曲易风呆呆地坐在地上,瞳孔缩紧,仿佛是在承受这世间,最可怕的事情。

    火凤凰走到君慕倾身边,沉声说道:“这尸虫果然厉害,大尊王尊帝王遇到,都毫无办法。”黑羽是大尊王,还有神族那个人类,是尊帝王,照样也死在尸虫之下。

    “出口不是那么容易找到,那就到处转转。”神之墓,的确是凶险万分,想要离开这里,也不是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“不如大家一起去找墓中穴,说不定还能得到几件至宝。”严摩微笑着说道,君慕倾手上有青铜盾,遇到什么事情,也有个遮掩。

    “墓中穴那是什么地方?”君慕倾转身看向严摩,得到几件至宝,他们还只是在周围打转,没有到达神之墓的中心?

    严摩高深莫测一笑,拍了拍站站在衣服上的黄沙,“神之墓何其神秘,墓中穴就是集合了神之墓所有宝物的地方。”现在梵拓不在,君慕倾只是大尊王级别,没有任何威胁,火凤凰是魔兽,应该是不会理会人类之事。

    到了墓中穴,那里面的至宝,就全部都是他的,任何人都不能夺走。

    “找到墓中穴又如何,有命找到,没命用也是枉然,我就不奉陪了。”君慕倾冷声回答,去墓中穴,神之墓这边缘地带,就已经这么危险,墓中穴肯定比现在还要危险,找到神之墓,那又能如何。

    严摩脸色一沉,君慕倾说这话,就是不打算去墓中穴了!

    “君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严摩,你的那点小心思,别以为本尊不知道。”碎屑的冰块之中,传出一道声音,被压在冰块之下的身影慢慢爬出来。

    梵拓!

    严摩脸色一僵,猛地扭头,就看到梵拓从废墟中爬出来,除了身上有几分狼狈,没有任何伤痕。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一旁,若有所思地看着梵拓,尊君王就是尊君王,被尸虫追了那么久,再加上千里冰封,还能没事,梵拓是没事情,有些人就要心急了。

    曲易风脸上露出一抹欣喜,激动地走到梵拓身边,把他扶起。

    “老师,你没事。”曲易风苍白的脸色逐渐恢复,老师没事就好,在这神之墓,他能依靠的,也只有老师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梵拓摇摇头,他这就是大尊王和尊帝王之间的区别,君慕倾的冰封再厉害,也不能伤他分毫!

    严摩轻哼一声,看着梵拓,“你倒是命大。”这样都没死。

    “严尊下都没死,我怎么能先走一步。”梵拓讥讽道,小小大尊王之力,能对他如何!

    君慕倾撇了撇嘴,在神之墓,她可没有什么心情,陪他们在这里暗自讽刺。

    人类之事,本就和魔兽没有什么关系,火凤凰也不会太过理会。

    漫天黄沙在空中漂浮,黑色的雾气弥漫,黄沙也被死亡之气所吞没。

    尸骨残骸遍地都是,黄沙过后,他们面前出现的,就如同一个乱坟岗,在这中央,还树立起高高的一个黑影。

    死气弥漫,君慕倾闪烁出点点红光,将死气杜绝在外,火凤凰周围也旋转起火焰,将靠近她的死气焚烧。

    严摩梵拓手上,一人拿了一个珠子,所有死气在遇到这颗珠子的时候,纷纷不而不及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曲易风站在梵拓身边,疑惑地问道,像是一个乱坟岗,有不知道是什么。

    红眸注视着高耸的黑影,仿佛那就是一个高耸的头颅,愤天高吼。

    然而那也的确就是一个仰天的头颅,是骷髅,黑色的骷髅,顺着头颅看下去,是一具奇怪的骨骸,趴在尸骨遍野的山岗上,全身冒着黑气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就是上古神兽?”严摩惊呼道,上古神兽的骨骸!

    上古神兽!

    现在竟然还能看到上古神兽的骨骸,实属不易!

