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几人脸上都是错愕,没那么简单是什么意思,她还想做什么!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负在身后,目光注视着前方,神情冷峻却又似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魔兽厮杀死凶狠,他们都变回本体,利爪利刃往云梓冷身上擦过,擦过便是伤痕!

    “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,云大哥也不知道这些魔兽是你的!”站在一旁的两个女子终于忍不住了,她这算是什么意思,云大哥是云海少主,伤她几头魔兽又怎样!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理会,看到云梓冷身上的伤口加深,一条接着一条增加起来,眼中才慢慢有了温度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一声嘶吼,金鹏魔兽困在其中,兽多绝对是可以欺负兽少,金鹏的等级比他们都高,被十几头魔兽同时纠缠,想要轻易脱困,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我滴个亲娘耶!这是魔兽大战吗?”惊叹的声音响起,紫色眼睛男子映入眼帘,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现,看到魔兽混战,也没有丝毫出手的打算。

    这里何止是魔兽大战,明显就是混战,而且还是以多欺少!

    火萤警惕地看着突然出现的男子,走到君慕倾身边,好强大的气息,强大的透不过气来,紫色眼睛,也是魔兽。

    兽之界?

    君慕倾眼角余光看到紫眸男子,兽之界的正主来了,天星岭,光明之神,黑暗之神都想错了。

    兽之界来的魔兽,并不多,只有一头,但是很强大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混战之中传来衣袍撕裂的声音,云梓冷整个人已经很狼狈,还是不愿意认输,手上招式一直没有减弱。

    “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妃儿,夏儿。”三人之中唯一的男子轻轻摇头,这件事情已经不是他们能够阻止的。

    两个女子这才停下脚步,愤恨地站在一旁,云大哥到底做了什么,她就让这么多魔兽围攻,对已经受了那么严重的伤了。

    紫眸男子看到君慕倾,迟疑了一下,还是走到她身边。

    “这些魔兽都是你的?”那她是人类还是魔兽,身上怎么没有气息。

    君慕倾随意看了一眼紫眸男子,反问道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好吧,白问了!

    紫眸男子讪讪收回目光,就算不问他也知道,这些魔兽都是她的,还有这头受伤的小魔兽也是她的。

    她若是人类,身边跟着这么都魔兽,身份只怕就不简单了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又一道声音响起,云梓冷身上已经布满了伤痕,他还在竭力支撑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事情,他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,会遭到这么多魔兽的围攻,貌似他只是伤了一头魔兽,却引来十几头魔兽。

    “我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淡漠的声音响起,君慕倾收回目光,转身往客栈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魔兽拟态人形,从空中走过,几乎是同一时间,全部走到君慕倾身后,跟着她的脚步离开。

    “慢着!伤了人就想走!”妃儿迈开步伐,空中残影飞过,她走到君慕倾身边,伸手拉住她的手臂。

    云大哥怎么能白白就这么被伤,她什么都没有说就想离开这里,当云海无人了吗!?

    君慕倾身上火光闪动,抓出她的手立刻感觉到一阵灼烫,立马松开!

    妃儿看着自己被灼伤的手掌,神情诧异,她身上有火焰!

    “你伤了我的魔兽,现在你被他们打伤,这笔账就算两清,云海的人不服气可以来找我,这次不再是受伤这么简单。”十几道身影离开空中。

    紫眸男子看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,不禁轻啧,这是人类还是魔兽,这性格,太招人喜欢了,不对,是招兽喜欢。

    云梓冷缓缓站起,身上伤口嘀嗒这血液,一双眼睛看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。

    三道身影赶紧走过去,扶着云梓冷,担忧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,是我没有查明白,你们不许找她!”云梓冷沉声说道,他倒是忘记,云海最近不管出现多少奇怪的人,都不是奇怪的事情,神之墓出现,谁都想分一杯羹。

    三人还想说什么,也只能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十几道身影回到客栈,魔兽们自觉的走到君慕倾房间里面,他们打群架,应该没事吧?

    君慕倾刚刚走进去,发现他们跟了进来,脸上露出一抹疑惑。

    “干嘛不去休息?”水刃应该也给他们准备了住的地方,现在天都快黑了,不应该坐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不怪我们?”吱吱跳到君慕倾肩上,他们刚才打的可是群架,一群打两个!

