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六王全身紧绷地看着波动的黑夜,强势的气息在黑夜中形成波动,君慕倾双手负在身后,红眸一片冷峻。

    波动慢慢形成漩涡,形成下漩涡慢慢走出一道又一道身影,脸上都洋溢着笑容。

    吱吱眼前一亮,紫色的身影从空中越过,落到其中一个身影怀中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!”狮王沉声问道,这么多等级在它们六王之上的魔兽出现,到底是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矮油,这么严肃干嘛,好不容易来一趟兽族,你们不欢迎就算了,还这么严肃。”戏虐的声音响起,灰色的身影大步走出来,嬉皮笑脸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其中一个轻咳了一声,刚才还在说话的声音,突然就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冰冷的气息肆意,君慕倾满头黑线地看着出现的十几个身影,他们怎么都来了,谁能解释解释!?

    众魔兽赶紧走过去,六王一连后退好几步,它们在气势的压迫下,神经一直紧绷着。

    十几道身影走到君慕倾面前停下来,所有魔兽纷纷打了个冷颤,看着面前的人,脸上也不再嬉皮笑脸。

    雪姬嘴角微微上扬,走到君慕倾身边,他们几个不还是来了,当初跟着她们一起来不就行了,还偏偏要到现在才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看着人家,人家会害羞的。”站在最前面的魔兽,突然扬起袖子半遮面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不恶心!”

    “的确够恶心的。”

    君慕倾顿时满头黑线,嘴角在不停抽搐,他们是怎么来的?

    “拉开他!”冰冷的声音缓缓响起,君慕倾面无表情地说道。

    所有魔兽动作一致,立马把刚才说话的魔兽拉开。

    六王错愕地看着君慕倾,她,人类,魔兽!这些魔兽竟然听这个人类的!?

    她到底是什么人?

    周围一阵沉浸,草原上升起第一道光束,黎明之光照耀在每一个人和兽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来的?”君慕倾冷声问道,有些无奈,兽族通道不是说不能轻易打开,那他们怎么进来的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来兽族,我们岂能不跟!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想看看兽族什么样子!”

    “主人,临君大陆那边几乎没什么事情了,反正还有龙腾土星漾儿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主人,你就让火镰他们跟我们一起去神族。”吱吱连忙点头,来的人竟然是火镰他们,这真的是太好了,正在想他们,他们就来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,他们都来了,就不用再回去了吧?”雪姬轻咳一声,他们能够找到这里,应该是血魇老大做的,它对兽族那么了解,让几头魔兽到兽族也没有什么。

    “是我让他们来的,突然发现兽族有些不寻常,就让它们来了。”血魇的声音在空间里面响起,那些变异凶兽,就很奇怪,让它们来,也不是没用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那就一起去吧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他们来了也好。

    “好耶!”所有魔兽一阵欢腾,他们也去神族!

    来的魔兽,其实就霸嚣水刃风刃他们,这次就连白絮也来了。

    火镰,小碧,桑无际,火萤,乘风,观月,暖暖,黒翼,闪电,冰还有小银,它们都奇迹般的出现在君慕倾面前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就离开草原。”雪姬微笑着说道,没想到霸嚣他们真的来了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尽管那些变异凶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还是尽快离开这里,兽族这边,她不想留太长时间。

    “等会等会!”鼠王赶紧走到君慕倾身边,狐疑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所有魔兽纷纷扭头,就看到鼠王身穿铠甲,站在他们身后表情还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它是谁?

    “美人……”暖暖眼前一亮,直直的看向六王。

    所有魔兽不禁捂脸,就知道暖暖会这么说!

    君慕倾眼角不停抽动,六王除了鼠王外,其它五王拟态人形,也长得非常俊美,特别是狼王,在它们六王之中,是最吐出的一个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?”闪电疑惑地问道,老远就看到他们三个联手,想要欺负他们主人。

    狮王酷酷地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魔兽,扭头看着君慕倾:“这句话,应该是我们问你们。”他们是谁?

