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“那人类没有?”君慕倾疑惑地问道,有妨害的话,血魇也不会让她进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,不过人类得到灵冢力量的,从上古到现在,还没有几个。”没有魔兽会相信人类,她算是一个例外。

    君慕倾眉头跳动一下,明明就是没有,还说什么没几个。

    “那就继续走吧。”君慕倾大步走进去,周围的光亮越来越刺眼,都是青色的光芒,和青鸟身上的颜色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每走一步,君慕倾就感觉到一丝压迫,再加上周围光芒越来越刺眼,她只觉得更加难受。

    这是力量在压迫,阻止她前进,她每靠近一步,力量就会加深一分!

    “人类,回去,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。”飘渺的声音空洞无力,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。

    不该来的地方?

    君慕倾顿了顿脚步,胸前的起伏在慢慢加大,光洁的额上,溢出丝丝汗珠,君慕倾咬咬牙,继续往前面走去,她既然来了,就没有道理空手而归!

    管它是什么力量,她既然来了,就要带走!

    必须带走!

    “小倾,你要坚持下去,神族比你想象的还要强大,你必须要变强,比现在更强!”血魇沉声说道,魔兽对人类的排斥越厉害,就代表这里拥有的力量越强,尽管她不能完全吸收所有力量,一部分也能提升她的实力,对于神族来说,现在的她,还是太弱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咬着牙,她当然会坚持下去,必须要坚持下去!

    她现在的实力,进入神族,也是太弱,她还太弱,既然到了兽族,她就要趁着这个机会,提升实力。

    这灵冢,她非进不可!

    光亮越来越大,周围的压迫也越来越强,所有的力量,都在阻止这君慕倾,不允许她再靠近!

    “人类,这是青鸟灵冢,还不止步!”这一声不同刚才的飘渺,呵斥而来。

    红眸中露出不屈,精致的轮廓变得更加坚定,进去定了!

    青光刺眼,君慕倾靠在洞里的石壁上,用手遮住自己眼睛。

    “人类,你好大胆子,敢走进青鸟灵冢!”声音越来越近,君慕倾每当靠近一步,声音就会响亮一份,仿佛是洞里的什么东西,害怕她靠近。

    君慕倾遮住光亮,努力睁开眼睛,这才走进而已,洞中洞,青鸟灵冢,在里面洞里。

    “血魇。”君慕倾气喘叫了一声,耳边却久久没有响起血魇的回答。

    听不到!

    灵冢能够阻隔她和血魇之间的联系,接下来就只能靠自己。

    “青鸟灵冢,就是知道才进来的。”君慕倾迈步往前面走去,身体重似千斤,威压如山岳压制,让她透不过气。

    君慕倾咬咬牙,眼前开始模糊,她只能咬破自己的嘴唇,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。

    青色的光芒之中,周围像是烟花炸开一般炫目,只可惜红眸紧闭,君慕倾没有看到这些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,反正进入里面,只有一条通道,闭着眼睛也能走进去。

    “人类,你可以停下来了。”威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空气中带着几丝浮动。

    红眸缓缓睁开,君慕倾扭头看了看周围,发现已经没有那些亮光,洞里面也变得平静下来,她面前的是青色的湖泊,只要她再走一步,就要掉进湖中。

    这里是哪里?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看周围,看到一直通往这里的洞穴,红眸中露出一抹错愕。

    这是青鸟灵冢!一个湖泊!

    就只是一个湖泊,周围没有任何东西,湖中间也没有生物,湖水青青,颜色有点怪异,水的表面,还形成一层淡淡的光芒,往四周折射。

    君慕倾站着的地方,就是洞口的最边缘,湖边唯一的一块岩石上面。

    “人类,你太弱了。”洞内缓缓响起一个声音,君慕倾扭头往湖中看去,声音是从湖里面传出来的,也是这个声音一直在阻止自己,不准自己靠近,最后更是这个声音叫住了她。

    弱?

    君慕倾咬咬牙,她知道自己现在太弱,可它说话是不是要走出来,干嘛待在水底?

