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慕倾扭头看着血魇,指了指前面被煞气死气笼罩的地方,那就是传说中的神之墓!

    “神之墓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。”君慕倾双手环胸,看向面前高耸的神之墓。

    站在神之墓的外面,看起来神之墓就像是一座普通的城堡,城堡周围散发着煞气和死气,在神之墓出现的地方,都没有任何活物,只能看到一堆堆白骨。

    “你还要进去?”血魇侧脸看着君慕倾,即便是看到神之墓是这样的一番景象,她还是会进去,不进去,那就不是君慕倾!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进去?”君慕倾反问,神之墓里面值钱的东西可不少,随便拿出一样东西都能让一个家族鼎盛,不进去看看怎么行,再说里面凶险,她去过的地方,哪不凶险,神之墓又如何!

    这个人类要进神之墓!

    火凤凰诧异地看着君慕倾,她胆子会不会太大了,神之墓也敢进,血魇王尽管是三王之首,实力也在它们之上,可那是神之墓!

    “血魇王,你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必再说。”血魇睨视了一眼火凤凰,不让火凤凰再继续说下去,神之墓这个地方,神之墓他没去过,去看看也是应该。

    火凤凰怔了怔,没有再说下去,血魇王已经决定,就不会再改变心意。

    这个人类也要进去,她只是大尊王级别,多少尊君王,尊帝王在里面丧生,她又不是血魇王,而且还是个人类,就不怕危险吗?

    “血魇王,不如让您的契约者留下,吾保护她。”保护好她,也就相当于是保护好血魇王,她有什么事情,血魇王也一定会出事,不能冒险,血魇王是走兽之王,不能有任何差错。

    君慕倾缓缓转身,红眸紧盯着火凤凰,寒光在眼中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“我的事情,你最好别管!”冰冷的声音缓缓响起,狂啸的霸气汹涌,红色身影周围泛着点点红光,周围的气势瞬间压制下来。

    火凤凰又如何,她的事情,用不着它来管,保护,她需要呆在羽翼之下,就不会到兽族,更加不会去神之墓!

    即便它是飞禽之王,也不能替她做任何决定!

    强势霸道的气息狂呼肆意,君慕倾周围的空气受到影响,气波往外波动阵阵颤抖,仿佛畏惧她身上的这股气势!

    火凤凰怔怔地看着君慕倾,半天都难以回神,有是这股气势,无法抗拒的气势,人类身上,怎么会有让它都无法抗拒的气势,它是飞禽之王,怎么会无法抗拒!

    无法抗拒!

    血魇皱了皱眉头,小倾最近身上时常会出现这股强势霸道的气息,任何魔兽都无法抗拒,现在火凤凰也是如此!

    这便是远古血脉之力?

    那头上古青鸟说过,小倾看不透,她是人类,怎会看不透!

    君慕倾漠然收回目光,转身看向是神之墓,冷声说道:“走吧。”红靴迈出,身体周围出现淡淡的绿色元素,风之音带着君慕倾从空中闪速划过。

    元神融合!

    她才大尊王,已经元神融合了!

    火凤凰又是一阵诧异,看着君慕倾的身体,元神和身体融合,无法窥探她身体有几种元素,火元素是必然,否则也不能契约血魇王,刚才包裹她身上的,是风元素风之音!

    血魇王的本命火焰,风之音!

    天,她到底是谁!

    还有,她的年纪……应该不是很大!

    怎么会有这样的人类,不可抗拒的力量,大尊王就将元神融合,无法窥见她拥有几种元素,血魇王究竟契约了一个什么样的契约者?

    火凤凰挥舞双翅,往神之墓的方向走去,血魇王进去,它自然也要去看看,毕竟神之墓,那是任何人,任何兽都想进去的地方,不是为了里面的宝物,而是想去看看,上古之战,如何惨烈。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城堡面前,双手抱臂,死气煞气迅速往她身体涌来,她身上突然出现一道红色的屏障,把死气煞气阻隔在外。

    红眸露出一抹惊讶,君慕倾看了看周围,上次在月家外面,死气也是这么被阻隔在外面,当时她没有注意,现在她还是可以这样,有这层红色屏障,这些会侵入身体的之气,就不能再靠近她。

    “血魇,我身上的红光屏障你弄出来的?”君慕倾疑惑地问道,血魇还在沉睡,她身上也有这个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也想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。”血魇已经回到空间,他感觉到一股力量,在小倾身上源源不断的流动,将从神之墓散发出来的死气杜绝在外。

    不是血魇?

