怕吗?

    “区区神之墓罢了。”妖冶绝世的脸上露出蔑视轻笑,睥睨目光,仿佛什么事情都不能引起眸中半点波动。

    君慕倾脸上的笑容加深,“嗯,区区神之墓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神之墓走一遭又何妨!”血魇霸气十足道,睥睨之势,锐不可当!

    红眸中溢出笑容,血魇是君临天下的王者,神之墓又如何,他从不放在眼里,去走一遭又何妨!

    魔兽站在一旁,眼中都是一片明亮,神之墓?

    “先去凤凰族。”红眸淡凉如冰,神之墓可遇不可求,而且还会移动,不可能追在神之墓后面跑,遇上了大不了就进去走一遭,遇不上也没有什么可惋惜的。

    小碧吐着蛇信,圆碌碌的小眼珠子眯起,“有魔兽来了。”从气息看来,是刚才的金刚六臂猿,它不是走了吗?

    “的确是它。”桑无际注视着前方,点头应道,那庞大的身体,什么时候都那么显眼。

    巨大的身影从远处飞速走来,那金色毛发周围,晃动着气波,金刚六臂猿凶神恶煞地从远处冲过来,眼睛只能看到无数的残影闪过。

    所有魔兽脸色大变,看着金刚六臂猿冲过来的身影,他们迅速走到君慕倾面前。

    君慕倾疑惑地看着飞速走来的金刚六臂猿,难道它知道那是青铜盾了?

    “让开让开!”金刚六臂猿大吼道,六只手臂不停挥动。

    让开?

    魔兽们愣了一下,它要做什么?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他们身后的湖泊传来一声巨吼,水花飞溅的声音随之响起,紧接着传来的便是强悍的威慑震荡。

    君慕倾迅速转身,紧握一面生锈的盾牌,“砰!”从水中飞出来的魔兽,撞在盾牌上面,湖泊中又是一阵水花四溅!

    金刚六臂猿脚步慢慢停了下来,目不转睛地看着君慕倾,不自觉地吞了吞口水,刚才那散发出来的气势,她到底是人类还是魔兽?为什么会看不透?

    闪电他们眼前一亮,幸喜地看着君慕倾手上的盾牌,青铜盾没有解开封印,威力就如此强大,那解开了封印以后,不是更加厉害!

    不愧是四大神器之一,一出手就是重击,也不知道刚才的魔兽怎么样了?

    君慕倾不急不缓地收起盾牌,红眸注视着淡蓝色的湖泊之中,“出来!”她差点忘记,这是兽族,兽族什么地方都会出现魔兽,就是一个简单的湖泊,都藏着魔兽!

    湖水晃动了一番,晃动过后,再次安静下来,水底魔兽还是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“小爷去好了。”小碧抖了抖身体,碧绿的小蛇逐渐变成巨蟒,巨蟒从草地上划过,溜入水中。

    君慕倾笑看着小碧,很少看到它这么积极的时候,到了兽族,他们好战的天性,都被勾出来了,看到对手,它们都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魔兽们斜视着小碧,以前没见它这么积极,不过这水里面的魔兽,小碧要去还是它去,蛇嘛,在水里也能如鱼得水,它们还是喜欢站在陆地上。

    小碧身体完全没入水中后,水底响起一阵巨动,魔兽痛苦的嘶吼也随之响起,淡蓝色的湖中出现点点鲜红,鲜红从水中扩散,渐渐消淡,湖水也慢慢从鲜红,鲜红变成黑红。

    又下毒了!

    闪电他们打了个冷颤,看着水里面颜色的变化,大概也能猜出来水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吱吱抖了抖身体,凑到君慕倾耳朵旁,“主人,小碧太粗鲁了。”至少也要等她把魔核拿走才下毒,现在这样,她还怎么拿魔核!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水底的身影轰然跳出水面,不停嘶吼,魔兽承受不住小碧的攻击,浮上水面,身体趴在水平面上,身上鲜血淋淋,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,血液从四周散开。

    小碧的身影跟着走出来,凶狠地露出自己的牙齿,眼中燃烧起熊熊怒火!

