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嗷~”

    血月之下,赤红狼身仰天啸月,排山倒海之势的威压,滚滚而来,铺天盖地压制山峦。

    君慕倾阵阵凌乱,却也只能随着自己心里所想而做,嗥叫过后,月色再次变得血红,红的能滴出血来。

    磅礴气势涌动天地,王者威压在天地之间肆意,波涛狂风如千军万马往四周奔腾,偌大的山峦之巅,仿佛再也容不下其它。

    “小倾,你能不能变回来?”血魇沉声问道,明明是人类,现在却化身成兽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即便是远古血脉,已经在她身体里面融合,当初在凌绝顶上,远古血脉就已经和她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远古血脉和她融合都没有事情,现在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!

    君慕倾脸色一沉,无语地摇摇头,“你们怎么出来了?”他们在空间里面好好的,突然全部都出来,之后她的身体就发生变化。

    血魇没有说话,目光注视着君慕倾,传音给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你化成狼身前,空间里面出现一股力量,将我们逼迫而出,就像上古青鸟所说,小倾,你的身体很奇怪,看不透。”人类却能化成狼,以前她身上还有人类气息,为了去找火凤凰,上古青鸟将青鸟之力给她,她身上的气息全无。

    现在这样,都不知道她是狼,还是人类,但绝对不会是兽人!

    “你也看不透?”那到底是什么,血魇都看不透,那还有谁能够看透。

    “看不透。”血魇沉声回答,的确是看不透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的契约之力还在,魔兽和魔兽之间是不能成立契约,也就是说小倾是人,可她现在却是狼身。

    君慕倾叹了口气,挥了挥爪子,她现在终于知道刚刚来的那天晚上,发生什么事情,当时寒傲辰看到自己那样,依然没有被吓到。

    周围一阵沉寂,没有谁先开口说话,所有的目光,都放在君慕倾身上,有着疑惑,也有着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火凤凰注视着君慕倾,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看到,人类和魔兽结合生的孩子,无非是人类和魔兽,还有兽人这三种,像她这样的,的确是第一次看到。

    “谁在吾族上空妄为!”血月之下,萤火般的光芒从树林间飞出。

    君慕倾低头看去,红眸露出一抹光亮,精灵族,这的确是精灵族,美的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十几头精灵闪动着荧光的翅膀,还没能看到君慕倾,身体就僵硬在原地,威压将它们紧紧笼罩。

    “是谁!”为首的精灵抬头喝声问道,它们的身体怎么会动弹不得,那个巨大的红影是谁,能感觉到这些气息,都是它造成的。

    什么魔兽,会有如此大的吸引力,将银月变成赤红,形成血月,血月洒下光芒,都是红色。

    这么强悍的气势,磅礴的威压,是谁到了精灵族上空!

    君慕倾挪动了一下步伐,转身看向飞来的精灵,王者威压倾泻而出,周围空气变得更加稀薄,让兽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小银眼中露出紧张,它能噶巨额到自己的身体,承受着重重的威压之力,它每每感觉到这股力量,身体就会不由颤抖。

    主人不但化成血狼,就连血狼现,魔兽静寂威压,都体现出来。

    那也只是光明神兽一族的传说,相传血狼现身,就连兽族之王见到,都要谦让三分,所到之处,方圆万里万兽朝拜,却不能发出一声。

    现在这种情况,不就是跟传说中很相似,主人不就做到这样。

    君慕倾俯瞰脚下不能动弹的精灵族,淡漠地声音响起,语气中透着不可抗拒的威严!

    “精灵王,还不现身!”她本能的知道自己与生俱来的地位,刚才说话,她并没有刻意,却凝聚着无法抗拒的力量。

    君慕倾眼中浮现出一丝笑容,她也不是钻牛角尖的人,不管是人类的身体,还是魔兽的身体,都是爹娘给她的,她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劲。

    火凤凰脸色一僵,看向君慕倾的目光变得深沉,别人要是看到自己突然化成狼身,一定会惊慌失措,以为自己是个怪物,君慕倾竟然半点都不惊讶,见到精灵族她也知道用自己的身份,让精灵王现身!