    火凤凰飞到君慕倾身边,身上燃烧起一层火光,死气全部被焚烧在火光之中。

    “你也进去?”火凤凰刚才不是还不赞同进去,现在它自己要进去。

    火凤凰睨视了一眼君慕倾,沉声说道:“吾本就打算进去。”在想进去的时候,感觉到血魇王的气息,它这才立刻就去见血魇王,毕竟血魇王已经消失在兽族上万年,它出现必定为了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再说话,收回目光,往前面走去,神之墓的大门自动打开。

    火凤凰挥动双翅,身上橘红色光芒四射,玲珑有致的身影从橘光中走出,美而不妖,优雅华丽,凤眼眼角有着淡淡的眼线,黑色的眸子带着周边带着点点红色,透着王者的威压,额头中央凤凰展翅的图腾,身上的红袍金丝勾画的图案,衣服上的图案是凤舞九天。

    洁白手指摩擦着下巴,红眸带上点点笑痕,这就是火凤凰的人形,够美,够威严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对?”火凤凰走到君慕倾面前,疑惑地问道,她拟态人形的样子很怪吗?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君慕倾转身往里面走去,迎面扑来的就是浓郁的死气。

    君慕倾不禁皱了皱眉头,死气靠近不了她,还是带着压迫,神之墓的死气这么浓郁,所到之处,生物尽死,这也是为什么,那么多高手走进来,就再也没有出去过。

    被死气侵蚀,吞噬,最后留下的,也只是白骨,还没有靠近神之墓就变成白骨了,就算有人看到白骨,也不会相信,刚才还好好活着的人,突然就变成白骨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走进神之墓,城堡的大门又再次合上,两双眸子注视着前方,眼中都纷纷划过一丝错愕。

    火凤凰动了动步伐,往前面走去,“没想到神之墓,竟然是这样的景象。”神之墓就是上古之地,神之墓竟然是上古之地!

    一望无际的死寂,死亡之气,无尽煞气,占据了整片空间,她们眼前的遍地都是白骨,完整的白骨,残缺的骸骨,魔兽的骸骨,还有人类的骸骨。

    神之墓,便是上古时期,最后的坟墓!

    君慕倾脑海中突然闪过这么一句话,这声音,仿佛是从那遥远的远古传来。

    最后的坟墓!

    “这是上古最后的坟墓。”君慕倾喃喃说道,他们此时站的地方,是一片黑暗的树林之中,树木已经枯萎,周围的黑色阴沉,却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那是死亡之气!

    火凤凰听到君慕倾的喃喃自语,点点头,“这的确就是上古的坟墓,这里的树木都是黑色的,完全被死亡之气和煞气侵蚀。”上古的坟墓!

    “陛下是要自己走呢?还是和我一起走?”这里不是一般的怪异,上古最后的坟墓,到底隐藏了什么?

    火凤凰皱了皱眉头,她当然不愿意和人类在一起,但是血魇王在这里,她不可能单独离开。

    “吾跟你一起,这样……谁!”火凤凰话才说到一半,立刻转身呵斥。

    这里还有别的东西?

    君慕倾顺着火凤凰的目光看去,黑色的树干后面,兢兢战战走出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黑色的身影从树干后面走出来,刚想说话,就看到君慕倾,在看到君慕倾的瞬间,她什么都忘记了,立马走到君慕倾面前。

    君慕倾绕过走到她面前的人,大步往前面走去,三足乌公主黑羽,走进神之墓,她还能没事。

    黑羽不死心的跟着君慕倾,下巴高扬,“本公主在问你话,你聋了不成!”

    冰冷的目光射来,君慕倾扭头看着黑羽,红色一片肃杀!