    “大家都是同族,问什么问。”桑无际撇了撇嘴,为什么到兽族,这些魔兽等级还是在他之上!到了兽族还不能翻身!

    “鹰兽?”鹰王目光犀利地看着桑无际,两头鹰兽。

    “主人,他谁啊?”火镰挑了挑眉头,一眼就能看出桑无际是鹰兽,不简单嘛。

    “六王之一鹰王。”雪姬笑着说道,鹰王会知道桑无际,也很正常,毕竟人家这个鹰王不是白当的,几千年的鹰王,怎么连同族都认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桑无际一阵无语,为什么刚到这里,就会遇到一头鹰王!

    “姑娘,能不能让我试试?”乘风挑挑眉头,鹰王,他倒要看看鹰王有多大的本事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还有狮王,狼王,豹王,鹿王,鼠王。”雪姬指了指其余的五个,笑眯眯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狮王?”霸嚣嘴角微微上扬,注视着狮王。

    “狼王么?”风刃握了握拳头,眼中的战意已经很清楚了。

    闪电嘿嘿一笑,扭头看了一眼火镰,“火镰,这次就没你机会了。”豹会了。”豹王,在他面前,敢叫自己豹王!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吧去吧。”君慕倾挥了挥手,现在天都亮了,她也不着急离开,他们想做什么就做吧。

    被点名的四王,突然感到凉风阵阵,寒意从心底涌出。

    鹿王和鼠王稍稍后退好几步,没有出手帮忙的打算,它们就是想要帮忙,也无能无力,对方魔兽比它们多,等级也在它们之上,打群架,未必是对手。

    小碧悄悄爬到君慕倾肩上,习惯的盘曲着身体,吐着蛇信,一脸看好戏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狼王,不知道你会不会接受我的挑战?”风刃走到狼王面前,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接受!”狼王立马回答,它不接受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风刃本体显露,六翼青狼出现在众魔兽眼前。

    “六翼青狼!”狼王惊讶地看着风刃,它竟然会是六翼青狼!

    “狮王,你的对手是我。”娇小地霸嚣走出来,强势的气息在她身体周围涌动。

    狮王想笑,也想不屑,可那强势的气息,却让它笑不出来,也露不出那不屑的表情。

    霸嚣本体显露,金刚比蒙兽骤然出现,遮挡住太阳的照射。

    金刚比蒙兽!

    六王差点摔倒,那么娇小的一个人形,竟然会是金刚比蒙兽,开玩笑的吧!

    只可惜,这一点都没有开玩笑,它们面前站着的,的确是金刚比蒙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什么?”豹王立马扭头看向闪电,它是什么高级魔兽?

    闪电稍稍转身,身上溢出绿色的元素,庞大的身体出现在六王面前。

    闪电豹!

    鼠王彻底呆滞了,这个人类到底是谁,身边怎么会跟着这么多厉害多魔兽,这三头已经够吓人的了,那其余的呢?它们都是什么魔兽?

    火萤歪着头,看着霸嚣,“潇,水刃才是狮子。”人面水狮好不好,这里又没有比蒙兽。

    霸嚣额上滑下一条黑线,火萤能不能不戳破,其实她就是想活动活动?

    “还是潇姑娘出手比较好。”水刃微笑着说道,那声音飘过,如同沐浴春风。

    鼠王眼睛眨呀眨,应该没有谁挑战它,它是不是能在一旁围观?

    乘风仰天一声高叫,本体立刻显露,鹰王立刻迎战,蓝天之下,两道身影都极快,一眨眼已经过了数招。

    地上一声震动,风刃它们都开始动手,狼王,狮王,豹王哥没有丝毫的懈怠,飞速迎上去!

