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当我没问!”男子立刻说道,这女娃娃怎么老是让他毛骨悚然,她的笑容越完美,就越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君慕倾漠然的收回眸子,冷声说道:“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去?”现在还坐在这里,就不知道他打算什么时候去打听消息。

    “现在,立刻,马上!”说着男子就往外面走去,没想到酒没喝到,反而要帮这个小丫头差东西,好酒不是错,却偏偏碰上了难缠的丫头。

    看着男子离开的背影,君慕倾坐回椅子上,呼出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我们现在去哪里?”火萤趴在桌上,事情都让那个酒鬼去查了,那他们做什么,总不能在在这里趴着大眼瞪小眼吧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以随便走走,做什么都可以。”君慕倾耸耸肩,她也打算到处走走,看看神族有没有什么比较好的地方,再去了解一些神族的事情。

    魔兽立马站起来,看着君慕倾,“真的可以随便走走?”

    “但是你们要记住,这里是神族,不是兽族,有什么事情,不出手就不用出手,不过要是麻烦死缠着不放,该怎么做就怎么做。”君慕倾冷声说道,该怎么怎么做就怎么做,到了神族又不是说事情就不会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她的魔兽,她的伙伴,怎么能让别人欺负!

    “好!”魔兽们露出笑容,他们一定做到,谁要是赶紧找麻烦,一定不会放过他们!

    魔兽们准备准备,往云海主城四面八方走去,君慕倾站在客栈里面,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,转身走出去。

    车水马龙,繁华昌盛,高手如云,街道上就这样的情景。

    赤红的身影在街上走过,扫视着云海街道,都是一片繁华,最近云中魂海出现神之墓,这里就显得更加拥挤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云中魂海的神之墓是什么样子,处在海域中央,还能让各大势力以为,是神之墓出现。

    神之墓绝对不可能出现在神之墓,这点可以非常肯定,除非就是神之墓这一次同时出现两次,一次是在兽族,一次是在神族。

    “驾!”铁蹄声音响起,魔兽的气息从空中笼罩下来,君慕倾抬头看去,黑色骏马在空中走过,骏马身上明显还坐着一个人,他骑着黑色骏马在空中奔驰。

    双翼战马!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天空,皱了皱眉头,什么人竟然会这么大手笔,骑着尊王级别的双翼战马!

    “吼!”空气中一阵浮动,街上掀起风波,路上实力比较弱的人,都倒在地上,街上摆的摊位,被吹的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青翼龙骑!

    空中两头魔兽飞奔而过,君慕倾才知道,什么叫真正的大手笔,都是尊王级别,临君大陆的人要是知道,神族的人用尊王级别的魔兽,当成坐骑,也不知道会被气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“听说那是曲家的人,还有天星岭的人在比赛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大势力,总喜欢显摆。”

    “尊王级别的魔兽坐骑,有本事你们也去抓一头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围议论之声四起,空中的两个人已经走过,只是议论的声音却一直没有停下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撇了撇嘴,继续往前面走去,不就是显摆自己财大气粗。

    虚名赞声,不管是在临君大陆,还是在神族,都不会过时,在这么空中走一遭,说是为了比试,其实也不过是为了显摆自己家族的多了不起。

    北境曲家的人也到了,现在剩下的,只有兽之界的魔兽没有到,也不知道兽王会派出什么魔兽去神之墓。

    兽族的事情,身为兽王也应该听说了一点,毕竟魔兽真正的大本营是兽族,神族只不过它们暂时住的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火红的身影穿过人海,空中出现浮动,君慕倾顿了顿脚步,扭头往身后看去。

    娇美的人儿漫步走来脸上带着笑容,周围所有人的目光,都恨不得贴到来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水蝶儿对于周围的目光,仿佛没有看见似的,依旧直直走去,目光放在君慕倾到身上,嘴角笑意明显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抱臂,站在原地,看到水蝶儿的笑容,她转身继续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不管她是为了什么而来,都和自己无关,她最好还是不要做不该做的事情,否则她会知道她妹妹去了什么地方,有什么样的下场!