    黑羽顿时愣在原地,呆呆的看着君慕倾,那冰冷的目光让她不寒而栗,对眼前的人,她心里产生了几分畏惧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你三足乌的什么魔兽,再在我面前,摆出你公主的架子,我就杀了你!”冰冷的声音缓缓响起,犹如地狱传来的死神召唤。

    黑羽听到这冰冷的话,不禁打了个冷颤,“你敢杀我,三足乌族一定不会放过你!”杀自己,她凭什么,不过就是个人类!

    黑羽扬起下巴,尽管心里已经惊吓不已,她还是高傲地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试试。”君慕倾冷冷说完,转身继续往前面走去,她可不想在神之墓,跟这个脑残公主废话,这里处处都是杀机,不留神就会丧命。

    现在不知道这个脑残公主为什么能活下来,还能走进神之墓,那也和她无关。

    黑羽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这个人类,她身上连人类气息都没有,什么君慕倾,她以为拥有六王之令就很了不起!

    人类终究是人类,这里是兽族,她再放肆对自己不敬,就别怪她不客气,这里可是兽族,一个人类死在兽族,不会有谁同情。

    “三足乌族?”火凤凰走到黑羽身边,上下扫视了一眼黑羽。

    三足乌倒是长本事了,生了个这样的女儿,实力不强,还要摆出公主的架子,这里不是兽族。

    黑羽轻哼一声,下巴扬起,“本公主就是三足乌王的女儿!”她是三足乌公主,这里就她最大!

    “胆子倒是挺大。”火凤凰眯起凤眼,三足乌王怎么教女儿的,连它堂堂飞禽之王都不认识,在它面前摆出公主的架子。

    君慕倾任由她们两个在说,自顾自地往前面走去,火凤凰在这里,她能解决。

    “本公主平时什么不多,就是胆子多!”就连父王都夸她是胆子最大,所以最疼爱她!

    “大胆!”火凤凰呵斥一声,凤凰图形在空中涌现,橘红色的雾气,凝聚的图形是凤凰,雾气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黑羽公主身体颤抖了一下,惊悚地看着面前的站着的女子,这才去火凤凰的脸,她额上的……是火凤凰,身上的是火凤凰!

    火凤凰!

    她是火凤凰!

    “啪!”黑羽双膝跪下,全身颤抖,表情更是惊慌无比。

    “是黑羽无知,不知陛下到此!”火凤凰怎么突然出现,还是跟刚才那个人类一起,他们是什么关系?

    火凤凰看都不愿再看黑羽一眼,大步往前面走去,看着君慕倾的身影逐渐远去,迅速跟上去。

    黑羽见火凤凰离开,迅速站起来,“陛下,等等黑羽!”她见到火凤凰了,等会就去告诉父王,她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,见到了火凤凰,父王听了一定会很开心。

    火凤凰都懒得理后面跟来的身影,大步跟在君慕倾身边,警惕地看着周围。

    红眸扫视着周围,她们已经走过一段路程,现在还没有出现什么事情,要么就是神之墓只有死气和煞气,要么就是更可怕的在后面,那是他们无法想象的。

    “血魇,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?”君慕倾看了看周围,沉声问道,都走进神之墓这么长时间,半点东西都没有遇到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这里除了死气还是死气,什么都感觉不到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她也是这样,什么都感觉不到,唯一可以的,就是死亡气,煞气。

    火凤凰警惕地看着周围,时不时的看君慕倾一眼,也不知道是担心她受到什么伤害,还是怕她就这么离开,在神之墓出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黑羽一点都不在意跟在火凤凰身后,完全没有意识到她现在是在什么地方,有这什么样的处境。

    “陛下,你怎么会来这里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陛下,你还在生黑羽的气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君慕倾停下步伐,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黑羽愣住,忘记了要说的话,君慕倾侧过脸,听着周围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沙沙~”

    “哗哗~”

    原本诡异的黑木树森林,传来怪异的声音,声音很细小,不仔细听,根本就听不清楚。

    有东西靠近!

    那是什么?没有任何的生命迹象,什么东西能在神之墓存活,而不被死亡之气吞噬变成对白骨?

