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“就像几位说的,这不一定是出口,说不定还是墓中穴,请我先走,两位尊下,就不怕里面的至宝,都落到我的手中?”冰冷声音缓缓响起。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让她先走,说的是好听,这道门紧闭,门前还散落着骨骸,肯定是接触这道门的时候,遇到了什么,才死在门口,尽管不知道这些人等级多高,但敢走进神之墓,还能到这里的,不会低到哪里去,让她先走,是什么心思,谁不知道。

    被君慕倾那双红眸盯着,严摩脸上划过一抹不自在,却又立刻将这种情绪压下去,君慕倾再怎么聪明,要不是青铜盾,她也不能走到现在,她不去,难道还让他们这些尊帝王亲自上去开门不成!

    强者为尊,她是他们实力当中最弱的,开门又如何!

    梵拓见严摩往这边看来,立刻往前面走一步,难得冲他抱拳俯身地说道:“我们之中,严摩尊下的是二级尊帝王,本尊也只是一级巅峰。”

    梵拓咬紧牙根,才将刚才的话说出来,严摩只是快他一步晋升到二级尊帝王,在神族就总是在他面前指手画脚!什么东西!

    严摩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双眼死瞪着梵拓,这个时候,他梵拓倒是把事情推的一干二净,让自己冲在最前面。

    借用等级这个事情来说!逼迫他不得不出手!

    “怎么,严摩尊下不出手,难不成,是想让陛下动手?”曲易风眼中露出阴毒的笑容,脸上的表情也不像刚才收敛,梵拓赶紧走到他身边,态度恭敬。

    严摩看着曲易风,脸色大变,“曲家竟然欺骗了所有人!”曲易风!他已经是尊君王,曲家欺瞒了神族所有人!

    隐瞒了他尊君王的事实!

    “手段罢了。”曲易风挥了挥手衣袖,不在意地说道,大家风范显露无疑。

    都这个时候了,他没必要再隐瞒什么,曲家一定会得到青铜盾!

    “好一个手段!”严摩咬咬牙,继续道:“既然如此,我来!”说完不忘扭头瞪了君慕倾一眼,眼前的人一定会死在他的手上,现在就让这个丫头叫嚣,等会就将她碎尸万段,当然也包括梵拓曲易风,这些年,神族所有人,都小看了曲家未来继承人!

    他们的对话,火凤凰自然一副,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,人类之事和兽族没有任何关系,有任何争斗也没有什么关系,它不用理会。

    君慕倾睨视了一眼严摩,迈步离大门远远的,出口还是另外一个空间的入口,谁都不知道,严摩既然这么说了,她也不好出手,白捡的感觉一定不错。

    神族啊,还真是复杂,这才两股势力而已,就这么多纷争,等到所有势力聚齐,那不得把天都闹翻了?

    这次去神族,不会太无聊就是了。

    严摩脸色铁青地往前面走去,曲家有两个人,一个是一级巅峰的尊帝王,一个是五级尊君王,君慕倾也有火凤凰相护,这么比起来,他就处于在下风!

    他一定要毁了杀水蓉儿的那个人,有水蓉儿在,他也不至于落魄至此!

    走到门口,严摩不急不缓的从纳戒里面,拿出一件神器,这才又靠近古老的大门。

    梵拓曲易风看到严摩手中的神器,脸上闪过阴霾,立刻又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君慕倾眯起眼睛,看着严摩手上的神器,至尊神器,果然是神族,尊帝王拿出来至尊级别的神器,难怪梵拓曲易风会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尊帝王威压肆意飞扬,梵拓镇定自若地站在原地,丝毫没有受到影响,曲易风深吸一口气,呼吸有些沉重,怒瞪了严摩一眼。

    他是故意的,释放大尊帝王威压!

    君慕倾抿着唇瓣,脸色苍白,紧握双拳,手中捏出冷汗,这就是尊帝王的威压!

    “小倾……”

    “血魇,先不用。”君慕倾气喘着说道,红眸看向严摩,尊帝王的威压!

    大门推开的声音缓缓响起,强劲的罡风从门里面狂呼而至,门刚刚打开一个缝隙,严摩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走进去。

    梵拓着急地看着打开的大门,严摩已经进去,他到底有没有在里面看到什么,还是说,他想将一切私吞!

