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“小小人类,凝聚吾族之王,放肆!”飞来的鹰兽怒叱道,双翅展开,整整有几丈之宽,魔兽气息,在君慕倾头顶拂动。

    剧烈的罡风在头顶呼啸,巨鹰锐利的眸子直直瞪着君慕倾,先后出现的两头鹰兽,看到那凝聚而出的天堂鸟,眼中一片赤红。

    它们飞禽王者,被人类所凝聚!

    这个人类,居然有本事凝聚出飞禽王者,本事倒也不小。

    蓬松有力的狐尾横空扫过,和雪姬纠缠的鹰兽踉跄后退,眼睛也终于从君慕倾的身上,移到了雪姬身上。

    “雪狐,你会后悔的!”鹰兽大吼一声,不再去看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后悔?鹰兽你的对手是我!”雪姬凶狠地看着鹰兽,运用着自己灵敏的身体,快速袭去!

    鹰兽的眼睛锐利,它们能看到常人不能看到之物,当初在桑漠,桑无际就能够看到玄武传承的地方,那也是它拥有一双锐利的眼睛。

    魔兽之间,只用实力说话!

    火红的身影瞬间出现在空中,天堂鸟在空中盘旋,灼热的气息弥漫,侵蚀着空中薄凉的空气,血红的天堂鸟,映红了草原上蔚蓝的天空,天上染上一层血红,让整片草原都变得灼热起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面前的鹰兽,丝毫没有懈怠,看到天空诡异现象,它立马掀起层层罡气。

    强大的气息,会影响天色变化,这对它们好战的魔兽来说,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,只是一个人类,不但能够凝聚出天堂鸟,而且她还能影响天际颜色,她的实力,不弱!

    不弱才好,人类太弱了,还有什么起劲的,人类走进兽族,就已经很好的说明了她的实力,这样很好!

    鹰兽知道君慕倾的实力不凡,不但没有退却,反而斗志高昂,气势比刚才更加宏大!

    对于魔兽来说,只要实力够强大,不管人类和魔兽,都能成为它们很好的对手。

    红眸如冰,注视着身体巨大的鹰兽,现在就算是不想和鹰王部落魔兽发生冲突,看来也是不行了!

    天堂之飞兽,气势可压山岳,金红色光芒普照大地,赤红火焰,可焚天地!

    君慕倾手上力道加大,凝聚出的天堂鸟变得更加庞大,比飞来的鹰兽,还要庞大,灼热的气息,充斥着鹰王之地!

    “人类,你放肆!劝你最好放弃凝聚天堂鸟。”鹰兽低沉一吼,这个人类凝聚出来的斗技,有如此威力!

    要打是可以打,可她一而再的凝聚出天堂鸟,实在是放肆,放肆!

    精致轮廓浮现出丝丝笑痕,君慕倾睨视着鹰兽,在魔兽眼里,人类就不能凝聚出天堂鸟为斗技了,这样很好。

    “放肆,还有更放肆的!”君慕倾小手一翻,脚下斗技阵再次展开。

    “火凤凰!”

    凤凰!

    鹰兽睁大双眼,注视着君慕倾,眼中露出一抹惊讶,天堂鸟,凤凰!

    翎羽摇曳,凤凰现,橘光千里!

    她,到底是什么人类,天堂鸟,凤凰,难不成她是神族下来的人类?除了神族,其它地方的人类,绝对不可能凝聚出这两种斗技。

    “即便火凤凰天堂鸟,也只是斗技,看吾撕破它!”鹰兽怒吼一声,飞身走到两个斗技面前。

    “撕拉!”

    凝聚出的斗技,被鹰兽的利爪撕裂,鹰兽轻蔑一笑,人类的斗技,也不过如此,即便是再坚硬,也敌不过它们鹰兽双爪利刃!

    就这斗技,它都能撕开,刚才她凝聚出火凤凰天堂鸟,它还吓了一跳,结果人类还人类,在力量方面,就是比不过它们魔兽。

    “人类的斗技,也不过尔尔。”鹰兽粗声说道,语气中带着不屑,人类就是这么弱小。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空中,没有再凝聚斗技阵,红眸看着鹰兽,没有一丝温度。

    “凝!”

    凝!