    “吾已陨落,这只是当年留下的一缕神识,红发红眸,人类,你母亲是血狼,还是父亲是血狼?”声音继续响起,水底的声音,仿佛知道君慕倾在想什么一般。

    原来是神识,就说怎么会在青鸟灵冢里面,只是……它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“我母亲叫啸月。”到底是谁,一眼就能看出来她和血狼一族有关系,青鸟族族长,还是看到血狼毛才说出血狼一族,也没有像它问的这么直接。

    水底的声音突然没有再响起,不知道是在思索,还会在考虑君慕倾话中的真假。

    “啸月,没有听说过,倒是你,真是有趣,拥有这样身体的你,竟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。”水面出现一丝波动,那声音中隐约带着笑意,湖水就像是被它的笑意所震动。

    自己的身份?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远古血脉?”君慕倾挑挑眉头,她不认为自己还有什么其它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远古血脉,你倒是清楚,不过吾说的身份,不是远古血脉,只是吾神识就快溃散,只能感应到你的身份不简单。”水波阵阵划过,往湖水中央聚集,所有的湖水,开始出现波涛。

    无风却有波涛,君慕倾脸色苍白地站在原地,额上冒出密密麻麻地汗珠,她拳头紧握,铿锵地站在原地,不管是多大的威压,她的身体不曾弯曲半分。

    湖水逐渐形成巨大的漩涡,漩涡转动的方向很怪,说不是从下旋转,而是从上。

    漩涡中间很快就旋转出一根水柱,水柱从四溅,形状开始发生变化。

    整个湖泊的湖水,在君慕倾的注视下,慢慢形成,变成一头巨大的青鸟,青光粼粼,湖水**,青鸟张开双翅,仰头一声高啼,洞里面此时也传出一声青鸟的啼叫声。

    巨大水形青鸟,飞在湖面,身体托着长长尾羽,它的尾羽落在湖面,正是漩涡中央。

    湖水在青鸟的作用下,顿时少了一半,周围是一块块光亮的石头,没有任何泥垢。

    “人类,你叫什么名字?”水形青鸟嘴巴一张一合,声音也从湖水中传出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不知道青鸟想做什么,却还是回答:“君慕倾。”

    “慕倾天下,人如其名。”青鸟点点头,眼中泛出绿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原地,注视着青鸟,它想说什么?

    “慕倾,守冢族长能让你进来,就是看你的机遇如何,能不能承受吾之力量,但是,吾之力量,并不能帮你提升实力,你还愿意接受吗?”青鸟再次问道,若不是那水波粼粼,谁会想到,这头青鸟,已经死了很久。

    君慕倾抿着嘴巴,注视着青鸟族长,“我愿意要,那也要看你愿不愿意给。”不能提升力量,那能做什么?

    “吾已说过,看你的机遇。”

    机遇?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说白的机遇,也就是运气,要得到青鸟的力量,完全是要看运气,难怪青鸟族族长会问她运气如何,貌似她的运气,一直不错。

    “你愿意,我也愿意,那就开始吧。”君慕倾淡淡说道,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,不能提升就不能提升,她会靠着自己一步步晋升!

    水中青鸟注视着君慕倾,它扬起头颅,一声大笑:“得到吾之力,吾只有一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一个条件。

    “待你知道自己身份之时,你要到这里来告诉吾,你之身份。”她的身份,即便是完全消失在这个世间,它也要知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这个条件,也不算过分,它老说身份身份,还未必有身份这回事情。

    她还以为,眼前的青鸟是让她保护青鸟一族。

    湖面突然掀起巨大的龙卷波涛,水形青鸟的身体淹没在波涛之中,波涛汹涌,拍打着洞内,君慕倾站在岩石之上,瞬间被湖水吞没。

    红色的身影消失在湖边之时,波涛也就逐渐停了下来,湖面再次恢复平静,仿佛刚才并没有谁来过,也并没有刚才的那一番对话。

    水底!

    君慕倾被卷入湖水,等看清楚周围之时,她的身体,已经站在湖底。

    站在湖底可以呼吸?

