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贺江疑惑的看着玄金,风魔狼兽,凌岭都没有出现过这种魔兽,最多出现的也就只是风狼兽而已。

    “当我没说。”玄金大步往前面走去,他还是不太习惯和人类说话,这么长时间,君慕倾就是非人类,她不算。

    贺江指了指玄金,疑惑地看着君慕倾,他什么地方说错了吗?

    “不用理他。”君慕倾淡淡说道,难怪玄金一直都不肯出空间,人类的世界,魔兽一直都不习惯。

    魔兽还是适合自己的生活,在森林深处,不断的战斗,变强,成为一个区域的王者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贺江愣愣应道,额角滑下一滴冷汗,他还一直想让他们加入历险工会,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说错了什么,那个男人,一定也是一个高手,自己甚至能够感觉到,从他身上难以隐藏的威压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一定就是一个高手,而且还非常厉害!

    “贺江,我来给这位姑娘带路就好了。”紫林走过来,沉声说道,看向君慕倾的目光,明显带着敌意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贺江露出微笑,“姑娘,紫林一定会保护好你的,我先去前面带队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继续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玄金走在前面,嘴角抽搐了一下,君慕倾哪里用他们保护,别到最后,是君慕倾保护他们就好了。

    紫林跟在君慕倾身边,眼神中始终带着警惕,这个女人,刚来到凌岭,就要见他们会长,她到底是什么人?

    贺江对她竟然那么客气,就没见他对谁这样过!

    “嘿嘿,君姑娘,你要见我们会长啊?”历险工会的冒险者走到君慕倾面前,一副自来熟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找他有点事情。”君慕倾嘴角上扬,这些人就跟齐老他们差不多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粗犷的大男人,个个的是汉子,在这森林当中,他们也不会勾心斗角,君慕倾并不担心他们会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,姑娘,难道你也知道我们会长是个美男子,然后……”身体娇小的男子从林中穿过,速度和动作,和猴子一样敏捷。

    看着男子脸上的坏笑,红眸中也露出一抹笑容,美男子,是吗?这点她几年前,还真没有怎么注意。

    “瘦猴,你别吓到姑娘。”粗犷的男子粗声说道,瞪了瘦小的男子一眼。

    “大猿猴,我说的是实话,本来我们会长,就是美男子一个。”凌岭中那些女人,哪个不对他们会长爱慕,就连凌岭其它几个冒险会的小姐,不也一样对他们会长倾心。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啊,我们还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姑娘。”所有冒险者突然全部就凑过来,把君慕倾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君慕倾囧囧地看着这些自来熟的人,男人也这么八卦!?

    紫林一下子就被挤到最外面,看着这一群大男人的模样,她双手叉腰,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是赶路的,还是搭讪的!”还有多少任务没有完成,他们还有心情在这里开玩笑,围着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!

    围着君慕倾的冒险者,突然全部都安静了下来,他们小心翼翼地扭头看着双手叉腰的紫林。

    “紫林大姐,我们这就滚,这就滚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十几个男人,竟然一下子全部落荒而逃,好像后面有只母老虎追着他们似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停下脚步,双手环胸,笑看着落荒而逃的人,他们这么怕紫林,这个叫紫林的人,在历险工会,地位不低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是哪里来的,最好别伤害他们,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。”紫林警惕地看着君慕倾,她总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,这种感觉,越是靠近他,就越浓烈。

    “你想太多了。”君慕倾耸耸肩,继续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想太多了吗?她才没有想多,这个人明明就不简单,还要见他们会长,也不知道是不是森林里面,其它的冒险者势力派来的,这种事情又不是第一次发生。

    她也不得不提防!