    兽族万兽,他们想见到精灵一族的精灵都难,即便是它们三王,也只有血魇王才能让精灵王现身迎接,然而这个兽族除了血魇王,还有一个种族的魔兽可以见到精灵王,那便是血狼一族。

    血狼一族,便是王者之族,更别说是血狼王的女儿。

    玄金眼中满是趣味,这丫头太比想象中身份还要吓人,她能化成狼身,小倾的身份,也就变得微妙了。

    站在君慕倾脚下的精灵刚想呵斥,无形的威压笼罩它们,十几头精灵的身体,就这么不由自主的单膝跪下。

    山峦之下,绿色的光芒大作,随即立刻消失,速度快到仿佛刚才的绿光,从来对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十六翼精灵煽动双翅,从树林间走出来,当它看到空中巨大的狼身之时,立刻单膝跪下,神情淡然,十六翼翅膀的光芒,都是一闪一闪的。

    “血狼王!”精灵沉声叫道,不愧是血狼王,只是现身,就能引起这么大的动荡,这片森林,还有谁没有匍匐在地,迎接王者!

    王者现,万兽膜拜,谁敢不从!

    血狼王!

    所有魔兽眼中一片诧异,什么血狼王!?

    “

    “带我去见精灵王。”君慕倾心里泛出点点疑惑,血狼王?

    精灵立刻站起来,高傲的姿态显露无疑:“吾王只见血狼王,血魇王,凤凰王,龙神,各位留步。”

    所有种族中,见到这么多高等级魔兽,还能傲然如初的,也就只有精灵族如此。

    小四从地上猛地站起来,呼呼大叫:“呼呼,呼呼!”

    君慕倾迈开步伐,走到小四面前,额角滑下一条黑线,她现在和小四一样高,在这种情况下,身体和小四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小四,你守在外面,帮我看着这头三爪乌鸦,它若敢动,小四可以拿它来玩。”君慕倾淡然地说道,目光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三足乌帝。

    趴在空中装死三足乌帝,在听到君慕倾的话后,身体明显颤动了几分。

    她可是很记仇的,不是发生了这些事情,就把刚才的事情忘记,三足乌帝最好别做什么,变成小四的玩具,那比被血焰火烧,还要难受。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“只要他动一下,小四爱怎么玩就怎么玩。”

    “呼呼。”

    “真乖。”君慕倾伸出爪子,摸了摸小四的头,眼中溢出笑容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模样,前世她见过那多狼群,也能知道自己的是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“呼呼。”

    “小四在这等我出来。”

    火凤凰凌乱地站在一旁,每次她听到君慕倾和小四说话,怎么会这么凌乱,她这么教魔兽,等这头魔兽成年,熟知一切事情,那会是什么样子!

    没有谁教魔兽会是这么教的!

    可偏偏就是有人这么教,被教的兽,也学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玄金满头黑线地站在原地,它终于见识到雪姬说的教兽方法,君慕倾竟然是这么教魔兽的!

    鼠王跪在地上,想抬头看看小四,却始终抬不起头,只能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就让它看一眼怎么了,被君慕倾这么教,它就是想看看,到底是什么魔兽,气势那么强大,还不会说话。

    十六翼精灵怔怔的看着君慕倾,血狼王怎么可以这么教魔兽,趴在地上的,好歹也是三足乌帝,尽管三爪被毁,从身型还是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三爪乌鸦……

    这个血狼王,是什么样子的,它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,这么教魔兽。

    君慕倾迈出步伐,血红光华在她身边牵动,她每走动一步,周围光华,就会随着她的身体移动,就连血月的洒下的赤红光芒,不管她走到什么方向,都依旧笼罩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小银站在原地,看着君慕倾走去的背影,银色的眼中露出一抹笑容,不管是主人是人还是魔兽,它都要跟着!

    身体僵在空中的精灵,在君慕倾脚步的挪动下,它们也能走动,煽动着翅膀,不敢再有半点冒犯,迅速往精灵族的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十六翼精灵,在精灵族已经是排在第二位的精灵,即便是精灵王,都九对十八翼,能达到十八翼的精灵,只有精灵王!

