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杀她!

    水蝶儿怔怔地看着君慕倾,随即仰天大笑,“你说要杀我,尊君王级别,你有什么能力杀我!”

    尊君王和尊帝王,听起来只是一个层级,可是其中相差的,那是无数鸿沟,任由尊君王如何都无法跨越的鸿沟,她竟然说要杀自己。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“笑话,君慕倾,你二十岁成为尊君王,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,即便你天赋再高,在如何的天才,尊君王就是尊君王!”这是恒古不变的道理,她有如何能跨越这个层级,把自己杀死!

    “我这个人不喜欢说笑话,不如你试试看,就像你说的,即便我杀了你,也没有谁知道!”火凰之火,她要了,等再回到苍穹大陆的时候,给那老家伙一件礼物也好,也免得他老把火烧君家的事情,挂在嘴边。

    “凭你,你还没有这个实力!”水蝶儿脚下斗技阵展开,橘红色光芒在幻技中展开。

    幻境之中,只要那个人没入了自己的幻境,除非是破了幻境,否则其它幻境发生什么事情,他们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赤红的眸子注视着水蝶儿,还在想在什么地方把水蝶儿火凰之火拿过来,没想到现在就遇上了,还是在幻境之中。

    这么好的东西,遇到了不能错过,不拿过来都对不起君家那老家伙。

    “凤凰展翅!”

    火焰焚烧,火凰之火在水蝶儿面前燃烧,凤凰从火焰之中,浴火而出,空中展开双翅,翱翔于天,橘红色的光芒绽放光彩,凤凰身姿缤纷夺目。

    “狂龙出海。”

    蓝色的斗技阵展开,海水呼啸,寒意四射,周围仿佛陷入了一片冰天雪地,君慕倾迅速后退,不敢有丝毫松懈。

    水蝶儿再怎么说也是尊帝王,等级方面就已经很吃亏,不能再大意,毕竟对方是尊帝王级别。

    君慕倾面前海水拍动,澎湃汹涌,海水涌起根根擎天水柱,海水摆动,水柱变成冰龙,三条冰龙从水中奔腾出现,腾云空中。

    凤凰狂龙,气势波涛,周围仿佛能听到龙吟凤鸣,磅礴浩荡!

    三条冰形龙!尊君王级别能够同时凝聚三条冰形龙!

    别开玩笑,即便是凝聚出三条冰龙,也只是不堪一击,尊君王就想逞能,龙族的威压,岂是她可以触碰。

    冰龙!

    水蝶儿的身影眨眼间出现在君慕倾面前,手上出现一把软剑,软剑剑刃透着寒光。

    空中点点水渍落下,斗技相撞摩擦,火光四射,三条冰龙就这么消失在空中,凤凰没有对手的情况下,也随着水蝶儿,攻向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泰坦比蒙!”

    蓝色光芒照耀,蓝色比蒙由海水涌出,海水汹涌狂啸,仿佛席卷眼前所有一切。

    水蝶儿还没来得及出手,泰坦比蒙从她面前冲过,白色身影跃起。

    一身赤红的君慕倾,瞬间就出现在水蝶儿面前,说到近身攻击,她不会输给任何人,水蝶儿以元素凝聚斗技,在远处晋升攻击,也许他们之间等级有着诧异。

    她现在选择近身攻击,也没有什么不好,想快点死,那就成全她!

    “你也拥有一滴灵魂之水。”两个斗技凝聚出来,水蝶儿这才确定心里想法。

    灵魂之水她也会拥有,只有灵魂之水,凝聚出来的斗技,才会变成冰状,她是水元素,也拥有灵魂之水。

    红眸注视着水蝶儿,轻薄的红刃泛着红光,出现在君慕倾手上,空中闪过一道红色弧度。

    水蝶儿见君慕倾不回答,咬咬牙,将火元素移到自己的神器之上,软剑带着火焰光辉,犹如灵蛇在空中划过,摆动着自己灵活身体。

    “冰雪!”

    冰元素凝聚,君慕倾凝聚出冰刃,扫视了一眼飞身而来的水蝶儿,手上力道加重,冰刃在她手上飞出。

    “凝聚斗技就先想奈何我的尊王神器,痴心妄想!”水蝶儿高傲地看着飞来的刀刃,带着火凰之火的光芒在软剑上闪动。

    “锵!”

