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空传来一声啼叫,空气开始浮动,压迫感迎面拂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君慕倾立马站起来,抬头看向空中,这一声啼叫!

    青色的身影盘旋在上空,从空中慢慢落下来,在君慕倾头上盘旋。

    “人类,有没有看到两头魔兽,烈焱金虎和紫狐!”清脆的声音响起,隐约间又带着几丝霸气。

    烈焱金虎!紫狐!

    小碧睁大双眼,火镰和吱吱,它们做了什么,竟然让青鸟追杀!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君慕倾摇摇头,也是一阵疑惑,他们这么长时间没回来,做了什么?

    “走。”青鸟看了看周围,展翅离开。

    十几头青鸟,从头顶飞过,才刚刚走出不远,耳边就传来呼叫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主人,主人!”
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小碧心里咯吱一响,所有青鸟在此时也停下了离开的步伐。

    君慕倾抬头睨视了一眼空中的青鸟,红眸当中露出一抹无奈,他们两个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烈焱金虎,紫狐!”青鸟看着远处走来的身影,呵斥道。

    火镰看到空中盘旋的青鸟,立马跳起来大骂:“又是你们这群疯子,都说那蛋不是你们家的了!”

    不就是为了一个蛋,还不是它们的,追什么追,都追到这里来了!

    蛋!?

    小碧狐疑地仰头看着君慕倾,什么蛋?火镰去偷人家蛋了!?

    红眸中没有一丝情绪,君慕倾站在地面,抬头注视着空中,火镰吱吱还在几丈之外,青鸟身体庞大,就算是不想看到它们,怕也不行。

    “狡辩!在吾族盗走的兽蛋,尔还不交出来!”为首的青鸟俯瞰着火镰,就像是高高在上的王者。

    青鸟和凤凰有很深的渊源,青鸟在兽族的地位,在飞禽族的地位,都不低。

    “啊呸,老子地上捡到的蛋,你就是说是你们家的!”火镰没有贸然走过来,反而抱着吱吱站在原地和青鸟周旋。

    “你们太不要脸了,那蛋是我捡到的,而且也不是青鸟蛋!”吱吱立马说道,这些青鸟,就是强词夺理,明明就不是它们青鸟蛋,偏偏就说是!

    还是为了蛋!

    小碧点点头,它算是明白了,吱吱在青鸟的领地捡到一枚蛋,被青鸟发现,就愣是要是蛋是它们家的。

    不就是一个蛋吗?它吃过多少个,也不差这一个吧!

    君慕倾靠在树干上,面无表情地看着空中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不管管?”看这个样子迟早会打起来,她怎么还能这么淡定?

    “不用,这点小事,火镰能处理好。”君慕倾淡漠回答,青鸟族的蛋?也不知道好不好吃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小碧点点头,它此时要是知道,君慕倾在听到青鸟蛋的时候,想到的是好不好吃,会是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青鸟看都没有看君慕倾一眼,匆匆瞄了她一眼,立马往火镰吱吱站着的地方飞去。

    “交出来!”青鸟呵斥道,它们就是不相信,从青鸟领域捡到的魔兽蛋,会不是它们族中的,要真不是它们族中的,这两头魔兽,为什么不敢给他们看!

    火镰气炸了,早就说过不是它们的,不是它们的,这些长绿毛,到底有没有听懂!

    “告诉你们,老子看在你们是飞禽青鸟,这才没跟你们计较,不然老子拔光你们绿毛!”火镰低沉的说道,认识火镰的都知道,他用这种语气说话,就证明是极力隐忍。

    “混账!在吾族面前放肆!”青鸟二话不说,张开双翅,攻击火镰。

    火镰神情一冷,他从纳戒中拿出一件神器,挡在他和吱吱面前。

    十几头青鸟,盘旋而至,攻击迅猛,又是默契十足,丝毫没有给火镰还击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火镰低吼一声,极力支撑着的神器。

    “火镰你快还手啊!”吱吱着急的叫道,这都什么时候了,他还不还手,它们的对手,还是飞禽青鸟。

    什么青鸟,什么凤凰血脉的飞禽!