    如今存在于这个世间的上古神兽,谁敢屠杀,又有什么机会,看到上古神兽的骨骸,严摩他们也是第一次看到。

    梵拓双眼闪烁出光芒,这的确就是上古神兽的骨骸,有机会在这里看到。

    比起他们的兴奋,君慕倾反而更加不敢松懈,上古神兽的骨骸,黑色的骨骸!

    黑暗当中,愤天高吼的黑影周围,出现丝丝波动,红眸中露出一抹诧异。

    “不好,赶紧离开这里!”君慕倾撒腿就跑,严摩梵拓看到这东西,他们竟然还在狂呼,不要命也不要连累别人。

    火凤凰飞身走到君慕倾身边,拉过她的手臂,飞翔的速度更快,眨眼之间已经走出了百里。

    “赶紧走!”

    梵拓拉着曲易风转身就走,身后还摆出件件神器,看他的样子,像是使出全身的劲,才能带着曲易风飞速离开这个的地方。

    黑色的旋风刀刃,从黑色骷髅上面飞出,严摩在看到黑刃席卷而来之时,神器立刻出现在他手上,在神器的帮助下,他瞬间就追上了逃走的梵拓曲易风两个人。

    旋风黑刃插在地上,地上的骸骨毁尽,地面也出现一个偌大的凹陷。

    无数的刀刃插在地上,地面立刻变动坑坑洼洼,没有一处完好。

    就连死气都能侵蚀的黑刃,落在人的身上,不用想也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,完全融化!

    直到千里之外,君慕倾才停下脚步,往身后看去,想到那个黑骷髅,她都心里发毛,神之墓到底是个怎么奇怪的地方,那种东西也有。

    “幸好你发现的快。”火凤凰松了口气,太久没有冒险,突然走到神之墓,才发现敏锐退化了很多,难怪要经历涅槃之劫。

    君慕倾摇摇头,沉声说道:“我也没有发现黑骷髅的异动,感觉到哪里不对劲罢了。”她没有感觉到什么,也没有看到什么,只是感觉到黑骷髅的不寻常,她才离开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错。”火凤凰笑着说道,总比它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好。

    察觉自己的涅槃之劫,涅槃之劫为何历劫就是千年,现在想想,历劫也倒也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到了哪个空间了?”君慕倾看了看周围,刚才的沙漠,那是变幻空间,瞬间就能让他们从黄沙之地,到那个山岗。

    “神之墓的事情,哪里知道的那么多。”严摩匆匆赶来,看着君慕倾平安无事,脸色并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梵拓拉着曲易风也匆匆赶来,梵拓脸上还带着几分疲惫,拉着那么大一个人,奔跑了那么远的路,会累也正常。

    “也对。”君慕倾漫不经心地应道,转身看去,想看看他们现在在的,是一个什么样的空间。

    这里是哪里?

    “小倾,你没事就好。”血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刚才的情况,倒也凶险,神之墓还有这样的地方,倒是第一次看到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君慕倾嘴角微微上扬,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前面有光亮,敢不敢去看看?”火凤凰扭头问道,现在他们已经到了这里,出口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,不如去里面走一遭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问,要不要。”君慕倾迈开步伐,她早就看到那个光点,也行进去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,

    火凤凰笑着跟上去,君慕倾倒是跟别的人类不一样,还很有趣。

    严摩梵拓咬咬牙,看着君慕倾前进的步伐,眼中露出一抹愤怒,然后才跟上去。

    “梵拓,你不会是想这样就让出青铜盾?”严摩走到梵拓的身边,用两个人听到的声音开口。

    梵拓冷冷一笑,看了严摩一眼,就这么让出青铜盾,他当然不甘心,要不是君慕倾还有利用的价值,他何必在这里听一个大尊王的。

    “看来,我们想的都一样。”严摩笑着说道,迈开步伐,大步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曲易风看着梵拓侧脸,脸上露出一抹阴霾,“我不希望,东西落在任何人手上。”

    梵拓愣了一下,立马应道:“是!”

