神,这个时候睡的正香!

    他光明使者也太恶心了,说光明之神善良,就没见过那么变态的女人,见鬼的善良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光明使者你还要跟她废话,让她有机会逃走?”黑暗使者笑看着光明使者,打断他要说下去的话,君慕倾这么拖延,只是为了让她的魔兽出来帮忙,不然就是找机会逃走,现在她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!

    黑暗使者的话说完,光明使者立刻定了心神,手上再次照射出光明之力。

    黑暗之力在空中照射,两种力量将君慕倾团团围住,让她再也无法踏出他们的封锁之中。

    看到两股力量在空中照耀,君慕倾暗暗叫糟,现在想逃走也不可能了,能做的只能全力一击,大不了把元神从身体分出来,元神不灭,就不会死!

    逆天杖握在君慕倾手上,红光闪烁,杖身之中,浮动着流光,仿佛是血液在血脉之中流淌。

    红光,白光,黑光,三种光芒在空中四射,海面之上,引起层层波动。

    光明之力黑暗之力,两力齐发,往一个点冲击而去,强大波动,引起海面巨浪,浪潮如同沸腾开水,在海面不停跳动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幻境破碎,所有幻境消失在小岛屿之上,所有陷入幻境中的人和魔兽,愣愣站在原地,看着周围的一切,刚才的他们遇到的事情,仿佛就是南柯一梦,那般虚幻。

    不少人在幻境破碎以后,跌倒在地,气喘吁吁地注视着一个地方,久久不能回神。

    众人还没有从走出幻境的喜悦中醒来,强大的波动席卷而来,光芒四射刺疼了双眼。

    密布在各处的十几道身影,在红光闪过之后,想都不想,撒腿就往海面奔跑而去,眼中带着惶恐,就像遇到了这世上最可怕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强大的力量撞击在赤红的身上,青铜盾光芒大作,逆天杖勃然大怒,在空中照射出强大的光芒。

    君慕倾身体僵住,稍稍扯动一下,她就感觉五脏六腑都在痛,痛到一点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好痛!

    红眸闭上,君慕倾手上的逆天杖化作红光,消失在她手中,赤红的身体从空中坠落,犹如落叶从空中飘落下来。

    光明使者黑暗使者脸上露出阴狠的笑容,看到君慕倾苍白没有血色的脸,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快意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!”

    “主人!”

    十几道声音响起,看着坠落的身体,他们用上全身的力气,快速往君慕倾这边冲过来。

    黑暗使者光明使者脸上露出笑容,看着十几道身影冲过来,他们纷纷仰头大笑。

    坠落的君慕倾只感觉全身冰凉,耳边就传来肆意的狂笑声音,她皱了皱眉头,很想站起来灭了狂笑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骤然之间!黑暗使者光明使者的笑声戛然而止,笑意逐渐散去,身体不能动弹半分,却在不停抖动。

    “伤本尊的女人,找死!”灭世怒火,焚烧天地!

    华丽优雅的身影从空中笼罩而下,气势犹如三川五岳,是在身上奔驰,压制!

    黑色流光从空中划过,将坠落的身体稳稳接住,看着脸色苍白的人儿,愤怒的火焰延至千里!

    意识逐渐消散的君慕倾,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,紧接着她落入了温暖怀中,熟悉的气息瞬间将她围住,源源不断的力量流入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光明使者黑暗使者身体一抖,僵硬身体在不停颤抖,汗如雨下。

    十几道声音停下脚步,魔兽幸喜地看着出现的人,差点尖叫。

    终于来了,他终于来了!

    “倾倾,为夫回来了。”寒傲辰紧紧抱住怀中浑身是血的人儿,犹如珍宝小心翼翼呵护,幽暗的眸子带着点点自责。

    倾倾,为夫回来了。

    柔声低喃在耳边响起,君慕倾鼻子一酸,缓缓睁开眼睛,日夜所思之人,此时就站在眼前。

    君慕倾扯了扯手臂,眉头皱了一下,可是她还是不在意,直到手臂圈住面前人的颈部,头埋进他的胸前,她才停下了动作。

    “辰,我等你好久了。”她就知道,他一定会来,一定会!