    “敢偷袭小爷!你个四爪鱼!”小碧巨大的身体再次变大,本体显露,九头蛇帝之威尽显无疑!

    九头蛇帝!

    金刚六臂猿猛地后退一步,地面震动连连,它的表情最为夸张,仿佛它看到的不是九头蛇帝,而是鬼。

    寒潭玄鳄惊讶不已,身体僵在水中,久久不能回神,它的对手,是九头蛇帝!

    九头蛇帝在这里,自己如何是它的对手!

    寒潭玄鳄?领王级别,难怪会成为这一方霸主,让魔兽都不敢靠近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趴在水面的寒潭玄鳄,转身离开:“它活不成了。”中了小碧的毒,想要解毒除非小碧愿意,刚才水底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,但是这头鳄鱼,最不该就是妄想偷袭小碧。

    九头蛇帝之威,哪里是它随便触犯的!

    活不成了……

    所有魔兽点点头,中了小碧的毒,哪里还能活。

    小碧轻哼一声,九头狰狞,仿佛想要撕碎眼前的魔兽,尖锐的獠牙泛出寒光。

    金刚六臂猿赶紧走过来,看了看湖泊中的寒潭玄鳄,“死了?”那头玄鳄是这周围的霸主,方圆十里都没有魔兽敢接近这个湖泊,所以它才会匆匆赶过来,现在看来,她身边跟着的魔兽更强大,九头蛇帝!

    有九头蛇帝跟着,有什么好担心的!

    “没死,不过也快了,你为什么跟来?”君慕倾淡淡说道,它早该离开。

    “就是!”魔兽们赶紧应和,差那么一点,他们就以为它是来攻击他们的,对它出手了,早点告诉他们这湖泊里面有玄鳄不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想到你们走的方向,是这个湖泊,就匆忙赶来了,毕竟你给了我那么多灵果。”金刚六臂猿裂开嘴巴笑道,想到那么多果子,它就忍不住的开心,现在只要找个地方闭关,它就一定可以晋升几级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拿东西换的。”她又没白给,而且那东西还是上古神器。

    魔兽们脸上露出怪异的笑容,可不是拿东西换的,还是上古神器之二的青铜盾,刚才他们也看到了,青铜盾还没有解开封印,就那么厉害。

    风刃看了看君慕倾手上的滚拍,在心里嘀咕:难怪刚才打不碎这盾牌,对方是上古神器,以它现在的实力,当然打不碎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一码归一码,我刚刚能离开,也是你帮了我。”金刚六臂猿笑的越来越开心,皱起的脸上笑容扩大,怎么看怎么怪异。

    “那没什么,你还是离开,否则又要遇到那些人类。”君慕倾眉头轻挑,脸不红气不喘的说道。

    火镰他们抬头望天,这魔兽是迟钝呢还是迟钝呢?

    明明比较吃亏的就是它,现在被它这么一说,好像它还占了大便宜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不用担心,我的新领地就在周围,人类在兽族,再怎么嚣张,也不得收敛。”金刚六臂猿笑着说道,殊不知它面前站着的,就是人类。

    这个人类不管在什么地方,都那么狂妄嚣张,它刚才不就被揍的很惨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。”吱吱扭头说道,她家主人不就是人类,它不照样被主人打的很惨。

    君慕倾淡漠地收回目光,迈步离开,魔兽跟在她身后,小碧也回到了君慕倾肩上。

    金刚六臂猿再一次呆滞在原地,直到一道道身影全部离开,它都没能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主……主人!

    刚才那个红发红眸的,是人类!

    金刚六臂猿过了好一会,才呆呆回神,看着君慕倾离开的方向,心里的震撼,比不看到小碧本体少。

    人类!

    寒潭玄鳄趴在水面,虚弱的抬头,刚才那个是人类?

    “你何必,九头蛇帝哪里是你能冒犯的。”金刚六臂猿叹了口气,看着水中寒潭玄鳄,转身离开,脸上的表情那是相当纠结。

    刚才那个,竟然会是人类,是人类!

    人类!

    人类!

    红发红模拟怎么可能是人类,可那头魔兽叫的就是主人,是人!