    不!不能让天星岭得到任何东西,神族的任何东西,都不能让他们得到!

    “不急。”曲易风见梵拓着急的模样,沉声说道,里面即便有至宝,也不会那么容易得到的。

    火凤凰走到君慕倾身边,笑着问道:“你来神之墓,不是为了至宝吗?”怎么看她一点都不着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死的最快?”君慕倾笑着反问,严摩是进去了,能不能出来就不知道。

    火凤凰淡淡一笑,总感觉她是来看风景的,不像是来找至宝。

    所有人站在空中等待,严摩进去很久,对没有再出来,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笑声突然就从门后传来,严摩在大声狂笑,“哈哈……这些,都将是我的!”

    这些都是我的!

    梵拓着急地迈出一步,看着半打开古老的殿门,“严摩,你究竟找到了什么!”

    不是出口,这个地方不是出口,是有至宝的的地方!

    至宝!

    有至宝,不能让严摩得到,不能!

    严摩没有再回答,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站在原地,丝毫没有受到严摩的影响,红眸紧盯着那两座石像,还有石柱上的龙,门上战翅九天的凤凰。

    该有的都有了,怎么会感觉少了什么,总感觉这里怪怪的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难道不想要至宝!”梵拓急了,却也不敢贸然进去,君慕倾拥有青铜盾,她进去一定没事。

    君慕倾耸耸肩,她什么时候说过,要找至宝?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严摩继续狂笑。

    “你妄想得到!”梵拓听到里面严摩肆意的笑声,再也按耐不住,想都不想,身影没入才打开一半的门后。

    “老师!”曲易风叫了一声,却也来不及了,梵拓的身影已经走进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至宝,至宝!”梵拓兴奋的声音响起,**之声高呼。

    至宝!

    曲易风赶紧走过去,这不是出口,而是墓中穴不成?

    “啊!这是什么!”梵拓嘶吼的声音响起,声音直达云霄,惨烈,悲痛。

    “严摩,严摩……”嘶吼的声音减弱,直到最后消失。

    “哈哈,梵拓,今日便是除掉你的大好机会,后会无期!”说完,严摩就从宫殿里面走出来,手上的至尊神器,已经残破不堪,只留下一角。

    就连至尊神器,都变成这个样子,可想里面有多么凶险。

    曲易风立刻停下脚步,不敢再迈进半分,至尊神器都残破不堪,人走进去,会变成什么样子!

    “严摩,你敢陷害我北境曲家之人!”曲易风走到严摩面前,厉声呵斥。

    严摩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脸上露出一抹冷笑,“曲易风,我想你错了,是你们北境曲家贪心,听到我的笑声跑进去,被里面怪物所害,与我无关。”那就是一个怪物,怪物!

    想到宫殿里面的东西,严摩还有些后怕,总觉得毛骨悚然,后背凉风阵阵。

    怪物?

    君慕倾睨视了一眼严摩,里面会有什么样的怪物?

    红色身影步步迈出,君慕倾往宫殿门口走去,强烈的气息迎面拂来。

    这个味道!变异凶兽!

    君慕倾立马把另外一边的门打开,一具骸骨从面前扑来,她闪身走到一旁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骸骨摔落在地上,脚边还散落着衣物,那些衣服,正是梵拓的。

    瞬间变成白骨!

    火凤凰立马走到君慕倾身边,这是被什么东西吃了,这么一会的时间,就变成了骸骨!

    “昂!”

    宫殿里面传来嘶吼之声,迎面而来的就是凶狠猛烈的声音,巨大的声音,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严摩猛地后退好几步,看到那四不像的魔兽,他脸色苍白,汗珠滴下。

    当时若不是有至尊神器在,现在他就跟梵拓一样的下场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!

    曲易风看到严摩脸上的变化,立刻走过去,“严摩尊下,是它杀了我老师!”梵拓尽管只是他的随从,却也不能说死了,就这么死了!

    严摩慢慢回神,扭头看向曲易风,冷声说道:“你想动手,自己去。”

    这样,曲易风一死,这里面所有东西,就都是他的!

    曲易风表情纠结了一番,最后还是耐住性子,没有直接冲上去,老师都能被这个怪物伤到,更何况是他!