    君慕倾闭上眼睛,想要听的再清楚一点,耳边就出来叫嚣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说闭嘴就闭嘴,我是公主!”黑羽走到君慕倾面前,她是公主,有什么不能说的!

    红眸迅速睁开,黑色树木的森林中,温度降到了零点!

    “怎么,你……啊!”黑羽话还没说完,就立刻尖叫起来,她跳起身体,双脚在地上狠狠踩踏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!”火凤凰呵斥道,三足乌王怎么生了个这么不知轻重的公主!

    黑羽脸色瞬间变得苍白,指了指脚下,“我刚刚感觉有什么东西,想从脚底钻进我身体。”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,她已经找过回去的路了,可是走来走去,还是这片森林当中。

    君慕倾立马低下头,那沙沙的声音越来越明显,比刚才更近了。

    地下!

    君慕倾腾空跃起,身影出现在空中,在她离开之际,地下立马钻出一个黑色的小虫,小虫很丑,见没有钻进君慕倾身体,又迅速钻回了地下。

    火凤凰愣了愣,脚步没有多加停留,迅速往空中走去。

    黑色的小虫从底下爬出来,出现的位置,正好就是火凤凰刚才站着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啊!这是什么东西!”黑羽猛地跳起来,黑虫从她旁边的底下钻出来,爬到她脚上。

    君慕倾漠然站在空中,看着黑羽的一蹦一跳的,脸上没有任何情绪。

    “还不上来!”黑凤凰恨铁不成钢的呵斥道,它要不是飞禽一族,自己才不会管它!

    黑羽拍掉身上黑虫,赶紧往空中走去,脸色比刚才更加苍白。

    黑虫差距到地上没人,从地上冒出来几个之后,又钻回了地下,就再也没有出来过。

    看着那黑虫,黑羽踉跄地后退一步,跌坐在空中,一阵呕吐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这里是什么地方,我要回去,我要回去!”黑羽坐在空中,放声大哭,她不要再留在这里,她要回去。

    火凤凰太阳穴在不停跳动,这到底是什么公主!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这是哪里?那你怎么进来的?”火凤凰呵斥道,一族公主,遇到事情只会哭!

    黑羽流着眼泪,抬头看着火凤凰,“我只是来找神之墓,谁知道就到了这么一个鬼地方。”她只是听那些人类说,神之墓到了兽族,她还以为神之墓有很多神,也很好看,就来找了,结果遇到了这么一个破地方,神之墓也去不成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抽动了一下,果然是奇葩公主,她知不知道她说的鬼地方,就是神之墓。

    红眸垂下,看着黑虫消失的地面,刚才的虫子,应该是尸虫,还是已经被死气侵蚀过的尸虫。

    步伐再次往前面走去,君慕倾注视着前面,她总感觉继续往前面走,就能走出这片森林。

    火凤凰见君慕倾挪动脚步,赶紧跟上去想,也不去理会黑羽。

    黑羽坐在空中抽泣,看到君慕倾走了,她只是轻哼一声,还没哼完,又看到火凤凰离开。

    “陛下,你等等我!”黑羽立马跟上去,她不要再见到那些恶心的虫子。

    这片森林到处都是一片黑色,黑色的树木,黑色的草,都像是被死气侵蚀过。

    这片森林能存活下来,也许是在神之墓存在的亡灵,想要保留是最后一片没有毁坏的树林。

    “沙沙,沙沙!”

    君慕倾突然停下脚步,红眸警惕地看着周围,有是那种声音,这次不是从底下传来。

    火凤凰这次也感觉到了,凤眼看了看树林,沉声说道:“现在该怎么办?”听数量,这次来的不少,血魇王有什么办法离开这里?

    君慕倾听到火凤凰的询问,也知道它是在问血魇,“这次进入神之墓,不到关键时刻,他不会出手。”所以它想问该怎么办,不如问自己。

    神之墓就是一次历练,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,她不会让血魇出手,不管遇到什么,只要她能够应付。

    火凤凰抬头惊讶的看着君慕倾,那也就是说,自己没有跟进来,那这一路上,就是她一个人走过神之墓,血魇王不会出任何主意,给任何意见,除非是生死一线,他才会出手!