    金刚六臂猿纠结的叹了口气,它会在人类面前,说人类到兽族,不敢嚣张,刚才那个人类,一点都不像自己说的那样,所以它才会以为它是什么区域的魔兽!

    六臂猿纠结的往自己的领地走去,湖泊之上,寒潭玄鳄气息越来越弱。

    空中的十几道身影飞过,为首的是红发红眸的女子,看到这一幕的魔兽,都停下脚步,呆呆看着天上。

    这个人类,没有任何的气息,魔兽人类的,都没有!

    “主人,前面就是三足乌的领地。”雪姬走到君慕倾面前,沉声说道,过了三足乌领地,就能见到凤凰族。

    君慕倾停下步伐,站在空中俯身看着不远处的树林,那里的确有强大的气息传出来,三足乌领地,那个三爪乌鸦公主也不知道回来没有。

    “雪姬,三足乌兽是什么来历?”三足乌和青鸟之间的距离那么远,它们还要跟青鸟发生对战。

    “主人,三足乌和青鸟在飞禽族的地位差不多,偏偏三足乌只想一枝独艳,不想花开并蒂。”雪姬苦笑着说道,这句话是当年三足乌王亲口说的。

    就不明白了,魔兽和花有什么关系,它们本来就是两个种族,距离相差几百里,有什么花开并蒂的。

    花开并蒂……

    “我觉得这个三足乌王,一定是去过人类世界。”桑无际若有所思地说道,这种不着调的比喻,肯定也是学艺不精。

    “挺恰当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它不就是想说,不想让青鸟族存在世界上,所以是一枝独秀。

    恰当?

    “君慕倾,我们要去三足乌领地吗?”火萤大步走出来,笑着说道,三足乌领地,听起来还不错,黑色的乌鸦,它们好歹也是同族。

    雪姬看了一眼火萤,笑着说道:“火萤,三足乌是血统纯正的魔兽,即便你们都是乌鸦,它们也不会承认。”明明就是乌鸦,还不承认自己的身份,也就只有三足乌兽,才会这么自欺欺人。

    “啊?”怎么这样!

    “不用在三足乌领域停留。”现在还是赶紧找到凤凰族,神之墓可以顺便,那种不知道能不能遇上的事情,谁也说不准。

    十几道身影从三足乌领域走过,树林之间,盘腿而坐的男子,突然睁开双眼,抬头注视着空中。

    他要找的人,终于到了吗?

    严摩立马站起来,刚才还在树林中的身影,瞬间出现在空中,看着离开的身影他,他脸上露出阴霾,眨眼之间,他已经出现在了君慕倾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人?”严摩皱了皱眉头,红发红眸,没有人类的气息,也没有魔兽的气息,那她到底是不是人?

    君慕倾咬咬牙,这又是哪里冒出来的,也是神族的人,怎么最近魔兽没有看到几头,神族的人倒是见到不少,一个水蓉儿,刚才那五个,现在又出现一个。

    兽族不是应该魔兽多,没有几个人类,那他们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,他还说自己不是人!

    “前辈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君慕倾冷酷地注视着严摩,她不是人,他们全家才不是人。

    得到青鸟之力以后,身上人类的气息没了,也没有魔兽的气息,还挺方便的,红色眼睛深处闪过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是魔兽?”严摩继续问,不是人类,不是魔兽,红发红眸,她一定是魔兽!

    它是魔兽,那和蓉儿对战,和杀了蓉儿的,就不是她。

    “你走吧。”严摩不屑地说道,要是魔兽,他还不屑动手。

    所有魔兽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怒瞪着严摩,他想做什么,先是说君慕倾不是人,又说她是魔兽,现在有让他们走!

    “走。”君慕倾脸色一沉,目光扫过严摩,神族的人,个个眼睛长在头上。

    这个人已经到了尊帝王巅峰,又是一个来找神之墓的。

    魔兽们尽管气愤,还是跟着君慕倾离开,他们也感觉到这个人类不寻常,在实力上面,就比前面见到的几个人要厉害。

    君慕倾带着魔兽快速离开,只是才刚走出几步,耳边又传来严摩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空中一道残影闪过,严摩再次出现在君慕倾的面前。

    君慕倾目光冷冽地看着严摩,冰冷的声音响起,“不知道你还有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君慕倾?”严摩目光尖锐地看着君慕倾脸上的表情,只要她表情有一丝波动,他就会立刻知道这个人在说谎。

    众魔兽警惕地看着严摩,果然是冲着他们来的,正确的是说,冲着君慕倾来的!

