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空间破碎!

    就是他们站着的的地方,就要毁灭,站在这片空间里面所有的东西,都会一一随着空间消失。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这片森林,只是神之墓的一个角落,也是一个开端!

    赤红的身影从林中闪过,点点绿光笼罩在她身上,身后所有的一切都在崩塌。

    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,黑色的树林一切都在销毁,天空,森林,大地,都变成黑暗的大洞,大洞里面则是黑暗。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往身后看去,空间破碎,该死!这片空间只要毁坏一点,所有都会跟着破碎,刚才的斗技,让这片森林裂开缝隙,这样是让尸虫退去,尸虫退去不是害怕斗技,是它们知道这片空间即将毁灭。

    现在除了往前面跑,就再也没有别的办法,要立刻跳出这片空间。

    血魇站在空间,感觉着外面发生的事情,“神之墓,竟然是用无数的空间组成,这只是无数的空间中的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只怕还不只是这样,这些空间在这里破碎,用不了多久,就会在另外的地方重新塑造。”君慕倾笑着说道,上古的坟墓,挺高级的。

    一点的毁灭就会造成整个空间的崩塌,然后过了多少年,空间又会自行组建,恢复原貌。

    “上古那些家伙想给自己留下最后一点点地方,还真是煞费苦心。”血魇蔑视一笑,自行组建的空间,不是煞费苦心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。”君慕倾嘴角上扬,这样神之墓才不会毁灭,让这一世所有的人都记住,神之墓的存在,上古的存在。

    做这么多事情,那些人也只是为了让后辈记住他们的存在,是上古时期,那些人的私心罢了。

    火凤凰走到君慕倾身边,看到她脸上的笑容,“你这个时候还在笑,要是不能及时离开这里,就会跟着这个空间毁灭。”第一次见到这么怪的人。

    “至少我们不是第一个死的。”君慕倾看了看身后,天星岭和北境曲家的人,都走上来了,还在她们后面。

    这片森林,一定会有出口,一定会有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声惨叫在森林中响起,身后的五人只是一眨眼,就少了一个,那个消失不见的人,最后连尸骨都没留下来。

    梵拓严摩他们几个,奔跑的速度更快,不敢有半点迟疑。

    这样的吞噬,他们也毫无办法,即便是已经尊帝王级别,也只有逃跑的份。

    那么多高手死在神之墓,他们一定要出去,不管牺牲多少,走出去就行!

    找到出口,找出口!

    君慕倾往身后看去,他们身后已经一片深渊,深不见底,裂开狰狞,犹如一张血盆大口,想把他们全部吞进去。

    宽深壕沟,仿佛是被一把巨大的刀刃,劈开成两半,形成这个巨大的深渊。

    深渊走过之处,万物尽毁,就如同玻璃破碎的一般,变成块块碎片,消失在深渊后面的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深渊狰狞,空间破碎,看了都会让人觉得头皮发麻,不敢再多停留半分。

    红眸盯着狰狞的深渊,君慕倾若有所思地看着迎面而来,随时要到她面前的深渊壕沟。

    深渊的后面,是一片黑暗,破碎一切的黑暗!

    万丈的深渊,凤凰……

    凤凰涅槃重生?

    往前面奔跑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,君慕倾站在原地,不再往前面奔跑。

    上古那些老头,想的还真是巧妙,没有人会想到,走出这片空间的出口,就是这狰狞可怕深渊,深渊不可见底,所有东西又被吞噬破碎,所有人都会只想着往前面跑,不会想到,出口其实一直在追着他们跑。

    严摩见君慕倾停下来,不再往前面跑,脸上露出一抹阴霾。

    这样就最好,死在神之墓,他就不用再动手,回到神界,他对天星岭也有交代,不管蓉儿是不是她杀的,把一切推到她身上,再告诉岭主,自己已经帮蓉儿报仇,杀了那个杀害水蓉儿的人!

    梵拓挣扎了一下,他不想青铜盾就这么毁了,可是让他救一个不相干的人,连累自己,那也不可能!