    “落!”吱吱咬了咬牙,看着空中青鸟,一道闪电从天上落下。

    青鸟在看到闪电,微微愣了一下,随即回神,它们仰头高啼,空中落下的闪电,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怎么会!

    吱吱伸长的脖子,她的闪电,对青鸟没用!

    “圣灵兽!”青鸟几乎是一眼,就认出了吱吱。

    被认出来了!

    火镰看了一眼吱吱,单单看到闪电,就知道这是圣灵兽,兽族和人类世界果然不同,它们几乎一眼就能认出来,吱吱的本体之身,圣灵兽!

    “即便是圣灵兽,盗走吾族兽蛋,也不能放过!”青鸟扬起脖子,高傲地看着火镰。

    不可理喻!

    吱吱咬咬牙,想要在此召集闪电,耳边传来冰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火镰,我没有教过你,礼尚往来这个道理吗?”红色的身影缓缓走出,修长娇小人儿从树林中走过,每走一步,周围就会激起一层罡气,吹动周围的花草树叶。

    “主人!”火镰愣了一下,礼尚往来,主人教过啊。

    青鸟眉头一皱,凤眼露出一抹疑惑,“人类,这是兽族的事情,你最好赶紧滚出兽族!”大胆人类,私闯兽族!

    “你他妈闭嘴,敢对老子主人放肆!”火镰放下吱吱,怒瞪着青鸟,当他一直不还手就好欺负是不是,现在还敢对他主人说滚出去。

    红眸冰寒,君慕倾扯动了一下唇瓣,精致的脸上一片冰冷。

    小碧低下头,把身体盘在一起,它已经能想到这些青鸟的下场了。

    青鸟在所有飞禽一类,身体比较娇小轻盈,形态和凤凰很相似,相传青鸟和凤凰一族,有莫大的关系,至于是什么,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“啪!”一道红色的闪电从飞出,落在为首青鸟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青鸟痛苦啼叫一声,狠狠地甩在地上,其它青鸟立刻转身,怒瞪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是她!这个人类!

    刚才那道“闪电”,是君慕倾凝聚出来的斗技,速度没有真正的闪电快,在青鸟没有察觉窒息啊,还是能伤到它。

    “人类!”拍落在地上的青鸟,瞬间出现在君慕倾面前,凶狠地怒瞪着她。

    “火镰,这就是礼尚往来。”君慕倾没有理会青鸟,反而对着站在一旁,早已经看傻眼的火镰说道。

    火镰愣了一下,表情顿时换上了委屈,他赶紧走到君慕倾面前。

    “主人,它们欺负我。”火镰委屈的伸出手,指着站在面前的青鸟。

    “啪!”君慕倾肩上的绿色小身体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小碧呕心吐血地看着火镰,有这样的魔兽吗?有这样的魔兽,跑回来的委屈的告诉自己家主人,它们欺负我!

    能不能不要认识眼前的魔兽?它真的不认识。

    吱吱顿时一阵无语,火镰多久没这样了,现在竟然又再次卖萌!

    卖萌可耻!

    君慕倾眉头跳动了一下,看向火镰,“挨打不还手,继续欺负也没事。”

    火镰只感觉后背阵阵寒意,身体稍稍往后面倾斜,这天气不冷,他怎么就感觉这么冷呢?

    主人!

    十几头青鸟诧异地看向君慕倾,这个人类,是这头魔兽主人!

    没有契约,怎么会!

    青鸟盘旋空中,半天都不能回神,青鸟本就好看,晶莹剔透的翎羽,呈现淡淡青色,轻盈的身体,曼舞森林之中,尽管压迫连连,却还是让人觉得,它们在跳着这世间,最优美的舞姿。

    飞舞空中的青鸟,一双双凤眼盯着君慕倾,那目光,好像是想在君慕倾身上,戳出几个洞,它们知道,为什么魔兽会叫眼前的人为主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,怎么会……”站在君慕倾面前的青鸟,呆呆摇头,人类为主,魔兽叫她为主!