    在冒险者是拥簇下,君慕倾和玄金就不用在到处寻找,很快就通过了道道防御。

    每走过一道防御,君慕倾脸上的笑容就会深一分。

    要不是贺江他们带路,想要找到历险工会,真的不会太容易,这里和几年前相比,完全就变了一个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紫林看着君慕倾,神情紧绷,有什么好笑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不禁翻了翻白眼,她是不是太紧张了,笑都不能笑,难道让她冷着一张脸。

    “笑,那是我的自由。”红眸中露出冰冷的目光,君慕倾扭头注视着紫林。

    紫林一下子愣在了原地,呆呆地看着君慕倾,身体仿佛被冰冻住了一般,她无法动弹,一股寒意涌上心底。

    好强大的气势!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多加理会呆滞的紫林,继续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一直走在君慕倾面前的玄金,突然停下了脚步,眼睛扫视了一下周围,身体就靠在了一旁的树干上。

    “可以休息一下了。”玄金笑着说道,人类的世界还真是丑陋,这才出来一趟,就见识到了。

    “走个路也不安生。”君慕倾叹了口气,也不继续往前面走。

    紫林见他们都停了下来,这才回神,她赶紧走上去,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君慕倾笑而不答,很快就会出现了,不用他们多说。

    “防御!”在队伍前方的贺江,传来大叫的声音。

    紫林狐疑地看了一眼君慕倾,没有丝毫停顿,赶紧往前面走去,嘴里还不忘大声叫喊,“防御!”

    刚才还分散在四周的冒险者,迅速靠拢,警惕地看着周围,身体已经做出了防御的姿势。

    君慕倾眼前一亮,防御的速度很快,这样就算是偷袭,也不用担心敌人攻破。

    “历险工会,又是你们!”嫌恶地声音在树林间响起,对方显然很不满意在这里看到历险工会的人出现。

    贺江看到来人,这才放下手中的姿势,脸上一片阴霾。

    “宋屠,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贺江沉声问道,在这里竟然会遇到他们几个。

    吊儿郎当的身影慢慢走来,笑看着贺江,在看到历险工会的时候,脸上露出一抹妒意。

    “什么都没有做,凌岭又不是你们历险工会的,你管我来做什么。”宋屠走到贺江面前,揪起他的衣领,表情扭曲地说道。

    紫林赶紧走过去,看到宋屠的举动,一把就推开他。

    “宋屠,你不要太过分了,我们这一路,要不是你,早就已经追到风狼兽!”他们也不会遇到这两个人,现在都已经去完成下一个任务了。

    宋屠被紫林轻轻一推,身体踉跄地后退了好几步,扭曲的脸上露出一抹愤怒。

    “紫林,本公子劝你最好道歉,否则本公子一定会告诉你们会长,说你们以少欺多!”宋屠指着紫林说道,又是这个女人,她当自己算什么东西,敢这么和他说话!

    历险工会的人,咬牙切齿地看着宋屠,他又来找他们麻烦了,可恶!

    以少欺多,他们带来的人,有二十多个,他们这边才十多个人,谁是少的那边,谁才是多的那边!

    可偏偏眼前的人不管多可恶,他们就是不能碰,凌岭向来相安无事,他们要是先挑起战端,会长一定工会很为难,但是被宋屠这样欺负,他们还真是不甘心!

    历险工会十几个人,凶狠地看着宋屠,有种磨刀霍霍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再气愤,也不能动手对宋屠怎样,只能用眼睛瞪两眼,让宋屠逞口舌之快。

    可是,他们还是不甘心!

    十几个人就这么瞪着宋屠,宋屠更是一副,你来啊,来揍我啊,你们不敢动手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树林中骤然响起这么一声,站在历险工会面前得意洋洋的宋屠,从空中划过一个弧度,狠狠地撞在了对面的树干上,他在猛烈的撞击以后,身体慢慢从树干上滑落下来,右眼还带着一个乌黑的印子。

    历险工会的人呆呆地看着宋屠,脸上露出一抹痛快,然后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是谁出的手?

    他们纷纷扭头,往一个地方看去,就看到那抹红色的身影,怡然自得地站在刚才宋屠站着的地方,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,那笑容却是那般的冰冷。

    是她!

    所有人都愣住了,竟然是她出的手,她知不知道被她打飞出去的人是谁?