    几道身影走下,磅礴气势汹汹,从山峦之巅,一直压下,不可抗拒!

    走到树林中,火凤凰诧异地看着周围,森林里面的魔兽,都匍匐在地,静静膜拜,不敢发出半点声音,身体就连动都不能动一下。

    赤红的眸子扫视了一下周围,君慕倾疑惑地看着血魇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血狼王现身时候的情形,外界传说血狼现万里魔兽就会寂静膜拜不敢出声,实则不然,只有血狼王才能走出血狼族,也只有血狼王,才能如此。”血魇传音给君慕倾,这也是精灵族的精灵,见到君慕倾,就会叫她血狼王的原因。

    君慕倾收回眸子,原来是这样,看来血狼族的很多事情,她都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况且,她不是血狼王,这些魔兽膜拜做什么?

    她哪里知道,血月光华,赤红血雾,血狼之身,磅礴气势,无一不透着威压,魔兽莫敢不服!

    十六翼精灵一阵叹息,它终于见到血狼王的力量,只是现身,什么都没做,一声嗥叫,就能让万兽膜拜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情,也就只有血狼王能够做到。

    一行几头魔兽,跟在十六翼精灵后面,从林间穿过,一路上,到处都是匍匐在地的魔兽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微微上扬,蓝莲他们也没有完全说清楚血狼,他们就没有说这样的一幕。

    九曲十八弯,重重迷宫,君慕倾看了看周围,精灵族这么隐蔽,就算是要找,尽管只是有千里之地,要找起来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红色余光看到一个身影,君慕倾传音给血魇:“血魇你知道精灵族在什么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小倾怪我吗?”妖冶眼中闪过一抹笑意,他的确是知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怪,即便你知道,我也要自己找。”不管她如何着急去神族,依赖总是个不好的习惯,什么事情都依赖着血魇,那她还用做什么。

    血魇双手负在身后,微微抬头看向空中,眼中透着笑意,他早知道是这种答案。

    玄金眯起眼睛,眼睛在血魇和君慕倾之间扫视,他们两个又在说什么事情,偏偏他们有契约之力,想说什么,他们也听不到。

    火凤凰一路沉默,这是它第一次来精灵族,精灵是见过不少,亲自到精灵族,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君慕倾的出现,倒是让它做了不少以前没有做过的事情,神之墓,精灵族都去过了。

    七拐八拐,十六翼精灵终于停下脚步,从怀里拿出水滴形状的白玉,他们面前的树林,瞬间发生变化,浓郁的生命气息迎面拂来。

    “血狼王,请。”十六翼精灵站到一旁,摆出一个请的姿势。

    君慕倾迈开步伐往里面走去,血魇看,火凤凰,玄金都纷纷往里面走,等他们走进去后,十六翼精灵才走进去,刚才是树林,又恢复刚才的形状。

    清新之气涤洗身体,树林中一片绿茵,周围流淌着淡淡的绿色光芒。

    “生命气息!”君慕倾看了看周围,到处都是生命气息,难道精灵族拥有生命之树!

    十六翼精灵没有说话,静静往前面走去,精灵族拥有生命气息,那是它们活下来就必须要生命气息。

    生命气息……

    生命之树,生命气息,拥有生命气息就相当于拥有了生命,生命之树周围流淌泉水,就是生命之泉,相传生命之泉,能让死人复活!

    这个传说这要是真的,那娘不就可以活过来,老爹也不用孤独一人。

    老爹尽管不说,他心里的心结也早已经打开,但是她知道,老爹很想娘,很想!

    找到生命之泉救娘就有希望,她一直都在找生命之泉,可所有的书籍上都记载,传说,那只是传说,就连黑暗神殿对生命之泉也没有太多记录。

    “血狼王。”这一声,沁人心脾,让人陶醉。

    君慕倾立马回神,红色往前面看去,一阵后怕,她都快忘记,这里是精灵族,生命之泉也是精灵族的东西,要得到,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绝美的女子,波浪长发垂地,绿色发丝带动着周围的生命气息,十八翼在她身后轻拂,美妙的脸上,带着温柔轻笑,她身上仿佛集合了世间的纯洁,圣雅,善良。

    “精灵王。”君慕倾淡淡叫了一声,表情没有多大起伏,那波澜不惊的眸子,好像她已经见过精灵王千百次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十六翼精灵,诧异地看着君慕倾,她竟然不惊讶,更没有痴迷,它们精灵一族,到什么地方,都会引来一场不可避免的风潮。

    血狼王在看到它的时候,平静,淡漠,它以为是自己长的不够美妙,但是它们精灵王,是精灵族最美的精灵,血狼王还是没有半点惊讶错愕,也没有它们早就习惯的痴迷!

