冰冷刺骨的两个字,传入耳膜,百里轩只感觉手脚冰凉,耳边就传来破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焚灭!

    他呆木地看着面前的喋血魔阵,仿佛是看到世间上最可怕的事情。

    喋血魔阵,正在寸寸焚灭,火焰所到之处,连灰尘都没有留下来,完全被火焰所吞噬。

    血红的世界,残破石柱,还有各种的血滴子,对消失在这滚滚烈焰当中。

    我的个天!

    烨煜目瞪口呆地看着显露在外,被烈焰寸寸焚灭的喋血魔阵,他的心竟然也在颤抖!

    百里轩开启魔阵,他只能感觉到魔阵的强大,眼睛却看不到魔阵在什么地方,现在君慕倾不但是让魔阵显露在众人眼前,而且还用烈焰,寸寸焚烧!

    不等烨煜回神,空中又响起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!灭!”瘦小的声音傲立在空中,冰冷的两个字吐露。

    你,灭?

    百里轩还没有从喋血魔阵中回神,那如寒冰的声音再次响起,他仿佛能听到身体里有什么在破碎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!”百里轩张开双臂,高声呐喊,声音穿透云霄,周围发出阵阵颤意。

    随着喋血魔阵的焚灭,百里轩的身体,也跟着魔阵消失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地狱金龙吞了吞口水,惊悚地看着眼前站着的人类,它此时感觉到这个人类身上强大的威压,这种威压,它从未见识过,只是这一种威压,就让它身体颤抖,忍不住膜拜。

    百龙早已匍匐地上,趴在君慕倾面前,身体颤抖,不敢抬头。

    弑云带着百兽纷纷跪下,脸上阵阵冷汗,身体也在阵阵颤抖,畏惧恐慌。

    这绝对不是他们想要如此,而是眼前的人,有着让他们无法抗拒的力量,在这股力量的压迫下,他们不得不跪下。

    烨煜看着百兽膜拜,大为震撼,现在魔兽的膜拜,和在临君城那次的不一样,这些魔兽跪在地上,仿佛是在迎接他们的王者!

    那是对王者诚恳的迎接,王者现世,谁敢不服!

    王者!

    烨煜惊讶自己心里的第一反应,在看到百兽膜拜的时候,他心里闪过的两个字,那便就是王者!

    火红的身影站在空中,绝美的脸上,一片冷峻,那目光俯瞰凌绝顶,冷清冰漠,与生俱来的王者之势,强势压迫。

    她只是静静的站在空中,就有着无法抗拒的力量!

    就连魔兽都无法抗拒的力量,烨煜不敢想象那会是什么,从喋血魔阵中出来以后,他就感觉到君慕倾身上的气息大为不同。

    五元素斗技阵在脚下展开,斗技阵还是在旋转,一颗颗的暗淡的五角星,一颗接着一颗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尊王!

    她什么时候突破大尊王了!

    “城主,大尊王!”天罡伸出手,指着君慕倾脚下,手指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大尊王级别!

    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,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,君慕倾已经突破了大尊王!

    “四爪龙,被罚去地狱,妄想逃出来,死!”冰冷如寒冰的声音响起,一道红色的光束,从君慕倾身上飞出。

    地狱金龙身体一颤,抬头看着君慕倾,它转身就想逃走,但那飞来的光束,比它更快,它还没有起身,就已经没入身体。

    地狱金龙,就这么从空中坠落,再也没有生命的气息。

    百龙抬头惊悚地看着君慕倾,这是什么样的力量,怎么会这么强大!

    即便是在尊上身上,它都没有见过这么强大的力量,这力量不是恐怖,但却让它们颤抖惊悚。

    “九重的镇殿之兽,不过一条青色龙,妄称自己为百龙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百龙立刻叫道,还有一个办法,它还有一个办法能逃过一劫!