    君慕倾挑挑眉头,走到桌边坐下来,“为什么要怪,你们要又没做错什么。”倒是火萤,到了一趟神族,反而受了伤。

    “那没事了,我们去休息。”魔兽们纷纷松了口气,他们还以为打群架会被罚!

    君慕倾淡淡一笑,无奈地说道:“我说过,谁也不能欺负你们,他们欺负了火萤,你们打他又如何,欺负回去就行了!”她都没有把小四放出来,要不然云梓冷受的就不是皮外伤。

    不管用什么办法,都没有什么关系,只要能欺负回去,那就行了!

    “那我们去休息了。”魔兽们嘿嘿一笑,一下压在身上的石头飞走了,他们只觉得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君慕倾还是这样,她在意的,谁也不能欺负!

    魔兽离开后,君慕倾的房间就安静了下来,静了下来,精致的脸上露出无奈笑容。

    红色身影走到床上盘腿坐下,夜幕降临,夜晚元素比白天要活跃,神族元素本来就比其它地方浓郁,君慕倾闭上眼睛以后,她身体周围元素悄然的往她身体里面奔腾。

    点点绿光在房间里面照耀,绿色的小娃娃歪着头看着君慕倾,好像是在看从来没有见过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舍得出来了?”君慕倾闭着眼睛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绿色娃娃紧张地看着君慕倾,她发现自己了,也知道自己在她身体里面!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到你身体里面去了?”绿娃娃心虚问道,它只是好奇神族,想来看看,才从精灵洞里面飞进她身体,让她带自己出来。

    紧闭双眼缓缓在睁开,红眸显露,君慕倾看着生命精灵,嘴角含着笑容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里面突然多了东西,当然知道,从它钻进自己身体的时候,她就知道是生命精灵在身体里面。

    绿娃娃好奇地看着君慕倾,猛地惊醒:“厚,你一直都知道!”那她还带自己出来!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不带你出来,在生命之树里面,我就想尝尝生命精灵的味道怎样,你跟出来了,我干嘛要说?”君慕倾放下双腿,靠在床边的淡淡开口。

    尝尝生命精灵的味道!

    生命精灵睁大绿油油的大眼珠子,她想吃自己,看看自己的味道怎样!

    “不行,你不能吃我,你又没有到垂死的时候,吃了我也不能复活!”生命精灵认真地说道,被人类吃了,才不要!

    啊呜,怎么就这么悲剧,它只是想看看外面的世界,这个人类居然就要吃它,早知道就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赤红的眸子露出一抹寒光,君慕倾淡淡问道:“生命之泉,生命精灵,生命之树,真的只能救活垂死之人,死人救不活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们自己的认知就是这样。”也没有试过救谁,精灵族把它们保护的好好的,谁也不能靠近它们,也不知道能不能救活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没有什么用处,给我吃了,说不定还能晋升。”说着,君慕倾伸手就要去抓生命精灵。

    “啊!不要这样不要这样!大不了我每天帮你吸元素,让你快点晋升!”生命精灵急忙叫道,它不要变成人类的食物,尽管这个人类让它很舒服,也不要被吃了。

    生命精灵,可以吸收元素?

    “那你住在我的身体,这个该怎么算?”君慕倾认真的问道,一脸还是要吃生命精灵的样子。

    生命精灵绿油油的大眼珠子转啊转,它当然要住在她的身体里面,不能别人发现,可她看上去不愿意让自己住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小精灵,我问你。”君慕倾耐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生命精灵眼中露出疑惑,她想说什么?

    红眸笑看着小精灵,狡黠的笑意闪过:“你们长老有没有说,要知恩图报?”

    “有啊。”所以自己才帮她吸元素。

    “那你住在我身体里面,是不是该报答我?”很好!

    “嗯。”小精灵浑然不觉地点点头,是这样要报答她的,可怎么有什么地方不对劲?

