烨煜僵硬地扭头,不再去看君慕倾和寒傲辰,黑暗之神和光明之神都敢揍的两个人,他还是远离一点比较妙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都知道了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君慕倾竟然不回万兽城,现在寒傲辰也来了,那月家也不会有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不送。”四人异口同声地回答。

    烨煜扭头悲切地看着这一家子,要不要这么急着赶人?

    “不用送!”说完,烨煜大步离开,原来有家人的感觉是这样的,家人。

    见烨煜离开,月苍龙又走到寒傲辰面前,脸上露出笑容,“寒小子,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他们怎么一点都不知道?

    “昨晚。”寒傲辰惜字如金地说道,在月苍龙和君离面前,他一向惜字如金。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,他们脸色会骤变,他干脆就少说一点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,月苍龙用手指摩擦着下巴,怎么他一点都没有感觉到,自从他晋升大尊王,整个月家几乎都能感觉到,有什么风吹草动也是第一个知道的,但是他来了,什么时候来的。

    “昨晚光明之神和黑暗之神来过。”君慕倾想了想,还是把这件事情告诉他们知道。

    君心猛地走到君慕倾面前,紧张地问道:“他们来做什么!”伪神!

    君慕倾嘿嘿一笑,嘴角勾起狡黠的弧度,看到她脸上的笑容,君心顿时就不担心了,他现在应该担心黑暗之神和光明之神。

    月苍龙眉头抽动一下,她又做了什么事情,难道是黑暗之神和光明之神也坑?

    “他们来,也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,君慕倾,我们又见面了,我只是告诉你,独孤凌霄就在本尊的手上,独孤家的野种,竟然会有这样的身份,君慕倾,本尊相信你会很想知道,独孤凌霄的身份!”

    九重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君慕倾注视着前方,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    凌绝顶?

    独孤凌霄不是应该去四处历练了,怎么会出现在凌绝顶!

    “倾儿,倾儿!”君心推了推君慕倾,看她呆滞的样子,有些着急,她怎么一下子这个神情,目光没有一点焦点。

    月苍龙担忧地看着君慕倾,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丫头这个样子,难不成是出了什么事情?

    “倾丫头?”

    寒傲辰眉头皱了一下,握了握放在他手掌当中的小手。

    “辰,独孤凌霄,是从小就被领养在独孤家族的吗?”君慕倾扭头看向寒傲辰,独孤凌霄怎么会出现在凌绝顶,在临君圣战的时候,他离开万兽城,说是要出去历练。

    现在不但出现在凌绝顶,还被九重抓了!

    “不是,他一开始只是流落到独孤家族,后来被独孤城城主,收为义子。”寒傲辰柔声说道,倾倾怎么突然问起独孤凌霄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独孤凌霄的身份?”独孤凌霄有着什么样的身份?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寒傲辰又问道,她不会无缘无故说起独孤凌霄的事情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远处,赤红的眸子有些深沉,“独孤凌霄,被九重抓了,他话里的意思,是让我去凌绝顶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!”他们都不知道,火镰也没有说,她是怎么知道的,月苍龙看了看周围,这里并没有九重的人,倾丫头是怎么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刚才!”

    寒傲辰眼中闪过一丝惊讶,九重已经有这么厉害了,距离这么远,他都能和倾倾说话。

    刚才!?

    月苍龙和君心脸上的表情,比寒傲辰的夸张十倍不止。

    刚才他们什么都没听到,她却听到了,九重明摆了就是冲着她来的。

    “绝对不能去!”月苍龙和君心异口同声阻止!

    谁知道九重在想什么,这个时候,绝对不能让她去冒险,独孤凌霄又怎么样,她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要救独孤凌霄,不一定要她去,临君大陆有那么多人,谁去都可以!

    看到月苍龙和君心紧张的表情,君慕倾淡淡一笑,不急不缓地说道:“当然不去,他说去就去,那多没有面子。”

    用独孤凌霄来威胁她,九重他难道不知道,她最恨的,就是威胁!