    “说。”简单的一个字,有着无形的压力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我若是告诉你,九重的身份,你是不是可以放过我?”它不能死在这里,九重的生死它不在意,它在意的只是自己,它绝对不能死在这里,绝对不能。

    “放过你,即便是不用你说,我也会知道九重的身份。”灼热的火焰在君慕倾手掌熊熊燃烧,红光在天上划过一个就弧度。

    百龙颤抖的跪在地上,它看到那红光是对着自己,却没有任何办法逃走,它不知道这是为什么,什么时候,它连逃走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熊熊火焰,将百龙包围在其中,火焰灼热无比,仿佛比以前更加红艳。

    “不,不!君慕倾,你杀了我,万兽城将会为我陪葬,尊上已经带着上万手下,进攻万兽城!哈哈!”百龙在火总狂笑,他死了,但是会有万兽陪葬,会有万兽陪葬!

    上万!

    赤红的眸子眯起,君慕倾看着被烧毁的百龙,九重并不只是带了四将前去,而是带上了凌绝顶上,所有的手下,所以这凌绝顶才会这么空荡。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君慕倾脸色一沉,看着那富丽堂皇的宫殿,眼中沸腾着杀气,九重想要趁着这次,做一个了断!

    烨煜匆忙走到君慕倾面前,急忙说道:“我们现在必须要回去万兽城。”九重举兵去了万兽城,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,他们明明就守在凌绝顶,为什么一开始都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不但是没有发现,凌绝顶根本半点动静都没有,那九重是什么时候发兵出去的?

    “嗯,我“嗯,我先回去,弑云,你们要快点赶上来。”君慕倾冷声说道,瞳孔依旧是一片红色。

    烨煜看到君慕倾的眼睛,愣在了原地,她的眼睛,现在连瞳孔都变成了红色的!?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弑云稍稍抬头,又不得不低头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什么力量,连他也被压迫了,君慕倾身上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力量,这么可怕,他现在身体都忍不住颤抖。

    君慕倾转身往万兽城的方向走去,才刚走一步,她停下步伐,扭头看着凌绝顶的宫殿。

    火光从空间中划过,落在凌绝顶上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宫殿,没有必要留在世上。”

    烨煜看着被烈火焚烧的宫殿,再扭头去看君慕倾的时候,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弑云慢慢从地上站起来,擦了擦额上的汗珠,这个女人,力量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恐怖了?

    “怎么,就连你都承受不住?”烨煜看着慢慢拟态人形的弑云,笑着问道,他要是记得没错,这头魔兽应该是霸王狂狮,草原上的王者,就连他都无法对抗君慕倾的力量吗?

    弑云扭头不再去看烨煜,他抵挡不住那又如何,那股力量换成任何一头魔兽,都只有俯首膜拜的份,他不是魔兽,怎么会知道其中的压迫。

    “走吧,还不知道万兽城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。”说着烨煜匆匆往万兽城的方向走去,他们都来这么长时间了,九重都不知道对万兽城做了什么,得快点回去。

    要从凌绝顶回到万兽城,也要那么长时间,没有传送阵,没有三五天是赶不到的。

    这三五天里面,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,说不定……

    不会!还有寒傲辰在,还有黑暗神殿在,寒傲辰是绝对不会让九重攻破万兽城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里?”弑云看着烨煜往不同的方向走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找帮手,临君大陆那群人虽然不怎么样,关键的时候,还是挺有用的。”烨煜扭头笑着说道,带着天罡很快就消失在魔兽的眼前。

    弑云轻哼一声,也马不停蹄地往万兽城赶去!

    万兽城,绝对不能有事!

    君慕倾来偷袭凌绝顶,但是九重去万兽城这次,他有也是有预谋的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唯一不同的是,君慕倾知道就九重去了万兽城,而九重却不知道君慕倾到了凌绝顶。

    而他一向引以为豪的凌绝顶,现在也不过只是废墟,正确的说,是连渣都没有剩下的废墟。

    血焰火焚烧的只是凌绝顶上的宫殿,其它地方没有半点事情。

    自己的宫殿毁了,喋血魔阵被撕开了,这些,九重都不知道,他还在万兽城和玄金对持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站在城墙上对持,是没有什么事情,但是最痛苦的就是万兽城的魔兽,还有四将,他们饱受压抑,跪在地上,看着他们两个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闪电欲哭无泪抬头看着玄金,上尊这都是什么时候了,你就不能速战速决吗?