    君慕倾面无表情地看着严摩,冷声说道:“赤君。”

    赤君?

    魔兽愣了一下,什么赤君,赤君?

    水刃霸嚣火镰他们暗暗一笑,赤君也就是君慕倾,临君大陆都不知道这件事情,别说神族了。

    赤君,君慕倾,要知道,在以前的时候,赤君可是公子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你是魔兽?”严摩紧盯着君慕倾,不放过她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,只可惜,他看了半天,精致的小脸上,除了冷漠还是冷漠,没有其它多余的表情。

    君慕倾耸耸肩,他要怎么觉得,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,她可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严摩狐疑的看着君慕倾,他总感觉这个丫头不对劲,又找不出任何疑点,就连表情都没有丝毫变化,还是说自己想多了?

    “你走吧。”她不是人类,也不叫君慕倾。

    听到君慕倾的时候,严摩想到的,就是水蓉儿被杀的事情,和她有关,君慕倾红发红眸是人类,人类怎么会有红发红眸,他一直当那是魔兽夸大说出来,现在他面前的是魔兽叫赤君,魔兽拥有红发红眸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“不用送。”君慕倾嘴角露出冰冷的笑意,迈动脚步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魔兽们纷纷耸耸肩,他们什么都没有说,是这个人类这么觉得而已,和他们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转身之际,对面走来的五道身影,这五个身影,就是刚才遇到的那五个人,为首的是老者,老者身边站着的是年轻的男子,他们两个身后跟着三个犹如门神一般护卫。

    君慕倾狠狠一啐,不禁在咒骂,该碰到,不该碰到的人,现在都遇到了!

    “丫头,把刚才你拿到的东西拿出来,老夫买了!”梵老急忙走到君慕倾面前,不管是多少灵果,多少矿晶,他都买下!

    五人走上来,第一句话就是要买东西,而且要买的东西,就是君慕倾手里面的的青铜盾。

    寒意从眼底闪过,君慕倾垂下眼皮,“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他果然是看出来那是青铜盾,看到自己出现,这才忙忙就赶过来。

    买下青铜盾,他拿什么买?上古神器是他说想买,就能买的?

    “梵拓?”严摩看都没多看一眼君慕倾,直接走到他面前,阴沉地看着梵拓一行人。

    “严摩!”梵拓以同样的目光看着严摩,空中突然狂风大作,吹拂着每个人。

    小碧扭头看着君慕倾,眨眨眼睛,再看看前面,好像在问,现在他们要不要离开,现在离开,是个好机会。

    君慕倾轻轻摇头,现在离开那里是那么容易,她倒是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,留下来看戏也不错。

    魔兽们走到君慕倾身边,眼中露出一抹笑容,所有的心声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有戏看!

    玄金听到外面的动静,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,就看到所有魔兽,包括君慕倾脸上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血魇,我现在终于知道什么叫,有什么主人就有什么魔兽了。”看好戏!他们都想着有好戏看!现在都什么时候了,就算不能离开,也别想着看戏啊!

    火焰在天上熊熊燃烧,血魇的声音骤然响起,威慑十足,“没事可做,不如看戏。”

    玄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君慕倾耳边传来血魇的声音,嘴角不禁上扬,其实他们想的都一样,看戏。

    “天星岭来的倒是挺快。”梵拓冷哼一声,严摩比他们提前一步到了兽族,看样子,也是没有找到神之墓,找到神之墓,他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“北境曲家来的也挺快,我当这是谁,原来是曲家大公子,曲易风。”严摩讽刺道,曲家还真是放心,让曲易风都到兽族来,是想找到神之墓,让他尽快突破大尊王晋升尊君王吧。

    “晚辈也听说,蓉儿妹妹跟着严摩尊下出去办事,现在就看到严摩尊下,不知道蓉儿妹妹去了哪里?”曲易风不恼也不怒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说到水蓉儿,严摩眼中闪过一抹阴沉,北境曲家倒是什么事情都清楚,就连蓉儿跟他来兽族的事情都知道。

    蓉儿妹妹!

