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暗之神的身影在逐渐的消失,在消失以前,他扭头看了一眼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黑暗之神!黑暗之神!你不能走!”还在跪在地上的黑凤凰猛地抬头,大叫道。

    黑暗之神怎么能够就这么走了,君慕倾对他不敬,难道他就这么默许了吗?神族威严怎么能够是君慕倾能够轻易冒犯的。

    黑色的身影在黑凤凰大叫的同时,立马消失,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那大吼的声音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转身看着激动站起来的黑凤凰,眼中一片冰寒。

    “黑暗神为何不能离开,六色谷谷主这样对黑暗之神大吼大叫,不怕黑暗之神怪罪吗?”涙城不知道什么时候,也出现在了祭坛的周围,在看到六色谷谷主大叫的时候,这才走出来说话。

    黑凤凰脸色一僵,转身往外面走去,“祭祀已经结束,本谷主也该回六色谷了。”

    “慢走不送。”游子之立马说道,看着六色谷谷主离开的背影,目光有些沉寂。

    这真的是人类吗?怎么感觉不像,而且从刚刚开始,她就一直在针对主母,不管是盛宴的时候,还是刚才黑暗之神出现的时候。

    黑凤凰顿了一下身体,满是阴霾的脸上,发生了淡淡的扭曲,这才又抬起步伐离开。

    君慕倾,你不会永远这么好运的,黑暗之神不能对你如何,难道就真的没有人能够对付你了吗?

    “黑暗之神竟然没有让君慕倾下跪!”中年男子从地上站起来,看了一眼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你有意见?”寒傲辰冷冷注视着那人,语气冰冷。

    “哼!”说完,中年男子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君慕倾只不过是一个红发红眸的怪物,她为什么不用跪下!

    男子心里深深的不满,但毕竟是在黑暗神殿,还有黑暗神殿殿主在这里,他不能轻易发作。

    一个小丫头,敢这么猖狂,早晚有一天,要好好的教训教训她!

    “送客!”寒傲辰冷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涙城和游子之应道,然后往人群中走去。

    祭祀已经完毕了,信仰之力的传送阵也完成,当然是要送这些人离开。

    所有人也没有逗留,转身就离开了,反倒是君墨君心和月长空留了下来,他们表情凝重的看着寒傲辰。

    等到所有人都被送走,君墨缓缓说道:“傲辰,刚才是怎么回事,黑暗之神念念有词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那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,在念出那些东西的时候,他们明显就觉得自己的神识,有那么一刹那的迷惑,那到底是在做什么?

    “那是信仰之力被传送阵吸取。”寒傲辰冷声说道,神族来的黑暗之神,这一界层的人,再怎么样,也会真心的崇拜和信仰,更何况他们还跪在黑暗之神面前。

    “信仰?”

    “大哥二哥,那对人不会造成伤害。”君慕倾淡淡说道,信仰之力罢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们就要回去了,黑暗神殿这次的请柬,要不是事先有准备,一定会措手不及。”要不是倾儿提醒他们,他们也不会料到,黑暗神殿这么快就修建完毕。

    君心不耐烦地撇了撇嘴,不满地说道:“绝宗那些老家伙居然不相信我。”后来知道错了也没用。

    “某人的信誉真低。”君慕倾摇头说道,他说的话巨额偶在那个竟然会不会相信,这不是信誉低那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个丫头,不说了,我要先回绝宗,准备准备,搬去你的万兽城。”说完,君心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君墨笑的如谪仙一般,无奈地说道:“你还是不想留在绝宗。”这也比较像君心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绝宗虽然有顺眼的老头,但是也有讨厌的,而且还占了三分之二,我留在哪里的时间已经够长了。”君心不屑地说道,那些人还真以为自己稀罕绝宗宗主的位置!

    看着君心离开的背影,所有人也只是叹气摇头,没有说什么,绝宗那个地方,君心能留这么多年,的确是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月长空看着君心离开的背影,疑惑地问道:“难道他不参加圣战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有破晓不是吗?”六家联盟有六家,现在只有四家,一家一个就四个了。

    “也对。”月长空点点头,笑着说道:“我也该回月家了,家主还在安排圣战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寒傲辰应道,他们也太紧张圣战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注视着月长空离开,疑惑地问道:“不就是圣战吗?至于这么紧张吗?”

    不就是圣战吗?

    君墨宠溺地摇摇头,他这个妹妹,什么时候都能不慌不忙,圣战这种事情,也没让她重视。

    这才是倾儿啊!

    “主母,圣战啊,我能不能去!”冥凑到君慕倾面前,现在问主上没用,问主母才有用,主母同意的事情,主上一定会同意的!

    冥现在深深的明白这个道理,有些事情,还是问主母好。

    君慕倾囧囧地看着黑精灵,他要不要去,又不是自己能决定的,黑暗神殿的事情,她什么时候管过了。

    “把大尊王的钱收回来,你就可以去。”寒傲辰淡淡说道,语气中没有一丝情绪。

    冥眼前一亮,立马走到寒傲辰面前,“主上,你说的是真的,只要我找黑暗大尊王那个老东西,收钱就行了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寒傲辰淡漠地应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现在就去!”说完,黑暗精灵立马离开,大尊王啊大尊王。

    黑暗麒麟站在一旁,看着冥兴致勃勃的样子,顿时满头黑线,这次不知道黑暗大尊王会不会又会气的吐血晕厥。

    “我也回去六王城了,再见的时候,就是圣战了。”君墨微笑着说道,温柔的语气,让人听了都会沉醉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笑着点头,大家都那么着急的准备圣战,怎么她总觉得没什么可准备的。

    直到君墨离开,君慕倾才问:“寒傲辰,那些人这么紧张的准备,这一百年再怎么样,也选好了参赛的人,那还要准备什么?”