    “那你想好该怎么报答我了吗?”君慕倾又问道。

    小精灵呆呆地摇摇头,它还没有想过报答这个问题,目前还不打算离开她,它打算她不注意的时候离开,就一直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,她却发现了自己。

    君慕倾眼中露出笑意,躺到床上,“给你一晚上的时间,明天早上之前给我答案。”

    寒傲辰有冥这只黑暗精灵,现在她遇到了生命精灵,当然也要拐过来,长得还不错,比冥好看,勉勉强强收下。

    在生命之树下面,她就想拐走精灵,那个担心拐走一只精灵,会让生命之洞崩塌,就没这么做,可还是有生命精灵跟出来,还住在她身体里面。

    睡着了!

    生命精灵错愕地看着君慕倾,她就这么睡着了!竟然睡着了!

    报答她,要怎么报答?

    小精灵纠结地趴在桌上,一张娃娃脸拧巴成一团,报答人类,这个长老没有教过它们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君慕倾躺在床上,元素不停流进她身体,夜晚悄然过去,小精灵却还是没有纠结出一个报恩的办法。

    主要它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人类,这个人类身边跟着那么多魔兽,她天赋也好好,好像什么都不缺的样子,那要拿什么报答。

    清晨阳光初升,红眸睁开,君慕倾扭头看向小精灵,报答的问题,它用得着想一个晚上吗?

    “你想好没有?”清冷声音从头顶响起,趴在桌上睡着的小精灵立刻惊醒。

    绿油油眼珠往周围看了看,才发现君慕倾就站在它面前。

    生命精灵低头对着手指,委屈地说道:“没有。”它实在想不出,这个人类身边还有什么东西没有,真的想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如,我告诉你该怎么报答。”君慕倾坐下看着小精灵。

    “好啊!”她说就最好了,自己也不用再想,直接做就行了!

    “你可以继续住在我的身体里面,不过在住的这段时间,你要为我,为我身边的人,在必要的时候,增加生命,直到你回到精灵族。”对战中谁也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,生命精灵在,也就能安心不少。

    小精灵眨了眨眼睛,呆呆地看着君慕倾:“可是我能力不强,能给出的生命力也不是很多。”这样也可以!

    “你给就行。”君慕倾站起来,只要有一点点生命力,就有希望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!”小精灵立马站起来,这样它就不用回精灵族,好好留在人类世界。

    君慕倾满意地点点头,答应了就行,和冥相处一段时间,还是有用的,至少知道怎么诱拐精灵。

    空间里面金色的眼睛缓缓睁开,表情不停抽搐,不愧是君慕倾!

    “叩叩。”

    小精灵愣了一下,立马窜进君慕倾的身体,绿色光点闪过,房间里面又只剩下君慕倾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君慕倾淡淡问道,这么大清早。

    “主人,云梓冷来了。”霸嚣的声音在门外响起。

    云梓冷来了?

    君慕倾打开房门,头上又插上了发簪,红发红眸转眼间变成黑发黑眸。

    “去看看。”君慕倾沉声说道,云梓冷来这里做什么?

    客栈里面此时还没有几个人出入,云梓冷坐在客栈中央,身边跟着那个粉衣女子,他脸色红润,一点也不像昨天就受过伤。

    红色身影从楼梯走下,清冷声音缓缓响起:“云少主来这里做什么?报仇?”

    “你少胡说,我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云朵!”云梓冷呵斥一声,高大身影站起来,转身看向君慕倾。

    粉衣女子立刻收起声音,走到一旁坐下,大哥明明就是被她打伤了,还不准她说,大哥是云中魂海的少主,云海天才,却被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人打伤。

    “是小妹冒犯,这次来,我只是想请姑娘参加今晚云海准备的盛宴。”云梓冷礼节有度,大方得体,昨天的事情仿佛就没有发生过似的。

    “是诀别宴吧。”盛宴,吃了这顿饭,只怕就要去云海中央,进那个所谓的神之墓。

    云梓冷呆滞了一下,注视着君慕倾,还没有人把话说的这么直接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的确也算是诀别宴,去神之墓生死天命,谁知道自己能不能回来,不就是诀别宴。

    “诀别宴我没有什么兴趣,对看戏比较有兴趣。”云海盛宴还不知道有多少好戏,美食好戏,不去白不去。

    “好,希望到时候尊下的魔兽也能来,云家必定欢迎之至。”看戏?她想要看什么?