    “姑娘何必走的这么急,我们聊聊如何?”水蝶儿刚才还在几丈之外,只是瞬间,就出现在君慕倾的面前,脸上带着甜美笑容,周围仙意飘飘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说的。

    水蝶儿见君慕倾直接拒绝,脸上的笑容更深,“姑娘,你身边跟的全部都是魔兽,不如我们好好谈谈如何。”身边跟着那么多魔兽,身上还没有半点气息,除了兽之界的魔兽,还能有谁这么大阵仗。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看向水蝶儿,眸子深处露出一抹冰寒,天星岭的确够不要脸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好谈的。”君慕倾看都没有看身边的人一眼,她和天星岭没有什么好谈,也没有必要谈。

    圣洁之光普照,笼罩在君慕倾身上,感受到不纯洁的光明之力,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眼中露出一抹厌恶,光明之神的人!

    神秘的黑暗气息引起阵阵波动,矫健身影迈着铿锵步伐,齐身走来。

    水蝶儿看着这两股力量,暗暗咬咬牙,脸上笑容一片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光明使者黑暗使者,不知道有什么事情?”水蝶儿走到君慕倾身边,一脸她们两个很熟的样子。

    君慕倾往旁边迈开步伐,和水蝶儿保持距离,她就不明白了,这个时候天星岭,光明之神黑暗之神的人,全部招上她,好像她什么事情都没做!

    可这些人偏偏总喜欢找上她,这次又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,抢东西,还是给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追杀她。

    殷红的唇瓣稍稍勾起,眼中露出一缕讥讽,她倒要看看,这些人想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两股力量站在空中,黑色白色光芒,铺盖到君慕倾面前,犹如两条通往天堂的阶梯,等到着她的步入。

    街上围城一团,静静地注视着红衣女子,心里不禁发出惊叹。

    红衣姑娘是什么人,光明之神,黑暗之神,就连天星岭的人都过来拉拢她,看上去也没什么,年纪也不是很大,她会是什么重要的人物?

    这三股势力都想拉她,就不知道她会选择哪一股,不管是选择那一股,都是平步青云,以后在神族的地位,和现在绝对是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“天星岭,光明顶,黑暗域,不知道三位拦住我是什么意思?”冰冷声音响起,君慕倾冷冷扫过站在面前的人,面无表情问道。

    周围站着的人,不禁倒吸一口气,被三股势力围住,光明使者,黑暗使者更是摆出了通往神的通道,她竟然还问是什么意思,这意思不是很明显吗?

    她到底是真的不知道,还是装的,还有,她怎么敢用这种语气,和这三股势力的人说话!

    “意思很明显,选一个。”黑暗使者冷着一张脸,眼中露出不满的目光,小小尊君王级别,敢在他们面前这么说话。

    黑色的眸子,闪过一道红光,眼睛稍稍呈现暗红色,随即又恢复黑色。

    他们还真是看得起自己,三股势力都想拉拢她,为了什么,她身边跟着的魔兽,或者是以为她就是魔兽。

    今天不管她选择了哪股势力,最后都会被其它两股势力追杀,得到自己没有利用价值,就会被三股势力追杀,他们以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一个散修者,喜欢来去自如。”君慕倾淡淡回绝,飘忽不定的散修者,神族到处都是,他们不喜欢任何势力,也不想呆在任何势力,只想按照自己的心情,去某个地方。

    在神族来说,她也算是散修者,散修者拒绝其它势力邀请,又不是只有她一个。

    光明使者脸上露出圣洁笑容,那笑容在君慕倾眼里,却是那么的虚伪,还有她身上的光明之力,自从君慕倾得到极品光明之力,她对光元素就很敏感,对于不纯洁的光明之力,她会很厌恶,甚至是不想再看到他们。

    这是独角神兽力量的反应,上古独角神兽,纯洁的光芒,排斥着被污染了的光明之力。

    “散修者,兽之界魔兽,你当我们都不知道,废话少说,选一个!”黑暗使者轻哼一声,都这个时候了,还要装作是散修者,云家有酒的事情,他们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兽之界!