    君慕倾眼前一亮,上次在海域,她都是用水之精元,才能在水底行走,现在她什么都没有做,就能在水底呼吸,跟鱼差不多,应该是青鸟,它让自己能够在水底呼吸。

    “你找到青光,就能找到吾。”耳边响起青鸟的声音,君慕倾没有迟疑,大步往光亮处走去。

    威压还是很大,但却已经拦不住君慕倾的步伐,不管前面有什么,她都要走过去。

    湖底全部都是玉石,湖水青青也就是水底下这些玉石的折射,那波涛粼粼的光芒,就是玉石在水底加上周围光亮反射出来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一步一步,慢慢靠近青光,身上如压着一座巨山。

    青鸟之威,这么强大,君慕倾擦了擦额上的汗珠,沉声问道:“你是上古青鸟。”

    水底出现一丝波动,“吾拥有很多魔兽?”

    “万兽城。”君慕倾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万兽之主,你才现在这般,就已经是万兽之主。”青鸟轻声说道,它的一抹神识在湖底,湖底也就是它的身体。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再问,现在这般,以后哪般,她都不知道,青鸟也也不知道,它的神识快溃散,也就不能探知,以后的事情,谁会知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你的母亲,是血狼族王者。”王者的女儿,才能有如此魄力。

    君慕倾咬咬牙,淡淡一笑,“我见到她,一定会告诉她,你今天说过的话。”王者还是什么,她不知道,也不在意,只要知道,那个人是她的母亲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见过你母亲?”青鸟难得有人和它说话,没有畏惧,没有颤抖,它也的话不自觉的也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你会到兽族来。”为了母亲而来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去神族,到兽族,并不是为了我母亲,血狼一族早就已经灭了。”君慕倾叹了口气,这威压怎么就这么大,它一直和自己说话,难道没有听出她来声音越来越弱了吗?

    血狼族已灭!

    湖底掀起波涛,就像是青鸟此时的心情,难以平复。

    周围安静了下来,青鸟没有说话,君慕倾也专心的往青光处走去,步步威压下,她终于走到青光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里?”君慕倾看了看周围,就看到一团青光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手放下,闭上眼睛。”青鸟的声音徐徐在耳边轻拂。

    君慕倾把手放在青光之上,慢慢闭上眼睛,脑海中突然就出现一头巨型的青鸟,青鸟站立的地方,是一片洪荒。

    “你看到的,便是上古时期,人类,接下来看你自己机遇。”巨型青鸟开口说话,它这个时候,不是水波粼粼,而是真的存在,也不是幻想。

    君慕倾知道,那是青鸟的最后一缕神识,它将神识分出,放在湖底。

    巨型青鸟在说完话后,就消失在了君慕倾面前,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机遇?那要怎么找?难道站在这里?

    这个地方不过也就是青鸟记忆中的上古时期,她还是在湖底,机遇……

    君慕倾慢慢放松自己的身体,看着上古洪荒,任由自己站在洪荒之中,没入洪荒之中。

    红眸缓缓合上,君慕倾耳边吹拂起呼啸的声音,她不知道那是什么,但是那声音越大,她身上的威压就会减弱。

    洪荒之中,君慕倾在闭上眼睛之时,消失的青鸟出现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青鸟眼中含着笑容,这个人类真是不错,她能出现在这里,便是机遇,这个机遇她已经得到了,现在便是融合,融合世界,也就是融合它的力量。

    领悟力这么强的人类,它见过不少,却没有一个像她这么具有领悟力。

    她的身份,并不是神识溃散探究不到,是无法探视,她的身体在阻止它探视。

    丝丝青光渗进君慕倾的身体,青鸟眼中露出一抹惊讶,这么快就领悟到了,在融合力量!

    紧闭的红眸突然睁开,看向青鸟的眸子带着冷漠,那种眼神像是从来就没有见过青鸟一般。

    “上古青鸟神识,你的力量,就是领悟!”

    青鸟呆滞了,它看着君慕倾,青色的眼中露出激动,它张了张嘴,却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阻挠!