    衣袂飘飘,红死飞舞,君慕倾站在一旁,嘴角勾起笑容。

    他们到底还是来了,就知道他们不会放心,这才没有带他们来,最后还是被血魇接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一开始想快速去神族,自然是越少越好,现在兽族有事情,我必须要看看。”血魇沉声说道,它要查一下,是什么对方出现变异凶兽,毕竟它还是走兽之王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所以也不急着走,若是他们能打赢六王,我们就方便多了。”洛迦草原是兽族兽族第一大草原,有六王在这里镇守,南叶森林,还不知道如何。

    这两个地方,也只是兽族一角,要走完兽族那是不可能的,就到这两个地方看看也好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血魇应了一声,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红眸注视着天上,地下对战的八头魔兽,表情没有丝毫起伏,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鼠王悄声走到君慕倾身边,它脚步是轻,所有魔兽还是发现了它。

    “人类,他们都是你的魔兽?”人类号令魔兽,它还是第一看到,没有任何契约,也没有什么联系,偏偏这些魔兽,就听她的命令。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理会鼠王,她的魔兽?说伙伴更加贴切。

    “砰!”鹰王对决,强势的攻击倾泻而下,草原上被激起千层草屑。

    “狮王?”霸嚣挥动着强而有力地双臂,狠狠砸下去,狮王险险躲开,地面立刻出现巨大的坑洼。

    风刃时而出现在地面,时而出现在空中,狼王没有不敢有丝毫松懈。

    闪电最擅长的就是速度,它以闪电般的速度,在豹王周围闪过,才几招过去,豹王身上已经出现了很多道伤痕,却连碰都不能碰到闪电一根毛发。

    鼠王惊讶的下巴都脱臼了,它双目睁大,呆滞地看着对战的四王。

    它们好歹都是领王级别,竟然都被牵制了,甚至它们到现在都不知道,眼前魔兽等级!

    这些魔兽大部分,它是可以看到等级如何,但其中有好几头,根本就看不出来,它们是什么等级,那只紫狐,还有小绿蛇,就连品种都看不出来!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!

    “轰!”两道身影飞速从空中落下来,狮王狼狈地落在地上,它刚想起身,霸嚣已经出现在在它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输了。”平静的三个字,已经宣布这场的对战的结束。

    狮王眯起眼睛,看着霸嚣,它已经拟态人形,瘦小的身体站在它面前,它怎么觉得那么不服气?

    “我输了。”狮王沉声回到,它输了,输的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不但是输给这个人类,还输给了她的魔兽,这个人类,到底从何而来?

    霸嚣淡然转身离开,表情还有几丝不满,她以为自己的对手,是最厉害的,结果没几招就输了。

    “潇姐姐,你都领帝级别了,人家才领王,已经不错了。”火萤笑着说道,相差了整整一个层级,能挡下霸嚣那么多攻击,已经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就是知道才不满,兽族的魔兽,她以为比较高级,结果还是那样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强烈的气势,从空中落下来,风刃张开双翅,如同一张巨网,从天空铺天盖地卷来,罡气四扬,充斥着草原各地。

    强风之力,得不闭上眼睛,身体以元素防御,才能不被强风吹走。

    “我靠!风刃,你有没有搞错!”乘风大骂道,赶紧御力防御,哪里还顾得上和鹰王对决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闪电狠狠摔在地上,亲密的和大地拥吻。

    “风刃,我恨你!”闪电抬头,怒瞪着风刃,它有没有搞错,干嘛伤及无辜!

    “砰!”狼王的身体被巨大的罡气冲出去,飞出几丈外,狠狠坠落,草地上还能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君慕倾面前静静地竖立着一面盾牌,围观的所有魔兽都站在后面,就连鹿王不知道什么时候,都躲在了盾牌后面。

    对战的魔兽,被吹得七零八落,别说什么对战,它们连防御都要快点,不然就会被强风刮走。

    鼠王闭上嘴巴,吞了吞口水,它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。

    好恐怖的力量!

    幸好它没有出手,不然摔的更惨!