    就算你们两个不动手,也不至于释放出这么强大的威压,要知道,你可是五爪金龙,上古龙神,威压一旦释放,就算是小碧现在也软巴巴的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吟熙和寒傲辰墨莲之间的对战,很快就变成的吟熙和墨莲之间的决战,寒傲辰站在一旁,墨莲完全没有让他出手的打算。

    寒傲辰见不用出手,也就站在一旁,静静的看着九重,谁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就出手了,一切还是小心才是上策。

    战翅龙天他们脸色惨白的站在原地,这种感觉还真是不舒服,这都是什么时候了,他们两个竟然还互不相让,四目相视,这要看到什么时候!

    偏偏他们什么都不能说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相对望。

    独孤凌霄着急的看着,这个时候他被九重绑住,无法出手,还有君慕倾去了什么地方,到现在都没有看到她。

    九重看着玄金,张了张嘴,终于打破了这之间的平静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在什么地方?”她难道害怕了吗?

    玄金看了看周围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“这个问题,我也比较想知道。”去了哪里,九重,只怕你的凌绝顶,现在已经变成一团渣了。

    “她难道害怕了不成,她不想知道自己的身世?”九重沉声说道,君慕倾会害怕,说到底,她天赋再佳,即便是超于了从前的自己,可以她现在的实力,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对手。

    再说,她身上都不知道有没有那股力量,号令魔兽的力量!

    害怕?

    玄金无声的笑了,他还真不知道,君慕倾会害怕,貌似还没有见过她害怕的样子,看看倒也不错。

    “九重,赶紧退出万兽城!”寒傲辰走到玄金身边,现在还跟他废话那么多做什么,要做的就是立刻让九重离开,离开万兽城!

    小倾倾的身份,早晚是会知道的,不着急这一时半会,九重突然而至,他们并不知道他的目的。

    九重笑看着寒傲辰,抬头仰天狂笑,“退?黑暗神殿殿主,不管今天君慕倾在不在万兽城,这万兽城也要毁在我的手里!”

    万兽!

    他都没有号令万兽城的力量,啸月的女儿,一个人类罢了,她凭什么拥有!

    总说自己没有资格,他的天赋是族中最好,只是因为他只是单眼赤眸,只是因为这一个原因,就没有资格!

    他九重没有资格,那现在的君慕倾,又有什么样的资格,她只是人类,人类!

    四将站起来,笑看着万兽城,既然尊上都这么说了,现在也是他们出手的时候,君慕倾的万兽城,将要毁在他们的手上!

    玄金谨慎的看着九重,他要做什么!

    寒傲辰立马出现在北宫煌他们几个面前,面对九重,他们的实力,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“傲辰,你要小心。”莫相守冷静地说道,听九重的语气,这次绝对是有备而来,不能够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四将竖立在万兽城面前,四人身上突然涌现出诡异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并不只是君慕倾才能够号令万兽!”容将双手举起,身上透出强大的气息。

    万兽城的脚下,突然开始阵阵动荡,大地出现条条裂痕。

    魔兽们赶紧站起来,他们此时也顾不上玄金的威压了,他们感觉到大批的魔兽,正在向他们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要看好,我们能做的,绝对不只是号令魔兽。”死将得意地说道,现在,就是他向这些蝼蚁报复的时候!

    影将傀将没有出声,但是从他们的动作,还有更加剧烈的晃动看来,来的东西,绝对是很厉害。

    红黑天空之下,正在发生强大的震荡,九重站在空中,注视着万兽城,身上不知何时,充斥着浓郁的戾气还有死亡之气。

    “玄金,召集万兽军团!”寒傲辰沉声说道,尽管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,先召唤出万兽军团再说。

    玄金扭头看了一眼寒傲辰,这个人类,怎么说呢?怎么自己总是看不透,他真的只是黑暗神殿殿主这样而已吗?

    寒傲辰见玄金发愣,冷声呵斥道:“召集!”

    玄金这才回神,轻咳一声,刚才看那个人类,竟然在发呆,这都什么时候了,哪里还有时间发呆!

    修长的白色身影面前,金光为路,玄金迈出步伐,每走一步,他的身体就会发生一点变化,当他走到金路的最顶端之时,金色的五爪龙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金光耀眼,在众人的注目下,玄金抬头,发出一声龙吟。

    大地颤抖更为厉害,而这颤抖是从万兽城里面传出来的,君慕倾早就已经将万兽军团,安置在的万兽城内!