    两人之间,刚才师徒上慈下孝的情形,一下子扭转了局面,曲易风威严的命令,而梵拓则像一个随从,听着主子的命令。

    光亮越来越近,刚才的小光点,慢慢靠近之下,变成了一个巨大光洞。

    君慕倾走到光洞面前,深吸一口气,“神之墓,竟然会有这么浓郁的光明之力。”这里面没有任何死气,全部都是被光明之力笼罩。

    “神之墓本就怪,进去看看。”火凤凰笑着说道,大步走进去,姿态端庄,尺度有力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迈进光洞里面,眼前流动的都是光明之力,这片空间,几乎都是光明之力在流动,没有任何杂质。

    “主人主人,我闻到光明之力了!”从来都很平静的小银,在空间里面突然激动起来,它闪动着翅膀,兴奋的叫道。

    光明之力!很浓郁的光明之力!

    见小银现身,所有魔兽纷纷围过去,狐疑的看着小银。

    “小银,你傻了吧,这是神之墓,到处都死气,哪里有什么光明之力?”乘风睨视着小银,一定是傻了,不然怎么连光明之力和死气都分不出。

    银色的眼睛,看了一眼乘风,“本神兽闻错任何东西,都不会闻错光明之力。”

    独角兽没有纯净的光明之力,就会死去,它怎么会拿这种东西开玩笑,这里不但有光明之力,还很浓郁,也很纯净,它很喜欢。

    “乘风说的没错,我也不相信,到处都是乱七八糟东西的地方,能有光明之力。”风刃沉声说道,这个地方会有光明之力,别开玩笑了,那是不可能的!

    “小银说的没错,我们走到一片全部都是光明之力的地方。”君慕倾的声音传来,显然是听到了他们的谈话。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所有魔兽差点被呛到,惊悚地看着外面,这里竟然会有光明之力,太诡异了,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破地方,这种地方,还存在光明之力!

    小银开心的拍打了双翅,飞在上空,它就说,这里有很浓郁的光明之力,是他们自己不相信的。

    “小银,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君慕倾继续问道,小银是光明神兽,这么浓郁纯洁的光明之力,它一定会知道原因,光明之力,问它准没错!

    小银盘旋在空中,如同小孩子一般,说对了某件事情,而欢呼雀跃。

    “主人主人,你看看这个地方,能不能找到独角兽的菱角,能让这个的地方,散发出这么浓郁的光明之力,还能不被死气侵蚀,那一定是上古独角神兽的菱角。”这里是上古的坟墓,出现的当然也是上古东西。

    上古独角神兽的菱角!

    红眸中闪烁出光芒,君慕倾嘿嘿一笑,看向周围,原来这个地方,有这么好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里到处都是一片银白,要怎么找,光明之力刺的就连眼睛都睁不开。

    “小银,菱角要怎么找?”君慕倾看了看周围,说这里有,那说不定就会有,要找到上古菱角,还在这么多光明之力里面找。

    小银搭拢着双翅,落在地上,“主人好笨,你不是光元素,你的光元素比其它的人要纯洁很多,不然小银怎么会喜欢,你用光元素感应不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主人好笨!

    君慕倾囧囧地看着前方,被魔兽说成是笨,这头魔兽还是小银,怎么听起来那么没面子。

    “小银乖,主人只是一下子没想到。”为了挽回形象,君慕倾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小银点点头,双眼纯真,不掺合半点杂质。

    小银天真的应了,所有魔兽纷纷替他捏了把汗,小银胆子也太大了,主人那么聪明的人,它都能说成笨,还当面说,要是主人以后做什么,今天的事情,绝对和他们没有半点关系!

    绝对没有关系!

    火凤凰察觉到君慕倾的不同,还有她囧囧的表情,疑惑地问道:“这里有什么不对?”这里光明之力浓郁,要是有光元素的人在这里修炼,一定会有加倍的效果。

    君慕倾收回目光,摇摇头,揉了揉脸部,笑着说道:“没什么大事。”

    见君慕倾不愿多说,火凤凰没有再问,那五头魔兽突然出现,突然消失,她身上一定有什么东西,能让魔兽生活在里面,也不知道她这次来兽族,带了多少魔兽。

    “好浓郁的光明之力!”曲易风惊呼道,这里没有什么死气,他也就离开梵拓身边,往周围走去。

    “只怕光明女神出现在这里,都要激动不已。”梵拓笑着说道,这片空间,什么都没有,倒是有这么浓郁的光明之力,真是不错。

    严摩轻哼一声,往前面走去,张开双臂,“光明女神在这里,又如何,要得到这些光明之力,就要看实力!”