    “昂!”这头魔兽,不像任何魔兽的形态,却有着生命的迹象,神之墓这么多年,这样东西,却有着生命的气息,不是死物。

    身型奇怪的魔兽,拍打着门口,明明大门已经打开,它却不能迈出半步,只能在殿中嘶吼,双眼闪烁出锐利的红光,像凶兽,又不像凶兽。

    这头魔兽,身体像是比蒙,又像巨猿,身上长着四只粗壮的手臂,后背还有一双翅膀,然而胸前却长着鱼鳃,容貌奇丑,说是凤凰,又不像凤凰,龙又不像龙,麒麟就更加不像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魔兽,身体不自觉靠近,手臂伸出,着魔似地想要去触碰站在她面前的魔兽。

    火凤凰拉开君慕倾,她扭头看向火凤凰,原本赤红的眸子,变得更加的红颜,仿佛像是鲜血要从眼中滴出。

    抓住君慕倾的手,立马松开,火凤凰看着自己的手掌,刚才她感觉到疼痛,刺骨疼痛。

    君慕倾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!

    “君慕倾,君慕倾!”火凤凰叫了几声,红眸依旧,没有半点减弱。

    “让开!”冰冷刺骨的声音响起,威严逼迫,威压笼罩。

    火凤凰抬头看去,这才发现,死亡之气沸腾的神之墓,在他们周围的死气,这个时候减弱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这个地方是哪里?”君慕倾问道。

    这句话问出来以后,周围一片寂静,一双双眼珠子,都放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她竟然对这头说,这是哪里!

    现在门都没关,她就不怕被魔兽给吃了!

    这么四不像的魔兽,一定就是祸害,祸害!

    火凤凰呆呆站在一旁,君慕倾想要做什么,对方是什么魔兽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四不像的魔兽突然安静下来,红光慢慢退去,湛蓝色的眸子,直直地看着君慕倾,也不再拍打关住它的东西。

    听到四不像的叫声,君慕倾嘴角微微上扬。

    “你被关在这里很久了?”君慕倾问道,面对四不像的魔兽,好像是很久没有见面的老朋友。

    四不像鼻孔喷出气体,如同烟囱,然后再拍打拍打面前透明的光屏。

    “上古到现在,好久。”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它一直都被关在里面,从上古到现在。

    四不像立马点点头,见君慕倾能听懂它说话,它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,站在门口的君慕倾也跟着坐下来,脸上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两人就像是老朋友见面,聊的不亦乐乎!

    “你是说,上古那些人和魔兽,见你奇怪,就把你关起来,后面就到了这里?”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“那些人都死了,你不用担心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后面的人也不敢对你如何,他们敢动手到时候你吃了他们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“是吧,我说的很对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火凤凰一阵凌乱,这什么情况?他们认识吗?他们很熟吗?

    就这么坐在这里聊起来了,还有这头魔兽应该是出世,就被关在这里,心智就跟小孩子差不多,她这么教小孩子,真的不会有事!

    严摩和曲易风石化在了原地,看着一人一兽,一个不停的在说,一个只能说一句呼呼,可是他们竟然还能够沟通!

    君慕倾懂兽语!

    神之墓诡异,在所有人看来,眼前看到的更诡异!

    君慕倾不但和魔兽聊起来,还非常开心,就算是和人说话,她脸上都没有出现过这么多笑容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了?

    “哦,你说她啊,它是凤凰,飞禽之王。”君慕倾指了指站在自己旁边的火凤凰。

    火凤凰嘴角一阵抽动,说到它身上了……

    “这个你不可以吃,后面两个无所谓。”君慕倾笑看着四不像,眼中的血红在慢慢散去。

    “喂,君慕倾!”严摩呵斥道,什么叫无所谓!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理会严摩,继续和四不像聊着。

    “天堂鸟,这一世的天堂鸟太懒……”红眸中闪过一丝光亮,君慕倾猛地站起来,四不像魔兽也跟着站起来,湛蓝色的眼睛盯着君慕倾看。

    君慕倾赶紧挥挥手,“没事没事,还是小四厉害,原来这宫殿的少了这个!”

    龙,凤凰,麒麟,狮子,这些象征王者魔兽都有了,唯独少了天堂鸟,赤焰兽是不可能做成石像放在门口,血魇是走兽之王,三王之首,同样拥有远古血脉,上古之人之兽,是不敢对他不敬的!