    “万兽军团,今天即便是万兽军团,也挡不住我们的步伐!”四将齐声说道,他们身后的震动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吼!”地面离开一条巨大的缝隙,死将的身后,死亡之气势不可挡!

    白骨凄凄,一条早已经变成白骨的翼龙,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翼龙已死,除了遇到比自己死亡之气更加浓郁的东西外,就连玄金都拿它没办法,除非是拆骨!

    死尸骨头坚如磐石,哪里是说拆就能拆的。

    容将高呼,几千头魔兽就这么出现在万兽城面前,这上千的魔兽,并不是普通的魔兽,而是凶兽!

    凶兽杀气沸腾,眼中只有杀欲,其它的什么都看不到!

    影将舞动着手中的旗帜,黑白色的旗帜上面,流动着诡异气息。

    上千的兽人死士,骤然出现,脸上一片肃杀!

    傀将枯萎的脸上,只有一层薄薄的人皮包裹着骨头,全身上下一点肉都没有,他那干枯的手指,敲打着节奏,大地阵阵颤抖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魔兽傀儡!

    站在城墙上的魔兽们,看着那密密麻麻涌现的魔兽,眼中都露出熊熊怒火!

    同为兽族,它们看到自己的同族,一头头都变成了魔兽傀儡,它们如何能够平静!

    死尸,凶兽,死士,魔兽傀儡!

    九重也只能用这种把戏了吗?

    龙天凝重地看着外面密密麻麻的一片,那不是死尸,就是死士,要么就是凶兽和魔兽傀儡,眼中露出一抹惊讶。

    “这些竟然全部对是尊神之上的实力,尊神占了一半,另外一半,神王,大神王,那死尸,竟然是领王级别!”龙天惊呼道,全部都是尊神以上,这意味着什么,就是平常一股势力,全部都是尊神以上,那绝对就是势力第一。

    现在九重带过来的,不仅仅普通的人和魔兽,都是一些超乎想象的东西,他们等级就如此之高,再加上那些乱七八糟的看,就不知道是何等的厉害!

    “还有二十头左右的凶兽,是领主级别。”莫相守沉声说道,他们都能够看出来都是什么级别,这密密麻麻的一片,足以和万兽城万兽抗衡。

    而他们的是实力,还在万兽军团之上!

    寒傲辰冷静的看着,这么强大的阵势,也就是水哦,九重一开始,就已经打算,击毁万兽城!

    让独孤凌霄告诉倾倾她的身世是真,他要攻打万兽城也是真!

    一旦攻破万兽城,他的死士,傀儡,就会更多,到时候整个临君大陆就没有人能够阻止他!

    凶兽,大部分都是凶兽!

    “战!”墨色的眸子露出一抹坚定,不管如何,他都要为倾倾守住着万兽城,这里不只是小倾倾辛苦建立的,他们在场的每个,都在里面付出过!

    玄金盘旋在空中,点点头,现在也只能战,没有任何退路。

    九重微笑的站在一旁,不急不缓地说道:“都已经这种情况了,你们还不打算,找君慕倾来吗?没有君慕倾,你们就算拥有万兽军团,是打不过本尊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娘的,对付你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,还想让老子徒弟出来!”战翅指着九重大骂,谁知道他宝贝徒弟去了什么地方!

    但是不管去了哪里,他们四个都以为会守住万兽城,这会他们宝贝徒弟辛苦打下来的江山,不能就这么毁了!

    九重脸色一沉,身体周围沸腾着红黑气息,两只眼睛紧紧盯着的战翅。

    “对本尊无礼,找死!”九重伸出手。

    “黑暗之盾!”

    黑暗之力在寒傲辰周围肆意,一面黑色的盾牌,出现在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九重的攻击,愣是被挡在了这面盾牌的后面,不能攻进半分。

    “人类,那死尸就交给本尊!”玄金在空中沉声说道,死尸也只是翼龙变化的,他会有办法拆了它的骨!

    寒傲辰点点头,金光从空中划过弧度,玄金很快就出现在的死尸面前。

    “二十几个领主级别凶兽,啧啧,怎么能少了我们。”风刃笑眯眯地说道,终于能大战一回了,很久都没有出手,这次,就杀它个天翻地覆!