    “是。”青鸟最后也只能简单地说出一个字,它的力量,便是领悟,这个人类的领悟,本就已经很高,再加上它的力量,对于她以后的提升,有莫大帮助。

    红眸再次闭上,君慕倾张开双臂,让周围的力量更好的融入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青鸟的力量,也就是一个随时存在的契机,君慕倾以后在晋升方面有什么阻碍,有这个契机在,就能随时帮助她,突破阻碍!

    “慕倾,你有没有听说过神之墓?”

    君慕倾闭上眼睛,耳边传来清晰可见的声音,脑海中浮现残酷阴霾的一片地方。

    神之墓?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君慕倾摇头,她刚来兽族,神族都没有去过,哪里知道神之墓在什么地方,什么是神之墓?神的坟墓?

    刚才那个,不会是它故意让自己看到的吧,没有听说过神之墓有什么东西存在。

    “跟你想的一样,那就是神的坟墓,神之墓有很多人类想要争夺的东西。”青鸟喃喃说道,它的时间不多,把知道的告诉她,这样就够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摇摇头,“人类争夺的东西不止这一件。”淡漠的声音缓缓响起。

    青鸟愣了一下,脸上露出深邃的笑容,人类争夺东西,何止一件,神之墓,她也不会遇到,千年一现,还没有准确的地方,她应该不会遇到才对。

    红色身影周围,掠过一丝红光,青鸟怔了怔,眼中浮现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青鸟喃喃说道,身体逐渐出现透明,变成一丝丝光束,飞进君慕倾的身体。

    上古洪荒之地,瞬间轰塌,君慕倾身体泛出丝丝青光,青光之中,人类气息正在消散,最后消失。

    清波粼粼的湖水,少了神识的支持,一下子变得黯然无光,洞内的威压也荡然无存,点点青光,消失在湖面,湖水渐渐下降,湖底玉石之上,刻着无数的名字。

    周围陷入一片昏暗之中,君慕倾也不知道去了何方。

    青鸟族族长站在洞口,抬头看看天色,进去已经有十天了,这十天那个人类没有出现,她得到先祖力量没有?

    没有被弹出来,也没有任何消息,这就是最好的消息,至少她没有被先祖赶出来。

    点点青光在树林间点亮,青鸟族族长的愣在原地,呆呆地看着那抹身影。

    出来了!

    当真出来了!

    青鸟族族长赶紧走过去,看着双眼紧闭的人类,“你没事吧?”人类气息已经消散,她得到了先祖的力量。

    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缓缓睁开眼睛,这里是兽族,不是上古时期!

    “小倾,你有没有什么事!”血魇的声音也及时响起,这些日子,她都在没有任何回音,这样会吓死兽的!

    君慕倾摇摇头,拍了拍自己的脸,从青鸟的记忆中,她看到了一些上古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淡漠的声音缓缓响起,只是觉得还浑浑噩噩的。

    青鸟族族长松了口气,她没事就好,尽管对方只是个人类,既然选择相信,就没有道理怀疑。

    “你得到先祖之力,可以去凤凰族找火凤凰。”青鸟族族长笑着说道,还不知道陛下有没有办法管变异凶兽,飞禽走兽,变异凶兽明显是后者。

    即便飞禽陛下不能管理走兽,它也能找到走兽陛下,龙王陛下,共同商量对策。

    君慕倾正要说什么,不远处出现丝丝青烟,大火突然就燃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族长,好像青鸟族发生了什么事情。”君慕倾转身指了指不远处,青鸟族燃烧起大火,不可能是它们自己放的。

    “人类,你可以离开,青鸟族的事情,吾会处理好。”说完,青鸟族族长张开双持,它身上的青衣也被撕成粉碎,快速往着火的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看着青鸟族长的举动,君慕倾嘴角抽动一下,幸好万兽城的魔兽,在变回本体之前,都会把衣服脱下,拟态人形再穿上,不然再多的衣服,都不够它们撕。

    “你遇到了上古青鸟?”血魇瞬间出现在君慕倾身边,这十天她都没有半点消息。

    青鸟族族长要是在这里,一定会立刻膜拜和兴奋,它一直想要找到血魇王,血魇王出现在她面前,她当然会兴奋。

    “嗯,它还说了很奇怪的话,说我的身体,我的身份,不过我没明白。”君慕倾疑惑地说道,想了半天都没有明白,她就干脆不想了。

    小倾的身体,她的身份?