    其它的都是上古的神兽,所以才用来关小四!

    少了这个?

    火凤凰疑惑地看着君慕倾,宫殿少了什么,他们还没走进宫殿,才到宫殿门口,她就知道少了什么,门口……

    天堂鸟!

    飞禽之首!

    上古飞禽之王!

    “小四,你去找找……”君慕倾招了招手,小四俯下身体,和君慕倾平视,君慕倾也凑到小四耳边,不知道在嘀咕着什么。

    严摩曲易风警惕地看着君慕倾,她现在又想做什么,耍什么花样!

    君慕倾怎么可能和魔兽,这么熟!先是火凤凰,现在又是这头魔兽。

    严摩最纳闷,他刚进去就被这头四不像魔兽攻击,为了脱身,这才找来梵拓,梵拓刚刚一到,就被魔兽咬住,他才能出来,现在君慕倾跟这头魔兽说了这么多话,她怎么半点事情都没有?

    把话说完,君慕倾后退一步,小四转身往殿内走去,步伐还很欢快,看上去它很开心。

    从上古到现在,都没有谁跟它说话,一出世,就被当成怪物,难得有人跟它说话,也不害怕它,它当然会很开心。

    火凤凰凑到君慕倾面前,她现在发现,君慕倾越来越像一个谜,就比如,她能听懂兽语,魔兽的叫声都不一样,每个种族,都有自己的兽语,她是怎么听懂的?

    难道是血魇王?

    站在空间里面的血魇,听着这段对话,都是一脸迷茫,他发现,这头魔兽在说什么,从头到尾,他就没有听懂过!

    这到底是什么魔兽?

    拥有飞禽的双翅,拥有水族的鱼鳃,拥有走兽魁梧的身体,还有它的那张脸……真的看不出来是什么品种。

    “你让它做什么?”火凤凰还是忍不住问,那头四不像呼呼一堆,它也没听明白。

    “让小四找点东西。”君慕倾拍了拍手,淡漠地说道,脸上又恢复了冷酷。

    小四?

    “小四是谁?”难道是……刚才的魔兽!

    “不就是它。”君慕倾指了指奔跑而来的四不像魔兽,四不像嘛,那就叫小四,小四就挺好。

    火凤凰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“找到了!”君慕倾眼前露出一抹光亮,找到就好!

    “呼呼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能去?”

    “呼呼。”小四拍了拍自己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君慕倾迈开步伐,走进去,这道光屏只是对小四有作用,他们还是能自由进出的。

    火凤凰见君慕倾走进去,立马回神,“君慕倾……”

    君慕倾走进殿门,小四立刻就伸出四只手其中的一只,她赶紧跳上去,小四把她小心翼翼捧起,生怕碰到了她,最后才把她放在自己的肩上。

    “小四真乖。”君慕倾摸了摸小四的头。

    小四呼呼叫了两声,转身往里面走去,看也不看身后的人类。

    火凤凰捏了一把冷汗,赶紧跟上去,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东西,怎么对君慕倾都不攻击,还有君慕倾的眼睛,怎么在一瞬间,就变成了那个颜色,那种颜色的眼睛,跟血狼一族好像,红发红眸,她跟血狼一族难道有关?可她是人类啊!

    严摩曲易风还站在原地,凌乱感阵阵袭来,这是在怎么回事?为什么会这样?

    不行!

    严摩立马惊醒,看着打开的大门,里面不管有什么,都不能让君慕倾得到!

    “难道你想让君慕倾一个人独吞!”说完,严摩走进殿中,大步跟上去。

    曲易风咬了咬牙,看着地上的骨骸,跟着进去。

    代价已经这么大了,他不能半途而废,君慕倾非死不可,同样的,青铜盾也非拿不可!

    走进宫殿之中,严摩曲易风愣在原地,这是神之墓!

    仙池流水,楼台水榭,雾气缭绕,楼台,建筑,都是以矿石玉石铸成,上面还有很多奇怪的文字和图腾,即便这样,都没有影响这美景半分,还为宫殿添加了几分神秘,梦幻仙境,也不过如此!

    曲易风痴痴的看着周围,这就是神之墓宝藏,至宝都在这里,这楼台水榭,仙池流水,拿出去,别说是一个家族,十个家族,也能振兴!