    云梓冷狐疑地看着君慕倾,半天也没有从她脸上看出什么端倪,也只能放下心里面的疑问。

    从第一眼看到她,就知道她不简单,就像是一个谜。

    尽管她昨天伤了自己,他还是希望她能去参加盛宴,这次盛宴请去的,都是佼佼中的佼佼者,也是高手中的高手,以她的实力,当然也可以去。

    “他们当然会去。”不知道他们想做什么,去看看也好,在盛宴上的好戏,绝对不会少。

    站在二楼的魔兽眼前一亮,他们也能去,真是太好了,听到主人说有戏看,他们就不能错过,就算是进空间,他们也要去看戏。

    “这是请柬。”云朵从怀里掏出请柬,上面写着散修者三个大字。

    君慕倾无声接过,散修者就行了,她也没有打算告诉云梓冷她的名字,至少现在不会说,其他人不知道她,光明之神的人一定知道,还有黑暗之神。

    云梓冷点点头,转身离开客栈,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他再不离开,客栈就要被挤爆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回到二楼房间,客栈里面议论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那姑娘是什么人,少主亲自来请!”

    “一定是厉害的高手!”

    “挺眼熟的,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傻呀,她不就是昨天把的少主打伤的那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她呀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海主城,经过云家有酒的事情,各大家族的邀请,还有伤云梓冷,几乎云海每个人都听说了这个红衣姑娘。

    对于君慕倾的传闻,更是神乎其神,一下子君慕倾几乎是云海最热潮的话题,可即便是这样,也没有一个人知道,她叫什么名字,从什么地方而来,是人类还是魔兽!

    夜半时分,云海主城云家,热闹非凡,各地高手势力,都纷纷往云家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红色身影从马车上面走下来,魔兽们跟着走出,走进云家。

    马车是云梓冷安排的,他们只是坐上去,然后走下,就没什么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,真的会有好戏看吗?”吱吱凑到君慕倾耳边,不就是一群人了吃饭,能有什么好看的,要不是看在吃的份上,她宁愿睡觉也不要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回答,迈步往前面走去,周围人山人海,她都怀疑是不是把云海所有人都请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边。”云梓冷无声出现在君慕倾身边。

    君慕倾跟着走过去,扭头看了一眼云梓冷,她才刚到他就出现,难道一直在这里等她?

    “你再晚来半刻,盛宴就要开始。”所有人都到齐了,就差她一个,他还以为她不会来了。

    “哪有怎么样。”开始就开始了,反正她也不是为了吃饭而来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云梓冷带着君慕倾穿过人海,走到兽之界的位置上坐下。

    紫眸男子微笑地看着君慕倾,没想到她也会来,他们还坐到一桌了,她身边跟着这么多魔兽,最合适的位置,的确是兽之界。

    天星岭,光明使者,黑暗使者,北境曲家的人,眼中露出不满的目光。

    一个散修者,怎么可以和兽之界的使者坐在一起!

    “云少主,这恐怕不妥,这位姑娘只是散修者,怎么可以和兽之界的使者坐在一起。”北境曲家的人立刻站起来,他们都没有资格坐在那个位置,小小散修者怎么可以!

    君慕倾刚刚坐下,屁股都还没坐热,就传来反驳的声音,她抬头看去,就看到北境曲家的人正气凛然的喝止。

    刚刚才移开的目光,又回到了君慕倾身上,所有人脸上都带着错愕和不满。

    散修者怎么有资格坐在兽之界的位置,那不是乱套了!

    还是一个小丫头,就能和兽之界使者平起平坐,无名之辈,怎么会有这个资格,在场任何一个人,都比她有资格!

    悉嗦的声音纷纷响起,云家家主疑惑地看向云梓冷,他也不明白自己这个儿子是怎么了,最奇怪的是,兽之界使者还没有半点反对。

    凤逸轩老早就认出了君慕倾,见云梓冷带她进来,还吓了一跳,结果更吓人的在后面,她竟然在兽之界的位置坐下去了。

    水蝶儿双手紧握,目光放在君慕倾身上,昨天对她那么客气,不过以为她是兽之界的使者,有凭什么坐在兽之界的位置,只是一个散修者而已。

    还是说云梓冷也被她迷住,为她神魂颠倒!