    兵器相撞的声音传来,水蝶儿握住软剑的手,承受不住冰刃飞来的力道,手掌发麻,手中神器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赤红身影在空中扭转出弧度,只见残影在面前闪过,水蝶儿来不及捡起地上的神器,君慕倾就已经到了她面前。

    水蝶儿挪动步伐,身体稍稍一侧,躲开君慕倾的攻击,此时君慕倾手腕瞬间改变了轨道,刺向匆匆躲开的水蝶儿,鲜血腥味在空气中散开。

    水蝶儿倒吸一口凉气,肩膀上传来剧烈疼痛,她受伤了,被尊君王伤到,竟然是被尊君王伤到!

    空中斗技在水蝶儿受伤后,消失无踪,纠缠在一起的斗技,同时消失。

    “也许不只是一滴而已。”君慕倾注视着水蝶儿,一滴灵魂之水,她身体里面灵魂之水,那是用之不竭取之不尽,比起灵魂之水好不知道多少。

    紧握手上红刃,刀刃上的血液,一滴都没有划落地上,全部被红刃吸干,连半点血液都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君慕倾现在在看着水蝶儿,不然她一定会看到这点变化,武器能够自行把血液吸干,谁的可以做到这样!

    不只是一滴!

    水蝶儿看着君慕倾,任由肩膀上的血液滑下,目光注视着君慕倾,不只是一滴,那就是有两滴,甚至是三滴,又或许更多。

    灵魂之水当然是越多越好,蓉儿是水元素,她需要灵魂之水,现在她身体里面有一滴,可多几滴绝对没有坏处。

    “灵魂之水,我要定了!”水蝶儿迅速往后退,近身攻击不行,那就用斗技来决胜负。

    君慕倾近身攻击是厉害,在斗技凝聚方面,她也只是尊君王,奈何不了自己!

    站在原地的君慕倾郁闷地看着水蝶儿,这句话不是应该自己说吗?貌似是她先想要火凰之火,现在被她抢先一步,真是不爽。

    蓝色斗技阵展开,斗技阵和君慕倾连成一体,她脚下斗技阵就像是她身体的一部分,无论如何都无法分开。

    “你居然已经领悟到了融合!”水蝶儿诧异地看着君慕倾,她何止天赋奇佳,就连领悟力也这么强,刚刚踏入尊君王级别,就已经领悟到融合。

    融合便是将元神元素,和自己的身体融成一体,必须要靠领悟才能融合。

    君慕倾不在意地看着自己脚下斗技阵,这东西她老早就领悟到,没有什么可奇怪。

    “骇浪巨鲨!”

    十几头鲨鱼从水中跳跃而出,锯牙狰狞透着寒光,看着让人不寒而栗,气息冰冷环绕。

    水元素荡起层层浪花,海浪拍打,逐渐透明最后剩下的只有十几头水元素巨鲨,龇牙咧嘴地注视着水蝶儿。

    “狂狮吼!”

    “水凤凰!”

    “蛟龙啸天!”

    斗技层层一种接着一种,她们两个周围幻境,也不知道打碎多少个,幻境就像是玻璃碎裂,最后坠落地上,消失的无隐无踪。

    它们也许是唯一见过这场对战证明,只是幻境破碎,就连这最后的证明,都一层接着一层碎裂。

    水蝶儿诧异地看着君慕倾,差点呕血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再怎么样尊君王和尊帝王对战这么长时间,她也该死了,就不死,也只剩下半条命,怎么眼前的人还能活蹦乱跳!

    活蹦乱跳也就算了,她斗技威力,一个紧接着一个,凝聚的速度和自己相差无几,有个时候甚至连她凝聚斗技是速度,都比不过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她才是尊君王,刚刚步入尊君王的人,在这种情况下,她怎么还能坚持住,先不说这里是神之墓,就是在外面,她受了自己这么多攻击,凝聚出这么多斗技,也应该没命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额上溢出细汗,咬牙坚持,尊帝王还真是不容小看,比起她那个时候大尊王巅峰级别,对抗尊君王的时候还要吃力!

    她才刚刚跨过一道鸿沟,却又出现另外一道,甚至知道这道鸿沟和自己的距离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就没有必要遮掩下去,火元素她也有,就不知道谁更厉害!