    小四带着君慕倾走了,严摩看了看周围,眼中露出一抹贪婪,立马往一旁走去。

    “劝你们还是不要碰那些东西,那是小四的玩物。”冰冷的声音响起,君慕倾坐在小四肩上,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严摩僵住了身体,看向君慕倾,那头四不像魔兽眼中又闪出了红光。

    “不动,不动!”该死!君慕倾身边有火凤凰,青铜盾就已经够难对付了,现在又来了一头四不像魔兽!

    那君慕倾要怎么除去!早知道会这样,一开始就该除去她,也不会有现在这么多麻烦!

    “小四,我们走,带我去你刚才找到的地方。”君慕倾微笑着说道,抚了抚小四。

    小四点点头,迈开沉重的步伐,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地面一震一震,严摩曲易风见小四离开,这才松了口气,周围的至宝,却不敢再动半分。

    都是它的玩具!

    有把矿石玉石至宝当玩物的吗?暴殄天物!

    可就算小四再怎么暴殄天物,那是不是他们的,他们碰一下,就会被小四吃了,哪里敢动。

    火凤凰大步跟上去,在神之墓,在这个什么宫殿,它也只能跟着四不像魔兽走,才能走出这里。

    君慕倾坐在小四肩上,目光扫视着周围,嘴角微微上扬,把这么大一座宫殿,关住小四,也不知道是上古谁的手笔,这可都是钱啊!

    冥这个时候要是在这里,一定会惊呼,好多好多钱!

    “小四,我们快点。”这么慢慢走,还不知道要走到什么时候,这做宫殿,就没有尽头,走了这么长时间,她总感觉没走完一半。

    小四会意点头,立刻加快步伐,伸出手臂,把君慕倾从肩上拿下来,细心地捧在手掌心,背上双翅展开,飞速往前面飞去。

    三道身影停下步伐,看着瞬间就消失的身影,额角滑下几道黑线。

    火凤凰走到面前,张开双手,身上燃烧起凤凰火焰,火凤凰本体尽显,它飞身跟上去。

    严摩曲易风看了看身后,他们没有翅膀,不能飞着跟上去。

    “走!”严摩沉声说道,眨眼已经到了空中。

    曲易风这才跟上去,比起严摩的速度,还是慢了很多,尊帝王和尊君王之间的差异,在此刻就显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小四的手掌心,俯身看着下面的建筑,尽管速度很快,她半点感觉都没有,小四把她保护的很好,一点风都没有吹到她身上。

    白玉石,紫玉石,蓝晶石,赤宝矿!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地上,她有种想把这整座宫殿搬走的冲动,那成堆成堆的矿石,宝石,晶石,玉石,都可以说是极品,上古的人,还真是有钱!

    这是君慕倾心里,唯一的感叹!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的话,可以把它带走?”君慕倾笑着问道,这么大一座宫殿,她的空间都放不下,哪里能搬走。

    “呼呼。”

    “我搬不动。”让她搬走,她哪里能搬走。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帮我啊?”君慕倾噗嗤一笑,就算搬走,她也没地方放。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“到了!”君慕倾眼前一亮,低头看去,在巅峰之顶,天堂鸟张开双翅,红宝石眼睛闪烁着光芒。

    天堂鸟就在这里!

    原来天堂鸟镇守的地方,是最关键的,就说怎么没有天堂鸟,在这个地方,也不可以说没有。

    火凤凰紧赶慢赶,终于赶上来了,凤眼看到天堂鸟之时,那高傲的头,也低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小四,送我去天堂鸟背上。”有小四在,她就方便多了,其实小四很方便,也很可爱,上古那些人和魔兽,怎么就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上古那些人,知道君慕倾这么说,变成骨头,只怕也会激动的跳起来,这叫可爱!

    小四抱着君慕倾,飞身走到天堂鸟的后背上,火凤凰跟上去,却不敢对天堂鸟的石像放肆,只能在空中盘旋。

    把君慕倾轻轻放在天堂鸟背上,小四才慢慢后退,它庞大的身体,石像承受不住它的重量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偌大的石像,跟巨山一样,她就是爬几天几夜,也爬不完。

    “小四,你看看,天堂鸟的身上,有没有像洞的地方。”君慕倾站在天堂鸟背上,找到洞,就能走出宫殿,小四也能走出去!