    “礼尚往来?”火镰笑看着天上的青鸟,既然主人都这么说了,他就不用再客气。

    金色的身影从空中闪过,瞬间出现在是十几头青鸟的中间,强劲有力拳头挥出,落下,空气出现丝丝波动。

    不过十几招,刚才空中姿态优美的青鸟,现在就已经灰尘土脸的躺在地上,表情还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“人类,你放肆!”终于,站在君慕倾面前的青鸟回神,它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同族,眼中闪烁出火花。

    “这叫礼尚往来,青鸟一族又如何!”君慕倾冷声说道,迈出步伐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火镰嘿嘿一笑,又拟态人形,出现在君慕倾身后,跟着她离开。

    青鸟看着他们离开,又无能为力,一想到它们的青鸟蛋就要被拿走,为首的青鸟也顾不得那么多,张开双翅,立刻飞到君慕倾面前。

    “慢着!人类,它既然是你的魔兽,叫你为主,是否让它交出青鸟蛋!”它绝对不能让她带走青鸟蛋!

    “魔兽,本姑娘不喜欢有人挡路,兽也一样,火镰既然说过,没拿那就是没拿!”火镰和吱吱说过没拿就是没拿,她相信他们。

    火镰怔怔地看着君慕倾,脸上流出一抹温和的笑容,主人一直都是这么相信他们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有青鸟看到它们拿了!”青鸟果断地回答,想都没想就开口。

    “青鸟,你们青鸟说拿了就拿了,证据呢?”小碧吐了吐蛇信,青鸟一族又怎么了,它们这样也太放肆了,还敢在自己面前放肆。

    青鸟瞪着火镰,咬牙切齿地说道:“兽蛋就在他怀里!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青鸟蛋!”吱吱立马说道,它们青鸟一族把蛋看的那么牢固,她和火镰就算想拿也拿不到,不就是在地上捡了一个蛋,青鸟一族偏偏就说是它们一族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稍稍侧头,看了一眼火镰,继续迈步离开。

    “他们说没有就是没有。”大尊王的威压顷刻显露,压制周围。

    青鸟惊讶地看着君慕倾,大尊王威压!

    这个人类,已经到了大尊王级别!

    就要这么看着她离开!他们身上的,明明就是青鸟蛋,明明就是!

    大尊王威压压制,青鸟还想再挡住君慕倾离开的步伐,那也是不可能的,它只能眼睁睁看着君慕倾离开,没有丝毫办法。

    火镰扭头看了一眼身后,不满的撇了撇嘴,它是真的没有拿青鸟蛋,不相信就算了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慢慢从林中走过,直到周围再也没有青鸟气息,他们也没有停下来。

    吱吱挣开火镰,跳到君慕倾肩上,“主人,我们真的没拿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君慕倾冷声回答,顿了顿,又继续说道,“你们拿了又如何,别忘了,你们一头是烈焱金虎,一头是圣灵兽,在魔兽的世界,实力说的算。”

    吱吱愣住了,主人……

    “主人,吱吱好喜欢你!”吱吱猛地抱住君慕倾的脖子,她就知道,就知道主人最好了!

    “先别说喜欢,你们捡到的,到底是什么蛋?”君慕倾停下步伐,看着火镰,也就是一个蛋,青鸟要是要,他们给了就是,却还被它们攻击不还手。

    感觉到点点怒意,火镰嘿嘿一笑,“主人,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蛋。”说着,他从怀里把蛋拿出来。

    蛋很大,但是散发出的气息,却不是青鸟,这个蛋,也的确不是青鸟一族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看了看火镰捧在手里的蛋,“这是什么魔兽的?”飞禽一族的魔兽蛋,她还是第一次看到,分不出来这到底是什么魔兽的蛋。

    这枚蛋很大,火镰还用双手捧着,蛋壳上面还有小黑点点,很普通的一个蛋,除了大点,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们也不知道。”吱吱摇摇头,他们就是看了半天,都没有看出来,这是什么魔兽的蛋,这才拿回来,想要给主人看看,结果就遇上了青鸟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一眼火镰,“你既然捡到了,那你自己抱着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,你可以放进空间的!”火镰立马说道,让他抱着这个蛋,那可不行!

    “你抱着就挺好。”说完,君慕倾继续往前面走去,现在找找有谁知道凤凰族还有龙族在什么地方,也好打听打听火凤凰和龙王的事情,要是遇到天堂鸟也行。

    火镰捧着蛋,这蛋又不是他生的,干嘛要抱着,放进纳戒里面不就行了!