    “倾倾说不会去,就不会去的。”寒傲辰见他们还是狐疑的表情,平静开口,即便是要去,他也会陪着倾倾一起去,不会让她一个人冒险。

    月苍龙和君心这才松了口气,不去最好,就算是去,也不能单独一个人去!

    “月家外围的一切都在整修,你们这几天,不要离开月家。”月苍龙还是不放心,喃喃说道,九重的实力还不知道,她不能就去凌绝顶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知道了。”寒傲辰也沉声应道,低头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那我先去看看周围,你们就待在这里。”月苍龙再次叮咛道,不知道为什么,他就是不放心。

    三人立马应道,他在这么继续说下去,太阳都要下山了。

    月苍龙这才慢步离开,九重抓了独孤凌霄,他抓独孤凌霄做什么?

    看着月苍龙远去的步伐,君心立马问道:“倾儿,究竟出什么事情了?”独孤凌霄,怎么会被九重抓到!

    “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,九重就是让我去凌绝顶。”君慕倾耸耸肩,表情没有多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君心凝视着君慕倾,她真的不会去凌绝顶?

    君慕倾轻咳一声,她什么时候这么没有信誉了,说了不会去,就不会去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二哥,你不是要闭关吗?赶紧去吧,我保证最近不出去月家。”即便是要去凌绝顶,那也要等到知道九重的身份以后。

    君心迟疑地点点头,不去就好,不然真的会被她吓死。

    君心离开后,寒傲辰淡淡一笑,“他们都很担心你。”九重想要引诱倾倾去凌绝顶,只怕没有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其他人可能会去,但是倾倾她不是其他人,她的冷静,九重只怕还没有见识过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不会去的。”君慕倾漫不经心地说道,九重这么容易就想见到她,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自然知道。”寒傲辰微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君慕倾也跟着露出一个笑容,九重说去,她就一定要去?

    凌绝顶上,红黑的世界早已经变成了一座宫殿,宫殿华丽炫目,大气磅薄,强大的气势笼罩在整座宫殿之上。

    九重坐在他的宝座上,一红一黑的眸子紧盯着站在下面的人。

    独孤凌霄冷视着九重,眼中带着不屑,“当年你犯错,我记得已经惩罚你去了地狱。”他是怎么回来的?

    “地狱又如何?本尊又从地狱走上来了,本尊要让啸月知道,即便是地狱,也阻拦不了本尊!”谁也拦不住他,地狱,啸月,还是她身边的男人,对阻止不了。

    独孤凌霄眼中露出嗜血的目光,笑看着九重,“她已经不在兽族,更加不在神族,就算你做的再多,她也看不到,听不到。”这么多年过去,怎么还是这么痴迷不悟。

    “哼!她的女儿能看到,能听到就足够了,凌霄,你大概还不知道,君慕倾并非君离的女儿,红发红眸,红眸……”九重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,不用他多说,凌霄也再清楚不过,红眸代表了什么。

    凌霄垂下眼皮,遮住眼中担忧,“那又如何,她是人类。”

    “人类,能召唤万兽,号令万兽,这样的人类,凌霄陛下,你是做人类太久,忘了吗?”九重目光狰狞地看着独孤凌霄,在说到号令万兽的时候,他眼中明显燃烧起了愤怒。

    独孤凌霄没有再回答,九重比以前还疯狂,那个时候他才是小孩子,啸月就不得不把他关去地狱,现在他从地狱走出来,就不知道还有谁能阻止他。

    君慕倾吗?她只是人类,如何能阻止九重。

    九重见独孤凌霄不再说话,轻哼一声,“把他好好看守,若是他逃走,你们四个,陪葬!”

    四将目光一颤,赶紧说道:“是!”

    看着九重离去的背影,九重眼中露出愤怒和不甘。

    君慕倾只是人类,她就能号令万兽,让万兽臣服,为什么,为什么!

    “为什么!”九重张开双臂,仰天怒吼,强大的力量从他身体周围四窜,击打在宫殿的墙壁之上。

    富丽堂皇的宫殿,顷刻间,狼藉一片!

    为什么!