    贺江担忧地看着君慕倾,赶紧走过去,“姑娘,你还是赶紧离开吧,宋屠知道你动手,他是不会放过你的。”这一拳,打出了他们多年来的怨气,真是痛快!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他们只能看着宋屠威风凛凛,狐假虎威,他也有今天!

    倒是这位姑娘,她打了宋屠,冒险者势力,是不会放过她的,她还是赶紧离开比较好。

    君慕倾挑挑眉头,笑看着贺江,“我离开了,那你们不就会收到处罚。”看他们的样子,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能让他们这么隐忍,眼前的人应该是凌岭中,另外一个冒险者势力的什么人。

    “你胡闹,宋屠你也敢打,还不赶紧走!”紫林赶紧走过来着急的说道,不管怎么样,这件事情由他们担着,她现在离开这里,也不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一直都怀疑我吗?”君慕倾扭头看着紫林,嘴角微微上扬。

    紫林轻哼一声,不满地说道:“你留在这里,会给我们添加麻烦的。”她刚才那一拳,明明就是给他们出气,别以为他们没有看出来。

    现在不知道她的身份,但是她帮他们出气,应该就不是找他们麻烦的人。

    “这点就不用你们担心了,人是我打的。”让她离开,他们不就是想帮她担着这个罪名,她好歹也是历险工会的统领,也不会这么轻易就离开。

    玄金站在一旁,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笑容,这些人类,到也不差。

    “君姑娘,你就赶紧离开吧!”瘦猴赶紧劝道,她帮他们出气,他们当然开心,可是她再离开,宋屠只怕不会放过她。

    “就是,姑娘,有什么事情,我们担着就行了,大不了就是说老子揍的!”大猿猴粗声说道,君姑娘都是为了他们,他们不能连累她。

    历险工会所有人赶紧围过来,激动地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你赶紧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事情我们担着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帮我们出气,帮我们做了一直忍着没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事情我们解决,会长是不会放着我们不管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吵杂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响起,都是让君慕倾赶紧离开,他们不想连累她。

    君慕倾轻轻一笑,出手的明明就是她,怎么听起来像是他们连累她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她看到了,还真是不能就这么离开,她这统领,说什么,也要帮历险工会做点事情,总不能愧对统领这个称呼吧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离开的。”君慕倾淡然说道,脸上的表情,一点都不担心。

    紫林都快气炸了,都说让她离开了,她干嘛还不离开!

    “混蛋,还不赶紧扶本公子起来!”宋屠大骂道,脸上露出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历险工会,你们完蛋了,敢打他,就算是梅玉霖在这里,也必须要给他们一个交代!

    忍不住了才最好,用一拳,换整个历险工会,这才是他最想要的。

    宋屠的随从半天都没有回过神,直到宋屠痛苦呻吟,才有一部分人赶紧走过去,把他扶起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没事吧?”仆人赶紧走过去,着急地问道,小祖宗可不能有半点事情,要是出什么事情,他们十条命也不够赔的。

    “废物,废物!”宋屠指着赶来的人大骂,现在才知道扶他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。”随从赶紧应道,你好端端的去挑衅人家做什么,挨打不也是你活该吗?

    宋屠捂着乌黑的眼睛,一脚踹开面前的人,“滚开!”

    顾不上身上的疼痛,宋屠大步往历险工会这边走来,指着他们大吼道:“谁,是谁敢动手打本公子,站出来,看本公子不拔了他的皮!”

    一定是贺江那小子,他死定了!

    君慕倾拨开挡在她面前的人,缓缓迈出步伐,走向气匆匆往他们这边走来宋屠。

    “我打的。”冰凉的三个字缓缓响起。

    历险工会脸上一片着急,三个字尘埃落定,她已经承认了。

    “你打的,你……”宋屠大步走到君慕倾面前,刚上说什么,当他看到面前站着的人之时,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好美!