    曲易风张张嘴,见梵拓没有停下来的打算,也没有再说话,而是继续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干嘛停下来?”火凤凰本来已经走出去很远,见君慕倾突然停下来,又走了回来,她手上还拉着黑羽。

    黑羽双眼睁大,看着黑暗已经靠近她们,不禁呐喊,“陛下,我们赶紧走吧,君慕倾要死,就让她去死好了,我们没有必要陪她一起!”

    君慕倾现在找死,就让她死好了,她们干嘛要停下里,人类死在神之墓,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是魔兽?”君慕倾扭头看着黑羽,魔兽好战,看到具有挑战的事情,他们会兴奋,会斗志高昂,眼前的三足乌,还真不像是魔兽。

    “我自然是!”黑羽脸色铁青地回答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一眼黑羽,没有再理会她,她是不是魔兽,和自己没关系,只是她最好不要做出什么其它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火凤凰,凤凰涅槃,你再清楚不过对吗?”这头火凤凰,不管是为了什么,她不顾自己的安危过来,到也不错,自己救她一次,就当是两不相欠。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它的涅槃之劫就要到了,当然清楚什么叫凤凰涅槃。

    难道她是想要!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一起死,不吃亏。”君慕倾笑着转身,深渊已经到了她们面前。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丝毫犹豫,跳进深渊之下,红色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深渊之中。

    凤凰涅槃?

    火凤凰眼中的情绪,难得放下威严,露出一抹笑意,纵身一跳,两道身影跳入深渊。

    “不!我不要死!”黑羽放声呐喊道。

    严摩看着消失的三道身影,冷冷一笑,火凤凰都死了,那最好不过,现在只要北境曲家的人死了,那就没有人知道兽族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曲易风扭头看着三道身影消失的地方,“老师,难道就让她们这么死了,其中还有火凤凰。”那个女子,就这么死了。

    “火凤凰又如何,它是魔兽,却去担心人类的安危,飞禽之王也不过如此。”梵拓轻哼一声,什么飞禽之王,魔兽高傲,不把人类放在眼里,飞禽之王反而去担心人类,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曲易风沉声应道,不再去想刚刚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是吗?既然如此,在下就先告辞,你们就给这片空间殉葬吧!”三个护卫剩下的最后一个,停下了脚步,面无表情的脸上,露出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谁也不能相信,只能相信自己,这是他梵拓说的。

    告辞?

    严摩梵拓曲易风立刻停下脚步,看向身后的人,他话里面是什么意思,他知道出口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护卫看了一眼三人,转身往身后的深渊走去,“后会无期。”

    刚才君慕倾说的是凤凰涅槃,凤凰涅槃,浴火重生!

    出口就在他们身后,所以君慕倾才会跳下去,火凤凰也会跟着跳下去。

    褐色的身影跳下深渊,脸上还带着快意的笑容,这三个人就要死在这里,什么神族,什么天星岭,北境曲家,还比不上一个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他疯了吗?”严摩脸色铁青的看着跳下深渊的人,白痴,那么深的深渊,跳下去就死了,跟这片空间殉葬的,那是他!

    “也许,那个地方才是出口。”曲易风眼前一亮,要是说那个的地方是出口,所有事情都清楚了!

    那个地方才是出口!

    严摩梵拓睁大双眼,看向迎面而来的深渊,这片空间的一切,都破碎在深渊的后面。

    “赶紧走!”梵拓抓着曲易风,转身就走,浓郁的死亡之气已经袭来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空间所有一切崩塌,这片空间也消失在神之墓当中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黑羽的身体摔在地上,剧烈的疼痛,她都顾不得伤痛,立马站起来摸着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我没死,我没死!”黑羽兴奋大叫,没死就好!

    冰冷的目光从前面射来,黑羽抬头一看,红色的身影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没死,你怎么可能没死!”黑羽走到君慕倾面前,厉声叫道,周围都是她尖锐的声音。

    红眸泛出寒光,君慕倾脸上露出冰冷的笑容,“我没死,你是不是很失望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火凤凰呵斥道,威压笼罩,紧紧压迫而来。

    黑羽身体再次趴在地上,全身颤抖,“火凤陛下赎罪。”陛下为什么会这么维护君慕倾!

