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_z_;

    章节名:第二十六章黑吃黑!

    小海东青拍打着翅膀,往空中盘旋,“人类,你救吾,吾帮你找到精灵族,便两清了如何。免费门户”它是不会留在这里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将双手负在身后,眸子注视着海东青,“你的去留问我没用。”救它的是火镰和吱吱,他们两个同不同意它离开,她不会说什么。

    小海东青低头看向君慕倾,这个人类,明明魔兽都是她的,她为何说没用!

    “小海海,什么叫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,我们救了你,你的命就是我们的,你知不知道。”火镰苦口婆心耐心劝导,脸上的笑容,笑的相当无耻。

    无耻啊!

    小矮人看向火镰,有他这样的吗?海东青都没有说命是它的,这烈焱金虎它居然自己就这么说出来了,这种话不应该是小海东青说的,有他这么无耻的吗?

    小海海……

    所有魔兽顿时满头黑线,他们听着这个称呼,怎么一身鸡皮疙瘩!?

    君慕倾太阳穴明显跳动了几分,嘴角勾起浅浅的弧度,火镰一语绝对惊死人,这些年他倒是学的不错,越来越有长进。

    小海东青盘旋在树林中,听着火镰的话,没有再开口,也不知道是在沉思,还是不愿意答应火镰。

    海东青不回答,火镰也不着急,神鹰!他都捡到了,再怎样也不能让它离开,给主人当坐骑就挺好,想去哪里飞去就行了……不对!

    小四!小四也有翅膀,比海东青还要霸气,那么魁梧的身体……可居然说它可爱!

    “你想如何?”海东青最终还是开口,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?

    火镰猥琐的嘿嘿一笑,搓着双手,走前面几步,“我就是想让你听我家主人的,我家主人让你什么时候离开,你才能离开。”他的就是主人的。

    “不然我吃了你魔核!”吱吱挥了挥爪子,萌哒哒的样子,立刻变得龇牙咧嘴,全身毛发炸开,凶狠地看着海东青。

    他们这么恐吓小孩子,想做什么?

    金刚六臂猿无奈地站在一旁,这些魔兽还真是有趣,他们都叫君慕倾主人,但是他们说什么的时候,君慕倾只是在旁边看着,必要的时候才会出声,这些魔兽,也都是臣服君慕倾的吗?

    “听你们的不就行了。”君慕倾淡漠地说道,不一定要听她的,这枚蛋不是她孵出来的,让它听话,不一定要听她的。

    刚刚出生的海东青就能自己飞翔,鹰之神鹰,的确不一般。

    “主人,海东青你就勉勉强强,我知道它等级太低。”但应该不差,毕竟是神鹰,出生能语,能飞,留着肯定有用。

    “勉勉强强?也可以。”挑挑眉头,勉强收下倒也不差。

    小矮人捶胸吐血,什么叫勉勉强强,他们知不知道这是什么魔兽,海东青,海东青,什么勉勉强强!就算刚出生的幼兽,那也是血统纯正的高级魔兽!

    她竟然说勉勉强强也可以!

    魔兽们淡然的站在原地,看着海东青,也没觉得什么,的确可以说是勉勉强强。

    锐利的目光注视了君慕倾很久,它就这么盘旋空中,直到飞累了,才落到最顶端的树枝上。

    “吾不和人类契约。”稚嫩的声音响起,它不会和人类契约,海东青是绝对不会和人类契约的,它知道的自己的身份,更加不会就这么轻易和人类契约。

    和人类契约!

    火镰立马跳起来,大吼道:“啊呸,你想契约,老子都没有跟主人契约,你还想契约!”也就血魇老大才和主人之间有本命契约。

    小碧吐了吐蛇信,圆碌碌地小眼珠子看着海东青,“小爷都没有跟君慕倾契约,你想的美!”契约,它竟然想和君慕倾契约,吃了雄心豹子胆了!

    “靠之,我们都没契约,小海海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先来后到!”

    “小海海,你这么小敬重长辈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君慕倾:“……”

    红色的身影站在一旁,一阵无语,明明该说话的是她,为什么这些魔兽一头比一头激动,她这半个字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魔兽你一言我一语,他们觉得没什么,倒是把小矮人和金刚六臂猿吓的不轻,海东青早就呆滞。

    魔兽心甘情愿跟在人类身边,没有任何契约,也没有任何束缚,为什么?它们为什么会甘愿留在她身边?