    这附近一定有什么东西,半点死气都不能侵入,光明之气还能这么浓郁。

    梵拓眯起双眼,虚伪一笑,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四目相视,梵拓严摩眼前出现火星,浓郁的火药味在四周散开。

    不能让他得到!

    两人心中,响起的,几乎是同一句话,他们都不希望这样东西,让别人得到。

    君慕倾原地坐下,靠在一旁随意打了个哈欠,“两位要是拥有光元素,那就尽管找,找到了,我们好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她是光元素,周围光明之力,在她走进来,就疯狂从她脚底涌入,为了不然别人发现,君慕倾这才坐下去。

    严摩梵拓曲易风脸上都出现一抹囧僵,他们都不是光元素,要怎么找!

    “找!”梵拓沉声说道,他就不相信,他们两个人,找不过严摩一个人!

    “是。”曲易风立马往周围走去,他也无法感应光元素,他是土元素,感应到的土元素还行,光元素,就真的不行了。

    梵拓也只能认命的低头寻找,在这一片茫茫白光之中,找一个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的东西。

    三个人趴在地上到处寻找,抬头看看,低头看看,左边看看,右边看看。

    堂堂尊帝王,就这么趴在地上寻找那他们也不知道的东西。

    君慕倾抿着笑容,坐在原地,光元素在不停涌进她身体,开始的时候是脚,后面慢慢的是下半个身体,在过一会,都要淹没到她胸口了。

    火凤凰看着梵拓严摩曲易风三人的举动,只是露出一抹讽刺,目光转而看向君慕倾。

    在看到她们脚下的瞬间,火凤凰眼中露出一抹差异,光元素在疯狂用入她的身体,光元素!

    四元素!

    已经是第四种元素了!

    难道她是六元素全才,光明之力和黑暗之力,能在一个人身上共存?

    “嘘!”君慕倾竖起一根手指,凑到嘴边。

    她还趁着他们在寻找菱角的时候,感应到菱角在什么地方,上古独角神兽的菱角,稀罕物啊!

    火凤凰不着声色的走到君慕倾面前,替她挡住吸收元素的身体。

    她是光元素,到这个地方来,吸收了光明之力以后,修为一定大进,这也算是她的机遇。

    君慕倾怔了怔,看着火凤凰的背影,嘴角微微上扬,火凤凰比血魇好相处多了,谁说上古神兽难相处了!

    正在寻找菱角的三人,要是听到君慕倾心里的话,一定会冲上来掐死她。

    上古神兽好相处,哪里好相处了,对待他们,那是动不动就施加威压,好几次差点就死在这威压之下。

    有了火凤凰的保护,君慕倾干脆就闭上双眼,血脉中的光元素,在经络中发出淡淡光芒,照亮了全身经络,外面的光明之力,还在疯狂涌进。

    小银感觉到君慕倾身上光明之力增强,兴奋地在空间里面大叫,“主人加油,加油,只要感觉到什么的地方散发出的光明之力最强,那个地方就是菱角所在,然后你用精神力锁定,把它拿过来就行了!”

    魔兽们满头黑线的站在一旁,看着手舞足蹈的小孩,他们想知道,为什么小银在突然拟态,拟态的形状,还是个小孩子!

    他在空间里面这么激动,想做什么?

    金色身影走来,玄金轻咳一声,走到小银身边。

    “小银啊,你怕不怕,血魇老大?”它再这么激动下去,血魇就要杀兽了。

    小银愣了下,想起那个血红的身影,立马点点头,它当然怕,走兽之王,三王之首,没有哪头魔兽不怕的!

    “你继续激动下去,那位血魇老大就会生气,他一生气,你知道后果吗?”玄金笑眯眯的看着小银,语重心长地问道。

    小银赶紧点点头,它当然知道!