    闭目养神的君慕倾,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,她猛地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九重的声音?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寒傲辰见她睁开眼睛,立马就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没事,只是感觉听到九重的声音了,可能是幻听。”九重不会问她为什么,要知道自己知道的事情,比他还少。

    寒傲辰叹了叹气,不满地说道:“这个蓝莲,关键的时候,到现在都没有出现,也不知道他到底做什么事情去了,告诉我们九重的身份也好。”至少就不用这么担心了。

    看到寒傲辰的表情,君慕倾噗嗤一笑,“我还没有抱怨呢。”好像她才是抱怨的那个。

    寒傲辰很自然的搂过君慕倾,笑着说道:“小倾倾的事情,就为夫的事情,为夫当然是要代为抱怨。”

    君慕倾挑挑眉头,斜视着寒傲辰,“你这几天不回黑暗神殿,子之和涙城他们行吗?”要面对黑暗之神,他们两个还不行吧?

    “黑暗之神现在应该回去神族了。”在这里,他感觉不到黑暗之神的气息,也就是说,他已经回神族了,黑暗神殿,暂时不会有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尽管黑暗之神是个不错的帮手,用来对付光明之神就行了,至于九重,他留在神族别出来捣乱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。”火镰走到门口,沉声叫道,看着紧闭的房门,脸上露出暧昧的笑容,这大白天,主人和寒公子把门关了,难道是……

    君慕倾站起来,走到门口,寒傲辰跟着走出去,“情况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根本就没什么事情嘛,想多了。

    看到君慕倾警告的目光,火镰赶紧回神,轻咳一声。

    “主人没去,九重也不着急,好像就是在等主人一样。”火镰无趣地说道,琅琊联盟毁了,九重竟然一点都不生气,还要见主人,抓了独孤凌霄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,恼羞成怒乱抓人啊,貌似独孤凌霄就和他们万兽城打了一场圣战,其它的根本就没有什么,九重要抓人威胁,是不是抓错人了?

    再说了,这个九重难道不知道,威胁主人的人,最后都死的很惨。

    等她?

    “弑云回来没有?”九重的大部分势力,都已经去了凌绝顶,就算再怎么攻击,貌似也没有什么用处了。

    “他啊,早就回来了,带着魔兽去了万兽城,还有北宫煌和战翅也回来了,他们在担心主人。”火镰笑嘿嘿地说道,可惜吱吱去了六王城,他就算回万兽城,也看不到吱吱。

    “说我没事。”她在月家,能有什么事情,又不是去凌绝顶。

    火镰赶紧点头,“我就是这么说的。”主人怎么会有事情,有事情的一般都是别人。

    看着火镰脸上的笑容,赤红的眸子稍稍眯起,“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吱吱。”火镰的笑容僵在脸上,什么时候主人会读心术了,连他心里想什么,都知道?

    “哦?”寒傲辰看向火镰。

    火镰轻咳一声,转身就走,“主人寒公子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赤红的眸子看着火镰离去的身影,闪过一丝笑意,精致的脸上也露出了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现在临君大陆还没有什么事情。”九重没有再攻击临君大陆。

    就不知道什么时候,他还会再次动手。

    “有人闯入,有人闯入!”

    平静的月家,骤然响起声音,所有人都在说,有人就闯入,有人闯入!

    “有人闯进月家?”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看向寒傲辰,九重的人应该没有这么大胆子,明目张胆的就闯进月家,还有谁能闯进月家阵法?

    “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两道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,月家经过琅琊联盟的攻击以后,只要是一点点事情,就会严密戒备,几乎是所有人全部聚齐。

    月苍龙站在最前面,看着闯进月家人,有些愣住。

    浑身是血还要闯进月家,这个人是谁?

    “家主,要不要动手杀了他?”月家的人提议道,现在不管是谁,随便闯进月家,就是不行!

    “我要见君慕倾!”淡蓝色的光芒在额头中央闪烁着。

    她要见君慕倾,见君慕倾!