    吵闹的声音依旧,小矮人不禁捂上耳朵,脸色也阵阵发白,在这么多魔兽中间,威压散开,它能坚持不吐血,就已经不错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额上挂着几条黑线,额角在不停跳动,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周围顿时安静了下来,所有魔兽都收住声音,心虚抬头看着海东青,他们就是激动了一点,就那么一点点。

    他们安静了下来,海东青终于觉得世界安静下来,目光怔怔地看着君慕倾,她只是一句话,就能让这么多魔兽安静,是人类还是魔兽,身上半点气息都没有,她是谁,若是人类,怎么能在兽族,还能让这么多魔兽听她号令?

    看着君慕倾,海东青不自觉地拍打双翅,飞到君慕倾面前,双眼眨都不眨,身体如同着魔,又或许君慕倾身上有着某种吸引力,让它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。

    “吾刚刚才出生,很多海东青族的能力都还没有具备,你愿意收留吾?”海东青愣愣问道,等问完以后,它才回神,恨不得咬掉自己舌头,竟然对一个人类说了真话。

    它现在的确是不知道同族在什么地方,要找到同族并不容易,的确需要找一个地方居住下来,等它具备海东青所有能力,就能去找族人。

    “留下可以,但这期间,你必须要听我的,你若想离开,我亦不阻拦。”比起吱吱,它好很多,吱吱那会怕也是刚刚才出生。

    海东青咯吱咯吱发笑,愉快地点头答应:“我答应你。”她即便是人类,也很厉害,能让这么多魔兽都听她的。

    答应了!

    小矮人傻愣在了当场,这可是海东青,为什么海东青都愿意靠近她,还主动靠近她!

    天!她到底是谁!

    能让魔兽都听她的人类,她到底是什么人!

    所有魔兽脸上都露出笑容,答应就好,他们会好好调教小海东青,不但会让它学会自己与生俱来具备的,还有其它的。

    “主人,那它叫什么?咱们不能总叫小海海吧。”吱吱歪头看着君慕倾,小海海其实也不错。

    君慕倾注视着海东青,嘴角抽动了下,又是取名字……

    “主人,不如叫御,御天而翔。”水刃温柔一笑,笑意如沐浴春风一般。

    御天而翔?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君慕倾看了一眼海东青,微笑着回答,御天而翔,海东青也算是飞禽族霸主一类。

    “那就叫御了!”所有魔兽齐声说道。

    御张开双翅,往空中飞去,“我去看看精灵族在什么地方。”

    小矮人看着御飞走的身影,心里一阵忐忑,最后这个人类还是会找到精灵族,有海东青在身边,找到精灵族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族长,它绝对没有透露精灵族的事情,是他们自己找到的,和它没有半点关系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们也去找找。”霸嚣面向君慕倾,矮人族和精灵族之间有矛盾,那一定也不会离的太远。

    “神族的人找麻烦,不用太客气。”君慕倾冷声说道,神族几大势力才见到两个,也可能是南叶森林才来了两个,兽族这么大,洛迦草原和南叶森林,不过只是冰山一角。

    所有魔兽脸上都浮现出笑容,不用太客气!

    “主人,那凤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样。”君慕倾冷声打断。

    “是!”众魔兽齐声回答,十几道身影闪过,他们已经走出去很远。

    小矮人趴在地上,双脚不停往后蹬,才把埋入土中的头颅拔出来,吃了一嘴的土尘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!”小矮人欲哭无泪地吐着灰尘,这是招谁惹谁了,不就是遇到了一个人类,这些魔兽也太粗鲁了!

    金刚六臂猿站也不是,坐也不是,呆呆地站在原地,张了张嘴,又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君慕倾原地坐下,闭上双眼,“六臂猿,我不会在呆在羽翼下。”六臂猿说保护她,可是她不会在羽翼下,她需要的也不是保护,羽翼能保护一时,却不能一世。

    话落,周围一片寂静,君慕倾也没有再说话,用神识探入身体,从石壁出走,她就总感觉身体里面的力量,有几分浮动,当时她匆匆忙忙到遗忘蛮荒,也没有太在意,现在浮动比在遗忘蛮荒还要躁动。

    不会呆在在羽翼下!