    君慕倾收回目光,转身看向周围,“火镰,这里是一片沙漠,沙漠之上有很多骨骸,里面也埋了很多。”森林,沙漠,两个空间了。

    “小倾,现在我们要去找出口,神之墓不会在特定的地方呆太长时间。”神之墓没有白天和黑夜,他们觉得才进来没有多长时间,也许已经过了好几天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沉声应道,神之墓要是离开了兽族,不知道去了其它什么地方,她们就算走出去,出去的地方,就把就不知道是哪里,必须要赶在神之墓离开兽族之前,她们离开神之墓。

    出口……

    “君慕倾,既然进来的时候,看到的是一座城堡,不如找找城堡。”火凤凰提议道,现在她们都是坐在一条船上,想到办法说出来,也是应该。

    “可以试试看。”城堡,神之墓在外面看起来,就是一座死寂的城堡,走进来就是各种的空间。

    几道身影从沙漠各处走来,走到君慕倾身边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桑无际看着周围,打了个冷颤,“君慕倾,咱们非得要到这个地方走一圈?”到处都是白骨,比桑漠还要可怕几分,在这个地方走上一圈,随时就会没命。

    “所以现在打算回去。”君慕倾冷声说道,神之墓变化莫测,走完这里尽管不知道行不行,现在要做的,就是离开这里,神之墓那是可以移动的。

    离开兽族,千年一现,他们要想走出去,就必须要一千年,而且还不知道是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“主人,这片沙漠看起来没有尽头。”霸嚣沉声说道,身上带着几颗黄沙。

    “你遇到了什么?”这里是神之墓,到处都是死气,森林之中,有尸虫,这里也一定会有。

    霸嚣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,才发现她身上还沾着留下来的黄沙:“是尸虫,不过这些尸虫和主人在树林里面遇到的,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遇到尸虫?”风刃不满地皱了皱眉头,自己什么都没遇到,不行,不能输给她!

    水刃赶紧走过来阻止,要是在这里打起来,那就大事不妙了,“风刃,冷静,冷静。”他们走出去的地方,也不过几十里,不敢单独走出太远,该遇到的总会遇到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风刃看了一眼水刃,在神之墓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。

    霸嚣耸耸肩,不就是遇到几只尸虫,他至于这么激动吗?

    “姑娘,我也不想沦落到其它空间。”乘风赶紧说道,他这么风流倜傥,不能就搭在神之墓这么一个恶心的地方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一眼乘风,他不想,没有谁想,所以才要去寻找其它空间。

    火凤凰注视着眼前的魔兽,这些魔兽对它视若无睹,好歹也是飞禽之王,竟然被他们这么无视。

    “咳咳,我说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陛下,我们听老大的。”桑无际脸上露出个笑容,老大说过不用理火凤凰,就不用理。

    霸嚣他们几个也点点头,没错,他们听老大的!

    火凤凰额角滑下一条黑线,这些魔兽,胆子也太大了!

    魔兽们能在火凤凰面前,这么行动自如,没有被威严限制,除了血魇说,不要理的就不要理这句话,火凤凰也把威压收敛,否则飞禽之王的威压,他们也无法承受。

    “凤凰涅槃,浴火重生,哈哈哈……”狂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,这个人就是刚才跳下来的护卫。

    所有目光扭头看去,就看到护卫狂笑不止,张开双臂,得意至极。

    桑无际双手环胸,走到那人身边,“你抛下自己的主子,一个人逃了?”这些人类,还真是只顾自己生死,连自己的主子都不要了。

    男子收起笑容,轻哼一声,“那又如何,曲家不仁,我便不义!”那两个都是他的好兄弟,梵拓曲易风明明可以救他们,却一个人逃走。

    曲家是不仁不义,他又好到什么地方,不照样看着自己的兄弟死,没有半点动作。

    “啧啧,怎么还有这样的人类?”

    “桑无际!”乘风扭头笑看着桑无际,这个人类的事情,和他们无关,说那么多做什么?