    “不能放进纳戒里面,里面的魔兽会胎死腹中的。”小碧吐了吐蛇信,其实让它吃了也不错,是蛋啊!

    “你又知道。”火镰翻了翻白眼,不能放进纳戒里面,那要怎么办?

    “它当然知道,都不知道吃了多少了。”吱吱瞪了一眼小碧,这家伙喜欢吃蛋!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样?”小碧挑了挑眉头,它是喜欢吃。

    往前面走的君慕倾突然停下步伐,她扭头看了一眼火镰手上的蛋。

    “这个是从青鸟族的地方找到的?”青鸟族,凤凰……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火镰点点头,不然也不会被青鸟追。

    君慕倾淡淡一笑,嘴角勾起一抹弧度,“去青鸟族。”漫无目的的找,那也不是办法。

    青鸟族?

    火镰赶紧追上去,去青鸟族有什么用,青鸟族又不是凤凰族,也不是精灵族。

    南叶森林,青鸟族位于南边的方向,青鸟族的飞禽比较温和,所以它们的周围,居住的魔兽种类有很多。

    红色的身影从林间匆匆走过,青鸟族的青鸟还不知道,它们要找的人,已经主动来找它们了。

    青鸟族中,十几头青鸟垂头丧气地往回走,没有追回青鸟蛋,这都是它们的错。

    “青蓝,你回来了,族长正在找你。”守在出口的青鸟立马走过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过去。”青蓝叹了口气,它还是找族长请罪。

    安排好受伤的青鸟,青蓝赶紧往青鸟族中央飞去,高枝上昂首徐俯瞰的,就是青鸟族族长。

    “族长,青蓝没有带回青鸟蛋,请族长惩罚。”青蓝低头说道,小巧的头颅垂在胸前。

    青鸟族族长飞下高枝,走到青蓝面前,“它们带走的,的确不是青鸟蛋,吾以让青鸟去看过兽蛋,没有缺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青蓝立刻抬头,惊讶地看着青鸟族族长,青鸟蛋没有少,那也就是说它一直是错怪了那两头魔兽!

    还有那个人类……

    “你身上的伤?”青鸟族族长疑惑地看着青蓝,它后背上,明显又一道伤痕,尽管不明显,也不能逃过它的眼睛。

    青蓝犹豫地扭头,看了看自己的后背,动了动翅膀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要说是人类打的吗?

    “是我打的。”淡漠的声音带着几分凉意,红色的身影瞬间走过树林,出现在青鸟族族长面前。

    青鸟族族长在看到君慕倾之时,眼中带着惊讶,它张了张嘴,“血狼!”血狼一族!

    “族长,她是人类!”青蓝立刻说道,什么血狼,血狼是传说才有的魔兽想,拥有远古血脉,不是兽族之王,胜似兽族之王。

    人类!

    青鸟族族长呆呆地看着君慕倾,人类的气息飘过,它才慢慢回神。

    “人类?”红发红眸的人类,也对,血狼一族即便是拟态人形,也不是红发,最多只是红眸,也并不是所有血狼,像血液一般鲜红的颜色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青鸟,淡淡收回目光,它刚才说了,血狼一族。

    “人类,你怎么会出现在兽族?”青鸟族族长比起青蓝要稳重,青鸟本就不是什么争强好胜地魔兽,看到人类出现在兽族,也没有太大的惊讶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看青鸟族族长,把脖子里面的赤血宝玉拿出来,“这一缕狼毛,是否是血狼一族的?”

    青蓝挡在青鸟族族长面前,它没有忘记刚才这个人类,有多恶劣!

    “青蓝,你让开。”青鸟族族长命令道,这个人类身上没有杀气,也不会无缘无故就动手。

    青蓝尽管不想让开,族长的命令,它却不能不从,“是。”

    青鸟族长庞大的身体,慢慢变小,最后人形显露,妙龄女子出现在君慕倾面前,女子看上去柔弱,但是眉宇间带着几分凌厉,双眼更是炯炯有神,身上散发出的歧视,就不能让人小视。

    “血狼毛!你怎么会有!”这个的确是血狼的毛发,几万年了,它终于又看到这种颜色的狼毛。

    君慕倾摸着手中的赤血宝玉,若有所思地看着,赤血宝玉是父亲的,那这几缕狼毛,那会是母亲的吗?