    血魇王怎么放心,她才是大尊王的人类……

    大尊王的人类,她才是大尊王的人类,怎么会有如此气魄,到了神之墓,看到那些尸虫,眉头都不皱一下。

    这个人类……很特别!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这里是神之墓!”黑羽声音提高了八倍,尖声叫道!

    神之墓!

    这里怎么会是神之墓,神之墓不应该是仙境,怎么会是地狱!

    君慕倾皱起眉头,看向黑羽,“闭嘴!”

    “沙~沙沙~”

    耳边的声音还在响起,死尸的味道从四面八方飘散而来,君慕倾迅速转身,脚下划开斗技阵。

    “血焰火盾!”火盾一面面竖立在她们三个面前,熊熊火焰燃烧。

    黑色的小虫从四面八方涌来,拍打着背上小巧的翅膀,一波接着一波,像是不要命的似的,撞上火盾。

    腐臭的味道四散,黑色的小虫冲上来,就被火焰烧掉,连渣都没有留下来。

    “沙!沙!”

    火凤凰立刻抬头,看看天上,再低头看看地下,“凤凰焰!”

    她手上,脚下,都燃烧起金红色的火焰,火焰之中隐约透着凤凰的图形。

    黑羽恐慌的坐在空中,脸色白的跟纸一样,身体还在不停的颤抖。

    即便是熊熊烈焰,黑虫还是疯狂涌上来,仿佛是闻到了生物的味道,想要疯狂吞噬。

    君慕倾脚下斗技阵旋转而起,斗技阵连接着她的身体,十二颗全亮的五角星光芒闪烁,耀眼无比。

    “八方火引!”

    火盾周围立刻喷射出滚滚火焰,飞来的尸虫,焚烧的更多,就连周围树木都烧毁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金乌血焰!”

    金乌血焰!

    火凤凰诧异地看着君慕倾,金乌火血焰火,她身体里面,有两种火焰!

    天堂鸟的本命之火,走兽之王的本命之火!

    “你怎么得到的!”火凤凰不禁惊呼,天堂鸟它都是一万年都见不到几次,她是怎么得到天堂鸟的火焰,还将她身体中的两种火焰融合成一种斗技!

    火凤凰看着君慕倾,突然发现,她面前出现的人类,就是一个谜,除了知道她的等级,还有血魇王为契约兽,其它的什么都不知道,还看不透。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回答,专心掌控着火焰,焚烧周围前赴后继扑来的尸虫。

    “我要回去,我要回去!”黑羽脸色苍白,她完全忘记了,自己也是大尊王级别,还是三足乌魔兽,面对着这些尸虫,她都害怕去了,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“凤凰烈焰!”凤凰一声高啼,周围响起阵阵凤鸣,一只只燃烧起凤凰的火焰,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。

    尸虫密集的可怕,黑羽不出手帮忙,反而坐在空中,不停的说,她要回去,她要回去。

    君慕倾目光一寒,这些尸虫没完没了了!

    “毁天灭地!”

    大地发出阵阵颤动,森林之中,黑色的地上,龟裂飞速蔓延,地面就如同蜘蛛网,到处密布着细小的缝隙。

    黑色的树木不少连根拔起,轰然倒地,还有些直接掉进了缝隙当中。

    尸虫立马后退,顾不得眼前的人,疯狂的往一个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树林中的火光也在同时消失,君慕倾注视着尸虫退去的方向,正要往前面走,裤脚就被人拉住,正确的是被兽拉住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不能走,你刚才已经保护我,之前的帐就一笔勾销,现在起,我要你保护我!”黑羽赶紧说道,君慕倾能够对付这些死尸,她绝对不能放君慕倾走。

    君慕倾低头看了一眼黑羽,冷声说道:“放开!”救她?自己可没那么好心。

    “不!你已经救了我,就不能只救一半!”这里就是神之墓,这里就是,早知道神之墓是这么个地方,她一定不要来这里,一定不要到神之墓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蹲下身体,看着跌坐着的黑羽,冰冷的声音,一字一顿的响起。

    “我从来就没想过救你,你的死活,和我没有半点关系,刚才没有让你被尸虫吃了,那只是不想让它们尝到鲜血的味道。”冰冷的声音,如同幽冥寒地传来,没有一丝温度。

    尸虫很长时间没有吃东西,它们只是闻到生物的气息,就如此疯狂,再问道鲜血的味道,它们会疯掉,进攻的比刚才还要迅猛。

    说救她,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黑羽身体僵硬的坐在空中,好冷,这个人类好冷,如同寒冰的冷。

    火凤凰静静地打量着君慕倾,跟着这个人类相处的越长时间,就会更加明白,她是个怎样的人。

    很特别!