    被鹰兽撕毁的斗技,在冰冷的声音过后,瞬间凝聚,灼热的气息,将鹰兽包裹,两个斗技的火点凝聚成一团,巨大的兽形骤然出现在鹰兽头顶。

    鹰兽眼中惊讶一闪而逝,却又迅速回神。

    这个人类,比它想象中要难缠,要是太好对付,它还觉得无聊,就算她凝聚出斗技,撕碎就行了!

    鹰兽不屑斜视了一眼斗技,张开双翅,再次伸出自己的利爪,想要把斗技再次撕碎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兽形在鹰兽碰触到它的瞬间,突然炸开,天空炸开一朵绚丽的烟火。

    “血焰火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鹰兽眼中的不屑一扫而光,看着面前炸开的兽形,瞳孔睁大,巨大的兽身,瞬间淹没在了赤红的火光当中。

    “太轻视人类可不好。”君慕倾淡漠地说道,看着空中已经消失的鹰兽,站在空中,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。

    和雪姬纠缠的鹰兽,看到被烈焰焚烧,就连身体都消失在空中,怒声大吼。

    “人类,你敢杀鹰王部落魔兽,鹰王部落是不会放过你的!”只是一个人类罢了,她怎么会,她是怎么做到的!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嘴角含着笑意,鹰王部落,她只是路过就没有放过她了,它们还想怎么放过。

    “雪姬,速战速决。”冰冷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痴心妄想!”鹰兽不屑地说道,她们像这样躲过鹰王的追杀,难妄想!

    雪姬没有理会鹰兽,巨大的身体涌动着领王的威压。

    领王!

    鹰兽错愕的看着雪姬,它一直小看了眼前的雪狐,它已经是领王级别,领王级别!

    空中一道紫色的闪电划过,小巧的紫狐就出现在鹰兽的身上,吱吱挥了挥自己的爪子,黑晶的大眼睛眨呀眨。

    “大神王!”利爪挥落,晶莹的魔核落入吱吱手中。

    鹰兽还来不及思考,眼前的紫狐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,魔核已经落到了吱吱手上,巨大的兽身轰然倒下,雪姬立马闪身躲开。

    “吱吱。”君慕倾慢步走到吱吱身后,语气阴沉。

    还满心欢喜的吱吱,听到君慕倾的声音在身后响起,立马呆住,小巧的身体缓缓转身。

    吱吱抓了抓手上的魔核,嘿嘿一笑,好不容易它才看到大神王魔核,当然不能错过,刚才的魔兽,被主人烧成了灰烬,这头可不能浪费了,好歹也是魔核。

    “主人,这魔兽的魔核浪费了也是浪费了嘛。”很久没有看到这么高级别的魔兽了,临君大陆当然也有魔兽,但是大神王级别的,真的不多。

    雪姬走到吱吱面前,看着她手上的魔核,顿时满头黑线。

    “吱吱啊,你什么时候能不想着吃?”对已经到了兽族领域了,还想着吃,看到一头魔兽都不放过。

    吱吱不顾君慕倾和雪姬的目光,大口大口的啃着魔核,“主人,我们不能浪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君慕倾一阵无语,是她想吃才这么说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,等会鹰王部落的魔兽,就会出来了。”这两头鹰兽,是在外围看守,再不走里面的魔兽走出来,要离开鹰王部落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说着,君慕倾一把抓过吱吱,两道身影迅速从草原上走过。

    君慕倾和雪姬刚离开,几道魔兽的身影就从远处匆匆走来,看都地上已经死了的鹰兽,它们立刻把尸体带回鹰王部落中央。

    鹰王部落不过一会,就传出怒吼的声音,部落魔兽畏惧不已。

    “吾一定不会放过!”

    君慕倾刚走出鹰王部落,耳边就传来怒吼的声音,她停下脚步,转身看去。

    这道声音在这里都能听到,难道是鹰王的?