    君慕倾怔了怔,他们说的那个蓉儿,难道是水蓉儿,那这个叫严摩的,刚才是想要找杀水蓉儿之人!

    还好刚才没有说自己是人类,碰上尊君王,借助血魇的力量,也只有逃走的份,再说,她也不能总借助血魇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爱徒顽皮,想到兽族走一遭。”严摩不咸不淡地回答,是在兽族走了一遭,可人也没了!

    他一定要亲手杀了那个人,那个胆大妄为的人!

    “是吗?天星岭这么早到这里,就不知道云中魂海的人有没有来。”神族谁都知道,云中魂海和天星岭,表面上没有什么,其实相斗已经很久。

    在神族,哪一派实力不都这样,明里什么事情都没有,暗地里风云已经掀起了巨大的波涛。

    严摩抿着嘴巴,扯出一抹笑容,“云中魂海是没看到,就不知道北境曲家,有没有见到涅槃之巅凤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涅槃之巅凤家!

    魔兽们心里一紧,他们不就是要去神族凤家,难道涅槃之巅的人也来了?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梵拓冷淡的说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也对,涅槃之巅凤家,已经不再当年的凤家,有你们曲家在,他们也回不到以前。”严摩郁结的心情,在看到梵拓的脸色之后,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凤家不再是当年的凤家?

    红眸注视着都严摩,他这话是什么意思,是想说凤家已经没落了吗?

    “哼,凤家如何,关我们曲家什么事情,尊下,请注意言辞。”曲易风厉声呵斥道,凤家如何和他们曲家没有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两边对话,表面上没什么,只是那一字一句,都是在戳对方痛脚,说对方最不愿意说出的事情。

    暗地里面的波涛,汹涌翻滚,无法平息!

    “是吗?不知道几位要对这位姑娘做什么?”严摩扭头看向君慕倾,梵拓要买下什么东西,他倒是好奇。

    红眸冰冷,精致的脸上冷笑一闪而逝,速度快到让人无法看清。

    在一阵冷嘲热讽之后,终于是把话题移到她身上来了,神族的事情,和她无关,她也不想参与,她只是想知道涅槃之巅,无边黑暗之界,还有父亲母亲去了哪里,天星岭,北境曲家,这些都和她没关系。

    君慕倾淡淡一笑,走到严摩面前,“严摩尊下,是你让我走的,你想知道的我都说了,难道还不可以走?”

    “本尊是无事了,可他们还有事情。”严摩淡淡说道,那目光明明就是连看都不愿意多看君慕倾一眼。

    君慕倾暗暗咬咬牙,他倒是推的干净,看好戏的人是她。

    “几位尊下,你们想要知道,我都已经告诉了严摩尊下,严摩尊下最清楚不过。”君慕倾扭头冷淡地说道,冰冷的光芒直达眼底。

    “严摩,你都知道了!”梵拓立马走到严摩面前,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上古神器他已经得到了!

    严摩不屑地挥了挥手,不就是一头魔兽,他知道又如何!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严摩坚定地回答,难带还有什么是他不能知道的,还是北境曲家隐瞒了什么!

    君慕倾慢慢走到一旁,眼中含着冰冷的笑意。

    魔兽们嘿嘿一笑,有好戏看!

    “严摩,先来后到,就算你天星岭的大长老,也要明白这个规矩!”梵拓指着严摩吼道,青铜盾怎么能落到天星岭,天星岭现在已经风头正茂,在得到青铜盾,那就是如虎添翼,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!

    严摩本就阴沉的脸色,被梵拓这么一吼,怒会燃烧的更加旺盛。

    “梵拓,先来后到又如何,本尊遇到了就是遇到了,就不知道我们两个,谁才是的后到!”自己是天星岭的大长老,梵拓在曲家的地位,不过也就是曲易风的老师,他有什么资格在自己面前吼!

    “交出来!”