    “昨天曲家公子不是还说我是兽之界使者不是吗?”君慕倾坐在位置上,直视着说话的人,翻脸比翻书还快,这些人昨天还叫她使者使者,今天就变成散修者了。

    曲易容端起酒杯,轻咳一声,他哪里知道天星岭和光明使者,黑暗使者认错人,再加上那么多魔兽,不就以为她是兽之界使者。

    “那是天星岭水大小姐说的。”北境曲家的人坐下去,把责任全部推给北境曲家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移到水蝶儿身上,天星岭竟然会认错使者,这不是天大的笑话。

    坐在水蝶儿身边的几个男子,扭头看了一眼水蝶儿,脸上露出不满。

    水蝶儿脸色一白,整个人就显得更加娇弱,她缓缓站起来,“是小女子的错,与天星岭无关。”水汪汪地大眼睛全是无辜,静静地注视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君慕倾露出讥讽轻笑,她这么看着自己,是想告诉所有人自己招摇撞骗,说自己是兽之界的使者?

    被水蝶儿这么一看,果然所有人的目光又回到了君慕倾身上,脸上都露出鄙夷和不甘。

    君慕倾把手上的酒杯一放,慢慢起身,“本姑娘来可不是看你们白眼,请柬是云家给出,地方也是云家给坐!不服气你们大可以跟云家说!”

    这里不是她要坐,请柬也不是她求云家给!

    冰冷声音不轻不重,响起在每个角落,盛宴上几乎每个人都听到那冰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够了,请柬云家给出,也已经安排好了位置,就不必多说。”云家家主适当的时候开口,喝止住响起的议论。

    周围立刻安静了下来,其他人想要再说什么,也只能闭上嘴巴,云家家主都已经开口,他们还能说什么,再说了,兽之界的使者,都没有说什么,他们又能有什么意见。

    盛宴上又热闹起来,没有谁在意刚才的小插曲,君慕倾缓缓坐下,今晚是来看戏的,被水蝶儿三言两句就就激走了,那怎么行。

    兽之界使者好奇地看着君慕倾,这丫头太有个性了!

    “丫头,大叔叫雷霆,咱们聊聊?”雷霆走到君慕倾身边,拍了拍她身边坐着的水刃,走了过去,脸上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水刃并没有坐在原地没有离开,魔兽们更是一脸当做没有看到他的样子。

    雷霆纳闷地看着君慕倾身边的魔兽,这些孩子怎么能对长辈这样,一点都不乖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坐回自己的位置上,我是来看戏的。”不是让人家看,他这么开怀大乐的过来打招呼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多熟。

    雷霆摸了摸鼻子,一点都不可爱的小丫头,到现在都看不出她是人类还是魔兽,气息没有,也看不透她,这小丫头还挺神秘的。

    “丫头,今晚又会什么好戏看?”他怎么不知道会有什么好戏。

    “等会不就知道了。”君慕倾斜视了雷霆一眼,问那么多做什么,他们又不熟。

    盛宴开始,各种没救佳酿送上,珍馐美食呈上,这次来的人也有几千人,云家却眉头都不皱一下,举办了这个诀别宴。

    雷霆伸长脖子,想看看君慕倾说的好戏是什么,结果他什么都没有看到,周围还是一样,没有丝毫变化。

    小丫头说的好戏到底是什么?

    魔兽们纷纷叹息,什么好戏都不知道,还是兽之界的使者。

    “云城主,就这么吃,也没什么意思,不如我们决定一下后天进神之墓的次序如何?”黑暗使者缓缓站起来,看着云渊说道。

    魔兽眼前一亮,看着黑暗之神的方向,好戏来了!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勾着笑容,她就说今晚会有好戏,进入神之墓的事情,这些人怎么可能不趁着这个机会说清楚。

    云渊从自己的位置上站起来,看着黑暗使者,“不知道使者有什么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是什么,我等奉陪到底!”光明使者站起身,看向黑暗使者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同意!”北境曲家,天星岭点头应和道,他们自然会同意这件事情,决定好了次序,他们才会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凤逸轩放下酒杯,笑着说道:“凤家就不凑热闹了,我们来的也没几个人。”

    光明使者,黑暗使者,天星岭,北境曲家脸上露出一抹轻蔑,早就知道凤家不如以前,没想到连进神之墓的次序都不敢争。

    “逸轩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决定!”凤逸轩脸色一沉,扭头看向身边坐着的几位长老。

    凤家长老尽管再不服,也知道这次他们出来,要听凤逸轩的,忍住怒意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“云家随意。”云梓冷淡淡说道,目光看向君慕倾,她早就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,所以才说,今晚是来看热闹的!