    “吾看着她就好。”火凤凰沉声说道,毕竟是三足乌公主,就算有什么不对,也不是在这里处置,飞禽族的事情,都是它在管理,没有管好下属,它也有责任。

    君慕倾漠然地站起来,看了火凤凰一眼,淡漠地说道:“随便你。”说完,她转身大步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刚才遇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君慕倾?”

    空间里面传来着急的声音,魔兽们着急的问道,空间没有封闭,外面的动静,他们能够听到,也包括听到那个什么乌鸦公主厚颜无耻地话。

    保护她,她以为自己是谁,公主?三足乌公主!

    君慕倾还是血狼族啸月王的女儿,拥有上古血脉,在血狼族说什么也是个公主,那乌鸦公主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!

    听着那七嘴八舌的询问,君慕倾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,她淡淡说道:“无事。”

    所有魔兽一颗紧绷的心,这才松懈下来,对纷纷吐出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“主人,不如你让我出去吧,有我在,他们也放心一点。”吱吱笑嘻嘻地说道,神之墓,从来没见过神之墓是什么样子的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出去!”所有魔兽立马说道,她出去,指不定有什么事情,说不定最后还要照顾她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她也是担心主人,再说,她的闪电也有用,这几天她拼命修炼,一点都没偷懒,闪电一定不会失灵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微微上扬,她笑着说道:“吱吱,你还是在空间里面好好待着,火镰和冰帮你找的魔核,够你吃一阵子。”她就不用着急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好嘛好嘛。”吱吱无奈的应道,主人不让她出去,那也没办法,只能坐在这里面等了。

    火凤凰走到君慕倾身边,惊讶地看着她脸上的笑容,她会笑?

    堂堂火凤凰,面对一个人类,都这么惊奇,要是其它魔兽知道,会是什么感想。

    “你看着我做什么?”君慕倾收起笑容,扭头问道,那目光好像是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,它好歹也是火凤凰,什么事情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火凤凰轻轻一笑,突然愣住,捂着自己的胸口,它竟然会不讨厌这个人类,现在就连刚开始的排斥都没有了!

    “看到你笑了。”它以为这个人类不会笑。

    “是人都会笑。”她都会笑,自己笑笑没有什么可奇怪的。

    “也对。”火凤凰应道,第一次她用这么温和的语气,和人类说话。

    君慕倾狐疑地看了一眼火凤凰,继续往前面走去,没有在意火凤凰的话。

    血魇坐在空间里面,眼中露出一抹笑容,小倾就是有这种力量,能让接触过她的魔兽,在不知不觉中,就能接纳她,甚至不对她有任何敌视。

    火凤凰现在就是这样,从一开始的仇视,到现在淡然以对。

    “小倾,走出这片距离还远,森林里面,除了尸虫,一定还有其它的东西。”神之墓已经存在那么多年,这些东西存在,也不是没有原因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沉声应道,她已经感觉到了,那不同寻常的味道。

    血魇也没再提醒,其它地方,君慕倾走过,他最多只是看着,这里是神之墓,时时刻刻小心才行。

    几道身影从空中走过,黑羽走在最后面,兢兢战战的看着周围。

    这里到底是哪里?她要离开这里!她要离开这里!

    回到三足乌,再也不出来,再也不找神之墓!

    黑羽明明就拥有大尊王的实力,却不知道运用,找到神之墓的是她,吵着要离开的还是她。

    “悉嗦悉嗦……”

    树林间传来声音,三道身影立刻停下脚步,扭头看去。

    黑羽全身颤抖,吓的嘴唇都白了,“陛下,我想要回去。”不想再留在这里,她要回去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火凤凰厉声呵斥,在它走进神之墓的时候离开,还有可能,现在想要离开,只会是那些尸虫的食物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漠然地说道:“要回去,你自己回去。”

    自己回去!

