光明黑暗两道身影往左右两边退去,四目相视,眼中都露出愤怒!

    他们都不能奈何对方,竟然会是平手!

    雷霆伸出手,手掌拍在君慕倾背上,粗犷声音骤然响起,紫色的眼中带着兴奋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你也太神了,竟然真的是平手!”尊君王级别就能有这种本事,在对招中,就能看出来,谁赢谁输,小女娃娃到底是哪里来的!

    她说自己是散修者,散修者身边跟着这么多魔兽,想想也没太可能。

    君慕倾无声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肩膀,要不要用这么大力,它要知道自己是魔兽,魔兽!那么大爪子拍下来,要不是已经晋升尊君王,这一掌她就能成内伤。

    凤逸轩惊奇注视着君慕倾,她竟然连这个都猜到了,心里暗暗捏了一把冷汗,再一次庆幸自己没有参加比试。

    众魔兽看到光明使者,黑暗使者,脸上都露出一抹轻蔑,还有不屑。

    光明之神敢追杀君慕倾,黑暗之神敢暗算寒傲辰,即便黑暗之神死了,还是会有新的,这件事情没完!

    雷霆声音响起,不轻不重的声音,在这么多高手耳中,却能够听的清清楚楚,看着空中的目光,纷纷移到君慕倾身上,脸上带着诧异。

    兽之界使者的话是什么意思,难道这个丫头说过,他们两个会是平手!

    天!要是她真的能够看出来,这也太神了!

    君慕倾手撑着下巴,撇了撇嘴,有什么好奇怪的,光明顶黑暗域,都是在西方,不管谁赢谁输,他们照样能够代表西方势力,同时进入神之墓,输赢对他们来说,并不重要,至少现在是这样。

    黑暗和光明,哪里分的那么清楚,说不定他们现在就融合在一块,做他们都想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光明使者黑暗使者,低头看向君慕倾,她是怎么知道他们会打成平手,是从招式上看出来的,还是她知道了什么!

    所有目光都聚集在君慕倾身上,僵住手中的动作,怔怔地想着雷霆刚才的话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云渊及时收回目光,轻咳了几声,开口说道:“平手的话,那现在就是北境曲家和天星岭,等两边分出胜负,各位就可以挑战。”

    话落,云渊的目光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,往君慕倾身上看去。

    红衣妖娆,在众人之中,她显得特别的突出,那淡然沉着的模样,目空一切,仿佛天地间再难有一物能入她眼。

    黑暗使者和光明使者,没有说什么,闷不做声地往自己位置上走去,两双眼睛紧盯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水蝶儿为了挽回刚才的面子,首先走到空中,脸上露出自信微笑,这一场必定是她赢,她不会输给曲易容,曲易风在这里,曲家还有几分胜算,曲易容就容易多了。

    某人还不知道,她“心心念念”的曲易风,已经成为花草的养料,化成一滩血水。

    曲易容见走上去的是水蝶儿,表情不太好看,北境曲家的几位长辈,都用眼神在提醒他,他该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曲易容应了一声,迈开步伐往空中走去,在心里狠狠咒骂。

    水蝶儿这么积极走上去,不就是为了让他上去,简直就是可恶,天星岭什么都比不上曲家,偏偏天星岭岭主的两个女儿,天赋比曲家都好!

    雷霆匆匆到过水蝶儿和曲易风,急忙问道:“丫头,这一场谁会赢?”太好奇了!

    所有人都竖起耳朵,心里确定君慕倾刚才一定说过什么,他们也想知道,这个红衣姑娘是不是真的那么神奇。

    魔兽们纷纷翻了翻白眼,就算他们的实力没有上尊君王级别,可这场对战谁看了都能知道输赢,要是两个人手上有神器,那就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实力固然重要,辅助东西,作用也不少。

    “使者尊下,你这次带眼睛来没有?”君慕倾扭头问道,他都是尊帝王了,问一个尊君王,丫头,这一场谁会赢,他还真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废话!”没带眼睛来,他怎么看!