    “主人,鹰王一定是知道鹰兽的事情。”雪姬看着远处,鹰王这么怒吼,跟刚才的事情,应该有很大关系。

    君慕倾转身继续往前面走去,漠然说道:“知道了就知道了,我们现在已经离开鹰王部落。”即便是没有离开,魔兽也已经杀了。

    “前面就是鼠王部落了。”雪姬指了指前面,中间有一道分界。

    洛迦草原六王部落,都有分地界,这么多年来,地界一直保持原状,六王之势,谁也没有让谁。

    君慕倾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分界,冷声说道:“我们不知道精灵族在什么地方,六王会不会知道一点消息?”毕竟也是生活在兽族这么长时间,六王多少会知道一点才对。

    雪姬摇摇头,这个她就不知道了,她以前生活的地方,不是洛迦草原,草原的事情,她也不是很明白。

    “主人,不如我们去找鼠王问问清楚吧。”吱吱吃完大魔核,打了个饱嗝,拍拍自己的肚子,满足地说道,又吃饱了一顿。

    大神王的魔核,就是比神王级别的好吃,这才是洛迦草原,那后面是不是还有很多魔兽,有很多魔兽,那就会有很多魔核,有很多魔核,就能吃到很饱。

    黑晶的大眼珠子,闪烁出光芒,这是吱吱每次想到好吃的,就会露出来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是有必要找找鼠王。”君慕倾淡然说道,六王之中,鼠王最弱,现在竟然到了它的地盘,那就去问问。

    “主人,那可是鼠王。”雪姬赶紧说道,六王之一的鼠王,鼠王是最弱的,好歹也有几分本事。

    君慕倾抬起手,手指摩擦着下巴,若有所思地说道:“就是知道它是鼠王,所以最好抓。”鼠王嘛,其实也就是老鼠。

    抓鼠王!

    雪姬看着君慕倾,脸上露出一抹惊讶,主人要去抓鼠王!?

    “不知道鼠王的魔核,好不好吃。”吱吱嘴角溢出一丝口水,它好想吃,好像吃鼠王的的魔核。

    君慕倾满头黑线低头看着怀里的吱吱,冷声说道:“你要是挖了说鼠王的魔核,那就等着未来一年,你都只能看不能吃!”

    吱吱抬头看着君慕倾,眨了眨黑晶地大眼珠子,主人不能这么对她的。

    “别以为卖萌就没事,你要是吃胖了,回去的时候火镰不认识你怎么办?”它这么爱吃,最近被火镰已经养肥了一圈了,在继续吃下去,就变成胖吱吱了。

    火镰认不出来!

    吱吱立马站起来,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,“主人,真的会吗?”

    “会。”君慕倾脸不红气不喘地说道,就算再胖,火镰还是能一眼就认出来,这点她绝对相信。

    吱吱赶紧摇头,她才不要这样!

    “主人,我绝对不偷吃!”吱吱咬了咬牙,斩钉截铁地说道,她不想让火镰认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君慕倾笑着点点头,大步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雪姬跟在君慕倾身后,一阵汗颜,却还是忍不住偷笑,为了火镰,吱吱可是连魔核都放弃了。

    吱吱坐在君慕倾肩上,抬头看着远处,疑惑地问道:“主人,我们现在去住鼠王吗?”鼠王要怎么抓?

    “主人,鼠王要怎么抓?”雪姬疑惑地问道,草原六位兽王,争夺了那么多年,都不能抓住鼠王,主人要用什么办法去抓住鼠王?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看雪姬,把目光再次看向前方,“你知道怎么抓住吱吱吗?”

    抓住吱吱!?

    “主人,这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吱吱立马反驳,他们现在要抓的是鼠王,又不是它!

    君慕倾斜视了一眼吱吱,笑而不语,怎么样抓吱吱,就怎么样抓鼠王,不知道行不行,但是总要试试。

    雪姬眼前一亮,吱吱,鼠王!

    “雪姬,你也知道了,快点告诉我,告诉我!”吱吱着急地问道,她想知道是什么办法,用什么办法去抓鼠王,真的很好奇。

    “吱吱,等会你就知道了。”身为吃货的吱吱,它不就是最爱吃了。

    吱吱炸起了全身毛发,抓狂地看着雪姬,要是火镰在这里,一定会告诉它的,一定会!

    夜幕逐渐将领,天空星辰漫天,坐在草原上,抬头看天,仿佛伸手就能触碰到天上的星辰。

    在草原的中央红色的火焰熊熊燃烧,火焰的上方架着一串烤肉,烤肉的香味往四周飘散,草原上传出阵阵肉香。

    吱吱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又饿了,烤肉,烤肉!