    “天堂鸟!”

    血红斗技展开,恍惚间,君慕倾的身体像是被火元素斗技阵托起,她从斗技阵缓缓走出来。

    天堂鸟!

    水蝶儿刚站稳身体,眼前就闪过一片赤红光芒,她猛地往前面看去,火红的斗技阵在君慕倾脚下展开,如血般鲜红的天堂鸟傲然展翅。

    她是双元素!

    二十岁,双元素,尊君王!

    君慕倾何止是天才,这样的天赋,在神族都已经是逆天存在,涅槃之巅凤夙,当年也不过是一种元素,在四十多岁晋升到尊君王。

    她才二十岁,还是双元素,却已经达到了尊君王!

    天赋,绝佳的天赋!

    妒忌之火在心里如杂草般蔓延开来,水蝶儿站稳身体,神情扭曲再扭曲,好好的一个绝世美人,此时的模样狰狞可怕,妒忌火焰熊熊燃烧而起。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,你今天都要死!”她要杀了君慕倾,要这样的天才陨落,绝对不能让神族任何人知道,她是双元素!

    二十岁尊君王已经够了,神族几千万人中,千岁之内的尊君王,也不过几万,百岁之内,只有凤夙一人,现在却多了一个,这个人还是双元素,不管如何,都不能让她活着离开神之墓。

    杀气!

    君慕倾感觉到浓郁的杀气,那是从水蝶儿身上散发出来的,肃杀之气比刚才还要浓郁。

    红色权杖出现在君慕倾手中,逆天杖的杖身不再是和君慕倾一样高,而是高出了君慕倾很多,看上去有两米多,逆天杖身上的暗纹,变得明显,不知道是不是被神族元素洗礼过的缘故。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看了一眼手上逆天杖,它什么时候变这么高了,还是说到了神族,什么东西都变得不一样,前几天她刚发现,赤血宝玉也发生了一点变化。

    赤血宝玉以前中间仿佛像是流淌着血液,毫无规律可言,更加没有什么形状,可最近赤血宝玉不但有了形状,而且里面的东西也不再流动,固定成为一个形状,那就是凤凰!

    赤血宝玉是父亲的东西,有点点变化也算是正常,可是逆天杖怎么突然变高这么多。

    “神器!”水蝶儿看着君慕倾手上的逆天杖,蠕了蠕嘴,诧异地说出三个字。

    好神秘的气息,这是什么神器,不是四大上古神器之一,却透着上古气息!

    “挺有眼光的。”君慕倾笑着点点头,这就是神器。

    “你在神之墓拿到的!”这里就是神之墓,神之墓是上古的东西,她手上能拥有上古神器,也不奇怪,她抢先一步到神之墓,就是为了得到这件神器!

    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这是什么想象力,还有这位大小姐,竟然现在还以为,这个地方是神之墓,要是相思那女人知道,这么多人把她幻境,认为是神之墓,还不知道乐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这些人会不会太天真了一点,这里要是神之墓,他们哪里能这么轻松,就算身上带着东西,神之墓死气侵蚀不到他们,神之墓里面那些乱七八糟,碰到就会没命的东西,他们也不知道会死多少回。

    水蝶儿还想再说什么,身体又走进一个幻境当中,在她眼睛里面看到,转眼从君慕倾变幻成了昨晚被她烧死的人。

    “水弹,你不是君慕倾,是水弹!”水蝶儿惊慌后退,脸色苍白地看着君慕倾站着的地方。

    在她眼里的君慕倾,就是昨晚被她烧死的那个人,她堂叔之一,水弹。

    君慕倾放下手中权杖,双手环胸看着水蝶儿,又掉进幻境里面了,还把她看成叫什么水弹的人。

    红刃出现在君慕倾手上,这个时候不动手,难道要等水蝶儿醒过来,那不是自己找麻烦,没事找事吗?

    赤红的身影在幻境中走过,眨眼之间,君慕倾的身影已经到了水蝶儿面前,可是她看到的水弹,依旧站在原地,面目凶狠狰狞的找她报仇。

    红刃放到水蝶儿脖子上,她依旧呆呆站在原地,注视着君慕倾刚才站着的地方,像是陷入了魔障。

    擦!

    君慕倾不禁爆粗,刀都架在脖子上了,她还能陷入幻境,就没有一点的感觉?