    金刚六臂猿震撼地看着君慕倾,原来她说自己要的是臣服,是因为自己说要保护她,不让她受到半点危险,而她却不是这样的,她不会躲在魔兽的身后。

    君慕倾身边有这么多魔兽,她不会躲在羽翼下,在羽翼下,就不能成长,实力更加不能突破。

    啧啧,倒是要对这个人类刮目相看了!小矮人若有所思地看着君慕倾,不禁轻啧。

    “吱吱,我们也去。”小碧仰头看了一眼吱吱,君慕倾身上的气息流动的很奇怪,她已经是大尊王巅峰,随时都会得到契机,突破大尊王。

    吱吱轻轻点头,蹑手蹑脚地站起来,就怕打扰到君慕倾。

    金刚六臂猿和小矮人在魔兽离开的这段期间,它们都没有离开,金刚六臂猿是在等待君慕倾醒来,告诉她自己的决定,至于小矮人是为了什么,只有它自己才知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闭上眼睛,感应着自己身体里面的元素,石壁之中,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只记得自己在沉睡,可是沉睡醒来,她感觉身体里面好像多了什么,又好像没有多什么。

    她现在这种状况,连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也可能是突破大尊王的前兆。

    血脉之中再次发生浮动,君慕倾紧闭双眼,神识往里面探去,却没有看到任何东西,脑海中突然一道红光闪过,红眸猛地睁开。

    那是什么!

    君慕倾睁开双眼,注视着前方,红色的雾气弥漫。

    “主人。”吱吱好地跳到君慕倾怀里,抬头注视着的她。

    听到吱吱的呼唤,君慕倾收回眸子,眼中的疑惑瞬间消失,仿佛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一般。

    魔兽们都担忧地看着君慕倾,一双双眼睛紧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找到?”君慕倾抱起吱吱,缓缓站起身体,她只是看到了一个莫名的地方,不是晋升的事情。

    风刃沉声开口:“我已经走到千里之外,也没有看到精灵族。”不知道精灵族是不是消失了,找了那么长时间,就是找不到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是。”魔兽们纷纷说道,他们也找过很远的地方,同样的也没有找到精灵族,也不知道这精灵族去了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发生什么?”君慕倾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一些小麻烦,都解决了,神族的人没有遇到。”观月笑着说道,这些小麻烦他们轻松就解决了。

    暖暖嘟了嘟嘴巴,皱了皱眉头,“主人,我刚刚把魔兽暴揍了一顿。”气死她了,敢吓她。

    众魔兽眼中露出光亮,暖暖居然主动暴揍魔兽,第一次!

    “以后也可以这么做。”君慕倾微笑着说道,暖暖属于比较温和的魔兽,还只爱美人,打架它很少主动出手,这趟兽族,也不是白来的。

    暖暖幸喜地看着君慕倾,“真的可以!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她现在需要的是实战,在魔域森林,它周围遍地浮光,很少有魔兽靠近,跟着她临君大陆,几乎都没有怎么出手。

    “美人也要揍?”暖暖看着君慕倾,她能不能不揍美人。

    又来了!

    一棒子魔兽纷纷捂脸,无力叹息,美人欺负她了,她还不动手!

    “暖暖,欺负你的美人一定要揍。”看来暖暖还是暖暖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欺负她的,当然不能放过!

    “御呢?”君慕倾看了看周围,这个时候还没有看到御回来,走遍千里之外都没有找到,兽族魔兽都没有找到精灵族,他们一时半会哪里能找到。

    闪电双手环胸,靠在一旁的树干上,嘴里叼着一根野草,“不知道它去了哪里,我们走到千里之外,又从千里之外回来,都五六天的事情,又在这里等主人几天,它还是没有回来。”

    他们找了这么长时间,还等了自己几天,自己竟然都不知道,还以为刚刚才过去一会。

    “血魇?”君慕倾传音给血魇。

    “你封闭了五识,今天是第十一天。”在石壁也是一样,小倾五识封闭,不管它怎么叫她也听不到。

    封闭五识?