    君心疑惑地看着来人,有点眼熟,只是浑身是血,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,开口就是要见倾儿。

    月梦色赶紧走过去,扶住摇摇欲坠的人,“你是谁啊?”怎么伤成这个样子?

    “无泪,你告诉她,我是无泪!”无泪虚弱地说道,蓝镜之海已经毁了,她必须要找君慕倾,告诉她师尊吩咐的事情。

    无泪!

    君心赶紧走过去,惊讶地看着面前的血人,这个人会是无泪!

    红色的身影从天上闪过,君慕倾瞬间出现在无泪面前,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她怎么伤成这个样子!

    无泪虚弱地睁开双眼,“君慕倾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先别说话。”君慕倾立刻从纳戒里面拿出一枚白莲果。

    只是无泪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了,哪里还有力气吃白莲果,君慕倾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“二哥,把她抱去星月阁。”蓝镜之海发生了什么事情,小忆,蓝莲,他们有没有事情?

    君心点点头,二话不说,抱起无泪急忙往星月阁走去,蓝镜之海的人,怎么会伤成这个样子!

    “没事了,大家散了吧。”说完,月苍龙也跟着去了星月阁,蓝镜之海难道也被攻击了,蓝莲去了哪里,他的徒弟,怎么会被伤成这个样子?

    月家的人这才散开,只是虚惊一场,没有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月长空和月梦色相视一看,也去了星月阁,他们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回到星月阁,君慕倾就把白莲果的果汁拧出来,喂到无泪的嘴中。

    月梦色则是帮她擦拭着脸上的血水,却发现她脸上并没有伤痕,把血衣换下,擦拭好了身体。

    他们才发现,无泪身上的伤并不是很重,只是她太累了,才会没有力气说话。

    君慕倾这才又从空间里面拿出其它的果子,都是一些恢复元气的。

    等到无泪恢复的差不多的时候,站在门外的人,这才走进来,打开房门,让里面的血味散去。

    “蓝镜之海发生什么事情了,你怎么浑身是血的就到月家了?”这不是关键,她还那么累,好像是十天半个月,都在和高手对决似的。

    无泪靠床上,眉头紧皱,“九重的影将到了蓝镜之海,师尊担心小忆,就没有和他出手,反而带着蓝镜之海的人离开去了海域。”现在师尊也不知道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影将?

    死将,容将,影将,那最后一个,就是操纵傀儡的,是傀将吗?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会?”月梦色疑惑地问着,她这么疲惫,明明就是和人对战了很久。

    “我和师尊失散了,我带着蓝镜之海的人,他带着君忆,结果影将追到了我,我只能保护族人离开,和影将打了起来。”最后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逃出去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到了人鱼海域?”君慕倾淡淡一笑,最后还是霓衣帮了她。

    无泪点点头,她的确是把他们引到人鱼海域,不知道怎么的,她就离开了,影将他们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人鱼!

    世界上真的有人鱼!

    月苍龙他们几个纷纷睁大双眼,原来人鱼族并不是传言,而是真的,这个世界上,真的存在人鱼族!

    君慕倾叹了口气,小忆有蓝莲保护,她就放心了,九重先是派墨莲去杀蓝莲,现在又是影将,蓝莲和九重之间,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还有独孤凌霄……

    无泪看了看周围,疑惑地看着君慕倾,“独孤凌霄不是在你万兽城的吗?”现在怎么没有看到他,师尊说过,要是他留在万兽城的话,就表示他记起来了,一定会一步不离的保护君慕倾。

    独孤凌霄!

    几双目光惊讶地看着无泪,她找独孤凌霄做什么!?

    “你找孤独凌霄?”君心小心翼翼地问道,他怎么觉得接下来的话,会很不妙。

    “师尊让我来找他,说是让他好好保护君慕倾,师尊很快就会赶到,还让独孤凌霄告诉君慕倾一切。”尽管不明白话里面是什么意思,无泪还是一五一十地把蓝莲的话告诉他们。

    “一切是什么意思?”月苍龙语气漂浮地问道,他怎么感觉事情越来越不简单了?