    君慕倾一阵鄙夷,淡淡说道:“带了就好。”跟没带差不多。

    凤逸轩轻咳一声不再说话,其实他也想问,最后是想到曲易容和水蝶儿之间实力的差距,这才没有开口,结果兽之界使者就问了,这么多高手还伸长了耳朵过来偷听。

    偷听的高手,脸色僵在原地,听到君慕倾的话,脸色有几分窘迫,默不作声地把目光移向空中。

    水蝶儿低头看向君慕倾,尊君王罢了,有什么了不起,她水蝶儿是尊帝王,兽之界使者,凤逸轩为什么都围在她的身边!

    她只是一个散修者,自己是天星岭大小姐,和他们说话都要看脸色,这个女人,凭什么给他们摆脸色!

    “怎么,蝶儿姑娘脸色这么差,难道是不舒服?”曲易容难看的脸上露出嘲讽笑意,顺着水蝶儿的目光看去,原来是那个红衣姑娘。

    也难怪水蝶儿会妒忌,人家长的比她好看,实力尽管低一级,至少她身边跟着那么多魔兽,兽之界使者对她特别,就连涅槃之巅凤家的人,都坐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被两股势力这么围着,拥簇这么多魔兽,他看了都眼红,更被说同样身为女子的水蝶儿妒忌。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!烈焰火凰!”

    橘红色的光芒照耀空中,灼热气息笼罩在盛宴之上,威压尽管透不进来,灼热的气息还是明显能够感觉到。

    火凰!

    君慕倾抬头看向空中,双眼眯起,眼睛深处笑容随即闪过。

    火凰之火?得来全不费工夫,火凰之火在水蝶儿身上,水蓉儿身上拥有一滴灵魂之水,水蝶儿拥有火凰之火,天星岭岭主对于这两个女儿,挺大方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类身上的火焰倒是不错。”雷霆双手环胸,火凰之火,只是一半,要是能聚齐火凤之火,突破尊帝王是迟早的事情。

    君慕倾坐正身体,目光注视着水蝶儿,喃喃说道:“是不错。”火凰之火,能不好吗?

    说起来也巧,她也在找火凰之火,爷爷身上拥有火凤之火,她一直就想找到火凰之火,让爷爷凑齐凤凰火焰,现在在水蝶儿身上看到火凰之火,她就不客气的收下了。

    曲易容愤怒地看着水蝶儿,居然拥有火凰之火,凤凰火焰的一半,就说水蝶儿怎么能够突破尊君王,晋升到尊帝王,都是火凰之火的缘故!

    “卷风之龙!”

    曲易容二话不说,立刻凝聚出斗技,空中飓风呼啸,绿色的光元素在他身边环绕,四五条青色风元素龙形凝聚而成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斗技相撞,两道声音腾跃而起,迅速往中央飞去,武士招式在他们身上照应。

    砍,劈,踢,锤!

    斗技之下,两人身影以拳脚之力相对,余波飞遍场地上空,荡开朵朵空气浪花,空中云层也往四周散去。

    凤逸轩靠在椅子上,摇头叹息道:“水蝶儿竟然已经到了尊帝王级别,实在是不能太放松啊!”水蝶儿都到他面前去了,再不努力,他就不知道要落后多少名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错。”君慕倾淡淡回答,凤家的事情,到底是什么样子,凤逸轩和那几个长老明显不合,凤家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。

    凤逸轩收回目光,看了一眼君慕倾,又抬头往空中看去,“不错,是差远了,比起他,我真的差远了。”那个人,家族不管是谁,都无法超越!

    “他?”君慕倾看向凤逸轩,眼中平静如初,没有丝毫起伏。

    “还能有谁,不就是凤夙,凤家曾经的天才。”雷霆撇了撇嘴,兽之界的魔兽,很少有佩服的人类,甚至魔兽也没有多少,凤夙却是一个,让他佩服的人类。

    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微微一笑:“我才刚刚从深山出来,不知道他是谁。”凤家……曾经的天才,为什么说曾经!