    火萤搓手看着面前的魔兽,一双眼睛盯紧凶兽,“就是就是,这次能打个够了。”这种感觉不是一般的过瘾。

    魔兽们满头黑线的看着风刃和火萤,现在都什么时候了,他们两个居然这么兴奋。

    霸嚣站出来,看着面前成千上万的魔兽,一向冷静没有过笑容的脸上,也奇迹般的出现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从沉睡以后,就没有好好动手了。”上次是风刃对战一次,还被主人罚,这次不管打成什么样子,都没有后顾之忧,当然要好好的打一场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。”水刃脸上那温文尔雅的笑容,依旧没变,那一双柔和的眸子,却带着兴奋。

    “原来大家想的都一样。”雪姬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很久没大打一场了!

    小碧爬到一旁,吐着蛇信,仰着头,“小爷也来!”

    看着他们兴奋的样子,莫相守他们四个,纷纷打了个冷颤,他们这是第一次看到火镰他们的野性,魔兽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以往他们都会收敛,今天不用在收敛,他们当然兴奋,不但不用收敛,而且还能大打出手!

    只见所有的魔兽,都往凶兽群里面飞身而去,火镰他们脸上都带着兴奋。

    寒傲辰的身影瞬间出现在九重面前,“你的对手,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哼!杀了你,君慕倾就一定会出来!”九重二话不说,就对寒傲辰展开攻势。

    四将站在空中,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,就看到龙天他们四个出现在了面前。

    “四个人类,竟然有勇气对付我们,勇气可嘉。”死将伸出舌头,舔了舔自己的嘴唇,笑盈盈地看着眼前的四个人。

    “既然他们找死,不如就成全他们。”容将扭头看了一眼死将,五官开始显露。

    她有用了君慕倾的模样,等杀了君慕倾,她就能名正言顺的拥有这张脸,这张脸也就真正属于她了。

    战翅在看到容将的五官之时,脸色大变,一张老脸变得通红。

    “你个不要脸的,敢用老子宝贝徒弟的脸!”太不要脸了,太不要脸了!

    说着战翅就想要动手,北宫煌及时拉住他,“你去对付影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战翅还想说什么,看到北宫煌眼中的情绪,他们四个这么多年相处下来,已经有了无形的默契,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要把所有的怒气,全部发泄在影将的身上,让他们用他宝贝徒弟的脸!

    四人立马出手,招招凌厉,毫不留情!

    万兽城上空,魔兽纠缠,高手对决,每一幕,都是那般的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战翅对战着影将,他没有有直接对敌,相反的他到处逃窜,嘴里还在死命的骂影将。

    “啊呸,你们这些不要脸的,从大到小,都这么不要脸!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哑巴了是不是,刚才不是还听到你在吠叫的厉害吗?现在怎么不说话了!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,你真的是哑巴啊!”

    影将在极力隐忍,这才没有破口大骂,他竟然被一个人类这样骂,如何能忍!

    龙天听到战翅的骂声,只感觉雷声阵阵,这都什么时候了,他还有心情大骂,形象何在!

    当他看到战翅不停的骂影将,手上的神器,一件接着一件攻击,斗技的齐发,攻击的力度不但没有减弱,而且还增强不少,顿时满头黑线。

    他怎么忘记了,在阴月城的时候,这老家伙,也是这样,差点把对手骂吐血。

    算了,就让他去吧,不受伤就行了。

    死将笑看着龙天,“你现在还去关心他人,要知道,你就要没命了!”

    浓郁的死亡之气,在四将手上飘荡,龙天踉跄躲开,迎面而来的死亡之气这才没有伤到他。

    不能再分心了,这四将不是泛泛之辈,九重坐下四将,那实力,肯定是在这些乱七八糟的之上。

    和莫相守对战的,则是傀将,傀将虽然瘦弱,他那枯萎的身体,看上去,轻轻一碰就会倒,可实力却不容小视。

    他手上的节奏徐徐敲打,节奏中就带着操控傀儡的魔音,莫相守封闭耳识,让自己听不到那扰乱心神的节奏。

    北宫煌对上的自然就是容将,看着那张和君慕倾一模一样的脸,北宫煌在不管的提醒自己,眼前的人不是小倾,她就绝对不会是小倾。

    是容将,九重的容将!