    血魇直直的看着君慕倾,还有什么是他不能看透的,貌似小倾的身体,他一直都没有看透过。

    君慕倾感觉到灼热的目光,她扭头看去,发现血魇在看着她的脸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也说同样的话。”她现在的身份,已经让老爹他们惊吓不小了。

    “我感觉到了三足乌的气息,你还是去青鸟族看看怎么回事。”血魇收回目光,消失在君慕倾面前,林间的威压也随着消失。

    三足乌?

    君慕倾转身看向青鸟族的方向,三足乌?三爪乌鸦!

    红影没有多加停留,快速往青鸟族的方向走去,血魇说是三足乌,那青鸟哪里是三足乌的对手!

    青鸟族所有青鸟警惕地看着面前出现的魔兽,也就是三足乌,三足乌全身黑色,和普通的乌鸦没有什么区别,唯一用来区别三足乌身份的,就是它两爪之间,多出来的爪子。

    青蓝站在最前面,三足乌慢慢拟态人形,黑色妖冶,玲珑有致的人形,出现在青鸟面前,模样也算貌美。

    “黑羽,你又来青鸟族做什么,这里不欢迎你。”还动手烧了它们树林,它不就是仗着自己拥有火焰,每次来都要烧毁它们青鸟族的东西。

    黑羽缓缓转身,百媚一笑,“青蓝,怎么你怕自己的模样,比不上我,不敢见我?”

    青蓝眯起眼睛注视着黑羽,它不可理喻,什么害怕它来,自己会自卑模样比不上它,是它每次来,都会在青鸟族捣乱。

    “黑羽,青鸟族不欢迎你。”青鸟族族从天飞下,落在众青鸟的中央。

    “族长来了?”黑羽笑看着青鸟族族长,眼中渗透出妒意。

    不管自己再如何,都比不上青禾的模样!

    青鸟族族长,名字就叫青禾,每次黑羽来,为的就是要看看,青禾又美了几分,她比不比得上。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空中,摇了摇头,魔兽之中,原来也有这种妒忌,还以为就人类会妒忌比自己好看的人,魔兽也妒忌比自己好看的魔兽。

    三足乌和青鸟比美,它怎么不自己找块石头撞上去?

    “黑羽,青鸟族不欢迎你!你今天火烧青鸟族,吾会找你父王说清楚。”青禾挥动着双翅,那优美的姿态,不管什么时候,都是那么美妙。

    “族长,原来你还知道本公主是三足乌族的身份,本公主还以为你忘记了。”黑羽轻轻一笑,风间响起银铃般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青禾不咸不淡的回答。

    又是这表情,她每次都是这个表情,青鸟族在这里多少年,它就见过青禾多少年!

    “还不出来!”黑羽呵斥一声,数道身影盘旋在空中,把青鸟族的各处的团团围住,然而在每头三足乌的爪子上,抓着一枚青鸟蛋。

    “黑羽!”青禾拟态人形,大步走到黑羽面前,它用青鸟蛋来威胁自己!

    青蓝走到青禾身边,着急地问道:“族长,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这些年和三足乌对战,青鸟的数量就已经在减少,现在它们还拿了青鸟蛋。

    黑羽把玩着自己的发丝,露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什么都不想做,青禾你要是让本公主带你三足乌族,本公主就放下这些青鸟蛋。”它想要的,始终只是青禾一头魔兽,其它的,它看都不会看一眼。

    君慕倾不禁轻啧,这是哪里来的魔兽,竟然会这么蛮横,这性格就跟人类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什么地方都有这些,兽族也有。”君慕倾淡淡说道,倒是兽族比人类世界好很多,不是到处都看到,在这里只是偶尔看见一两个奇葩。

    “主人,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吱吱好奇地问道,它闻到了很浓郁的魔兽味道,还是血统比较高的。

    “你待在空间里面就好了。”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她一出来,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吱吱叹了口气,青鸟族认出她的身份,别的种族还没有,主人干嘛也把她扔到了空间里面,在空间里面都快无聊死了。

    青蓝走到青禾面前,拟态人形,“你妄想!”