    “吱吱,这东西不是给你吃的,你安静一点。”君慕倾冷声说道,它白天才刚刚吃了魔核,现在又饿了,就是一个小吃货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主人说那是用来抓鼠王的,这鼠王部落,老鼠多了去了,主人怎么就知道,哪只是鼠王。

    香味从四处扩散,鼠王部落魔兽闻到味道,都纷纷赶来,却还没靠近火堆,它们的身体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弹开,不容许它们靠近烤肉半步。

    刚才还一脸疑惑的吱吱,眼中闪烁出光芒,这些魔兽都不能靠近烤肉,都不能靠近,那是不是代表,这串烤肉,就是它的了!

    烤肉!

    雪姬惊讶地看着被弹开的魔兽,怎么会这样,魔兽会被自动弹开,主人刚才做了什么?

    “这只是一个普通的阵法,只有领王级别的魔兽,才能够靠近。”君慕倾沉声解释道,这些魔兽想要靠近,只会被阵法反弹回去,只有鼠王到了,才能走进去。

    “原来主人问我鼠王大概在什么等级,就是这个原因。”雪姬恍然就大悟地看着君慕倾,这个阵法只有鼠王才能靠近,也就是说,就算其它魔兽闻到烤肉味道不能拿走烤肉,只有鼠王才可以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站在黑夜当中,与黑夜练成一片,不仔细看,是绝对发现不了她现在站在什么位置。

    吱吱满心欢喜表情,一下子又郁闷了,主人烤了肉不给她吃,竟然要给鼠王。

    鼠王,该死的鼠王!

    等会主人抓到你,就把你当成老鼠串烤了!

    草原的夜晚,微风拂动,鼠王部落的魔兽就不淡定了,肉香的味道慢慢散开,魔兽们又吃不到,它们几乎已经疯狂。

    急切的脚步声响起,强大的威压从身后飞扬,还在争先恐后想得到肉串的魔兽们,瞬间消失了身影。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暗处,注视着远处的火堆,冰冷的眸子中露出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比想象中要来的快,鼠王!

    黑色的身影匆匆走过,直接来到肉串的面前,看着香味四溢的肉串,一滴晶莹的唾液从嘴角滑下,巨大的爪子一把抓过火上的烤肉,也不顾肉有多烫,就直接塞进嘴巴里面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缓缓走过,看着狼吞虎咽地魔兽,脸上都纷纷露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它会是鼠王?

    “偷肉贼!”

    吱吱从君慕倾肩上跳下来,身体也变大了不少,它立马走到魔兽面前,怒瞪着眼前的魔兽。

    它是真的生气了,那烤肉是主人辛辛苦苦烤的,它都没吃上一口,就被眼前的魔兽吃光了,身为吃货,看着自己的肉串被吃光,是绝对不能淡定的。

    偷肉贼!

    魔兽愣在了原地,看着突然出现的紫狐,张了张嘴巴,发现嘴巴里面还有肉,它立马把肉吞下去。

    “这肉是你的?”魔兽抬头看着吱吱,抬起巨大的爪子。

    吱吱没有说话,一双眼睛,就这么放在烤肉上面,当然是她的,这些烤肉都是她的,现在对被这头可恶的魔兽给吃了!

    它要不要吃的这么快,这才一眨眼的时间,主人烤的那么多肉,就只剩下两三串放在地上了!

    “那什么,我堂堂鼠王,吃点你的烤肉,也算是给你面子。”鼠王赶紧说道,额角滑下一滴冷汗,它就说这草原上,怎么会无缘无故多了肉串,原来是别人的。

    紫狐?

    “靠之,鼠王又怎么了,鼠王就能当偷吃贼,鼠王就能吃抢我东西吃!”这是最重要的,这东西都是抢它的!

    面对吱吱的怒火,鼠王有点心虚,但是为了它鼠王的面子,愣是挺直了后背。

    “紫狐,你在本王的地盘上烤肉,那这烤肉就是本王的。”这烤肉,它还是第一次吃到,真的太好吃了,难怪会那么香。

    “主人,它不要脸!”吱吱看着鼠王身后,伸出爪子,黑晶的大眼睛里面的怒火,燃烧的更加沸腾。

    雪姬站在一旁,看理直气壮的鼠王,不禁轻啧,原来鼠王也能这样,明明就是心虚,还要说出这么一个硬道理。

    “堂堂鼠王,吃了我的烤肉,不认账,不知道其它部落的五王知道,会怎么看?”冰冷的声音在响起在空旷的草原上,君慕倾双手环胸站在鼠王身后,嘴角带着笑容。都等了大半夜了,终于等到鼠王,也见识了耍无赖的本事。

    鼠王愣了一下,慢慢转身,红色的身影就映入眼帘,它双眼睁大,脸上露出惊讶。

    人类!