    只有这样,他才能控制住自己不去想那么多,竭力对付容将。

    “砰!”战翅这边一件神器破碎。

    他匆忙躲过的影将的攻击,忍不住在心里大骂,这个人,是石头吧!

    都那么骂他了,竟然半点反应都没有,只有聋子才没有反应!

    “你的神器,就此破灭!”影将冷冷一笑,他的攻击,一直都不是战翅,相反的,他攻击的,总是战翅身边,也不知道是故意如此,还是被战翅躲过去。

    战翅大吼道:“破你个头,你的头才要破了,还有你家主子九重的也要破了!”

    影将那面无表情的脸上,突然展露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战翅面前的所有神器,瞬间破碎,就连他不知道什么时候,身上都已经伤痕累累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时候……

    战翅低头看着自己的影子,每次影将攻击的地方,都是自己的影子,难不成,他一直用影子在进行攻击!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,影子怎么能够进行攻击,这也太匪夷所思了,绝对不可能!

    “噗!”战翅吐出一口鲜血,他眼睛睁大,不敢置信地看着影将。

    他攻击的,真的一直是自己的影子,刚才他用影子打了自己一拳,他就口吐鲜血。

    原来这家伙一直都不出声,他一直都在攻击自己的影子!

    可恶!

    战翅迅速逃开,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,影子是吧,没有影子,看你怎么攻击!

    他手上迅速拿出一件神器,这是他宝贝徒弟送给他的,一直都舍不得用,现在竟然要用来对付这么一群人!

    应该说是人不人鬼不鬼的人!

    战翅展开神器,他周围立刻就出现一片黑色,别说他的影子了,就连影将的影子,都消失在了他面前。

    影将抬起头,注视着战翅,这么快就发现不对劲,难怪能成为君慕倾的师父,的确还有几分手段。

    莫相守沉着应对这傀将,在节奏他无法听到的情况下,他还勉强能和傀将对抗。

    傀将也不着急,脸上依旧是那猥琐的笑容,褶子满脸的笑容,看起来,还有几分恐怖。

    “风刃!”

    莫相守趁着机会,立马凝聚出风刃,无数的绿色风刃,飞速往傀将面前飞去。

    傀将眼中闪过一丝笑容,枯柴般的手轻轻舞动,一道身影的瞬间出现在他面前,为他挡住飞来的风刃。

    他竟然利用傀儡!

    莫相守睁大双眼,不敢置信的看着傀将,他躲都不躲,直接利用傀儡为他做靶子!

    再这么下去,就没完没了了!

    龙天一直都不能平静下来,死将也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平静。

    死亡之气时不时的笼罩在龙天的身上,好几次他都差点吸进死气,一旦被死亡之气攻入身体,身体就会被死亡之气侵蚀,绝对不能碰到!

    北宫煌只要看到容将的脸,他心里就会涌出滔天的怒火,想要将一切都焚烧,所有一切都焚烧殆尽,他才甘心!

    卑鄙,竟然用这种手段,小倾是他们最想保护的人,现在对手竟然用她的样子,来对付他们。

    这让他如何不气愤,刚才他还在劝战翅,一轮对战下来,他只想杀了眼前的人!

    容将嘴角勾起一抹笑容,她轻声说道:“怎么了,老师大人,你很生气吗?”生气,生气就对了,她用君慕倾的脸,可不是没有原因的,这里人任何一个对手,都是君慕倾最重要的人,她当然要好好利用。

    他们一定舍不得对君慕倾出手,就算舍得,看到她的样子,他们也会生气,人一旦生气了,就会失去理智,那个时候,便是最好下手的时候。

    眼前的人,他坚持不了多久,很快,他就会去死去,被她慢慢折磨致死。

    君慕倾,你再不出来,你的老师,师父,魔兽,还有……黑暗神殿殿主,貌似是你最重要的人,就会死在他们面前了。

    出来吧,君慕倾,你再躲下去,他们就都死了!

    “君慕倾倒是能忍,自己的师父和老师都快死了,她竟然现在还没有现身。”死将笑着说道,君慕倾就是他们的弱点,攻破弱点,这些人就会被他们玩弄于鼓掌之间。

    影将冷冷一笑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“我看她是贪生怕死,抛弃了自己的老师师父,不然这个几个人被我们玩弄成这个样子,都没有出现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能这么说,小心他们会生气噢。”容将眨了眨眼睛,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可恶!