    逆天杖从空中划过一道弧度,打破幻境,没入君慕倾的身体。

    她本来是想用逆天杖速战速决,在这些人发现这里是幻境,不是神之墓的时候,尽快解决掉水蝶儿,结果逆天杖还没出手,水蝶儿自己就陷入魔障,看她眼中惊慌,应该是看到她最害怕的东西。

    幻境破碎,水蝶儿猛地回神,没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什么事情,君慕倾的刀刃已经架在她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过来的!”她怎么会在这里,刚才的时候不是还在前面。

    “你管我什么时候过来的,把你的火凰之火交出来,给你个痛快。”君慕倾拿起刀刃,放在水蝶儿脖子上。

    火凰之火!

    水蝶儿睁大双眼,看着君慕倾,她早就知道自己的是火凰之火,早就想拿走火凰之火!

    绝美的脸上露出一抹轻笑,水蝶儿挪动了一下脚步,她是尊帝王,君慕倾以为这样的一把刀刃,就能拦住她的步伐。

    君慕倾像是看穿了水蝶儿的心思一般淡淡说道:“忘记告诉你了,这是我的领域。”

    水蝶儿顿时大变惊慌,不再像刚才那么不屑轻蔑,目光不停扫视周围,她打开了领域,尊君王领域!

    自己什么时候进入她的领域,怎么半点都不知情,发生了什么事情!

    “君慕倾!”水蝶儿咬牙切齿地注视着君慕倾,此时的她脸上没有丝毫掩饰,一张脸扭曲不堪,狰狞可怕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还想抢我的灵魂之水?”抢她的灵魂之水给她妹妹水蓉儿吗?只怕现在就算是有灵魂之水,水蓉儿也用不上了!

    水蝶儿疯狂呐喊,知道自己现在在君慕倾的领域以后,她的情绪就变得高昂激动。

    “是,本小姐恨不得吃你的肉,喝你的血,把你的皮拔下来!”她就是想杀了君慕倾,在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,就有这种念头,她长的太美,美到足以吸引天下人的目光,是个女人看到她的容貌,都会疯狂妒忌!

    “我靠!”君慕倾看着水蝶儿,“我杀了你爹还是杀了你娘,喝本姑娘的血,那本姑娘就让你看看自己的鲜血流尽!”

    手腕飞旋,红刃泛出寒光,在领域中闪烁出寒光,每一道寒光落下,水蝶儿身上就会出现一道伤痕。

    君慕倾巧妙的划破水蝶儿身上血管,鲜血在不停流失,却不会让她立马死去。

    “不!”水蝶儿呐喊道,她清楚的感觉到一道道寒刃,从自己身体划过,每个地方都有,划破之后,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在飞逝,疯狂流失!

    不!不该是这样的,死的应该是君慕倾,不该是她!

    砰的一声,水蝶儿的身体倒在地上,周围一片鲜红,鲜血流淌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让你这么快死,想死也没那么容易!”君慕倾嗜血地说道,喝她血,水蝶儿就会知道,流干是什么感觉,吃她肉,水蝶儿会知道,身上一块一块的肉被割下来,是什么感觉,扒皮?等到水蝶儿血肉都没了,还有什么皮可言!

    水蝶儿身体躺在地上,君慕倾也不知道用什么办法,她的身体不能动弹半分。

    恐惧,可怕,惊悚!

    这些将水蝶儿紧紧笼罩,直到现在,她才知道,自己招惹的人,多么可怕,她在笑,笑的很美,却让人不寒而栗,一身赤红,她就像是杀神,白色衣袍被鲜血染红!

    “不,不,君慕倾你杀了我,天星岭不会放过你,若是你放了我,以前所有事情,一笔勾销,你也能成为天星岭客卿!”她不要死,身上受伤她可以吃药,吃一切复原,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在这个地方,她不会被君慕倾玩在鼓掌之中,今天的侮辱,她一定要加倍奉还给君慕倾!

    “啊呸!天星岭客卿,水蝶儿,黑暗之神和光明之神,本姑娘都不放在眼里,天星岭又如何?”君慕倾啐道,放过她,以前的事情一笔勾销。

    把她放回去,让水蝶儿回到天星岭把伤养好,然后她再找自己报仇,她怎么就那么天真,还客卿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苍白的脸色因为激动,水蝶儿脸上又出现一丝红晕,她眼前已经刚开始模糊,再不离开这里,她就会真的死在君慕倾手上。

    不,她绝对不要死在君慕倾手上!绝不!