    围观的人惊悚地看着君慕倾,她是兽之界的魔兽,兽之界的使者!

    就说这三股势力为什么会围住,一个女娃娃,没想到这个女娃娃会是兽之界魔兽,从兽之界到云中魂海,那就一定是这次来的使者。

    君慕倾怔了怔,她什么时候变成兽之界魔兽了!

    水蝶儿也凑上来,甜美地笑道:“就是啊,魔兽尊下不如选一个。”她想说自己不是兽之界的魔兽?

    他们都把自己当成兽之界的魔兽了,他们那只眼睛看到自己是魔兽?

    云家有酒?

    君慕倾猛地惊醒,回想起云家有酒的事情,当时她的身边,跟着吱吱他们,然后霸嚣他们又在城里打听神之墓和各方势力到达的情况。

    就只是这个,他们就以为自己是魔兽!

    原来他们当时都在,而且也看到了里面的事情,兽之界魔兽,身上毫无气息,身边跟着魔兽,他们就更确定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,也不会选谁。”说完,君慕倾往前面走去,兽之界,他们竟然会以为自己是兽之界的。

    兽之界在中央位置,兽之界的魔兽很难出来一次,这些人看到兽之界的魔兽,就想巴结,甚至是让魔兽选择一方,成为他们的依靠。

    天星岭,光明之神,黑暗之神,打的是这个主意,但是,别说她不是魔兽,就算是,也不会选他们任何一个!

    看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,光明使者,黑暗之神,水蝶儿脸色都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在这么多人面前遭到拒绝,没有谁的脸色会很好。

    兽之界的魔兽太固执,魔兽就应该待在兽族,到神族来做什么!

    水蝶儿咬了咬嘴唇,转身往回走,才刚刚转身,耳边就响起另外一道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们北境曲家也很乐意邀请使者的。”翩翩少年挡在君慕倾面前,拦住她离开的步伐。

    冰冷的气息肆意,君慕倾的目光已经冷到极点,她都已经说过,自己不是兽之界的魔兽,他们一个个难道听不懂人话!

    “曲易容!”水蝶儿猛地转身,看着君慕倾面前站着的男子,甜美的笑容僵了僵,却又很快保持住微笑。

    一帮子人惊悚了,这是什么情况,北境曲家也来凑热闹!

    就是为了这么一个小娃娃,可是这个小娃娃,好像谁的面子也不给,不想理会他们任何的一个。

    她知不知道,这四股势力,对不是她能招惹的,就算是兽之界的魔兽,她一个哪里能应付人家四个。

    曲易容微笑看着水蝶儿,手上金粉扇子有规律摇摆,金色的衣袍在空中飘荡。

    “谁来也没用!”说完君慕倾推开曲易容,直径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赤红身影离开,四人脸上都有不同表情,见谁也不能劝动君慕倾,相视一看,冲着对方虚伪一笑,转身往不同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他们不能说动兽之界的魔兽,也不相信,别的势力会说动。

    看着离开的人,所有人呆滞在原地,脸上一片错愕!

    她都拒绝了,全部都拒绝了!

    没有理会身后的人,冰冷的目光扫视周围,君慕倾眼中露出一片冷意。

    本来打算好好看看的心情,现在全没了,天星岭,北境曲家,光明之神,黑暗之神,打的主意倒是不错。

    兽之界在神族中央位置,不管是谁得到兽之界的支持,那神族就任他们踏足,谁也拦不住。

    趁着这个机会,他们就想拉拢兽之界的魔兽,刚好她身边跟着魔兽,他们以为自己就是那个迟迟没有出现的兽之界使者。

    步伐停下,君慕倾看了看周围,也再也没有逛下去的兴致,还不如回去好好休息,总比看到神族这些势力强。

    “呀!是你啊!”惊奇的声音响起,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三道身影往她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的人都喜欢挡在人的前面,挡住他们去路!