    “师尊没说,他说了这句话就离开了。”无泪深吸一口气,今天是她说话最多的一天。

    君慕倾眉头皱了一下,独孤凌霄,蓝莲,九重,他们都知道事情,到底有什么事情,是她不知道的?

    无泪见君慕倾皱眉,心里涌出不好的预感,“难道他不在吗?”

    “被九重抓了。”君心摇摇头,究竟是什么事情,要不要这么神秘,每次以为要知道了,结果又不知道,蓝莲连自己的徒弟都没说,那会是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被抓了!

    无泪愣愣地看着君心,这怎么可能,师尊说过独孤凌霄实力很强,怎么会被抓!

    君慕倾慢慢站起来,沉声说道:“你先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纷纷离开房间,这都是什么事情嘛!

    君心眉头皱起,自从老爹说出倾儿的身世,他就总感觉倾儿身上有不简单的秘密,骑着魔兽而来的老人家,还不是召唤师。

    太牛叉了!

    走出门外,寒傲辰平静地说道:“看来有必要去一趟凌绝顶。”要把所有事情弄明白,就要去凌绝顶。

    “是有必要去一趟。”月苍龙点点头。

    君慕倾淡淡一笑,嘴角微微上扬,“去凌绝顶当然是要去。”不去,怎么知道一切事情。

    “让他陪你去吧。”月苍龙微笑着说道,不喜欢这个小子抢走他外孙女,但也不得不说,他的实力,的确难以估测,而且他也不会让九重,伤到丫头半分。

    “不用去,九重会来的。”寒傲辰微笑着说道,倾倾到现在都没有去凌绝顶,九重只怕已经心急了,他一定很想倾倾快点去。

    “就是。”君慕倾笑着说道,是九重要见她,干嘛她要去凌绝顶见他,根本没有这个必要!

    月苍龙看着寒傲辰和君慕倾,他们两个又想做什么,难道连九重,他们两个也想黑?

    月梦色和月长空很平静,现在不管君慕倾要做什么,他们都不会觉得惊讶了。

    君心低头轻咳一声,现在等着九重来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外公,我们要回万兽城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月苍龙没有阻止,要是事情只能在万兽城解决的话,那就去万兽城好了。

    月苍龙同意了,其他人当然不会有什么意见,他们也想着事情快点有个了结,他们也好奇君慕倾的身份,能让九重这么强大的高手惦记着,身份只怕是不简单。

    月家的魔兽,一下子全部撤出,气氛压抑的月家,也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无泪留在月家,没有去万兽城,她现在调养身体才是关键,君慕倾怎么会让她去万兽城。

    在万兽城众人众兽的期盼下,红色的身影终于出现了。

    看到君慕倾回来,跑在最前面的,当然是战翅他们四个。

    “老师,师父。”君慕倾笑着叫道,又让他们担心了,但是接下来的事情,只怕又要让他们担心。

    战翅双手叉腰,满脸怒色地说道:“丫头,你告诉师父,谁这么大胆子,敢欺负你,老子抄了他全家!”都打到月家了,还不是欺负他宝贝徒弟!

    君慕倾心头一暖,看着战翅气愤的神情,她脸上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龙天北宫煌莫相守也赶紧说道:“我们绝对不会让战翅独占!”徒弟学生是大家的,怎么能让战翅一个人出手,要出手,当然也是大家一起出手!

    君慕倾无声的笑了,这些老头,怎么能这么可爱。

    “老师师父,这次你们想怎么揍都行,反正对方过不了多久,就会来万兽城。”君慕倾笑着说道,她不去凌绝顶,九重就一定会来万兽城,还会带着独孤凌霄来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等着!”敢欺负他们的宝贝徒弟,至少要问问他们四个同不同意!

    “好。”君慕倾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魔兽们满头黑线地,看着眼前四个护短的老头,他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齐心了,不是从来都是意见不合的吗?这次倒是挺齐心的。

    对于君慕倾的事情,他们四个当然会齐心,一致对外,争徒弟是可以,但也要看是什么时候,现在有人要欺负他们宝贝徒弟,他们当然要一致对外!