    四人眼中闪过杀气,莫相守就算听不到声音,从他们说话的嘴型,大概还是知道他们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们几个尽管知道不能生气,听到这话,心里却还是忍不住燃烧起怒火。

    没有哪个老师和师父,会希望听到有人说自己徒弟的坏话,而且还是诬陷,胡诌的话。

    四将相视一看,看着眼中燃烧起怒火的四人,眼中露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,气愤吧,越气愤,就能变成最好的傀儡。

    到时候君慕倾出现,她要面对的,就不是魔兽傀儡,而是她的四位师父。

    龙天战翅莫相守北宫煌,他们在竭力支持,他们心里清楚的知道,心情不能有任何波动,但是心里的怒火,却在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他们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,他们知道的,却还是会生气。

    “你们做了什么!”北宫煌立马察觉到,他们好歹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,和怪物对战虽然是第一次,但是也绝对不会就这么被他们激将。

    四将仰天大笑,看着北宫煌痛苦挣扎的样子,他们的笑声更加得意。

    “现在才惊醒过来,好像有点晚了,你们四个,就等着被做成傀儡,放心,我会让你们见到君慕倾的,只是那个时候,她舍不得舍得对你们四位师父出手,那就不知道了,桀桀桀桀桀。”傀将沙哑地说道,看着北宫煌,却又不得不说,这个人类,警觉比其它三个要高。

    这么快就能发现不对劲的人,不多,他却是其中一个。

    好卑鄙!

    竟然用他们来对付小倾!

    四人挣扎着,四将已经没有对他们出手了,但他们依旧停止不了。

    四将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,让他们心情发生变化,战翅被中计了还说的过去,他性格比较急躁,但是北宫煌莫相守龙天他们三个,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中招,就很诡异了。

    他们很快就会变成傀儡……

    到时候就会和小倾对战,小倾怎么会对他们出手。

    他们一定会伤到小倾。

    马上的就要坚持不下去了!

    “你们四个老东西,活了一大把年纪,竟然在这个时候中招,有没有搞错!”万兽城内传来大骂的声音。

    谁!

    四人立刻清醒几分,他们发现自己很熟悉这个声音。

    “老子都没来,你们四个就阵亡了,有没有搞错!”紧接着另外一个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四将抬头往周围看去,他们脸上一片严肃,刚才他们都没有发觉有人靠近!

    “谁!是谁!”

    “问老子是谁,你欺负老子外孙女,问过老子了吗?”月苍龙从天而降,站在四将面前,脸都气红了。

    月苍龙!

    他什么时候来的!?

    四将眼中露出一抹惊讶,他们都没有察觉到月苍龙的到来,甚至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,看了多长时间了。

    “月家家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呸!家主个毛线,老子现在是族长!”月苍龙指着四将大骂,哪里有一点族长该有的样子。

    四将脸色阴沉的看着月苍龙,这个人类,真是放肆!

    “怎么,又想用同样的办法来控制老子,你当老子是这四个笨蛋!”月苍龙指着一旁的挣扎的四个人。

    笨蛋,他说谁是笨蛋!

    龙天他们四个,瞬间又清醒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人模狗样,他们四个竟然会中招,你,哪里像我外孙女了,你有可爱的红眼睛吗?还有你,娘的,瘦的跟柴似的,九重没喂饱你,就把你放出来咬人!你,怎么不先去洗洗澡,冒着黑气都跑出来了,还有你,战翅那个笨蛋,不就是一个秘术,就把他伤成那样。”月苍龙叹息说道,脸上还一脸惋惜。

    四将的脸色越来越黑,他到底是从哪里跑出来的,敢这么说他们!

    这些都是他们最自豪的,月苍龙竟然敢那这个来骂他们!

    就在四将要发怒的时候,月苍龙身后四个身影慢慢站起来,他们咬牙切齿地看着面前的人。

    “月苍龙,你个老混蛋,敢骂我们!”四道声音骤然响起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!傀术破解了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有月票的亲们撒点月票吧,撒到某甜的破小碗里面…看我星星的大眼珠子…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