    父亲,母亲……

    血狼一族已灭,蓝莲是这么说的,可现在听说血狼一族,她居然想去看看。

    “血狼一族的路,你知不知道在什么地方?”君慕倾淡淡问道,看着面前的女子,这样还真的看不出来,这青鸟族族长,有多少岁了。

    看到君慕倾手上的狼毛,青鸟族族长对君慕倾也更友善了一点,血狼一族,并不是传说中的存在,曾经,它看到过,尽管就看到了那么一次。

    眼前的人类,能拥有血狼毛发,这样的狼毛,除了血狼,其它的狼族不会拥有,她却拥有血狼的毛发。

    尊贵的血狼一族,谁知道它们在什么地方?

    “人类,你手握血狼毛发,本族也就不为难你,赶紧离去。”青鸟族族长挥了挥手,转身不再去看君慕倾。

    君慕倾挑了挑眉头,一缕狼毛,就是兽族通行证!

    这也太好用了吧!

    “听到没有,我们族长说你可以走了。”青蓝走上来,她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也拟态人形,一身青色纱衣,身姿优美。

    “不可无礼!”青鸟族族长立刻呵斥道,能手握血狼毛的人,身份必定不低,岂是它们青鸟族可以得罪的!

    青蓝张了张嘴,扭头看着本族族长,族长怎么对人类这么客气?

    “姑娘,你还是离开吧,兽族并不是你们人类可以来的。”若不是人类,单单这红发红眸,自己一定会以为,她和血狼一族有关。

    君慕倾收起赤血宝玉,淡淡一笑,“族长,兽族离不离开,那是我的事情,至于血狼一族,在什么地方,我也会找到。”

    当初蓝莲也不是亲眼看到血狼一族灭亡,只是听母亲说的,说不定找到血狼一族,就能找都父亲和母亲。

    兽族一定有血狼一族才存在,母亲不会让血狼一族灭亡。

    “请便。”她手上有血狼毛,自己还能多说什么,飞禽走兽就没有多大联系。

    “走兽你不知道,飞禽你可知道?”君慕倾挑了挑眉头,微笑着问道,凤凰族不就是飞禽,问问没多大关系。

    青鸟族族长诧异看向君慕倾,她是怎么知道飞禽走兽,难道她还知道水族!

    人类,人类怎么会知道这些!

    “族长,一定是她的魔兽告诉她的,刚才带走拿枚蛋的魔兽,叫她主人。”青蓝立刻说道,它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。

    魔兽称之为主人!

    “你是君慕倾!”前几天兽洛迦草原上传来消息,草原六王相斗千年,命令从来都不会一样,可前几天的命令,六王统一,还是对一个人类!

    这个人类就是君慕倾!

    君慕倾!

    青蓝睁大双眼,她就是君慕倾,那个让六王下令保护的人类!

    对啊,早就该想到了,红发红眸,除了君慕倾还有谁,只有君慕倾才是红发红眸!

    她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地方,怎么会让六王下那样的命令!

    君慕倾摸了摸鼻子,她现在是不是该谢谢那六王,走到哪里,兽族都知道她了,红发红眸君慕倾!

    说名字就说名字,它们把特征说的那么详细说干嘛?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君慕倾点头应道,被认出来了,她也不打算隐瞒。

    “竟然会是你。”前几天还在说,想看看,能让六王下命令的人类会是谁,还拥有红发红眸,人类怎么会拥有红发红眸,现在它相信了,还认识了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你想知道什么?”青鸟族族长叹了口气,这个人类有六王之令,还有狼毛,应该不是什么坏人,就看看她到底想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火凤凰的住处,变异凶兽。”君慕倾挑了挑眉头,让她说,那她就不客气了。

    青鸟族族长眉头紧皱,她要去找飞禽之王,还有变异凶兽,这些都和她一个人类,没什么关系,她大可以不必理会,人类是不会理会魔兽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不用皱眉,有些事情,你还是不知道的好,尽管你是青鸟族族长,还不是青鸟族的王。”族长和王有很大区别,王可能就是这一族的王者,而族长,它只是执掌一方同族。

    青蓝很想反驳,反驳君慕倾,但是她说的又没错,它们族长的确不是王。

    第一次见到人类,对兽族的事情这么了解,青蓝是震撼的!