    “休想!”严摩一下子也气昏了头,想都不想就回答了。

    梵拓从天上一闪而过,刹那间,他已经出现在严摩面前,展开攻势。

    严摩不屑轻哼,立马就还手攻击,他一肚子的怒火,需要找人发泄,是梵拓他自己撞上来的!

    曲易风身后的三个男子立马走到他面前,将他护在其中,身影急速后退。

    君慕倾轻啧摇头,这都没说清就打起来了,好戏已经看完,是该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君慕倾迈开步伐,运出风之音,把她和魔兽的身体全部包裹住,十几道身影瞬间就消失在了三足乌兽领域上空。

    君慕倾刚离开,三足乌领地就一阵惧动,黑色乌鸦从森林中飞出来。

    “大胆人类,敢在吾族放肆!”

    三足乌的声音传开了很远很远,就连离开的君慕倾,都还能清楚听到三足乌的声音。

    魔兽们扭头看着身后,看着混乱一团的空中,额上的黑线不停的在跳动,得罪谁也不要得罪君慕倾,三两句话他们不就打起来,而且还莫名其妙的,连对方在说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太黑了,太黑了!

    火镰在心里嘀嘀咕,他算是永远都比不过主人,主人黑人的本事,那是越来越厉害了。

    要是那两个人知道他们说的,根本就不是同一件事情,会不会气到吐血晕厥。

    到是他们两个表现的也太激烈,三两句话都带着火药味,被主人说两句,就开打,想都不想,对方是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还能再坑点吗?”玄金在空间里面问道,那两个人莫名其妙就被她黑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冷冷一笑,淡漠地说道:“他们两个要是不打起来,我们怎么走,那个水蓉儿就是严摩的徒弟,我手上又有那个什么北境曲家想要的青铜盾,而且我也没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是什么都没说,是他们自己理解,和她没多大关系。

    玄金嘴角抽动一下,她要是说了什么,他最多在空间里面大笑几声,就是什么都没说,这才说话。

    两句话能让两个高手打起来,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“再一百里,就是凤凰族。”血魇的声音响起,身影也出现在玄金身边。

    “玄金上尊,你要是没事做,去凤凰族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玄金额角滑下一条黑线,他明明就是在问自己要不要去,为什么这语气一点询问的意思都没有?

    君慕倾停下步伐,看了看远处,百里外就是了,那也不远了,“血魇,你让他们都进空间。”去凤凰族找凤凰,不是去打架的。

    火镰手上拿着蛋,走到君慕倾身边,“主人,我能不能把蛋放到空间?”他又不是飞禽,手里面拿个蛋,像什么?

    “你不拿着,这蛋怎么孵出来?”君慕倾扭头看着火镰,让他拿着又不是好看。

    孵蛋!

    所有魔兽恍然大悟地看着火镰,原来是孵蛋啊,这事情挺适合火镰做的。

    火镰脸上的表情僵住,他扯了扯嘴皮,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,“主人,为什么是我孵蛋?”他是雄兽,哪里有听说雄兽孵蛋的!

    “你是火元素,身上暖和。”雪姬拍了拍火镰的肩膀,沉声说道,噗嗤一声往旁边走去,她实在是忍不住了,不能怪她。

    “赞同!”所有魔兽纷纷点头,他们都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火镰欲哭无泪地看着他们,太没良心了,一个个都是这么想的,他们有没有想过,没有哪只雄兽会孵蛋!

    “不如给我?”小碧眼前一亮,它对这个蛋唾涎已久。

    “那我还是抱着吧。”火镰摇摇头,给小碧,一个转身,就只剩下蛋壳了。

    红色的大门出现在空中,魔兽们大步走进去,小碧和吱吱看了一眼君慕倾,跳进门后面。

    所有魔兽进去以后,大门这才慢慢关上,空中又只剩下君慕倾一人。

    凤凰族?

    君慕倾大步走去,刚走进凤凰族的领域,迎面而来的是震撼威压。

    “血魇,我已经走到凤凰族领域,凤凰族没有任何凤凰出来。”三足乌在感觉到外人侵入,都会立马现身,她来凤凰族这么长时间,怎么还没有看到一头凤凰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进去看看。”这现象的确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红色的身影从天际话落,如同红色的流星,君慕倾稳稳地落在凤凰族之中。

    死寂,沉寂!