    “我没有封闭。”君慕倾沉声说道,她只是想看看身体里面的浮动是什么,不会封闭五识,况且现在还是在兽族。

    血魇站在原地,感应着君慕倾,刚才的确是没有任何联系,现在又有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!”火镰摇晃了一下君慕倾,大叫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伸出手,揉了揉自己的耳朵,“我听到你们在说什么,不是聋子。”她只是跟血魇在说事情,一下子没有跟他们说话,用得着这么大声吗?

    火镰立马后退好几步,打算未来的几天里面,和君慕倾保持三步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主人,是御回来了。”霸嚣斜视了一眼火镰,他敢那么大声叫主人,现在躲的倒是远。

    御展开双翅,在空中盘旋,君慕倾伸出手臂,白色的身影稳稳落在她手臂上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精灵族在什么地方了!”找了好几天,它终于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带我们去。”君慕倾看着御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御展开双翅,在空中翱翔。

    红色的身影眨眼之间,已经到了空中,风元素将君慕倾包裹其中,带动着她前进的速度。

    树林中十几道身影闪过,魔兽们紧紧跟随在君慕倾身边。

    小矮人在空中手舞足蹈晃动,大声喊道:“该死的鹰兽,你们去找精灵族,和我半点关系都没有,干嘛拉着我一起去!”它一点都不想见到精灵族,一点都不想。

    桑无际摇晃了一下手臂,提起手上的小矮人,“老子是沙漠之鹰,沙漠之鹰!”什么鹰兽!

    小矮人瞪着桑无际,心里暗自的叹息,这次是想不惹麻烦都不行了,他们竟然带着自己去找精灵族,精灵族那些家伙,看到自己,一定会告诉族长的。

    完了完了,它已经想到自己今后的日子,可是它一点都不想被骂!

    “你逃不掉的。”桑无际挥了挥手,大笑着说道,它怎么会这么就放小矮人离开,窗户都没有,更别说门!

    魔兽们的扭头看了桑无际一眼,他这是每天被压迫,想找个小矮人让他压迫吗?

    御飞在前面,君慕倾紧紧跟在它身后,随着他们走动的步伐,小矮人不禁捂住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就知道海东青一定能找到精灵族,看来它的确是找到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用风之音带动自己,空中微风吹过,她猛地停下脚步,目光注视着前方。

    魔兽们纷纷走到君慕倾身后,眼中露出一抹疑惑,发生了什么事情?

    “主人?”

    “三足乌族。”这里不是三足乌的领地,它们怎么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三足乌!

    魔兽们往前面看去,就发现三足乌兽从他们对面走来,看阵势还很隆重。

    御看到前面动静,也停下身体,往山林中飞去,他们脚下是一个山谷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在这里遇到三足乌!”小矮人停止挣扎,看着前面的黑影,全部都是三足乌,它们在疯狂扫荡。

    众魔兽翻了翻白眼,他们还想知道是为什么,它这不是白问。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原地,目光淡然地看着面前走来的三足乌,他们这么紧张的寻找,难道是为了三爪公主已经死在神之墓,被尸虫啃的,现在也应该只剩下骨头。

    还在远处的三足乌很快出现在十里之外,为首的三足乌在自己种族的拥簇下,往君慕倾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“去问问他们有没有见到羽儿。”为首的三足乌指了指面前的三足乌,极具威严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,王下。”三足乌立刻应道,昂头挺胸往君慕倾他们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王下?三足乌王亲自来找女儿,真是稀奇。

    红眸看向三足乌王身后,跟着三足乌王的三足乌手上都抬着东西,不是玉石别的,感情这三足乌王假借找女儿的名义,在兽族当起强盗来了。

    “问你们,有没有见到我们公主!”三足乌拟态人形,昂首挺胸走到君慕倾面前,伸出手指,指着君慕倾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同时从君慕倾身后闪过,只听到咔嚓两声,三足乌的两只手臂,已经无力垂落。

    “啊!”凄惨的声音冲破云霄,走来的三足乌没有任何支撑往地面掉落下去。

    众魔兽看着君慕倾两边站立的身影,嘴角不禁抽搐,惹上潇姑娘和风刃,算不算那头三足乌太倒霉?