    “姑娘,是不是他们逼你承认的,历险工会一向卑鄙无耻,他们要是逼迫你承认,你告诉本公子,本公子一定为你出气!”他才不相信,这么娇小的美人,会是出手打他的人。

    贺江他们没有出声,只要宋屠不认为是君慕倾做的,他们也就忍下来宋屠的污蔑。

    “听到没有,他不相信你。”紫林赶紧说道,一心想着君慕倾快点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“你不相信是我打的?”君慕倾挑了挑眉头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宋屠呆呆地看着君慕倾,不禁看傻了眼,笑起来更美!

    “当然不信,姑娘这么美,怎么会呢。”宋屠呆呆地问道,早已经不知道自己去了何方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君慕倾脸上的笑容加深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宋屠呆呆地点头。

    玄金站在一旁,不禁捂脸,看到君慕倾这种笑容,还用这种眼神看她,他不得不佩服这个人类的勇气。

    “那我再示范给你看一次如何?”君慕倾伸出拳头,笑容依旧不改。

    还来!

    历险工会的人错愕的看着君慕倾,她到底想做什么,都已经让她离开了,她竟然还想着再揍宋屠一次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宋屠到现在,都没有半点危险的意识,呆呆地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殷红的唇瓣勾起一抹冷笑,瘦小拳头周围凝聚起可见的气波,周围的空气都在发生明显的颤抖。

    历险工会的所有人,惊讶地看向君慕倾,好强悍的武士之力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紧接着一声响起,刚才还站在君慕倾面前的人,飞向空中,不知道去了何方。

    宋屠的随从直接看傻了眼,这个女人,她真的敢揍他们公子,她真的敢!

    君慕倾收回拳头,转而看向宋屠的随从,她冷笑道:“怎么,你们也想讨打?”

    “走,赶紧走!”

    宋屠带来的随从,几乎是落荒而逃,那速度恨不得在让爹娘再多给他们两条腿。

    紫林呆呆地看着君慕倾,目光有些呆滞,好厉害!

    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厉害的女子,眼前的,是第一个,也许是第二个,她记得会长说过,他们统领就是一位姑娘,没有她,就没有现在的历险工会。

    历险工会的人,再次对君慕倾刮目相看,他们追了大半月的魔兽死在他们两个手上,他们还有点怀疑,现在根本就不不用怀疑了。

    这个姑娘的实力,深不可测!

    贺江地呆呆扭头,看向君慕倾:“姑娘,不如我带你们去见我们会长,宋屠不会就这么罢休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君慕倾笑着点头,她本就是来找梅玉霖的,

    所有人立刻带着君慕倾往历险工会的方向走去,现在不管怎样,都要先找到他们会长,会长一定会有办法的。

    玄金不慌不忙地走在最后面,看着这些人类着急的样子,他慵懒地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她可是君慕倾,魔兽她都照打不误,被说只是一个人类,他们用得着这么着急吗?

    看着君慕倾的脚步,玄金还是赶紧跟上去,他可不想和这些人类周旋。

    紫林这个时候也顾不上君慕倾找他们会上,有什么目的,这她胆子也太大了,连宋屠都敢打,打了一次还不说,还动手打第二次,这要是被宋无金知道,她一定会被那些冒险者追杀。

    比起他们就着急的样子,君慕倾就显得平静多了,不紧不慢地跟在他们身后,往历险工会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看着周围的地方,这里已经不是以前齐老他们所在的地方,贸然来,肯定没有那么容易找到历险工会他们,还有有他们带路,省了不少的麻烦。

    他们走过的地方,渐渐能看到有规律的路径,君慕倾看向前方,再看看周围,历险工会应该就在这前面不远处了。

    这些地方不难看出来,有人经常出入,道路还是往四面八方而去,通向凌岭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也想出去看看。”吱吱的声音弱弱的响起,每次用过闪电以后,吱吱就会沉睡一段时间,她睡的比君慕倾还久。

    君慕倾愣了一下,用精神力,声音渡进空间,“吱吱,你还是先吃点东西,魔核已经放在你身边了。”

    吱吱狼吞虎咽的吃着魔核,言语不清地说道:“我已经在吃了,主人。”

    君慕倾眉头跳动了一下,她就知道这个小吃货是闻着魔核的味道醒来的,最近她比以前还要能吃,就是一个小吃货!