    难道这就是血狼王,它们见过一切,对见到的一切,都能视为平常。

    “这次血魇王凤凰王,龙神陪着血狼王来精灵族,不知道是为了何事?”精灵王微笑着问道,绿色的眼睛看着君慕倾,有多长时间没有见过血狼王了,很长时间了。

    血魇双手负在身后,依旧是那傲视天下的神情,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火凤凰叹了口气,它们三个,血魇王最不爱说话,龙王也是,什么都让它来操心。

    “是君……血狼王有事。”火凤凰顿了顿,看了一眼身边庞大的身体,还真是一下子不习惯。

    君慕倾撇了撇嘴,她就是君慕倾,没必要改口叫血狼王,她也未必就是血狼王。

    精灵王扫视了一眼来的魔兽,最后将目光放在君慕倾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血狼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神族。”君慕倾简单说道,来找精灵族,还有什么是事情,它们自己也知道,自己来找它们,是为了去神族通道。

    精灵王眼中露出诧异的神情,仿佛很多年前的一幕,又在今天重现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精灵王应道,能找到精灵族,也就是找到去神族通道,按法则,他们是可以从这里到精灵族。

    君慕倾挑了挑眉头,精灵王答应的倒是挺爽快,她还以为要绕绕弯弯说一大堆,精灵王才会同意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可以打开通道。”血魇缓缓开口,询问的语气,却带着不可违背的命令。

    精灵王气势减弱几分,赶紧说道:“明天早上。”现在外面的血月之光笼罩,无法打开通往神族的通道,要打开,也只能等到明天早上才可以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说完,君慕倾转身走去,明天早上,离太阳升起,还有几个时辰,她的想想办法怎么褪去狼身。

    总不能用现在的样子去神族,那样就算没有谁会被吓到,也会引起不必要的震动。

    神族出现血狼,谁不想契约,她是人类,不是魔兽,怎么能契约!

    血魇看了一眼精灵王,转身离开,明天早上就能去神族,小倾还要准备一下,现在最应该做的,就是要褪去狼身,以人类的形态,出现在神族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怎么老是不等我。”玄金叹了口气,它容易吗?容易吗?

    倒是精灵族让它有些惊讶,这么容易就答应了,它以前见过精灵王是见过,却没有从精灵族通道去神族,一般都是直接走。

    这次要不是等君慕倾,它也可能从神族执法者的通道,直接去神族了。

    还是等着君慕倾好,让它的心脏慢慢变得坚强,要是一段时间没有看到君慕倾,又看到她做出什么禽兽的事情,它一定会担心自己的心脏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就拿今晚的事情来说,幸好它知道君慕倾一直很变态,不然心脏一定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血魇半点惊讶的样子都没有,还是说它不是第一次看到君慕倾变成狼身,不可能啊!

    君慕倾走出精灵族,看了看天色,时间还早,还有事情没做。

    红色的身影在空中划过弧度,眨眼之间树林里面的身影,就出现在空中。

    吱吱看到君慕倾回来,黑晶大眼睛露出幸喜,“主人!”它刚想靠近,身体就僵硬了。

    “呜呜,主人,为什么连我都靠不近不了你。”这样的话,那以后它还怎么站在主人肩上,怎么躺主人怀里,怎么让主人帮它顺毛。

    君慕倾囧囧地看着吱吱,这个,她真的不知道,好像就连血魇玄金他们,都不能靠自己太近。

    “呼呼!”小四急忙走到君慕倾面前,呼呼大叫。

    “小四可以靠近我。”小四可以靠近!