    三足乌王坐在自己的宝座上,被几头三足乌兽抬着,那模样哪里有一点女儿失踪的着急,反而得意洋洋,好像是得到了什么至宝似的。

    听到凄惨的声音,美美坐在宝座上等待消息的三足乌王这才回神,从自己的宝座上噌的一下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胆,敢伤吾族之兽!”三足乌王目光注视着君慕倾,好大胆子,敢伤它三足乌!

    “伤它又如何,在吾主面前放肆,打的就是你们!”霸嚣沉声说道,风刃为什么每次都跟她抢,明明这次就是她出手的,他又走过来插一脚。

    “潇姑娘,那什么,谁让我看到你出手,就会忍不住出手呢?”这不能怪他,他们比了这么长时间,已经形成惯性。

    霸嚣不去看风刃,他就是故意的,有什么忍不住。

    三足乌王大步走下自己宝座,脚步落在空中,空气如同浪花似的,往周围荡开的波动。

    “在本王面前,尔等也敢放肆!”三足乌王沉声呵斥道,空中震开如流水般的动荡。

    霸嚣风刃立刻出手阻挡,三足乌王的威压之鞭打在他们身上,两道身影同时后退几步,眉头紧皱地看着三足乌王。

    三足乌王眯起眼睛,不屑地看了一眼霸嚣和风刃,区区领帝级别,就在它面前放肆,走兽也配走到这空中!

    “潇,风刃。”冰冷的声音缓缓响起,君慕倾看着挡在她面前的两道身影。

    霸嚣风刃身体僵了一下,这才回神他们做了什么,在兽族一段时间,他们都快忘记,这些事情,主人自己就能够应付,只是看到攻击,他们就忍不住冲上来。

    看到对手,他们就会忍不住攻击,好战在他们身体里面完全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挡在君慕倾面前的两道身影让开,霸嚣和风刃走到君慕倾身后。

    三足乌王高傲的神情,在看到那抹红色身影之时,愣了一下随即又立马回神。

    庞大的身体在空中展开双翅,只有几丈宽,这还不是三足乌王真正本体。

    “你是魔兽还是人类,身上气息都没有,难道你是人类不成!”人类出现在兽族,那是不可能的,只有它们魔兽,才能在人类世界活动,倒是眼前的魔兽,一点气息都没有,哼!

    “与你无关。”君慕倾淡漠说道,三足乌王这是去了多少个兽族,抢了这么多东西,不过都是一些搀和了杂质的玉石,和一些武器,其它的没有什么。

    三足乌王目光锐利地看向君慕倾,庞大的身体在逐渐发生变化,人形显露,三足乌王的身上穿着黑色的铠甲,铠甲寒光粼粼,它迈开步伐,走到君慕倾面前。

    “再问你一次,有没有见过我的羽儿!”生命石没有任何生命反应,也就是说它的羽儿已经死了,可它不相信这个事实,那么多公主里面,就羽儿长的最好看,才会那么疼爱,现在生命石没有任何反应,教如何相信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的培养,女儿没有嫁出去,别说血统高贵的种族,在三足乌族,它都没嫁,这么多年的心血,还有自己用那么多钱才培养了这么一个女儿,现在就这么死了,它不就亏本了!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君慕倾脸不红气不喘地回答,她看到的只是一头脑残的三爪公主,终于他的羽儿,这个真没看见。

    没有!还是没有!

    三足乌王神情一变,目光紧盯着君慕倾,想从她脸上看到被的情绪,最后还是什么都没看到。

    没有看到黑羽,这一路它就要把这些年亏的东西,全部收回来!

    走过这么多个魔兽种族,它还没有收回十分之一,那么多钱就全部放在羽儿身上。

    “把你们身上值钱的交出来,本王就让你们离开!”三足乌王站在原地,理直气壮地看着君慕倾,好像他们把东西交出来,是他们应该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站在君慕倾身后的魔兽,纷纷睁大双眼,光天化日之下,抢劫!

    三足乌王竟然会抢劫,而且抢劫的对象,还是君慕倾!