    它现在才知道,从一开始,自己就小看了眼前的人类,不但如此,自己还错的可以,竟然会以为她是一般的人类,没有认出她是君慕倾。

    只是六王的一个命令,在兽族,君慕倾就不是简单的人类了。

    “你找陛下,是为了变异凶兽?”兽族都找过各自的王很多年,火凤凰它们靠近不了,走兽之王不知道去了何方,龙王住在水底,水族没有变异凶兽,龙王不会理会。

    陛下?火凤凰?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是血魇找它。

    “陛下非梧桐不落,非福地不居,找到它容易,但是要见到,很难。”火凤凰全身的火焰,一旦靠近,就会灰飞烟灭,哪里还能说上话,这个人类还是不去的好。

    火凤凰还有这么高要求?

    “血魇,你是不是也这样?”君慕倾传音给血魇,火凤凰要求也太高了,那火焰她是不担心,就是福地,所谓的福地,那是什么样子的?

    君慕倾双眼发亮,好像看到了很多的宝贝,那一定比临君城,魔域森林还要多。

    火凤凰啊?

    “你问它,怎么又问道我这里来了?”血魇翻翻了翻白眼,它是走兽之王,三王之首,要求自然是不会比火凤凰差,毕竟火凤凰上面,还有天堂鸟,再怎样,自己也不能比天堂鸟差。

    “好奇。”君慕倾嘿嘿一笑,难得来一趟兽族,难得看到血魇对事情上。

    “人类,你还是赶紧离开好了,兽族的事情,不是她人类能够处理的,这么多年,兽族三王都没有理会。

    血魇看着空间外面,这青鸟族长,怎么那么多废话,君慕倾让它说,它就说好了!

    “你说吧,再不说,你这青鸟族我都不敢保证能不能保住。”她已经感觉到血魇不耐烦了,要再继续啰嗦下去,青鸟族都会没了。

    青鸟族族长皱着眉头,这个人类想去就去好了,自己干嘛这么阻止,而且还不想她去冒险,难道是因为她手上拿着血狼毛发?

    很多年,兽族都没有出现过人类,眼前的人不是第一个,却是最奇怪的一个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。”最后青鸟族族长,缓缓说出四个字。

    帮!

    青蓝吓了一跳,族长对这个人类,怎么这么特别,还要帮她去见陛下,它们平常就是想见其它凤凰是都难!

    “好。”有青鸟族族长帮忙,那就是太好了,不知道为什么,在魔兽世界,她还是比较放心的,魔兽没有人类那么多心思,算计之下,还是算计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去见凤凰,凤凰是不会理会的,必须要有魔兽的气息。”

    “族长,难道你要让人类去那个地方!”青蓝惊呼道,那个地方怎么能让人类去!

    “我亲自带她去,青蓝,这些天族里的事情,便交给你处理!”这个人类是为了兽族之事,出一份力也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现在兽族,就是魔兽都不敢去找火凤凰,人类要去,它怎能不帮!

    君慕倾笑看着青鸟族族长,青鸟族,比想象中要容易相处,难怪血魇会说,青鸟族是温和的魔兽一族。

    “族长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命令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跟我走。”青鸟族长大步往树林深处走去,要去见凤凰,人类是见不到凤凰的,只有凤凰才能知道火凤凰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君慕倾迈开步伐跟上去,耳边又传来血魇的声音,“凤凰一族,不喜欢人类,也不喜欢人类的味道,你这个样子去,它们闻到你的味道,就会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比你还难相处。”君慕倾最后得出的结论,就是这六个字。

    血魇好相处?

    凤凰一族,要是听到君慕倾的话,一定会大怒,血魇王好想出去,她竟然说血魇王好相处!

    兽族中,谁不知道,血魇王上万年,都难出现一次,想见一年都难,更别说是相处!

    她竟然说血魇王好相处!

    在青鸟的带领下,君慕倾很快就站在了一个洞穴面前,“这个是青鸟族禁地,人类,你进去,能不能得到什么,就看见你的运气了。”

    运气?