    “小妹妹,大哥哥家里的事情,很复杂的,说了你也不懂,要不是他,凤家也不可能会这么复杂。”凤逸轩脸上露出怀念,他最敬佩的人,还是二叔!

    君慕倾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妹妹,大哥哥!

    靠之,他有没有搞错,谁是他妹,说话不带说到一半就不说的,什么要不是她父亲,凤家不会像现在这么复杂!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凤逸轩笑眯眯的模样,恨不得就直接掐住他,让他把话说清楚!

    算了!早晚会知道了,不着急这一时半会。

    “随便你。”君慕倾淡淡回答,仿佛这件事情和她没有半点关系一般。

    雷霆掠过君慕倾,抓起凤逸轩沉声问道:“你小子也是凤家的人,和凤夙什么关系?”凤家的人都奇奇怪怪的,好端端的从凤家的位置,跑到他们这边来,他想做什么?

    “使者尊下有话好好说,别动手啊!”凤逸轩愁眉苦脸地看着雷霆,魔兽怎么就那么喜欢动粗。

    四周投来目光,一双双眼睛放在雷霆和凤逸轩身上,带着疑惑和惊讶。

    君慕倾满头黑线地看着雷霆,她都没有问这个问题,它是魔兽好像凤逸轩跟凤夙有什么关系,和他半点关系都没有。

    魔兽嘴角抽搐,他这是想做什么,就不能有点形象吗?好歹他也是使者,代表魔兽的使者!

    空中打的火燎火热,所有人紧张地看着结果,只有一个角落,他们在说着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云梓冷坐在云家主席上,看到君慕倾雷霆凤逸轩,三个坐在一起不知道说什么,他竟然也有种想过去听的冲动,想到自己的身份,他还是又镇定下来,不再去看君慕倾他们那边。

    凤家的几个长老,着急到不行,看到雷霆抓过凤逸轩,他们差点跳起来,还以为凤逸轩做了什么惹雷霆生气的事情。

    雷霆目光扫视了一眼周围,讪讪地放下凤逸轩,轻咳一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“没事,什么是都没有。”就是想知道,这小子和凤夙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所有人这才松了口气,他们差点以为凤家和兽之界就这么打起来,两股势力纷争也是常有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尊下,下次咱们能不能好好说,你一动手,他们就以为你欺负我。”这么被人看着,很没面子的好不好,好歹这次他也是凤家的使者。

    雷霆随意挥了挥手,嘿嘿一笑:“尽量,尽量。”说完他又在心里加上一句,他怎么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想动手,尽量作废!

    “他是我二叔,尊下也知道他离开很久了,他在家的时候,我才三岁印象不是很深。”也及不得二叔长什么样子,唯一的印象就是自己很崇拜他,不过凤家也没有不崇拜他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囧了,很囧,非常囧!感情凤逸轩还跟她有点关系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“无视我们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魔兽不是喷出来的喷出来,就是被呛到,不然就身体在不停抽动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君慕倾眉头跳动一下,黑线划落:“是不是太开心了?”

    危险的声音响起,他们笑的还真是开心,他们想不想再开心一点?

    魔兽们纷纷打了个冷颤,刹那间,所有怪异的举动,立马恢复正常,该做什么就做什么,好像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雷霆凤逸轩头上,出现斗大的问号,有那么好笑吗?

    “我还对三婶有点印象,就是她有一双红色的眼睛,很好看。”凤逸轩笑说道,说完以后,他发现自己说了什么,“那个还是不说凤家的事情,那几个老头听到,又要回家告状。”

    这些事情不该在外人面前说,他竟然不知不觉,没有丝毫戒备的告诉了他们,不过也不是什么秘密,在神族一打听,就知道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红色的眼睛……

    雷霆脸色沉了沉,默不作声地点头,他当然知道凤夙的夫人,是红色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声音低沉地应道,母亲是血狼王,眼睛自然是红色的,还是血红色。

    凤家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,凤逸轩说到父亲母亲事情的时候,那么小心翼翼,就怕被凤家的几个长老听到,他们两个,真的消失在了神族。

    凤家变得复杂,和父亲有关,又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主人。”吱吱扯了扯君慕倾的肩膀,主人一定会找到爹娘的,他们一定还在神族。

    “无事。”君慕倾淡淡说道,这件事情她已经听过一次,不觉得有什么,只是在奇怪凤逸轩说凤家复杂的事情。

    小碧用尾巴缠住酒杯,举到君慕倾面前:“要不要试试?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

    所有魔兽异口同声地说道,小碧的东西,少吃为妙,谁知道它在里面加了什么不该加的东西。

    君慕倾严肃地看着小碧,点点头:“我也觉得不用了!”