    寒傲辰紧紧将怀中人搂住,他知道她等了好久,他也找了好久,现在她来了,自己也找到了她。

    海天之间,绝世男女相拥在一起,仿佛天地之间,只有他们,再无其它。

    千言万语也只化成这两句,他们之间早已不用再多说什么,就已经知道对方心思,还有浓烈是思恋。

    从小岛屿上看到的这边光亮的人,匆匆走来,就看到君慕倾给男子抱在怀中,而那男子之貌,绝对是世间仅有!

    魔兽立刻挡住他们前进步伐,不准靠近任何人靠近半步。

    现在跟他们没有什么关系,好不容寒公子回来了,可不能让这些外人打扰到他们两个。

    就算现在神之墓在这里,也没有不重要了,最重要的是寒公子回来,他平安的回来,找到了君慕倾,君慕倾也找到了他。

    两人相拥海天之间,君慕倾身体的疼痛,有着源源不断的灵气涌进,生命之力也在急速增加。

    红眸寒光闪过,君慕倾把头抬起来,环着寒傲辰的脖子,“辰,这两个人,我要自己杀!”不把他们碎尸万段,都对不起自己!

    光明使者黑暗使者,其中一个就够让她对付的,还两个联手!

    寒傲辰宠溺一笑,冰冷的脸色,终于有了一点温度,周围顿时黯然无光。

    他知道倾倾要自己动手,否则在来的时候,早就捏死他们两个,这件事情也该倾倾出手。

    黑暗使者光明使者看到来人,心里暗暗叫不妙,君慕倾身后竟然有人,这个人的实力还不弱,就连他们都不是对手,甚至受到威压,连动都不能动弹半分。

    他是谁!

    “倾倾说怎么做,为夫就怎么做。”寒傲辰搂着君慕倾,心疼地说道,他舍不得倾倾掉半根头发,光明之神黑暗之神好大胆子!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上扬,脸上绽放出夺目的笑容,不是冰冷,不是冷笑,柔和充满了暖意。

    雷霆凤逸轩僵在原地,像是受到极大惊吓了似的,站在海面上相拥的两个人,男的俊,女的美,可以说是绝配,让他们受到惊吓的,不是他们配不配,而是看到君慕倾也会露出那样的笑容。

    最最最可怕的,他们头一次见到君慕倾有这样的举动,她何曾依赖过谁,可现在她搂住眼前的人,那种信任依赖的神情流露。

    第一次看到,绝对的第一次!

    云梓冷心里惊讶错愕,不必雷霆凤逸轩他们少,看向那个黑衣华袍男子,他竟然觉得眼前的人,需要仰视才能观望。

    男子犹如君临天下,黑袍金丝勾边,上面的图案看不出是什么,却透着神秘,他将君慕倾拥在怀中,仿若已经坐拥天下。

    所有人一阵唏嘘,不停嘀咕,想知道眼前人到底是什么身份。

    “嘿嘿,看吧看吧,主人终于找到公子了。”吱吱躺在火镰怀里,嘿嘿一笑,看到君慕倾脸上的笑容,它比谁还开心。

    “不对不对,是公子找到了主人。”雪姬摆了摆手,公子来了就好,不然他们连无边黑暗之界是什么,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,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起。

    “管他们谁找到谁,总之他们终于又重聚了。”火镰缩了缩脖子,他不敢想象,一直找不到寒公子,主人会不会灭了天地,要知道寒公子当时受了那么重的伤,会不会有事情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魔兽们纷纷点头,找到了就好,管他们谁找到谁!

    听到魔兽对话,雷霆和凤逸轩更加迷惑,难道君慕倾来神族,就是为了找这个男人?

    最近也没有听说谁进入神族,或者是从是从神族回来,那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见他们两个一脸疑惑,魔兽们翻了翻白眼,也不打算解释,就让他们迷惑去,他们是绝对不可能说的!