    君慕倾走到水蝶儿面前,淡淡说道:“机会已经给过你,你自己不要痛快,竟然如此,我自己来拿。”她死了火凰之火就会跟着熄灭,好不容易找到火凰之火,怎么能就这么错过。

    如血火焰出现在君慕倾手中,血焰火,血魇王本命火焰,火中之王!

    “滚出来!”君慕倾看着水蝶儿呵斥道。

    水蝶儿立刻感觉到钻心的疼痛,火凰之火在她身体里面乱窜,伤口处流出的血液,比刚才还要来的快速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她的火凰之火,怎么会听君慕倾的话,她手上的火焰,那是什么火?

    水蝶儿往君慕倾那边看去,全身刺痛,她现在就是想晕厥,疼痛也不允许她晕眩。

    她手上的火焰!君慕倾手上的火焰!

    血红色火焰?

    “血焰火!”水蝶儿惊悚地看着君慕倾,走兽之王血魇本命火焰,那就是血焰火,她怎么会拥有血魇之王的火焰,和血魇王是什么关系!

    君慕倾脸上露出冷冽的笑容,她现在倒是看出来了,不过也晚了!

    火凰之火强行从水蝶儿身体里面脱离,水蝶儿仰天大叫,嘶吼的声音冲破幻境。

    橘红色的火焰,凤凰形态,飞出水蝶儿身体,感觉到君慕倾手上的火焰,它立刻低头俯首,燃烧的火焰一颤一颤,无比恐慌畏惧。

    火凰之火……

    红眸之中露出一抹笑容,火凰之火,老家伙的礼物有着落了,有了火凰之火,他就能晋升,现在也不知道老家伙晋升到什么等级。

    君慕倾从纳戒里面拿出一个小盒子,小盒子看上去很旧很旧,像是已经很长的岁月。

    这个小锦盒,就是当年君慕倾得到金乌火的盒子,金乌火就是装在这个盒子里面,是火凰之火最好的地方!

    “进去!”

    火凰之火仿佛能听懂君慕倾的话,迷你型的凤凰形态,飞进君慕倾手上的小盒子。

    尽管它更渴望能够进入这个人类身体,却也知道,它不能和血焰火抢,进入这个人类身体,那是会被血焰火吞噬。

    水蝶儿看着君慕倾,眼睛睁大,瞳孔缩紧,好像看到了这个世上,最可怕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的,君慕倾你还给我!”水蝶儿嘶吼道,那是她的火凰之火,君慕倾抢走了它!

    火凰之火飞进盒子,君慕倾把盒子关上,放进空间里面,抬头看向水蝶儿。

    “你的?要是你那了我的灵魂之水,你会想到,那是我东西吗?”只怕到时候她就直接杀了自己!

    水蝶儿愣愣躺在原地,得到灵魂之水,血焰火,那变杀了她,把这两样东西,变成自己的东西,谁那道便是谁的,尊君王怎么配拥有血焰火和灵魂之水。

    红眸之中溢出冰冷,红刃挥下,水蝶儿身上又多了一道伤口。

    “啊!”水蝶儿无力呐喊,心里的想法一扫而光,即便知道君慕倾手段非常,水蝶儿心里想的,依旧是杀了君慕倾,得到她身上的极品火焰!

    “君慕倾,君慕倾!”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站在原地,“我也不吃你的肉,拔你的皮,你不是要谢谢我,我多善良。”脸上的笑容相当无耻!

    善良!

    水蝶儿喷出一口血,脸色越来越苍白,她无力反驳君慕倾的话了。

    赤红的火焰在水蝶儿身上燃烧而起,君慕倾沉思一会,继续说道:“既然我这么善良,就再告诉你最后一件事情,免费的。”

    水蝶儿死命的瞪着君慕倾,她能有什么好事情,无非就是杀她!

    “你心心念念的这个地方,并不是神之墓,而是一处幻境,包括你刚才看到的,都是幻境形成。”冰冷的声音响起,一字一顿,非常好心地告诉水蝶儿真相。

    水蝶儿张了张嘴,表情恐慌诧异,这个地方不是神之墓,这里不是神之墓!