    “有事。”君慕倾注视着来人,这三个不就是跟云梓冷追汐颜的人,他们也在这里。

    两女一男走到君慕倾面前,脸上露出微笑。

    “只是看到你在这里,过来打声招呼,你也来云海主城,也是为了神之墓?”为首的女子直白的问道,反正这件事情,大家都心知肚明,没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。

    “算是。”他们不熟。

    “你别担心,我们不是云梓冷那冷冰冰的家伙,不会对你怎么样的。”唯一的一个男子露出日光般暖意的笑容,额前长碎发带着几分飘逸。

    君慕倾收回目光,绕开他们往前面走去,不管他们是为了什么而来,都和她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云家有酒里面的事情,里面有很多高手,他们知道,也没有什么奇怪的。

    三个人见君慕倾离开的背影,相互对视一眼,吐了吐舌头,看来他们不是第一个找她的人了。

    他们是在云家有酒,听说酒楼发生的事情,听到那件事情,他们就知道一定是她,就好奇她是什么人,在云海竟然还这么做。

    刚好看到她在这里,这才上来打招呼,她的随从都不在。

    “姑娘,我们三个是在这里长大的,不如带你去逛逛云海主城,保证不说其它事情!”男子立马走到君慕倾身边,笑呵呵的说道,尽管一开始有目的,现在他说这话,一定是真心话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。”君慕倾那刚不耐烦地应道,刚刚走了四个,现在又来三个,神族的人还真是麻烦!

    “要的要的!”两个女子赶紧走上来,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猛地停下脚步,黑眸之中红光闪现,眼中出现暗红,强悍气势以她为中心,往四周散开,带着丝丝寒意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不需要,就是不需要,再跟着我小心你们没命跟下去!”神族的人是不是听不懂人话,她已经说过她不是兽之界的使者,听不懂,说不需要,他们还是听不懂!

    非得让她动手,他们才能听懂是不是!

    三个人愣在当场,目光呆滞地看着君慕倾,强悍气势笼罩着他们。

    暗红眸子露出冰冷寒意,君慕倾大步往前面走去,在她周围冰冷气息四散,街上的人纷纷投来疑惑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好强悍的气势!”青衣女子惊叹道,呆呆看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我会感觉到她身上的气势,比云大哥的还要霸气。”另外一个女子呆滞地说道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男子,看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“真是有趣。”

    君慕倾黑着脸大步往前面走去,脸上一片冰冷,有多久君慕倾身上,没有散发出这么浓郁的冰冷气息,神族的人却又再次挑起。

    火红的身影匆匆闪过,君慕倾直接往客栈的方向走去,神族的人,太无聊!

    “姑娘,你在哪里啊,救命啊!”

    “我们错了,下次再也不敢了,姑娘救命!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死啊,快点救我!”

    呐喊的声音身响起,君慕倾看了看周围,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黑色身影,全身臃肿黝黑,嘴巴都变成香肠了。

    他身边跟着的小混混,无力呐喊,着急地照顾他,神情一片担忧。

    所有人坐的地方,是一个没有人的小巷子,他们坐在地上呼叫,躺在地上全身黝黑的人,就是齐招。

    红靴迈开,君慕倾双手负在身后,嘴角上扬往齐招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们又在这里收什么钱?”冰冷的声音响起,无精打采的一群人,立刻来了精神,希望之光又笼罩在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身中剧毒的齐招,看到君慕倾,一个激动,狠狠摔倒在地,整个身体都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姑奶奶,饶命啊,我错了,我再也不敢了,以后你让我往东我绝对不往西,让我往南绝对不往北,就帮帮我,把我身上的毒解了!”齐招趴在地上,痛哭流涕,中了一身的毒,全身臃肿黝黑也就算了,还痛到不行,真的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姑奶奶,饶了我们大哥吧!”三十几个人跪在地上,痛哭流涕呐喊。

    君慕倾满头黑线的看着眼前的人,姑奶奶,她有那么老吗?