    “怎么,那头小魔兽醒了?”玄金问道,圣灵兽爱吃魔核,他也是第一次看到。(平南网)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。

    玄金不再出声,静静地走在最后面,他已经感觉到了很多人类的气息,历险工会就在不远处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回来了!”

    一行人大声呼喊道,脸上咧开笑容,兴奋至极!

    “是贺江他们回来了,是贺江他们!”

    远处也传来声音,语气中同样的带着兴奋,甚至还有人直接从历险工会里面跑出来。

    “贺江,你们回来了!”皮肤黝黑的男子走出来,粗壮的手臂,拍在贺江的身上,脸上带着兴奋。

    “唐力乾,你又变黑了,这次回来的比我们还快。”贺江笑着说道,看到同伴,总是开行的。

    唐力乾拍了拍自己胸口,不满地说道:“贺江,你们老是叫我大老黑,我不黑点,怎么对得起这个称呼。”好小子,赶回来就调侃他。

    紫林脸色沉着脸,走到唐力乾身边,“老黑,会长和副会长在不在?”

    “在啊,我们刚才才见过,会长大概刚回书房,副会长嘛,应该在检查装备,我们又要出任务了。”大老黑笑嘿嘿地说道,这次不但比他们先回来,而且还要比他们先出任务。

    “快带我们去。”贺江也知道事情的严重,赶紧说道,必须要在宋无金来之前,想到办法。

    大老黑愣了愣,看着他们认真的表情,也知道事情严重,赶紧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他们这么急急忙忙就走回来了,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见到会长再说。”紫林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大老黑点点头,看来事情还很严重,他们这次出去,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?

    “会长,副会长,贺江他们回来了!”大老黑老远就开始叫唤,历险工会的人赶紧走出来。

    一座座房屋,早就不是以前那么简陋,当初的几百人,现在也有了几千人,这就是历险工会的这几年的扩大。

    君慕倾扫视着周围,脸上露出微笑,这么多房屋,至少也要住上千人,历险工会,再也不是当初的冒险者势力,他们已经壮大了自己。

    能看出来梅玉霖和齐老,他们一直都很努力。

    “对了,贺江,你们带回来的姑娘是什么人?”大老黑早就发现君慕倾他们了,那么一个大美人,他就是想不发现也难。

    “她姓君,是来见会长的。”贺江简单解释道,打宋屠的事情,还是不要先告诉他们。

    瘦猴跳动大老黑身上,环住他的脖子,“大老黑,我告诉你,君姑娘刚才帮我们狠狠出了口气!”把宋屠打了一顿,太解气了!

    “说说,赶紧说说。”大老黑好奇了,什么气让他们这么开心?

    “不要,这件事情事关重大,还是要先告诉会长。”瘦猴跳下大老黑的后背,往一旁走去。

    大老黑看到瘦猴卖关子,赶紧走过去,“瘦猴,你小子,还不赶紧说!”

    周围的冒险者也赶紧走过来,围住瘦猴,那么漂亮的姑娘,他们都想知道是什么人,而且还说帮他们出了口气,他们当然更加好奇。

    和君慕倾回来的十几个人,除了贺江和紫林,其他的都被冒险者团团围住,认真地听着刚才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君慕倾囧囧地看着周围,就是打了两拳而已,他们至于这么兴奋吗?

    见他们这么兴奋,贺江也很是无奈,这件事情早晚大家会知道的,先知道就先知道吧。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!”人群中传来惊呼的声音。

    贺江看了看周围,还没有看到梅玉霖和齐冀,拦住匆匆赶来的冒险者。

    “会长和副会长还没有来吗?”

    “贺江,你去议事厅不就知道了。”说完,那人就挤进人群中听热闹去了。

    瘦猴他们,把有的没的,全部都告诉了他们,顺便还添油加醋了一番。

    玄金满头黑线的听着他们吹嘘,人类啊,就是这样!