    “不用就不用,小爷自己喝。”小碧放下酒杯,它就加了一点点东西,真的没什么,过两天就好了,君慕倾怎么就不喝呢?

    雷霆斜视着小碧,一条小蛇,身上都是毒,谁敢和它递过来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曲易容身体后退好几步,怒意在眼中一闪而逝,他站稳身体,彬彬有礼,风度翩翩开口。

    “输在美人手下,也是应该的。”说完,他转身往下面走去。

    众人一阵鄙夷,输了就输了,他再说这话,好像是他故意让水蝶儿,实力不如人,也就只能刷耍嘴皮功夫。

    这一场胜负,没谁觉得惊讶和奇怪,水蝶儿和曲易容实力,本就有差距,曲易容能坚持这么长时间,也已经不容易。

    北境曲家,天星岭,早就见识过他们的不要脸,现在又见识了一番。

    殷红唇瓣勾起弧度,明亮双眼漫不经心地扫视周围。

    “天星岭赢了,各位可以开始挑战。”云渊眯起眼睛,认真地看了一眼水蝶儿。

    天星岭的两个女儿,各个天赋奇佳,水蝶儿,水蓉儿,一个进入尊帝王,一个是尊君王巅峰,她们的实力,不容小看。

    云渊的话刚落,盛宴的人就开始蠢蠢欲动,散修者之中,也不缺乏尊帝王级别,他们也想挑战挑战,赢了就能先进去神之墓,好东西也能先拿。

    “主人,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送死?”吱吱凑到君慕倾耳边,极其小声说道,还用精神力加以阻隔。

    他们不就是找死,谁先进去神之墓,就是先死,找死还争的这么激烈。

    “脑残。”君慕倾淡淡回答,自己找死,不就是脑残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这么觉得!”魔兽们纷纷点头,尽管没听到吱吱说什么,从它的眼睛里,就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神之墓何止是上古墓地,也是进去人的墓地!

    水蝶儿目光看着一个方向,月光下银光洒落,她身上仿佛镀上了一层光华。

    “云城主,不知道蝶儿能不能挑战其他人,各位高手中,实力在蝶儿之上的,在场就有很多。”水蝶儿大方得体地问道,脸上带着淡淡笑容。

    盛宴沸腾,听到水蝶儿的话,他们简直就是不敢相信,水蝶儿现在是赢家,却要去挑战他人。

    水蝶儿这个时候站在上面,要是没有人挑战,那天星岭就能先走进神之墓,现在她去挑战别人,挑战的人,无非就是实力在她之上的高手,她这么挑战,就是把好好的机会,让给了别人。

    高手不会去挑战实力比自己低的,尽管是去神之墓,他们想先得到宝物,还是不会出手。

    这就是高手认的死理,不去挑战比自己弱小的人!

    天星岭几位长者,下巴惊的都脱了臼,目光看着水蝶儿,她疯了还是怎么样,要去挑战别人,把机会白白送人!

    “水蝶儿是不是吃错药了?”凤逸轩手指摩擦着下巴,都赢了,还挑战什么挑战!

    雷霆眉头皱了皱,他也想不明白,水蝶儿一定是不正常!