    “你是哪里来的人类,敢出现在我鼠王部落!”鼠王立刻呵斥道,手上的烤肉也顾不得了,指着君慕倾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人类怎么会出现在这里,这里已经是鼠王部落,她是从哪里走来的!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敢的,我不就出现在这里。”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她都已经站在这里了,还有什么不敢的?

    “你你你……”鼠王看着君慕倾,一激动都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雪姬站在一旁,看着鼠王激动的表情,眨了眨眼睛,脸上露出一抹惊奇。

    “小倾,它是第一次见到人类!”雪姬立马说道,堂堂鼠王,竟然连兽族都没有出去过,她以前在兽族领域里面,好歹每隔十年,族长就让他们出去一趟,看看人类的世界,现在这头鼠王,竟然连人都没见过。

    被戳中心事的鼠王,立刻大跳起来,指着雪姬:“你胡说,我怎么就没有见过人类了,你们到底是从哪里来的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“否则?鼠王陛下,你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。”君慕倾挑挑眉头,笑盈盈地说道,她的烤肉可不是白吃的,就算是鼠王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怕部落六位兽王处置你?”鼠王心中警铃作响,它当然没有见过人类,人类狡诈,可恶,它才不要见到!

    “那鼠王就不怕你今天偷吃的事情,曝光?”君慕倾无辜地看着鼠王,脸上一片笑意。

    吱吱站在一旁,低头啃着剩下的烤肉,还不忘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她主人能黑人黑兽不是第一天了,鼠王,你就好自为之吧,主人挺好的,就连肉都烤的这么好吃。

    雪姬不留痕迹地后退几步,每次看都主人这样的笑容,她的脚步就不自觉往身后退,见过太多被坑的人和魔兽了。

    认识主人的人和魔兽,在看到她脸上的笑容,就该知道,应该离主人远远的,鼠王貌似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鼠王看着君慕倾,老鼠眼一阵漂浮,“我不是鼠王陛下。”

    吱吱和雪姬差点摔了个跟头,不是鼠王,现在说自己不是鼠王,是不是太迟了?

    “噢?你不是鼠王啊?”君慕倾笑眯眯地看着鼠王,不是鼠王,很好!

    鼠王轻咳一声,不留痕迹地扔掉自己手中的肉串,“我当然不是鼠王,鼠王在鼠王部落中央,你见过有哪个鼠王,大半夜出来找吃的。”它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的身份的!

    怎么就这么倒霉,就是问道肉香味,这才跑出来,就遇到这么一个人类!

    她到底是哪里来的!?

    “你不是鼠王,那就更好了,走,跟我去见鼠王,问问它是如何管鼠王部落的。”说着,君慕倾就往前面走,眼底一片笑容。

    去见鼠王!

    鼠王赶紧拦住君慕倾的步伐,立马说道:“不许去,我们鼠王不见你!”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鼠王,你怎么知道它不见我?”心虚成这个样子,连看都不敢看她,鼠王就它这样?

    “我就是鼠王,我当然知道!”鼠王立马说道,等说完,已经来不及捂住自己嘴巴了。

    鼠王老泪纵横地看着君慕倾,这到底是哪里来的人类,不但不怕魔兽,明明就知道它的身份,还要装作不知道,可恶,实在是可恶!

    某头鼠王好像忘记了,是它自己说自己不是鼠王的。

    吱吱和雪姬翻了翻白眼,结果最后还是自己承认了,刚才还死活说自己不是鼠王。

    “你可恶!”鼠王看着君慕倾,一双老鼠眼闪烁着怒火,它已经在心里欲哭无泪了,第一次见到人类,就被人类给坑了,为什么要这么多嘴,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找东西吃。

    “这点不用你说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很多人都这么说,不差它一头魔兽。

    “你无耻!”鼠王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雪姬满头黑线地看着鼠王,可恶,无耻,它接下来还想说什么?

    君慕倾挑了挑眉头,注视着鼠王,“这烤肉,是我让你吃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它是自己闻着肉香来的,不然它才不来这里。

    “我放在这里的东西,碍到你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看到肉了,它不吃哪里对得起自己。

    “是我说你不是鼠王?”君慕倾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好像也不是,怎么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?