    “你们在这里做什么!”呵斥的声音骤然响起。

    围在一起的冒险者一哄而散,都匆匆离开,不敢再多停留半分。

    大老黑嘿嘿一笑,走到贺江他们身边,没想到他们出去一趟,还会遇到宋屠他们,那位姑娘,真的有那么厉害,看起来一点都不像。

    瘦猴赶紧走到一旁,抬头看着周围,就是不去前面。

    他什么都没说,什么都没说……

    “齐老,我们回来了!”贺江看到面前走来的身影,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齐冀的身影匆匆闪过,脸上带着幸喜,带着激动,一双眼睛就这么看着远处的红色身影。

    “齐老……”紫林见齐冀到了他们面前,刚想说话,齐冀却直接越过了他们。

    紫林立马转身,贺江唐力乾也是,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齐老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刚才一哄而散的冒险者,全部都躲在暗处,他们还想看看殴打宋屠的人,不想这么快离开,但是接下来这幕,却让他们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齐冀就这么单膝跪下,表情激动不已,“统领!”统领,真是的统领回来了!

    君慕倾无奈地看着齐冀,他还是喜欢下跪,叫统领就叫统领,干嘛下跪。

    统领!

    所有人脑中一片空白,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人,这个姑娘,就是他们历险工会的统领!

    怎么可能,她这么瘦小,怎么能够一人就杀死一头魔兽!

    可齐老跪在那姑娘面前,还那么激动他,他们的由不得不相信,眼前的人,就是他们统领,货真价实的统领。

    “齐老,你赶紧起来吧。”君慕倾沉声说道,他都是副会长了,怎么还是动不动就跪。

    齐老擦了擦眼角泪珠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这才慢慢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统领,我这就带你去见会长,会长……”

    一阵强风在面前吹过,众人眼前一花,就看到他们会长出现在眼前,他们会长脸上的激动,不比齐老轻。

    “倾……统领。”梅玉霖激动地叫道,这么多年过去了,她终于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走到梅玉霖面前,“梅公子。”这么多年过去,她还是习惯叫梅玉霖梅公子。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参见统领!”几千个冒险者,队伍罗列整齐,动作归一,单膝跪下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看周围,顿时一阵汗颜,都是齐老带坏了他们,就连紫林和贺江都跪下了。

    玄金看着君慕倾的表情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迈步走过去,“小倾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起来吧。”君慕倾无奈地应道,她知道,他们这一跪,是代表他们的信服。

    “是!”所有人立马站起来,他们都听说过,统领不喜欢让人跪在她面前,这是这第一跪,是必须的!

    要不是有统领,也不会有现在历险工会,没有统领,历险工会就不会有现在!

    “让他们都散去吧,我有事情对你们说。”君慕倾看了看周围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没有等梅玉霖或者齐冀出声,所有人都一一散开,没有多加停留,统领的命令,他们当然要听。

    终于,他们终于都看到了传说在中的统领,而且统领刚回来,就把宋屠狠狠揍了一顿!

    太解气了!

    实在是太解气了,他们一直想要做的事情,统领都帮他们做了!

    梅玉霖和齐冀赶紧带着君慕倾去议事厅,统领来一定是什么重要的事情,这几年他们都有听说过统领的事情,更加知道她现在是万兽城城主!

    万兽之主!

    这就是他们统领,他们都感到自豪!

    紫林和贺江,犹豫了一会,还是跟了进去,毕竟这件事情,他们也要说明。

    紫林看着君慕倾的背影,双颊微微泛红,她一开始竟然会以为统领,是来找他们麻烦的,甚至是想伤害他们会长。

    她就是他们统领,历险工会的统领!

    他们统领终于回来了!

    贺江看着君慕倾,双目炯炯有神,这么多年,从他进入工会开始,就听说过统领的事情,现在终于见到本人了,他就说君慕倾这三个字怎么那么耳熟,是他自己忘记了,以前齐老他们说过的。

    这些年,君慕倾的名字,在临君大陆,谁人不知,凌岭再怎么与世隔绝,这里也会出现外人,他们在也会说起君慕倾的事情!