    笑靥如花,君慕倾嘴角勾起弧度,红眸冰冷,迈开步伐走到三足乌王的面前,“抢劫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三足乌王理直气壮地应道,它就是抢劫,又能怎么样,它养了黑羽这么长时间,现在黑羽死了,它不应该抢点东西,安慰一下自己。

    “抢劫……”如鸿毛般的声音响起,声音中透着几分寒意。

    魔兽们纷纷叹息,这头三足乌王能抢到这么多东西,也不知道有多少魔兽在它手上遭殃,不过今天遭殃的那个,绝对是它。

    谁让它什么地方不好踢,偏偏要来踢铁板!

    红色身影闪过,刚才还在几丈外的身影,眨眼之间,已经出现到的三足乌王眼前。

    君慕倾抓过三足乌王,扬起拳头,肉眼可见的气波在她手上旋转来开。

    “砰!”鼻梁断裂的声音响起,三足乌王鼻子上出现一个偌大的淤青,鼻血顺着鼻孔流下来。

    “抢劫,让你抢!”元素之力在另外一只手上飞旋,君慕倾又扬起拳头,一拳打在了三足乌王的眼睛上面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又一拳落下,这一拳则是落在另外一直眼睛上面,三足乌王还没反应过来,自己就已经被人打了两拳,这两拳打的很结实,淤青带着紫色痕迹。

    三足乌王被这三拳打的眼冒金星,脑中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众魔兽肉疼地看着三足乌王,何必呢,大白天的出来抢劫,这不是送上门挨打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几声过后,三足乌王脸上已经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,君慕倾优雅拍了拍衣服。

    “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,我就放过你。”冰凉的声音透着阵阵优雅,明明是黑吃黑,但是那优雅的语气,优雅的姿态却一点都不像土匪该有的样子。

    被打成鼻青脸肿的三足乌王,捂着自己的脸蹲在空中,疼痛感阵阵袭来,他还没有给自己疗伤,耳边又传来冰冷的声音。

    抢劫!

    三足乌王立马站起来,顾不得脸上的伤口,大叫道:“快点回去,抢劫,抢劫!”

    君慕倾不耐烦地看了一眼三足乌王,一道身影瞬间从她身后闪过,火镰手握着火焰的匕首,架在三足乌王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老子主人说了,把值钱的交出来。”敢抢他们几主人,三足乌王的勇气值得鼓励,就是脑子有点让人让兽怀疑是不是有问题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走到三足乌王面前,“你死,或者是把值钱的交出来。”

    到底谁才是抢劫那个,抢劫的是它们三足乌,她最多算黑吃黑,三足乌王好歹刚刚抢了别人的东西,强盗叫抢劫,它以为自己能找到谁来帮忙。

    三足乌王还想让三足乌兽离开,自己再想办法逃走,但是看到脖子上红刃,它就立马脚软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姑奶奶,我这里真的没有什么值钱的。”就算是有,也绝对不会拿出来,那是它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原来没有值钱的,看来乌王有很多值钱的宝贝。”君慕倾挑挑眉头,它身后那么多东西,也算是一笔不小钱,还说自己没值钱的东西。

    被人拿刀放在脖子上面,就被吓到,她现在好像有点明白,乌鸦公主性格是遗传谁的。

    老爹是这样,女儿也是这样,不愧是一家子。

    三足乌王看向三足乌兽,它们手上都端着玉石,还有一些武器,差点直接抽自己两耳瓜子,它怎么忘记,这些东西体积太大,它嫌麻烦,就放在外面。

    小矮人风中凌乱地看着这一幕,它看到了什么,三足乌王抢劫,可是不但没有抢到东西,反而被别人揍了一顿,现在还要被黑吃黑!

    还有这个人类,她居然连三足乌王也敢抢,抢就抢了,怎么看上去,她都那么优雅,在外人眼里,一点都不像是抢劫!

    金刚六臂猿石化当场,它就没有见过这么优雅的土匪。

    “姑娘,这是给我女儿的嫁妆,你要是抢了,我可怎么办!”三足乌王眼珠子一转,立马就想到一个理由。

    火萤他们纷纷翻白眼,女儿嫁妆,黑羽都死在神之墓了,那么多人看到,它敢说这是它女儿的嫁妆!

    再编,继续编,三足乌王也就这样,刚才威风凛凛抢东西,刀架在脖子,吓的双腿直打哆嗦。

    也难怪三爪公主这样,都是从他身上遗传来的。

    小矮人差点吐血,这是什么破理由,刚才说抢劫,现在被别人抢劫,竟然说这是它女儿的嫁妆,有谁嫁女儿,嫁妆是抢来的?