    “很好,现在起,安静点。”玄金继续说道,脸上继续露出微笑。

    小银又点点头,不再说一个字,银色的小眼睛看了看周围,就怕血魇突然走出来。

    魔兽们嘴角抽搐的看着玄金,龙神上尊,你这么骗小孩子,真的好吗?

    “真乖。”玄金笑着转身离开,怎么就能有这么乖的小魔兽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所有魔兽集体一阵无语,看着玄金潇洒离开的背影,表情抽搐到快抽筋了,都无法停下来。

    玄金刚离开魔兽们待的地方,周围立刻燃烧起熊熊火焰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?”血魇无声出现在玄金身边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玄金嘿嘿一笑,走了过去,“你比较有威严,借来用用,反正你也觉得吵。”他怎么觉得自己越来越往君慕倾的方向发展!

    不行不行!这样不太好!

    火焰再次燃烧起,血魇消失在玄金面前。

    君慕倾满头黑线感应周围,他们在空间里面,有这么无聊吗?

    光明之力浓郁的地方……

    君慕倾不再去听空间里面的事情,专心的感应周围,她不停用精神力探视,再用光明之力感应,这才发现,这么一个小小的地方,竟然有上百里宽!

    这么大一个地方,慢慢探索太麻烦,用神识笼罩,他们三个一定会有所察觉。

    眉头皱了皱,扫视完一个方向,精神力立刻往另外一个方向探去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直接探视你后面的方向。”小银小声说道,就怕惊到了空间里面的某位走兽之王。

    血魇听到这细小的声音,嘴角不禁抽动了一下,随即表情有恢复正常,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听到小银的声音,君慕倾直接用精神力往自己后方探去,她真的也察觉到的光明之力的越来越浓郁,最后感觉精神力都被强大的光明之力包裹住。

    紧闭双眼的君慕倾,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体,光明之力已经到了她的脖子,整个身体和光明之力融成一团,露出一个头颅,看上去还真是有几分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火凤凰时不时的看着身后,也注意着君慕倾的身体,被光明之力淹没,眼中露出一抹疑惑。

    吸收光明之力,不至于会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找到了!

    君慕倾猛地睁开眼睛,往身后看去,就发现自己已经处在一片白芒的世界,梵拓严摩曲易风三个人,都消失在了她的眼前,就连火凤凰的气息,她都感觉不到了。

    这是哪里?

    她慢慢站起来,看了看周围,红色的大门打开,小银立马从里面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主人!”小孩子形状的独角兽,走到君慕倾面前,一上去就抱住了她的腰。

    君慕倾轻咳一声,这独角兽不是不爱亲近人的吗?她身边的魔兽,怎么都一个个往她身上蹭。

    “小银,你怎么出来了?”这个地方是哪里?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远处传来一道声音,这个声音如同是从上古传来。

    刚才还兴奋抱着君慕倾的小银,立马双膝跪下,规规矩矩的磕了个头。

    “先祖!”

    啥!

    君慕倾惊讶地看着小银,先祖!?

    这里有它什么先祖在?

    “主人,你看到的就是我的先祖,先祖正在说,把传承之力给我,把充满光明之力的菱角给你,那可是极品的光明之力。”小银笑着说道,先祖真好,给出的见面礼,就是传承之力!

    “啊哈!”君慕倾眨了眨眼睛,极品光明之力!

    小银再磕了磕三头头,从地上站起来,本体显露,独角神兽的模样,出现在君慕倾面前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要做好准备噢,开始了。”小银笑眯眯的说道,还是主人厉害,能在这个地方,找到上古传承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们面前纯白的光明之力,慢慢出现形状,两股力量分别飞进君慕倾和小银身体。

    “人类,闭上眼睛。”圣洁纯正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君慕倾缓缓闭上眼睛,眼前立刻出现一头全身洁白,菱角闪烁出七彩光芒,光芒和它背上的双翼相辅相成,七彩流光,那在洁白的身上,旋转环绕。