    君慕倾额角滑下一滴汗珠,风刃是看到霸嚣打败了狮王,一下子着急就没有把握住力道。

    上次对战,他们两不分高低,在这件事情上面,谁慢了,就是谁输了,风刃自然是不会这么快就认输,所以一时之间没有把握住力量。

    “幸好躲在神器后面。”火镰松了口气,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。

    “慢了潇一步。”观月笑着说道,风刃慢了一步,它就要在实力上,争回这一步。

    霸嚣看了一眼观月,撇了撇嘴,淡漠地说道:“这和我半点关系都没有。”是它一开始手下留情的,慢了一步不就慢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潇,下次把机会留给我。”火萤认真地说道,他们都动过手了,下次就轮到她了吧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霸嚣爽快地应道,到了兽族,还怕找不到对手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火萤一阵兴奋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有没有双翼战马?”黒翼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周围,这个问题,它还真是比较关注。

    “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你们来兽族。”白絮满头黑线地问道,大可以回海域,白鹭一族已经没有她什么事情了,她回去也没事,可偏偏跟他们来兽族的了。

    暖暖眨了眨眼睛,看着白絮,“当然是为了看美人啊。”刚刚来,就看到这么多美人了。

    桑无际搓了搓手走到暖暖身边,嘿嘿一笑,“暖暖,你不是有涙城了吗?”

    “谁说有涙城就不能看美人了。”暖暖扭头问道,一阵迷茫,涙城也要,美人当然也要看!

    所有魔兽顿时一阵捂脸,就连冰,那万年冰山,嘴角都明显抽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错了。”桑无际欲哭无泪地走到一旁。

    “赢了就走吧。”君慕倾收起盾牌,冷声说道,对已经赢了,就没有必要再留下去。

    “是!”所有魔兽立刻应道,风刃闪电乘风立马走到君慕倾身边。

    鹿王露出如清风的笑容,轻声问道:“人类,能知道你的名字吗?”这么特别的人类,还是第一次看到。

    君慕倾头也不回地往前面走去,冰冷地声音缓缓响起,“没必要。”

    鼠王过了好久才回神,君慕倾已经走出了好几步了,它匆匆走过去,露出八颗闪亮的牙齿。

    “人类,你不是有问题要问吗?”它记得她问过什么族的事情,现在不用再问了吗?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君慕倾停下脚步,现在不急着离开兽族,什么时候都能知道,说不定还能打听到精灵族。

    “我们还有话要说。”狮王狼狈从地上站起来,擦了擦嘴角的血痕。

    魔兽立刻警惕,它还想动手,就别怪他们不客气!

    狮王走到霸嚣面前,双眼炯炯有神地注视着霸嚣,脸色说像是在挣扎,突然它单膝跪下。

    “比蒙兽,按照草原的规矩,你赢了,那你便是我狮王部落的的王!”它打赢了自己,那它便是狮王部落的王!

    虾米!?

    所有魔兽惊讶地看着狮王,不是吧,就这么认王了,打赢了它,就要接手狮王部落,那其它……

    狼王走到风刃面前,尽管不想说,却还是开口:“按照规定,你便是我狼王部落的王!”

    豹王鹰王也站在闪电乘风的面前,两头魔兽单膝跪下,“你们便是我鹰王部落和豹王部落的王!”

    这便是草原的规定!

    六王部落,并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,六王可以随时等待草原任何魔兽的挑衅,只要打败六王之一,就会成为六王之一,相对六王,只要它们战胜对方,就能接手对方的不多,成为两个部落的王。

    霸嚣风刃闪电乘风,石化风中,身上还出现几丝龟裂。

    王!

    他们才没有想过要做什么部落王,还要跟主人去神族,他们才不会在这里久留!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不当什么王。”霸嚣平静地说道,四兽当中,也是她最先回神。

    她想做什么王,在临君大陆照样可以,他们几个的实力,在临君大陆的魔兽当中,都是比较突出的,想要当王,他们就不用大老远到兽族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,这是草原的规定!”狮王坚定地说道,它赢了自己,就是狮王部落的王!

    “你们三个,赶紧让开,我们也不做什么王。”闪电赶紧将说道,他们只要跟在主人身边就好了,不想做什么王。

    三王都没有让开,静静地跪在原地,当它们愿意,只是草原规定如此,它们不得不这么做。

    “劝你们还是赶紧让开。”雪姬走过来说道,它们几个并没有什么恶意,她才过来提醒。

    鹿王和鼠王都没有上去劝,草原规定如此,它们不会劝!