    只是,好像没有谁能欺负他们宝贝徒弟,即便是这样,他们也不会放过!

    相思走到君慕倾面前,笑眯眯地问道:“现在你想做什么?”他们一定会毫不客气,不管是什么事情!

    “九重很快就回来了,什么都不用做。”君慕倾笑着说道,等着九重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相思应道,她怎么好像看到那个叫九重的悲剧了,君慕倾也敢随便招惹,他是嫌命太长,还是嫌活太久?

    好几天的时间过去了,九重还是没有看到要等的人。

    “去万兽城!”

    九重下令,他现在伤已经好了,还怕一个君慕倾不成,没有什么好担心的,君慕倾也一样!

    殊不知,君慕倾早就已经在万兽城,等着他的大驾,就怕他不去而已。

    蔚蓝的天空,突然之间,呈现出红黑相间的颜色,颜色一直从凌绝顶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在红黑相间的之下,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压制,临君大陆又陷入了恐慌。

    这次的恐慌,很快就被临君城压下来了,烨煜在听说君慕倾回到万兽城的时候,就已经让人去了各方势力。

    在各方势力的眼中,有了临君城的保证,他们就能什么事情都不会有,他们相信临君城,更相信烨煜。

    红黑交错的终于延至到万兽城,万兽城的整个上空,都变成了红黑相间的颜色。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万兽殿,看着天空,九重还是来了,看来是她赢了第一局。

    四道身影从空中落下,他们站在万兽城面前,不屑地看着眼前的城楼。

    君慕倾那罢了!

    她是斗不过尊上的,这一次,便是万兽城覆灭的时候!

    万兽城没了,看着万兽军团,听谁的号令,那什么来对抗他们尊上!

    火镰他们站在城墙上,早就已经在等四将他们,看到四将这个时候才来,脸上都纷纷露出不满。

    “知道吗?我们已经等你很久了。”桑无际指着面前四将说道,他们的确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了,就是一直看不到他们的踪影,现在终于是来了。

    死将笑看着面前的魔兽,浓郁的死气在他周围飞扬,他能操纵死物攻击。

    “又是你们!”琅琊联盟,就是被他们夷平的!

    “你不是那个被我们主人打的没脸的家伙吗?”火镰指着死将问道,还不忘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死将脸色一片铁青,看着魔兽们,他尽量克制住怒火,不在说话。

    “闪电,那个没脸的也来了!”火镰又开口说道,脸上还有止不住的“兴奋”。

    兴奋当然是装出来的,看到他们必须要热情一点,不然后面怎么能够好好“招待”他们,主人教过的,得好好招待!

    容将咬牙切齿地看着面前的魔兽,要是尊上不让他们随便出手,这些该死的魔兽,她早就出手捏碎了!

    “其它两个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见没见过,都一样,反正最后都会打成没脸!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魔兽们在不停的议论,四将脸色已经铁青,自从跟在九重身边以后,没有魔兽敢在他们面前放肆,现在的魔兽,不知道天高地厚!

    “我看他们不只是没脸,而且还是哑巴。”相思笑眯眯地说道,不是哑巴,怎么他们说了半天,他们几个半点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四将当中的一个,终于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哑巴。”魔兽完全都不当一回事,自顾自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傀将,别中计。”影将拉住傀将,这是让他们发怒,然后失去理智,他们就能乘虚而入。

    万兽城的魔兽,被君慕倾调教挺厉害,比起兽族的魔兽,他们实在是精明很多,也聪明很多。

    四将静静站在原地,没有理会他们说话,尽管有好几次气到差点吐血,他们最终还是忍了下来,把心里的愤怒,隐忍下来,准备随时出手。

    小碧不满地坐在君慕倾肩上,它也想去看看,结果这女人不让它出去,没办法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玄武大叔现在怎么样了,知不知道万兽城的情况,别人都找上门来了!

    “女人,他们根本就不生气,魔兽们再怎么说,也没有半点用处。”那还说什么说,干脆回来算了,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不如,让它出去放点毒,毒死他们!

    看着小碧眼冒绿光,君慕倾就知道它想做什么,放毒!