    桑无际只感觉寒风阵阵,缩了缩脖子,慢慢往回走,在这充满死气的地方,说说话放松一下嘛!

    “先离开这里。”红色的身影迈步离开,往沙漠中走去。

    火凤凰和君慕倾并肩往前面走去,跪在地上的黑羽立马从地上站起来,赶紧跟上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沙漠中突然传来一声巨响,黄沙从四周抖动,大地发出嘶吼的声音。

    黄沙漫天,飞扬四起的黄沙,挡住她们离开的步伐,黄沙形成一道垂直的屏障,往空中扩延而去,仿佛是想把这片天地隔绝。

    君慕倾抬起步伐,往空中走去,她才刚迈出一步,锈迹斑斑的身影,从纳戒中飞出来。

    青铜盾!

    青铜盾从纳戒里飞出来,抖动了一下身体,还在君慕倾面前蹦跶了两下,好像是在说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君慕倾淡淡说道,它抖两下,蹦跶两下,谁知道它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上古神器,都这么通灵性?

    器灵?

    青铜盾飞在君慕倾面前,抖动的更加厉害,只是抖了半天,谁也不知道它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血魇?”无奈下,君慕倾只能去找血魇,他们之中,血魇可能知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才刚叫血魇,火凤凰已经走到君慕倾身边,抓过君慕倾的手臂,另外一只手变成利爪。

    利爪挥落,君慕倾手掌就出现了一道伤口,鲜血从伤口中流出来,火凤凰立刻抓过青铜盾,让君慕倾受伤的手,握紧盾牌。

    君慕倾刚想问火凤凰想做什么,手上已经出现了一道伤口,神器也被她手上的手紧握。

    滴血认主!

    青色的光芒从周围四射,把君慕倾的身影包裹其中,黄沙之下,青光大作,光亮刺的让眼睛都无法睁开。

    黑羽站在原地,看着突然出现的青光,表情很是迷惑。

    “青铜盾认主!”护卫踉踉跄走过来,诧异地看着黄沙面前的青光。

    她要解开的青铜盾的封印!

    上古神器认主,必定要心甘情愿,也要实力够强,她不过才大尊王级别,是无法做到契约青铜盾,这都是梵拓说的,所以他们才会追着的青铜盾不放。

    现在青铜盾认主,对象就是梵拓说不可能的那个人,这都已经认主了,还有什么不可能的!

    不,青铜盾认主没那么简单,她不过是一个小女孩,怎么能让青铜盾认主,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霸嚣他们五个,站在原地,看着那团青光,脸上露出明亮的笑容,青铜盾已经认主了,现在谁也抢不走!

    青光之中的君慕倾,单手紧握住青铜盾,亲眼看着青铜盾身上的铁锈层层剥落,露出那古老复杂图腾,盾牌的周边,是复杂的符文,也不知道是写了什么。

    青铜盾身上的铁锈脱落,直到最后,盾牌身上没有一丝杂质,周围闪烁出淡淡青光,古老的气息在青铜盾上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身体周围的青光慢慢散去,火红的身体周围,覆上了一层淡青色的气波,将她保护其中。

    翻滚的黄沙,被杜绝在青光之外,一步都不能靠近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认主成功!”

    曲家护卫踉跄地跌坐在地上,真的认主了,青铜盾认主了!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!”三道身影狼狈赶来,看到的就是青铜盾认主的一幕。

    梵拓不敢置信地后退好几步,要不是曲易风扶着,他此时也跟那个护卫一样,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紧赶慢赶,结果青铜盾还是认主,青铜盾从无主之物,现在变成有主之物,要得到青铜盾,那就更难了!

    可这去青铜盾,怎么会认一个大尊王!

    这怎么可以!

    光芒散去,君慕倾握了握手上的青铜盾,认主后,她能感觉到青铜盾身上的神秘气息,也就是上古之气。

    严摩皱了皱眉头,看着君慕倾手上的神器,脑中一阵激灵,闪过一样东西。

    “梵拓,你怎么不早说她身上有青铜盾!”那就是青铜盾,她身上有青铜盾,梵拓怎么不早说,现在青铜盾已经认主,要得到,那是难上加难!