    “我很老?”君慕倾淡淡问道,被他叫成姑奶奶,神族的人都不知道活了多长时间,他叫自己姑奶奶,是不是叫错对象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声音立刻僵住,看了看君慕倾,再次放身哭道:“姑娘饶命,我们错了。”

    君慕倾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点毒很快就好了,又不是什么致命的毒药,最多也就痛三天,等到身上黑色消失,臃肿也会消失,他们没有必要一声一个姑奶奶大叫。

    “姑娘,我一定都听了你的,你先帮我解毒,你说什么我都听,不过这个老大的位置我不能让给你,除了这个,你说什么我都答应。”齐招大哭道,他手下一帮子兄弟还要靠他养活,不能吧老大的位置让给她。

    君慕倾一阵无语,她要他大哥的位置做什么,当一帮混混的老大,她没这个心情。

    “你的毒不会死,我先走了。”三十几个大男人在大街上哭,真够奇葩的,他们也不嫌丢人。

    “姑奶奶……”齐招立刻抓住君慕倾的脚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不停抽搐,又变回去了,从姑娘变成姑奶奶!

    “不是我不想让老大的位置给你,这一群兄弟还要我养活,他们不能没有我的。”她当了老大,谁知道还会不会管他们,所以不能把老大的位置给她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站在原地,高居临下地看着眼前的人,“有手有脚,干嘛要你养,你们还是赶紧收拾回家去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,你想知道什么,都可以来问我们,我们也能帮你打听,只要你救救我们大哥!”一个混混抬起头,着急地说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挑了挑眉头,嘴角勾起一抹弧度,“那你们什么事情都知道?”

    “当然,很多事情别人不知道的,我们都知道。”混混们抬起头,注视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帮我去查一件事情,我就帮他解毒,这枚灵果可以缓解他的疼痛。”君慕倾从纳戒里面拿出一枚火龙果,递给齐招,神族各方势力,只怕都没有一群混混有义气。

    混混们赶紧站起来,接过灵果,小心翼翼地扶起齐招。

    “谢谢姑娘,谢谢姑娘!”三十个人笑着说道,他们老大终于有救了!

    “谢谢就不用了,查到我要问知道的事情就行了。”小碧的毒哪里是这么容易就能解开,火龙果只能暂时压住,解毒还是要靠小碧来才行。

    “一定!”齐招立刻点头,吃下灵果以后,他身上的颜色没有退去,好歹也不疼了。

    “帮我打听无边黑暗之界这次会不会去神之墓。”

    无边黑暗之界?那是什么地方?

    所有人脸上一阵茫然,他们都没有听过这个地方,是很厉害的实力?可怎么都没有听说过。

    “打听就好。”冰凉的声音响起,知道太多,对他们绝对没有用处。

    “是!我们一定办好!”一帮子人应道,他们当然会办好。

    君慕倾扫视了眼前的人一眼,淡淡说道:“这件事情你们若是告诉以外的人,他就只有死!”神族的人对无边黑暗之界绝口不提,这件事情不能让神族任何人知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你们走吧。”君慕倾神情淡漠,暗暗叹息,把这件事情交给他们,也不知道对不对,既然已经交给他们,也就不用再怀疑,用人不疑疑人不用。

    一群人笑呵呵地离开,齐招身上的毒虽然没解,每个人的脸上,还是洋溢着喜悦。

    碧绿色的身影从天而降,小碧吐着蛇信,盘在君慕倾肩上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小爷不解毒。”小碧不满地说道,这些人类活该,下毒好好教训他们!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睨视了一眼小碧,迈步离开,“到时候再说。”他们能不能找到消息还不知道,齐招身上的毒,要不了她的命。

    小碧哼哼一声,嘀咕道:“反正小爷不解毒。”

    红色身影走出巷子,吱吱跟着火镰出去,只怕是在云海走了一圈,没有找到玄武的气息,这才回来。

    看着小碧不担心,其实它也想知道玄武到了神族,在什么地方,有没有出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尽管是沉睡到了下面的界层,不是自己愿意,这个层面的执法知道,说不定还是会进行处罚,那什么天地法则,最好别让她遇到!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让他们都去查事情,那我们现在在云海等消息吗?”小碧见君慕倾不说话,觉得有点闷,忍不住开口问道,她就那么放心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要去神之墓。”她也想看看,神之墓是什么,在神族暂时没事,去看看也好。

    现在各方势力,她也就涅槃之巅凤家,还有兽之界的人没有看到,那个凤逸轩只是远远看过一眼,知道他身上有上品尊王器。

    小碧吐了吐蛇信,什么神之墓,神族出现的,根本就不是神之墓,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怪地方。

    海域中央……海!