    “我运气一直不错。”君慕倾笑着说道,她的运气的确一直不错。

    “希望这次也一样。”她不能走出这个地方,也就不能去凤凰一族。

    “那我进去了。”君慕倾指了指洞内,不知道里面有什么,什么地方她都走过了,这个洞也没有什么可怕的。

    “人类,你怎么这么相信我,我是魔兽,你是人类,我随时会杀了你。”青鸟族族长注视着君慕倾,从她跟来,自己就一直想问,人类这么相信魔兽,她是第一个,只怕也会是最后一个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站在原地,“那我也问你,你为什么这么相信我,只是因为一缕狼毛?”

    青鸟族族长愣在原地,这个问题,它也问过自己,但是并没有找到答案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说完,君慕倾耸耸肩,往洞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青鸟族族长眼中含着笑容,也许它知道六王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命令,这个人类,的确有一种力量,那种力量能让它们信服,还有……不可抗拒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会一直等你出来。”青鸟族族长喃喃说道,也不知道是说给君慕倾听,还是给自己听。

    君慕倾走进洞里面,周围就发出淡淡青色的光芒,她没走一步,光亮就明显一分。

    洞里面没有什么,也没有岔路,几乎是一条路直接走下去。

    “血魇,这是什么?”君慕倾好奇地问道,周围好像就能感应她,她走一步,就会亮一点,青鸟族竟然还会有这样的地方。

    血魇露出一抹微笑,轻轻说道:“青鸟族族长,对你还不错,对于见过一次的你,就让你进入青鸟灵冢。”难怪这里会有这么浓郁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青鸟灵冢?”

    “就相当于人类世界的坟墓,这里是青鸟族魔兽的坟墓。”魔兽每个种族,都会有坟墓,这个青鸟族有族长,原来是守护灵冢的族长,认出血狼毛也不稀奇。

    “坟墓?!”灵冢就是坟墓!

    “区区青鸟族灵冢罢了,你走进去,只要得到青鸟族认可,你说不定实力能有所突破。”魔兽灵冢对魔兽来说,那是坟墓,对于人类来说,就是宝地。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停下步伐,一直往前面走,听到这里是青鸟族坟墓,也没有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灵冢有什么用?”不就是坟墓,怎么会能让她实力说有突破?

    “魔兽灵冢,那是寄放着千千万万魔兽力量,对于本族魔兽来说,这里是禁地,不能踏入,一旦灵冢中力量,进入本族魔兽身体,那头魔兽的力量,就算突破了,也就再也不会进步。”血魇不急不忙地解释,这兽族的事情,她知道的还是太少。

    “那人类没有?”君慕倾疑惑地问道,有妨害的话,血魇也不会让她进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,不过人类得到灵冢力量的,从上古到现在,还没有几个。”没有魔兽会相信人类,她算是一个例外。

    君慕倾眉头跳动一下,明明就是没有,还说什么没几个。

    “那就继续走吧。”君慕倾大步走进去,周围的光亮越来越刺眼,都是青色的光芒,和青鸟身上的颜色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每走一步,君慕倾就感觉到一丝压迫,再加上周围光芒越来越刺眼,她只觉得更加难受。

    这是力量在压迫,阻止她前进,她每靠近一步,力量就会加深一分!

    光洁的额上,溢出丝丝汗珠,君慕倾咬咬牙,继续往前面走去,她既然来了,就没有道理空手而归!

    管它是什么力量,她既然来了,就要带走!

    必须带走!

    “小倾,你要坚持下去。”血魇沉声说道,魔兽对人类的排斥越厉害,就代表这里拥有的力量越强,尽管她不能完全吸收所有力量,哪怕是一部分,也能让她实力大增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咬着牙,她当然会坚持下去,必须要坚持下去!

    她现在的实力,进入神族,也是不行,既然到了兽族,她就要乘着这个机会,提升实力。

    这灵冢,她非进不可!

    必须要进去,一定要进去!

    光亮越来越大,周围的压迫也越来越强,所有的力量,都在阻止这君慕倾,不允许她再靠近!

    君慕倾哪里是不准,她就不进去的,她必须进去!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