    火焰在水蝶儿身上蔓延,瞬间将她整个身体包裹,血液身体,燃烧在火焰当中,火焰将一切烧尽!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破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君慕倾收起领域,周围的幻境开始发生变化。

    “速度还挺快的,这么快就已经在破幻境了。”君慕倾看了看周围,打算找个地方坐下来,等他们破了幻境,再离开这个小岛。

    相思感觉到自己幻境被毁,一定会立刻赶回来看看发生什么事情,到了云中魂海,她会知道自己已经来到神族。

    幻境如玻璃般破碎,不少人眼前的景象都发生变化,君慕倾站着的地方,幻境消失,她此时站着的,是一个草坪上,草坪面前有一条小溪,周围还有几根瘦小的树木。

    草坪之上,花草茂盛,各种颜色的花朵在风中摇曳,吹去君慕倾身上沾染上的血腥味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看周围,这里到还是不错,相思在这里摆出幻境,也不是没有道理,这丫的就想霸占这里。

    有人!

    强大的气息扑面而来,君慕倾立刻闪身离开地面,脚步往空中走去。

    光明气息笼罩,黑暗气息袭击,黑白两道身影将君慕倾包围,一前一后把君慕倾夹击其中。

    光明使者黑暗使者!

    君慕倾看到突然出现的人,不禁狠啐,谁能告诉她,为什么运气这么好,刚刚遇到水蝶儿,现在遇到光明使者黑暗使者,要找的人没有遇上,不想见到的人,到是全遇到了。

    “两位使者好歹也是尊帝王级别,怎么想要以多欺少,以大欺少?”君慕倾深吸一口气,稳住自己的身体,他们两个同时以威压锁定她。

    光明顶和黑暗域到底是怎么回事,他们两边怎么会同时出手,见到就会打起来的两股势力,在云中魂海,能够相处的这么好,谁会相信他们见面就能打起来!

    “杀了你就行!”黑暗使者阴郁地说道,杀了君慕倾寒傲辰就会出现,黑暗域的叛徒!

    红眸一片冰寒,君慕倾脸上露出冰凉的笑容,看向光明使者和黑暗使者。

    “光明之神和黑暗之神,没有教过你们两个该有的礼貌?”君慕倾拍了拍衣袍,淡淡说道,神情波澜不惊,她的样子,看到光明使者和黑暗使者,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。

    礼貌!

    光明使者黑暗使者睁大双眼,注视着君慕倾,她跟他们说礼貌!

    “我好歹也是神族客人,大老远的从临君大陆走来,这么对待客人,难道有礼貌?”君慕倾继续问道,现在该想想用什么办法离开这里,她离开了,水刃他们还在岛上,幻境又开始破。

    该死的,这幻境怎么就没有弄死光明使者黑暗使者,这么多人都带里面了,他们两个怎么就这么早出来!

    “牙尖嘴利,君慕倾,我们不是天星岭那群笨蛋,你气不到我们!”光明使者冷哼一声,想要故技重施,没那么容易,他们以为他们还会上当第二次!

    君慕倾淡然地站在原地,撇了撇嘴,不在意地问道:“是吗?那我要是告诉你,你们家光明之神,曾经被人骂过是婊子,贱女人,荡妇,万人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放肆!”光明使者伸手就往君慕倾那边挥去。

    红色身影一闪而过,君慕倾立刻走到光明使者身后,“我还没说完呢,这么着急做什么?”君慕倾摇摇头,太没礼貌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光明使者化掌为爪,再次往君慕倾身上攻击而去。

    君慕倾立马往空中走去,风之音带动着她的身体,“光明使者,你这么激动,是不是我说对了!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光明使者立刻追上去,在这里,他怎么允许君慕倾胡言乱语。

    光明之力凝聚的攻击,时不时的砸向君慕倾,光明使者不停攻击,还不忘在君慕倾后面跟着跑。

    “啧啧,原来光明女神,那么圣洁,圣洁到我想吐。”君慕倾做了一个呕吐的样子,继续往前面走去,还说自己不会那么容易生气,现在就差点没吐血。

    光明女神在这些人心里,还真是神圣,说她两句,光明使者就这么激动。

    黑暗使者站在原地,丝毫没有出手的打算,就像是局外人一般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有种你别逃!”光明使者怒吼道,脸的气绿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边跑边啐,“啊呸,你在后面追,我还不能逃了,难道停下来让你打,白痴!”他怎么能就这么天真,不跑等着他下手吗?