    小四点点头,围绕着石像在周围旋转,飞了好几圈,还是没找到君慕倾要找地方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会不会是王上的眼睛?”火凤凰沉声说道,石像上下,也就只有王上的眼睛,才有点特别。

    眼睛!

    君慕倾眼前一亮,大声叫道:“小四,把我送到眼睛那里。”

    小四立刻停下,飞到君慕倾身边,双手托起她的身体,把她轻轻放在石像的眼睛上面。

    君慕倾嘿嘿一笑,小四这么听话,她会变懒的。

    红色的身影,趴在石像上面,摸了摸石像两边的眼睛,除了碰到宝石,就没有其它东西。

    难道想错了?

    严摩曲易风这个时候才匆匆赶来,看着那巨大的天堂鸟石像,他们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这一路走过来,他们看到多少奇珍异石,却只能看不能拿,还有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石像,形状还是天堂鸟!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搞什么花样,把我们带进这里!”严摩冷声说道,这个地方奇珍异宝尽管多,没有一件能拿,那又有什么用!

    君慕倾看向严摩,淡漠地说道:“严摩尊下,我拉着你来的?脚长在你自己身上,你走进来,与我何干!”明明就是想要这宫殿里面的奇珍异宝,又害怕小四。

    严摩脸色一青,愤怒地瞪了一眼君慕倾,眼中露出杀意。

    “昂!”

    小四湛蓝色的眼睛,立马闪烁出红光,它凶狠地瞪着严摩,想要把他吞入腹中。

    严摩猛地后退,这头四不像魔兽,又变成这个样子,也不知道君慕倾是用什么样的办法,把它驯服的!

    可恶!

    曲易风笑着走到严摩身边,淡淡开口:“严摩尊下,这宫殿不会是你的,魔兽也不会是你的。”又是君慕倾,为什么什么好处都落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“那又是你的!”严摩咬牙切齿地问道,他还不需要一个晚辈来教训。

    “试试看不就知道了。”曲易风轻轻一笑,不管是什么,他都要从君慕倾手上抢过来。

    红眸扫视了一眼曲易风,君慕倾嘴角溢出一丝冷笑,做强盗?她比较喜欢黑吃黑,就不知道谁最后抢谁。

    火凤凰低头讥讽一看,抬头说道:“再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趴下去,刚想神兽去碰天堂鸟的眼睛,突然宝石缩起,出现一个空洞的黑洞。

    就是这个!

    君慕倾站起来,拍了拍身上,迈出步伐想往里面走,身体就被一双手捧起,把她送到洞口。

    小四!

    君慕倾转身看着小四,发现湛蓝色的眼睛,阵阵失落,它知道自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火凤凰,有没有什么办法,把小四一起带走?”最好把宫殿也带走,那就完美了!

    火凤凰凝视了君慕倾好久,才缓缓说道:“逆天杖。”兽族逆天杖,放进一头魔兽应该可以。

    “那宫殿能放进去?”那东西,真的可以,脾气那么怪。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火凤凰应道,心里一阵紧张,她不会连逆天杖这种东西都有吧!

    逆天杖!

    严摩曲易风眼中露出贪婪的光芒,逆天杖那是远古神器,君慕倾连这东西,她也拥有不成!

    “小四,你能不能变成小小四?”君慕倾看着小四问道,这座宫殿,她就暂时放在神之墓,以后她一定会回来拿!

    小四歪着头看了看君慕倾,然后点点头,巨大的兽身,慢慢变小,直到变成迷你版的小小四,小四直接就钻进了君慕倾的头发里面。

    那也太小了吧!真的是小小四!

    君慕倾轻咳一声,她刚才都没看清楚小四,它就钻进头发里面去了。

    火凤凰拟态人形,走到天堂鸟面前,深吸一口气,这才走进它的眼中,这毕竟是天堂鸟。

    严摩曲易风迫不及待地走进去,眼前突然一片漆黑,浓郁的死亡之气再次袭来。

    两人从纳戒里面,拿出两枚珠子,握在手上,死亡之气立刻被挡在外面,不能再靠近他们半分。

    君慕倾到底做了什么,他们怎么又会回到远点了!

    看着熟悉的大门,大门已经关上,巨龙盘旋的石柱,凤凰展翅,麒麟狮子的石像!