    梵拓慢慢回神,看着严摩脸上激动的表情,他讥讽一笑,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青铜盾已经是有主之物,要让它变成无主之物,就必须杀了她,再乘机拿到青铜盾。

    严摩梵拓不再说话,心里想的,却是同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火凤凰,认主,一滴血就够了!”君慕倾脸色幽黑的看向火凤凰,那么一大道口子,要流多少血!

    “习惯了。”火凤凰冷静的回答,青铜盾在她手上,现在还认主,青铜盾会认大尊王为主,还真是稀奇的,不过这个人换成是君慕倾,那就没什么了。

    血魇往不都契约她,区区青铜盾哪里有血魇王厉害。

    君慕倾囧了,习惯,这是个不好的习惯!

    “干嘛突然认主?”君慕倾握着青铜盾,黄沙出现,它就从纳戒里面飞出来,还是说它有办法走过这里。

    青铜盾还是在不停的抖动,就跟逆天杖一样,滴血认主以后,也不能听懂逆天杖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看向火凤凰,这个时候火凤凰也摇摇头,它也不知道青铜盾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见君慕倾还没有明白,青铜盾睁开君慕倾的手,身上闪烁着的青光,往黄沙中走去,漫天黄沙,如同一道屏障,青铜盾却轻易的就穿过去。

    进去了!

    君慕倾跟着青铜盾,迈步走进黄沙之中,火凤凰闪身走过,拉过黑羽,也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霸嚣风刃水刃乘风桑无际,他们五个,紧跟着也走进去,在走进黄沙以后,他们面前出现就那道熟悉的大门,大门敞开,等待他们的进入。

    他们五个没有多加迟疑,立马走进空间,大门合上,红光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等到他们几个进去后,君慕倾这才又往前面走,黄沙淹没了四周,四面八方都是沙尘。

    现在还能在黄沙中行走,靠的都是和青铜盾之间的联系,青铜盾她不知道在什么地方,但是她们之间,有这某种联系,这种联系在牵引着她。

    火凤凰冲破重重黄沙,终于看到了君慕倾的身影,“你没事吧?”问完这句话,火凤凰就愣住了,自己竟然会担心她!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君慕倾继续往前面走去,黄沙之后一定有什么东西!

    四道是身影从后面走来,看着君慕倾,眼中露出一抹不满,火凤凰在这里,他们又不能动手。

    “君姑娘,有什么事情,我们等出去再谈,现在先找出去地方。”严摩心平气和地说道,看着周围的黄沙,他脸色并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他们从神族到神之墓,还以为能得到什么,神之墓的任何意见神器,或者是古籍,走到神之墓以后,才知道,这里不过是一座坟墓,真正的坟墓,只有死气的坟墓!

    “对对对,有什么事情出去再说,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。”梵拓应和道,现在在神之墓,君慕倾手上又有上古神器。

    说不定这上古神器,能带着他们找到什么东西,还有走出这个的地方。

    君慕倾停下步伐,嘴角勾起笑容,“好啊。”出去再说,就不知道他们能不能走出这里。

    见君慕倾答应,严摩梵拓大喜,她答应了就好,怕只怕她不答应。

    “那就请吧。”梵拓指了指前面,忍住心里的怒火,要不是她握着青铜盾,自己何必对她这么客气,她不过是小小的大尊王,她有什么资格!

    红眸之中闪过冷笑,君慕倾转身往前面走去,熟悉君慕倾的人,再看到这抹笑容,一定会躲的远远的。

    红色的身影走在前面,走在她身边的是火凤凰,其余的人都跟在她的身后。

    曲家的那个护卫,在梵拓他们到这里,就变得异常平静,有时还战战兢兢,好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啪啦啪啦~”

    “啊!”护卫抱着头,蹲在地上大叫。

    “啊!”听到护卫的声音,黑羽也大叫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!”严摩梵拓立马停下脚步,转身往身后看去。

    “有东西,有东西!”护卫指着后面,他听到了,那细细沙沙的声音,有什么东西在跟着他们。

    严摩梵拓看了看身后,没有发现任何东西,只有漫天的沙尘。

    “哼,曲家的护卫,真是没用!”严摩挥了挥衣袖,大步往前面走去,再不走,君慕倾他们就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了。

    梵拓脸色阴沉的看着蹲在地上的人,转身离开,背叛者,不需要同情!