    寒傲辰抱着君慕倾,走到光明使者,黑暗使者面前,滔天怒火滚滚而起。

    君慕倾抚了抚寒傲辰,脸上露出笑意,有什么好气的,现在还回去不就好了,而且还要狠狠还!

    要不是有生命精灵在身体里面,在她受到重创的时候,极力为她增加生命之力,说不定坚持不到现在,这两个不要脸就的老东西,竟然联手来对她!

    “用黑暗之力,一点一点侵蚀他们的元神,留下最后一缕,辰,你说怎么样?”冰冷的声音响起,君慕倾语气中透着寒霜,脸上却带着笑容。

    “最后再把他们送进黑暗地狱的烈炉?”寒傲辰笑着反问,倾倾的主意当然是好,只是这么一点点惩罚,太轻了!

    黑暗地狱!

    黑暗使者身体抖了抖,颤抖地看着面前的男人,他是怎么知道黑暗地狱的,黑暗地狱的烈炉那又是什么东西,黑暗地狱何时有过这种东西!

    光明使者好像还不知道黑暗地狱是什么,身体尽管紧绷原地,不能动弹,但是看着寒傲辰的目光,却是那么凶狠。

    “辰,他在瞪你。”君慕倾伸出手,眼中闪过狡黠,不用她出手,这两个使者,就没好果子吃了。

    “眼睛没了,就不能瞪了!”薄凉声音响起,带着无限宠溺。

    “啊!”尖锐的叫声响起,光明使者刚才还明亮双眼,一下子只剩下两个窟窿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看周围,再看看寒傲辰,“冥,还不赶紧出来!”

    寒傲辰来了,冥也就会跟着来,说不定涙城和游子之也会跟着他们出现在这里,刚才动手的一定是冥。

    空气中一道身影晃过,小巧的身影出现在君慕倾身边,逐渐显露黑色身体。

    “王妃。”冥全身黝黑,出现在君慕倾面前,裂开嘴巴笑着叫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冥,忍不住发笑,这么长时间过去,她还是觉得冥这个样子很好笑,她都到精灵走过一圈,人家的精灵对是美腻美腻的,就他是漆黑漆黑的。

    王妃!

    雷霆凤逸轩纷纷睁大双眼,看着寒傲辰,这是哪里来的王,君慕倾还是他的王妃!

    “冥,怎么样,最近有没有好好收过路费?”君慕倾笑着问道,这家伙从黑暗神殿就开始收过路费,在无边黑暗之界,比黑暗神殿还牛逼的地方,不可能不收。

    听到过路费三个字,冥的脸就拧巴成一团,脸上露出不满。

    “王妃,那些人都欺负我,不给我过路费!”就欺负他小,什么都不给他,太过分了,那可是他给王妃的东西。

    不给?

    君慕倾拍了拍冥,笑着说道:“把这里的事情解决完,让霸嚣他们跟你一起去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这个最好!”冥赶紧点头,霸嚣他们比自己厉害多了,一定能受到很多很多过路费!

    所有人都阵阵凌乱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怎么又说到过路费了,他们听起来,怎么那么像土匪大劫,收过路费!

    还有,这么小的孩子,君慕倾竟然这么教!

    寒傲辰扫视了冥一眼,脸上露出不满,他还没有和倾倾好好说话,这小子倒是说老半天。

    “寒傲辰,你是寒傲辰!”黑暗使者嘶声唳喊,寒傲辰!

    寒傲辰看向黑暗使者,周围的温度降到了极点,霸气洋溢,笼罩两人全身。

    无形的黑暗之力,阵阵侵入,还在诧异中的黑暗使者,瞳孔缩紧,脸上带着恐慌畏惧。

    寒傲辰,寒傲辰也到了神族,黑暗域竟然什么都不知道!