    周围没有任何声音,凤凰族按理说凌空飞舞的凤凰不计其数,可眼前看到的,却是一片空寂,什么都没有,别说凤凰了,就连凤凰毛都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“血魇?”

    君慕倾身边燃烧起熊熊火焰,血魇瞬间出现在君慕倾面前,一袭红袍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没有凤凰,凤凰族没有一头凤凰!

    里里外外都找过了,一头凤凰都没看到,它们去哪里了?

    一声啼叫,冲破天际,天空一片橘红,橘红之光从远处蔓延而来,一直到血魇面前。

    “是火凤凰。”血魇解释道,火凤凰也在凤凰族,看来它是感觉到了不对劲,这才赶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头应道,从气息看来,她也知道是火凤凰。

    空中一团橘红色的光芒飞过,凤凰展翅,华丽尊贵,全身透红,晶莹的翎羽带着淡淡火点,尾羽随着双翅摆动,优雅高贵。

    “血魇王。”凤凰盘旋与天际,威严的声音中带着几分谦和。

    “兽族何事。”

    “怪异地方,变异凶兽出现,不知何处,神之墓现,凤凰族部分凤凰落入其中,大部分迁移。”火凤凰简单地叙述,只是这简单的一句话,血魇也能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和龙王何在?”血魇沉声问道,那姿态仿若君临天下,磅礴浩荡!

    火凤凰从空中飞下,尽管不愿意落在地上,也不敢再让血魇仰头看着它。

    “吾大劫已到,涅槃之日将近。”涅槃之日一到,它就不要进行涅槃之劫,一劫便是千年。

    涅槃?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火凤凰,凤凰都会涅槃,没想到火凤凰,凤凰之王,还要经历涅槃之劫。

    “人类?”火凤凰终于发现君慕倾的存在,即便她此时身上气息全无,火凤凰还是一眼认出了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吾之契约者,不得放肆!”血魇霸气十足,双目看着火凤凰,眸中带着不容反抗的霸气。

    吾之契约者!

    火凤凰错愕的看着血魇,血魇王契约了人类,它是走兽之王,三王之首,即便是它见到血魇王,都要恭敬三分,它现在竟然契约了人类!

    这个人类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,区区大尊王级别,血魇是兽族至尊,无上崇高的存在,她怎么可以,怎么可以!

    “不行吗?”君慕倾冷冷看着火凤凰,她是契约了血魇,那又如何,现在她只是大尊王,但总有一天,她会站在那巅峰!

    火凤凰尽管不满,但还是摇摇头,血魇王选择的人类,它们有什么异议,三王血魇王龙王都和人类契约,可笑的是,龙王契约的人类,还是他的龙王妃。

    “吾会通知天堂鸟,说你涅槃之劫的事情。”血魇淡薄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神之墓在什么地方?”君慕倾赶紧问道,他们找了一圈,都没有看到神之墓,但是火凤凰却说,它到了凤凰族,难道又离开了?

    火凤凰看着君慕倾,显然是不想回答她的问题,只是血魇在一旁压迫,它还是开口,“吾之住处,三百里外,这次神之墓现,在兽族。”还是它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血魇。”君慕倾那刚眼中露出一抹笑容,现在知道了神之墓在什么地方,那进去看看?

    “带路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简洁的两个字,就能让火凤凰带路,这便是只有血魇王才能受到的待遇,三王之首,王者至尊。

    血魇拉过君慕倾的手臂,空中飞过,就连他们是怎么离开的,都难以看清楚。

    君慕倾被血魇拉住的瞬间,就感觉到眼前无数东西飞过,脑海中一片空白,等再次看清楚周围景象之时,他们已经离开了凤凰族。

    神之墓?

    君慕倾低头看了看周围,什么都没有看到,“血魇,神之墓已经走了?”

    血魇轻轻摇头,伸出修长的手指,指了指不远处,“神之墓就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君慕倾再看了看,“我什么都没看到。”话落,一阵热潮滑进手中,她眼前出现一片煞气!

    那是神之墓?神之墓?

    火凤凰站在一旁,惊讶的看着血魇,随即惊讶情绪瞬间掩去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