    “那是他们自己要去的。”

    寒傲辰看着城外,四将已经来了很久,就是没有看到九重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倾倾,我去看看。”九重的实力不得不小心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君慕倾点头应道,现在这个时候,的确是小心一点比较好。

    寒傲辰大步往外面走去,身影瞬间消失在万兽城中,君慕倾则不急不躁地等着九重的到来。

    压抑的气息越来越浓郁,红眸露出一抹冰寒。

    来了!

    空中红黑相间的色彩,往一个地方凝聚,这一幕极其的诡异。

    火镰他们站在城墙上面,他们是亲眼看到,九重是如何出现在他们面前的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,仿佛就和这片红黑融合在一起,然而他的身体,也是被依靠这些聚拢,慢慢形成。

    好诡异!

    火镰他们只觉得一身鸡皮疙瘩,看着九重出现,他们抖了抖身体,鸡皮疙瘩顿时掉了一地。

    九重慢慢显现,寒傲辰的身影也从天上迅速落下来,站在空中,注视着九重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会发现!”九重轻哼一声,他小看了这个黑暗神殿殿主,他比想象中还要厉害。

    九重一直以来,把所有人的目标,都放在君慕倾的身上,完全忽略的寒傲辰,他本以为一个小小神殿殿主,能有什么本事,现在他才发现,自己一直小看了这个神殿殿主。

    “九重?”终于看到了九重的真面目,寒傲辰不禁有些皱眉。

    没有容貌,只有一双眼睛,一只红色一只黑色,九重如果说不是人,那跟魔兽,应该也没有太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快点让君慕倾出来,我相信,她很想见见,独孤凌霄。”九重一招手,独孤凌霄立刻出现在他身边,他被红黑色的束带绑住,想动都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火红的身影从万兽城中走出来,君慕倾瞬间来到寒傲辰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比起独孤凌霄,我比较想见见你,但是现在看到本尊,还真是有点失望,没想到九重竟然会是这人不人,鬼不鬼的样子,比你的四将,还要不人不鬼。”君慕倾淡漠地说道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魔兽,顿时就笑喷了,这是从九重骂到四将,四将又骂到九重。

    相思忍住笑意,她就说君慕倾怎么可能吃亏,现在看来,比较吃亏的人是九重。

    说到不人不鬼,九重眼中就冒出了怒火,强大的气势在他身上汹涌澎湃,天上红黑相间的颜色,在他生气的同时,也发生了强烈的波动。

    君慕倾心里一惊,九重的心情,就连天上的颜色都会恐慌畏惧!

    他的实力,已经到了何种地步?

    “凌霄陛下,怎么,不和你的主子说说话?”九重冷笑着说道,算起来,君慕倾就是他凌霄的主子。

    凌霄怒瞪着九重,他不要太过分了!

    君慕倾只是人类而已,就算能够召集魔兽,能让万兽臣服,那也只是人类!

    “你想用独孤凌霄来威胁我?”红眸深处一片寒意!

    九重冷笑的看着君慕倾,瞬间来到她的身边,速度快到没有一个人看清楚他是怎么走过去的。

    他手上涌动着红黑色的力量,寒傲辰立刻拉着君慕倾消失在原地,避免九重的触碰。

    九重愤恨地看着寒傲辰,他倒是忘记了,黑暗神殿殿主还在这里,君慕倾还有一个保障。

    “吟熙,陪黑暗神殿殿主,好好玩!”只见九重大手一挥,吟熙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寒傲辰刚拉着君慕倾站稳身体,吟熙就出现在了他面前,伸手就是攻击。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寒傲辰立马离开君慕倾身边,转而和吟熙开始大战!

    逆天杖瞬间出现在君慕倾手上,墨莲站在她身边,不等她出声,二话不说,就去帮寒傲辰的忙。

    “逆天杖,又是逆天杖!”九重不满地吼道,逆天杖已经选择了她,凌霄还有什么好说的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亲们要是发现新章不连贯,就去看看昨天的更新,昨天更新甜甜修改了一下,么么哒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