    “呼呼!”小四摸了摸自己的脖子,湛蓝色的眼睛露出一抹痛苦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四靠近她,也会觉得压抑,怎么会这样,能不能让她变回人形,这样子看自己,怎么看怎么怪。

    君慕倾那叫一个无奈,可她连自己怎么变成这样的都不知道,更何况是人形。

    “主人,这个三爪乌鸦怎么处理?”吱吱嘟了嘟嘴巴,好像大家都不能太靠近主人。

    三足乌帝身体微微一颤,紧张地匍匐在地上,说到它了,又说到它了!

    “血狼王饶命,属下不知道是您降临。”要是知道红发红眸的人,就是血狼王,就是给它天大的胆子,它也不敢对血狼王做什么,那是半点都不敢的事情。

    被吱吱这么一提醒,君慕倾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笑容出现在狼形脸上,带着几分狰狞。

    三足乌帝趴在空中即便不看君慕倾,它也能感觉到周围让它毛骨悚然的劲风。

    血狼王!竟然会是血狼王!

    难怪自己伤不到她,难怪她身边跟着东海青,难怪她拥有青铜盾!

    它一直以为自己的对手是人类,却没想到,不但不是人类,而且还是它不能招惹的对象,血狼王!

    血狼族任何一头魔兽,都不能轻易招惹,更何况是血狼王!

    精灵族精灵王亲自接见,自己居然对她无礼。

    三足乌帝越想心里越寒颤,它知道自己做了什么,也知道这件事情的后果是什么,那绝对是它无法承受的。

    “吱吱,小四,你们有没有见过麻花是什么样子的?”冰冷的身影缓缓响起,赤红的眸子一片冰寒。

    麻花!

    吱吱嘴角溢出口水,它当然知道,那是人类世界很好吃很好吃的东西之一,当初火镰还给它买过。

    小四歪着头,湛蓝色的眼中露出迷惑,它不知道什么叫麻花。

    君慕倾伸出爪子,现在是狼身,她应该还是可以用元素之力才对。

    周围空气发生扭动,红色的空气,扭曲成绳索模样,三足乌帝趴在地上,残破的身体开始发生扭动,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!”

    三足乌帝趴在地上,身体动弹不得,只是身上传来的痛楚,它能感觉到一清二楚,也无法反抗。

    空气扭动,笼罩在血月下的山峦,也跟着扭动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君慕倾深处双手,她身体那种空虚已经填满,能看觉到自己整个身体,都是元素之力充沛,仿佛随时就能突破晋升。

    “啊!”痛苦的声音直冲云霄,在山峦之巅嘶吼呐喊。

    君慕倾收放下双手,不对,双爪,目光看向身体扭成一线的三足乌帝,红眸如万年冰川般寒冷。

    六王稍稍抬头,强忍着不适,看向三足乌帝,当目光看到此时的三足乌帝,它们纷纷打了个冷颤,全身冰凉。

    当初在洛迦草原,幸好没对君慕倾怎么样,不然下场一定会比这还惨,三足乌帝都被扭成麻花了,尽管它们不知道麻花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主人,真的跟麻花一模一样!”吱吱惊奇地说道,一样是一样,可看到三足乌帝,它以后再也不要吃麻花了,看到麻花就会想到三足乌帝,太讨厌了。

    “呼呼。”

    “麻花就是这样的。”君慕倾扭头看着小四,小四现在多学点,以后就不怕被谁欺负了。

    火凤凰要是听到这句话,一定会无力呐喊,就小四这样,还有谁敢欺负它,一般都是它欺负别人才对。

    三足乌帝身体扭成麻花形状,嘶吼的声音一波接着一波,身体在扭动下,慢慢变细变小,庞大的身体正在一点一点的消失。

    黑色的身影在空中一点点变小,最后三足乌帝全部消失在空中,连渣都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火凤凰走来,看到三足乌帝,无声叹息,三足乌帝最不该的,就是把主意打到君慕倾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去?”小银皱着眉头看了看周围,这里的没有很浓郁的光明气息,它不习惯外面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君慕倾眨了眨眼睛,看着小银,她能说,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吗?