    他到底是谁,上一任黑暗之神在的时候,就对他畏惧三分,对他的身份,更是只字不提,他怎么能够转眼之间就到了神族,黑暗域还半点都不知情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黑暗使者抱头嘶吼,侵蚀元神,那比烈火焚烧身体,还要痛苦千百倍。

    躺在空中呻吟的光明使者,猛地抬头,想看看黑暗使者发生了什么事情,可他眼前看到的,只是一片黑暗,除了黑暗,还是黑暗。

    无形的恐惧,将他笼罩,寒傲辰,他听黑暗使者说过这个名字,原以为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,现在看来,寒傲辰比黑暗之神还要恐怖,而他的身份,实力,丝毫不能探究。

    寒傲辰抱着君慕倾,感觉到她身上的温度在一点点回升,这才松了口气,身上伤口,在光明之力和灵气的作用下,也在慢慢愈合。

    君慕倾感受着寒傲辰身上传来,源源不断的温度,顿时就郁闷了。

    寒傲辰的实力,她现在都探究不到了,拿他现在是什么实力,尊帝王,至尊?还是已经到了那个无人窥探实力?

    “倾倾,有些事情,等会为夫全部告诉你。”包括他在万兽城外面,没有来得及说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头应道,现在还有事情没做,先不说这些。

    “另外一个也开始吧,我累了。”君慕倾靠在寒傲辰胸口,眼中透着疲倦,先是灰飞烟灭,又受了重伤,她的确是有点累了。

    她的话刚落,光明使者的表情,就和黑暗使者一模一样,两人抱头痛叫,痛苦声音在海面回荡。

    站在周围的人,看着光明顶黑暗域的两个高手,毫无还手之力,承受最厉害的痛苦,他们就不禁打颤。

    看着下红黑的两道身影,他们不禁头皮发麻,总觉得眼前的人不能招惹!

    魔兽们幸灾乐祸地看着光明使者,黑暗使者,让他们得意,现在知道厉害了!

    就算君慕倾不弄死他们,寒傲辰都会让他们生不如死!

    尖锐的两道声音在空中响起,千里之外还是能够听到这两声惨叫,听的人只感觉后背阵阵寒意。

    雷霆凤逸轩吞了吞口水,惊悚地看着君慕倾,寸寸侵蚀元神!

    光明使者和黑暗使者何必呢?好好的到神之墓找东西就找东西,偏偏要去找君慕倾,这个男人还不知道是什么身份,但是从气息看来,那是绝对的强大,非常强大!

    偏偏他们要去招惹,现在提到铁板了,有他们受的!

    “君慕倾,快点杀了我!杀了我!”光明使者呐喊道,他知道自己活不了,但也不想这么活着,这样太痛苦,真的很痛苦!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微微上扬,语气平淡无奇地说道:“放,我当然会放,而且还会放你们回去见你们的黑暗之神,光明之神。”

    等到剩下最后一缕神识的时候,自然就会放了他们,还会放他们回去!

    光明使者黑暗使者身体僵在原地,君慕倾会这么好心,送他们回去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留下一缕神识!

    两人猛地惊醒,她是想留下他们一缕神识,让他们回去报信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就想举刀自尽,只是现在他们手上没有刀,即便是有刀,不论是君慕倾,还是寒傲辰,都不会让他们两个做到这样。

    魔兽们站在原地,笑看着光明使者黑暗使者,说他们天真,还真是天真,君慕倾会放过他们吗?那肯定不会!

    他们这两个不要脸的,也不想想自己刚才做了什么,还想让君慕倾杀了他们!

    想死,有那么容易吗?

    他们就算是想死,找死,也绝对不会就这么死了,他们都还没有虐尸呢!

    敢伤君慕倾,就算这两个家伙生,他们揍不到,死了也要鞭尸,这样才泄气,还要狠狠打!

    去他的光明之神黑暗之神,管他是谁,伤了君慕倾就是还不行,现在就算是光明之神和黑暗之神,他们照样鞭尸,绝不放过他们!

    要不是怕打扰到君慕倾和寒傲辰,早就冲上去暴揍那两个人一顿,不揍他,他就不知道什么叫菊花朵朵开,去地狱见他们的菊花!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