    云梓冷不禁后背发凉,还是不要参加,要知道他们的举动,在她的眼里,就是一场好戏!

    雷霆扭头看着君慕倾脸上的笑容,赶紧说道:“你们来你们来,我就一个,没必要。”真的是没有这个必要,这就是这个丫头所谓的好戏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成为这个丫头戏里面一员,看看戏就好,幸好这个丫头是坐在自己面前,不然这次他就成戏了!

    雷霆突然庆幸起来,看着所有人都跃跃欲试,但是畏惧他们四大势力,他很想说,不参加才是王道!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云家就不参加,我们是主,自然是让客人先走。”云渊极具威严地说道,他都有这个决定,云中魂海的人也不敢有什么异议。

    云梓冷松了口气,云中魂海不参加就行!

    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没想到最后剩下的只有四家,也跟预期的差不多,只是没想到凤家没有参加。

    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四大势力身上,雷霆自觉的搬着椅子,走到君慕倾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“丫头,大叔这么做对吧?”不参加就没事了,不然被这个丫头看戏!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谁说不参加就没戏看了。

    魔兽瞪了一眼雷霆,他跟主人又不是很熟,靠那么近做什么!

    “可不可以挑战!”散修者这边传出疑惑,他们也想先走进神之墓,得到最好的宝贝!

    “可以!”云渊立刻应道!

    这场戏绝对的好看,各方势力各大高手的比试,做在这里的人,都是尊君王级别以上,对战也一定会很精彩。

    兴奋的声音响起,两道身影出现在空中,也就是比试正式开始!

    这些人都还不知道,他们的举动,在君慕倾眼里,就是一场好戏,滑稽的好戏。

    神族之人为了一个假的神之墓,打的你死我活,还没有神之墓,就是一番血的争夺。

    凤逸轩绕过所有人,走到君慕倾身边,“我突然很庆幸没有参加。”不知道为身边么,他就是有这种感觉,特别是看到她的笑容以后,更加这么觉得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君慕倾不在意地应道,他参不参加,也没有什么,反正就这样。

    哦!?

    她就没有一点其它表示,这一脸看好戏的样子,不就是把他们当成好戏来看!

    “丫头,你觉得谁会赢?”光明使者对上黑暗使者。

    雷霆看着君慕倾,他总感觉到这丫头身上,有莫名的吸引,魔兽很排斥人类,它也是一样,排斥人类,可偏偏对她,却不排斥,所以他才疑惑,眼前的人,到底是魔兽,还是人类。

    “两败。”君慕倾收回木管,光明黑暗之斗,没有谁赢谁输,此消彼长,光明和黑暗本来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空中发出阵阵巨响,强大神识将盛宴锁定,空中对战余力才没有波及下面的人。

    君慕倾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周围,这个比临君城那阵法好用,阵法能破,强大的神识,没有那么强悍的力量,是不会破除。

    两败!

    雷霆和凤逸轩伸长了脖子,看着天空,怎么会是两败,再怎么样有输赢才对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们好像不熟。”吱吱凑到君慕倾耳边,他们这是什么意思,自己有位置不坐,全部跑到他们主人这里来了,真是的!

    “看戏就好。”他们站在这里,和她半点关系都没有。

    涅槃之巅凤家的几个长老,已经瞪了她很长时间,恨不得在她身上,瞪出两个洞来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光明之力黑暗之力在空中浮动,擦出阵阵火花,光明之力洒下,黑暗之力侵蚀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对战上面,不然看到雷霆和凤逸轩,只怕又要吃惊。

    空中传来阵阵拂动,所有人哗声一片,阵阵惊叹,突然空中光芒大作,黑暗之力又瞬间吞噬,四周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余力阵阵,所有人目瞪口呆地注视着空中,一脸的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卡文,剩下的再补上,吼吼!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