    冰冷的气息悄然四溢,太阳明明就已经高照,但是周围的温度,却没有半点回升,反而逐渐冰冷下来。

    “主人!”吱吱立马走到君慕倾肩上,着急地叫道,又是这种感觉!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怎么了?”小碧也赶紧叫道,就是这种气息,就是这种!

    魔兽赶紧走过来,担忧地看着君慕倾,红色的雾气在君慕倾周围弥漫,赤红的眸子颜色变得更重,就连周围的气息,都变得压抑。

    “小倾!”血魇大叫一声,君慕倾身体冰冷的同时,空间里面也发生了变化,血魇稍稍感应,就知道君慕倾这边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他们不会做什么部落之王,洛迦草原,若想存活,立刻滚!”声音如寒冰冷霜,强势之气在君慕倾周围四散。

    红色身影站在魔兽之中,王者之姿,睥睨天下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四王,吐出一口鲜血,脸色苍白地看着君慕倾,原本的单膝跪下,在那一声过后,竟然变成了双膝而跪。

    即便是霸嚣他们此时,也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压迫,在让他们匍匐。

    灼热的气息在草原上滚动,天空出现一抹耀眼的红光,如同兽族万兽,在迎接它们的走兽之王!

    “小倾。”血魇拉过君慕倾,红眸露出一抹凝重。

    “血魇?”君慕倾愣了一下,周围冰冷的气息立刻消失,压迫感也跟着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血魇皱了皱眉头,刚才那是怎么回事,小倾不是魔兽,拥有血狼血脉,远古之血脉,她还是人类,那刚才的压迫是怎么来的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刚才很清醒。”她是清醒,却也无法控制自己,那仿佛是一种本能,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。

    所有魔兽纷纷跪下,血魇王现,魔兽拜服,这是必然!

    血魇转身,双手负在身后,“你们四个可以继续做草原六王之一,本王不想这种事情,再发生第二次!”

    威压惊现,笼罩在草原之上,王者之威,谁敢不从!

    “遵命!”四王立刻应道。

    在出声以后,它们才知道刚才自己说了什么,竟然会不自觉的就听从了突然出现魔兽的命令,那命令,它们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,必须遵从!

    是谁来了!?

    六王抬头想看看是谁,身体却始终僵硬,不能做任何事情。

    小碧身体软巴巴的趴在地上,看着面前的红靴,提不起半点力气。

    血魇老大出来以前,能不能打个招呼,这样会吓死兽的,它还是从君慕倾肩上摔下来的!

    “精灵族可知道在兽族何处?”血魇继续开口,明明是一句再平常不过的询问,却有着不容反抗的命令!

    “不知。”六王同声回答,额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冷汗,这到底是哪里来的祖宗,怎么会这么厉害,压迫感让它们心脏在猛烈的跳动。

    “变异凶兽。”简单的四个字,就已经是最好的命令。

    六王立刻会意,那是让它们说变异凶兽是怎么回事,它们哪里敢违抗。

    霸嚣他们纷纷汗颜,还是老大厉害,一出现,把该问的,全部都问了,六王连反抗都不行。

    “变异凶兽是从南叶森林过来的,每当无月之夜,就会出现,属下们的攻击,毫无用处,所以每当无月之夜,草原上就不会再有魔兽出现。”来的魔兽到底是谁,压迫感怎么这么强?

    南叶森林?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转身看了看身后,草原过去千里,就是南叶森林。

    血魇睨视了面前跪拜的魔兽,身上燃烧起熊熊火焰,身影消失在君慕倾身边。

    血魇是离开了,但是压迫感一直在,那种压迫,并不是血魇的,而是从君慕倾身上散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。”君慕倾淡漠地说道,它们六个也不知道精灵族在什么地方,那要到什么地方去找精灵族?

    变异凶兽是有点线索,那就去南叶森林看看。

    魔兽们抬头看了看周围,没有看到血魇,他们立刻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大回去了?”火镰看了看周围,老大也走的太快了,还是走的快好点。

    魔兽翻了翻白眼,他这不是白问,当然是回去了,不然他能站起来活蹦乱跳的。

    六王缓缓站起来看向君慕倾,这个人类,身份比它们想象中还要可怕!