    “去海边也不错。”小碧突然想到玄武,大叔很喜欢洗澡,说不定去海域还能看到大叔!

    “我看你是想到玄武会到云中魂海洗澡吧!”君慕倾失声笑道,玄武是喜欢洗澡,可也不是每个地方都去,说不定这次他就不在。

    小碧把头扭到一旁,它什么都没说,也不会告诉君慕倾,它担心大叔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勾着笑容,小碧担心玄武,并不奇怪,在所有魔兽当中,小碧就喜欢的待在玄武身边,说起来,玄武和蛇族也有一定渊源,所有魔兽当中,也就玄武和蛇族有点关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天上元素之力炸开,云海主城上空映出炫目光点,两道身影在空中纠缠。

    “云大哥!”惊呼的声音响起,君慕倾扭头看去,发现刚才遇到的三个人站在人群中央,抬头看着天空。

    云梓冷!

    几道身影从四面八方往一个点飞身而去,小碧心里咯吱一响,抬头看着空中,不会是他们遇到那个尊帝王级别的召唤师了吧!

    “君慕倾!”小碧着急地叫道,聚拢的身影越来越多,气息也很熟悉。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君慕倾眉头紧皱,刚刚到神族,怎么就那么多事情,到底遇上了什么,能让一向稳重的水刃和人类动手,火萤动手没什么,可是水刃不会对人类主动出手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。”君慕倾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小碧扭动身体,晶莹透亮的身体瞬间变成巨蟒,狰狞的蛇头仰视天空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看到小碧的人纷纷四散,表情惊恐,一时间君慕倾周围的人全部都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红色的身影站在小碧头上,君慕倾注视着远方,小碧摆动身体,眨眼之间走出很远。

    “魔兽!”

    “难道她真的是兽之界来的魔兽!”

    “去看看梓冷和谁打了起来,说不定和她有关。”站在一旁的男子笑着说道,刹那间他的身体已经出现在了空中。

    所有魔兽聚拢,看着纠缠的身影,二话不说冲上去直接开打。

    空中聚拢的光团越来越大,五光十色在空中照耀,云海主城几乎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一幕。

    “我靠!你敢欺负水刃,看老子怎么教训你!”火镰匆匆赶来,愤怒大骂,他带着吱吱还在吃东西,就看到空中打起来了,开始还不在意是什么事情,后面认真一看,他差点以为自己眼花。

    水刃和人类打起来了,就是金鹏的契约者,主人都说水刃是他们之中最稳重的,不是一定的事情,他一定不会出手。

    暖暖匆忙走过来,就看到站在一旁的火萤,“火萤谁伤到你了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长的好看也不应该欺负火萤!”暖暖跺了跺脚,白色的大猫在空中划过弧度,加入对战。

    空中混战连连,凤逸轩站在一旁看着和魔兽纠缠的云梓冷,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云梓冷,你不是挺嚣张的,现在也没有办法了吧!”凤逸轩笑着说道,一点都没有出手帮忙的打算。

    云梓冷脸色一沉,没有理会凤逸轩,他也不知道明明对付的只是有头魔兽,怎么会突然之间,聚拢这么多,实力不是在尊王以上,就是领王以上,云海什么时候出现这么多有实力的魔兽了。

    火萤肩上溢出鲜血,她眉头紧皱,有这着急,对方是尊帝王级别的魔兽,他们要小心才行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!”冰冷声音响起,红色身影站在巨蟒头上,俯瞰着眼前。

    他们怎么都打了起来,就连火萤都受伤,云中魂海的人到底做了什么!