    他们又回到了原点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

    君慕倾往周围看了看,嘴角在不停抽搐,他们这个时候,竟然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上古的人,怎么就能这么无聊,入口在这里,出口还是在这,他们绕了一个大圈,现在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呼呼。”小四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带着兴奋。

    也对,小四出来了,至少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得到,不是有小四!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到底什么意思!”曲易风指着君慕倾问道,为什么他们走了一圈,又回到了原点,既不是出口,也不是神之墓!

    君慕倾耸耸肩,能有什么意思,就这个意思,他没看出来。

    “严摩尊下,曲少爷,我没有让你们跟着我。”她也是第一次来神之墓,怎么会知道是什么意思,他们才什么意思,尊君王,尊帝王,跟着她走算什么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君姑娘好心带我们出来,曲少爷,你安静点。”严摩拍下曲易风的手,现在还不是对付君慕倾的时候,到时候他们两个联手,就不相信不是君慕倾的对手。

    她当真以为,火凤凰是真心跟在她身边,不过也是为了找到出口,又或许,是为了她身上的某种东西。

    杀君慕倾的时候,和火凤凰商量一下,不就得了,它想要什么,就给它什么。

    曲易风扭头看了一眼严摩,把所有怒火又吞了下去,轻哼一声站到一旁。

    他是神族曲家的继承人,如今听君慕倾的,一个来历不明的丫头,要不是她手里的青铜盾有用,早就捏碎她了!

    严摩似笑非笑地走到君慕倾面前,“该走了,君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走?这倒不用。”这个空间,就会离开,不用走,他们也能到新的空间。

    不用?

    严摩看了看周围,猛地发现宫殿正在破碎,如同玻璃破裂,变成无数片,碎片突然又在空中旋转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空中的碎片,再次合并一起。

    阴霾,黑暗,死气……

    周围能感觉到的,也就只有这些东西,突然的阴霾死气,有种从云端,掉入深渊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缕火焰照亮周围,火凤凰额上图腾,闪烁出璀璨光芒。

    这里是哪里?

    三人看了看周围,发现他们站着的地方,又不知道去了哪里,空间到了一个又一个,每个都是那么奇怪又恐怖。

    “这个是什么?神之墓,怎么还会有花?挺好看的。”曲易风蹲下身体,一朵血红的花朵,鲜艳亮丽,将它的美姿,展露与人前。

    严摩立马走到曲易风面前,拉过他,自己背向着那朵血红的花朵。

    救曲易风,严摩哪里会这么好心,他只是怕曲易风连累自己,在黄沙之中,尸虫吃过一个人,就会蜂拥而至,差点把他们全部吞没,这朵花要是像尸虫,这里才刚刚到,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一眼严摩曲易风,相互利用,没什么好看,还不如……

    “君慕倾,是那个!”火凤凰明亮的眼中,闪烁出笑意,在神之墓走了这么长时间,没有白天和黑夜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耳边传来巨响,她们扭头看去,曲易风把站在他面前的严摩推进血红花朵当中,脸上带着嗜血笑容。

    “严摩,你就在神之墓,陪伴我老师,君慕倾的一切,我要了!”

    “你!”严摩才刚说出一个字,他身后刚才鲜亮光彩的花朵,瞬间,变得狰狞可怕。

    噗的一声,活生生的一个人,顷刻间化成了一滩血水,落入土壤之中,红花变得更加鲜亮。

    “啊哈哈哈,严摩,看来你的下场,比我梵拓更惨!”曲易风仰天大笑,一开始的翩翩少年,此时眼中一片赤红。

    靠之!

    君慕倾狠狠一啐,这样就把严摩给杀了,为了杀严摩,还用了至尊神器,自己也太穷了,现在炼制出来的,不过是神王器,尊王器都没炼制出来!

    曲易风严摩一拿就是至尊神器,这会不会太打击人了!

    “君慕倾,给你两条路,乖乖交出魔兽,青铜盾,还有光明之力,给你留个全尸,不然,我就将你碎尸万段!”曲易风瞬间出现在君慕倾面前,他不惜牺牲一件至尊神器,杀了严摩,当然也不会刚过君慕倾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漫不经心地说道:“那不还是死,我这个人呢,喜欢走自己的路。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