    “本公主这次偷袭这么成功,父王一定很开心,带着这些青鸟蛋回去,它就会更开心了。”说着,黑羽迈出步伐。

    兽族之中,谁都知道,青鸟族和三足乌族,发生战斗已经不是一天两天,三足乌族动手,青鸟族再如何,也不是站着挨打。

    每次两边打起来,损失惨重的还是青鸟族,青鸟族并不擅长对战。

    “你敢!黑羽,你站的地方,是青鸟族,带这么几头魔兽到青鸟族,就想这么离开!”青禾呵斥道,周围的青鸟立刻站成要攻击的姿势。

    那些姿势不管怎么看,怎么都不会觉得,那是对战,跟将要飞舞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君慕倾满头黑线的站在空中,青鸟族还真是不适合打架,好战是魔兽的天性,它们这种姿势,给对手一点威胁都没有,还想压住这蛮横的乌鸦公主。

    “你敢动我,本公主就让你的魔兽蛋毁灭!”黑羽冷冷一笑,它可知道,这些青鸟是多么宝贝它们的蛋。

    不敢动她?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微微上扬,目光看向青禾,不敢动她吗?

    红色的身影如闪电般飞过,瞬间出现在黑羽的身后,灼热的刀刃没有任何预兆,就架在了它的脖子上面。

    青禾惊讶地看着君慕倾,她不是应该走了吗?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“乌鸦公主,不如我们比比看,谁的快。”君慕倾凑到黑羽耳边说道,这个什么乌鸦公主赶紧走,她也好离开青鸟族,谁有时间陪她在这里玩。

    刚才还在得意洋洋的黑羽,脸色瞬变,“你是谁?”红衣?

    青鸟族不都青色,那后面的是谁,它是哪里来的魔兽?

    从青鸟灵冢里面走出来,君慕倾身上的人类气息,就隐藏了,不知道能撑到什么时候,至少现在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“你管我是谁,说吧,是你放还是我放,不然我们一起动手,反正你知道我也不是青鸟族的,碎几个蛋,对我来说,没什么损失。”君慕倾漫不经心地说道,那语气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黑羽眼珠子转了一下,冷冷笑着说道,“你既然不是青鸟族的,那就赶紧离开,这和你没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你离开这里。”她是人类,对方是三足乌,她就算拥有洛迦草原六王之令,也不能对三足乌公主如何,她还要去凤凰族,要是得罪了三足乌,她如何通过三足乌的领地,去凤凰族?

    青蓝着急地看着青禾,现在救下蛋不才是最重要的,君慕倾肯帮它们,只要黑羽在她手上,青鸟蛋就不会有事情。

    她为什么会帮忙,这十天里面,她在青鸟灵冢做了什么?

    “大胆,放开吾族公主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君慕倾手上的刀刃加深了一点,她挑了挑眉头,“你们说话可要小心一点,我胆子小,经不起你们这么吓,刀在你们公主脖子上,我还是被你们吓到了,手一抖。”说完,君慕倾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。

    三足乌看到君慕倾手上的动作,立马闭上嘴巴,不敢在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它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,为什么要帮青鸟族?

    “你住手!”黑羽花容失色地说道,它已经感觉到脖子上面血痕疼痛,再深一点,自己就要没命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理会黑羽,手上的动作逐渐加深。

    “本公主这就放下青鸟蛋!”黑羽咬咬牙,愤怒的瞪着青禾,它从什么地方找来这么一个帮手,还不知道是什么魔兽,气息全无!

    三足乌得到黑羽的命令,立马就放下了手中的青鸟蛋,不敢越雷池半步。

    青鸟族几头青鸟立马拿着青鸟蛋往回走,眼睛还警惕地看着面前的三足乌。

    “蛋已经放下了!”三足乌公主双手紧握,指甲陷入肉中,她连眉头都不皱一下。

    早晚它会让身后的魔兽知道,把刀架在它脖子上,会有什么样的后果!