    三道身影离开,护卫还蹲在地上,脚下的黄沙之下,沙土在不停流动,黑色的身体,从黄沙中爬出来,无声的没入护卫身体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惊天叫声再次响起,凄惨可怕,声音直冲云霄。

    “啪啦啪啦~”

    脚下黄沙翻滚的剧烈起来,君慕倾猛地停下脚步往身后看去,梵拓严摩曲易风三个人匆匆赶上来,就是少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做了什么好事!”君慕倾走到梵拓面前,他怎么能让那个人死在这里,黄沙之下,都是尸虫!

    梵拓被君慕倾这么一吼,一下子没反应过来,倒是严摩笑呵呵开口。

    “君姑娘,何必这么生气,不过就是一个背叛家族的护卫罢了。”死了一个护卫而已,她何必这么激动,别忘了,她不过是大尊王!

    梵拓咬咬牙,将怒火再次吞下去,现在还要靠她!

    “是啊,君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自己找死!”说完,君慕倾迅速离开,脚下的动静剧烈晃动。

    火凤凰差点一口喷死他们,在这个地方,让尸虫吃到人肉的味道,喝到鲜血的滋味,这不是找死是什么。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看着脚下的动静,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尸虫这么快就吃完了!

    “青铜盾!”冰冷的声音呵斥道。

    青光从黄沙中闪过,立马出现在君慕倾脚下,黄沙之上,黑虫死了一片。

    梵拓严摩惊悚地看着从底下冒出来的东西,头皮阵阵发麻,脚步抬起,不敢站在地上。

    除了死尸,还有其它东西!

    “卡啦卡啦~”

    “卡啦~”

    黄沙之中,另一个怪异的声音响起,君慕倾拿起青铜盾,红眸往四处看去。

    白骨从地上站起来,地上不管是什么样的白骨,能组成一副骨骸,就自动的黏在一起,四不像也没有谁会在意。

    “我们赶紧离开这里!”火凤凰立马说道,白骨活了过来,也就是死尸,死尸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梵拓严摩曲易风,二话不说,立马往前面走去,也不管君慕倾他们还留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类……”火凤凰眯起眼睛,独自逃走。

    “先不管他们。”离开黄沙,不是离开这怪异的神之墓,现在是逃了,神之墓,他们走不出去!

    “我们赶紧走吧。”火凤凰习惯地扭头看了一眼身后,一直站在她身后的黑羽,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它竟然也逃走了!

    火凤凰脸色铁青,看着空荡荡的身后,三足乌族,好大胆子!

    君慕倾手握青铜盾,青铜盾身上散发出青色的光芒,飞来的黑虫,走来的死尸,如何跨越,也不能跨越青铜盾的防御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迅速离开,君慕倾感应着刚才青铜盾走过的地方,七绕八绕,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。

    凤凰火焰在周围焚烧,把一切烧尽!

    尽管君慕倾和火凤凰才是第一次联手,她们之间的默契,却好的让人咋舌。

    尸虫密密麻麻不停攻击,从上古到现在,它们再次尝到鲜血人肉的滋味,这已经让它们疯狂,不顾任何危险,一心只想尝到刚才的滋味。

    黑羽严摩他们四个,不知道去了何方,在黄沙之中,走了那么长时间,也没有看到他们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火焰雨!”

    尸虫想从侧面攻击,君慕倾立刻凝聚出斗技,烈焰如同细雨,从天而落,落在黄沙之中,黑虫之上,尸骨之上。

    血焰火能融化任何一切,尸虫白骨黄沙,遇到血焰火也毫无招架之力。

    血魇在空间里面,感应着外面,他赶紧应道君慕倾和火凤凰在急速后退,也感应到尸虫在不顾一切进攻。

    睥睨天下的眸子,注视前方,“小倾,要坚持下去。”

    神之墓,这就是神之墓的可怕!