    白痴!

    光明使者气的嘴巴都歪了,她竟然骂自己是白痴,放肆放肆!

    君慕倾继续往前面跑去,还不忘扭头看一眼身后追来的光明使者,他们其实一直都在兜圈子,君慕倾不管再怎么跑,都没有离开过小岛半步。

    光明使者早就气昏头,根本就没有发现这点,不然他也不用追的这么辛苦。

    赤红的眸子眼角余光看到站在一旁,坐收渔之利的黑暗使者,君慕倾心里不平衡了,非常不平衡。

    她在这里累死累活的跑,结果人家在一旁看戏,一直看戏的人都是她,什么时候轮到黑暗使者站在一旁看戏了!

    “怎么样,光明使者,追了这么长时间,有没有兴趣听听,是谁这么叫过你们家光明之神?”君慕倾笑着说道,眼睛还不忘看向黑暗使者,坐收渔翁之利的人,再怎么样,也不会是他黑暗使者!

    光明使者没有开口,看他的样子,已经是知道那个人是谁,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!

    “不想知道就算了,等你再想知道的时候,可以去问问黑暗使者,他是绝对清楚。”君慕倾脸上露出一抹狡黠,让他看好戏,跑了这么长时间她也累了,该是她看好戏的时候。

    黑暗使者!

    光明使者扭头看向黑暗使者,眼中露出杀意,是他叫了!

    “君慕倾你胡说,本使者从来没有这么叫过!”就算叫过,他也不会承认!

    君慕倾使劲往前跑,光明使者就一直在后面再追,她都想停下来暴揍一顿光明使者,然后逃之夭夭,可是想到水刃他们还在岛上,她还是继续往前面跑。

    “黑暗使者,你发誓,你发誓我就相信!”君慕倾大笑着说道,没有骂过光明之神,黑暗神殿的人都骂光明之神,更何况还是黑暗域的使者,说出去都没有人相信!

    黑暗是直射脸色僵在原地,让他发誓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,他今天没有这么叫过光明之神,可以前叫过,叫的还不少。

    光明使者追逐君慕倾的步伐,逐渐慢了下来,他扭头看向黑暗使者。

    “发誓!”光明使者怒瞪着黑暗使者,侮辱他们女神!

    “狗屁,光明使者,她说这么话你就相信,她这是挑拨离间!”黑暗使者暗叫不好,光明使者竟然相信了君慕倾的话!

    君慕倾停下脚步,深呼吸几下,慢慢平静下来:“我是挑拨离间,那你就发誓吧,发誓了就真相大白了。”她不在意的耸耸肩。

    光明使者注视着黑暗使者,那眼神恨不得把他的肉一块一块割下来,才解气。

    黑暗使者敢发誓,当然不敢,黑暗域谁没有这么叫过,大到神族,又有多少人没有没有这么叫过!

    “怎么,黑暗使者敢做不敢当?”君慕倾挑挑眉头,看了看周围,准备找一个最好的地方,坐等看戏。

    不敢当!

    黑暗使者炸毛了,谁不敢当,“叫过又如何,神族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!”光明使者疯狂地奔向黑暗使者,他们敢侮辱女神,该死的黑暗之神,该死的黑暗域!

    “光明使者你疯了,我们说好了要联手进入神之墓,杀了君慕倾,你现在竟然攻击我!”黑暗使者嘴上是这么说,手上却在凝聚斗技。

    光明使者又怎么,他还是黑暗使者,不会像君慕倾一样,被这头疯狗追着跑半天!

    “我先是杀你,再去杀君慕倾!”神之墓,这里根本就不是神之墓,杀了他们两个也没有白走这一趟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光明之力和黑暗之力撞击一起,水平面上水波四射,杀气沸腾,这次黑暗使者和光明使者,不再是做做样子,这次是来真的,绝对不会手软!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站在一旁,淡然地看着他们两个对战,眼中溢出狡黠的笑意。

    光明使者和黑暗使者,此时要是有一个人冷静,就会发现到君慕倾身上的不寻常,至少对他们来说,非常不寻常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今天的更新,吼吼!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