    君慕倾一脸的漠不关心,仿佛这里的一切,都引不起她的兴趣和兴奋。

    水蝶儿的这种做法,在所有人眼中,无非就是两个字,“犯傻”。

    不是犯傻,是绝对不会有这样的要求,好不容易打赢,却又要把机会让别人,那就是犯傻。

    云渊抬头看着水蝶儿,一时间,他也想不透,水蝶儿想做什么,这样好的机会,她也会送给别人,一向不是天星岭的作风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水小姐想挑战的是谁?”云梓冷站起来,身上散发着几分冷意,无情气息薄弱四散。

    所有人好奇地看着水蝶儿,他们也想知道,水蝶儿要挑战的人会是谁,能让她白白让出这个大好机会。

    “红衣姑娘,你能让这么多魔兽听令,一定有过人之处,不知道蝶儿能不能挑战你。”水蝶儿面向君慕倾,把君慕倾夸赞了一番,冠冕堂皇地就提起挑战。

    四周一阵喧哗,每个人脸上都露出极其夸张的表情,都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。

    她要挑战的人是红衣姑娘!天星岭怎么想的,人家身边跟着那么多魔兽,身上气息全无,是人还是魔兽,都不知道,她就要挑战!

    天星岭的一定是脑袋被撞了,不然怎么提出这样的要求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心声几乎一致,那就是水蝶儿出门忘记吃药,天星岭疯了。

    天星岭长者差点吐血,他们恨不得冲上去,直接把水蝶儿拖下来,问问她到底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喧哗声响起,周围都是议论的声音,水蝶儿更是自信满满地看着君慕倾,她主动的挑战,那是给这个女人面子,现在就让所有人看看,水蝶儿被她强过千百倍。

    君慕倾久久没有回应,一道道目光也慢慢移到她的身上,等到着君慕倾的回答。

    雷霆凤逸轩脸上露出不满,瞪向水蝶儿,挑战尊君王,天星岭是好样的,这么不要脸的事情也做的出来,她今天出门洗脸了吗!?

    火红的身影缓缓靠在椅背上,君慕倾双手环胸,看向空中站着的水蝶儿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接?”声音如冰,寒意从四周散开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期盼下,君慕倾冰冷的反问,挑战她,她就一定答应,尊帝王的挑战,没有尊君王会接。

    对啊!为什么要接!

    所有人又看向水蝶儿,红衣姑娘是尊君王,水蝶儿已经是尊帝王了,尊帝王挑战尊君王,这也不合理,人家干吗要接!

    寒意散开,君慕倾周围的人,不禁打了个冷颤,寒意直达心底。

    好冷,像是站在冰天雪地当中!

    水蝶儿脸色一僵,她竟然不答应,自己放下面子,挑战一个尊君王,她竟然敢不答应!

    “红衣姑娘能让魔兽听令,就没有过人的本事,实力在蝶儿之下,想必也一定会有什么独门的绝技。”水蝶儿微笑着说道,毒光闪过,她敢不答应!

    君慕倾笑眯眯地看着水蝶儿,平淡说道:“你管本姑娘有没有什么绝技,你挑战,本姑娘就一定要答应?本姑娘就是不给你这个面子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“啪啦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各种怪异声音响起,盛宴之中,君慕倾的话说出来后,喷酒的喷酒,有些筷子掉落了都不知道,更夸张的直接从板凳上面摔下去。

    滑稽的画面,在盛宴中上演,这么多高手会这么失态,都只是因为一句话的缘故,这件事情说出去,只怕都没有几个人相信。

    雷霆愣过神后,无声的笑了,够狂妄!

    就不给你面子又如何!

    怎么听着那么痛苦,天星岭当真把自己当回事了,不就是后面崛起的势力,根基都没有站稳,就想出尽风头。

    天星岭的人,脸色一阵红一阵紫,个个脸上都憋着一口气,忍住不让自己吐血。

    曲易容在水蝶儿那里受的气,一扫而光,要不是现在在盛宴,他老早就笑出来了,第一次见到有人,当着水蝶儿的面说,就是不给你面子,如何!