    “火镰,剁掉一只手。”君慕倾漫不经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火镰立刻应道,手上匕首挥动。

    “慢!慢着!”三足乌王脸色一阵苍白,这个人类竟然是大尊王巅峰,它才七级大尊王,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三足乌王不嫁女儿了?”君慕倾抬起眼皮,红眸之中一片冰寒。

    “五五,咱们五五分!”它今天是招谁惹谁了,怎么会遇到这么一个祖宗,黑吃黑的祖宗,今天出门一定是忘了算日子,不然怎么会遇到她。

    “剁手!”

    “别!六四!”

    “剁。”

    “九一。”

    火镰手上的匕首,可没有因为“九一”停下,眼看着匕首就要落在三足乌王的手臂上。

    “我全部给你!”三足乌王放生吼道,它不要了,全部都给她,全部给她!

    火镰的匕首刚好停顿在手臂上,三足乌王要是再慢一步,手臂就会被切掉,也不知道火镰是故意的呢?还是故意的呢?

    “愣着做什么,搬东西。”火镰挑挑眉头,看了看他身后的三足乌。

    十几头魔兽立刻走出去,二话不说就把三足乌手上的东西全部搬走,一件件放进纳戒当中。

    三足乌看着三足乌王还在君慕倾手上,尽管不愿意,还是把东西交了出去。

    三足乌王肉疼地看着自己辛苦抢来的东西,被一一拿走,“姑奶奶,可以放开我了吧?”

    君慕倾睨视了一眼三足乌王,淡漠地说道:“继续。”它以为自己会相信,它只抢了这些,从三足乌族到这里,还不知道有多少奇珍异宝。

    三足乌王身体颤了一下,扭头看着君慕倾,她又知道!

    “士可杀不可辱!我是不会给你的!”它放起来的东西,比这些值钱多了,怎么会就这么拿出来,那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火镰满头黑线的看着三足乌王,它怎么那么多废话,不可辱,它还没有被辱吗?

    “剁手。”君慕倾没有多加理会,只是冷冷说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火镰应道,大手挥起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换一招吗?”每次都是剁手!没了手它还能飞吗?

    “实用就好,剁!”换招,这招不就挺好。

    “我给!”三足乌王立刻从纳戒里面拿出东西,一股脑地全部都给君慕倾。

    看着那双赤红的眸子,三足乌王再也不敢留心眼,把所有东西,都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次出来,抢是抢了不少,结果它抢来的东西都被人抢了不说,就连自己本身的,都被拿走了!

    三足乌王的东西都拿了以后,君慕倾他们这才继续往精灵族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站在原地的三足乌王,愤恨地看着君慕倾他们离开的背影,那些东西都是它抢来的,如今却落在了别人手上。

    三足乌中走出一道身影,一头三足乌走到三足乌王面前,沉声说道:“王下,有件事情,属下不知道该不该说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那么多做什么,说!”它都快气死了,还要卖关子!

    “刚才的那个人,就是前段时间,公主在青鸟族发生冲突的那个人,当时她也是把刀架在的公主脖子上。”三足乌继续说道,它刚刚才想起来,那个人前段时间见过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三足乌王声音提高了八倍,她把刀架在黑羽的脖子上,那细皮嫩肉的,她!她!

    “属下认为,说不定公主的死和她有关,或许,公主就是她杀的。”三足乌不急不缓地开口,脸上露出一抹冷笑,这样三足乌王就能把抢走的东西,全部抢回来。

    黑羽,黑羽是她杀的!

    可恶,实在是可恶!

    三足乌王扭头看向君慕倾离开的方向,眼中染上起熊熊怒火,当他目光触及到一个白色小点,眼中怒火全失,若有所思地看着那个小白点。

    三足乌见三足乌王没有任何反应,反而是看着君慕倾离开的方向一致在笑,不禁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“王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本王奈何不了你,那本王就请陛下出来!”三足乌王大手一挥,转身离开,陛下对那样东西,一定会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三足乌愣在原地,不过是公主的事情,怎么要惊动到三足乌帝!</dd>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