    “你是上古的独角神兽。”君慕倾淡定地问道,很美,美的让人窒息,银色流光,七彩华光,还有那晶莹剔透的菱角闪烁出的光芒,照映在整个兽身上。

    独角兽的确好看,而且圣洁光明,让人身心舒畅,感觉就像是有光明之力在涤洗身体。

    独角神兽走到君慕倾面前,露出慈爱的笑容,“谢谢你救了它。”独角神兽一族,有恩必报,这个人类身上光明之力纯正,小银跟在她身边,一定会有利无弊。

    “这个就不用谢了。”小银已经跟在她身边,何必再谢。

    “光明之极品,光明之神一定很想得到,吾从小银那里得知,你和光明女神还有恩怨,她若是知道你得到光明之极品,一定会再动杀机,你怕吗?”独角神兽的声音很温和,就如同暖池中流动的池水。

    君慕倾挑了挑眉头,问够直接,她喜欢!

    “独角神兽,我若是怕,就不会去神族。”简单的一句话,就已经是很好的解释。

    她有没有得到光明之力,光明之神都要杀她,能得到极品,干嘛不要,气气光明之神,也挺好的。

    独角神兽银色的眼睛,变得更加柔和,头上的七彩华光,流动地缓慢,给人一种很柔和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这样,我便把极品之力给你。”独角神兽温柔的看了君慕倾一眼,庞大的身体瞬间消失在君慕倾眼前,最后只剩下那玲珑精致的菱角。

    菱角闪烁着七彩华光,一个飞旋,往君慕倾眉心冲去。

    紧闭的红眸,瞬间睁开,七彩的菱角,也在同时,没入君慕倾的眉心。

    好痛!

    君慕倾倒吸一口气,揉了揉眉心,疼痛感尽管只是一瞬间,她还是明显的感觉都了。

    独角神兽说话那么温柔,怎么做事一点都不温柔,好痛!

    小银呢?

    君慕倾突然想到小银还在接受传承之力,立马往皱起走去,现在她在这片光明之中,已经如履平地,周围的一切一切,她都能看的很清楚。

    不错不错!

    君慕倾笑眯眯的点点头,这样就不用到处摸索了。

    七彩光华冲破洁白,巨大的兽身,迈着铿锵的步伐,走到君慕倾面前。

    银光流身,双翼圣洁宽大,闪烁着淡淡的七彩之光,晶莹透亮的菱角环绕着七彩华光,温婉华丽,洁白的身体光明之力紧紧跟随笼罩,仿佛所有的光华,都照映在它的身上,璀璨夺目!

    君慕倾眨了眨眼睛,看着面前走出来的魔兽,“小银,你终于长大了。”君慕倾有种吾家有子初长成感觉。

    “主人。”小银此时的声音也不想刚才的稚嫩,反倒是深沉有力,充满磁性。

    小银也长大了,挺好挺好,长大了就好。

    红色的大门缓缓打开,小银愣了愣,双翅又搭拢了下去,又要进空间,能不能不要进去。

    “去吧,这里就要消失,光明之力消失后,还不知道有会落到一个什么地方。”君慕倾笑着说道,小银长大了,真好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小银这才走进去,七彩华光随着它的步伐,在它身体周围环绕。

    擦!这也太好看了!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看着小银走进去的背影,兽身已经这么好看了,也不知道小银再次凝态人形,会是什么样子,肯定是个银发银眸的美男子。

    洁白的世界,瞬间消失,君慕倾眼前一黑,这才扭头往周围看去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去哪里了?”火凤凰在看到君慕倾的瞬间,赶紧走过去,找了半天都没找到。

    这光明之力,怎么突然就消失了,不是被她吸光了吧!

    “我一直在这里。”君慕倾指了指周围,他们身边又环绕了死亡之气,在光明之力消失以后,死亡之气,就立刻弥漫过来了。

    是吗?

    火凤凰狐疑的看着君慕倾,她去了什么地方不知道,倒是她身上,光明之力浓郁不少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看着火凤凰的目光,君慕倾肯定的点点头,她一直都在这里,只是他们看不到罢了。

    倒是菱角里面,怎么会有这是独角神兽的传承之力,这也太巧了!