    “你们六个也可以走了。”君慕倾缓缓开口,冷淡说道。

    六王相视一看,这还是它们第一次用这样的方式站在一起,不是战场,也不是对战,而是平安无事的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其实它们也是能够和平共处的!

    “人类,即便你的魔兽,不接受六王之位,本王承诺,你若是有什么事情,狮王部落,必定万死不辞!”狮王沉声说道,神情认真,它的话,并不只是说说而已。

    “本王亦然!”鹰王,豹王,狼王,也说出自己的承诺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答应了啊,那本王也答应,毕竟我们最熟。”鼠王嬉皮笑脸地说道,比起六王,它的确跟眼前的最熟,比它们五个更加清楚知道,她实力如何。

    “亦然。”鹿王见它们五个都同意了,它就没有什么理由不同意,能有高级魔兽相助,这个人类的地位不低。

    这个世上,在人类世界,在兽族,在气势上就能让它们膜拜的魔兽不多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君慕倾点头应道,六王这样的承诺,不要白不要,谁知道在兽族会发生什么事情,南叶森林混不下去,那回来就好了。

    六王要是知道君慕倾的想法,一定会吐血,混不下去,她也有混不下去的时候!

    有了六王的承诺,在兽族,也的确是有了一分保障,只要君慕倾一句话,六王必定就会出动!

    “人类,现在你总能告诉我们,你叫什么了吧?”狼王戏虐地问道,好不容易对一个人类有兴趣,结果这个人类是不它们不能碰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微微一笑,转身离开,“君慕倾,你们以后到了人类世界,可以到我的万兽城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万兽城!

    六王心里跳动了一下,看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,她刚才说的是万兽城,万兽……

    她拥有万兽?!

    洛迦草原,新的一道指令落下,几千年来,六王同时下达了同样的命令。

    君慕倾,乃红发红眸,以后见此人类,不准攻击,违者,杀无赦!

    洛迦草原轰动一时,所有魔兽都想知道,君慕倾是什么人,为什么能得到这样的对待,那可是人类!

    轰动的何止是洛迦草原,六王同时下令,这件事情,早就在兽族传开。

    兽族之中,大部分魔兽几乎都知道,六王的这道命令,它们更加好奇,让六王下达这道命令的人类,会是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红色的身影从林间穿过,周围没有一丝浮动的气息,那轻巧的身体,如同落叶,又似仙子,轻盈脱尘。

    南叶森林,兽族第一大森林,和第一大草原距离只有千里。

    君慕倾从林中穿过,嘴角带着笑意,看着远处晶莹透亮的果子,她停下的脚步。

    “魔兽世界,灵果都不是盖的,赤朱果也有。”君慕倾小心翼翼地摘下灵果,那是三颗很小的果子,全身都是红色,看上去很诱人。

    君慕倾喃喃说着,树林周围出现一次躁动,林间传来沙沙的声音。

    赤红的眸子闪过一丝冰寒,红色的身影飞速转开,一只巨爪从天而落,把君慕倾刚才站着的地方,砸了一个大坑。

    “人类,放下赤朱果!”粗犷的声音响起,一条巨大的蟒蛇就这么出现在君慕倾面前。

    锋利的鳞片透着寒光,凶狠的目光瞪了君慕倾一眼,然后放在她手上的赤朱果上。

    它守了几十年的灵果,今天正要承受,就被这人类摘了,实在是可恶!

    君慕倾把赤朱果放到空间里面,仰视着面前的巨蟒,“这是我先摘到的,先到先得。”

    赤朱果对魔兽大有好处,有魔兽守护也不奇怪,她摘了半天了,这头魔兽才出现,它凭什么让自己放下!

    “小小人类,敢在兽族放肆,这灵果我已经守了几十年,什么时候又变成你的了!”巨蟒怒吼道,这果子什么时候是她的了!