    怎么听怎么痛快,天星岭这次赢了又如何,水蝶儿自取其辱,赢了也没面子。

    “啪!”天星岭长者噌的一下站起来,怒指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一个晚辈竟敢如此狂妄嚣张,一个散修者对天星岭无礼,今天不教训教训你,天星岭如何咽的下这口气!”老者怒吼道,脸色被气的变成猪肝色,就连耳根子都是猪肝色。

    君慕倾掏了掏耳朵,漫不经心地说道:“自取其辱,与我何干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天星岭长者身体不停颤抖,指着君慕倾,半天都憋在心里的那口气,都提不上来。

    “噗!”一口鲜血洒出,天星岭长者愣生生的吐出一口鲜血,然后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所有人石化当场,天星岭的人,竟然气到吐血晕厥!

    看着君慕倾的目光,也变得有几分惊悚,一个尊帝王高手,硬生生的被她气到喷血!

    她她她,她怎么做到的!

    天星岭的长者,再怎么样也应该是七八级的的尊帝王高手,她半招没出,就能把人气的吐血,太牛叉了!

    雷霆看向君慕倾,这丫头不只是狂妄,气死人的本事更厉害,怎么他现在越来越庆幸,和这丫头做一块,而不是找她麻烦?

    八级尊帝王都被气得吐血,其他人不是直接气死了吗?

    凤逸轩目光呆滞地放在君慕倾身上,现在涅槃之巅凤家的几位长老,见凤逸轩坐在君慕倾身边,不再是指责,更多的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少爷的决定,是对的!

    云渊云梓冷云朵,都没想到,天星岭的长者,被三言两语就气吐血,最后还晕了,这要是传出去,天星岭还有什么面子可言?

    魔兽们看着天星岭的人,很有默契的挑了挑眉头,脸上露出无声笑意。

    又一个被气的吐血晕厥的,活该!

    君慕倾无辜地耸耸肩,她说的是实话,是他自己心脏不好,被气到吐血,貌似和她没什么多大关系。

    盛宴上的人,风中阵阵凌乱,把天星岭长者气到吐血,她还能无辜地耸耸肩,好像在说,这和她无关!

    这样还无关吗?人都气晕了!

    所有人纷纷捶胸砸地,打赢一个尊帝王都不容易,她居然能把人气晕。

    “对天星岭长老无礼,今天就好好教训你!”身影闪过,眨眼之间出现在君慕倾面前,强大威压笼罩而下,褐色的光芒出现在君慕倾头顶,横空劈下!

    雷霆和凤逸轩都还没有反应过来,任何人都没有反应过来,那道身影就出现在了君慕倾面前,土元素也笼罩在她头上,飞速而下。

    君慕倾坐在原地,目光冰冷,发簪上面闪烁出点刺眼光芒,从她头顶笼罩而下,腰间玉珠展开光屏,将土元素挡在君慕倾面前。

    雷霆和凤逸轩的手停在空中,愣愣的看着君慕倾,她身上竟然同时佩戴这两件神器,就连头上毫不起眼的发簪,都是神器!

    头上的神器是神王器,腰间玉珠是尊王器,还是极品尊王器!

    两件神器!

    所有人一片哗然,诧异地看着君慕倾,这个刚到云海主城,就引起不小风波的少女。

    她身上竟然会有两件神器,不是至尊神器,但也不是常人能够轻易拥有!

    云渊站起来,严肃地呵斥道:“长老来着都是云中魂海的客人,你这么做,好像欠妥当!”在他面前动手,放肆!

    “城主,都是蝶儿惹出来的事情,你要处罚,就处罚蝶儿。”水蝶儿单膝跪下,一脸一人做事一人当的神情。

    长老都生气了,那这个人就不用她出手,长老就会对付她!

    “住手!”云渊呵斥道!

    “城主,她对天星岭无礼,这个请求怕我们无法遵循。”天星岭另外一个长老笑着说道,眼中露出毒光,这个人一定要除,如今想让她加入天星岭,那是没可能的。

    兽之界从不收外人,不用担心她回去兽之界,但是凤家,凤家这些年已经衰败,不能让这个人再插足进去!

    “我也想知道,她到底是谁!”光明使者眯起眼睛,看向君慕倾。

    拥有魔兽,一身红装,如此狂妄!到还真像一人!