    就是没有想到,他们会是在那种情况下,遇到他们统领,他甚至还想让统领加入历险工会。

    走进议事厅,梅玉霖和齐冀自然就坐在两边,紫林和贺江站在中央,君慕倾看了看着周围,再看看上位的椅子,大步走上去坐下。

    玄金就这么站在门口,也不进去,也不打算出去,静静地倚在门上。

    “统领,你和紫林他们怎么遇到的?”甚至紫林他们还不知道统领的身份。

    齐老有些好奇,那些议论的事情,他当然也听到了,现在已经是大神王的他,那些事情,怎么能够逃脱他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情,就有人送上门找打。”君慕倾漫不经心地说道,是他自己让她打的,很多人都可以作证。

    送上门找打?

    梅玉霖和齐冀一头雾水,发生了什么事情,会让宋屠送上门打?

    紫林和贺江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,没错,就是送上门找打的,是宋屠让他们统领打,他们统领要是不出手,就是辜负了人家的好意。

    “先说说宋屠的事情。”她比较好奇这股势力,能让历险工会隐忍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“统领……”

    “梅公子,齐老,你们就不用叫我统领了吧?”他们明明都知道,历险工会,她都没有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一定要叫统领!”齐冀坚定地说道,没有统领就没有他们今天!

    君慕倾挥了挥手,立马说道:“还是先说句宋屠。”想让他们改口,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“宋屠是宋无金的儿子,宋无金曾经是寒原的一股势力,后来在寒原待不下去,就来了凌岭,本来以为他掀不起风浪,没想到他在凌岭,崛起了另外一股势力。”当初也是他们大意了,才会有现在的事情。

    君慕倾用靠在椅背上,用手指摩擦着下巴,若有所思地想着。

    寒原,宋无金,听耳熟的,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说过。

    “弑云……”玄金不急不缓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空间那个时候是被血魇封闭了,那也只是对那几头小魔兽封闭,对他还是没什么用,寒原的事情,他倒是还记得,不就是那些个人追着弑云,小倾才会遇到弑云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眼前一亮,对啊,是在寒原,就是那群人追着弑云的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他。”君慕倾嘴角浮现出一抹笑意,这是走了一圈,又遇到熟人了吗?

    梅玉霖好奇地问道,“统领认识?”门口的男子,是什么人?

    “算认识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就不知道那个叫宋无金的,还认不认识她。

    “统领,你放心,有历险工会在,宋无金他们不能对你如何。”齐冀赶紧说道,是他们自己没有处理好的事情,怎么能让统领担心。

    君慕倾笑着摇头,看着外面,“这不是已经来了吗?”速度还挺快的,她还以为还明天,现在就来了,看来刚才那一拳,还太轻了。

    已经来了!

    梅玉霖和齐冀愣了一下,他们都没有感觉到什么,统领已经知道宋无金他们来了。

    统领现在的实力,已经到了何种地步?

    紫林和贺江赶紧走出去,大老黑正好就从外面走进来。

    “统领,统领,宋无金他们来了。”娘的,要不是大猿猴他们拉着自己,他现在已经宰了宋无金他们父子了。

    梅玉霖和齐冀站起来,大步走出去,宋无金敢亲自找上门,就别怪他们不客气!

    “梅玉霖,齐冀,你们出来!”宋无金站在历险工会门外大叫,身后站着一个鼻青脸肿的人,要不是那一身衣服,谁也不会想到,这个人就是宋屠。

    “宋无金,你放肆,这里是历险工会!”冒险者们脸红耳赤地瞪着宋无金。

    “放肆,你们才放肆,把打我儿子的人交出来!”宋无金大吼道,他儿子被人这么打了,还是历险工会的人打的!

    梅玉霖和齐冀匆匆走来,看都宋无金,刚想说话,耳边就响起冰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儿子找打,老子也来找打么?”红色的身影从空中缓缓走过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亲们,长评活动啊喂,表忘记了,甜甜在这里等乃们噢…嘻嘻…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