    君慕倾犯难地看着巨蟒,眉头皱了一下,“原来和果子,你已经守了这么长时间了,可是,我已经摘了,那就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,就谢谢你守了这么多年,不用送,我先走了!”说完,君慕倾运出风之音,迅速离开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不走,还等着啊,这魔兽等级不低,尽管不会吃亏,也不能刚走到南叶森林,就和魔兽发生冲突,这对后面不好不好。

    跑了!

    巨蟒愣在原地,看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,它一声怒吼,立马追上去,“人类,你站住!”

    土匪!土匪!

    桑无际站在空间里面,听到外面的动静,差点就给跪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已经不是第一次当土匪了,但是哪个土匪,有她这么光明正大的!

    巨蟒在身后不停狂追,但是前面的身影,已经消失,也不知道去了何方,就是先找也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巨蟒低声咒骂,灰溜溜地往回走。

    等到巨蟒离开以后,君慕倾才慢慢走出来,看着巨蟒离开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就这么抢走我同类的果子?”小碧挑了挑眉头,有她这么当土匪的吗?

    君慕倾耸耸肩,无辜地说道:“我还留了一颗,它没看到而已,这东西,它本来就只要一颗,多了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算你还有点良心。”小碧轻哼一声,还知道留一颗。

    “不过嘛……”君慕倾眼中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?”小碧紧张地看着君慕倾,心里涌出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它一路追出来,没有看到果子,守在周围的魔兽,可不像我这么有良心,给它留着。”说完,君慕倾大步往前面走去,又得到三枚赤朱果,挺好挺好。

    小碧抬头看着君慕倾的侧脸,它深深明白了一个道理,在君慕倾身上,良心什么都是浮云。

    空间里面魔兽顿时一阵狂汗,他们就知道,主人什么时候都是黑的。

    霸嚣他们都被君慕倾放到了空间,小碧不肯进去,吱吱现在火镰来了,她整天就跟火镰黏在一起,在森林里面,走了好几天,君慕倾已经不是第一次坑魔兽了!

    多少魔兽流着一把辛酸泪,就这么被君慕倾给坑了。

    其实君慕倾每次拿东西,都会留下它们需要的分量,只拿走多余的,至于它们能不能守住,就是它们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要去哪了?我们总不能一路坑下去吧?”小碧叹了口气,现在只希望剩下赤朱果没有没拿走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,能坑则坑,不能浪费。”辰说的,咱们不能浪费。

    小碧一阵无语,它知道自己算是白说了,君慕倾什么时候会不坑!?

    “火镰和吱吱刚才干嘛去了?”他们两个刚才出去了,也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“探路。”君慕倾轻咳一声,明明就是吱吱饿了,火镰给她找魔核去了,这火镰,平常没有见他这么积极过。

    “你的路不用探。”这么一路走来,她什么时候探过路,不管前面有什么,她都会一一扫平。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回答,红眸露出一抹笑容,不用探吗?这个她真没想过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不如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?”小碧看了看周围,圆碌碌地小眼睛的转动了一下,露出一抹谨慎。

    小碧的话还没说完,君慕倾原地坐下来,靠在一旁树干上。

    这才刚刚安静了几天,又遇到一大群魔兽,兽族最不缺的就是魔兽,她算是明白了。

    天空传来一声啼叫,空气开始浮动,压迫感迎面拂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君慕倾立马站起来,抬头看向空中,这一声啼叫!

    青色的身影盘旋在上空,从空中慢慢落下来,在君慕倾头上盘旋。

    “人类,有没有看到两头魔兽,烈焱金虎和紫狐!”清脆的声音响起,隐约间又带着几丝霸气。

    烈焱金虎!紫狐!

    小碧睁大双眼,火镰和吱吱,它们做了什么,竟然让青鸟追杀!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君慕倾摇摇头,也是一阵疑惑,他们这么长时间没回来,做了什么?

    “走。”青鸟看了看周围,展翅离开。

    十几头青鸟,从头顶飞过,才刚刚走出不远,耳边就传来呼叫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主人,主人!”
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小碧心里咯吱一响,所有青鸟在此时也停下了离开的步伐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