    火萤脸色一僵,赶紧往空中走去,着急解释道:“君慕倾,这次绝对不是我先出手,我和水刃好好的看云海主城,他们就来攻击我们!”这次真的不是她先出手。

    眸子露出一抹寒光,君慕倾看着火萤,从纳戒里面拿出黑色丹药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你动的手又如何,谁也不能欺负你们!”君慕倾把丹药放在火萤手上,冷声说道,她的魔兽,谁也不能欺负,不管是在什么地方!

    火萤愣愣的看着君慕倾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她突然觉得身上的伤口,一下子就不疼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护短,非常护短!

    现在她的魔兽被伤到,事情不会就这么算了,金鹏伤到了火萤,那代价必定是百倍千倍相还!

    “可是水刃他们……”火萤指了指对战的魔兽,他们等级有着差异,要答应那头魔兽,真的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付出代价!”君慕倾冷冷命令道,黑色的眸子溢出红色,神器仿佛都不能遮住她眼睛颜色的加重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有了君慕倾的话,魔兽们更加来劲,他们担心的就是连累到君慕倾,但是君慕倾从来就不是为了自己而委屈了他们,她从来都没有这样!

    云梓冷扭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红衣身影,眼中露出一抹惊讶,是她!

    凤逸轩双手环胸,迈开步伐走到君慕倾身边,“他们等级有很大差异,你放心?”尽管所有的都是魔兽,但在尊帝王面前,不是魔兽就能赢的。

    暗红色的眸子看着凤逸轩,君慕倾抿着嘴,凤家的人!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放心,他伤他们一下,就会被他们十倍百倍还之,不吃亏。”倒是他怎么会在这里,好像看到魔兽围攻云梓冷,他还挺兴奋的。

    凤逸轩怔了怔,看着君慕倾不禁发笑:“第一处见到你这么有趣的人,告诉你,我也跟云梓冷有仇,上次我们两个比试,他靠着神器赢了我一招。”

    君慕倾挑挑眉头,所以他不但用神器报仇,而且看到云梓冷被魔兽攻击,还跑来落井下石?

    “你不是凤家的人吗?”君慕倾淡淡问道,他就是凤家的人。

    凤逸轩点点头,笑着回答:“我就是凤家的人,别怕别怕,大哥哥不会对你怎么样的,不过你看到找我两个老家伙,就要躲远一点,他们有病。”

    君慕倾无语地看着凤逸轩,他真的是凤家的人,说自己家族的人有病,她还是第一次看到。

    “真不好玩,云中魂海的人就已经到了,小丫头,大哥哥先走了,你别一脸迷茫的样子,凤家的事情,很复杂的。”说完,凤逸轩转身离开,很快消失在君慕倾眼前。

    暗红色的眸子看着凤逸轩离开的背影,他说凤家的事情很复杂,凤家……还有什么事情,是不为人所知的?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空中传来阵阵动静,小碧扭动了一下身体,张开血盆大口,凶狠的吼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走下小碧身体,轻声说道:“这样就挺好,不用显露。”九头蛇帝血统高贵,出现会引起的波动,不会比光明神兽少。

    吱吱都知道,在这里,不能放闪电,所以它一直都没有用闪电。

    “小爷知道。”灵敏的身体划去,攻击金鹏的魔兽,又多了一头。

    云梓冷脸色阴沉地看着君慕倾,魔兽竟然会是她的,一个人类身边,跟着这么多魔兽!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刚才遇到的男子匆匆走来,看着云梓冷,脸上一阵着急,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,突然就打了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云大哥,别打了,这些魔兽都是这个姑娘的!”那两位女子走上来大叫道,脸上带着兴奋,果然全部都是魔兽!

    云梓冷看着君慕倾的眼睛收回,并不是他想打,而是这些魔兽缠斗不休,他也不知道怎么收手。

    唇瓣轻启,君慕倾冷声说道:“伤了我的魔兽,想要就这么算了?没那么简单!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