    君慕倾推开黑羽,身影瞬间出现在空中,她俯身看着站在地上的黑羽,黑羽双手张开,立刻变回本体,巨大的三足乌出现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红发红眸!

    黑羽看着君慕倾,眼中闪过惊讶,“你是君慕倾!六王之令中的人类?”君慕倾!

    君慕倾在心里不禁叹息,她有这么出名吗?六王令就让这么多魔兽知道她,看到红发红眸,就知道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君慕倾点头应道,她的确就是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很好,君慕倾你最好祈求别落在本公主的手上,否则本公主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!”黑羽愤恨地看了君慕倾一眼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?

    红眸当中露出一抹冰冷,就不知道再见的时候看,是谁让谁求生不能求死不得。

    “人类,你为什么帮我们?”青蓝狐疑地问道,人类怎么会帮魔兽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帮过我,你忘记了,礼尚往来。”君慕倾耸耸肩,哪里有那么多为什么,它们帮了自己,现在只是帮回去而已。

    礼尚往来!

    青蓝有些哭笑不得,它怎么可能忘记,当初她就是这么教她的魔兽的,自己身上的伤,也是这四个字得来的。

    青禾走到君慕倾面前,表情凝重地说道:“你可知道,到凤凰族,要经过三足乌领地?”现在她这样,要如何去凤凰族,黑羽再见到她,是不会善罢甘休的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君慕倾反问道。

    那又如何?

    青禾愣在原地,怔怔地看着君慕倾,那又如何?

    她到底知不知道三足乌的厉害,三足乌也算是神兽,要对付,哪里是那么容易的。

    这个人类到底是在想什么?

    青禾发现自己根本就看不清楚这个人类的心思,经过三足乌领地,这么大的事情,她眉头都不皱一下,就问它那又如何。

    青鸟族魔兽无语的看着君慕倾,这个人类好像并不知道三足乌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这里有没有元素比较浓郁的地方?”君慕倾看看周围,疑惑地问道,她找了一大圈,也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青禾点点头,它算是不明白这个人类了,也罢,她要做什么事情,也不是在它们魔兽能管。

    “在哪里?”要休息休息,找个灵气比较浓郁的地方,这样比较容易补充体力。

    青禾指了指不远处,君慕倾往她指着的方向走去,脸上没有半丝懊恼。

    青鸟惊讶的看着君慕倾,它们还是第一次见到人类的得罪魔兽,还能这么平静的,而且对手还是三足乌。

    这个人难道是从神族来的,不然怎么会一点都不担心。

    青禾连忙跟上去,她想看看君慕倾做什么,还没有走到地上,就看到君慕倾盘腿坐下。

    青蓝顿时凌乱,这个人类,她竟然还在这里休息!

    那是三足乌!三足乌,她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三足乌?

    青禾轻咳一声,转身离开,还不忘叫上一旁的青蓝一起,它算是看不透这个人类。

    君慕倾坐下休息,青禾没有让其它青鸟靠近,然而它连,君慕倾什么时候离开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红色的身影从林间走过,君慕倾突然停下了步伐,转身的往看去。

    阵法!

    陷入阵中?!

    “你倒是警觉,这才刚刚走进阵中半步,就察觉到不对劲了。”白色的身影缓缓出现在君慕倾面前,跟了她半天了,见她从青鸟灵冢走出来,就一路跟着,也看到她对付三足乌的,本事倒是不小。

    君慕倾缓缓转身,抬起步伐,才走进去半步,她已经很小心了,还是差点被算计。

    “你跟踪我?”君慕倾看着身后自信,明媚的女子,眼中露出一抹不满。

    不是说魔兽的世界,没有人类,那眼前站着的是谁,看来有些事情还是眼睛看到的比较真。

    “只是经过,看到你从青鸟灵冢出来,好奇而已。”女子温柔一笑,把那凌厉的气势收敛不少。

    即便她收敛了气势,君慕倾还是感觉到她身上的压迫,是高手!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