    “那是上古时期,独角神兽的王者,它可能是拼尽一切,才留下来的一部分传承之力,藏到菱角当中,上古时期,一部分的力量,对现在来说已经够了。”血魇的声音缓缓在耳边响起,神之墓是上古最后人类魔兽的坟墓,遇到这些,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难怪能在死气这么浓郁的地方,保留下来自己的力量,留给后辈。

    三道身影瞬间走到君慕倾面前,严摩梵拓眼中燃烧着怒火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得到了什么?”梵拓沉声问道,光明之力突然消失,她又出现,到底是得到了什么?

    君慕倾耸耸肩,无辜地看着梵拓严摩的注视,“你们看到我得到什么了?”她反问道。

    就算是得到了什么,为什么要告诉他们,有这个必要吗?

    严摩的严肃地看着君慕倾,她没有得到蛇呢么,那一定不可能,一定是得到了什么,只是他们不知道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路,便是她最后的路!

    不管她在神之墓得到了什么,还有青铜盾,最后都会变成无主之物,飞禽之王,也保不住她!

    “既然没什么,那我们继续找出口。”严摩冷声说道,表情没有丝毫变化,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梵拓见严摩不动声色,也只能咽下心里的气焰,他们拼死拼活在神之墓走了一圈,什么都没有得到,倒是她君慕倾,让青铜盾认主,在刚才的那一瞬间,又得到了什么至宝,替她忙活了!

    君慕倾!

    火凤凰走到君慕倾身边,注视着远去的三道身影,“你真的没得到什么?”那么多光明之力,明显存在,不是幻觉,却突然消失,不是她得到了什么,这个真不信!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君慕倾呵呵一笑,继续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火凤凰看着君慕倾走去的背影,凤眼溢出笑意,神之墓得到光明之力,运气倒也不错。

    严摩见君慕倾没跟上来,笑着走到梵拓身边,“你信?”

    “那你又信!”他当然不信,那么一大片光明之力不见了,他怎么会相信君慕倾没有得到什么。

    可那么多光明之力,她又能藏到什么地方,纳戒,神器,都不可能,这些都不能承载光明之力,还是说,她除了水元素,还是光元素!

    “哼!”严摩哼了一声,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相信,相信就见鬼了!

    严摩梵拓表情阴沉,站在一旁始终没有出声的曲易风,垂下眼皮,双手紧握,显然也是不相信君慕倾说的。

    他们心里即便清楚知道,也不能做什么,杀君慕倾容易,现在还要利用她,利用他的青铜盾,走出这里。

    几道身影沉寂往前面走去,一路上,没有谁再说话,穿过无尽的黑暗,他们终于走出了刚才的地方。

    古老的气息迎面扑来,众人眼前一亮,飞速走去,巍峨地城堡竖立在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是出口?”梵拓不满地问道,他们还真么都没有得到,怎么就已经到了出口。

    君慕倾笑着走过去,还是和那座古堡有一定的距离,“说不定是。”出口也好,这一趟她没有白来,青铜盾滴血认主,还得到了光之极品,现在也是回去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们面前的古堡,刻画着很多图腾,特别是门上,不但图腾多,还有密集的上古文字。

    城堡的门口,竖立着两根巨大的石柱,两条巨龙分别盘旋在石柱之上,在门上的顶端,凤凰盘旋,飞于九天,战翅高飞。

    狮子,麒麟,为左右两边的石像,矗立在大门两边。

    龙,凤凰,麒麟,狮子,这些都有了,怎么感觉还有点不对劲?

    君慕倾若有所思地看着门口,总感觉少了一点什么,一时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严摩微笑着走到君慕倾面前,缓缓开口,“姑娘既然想离开,那就请吧。”他做出一个请的姿势。

    梵拓曲易风相视一看,不明白严摩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,他们什么都没有得到,即便这里是出口,严摩甘愿就这样离开?

    天星岭岭主要是知道他走进神之墓,还平安出来,却没有得到任何东西,一定会大怒,还有他的徒弟,到神之墓都没有带上水蓉儿,谁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抱臂,转动了一下步伐,侧身看着严摩,红眸之中染上冰冷笑意,周围的温度降到了零点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再求票票…飘过……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