    黑羽想到刚才的黑虫,就打了个冷颤,她才不要自己回去,宁愿跟陛下一直走下去,她也不要回去!

    “不想回去,那就闭嘴!”红眸露出一抹凌厉。

    “谁!”丛林之间传来呵斥的声音。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看去,五道身影缓缓从树林中走出来,这五个人,正是严摩梵拓曲易风,还有曲家的两个随从,随从少了一个,他们也遇上了什么,这才死了一个。

    他们能走进来,神族的人,就是神族的人!

    “是你!”严摩凶狠地看着君慕倾,恨不得把她扒皮拆骨。

    火凤凰扭头看了一眼君慕倾,她又认识?

    “真巧。”君慕倾淡淡回答,他们出现在这里,跟巧合没有什么太大关系。

    梵拓走到君慕倾面前,冷声呵斥道:“你最好把东西交出来,本尊还可以饶你不死!”她三两句话,就让他们以为,青铜盾在严摩身上!

    君慕倾冷淡一笑,“神族北境曲家,今天居然做了强盗。”饶她不死?她,岂是他说死就死的!

    “在神之墓,就算杀了你,也没人知道!”梵拓阴冷地看着君慕倾,神之墓死了那么多人,多死一个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红眸闪过一丝冰冷,殷红的唇瓣微微上扬,“梵拓尊下这句话倒是提醒了我,神之墓,就算你死了,也没人知道。”这个主意,还真是不错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敢骗本尊,你叫赤君!”严摩立马走上来,继续用那种凶狠的目光看着君慕倾,一定是她杀了蓉儿,神族其它人还没到这里,那些魔兽只说看到水元素和火元素,那就一定是君慕倾!

    “严摩尊下,本姑娘难道告诉你,赤君是本姑娘另外的一个名字吗?”这件事情,大家都知道,她叫君慕倾,也叫赤君,而且他们是先知道赤君,才知道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狡辩!”

    火凤凰看着突然出现的人类,眼中露出深深的厌恶,“在兽族,人类在本王面前,喊打喊杀!放肆!”

    本王!

    严摩梵拓这才去看君慕倾身边站着的火凤凰,衣服上凤舞九天,额上的凤凰图腾,都让他们身体颤动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不知火凤凰陛下再次,赎罪。”严摩梵拓抱拳俯身说道,额上渗出冷汗,她怎么会跟火凤凰站在一起,身边还跟着一头小魔兽。

    “滚,本王不想见到你们!”王者威压,在树林间震荡。

    严摩梵拓身体弯的更低,无法抗拒火凤凰的威压!

    曲易风咬着牙,承受着火凤凰的威压,缓缓说道:“火凤凰陛下,大家都进了神之墓,不如一起走,好有个照应?”火凤凰也进来了,还有那个找到青铜盾的女子,她和火凤凰是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火凤凰在正要拒绝,君慕倾已经走到严摩他们面前,冷声开口:“既然要跟,随便你们。”

    听到君慕倾这么说了,火凤凰也没有再说什么,不屑地看了他们五个一眼,继续走去。

    严摩梵拓猛地抬头,看着火凤凰,她这么大胆,火凤凰怎么什么都没说,反而默认了她的话!

    她她她!

    她到底是谁,人类还是魔兽,为什么火凤凰都要默认她的话!

    冰冷的八个字,却激起了五人心中的波涛汹涌,对君慕倾的身份,他们也更加好奇,她不过才是大尊王级别罢了!

    曲易风呆滞地站在原地,看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,久久不能回神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君慕倾刚走出几步,地下发出阵阵颤动,面前的树木,一颗接着一颗消失在他们眼前。

    要赶紧离开这里!

    “走!”红色的身影迅速从林间穿过,风之音包裹全身。

    火凤凰看到动静,立马跟着离开,严摩梵拓五人还呆滞在原地,眼看着树木消失,已经到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吼吼…大吼一声,月底鸟,亲们表把自己的票票忘记鸟!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