    “光明使者!”云梓冷叫道,他们这么对待一个姑娘,算什么大势力,神族之中,什么时候又有了这个喜好,几大势力合伙欺负一个姑娘!

    黑暗使者站起身,目光严肃地看着君慕倾:“云城主,云少主放心,我们只是想看看,她是谁,是不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人!”

    临君大陆那个胆大妄为的人!

    上千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心里溢出好奇,光明使者,黑暗使者同时要确定一个人?

    这个红衣姑娘身份并不简单?是什么重要的人物,不然怎么能让这不容水火的两股势力,同时有一个想法。

    云梓冷还想说什么,云渊无声摇头,他也不会让谁在云中魂海伤人,一旦有危险,他就会出手!

    这个红衣姑娘的身份,谁都想知道是什么,身边跟着这么多魔兽的人,没有谁不会好奇。

    魔兽们纷纷站起来,见君慕倾以神器对抗,他们站在原地,没有出手。

    君慕倾注视着天星岭长老,眼底赤红,冰寒在身上散露,水之精元的冰冷随着她的情绪,往四周散开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碎裂声音响起,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发簪承受不住尊帝王的力量,开始碎裂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又一声响起,君慕倾猛地低头往腰间看去,腰间玉珠上面,也出现裂痕,光屏正在消失。

    眼皮抬起,君慕倾往面前的人看去,赤红的眸子在月夜下闪烁光芒,血红流光吹拂着她的衣袍。

    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,惊悚地看着君慕倾,红色的眼睛!

    雷霆凤逸轩呆滞在原地,怔怔地看着君慕倾,她的眼睛竟然是红色的,那她不就是魔兽,而不是人类!

    红色身影从椅子上慢慢站起来,周围寂静的可怕,连呼吸的声音都能听到。

    咔嚓一声,头上发簪一分为二,血红色的发丝,在月夜下缓缓流过,红色流光环绕君慕倾。

    红发红眸!

    一切仿佛静止,所有人僵住身体,风儿也停止了吹拂,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顿了下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注视着君慕倾,眼中惊悚错愕,整颗心也在发生剧烈的跳动。

    单膝跪在空中的水蝶儿,再次看到君慕倾之时,眼中燃烧着疯狂,妒忌如野草般蔓延,红发红眸的君慕倾,比刚才还要倾城绝世,血红之色又为她天上点点妖娆,只怕天下间再难找出,能有如此之貌的人儿。

    冰冷的气息仿佛要冻结一切,君慕倾脚下蓝色斗技阵展开,水元素汹涌澎湃。

    “凝!”

    如寒冰的一个字缓缓响起,澎湃汹涌的水元素,迅速凝结,在她头上笼罩的土元素,碰触到水元素后,立刻凝结,紧接着君慕倾面前站着的人,身上蔓延着冰块。

    寒冷冰层寸寸凝结,水之精元的力量,发挥到了极点,生命精灵在君慕倾身体里面,为她疯狂的吸收元素,促进水元素凝聚的速度。

    尊帝王就是要趁这个机会,将他冰封,等他回神想要冰封就难了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尊帝王整个身体被凝结成冰,包括他的土元素,也被冰封其中。

    君慕倾稍稍后退一步,看着冰封在面前的人,脸上露出冰冷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!”

    光明使者咬牙切齿地叫道,他们竟然会以为,君慕倾会是兽之界的使者,她怎么会是兽之界使者!

    君慕倾,当真是她!

    女神还在临君大陆找她,她却自己送上门来找死,到了神族,她还敢这么嚣张!

    黑暗使者脸上也是一片阴沉,看着君慕倾的脸色不是太好。

    自己的主子,都因为君慕倾被杀了,做属下的看到对方,脸色能好到什么地方去。

    红靴迈出,红色妖娆的身影走出宴席,“原来光明之神还没有忘记我,那肯定也没有忘记我们没算的帐,就麻烦使者转告一声,君慕倾到了神族,让她洗好脖子等着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所有人脑中像是被炸开了一般,她说什么,让光明之神,洗好了脖子等着!