    “主人。”吱吱扭头看向君慕倾,不会是回不去了吧!

    君慕倾轻咳一声,这个,问题比较严肃,能不能先别不说这个问题,得先想办法变回人类身体才行啊喂!

    “我要去神族了,你们先回去吧。”君慕倾扭头看向六王和青鸟,他们也是看到血焰火,才匆忙赶来的吗?

    话落,七道身影立刻觉得轻松不少,它们活动了一下,缓缓站起来。

    巨大的狼身映入眼帘,眼中都露出一抹诧异,它们还是没有习惯君慕倾现在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真的要去神族,那你还回来吗?”鼠王有些不舍,难得兽族来一个人类,现在又要离开了,真的舍不得,舍不得。

    君慕倾现在尽管是血狼之身,但它知道,她一定是人类!

    “说不定。”君慕倾淡淡说道,她的确是不知道自己还回不回来,说不定母亲还会回来,到时候她会跟母亲一起回来。

    “那行!不管什么时候,六王之令,永不作废!”鼠王铿锵有力地说道,不管什么时候,六王之令永远都是她君慕倾的,这点什么时候都不会变!

    “这个可以有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六王之令,六王不会随便给出六王之令。

    青禾看着君慕倾,变回本体,轻盈的身体在空中飞舞,“君慕倾,不管什么时候,青鸟族都不会忘记大恩。”

    “血魇王陛下,火凤凰陛下,龙神上尊,属下告退。”七道声音同时响起,站在君慕倾他们面前的身影,瞬间走出很远。

    能同时见到血魇王陛下,火凤凰陛下,龙神上尊,在以前,它们敢都不敢想,还有血狼,君慕倾的血狼之身。

    黎明之光照射而来,血红色的月光,光芒暗淡下来,君慕倾巨大的狼身慢慢缩小。

    光芒越淡,她是身体就变小一点,阳光照射出来,狼身逐渐透明,人形显露。

    玄金和火凤凰眼中露出惊讶,目不转睛地看着君慕倾,阳光洒落,她的身型就变回人类,周围磅礴的威压,王者之势也在减弱。

    太神奇了!

    在血魇,火凤凰,玄金,小四,小银,吱吱的注视下,君慕倾变回人形,身上火红的衣袍残旧破烂。

    身上红雾逐渐散去,血月消失,红光消散,红发随风摇曳,精致的轮廓在太阳下照耀,赤红的眸子闪烁出自信的锋芒,淡淡的冰凉的气息,让人不敢轻易靠近。

    血魇身上燃烧起熊熊火焰,玄金周边金光照耀,光芒刺眼将小银包裹其中。

    三道身影消失在空中,小四尽管不想回去,哀怨地看了一眼君慕倾,身上附上一层红光,它的身影,也消失在空中。

    “主人!”吱吱跳回君慕倾肩上,蹭了蹭她的脸颊,它又能靠近主人了,那种威压不见了!

    火凤凰怔怔站在一旁,昨晚的一切,就如同南柯一梦,天亮了梦也醒了,可它知道,那绝对不是南柯一梦,是真的发生过,而它面前站着的人类,马上就要去神族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好好照顾自己,神族比兽族还要可怕。”凤凰形态显露,火凤凰飞临于九天之上,仰头一声啼叫,身影飞出了很远。

    红眸注视着火凤凰消失的背影,君慕倾喃喃说道:“最可怕的,还是人心。”

    神族吗?

    她去神族还有很多事情,光明之神,还有新上任的黑暗之神,怎么能轻易放过。

    “主人!”

    “主人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几道身影从四面八方走来,聚集到君慕倾面前,神情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主人,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好强悍的力量,差点没吓死我!”

    “君慕倾,小爷昨晚又感觉到熟悉的味道,是不是你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魔兽们你一言我一语,君慕倾半天都没有机会告诉他们,等会他们就能去神族。

    “停!”简单的节奏响起,周围立刻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无奈地摇摇头,脸上含着笑容,这一晚上倒是他们担心了,其实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,貌似他们说的事情,还是她弄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不要去空间。”吱吱紧紧抱住君慕倾,它刚才多担心,多担心就靠近不了主人了。

    “小爷也不要去。”小碧盘身站在君慕倾肩上,吐着蛇信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进去好了。”君慕倾冷声说道,目光扫视了一下周围,看向天空,很快她就要去神族,神族!