    “吃了我的烤肉,还说我无耻!”赤红的眸子一片冰冷,君慕倾看着鼠王,与生俱来的气势,强势压制。

    鼠王愣在了原地,呆呆地看着君慕倾,这个人类……

    “你私闯本王的鼠王部落!”感觉到面前的人类气息,鼠王立马回神,极具威严地说道。

    它毕竟是鼠王,并不是一般的魔兽,统领鼠王部落,也不是说说而已,不然这么多年,鼠王部落早就被其它魔兽打败,鼠王是贪吃了一点,也不并不是那么好糊弄。

    “私闯,小耗子,本姑娘是人类,你也知道,刚到兽族谁知道哪个角落,是你的鼠王部落,难道你在这里挂了牌子,告诉所有人,这里是你鼠王部落的?”君慕倾冷声说道,愣是把黑的说成白的。

    小耗子!

    鼠王听到这三个字,全身的黑毛都被气的炸起来,“你敢说本王是耗子!大胆,大胆!”

    “你叫啊,叫啊,告诉所有魔兽,我叫你耗子,我再把刚才的事情,告诉其它五王,今晚的事情,就完美了。”君慕倾不在意地说道,站在原地看着已经气炸的鼠王。

    这样子就生气了,鼠王即便是鼠王部落的王,和人类相比,它还是太过浮躁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还在吃烤肉的吱吱,立马就被呛到了,它拍打着自己的胸口,四脚朝天躺在地上,无声呐喊道。

    主人,下次能不能先提个醒……

    雪姬表情在不停抽搐,她拼命忍住笑容,这才没有笑出来。

    鼠王看着君慕倾,希望能从她脸上找到半点惊慌,只可惜,它看了半天,那精致的脸上,别说惊慌了,就连惊讶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人类,你想做什么?”鼠王注视着君慕倾,她到底想做什么?

    君慕倾满意地点点头,一开始就这样,那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,现在这样何必呢?

    看到君慕倾的目光,鼠王只感觉头重脚轻,差点就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的事情,不着急,不如请我们去你鼠王部落做客?”有事情也不能在这里说,尽管这里是鼠王部落,也难免没有其它部落的魔兽在。

    还要去鼠王部落做客!

    鼠王注视着君慕倾,看着她脸上表情,好像在说,你要是不同意,那今晚的事情,就会传出去。

    “跟本王走!”鼠王咬咬牙,大步往前面走去,现在它真的想问问自己为什么要来找吃的,不来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,也不会遇到这个人类。

    雪姬和吱吱叹了口气,这样就不行了,只是牺牲了几块烤肉,就抓到鼠王。

    其它五位听到这个消息,会不会吐血,六王之争,已经有了千年,这千年里面,没有哪个部落,能抓到另外一个不多的王,只因为它们六个实力都差不多,即便是对战,也抓不到对方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鼠王竟然被几块烤肉就给搞定了,而且对方还是人类,没有用一招一式,一兵一卒,轻松的就搞定了鼠王。

    这就是旗鼓相当六王之一的鼠王!

    它为什么要来这里,为什么要遇到这个人类?

    鼠王一边走,一边在心里叹息,自己为什么要去招惹君慕倾,为什么要去招惹这个人类,不去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理会鼠王的嘀咕,从空中走过,还时不时的看看地上的情况。

    魔兽的气息变得浓郁,其中还有不少魔兽,都已经步入高级,鼠王的城堡就要到了。

    这周围,到处都是平原草地,都没有看到什么房屋,住的地方,鼠王部落到底在哪里?

    雪姬疑惑地看着周围,她都用神识看过很多次了,周围没有什么房屋,这里的确又有很多魔兽的气息。

    吱吱低头看了看周围,刚想开口问是怎么回事,就见鼠王往地上走去。

    “主人?”吱吱疑惑的叫一声。

    君慕倾眉头皱了一下,看着地面,她突然有不好的预感,而且这种感觉还很真实。

    不会是真的吧?

    鼠王走到草地上,见君慕倾没有跟上来,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“人类,我们快到了。”她不是要去它的城堡,城堡都快已经到了,她干嘛停下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空中,“你的城堡……在这下面?”她怎么忘记了,鼠王啊,耗子啊,老鼠啊!

    “本王的王国,自然是在地下。”鼠王自豪地说道,就是这样,这么多年,那五个家伙,才死活没有找到它的城堡。

    君慕倾不禁捂脸,果然是老鼠,城堡就在这地下,地下城堡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下去!”吱吱立马说道,它绝对不要下去,就是老鼠窝,它才不要下去!