    任何一种东西,都会变成杀伐之物,随时就会被这些杀伐植物湮灭!

    “青铜盾!”

    两道身影跳出黄沙,青铜盾竖立在他们面前,阻隔一切东西从里面走出来。

    走出黄沙,君慕倾和火凤凰,纷纷松了口气,至少她们活着从里面走出来了,不幸中的大幸!

    君慕倾走到黄沙面前,看了看周围,蓝色的斗技阵在脚下旋转而起,周围一片沉静。

    “水之潮!”

    海水拍打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蓝色的海水,冲进黄沙之中,飞速的黄沙逐渐平静下来,冲入云霄的黄沙,在没有任何支撑之下,从空中坠落。

    火凤凰站在一旁,惊讶的看着君慕倾,水元素!

    火元素,风元素,水元素!

    而且,水元素,还是水之精元!

    又是一种极品!

    她身上究竟还有多少极品,还有多少本事没有显露出来,已经这么多种了,三种元素,三种极品!

    “你想要冰封?”火凤凰看了看周围,水之精元何其冰冷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君慕倾淡淡回答,现在这个情况,用火烧是不可能,那就冰封。

    “千里冰封!”

    蓝色斗技阵再次旋转,沙漠之中,黄沙凝固,冰封从最上面开始,一寸一寸往下冰封。

    千里冰封!

    “啪!”黄沙之中,滚出来两道身影,他们狼狈的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我们还在里面,你竟然想要冰封这里!”严摩指着君慕倾吼道,她怎么能够不顾他们,就彻底冰封这里。

    君慕倾稍稍扭头,周围的温度降到了极点,“你们还在里面?这个我真的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明明就知道!”严摩站起来怒吼道,她是想连他们一起杀了。

    “知道又如何,你们能扔下我们逃走,我不能冰封这里了?”这就是高手的认为,他们做什么都是对的。

    可笑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被水打湿的黄沙之中,传出凄厉的叫声,“陛下,救我,救我!”

    黑羽在地上打滚,黑虫已经爬到了她的身上,在侵蚀着她的身体,即便是想要救她,也来不及了,况且,火凤凰还没有过这个心思。

    “封!”

    冰冷的声音响起,冰封之力变得更快快速,瞬间已经将黄沙冰封在里面。

    诧异,惊讶!

    严摩看着君慕倾,表情就是这些情绪,她才只是区区大尊王,到了神之墓这么长时间,身上竟然没有半点伤痕,倒是他身上已经狼狈不已。

    千里冰封,她是如何做到的!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理会严摩的注视,手上燃烧起熊熊火焰。

    “湮灭!”

    火焰脱离君慕倾手上,没入冰封之上,他们面前巨大的冰封,发出阵阵颤抖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~”

    声音如同闷雷,滔滔不绝的响起,冰层之上,却没有半点缝隙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动静响了多久,火凤凰就看了君慕倾多久,还是不能回神。

    即便是到了这种逆境,她还是能沉着应对,即便是在神之墓,她也能应对。

    一开始,小看她了!

    “破!”一个字冷酷响起,没有半点温度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冰封骤然轰塌,摔落在地上,变成粉碎,黄沙,尸虫,白骨,都在里面,还有在里面没能走出来的人。

    严摩双手紧握站在原地,君慕倾只是大尊王级别,她怎么可以这么放肆,这些事情,应该他来做,这片黄沙,他来毁灭才是,现在君慕倾却做了!

    曲易风躺在地上,看着碎落的冰块,脸色一阵苍白。

    就这么毁了,冰层毁了,黄沙毁了,那不就是说,老师就永远不能出来,老师就这么死了!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怎么可以,老师都没出来!”曲易风猛地站起来,指着君慕倾呵斥道。

    老师都没有出来,她怎么可以,她不能这么做!

    冰冷的红眸扫视,殷红唇瓣轻启,“你若是在乎你老师,就不会放弃他。”他一个人逃出来,就是放弃了他的老师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