    魔兽们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是一脸茫然,到现在他们还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该去神族了。”薄凉的声音缓缓响起。

    神族!

    魔兽们纷纷睁大双眼,惊喜地看着君慕倾,他们要去神族了!

    “君慕倾,我也要跟着你!”矮人立马挤进魔兽堆里面,走到君慕倾面前说道,它也要去神族,要跟在君慕倾的身边,还没有见过这么厉害的人类。

    金刚六臂猿单膝跪下,虔诚地看着君慕倾:“吾愿意臣服!”不管以后如何,它此时只想臣服!

    “还有我!”菱角巨蟒立马说道,他们可不能不管自己!

    魔兽们纷纷扭头看去,见小矮人,金刚六臂猿,菱角巨蟒诚恳的模样,眼中都露出一抹笑容,他们就知道会这样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金刚六臂猿,皱了皱眉头,“我说的臣服,不是让你跪在我的面前。”

    “赶紧起来赶紧起来。”火萤赶紧说道,这么客气做什么,还对他们跪下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是主人的伙伴,又不是奴仆。”黒翼笑呵呵地说道,他们都是主人的伙伴,从它臣服主人的那一刻,它就知道自己没有选错,金刚六臂猿也不会选错。

    “不用这么客气,跟着主人有肉吃就是了。”火镰笑的相当猥琐,跟着主人有肉吃!

    魔兽们纷纷翻白眼,他们要直接无视火镰,直接忽视!

    金刚六臂猿愣愣站起来,伙伴,不是奴仆!

    “你们跟着我可以,但最好不要试图背叛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“变成麻花!”吱吱赶紧说道!

    麻花!

    麻花?这个麻花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魔兽们看向火镰,它又教了吱吱什么东西,什么麻花?

    “这次我什么都没教!”什么变成麻花,它都不知道是什么,看着他做啥!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一阵抽动,麻花……

    “一定不会!”三头魔兽立马摇头,它们一定不会背叛!

    空间之门打开,魔兽们熟门熟路的走进去,金刚六臂猿它们三个尽管不熟,也跟着魔兽走进空间。

    空间之门关上,消失在空中,十六翼精灵出现在君慕倾身边。

    “血狼……”

    “君慕倾。”君慕倾迈开步伐,往森林里面走去,。

    晚上还魔兽匍匐的森林,此时看不见一头魔兽,周围就连魔兽气息都没有,仿佛所有魔兽集体消失了一般。

    君慕倾?

    十六翼精灵愣了一下,见君慕倾的身影已经消失在空中,立马追上去。

    来过一次精灵族,君慕倾没有第一次的惊奇,反倒是吱吱和小碧,它们两个东张西望。

    “血……姑娘请跟我来。”十六翼精灵站在君慕倾身边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跟着十六翼精灵,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,晚上来的时候,十六翼精灵直接就带着君慕倾去见精灵王,也正是晚上,就没有见都什么精灵,现在是白天,周围随处可见的,都是精灵族的精灵,它们有美丽的容貌,姣好的身材,荧光的羽翼,各种颜色,有些三翼,四翼,十翼……

    泉水潺潺,看着脚下流动才泉水,君慕倾眼中露出一抹笑意,随即笑意又消失眼中。

    精灵王见君慕倾走来,它立马飞到她面前,“这便是生命之泉,你要是需要,可以带点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客气了!”君慕倾嘴角微微上扬,等的就是精灵王的这句话!

    精灵王笑容僵住,看着君慕倾的笑容,它心里没由来的一阵寒意,后背阵阵发凉,好像又看到了当年那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精灵王点点头,不动声色的收起僵住的笑容,柔和地回答。

    绿色的眸子,看着火红的身影,脸上的笑容逐渐僵住,然后再僵,再僵,直至笑容消失。

    精灵王欲哭无泪的看着君慕倾,它能不能收回刚才的话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终于要去神族了,吼吼!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