    雪姬赶紧点头,她也不要下去,老鼠洞!

    君慕倾眉头紧皱,看着鼠王脚下,其实,她也不想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是不想去本王底下王国,就去本王的另外一个城堡。”鼠王看着君慕倾,其实它的王国挺好看的,怎么除了本族,就没有谁喜欢,就连人类都不喜欢。

    “这样最好了。”吱吱立马点点头,它才不要去地下王国!

    雪姬赶紧点点头,没错,没错,不要去地下王国,她是雪狐一族,再怎么样,也不能去老鼠洞!

    “那跟本王走吧。”鼠王继续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吱吱扯了扯君慕倾的衣袖,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主人,方圆百里,都没有房子,哪里有什么城堡?”不会又是另外一个洞吧!?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何止是方圆百里没有房子,方圆几百里都没有。

    雪姬脸色有些凝重,她觉得就算是另外一个城堡,也不会是什么好地方,绝对和她们想的有很大差别。

    “就在这里停下。”君慕倾沉声说道,她是不想再去看什么另外一个城堡了,就只是想问一句精灵族在什么地方而已,用不着那么大费周章。

    鼠王听到君慕倾的话,停下脚步,扭头看着君慕倾,“你不去本王城堡?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君慕倾立马说道,等会又见到另外一个老鼠洞,那会更加吐血。

    吱吱雪姬赶紧点头,真的不用了,这里就挺好的,坐在这里,总比坐在老鼠洞里面强。

    “那行。”鼠王停了下来,坐在原地。

    君慕倾和雪姬这才从空中走下去,看了看周围,一滴血焰火从手指滑下。

    鼠王面前立刻燃烧起熊熊火焰,草原上灼热气息四散。

    看着突然出现的火焰,鼠王吓了一大跳,火焰红如血液,灼热滚烫!

    赤焰火!

    “人类,你是召唤师!?”鼠王惊奇地问道,眼前的人,竟然会是召唤师!

    君慕倾走到鼠王对面坐下来,看着它脸上的惊奇,她平静地回答:“算是。”

    “它们又不是血龙一族!”鼠王指着吱吱和雪姬,那她的血焰火是从什么地方来的?

    君慕倾挑了挑眉头,血龙一族,是魔兽看都血焰火,对以为这是血龙一族的才有的本命火焰?

    “它无知!”霸气十足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不满,血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“我也这么觉得。”是个人和魔兽,都以为她不能契约到血魇,走兽之王嘛,在所有走兽心里,都是至高无上的存在,也难怪它们没有想到这方面。

    吱吱雪姬鄙夷地看着鼠王,什么血龙一族,那是血魇老大,走兽之王好不好!

    “不对吗?”鼠王疑惑地问道,它们这是什么眼神!

    “你知道那么多做什么,鼠王,今天的事情,要让我不说,也不是不可以。”君慕倾嘴角勾起冰冷的笑容,眼中一片冰寒。

    “你要做什么?”鼠王警惕地看着君慕倾,它就知道,它就知道……

    “你那么紧张做什么,我家主人又不会吃了你。”吱吱翻了翻白眼,就算是要吃,也要等它先挖了魔核!

    看着吱吱眼中奇异的光芒,鼠王缩了缩脖子,它怎么感觉到凉风阵阵?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一眼吱吱,她这个时候,能不能把吃放放,那大眼珠子不就是在说,她很想吃魔核,而且就是眼前魔兽的。

    领王级别魔兽的魔核,吱吱还没有吃过,它当然想吃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来问问,精灵族……”

    “轰隆隆~”

    “嘣!”

    刚才还悄无声息地草原,突然响起了惊天动地的声音,君慕倾立马站起来,神识立刻在周围扩散。

    “我靠!狼王那不要脸的,竟然又攻打本王,人类,天大的事情,等本王教训完狼王那小子,再跟你说。”鼠王噌的一下从地上站起来,指着狼王部落方向大骂。

    鼠王的身影,瞬间消失在一人两兽的面前,草原上还响起阵阵咒骂的声音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亲们抓紧时间长评投票啊,长评活动,长评放在公众章,正版读者都可以参加,每人三票,只有最后几分钟了,亲们赶紧参加吧!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