    那是光明之神!

    她和光明之神还有恩怨!

    云梓冷身体石化当场,愣愣地看着君慕倾,刚才他还在想,眼前的人怎么有那么大胆子,知道他的身份,还敢出手,现在他一点都不奇怪了。

    光明之神她都这么狂妄,让人家洗好脖子等,他现在还不是云中魂海城主,她有什么不敢的,即便是城主,她只怕也敢。

    雷霆诧异至极,在心里疯狂大笑,这丫头带劲,带劲!

    光明之神那臭女人,早就该杀,做的那些事情,所有人都是敢怒不敢言,她倒好,让人家洗好脖子等着!

    这丫头他护定了,不管兽王怎么看,他都不会让光明之神对她怎么样,谁让她这么对自己胃口。

    凤逸轩无声的捂住自己心脏,他没有听错,刚才的话,就是对着光明之神说的。

    老天!光明之神,她也敢这么说!

    光明使者脸色直接变成猪肝色,他怒指着君慕倾:“好大胆子,是谁给你这个权力,踏入神族!”她就不是神族的人,怎么可能踏上神族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走上来的,怎么,不服?”她已经走上来了,他们能怎么样?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最好把寒傲辰那个叛徒交出来!”黑暗使者轻哼一声,寒傲辰胆大妄为,杀了他们上一任黑暗之神,还把他送进了黑暗地狱,变成最低等的养料!

    黑暗之神,如此尊贵!他怎么可以!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淡然一笑:“本姑娘没有带话的习惯,不过你要是找到寒傲辰,顺便告诉他一声,我也在找他。”叛徒,也不知道谁才是叛徒。

    无边黑暗之界她不知道是什么,从他们的表情也能看出来,在黑暗之神以上,不然黑暗之神也不会畏惧着寒傲辰回到无边黑暗之界。

    黑暗使者脸色一片黝黑,怒瞪着君慕倾,她让自己带话!她竟然让自己带话!

    所有人石化当场,看着君慕倾面对黑暗使者,光明使者的怒瞪,半点都不畏惧,嚣张依旧,狂妄依旧,他们就觉得后背发凉。

    光明使者的话是什么意思,难道她不是神族的人,踏入神族,她是别的界层的人!

    天!

    多少年没有人踏出神族,她竟然获得了资格,不管用什么办法走进神族,她出现在这里,站在这里,就是获得了资格,她竟然能够获得资格!

    水蝶儿咬牙切齿地看着君慕倾,双手握拳,指甲陷入肉中,都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她到底是谁,认识黑暗之神,光明之神,不惧光明之神,黑暗之神!

    尊君王级别她怎么可能,这么淡然地面对使者,直接叫光明黑暗这两股势力之首!

    “怎么,黑暗使者不说话,难道也害怕变成黑暗中的养料,我记得上一任黑暗之神,还在黑暗地狱呆着,我听说是最低等的养料,不知道是不是这样?”君慕倾虚心求教地问道,赤红的眸子看着光明使者黑暗使者。

    在云中魂海,云海主城云家,他们两个不能对自己怎么样,她在这里出了事情,云中魂海就会有责任,不管今天是光明之神来了,还是黑暗之神来了,她都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黑暗养料!她怎么对黑暗域的事情,这么了解,那个寒傲辰又是什么人?

    每个人头上都出现巨大的问号,眼前的人他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更别说是他们提到。

    她她她她!她在光明使者黑暗使者面前,竟然这么说话!

    上一任黑暗之神在黑暗地狱待着!

    他们怎么都没有听说,也没有听说黑暗域换了一个黑暗之神,他们什么都没有听说。

    连黑暗之神都去连黑暗地狱,她到底做了什么,还是他们提到的那个人做了什么,怎么会有如此逆天的力量,连黑暗之神都进了黑暗地狱!

    还是,黑暗中最低等的养料!

    那不是黑暗域一种刑罚,黑暗之神怎么会承受!?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哈哈哈!补上补上!求票票飘落…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