    寒傲辰淡淡一笑,走到君慕倾身边,一把搂进怀里,“灵丹神器这些,还有就是送给临君城的大礼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这些她都不用准备。

    “你先回万兽城吧。”寒傲辰笑着说道,黑暗神殿这里还有些事情,黑暗大尊王不在,只能他来处理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应道,转身往万兽城的方向走去,万兽城和黑暗神殿的距离,就这么一点点远,她也就没带谁过来。

    涙城和游子之回来的时候,君慕倾已经离开,他们走到寒傲辰面前。

    “主上。”

    “去黑暗神殿!”黑暗之神的人,藏的还挺严实的,那个人竟然也会是黑暗之神的精灵之一,差点就连他也骗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涙城和游子之立马应道,赶紧往前面走去,当初那个告诉黑暗之神,主母来黑暗神殿事情的人,已经找到了,就等着主上回去解决,也许说,那就不是人,而是黑暗之神的黑暗精灵。

    黑暗之神把黑暗神殿,也安插了黑暗精灵,还没有告诉任何人,摆明了就是监视主上在神殿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不管是谁,主上怎么会让这样的人,留在黑暗神殿!

    周围的黑暗神殿信徒,见寒傲辰走了,自觉的去做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刚才还热闹非凡的黑暗神殿,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,仿佛什么事情,都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君慕倾走出黑暗神殿,立马就看到了那黑点的万兽城,这就是黑暗神殿,和万兽城之间的距离,只要走出来,就能看到不远处的万兽城,而在万兽城也一样,走出万兽城的城门,就能看到黑暗神殿。

    没有那个地方,会有两股势力之间的距离,这么相近,谁都想独霸一方,所以不会愿意和谁一起把自己势力的大本营,修建在一起。

    临君大陆,现在很多人都在看着,看黑暗神殿和万兽城之间,会发生怎样的战争。

    是有一些人知道,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,却不清楚状况,更有很多人都不知道他们之间关系如何,那更加是等着看热闹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扭头笑看着黑暗神殿,“有邻居也不错。”说完,她大步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空中传来呵斥的声音。

    君慕倾抬头一看,就发现黑凤凰站在空中,以那俯视的目光,高傲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原来‘谷主岚下’还没有离开,就是不知道在这里等什么人?”君慕倾故意装作不知道,抬头看着黑凤凰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也不用装傻,我是谁,你再清楚不过!”黑凤凰冷声说道,话落,她张开双翅,巨大的凤凰,出现在蔚蓝的天空之下。

    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这是自己还没找她,她就想要自己送上门?

    黑凤凰凝视了君慕倾许久,巨大的身影从空中飞下来,强大的气势迎面扑来。

    在黑凤凰冲下来的瞬间,君慕倾的身影,也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啧啧,降级了啊?”君慕倾惋惜地说道,契约者死了,她只是降级,就算好的,还要来送死!

    看着君慕倾脸上惋惜的样子,黑凤凰气的浑身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自己降级,这是谁的原因,不就是君慕倾吗?要不是因为她,自己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晋升一层级,要几百年的时间,但是降级的速度,却是飞快,只要六色谷一个谷主死了,它就会被降级,这都是君慕倾害的,都是君慕倾还的!

    黑凤凰看着君慕倾,狰狞的凤头,变得更加的扭曲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我要让你死无葬身致死!”黑凤凰怒吼道,气势一下子如同洪水一般,凶猛的上涨。

    君慕倾脸色微变,感觉到气息波动在加速,赤红的眸子中,闪烁出冰冷的光芒。

    又是瞬间提升自己的实力,这种情况,她只见过两次。

    一次是万丈谷,另外一次,就是在逐放之地,九头蛟身上看到过,吟熙,又是吟熙!

    “天堂鸟!”君慕倾立马凝聚出斗技,精致的脸上一片冷峻。

    黑凤凰脸色大变,看着君慕倾凝聚出的斗技,它开始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想死,那就成全你!”君慕倾的身影,瞬间就出现在黑凤凰身后。

    在急速逃跑的黑凤凰,看到君慕倾立马就追上自己,她脸色大变,但是也知道不能在这里就输了,要杀君慕倾,就必须把她引走。

    黑凤凰前进的速度飞快,君慕倾突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引我出去?那倒要看看,你能用什么办法杀我!”说完,她又跟了上去,还特意放慢了速度。

    在前面匆忙“逃走”的黑凤凰,看到君慕倾跟了上来,脸上呈现出一片幸喜,只要君慕倾跟她来了就好,只要她来了,在她就彻底陨落!

    天才!奇才!鬼才!统统都会消失!

    她也不会再出现在这个世界上,君慕倾吗?到时候万兽城就可以是自己的!

    想到这里,黑凤凰脸上露出一抹幸喜,前进的速度也变快了不少。

    她仿佛已经看到了未来的日子,她坐在万兽城首位的日子。

    黑凤凰的身影,在飞入万兽城不远处的一片森林,然后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空中,脸上闪过一丝冰冷的笑容,灼热的火焰出现在她手上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烤山鸡会不会好吃。”赤红的火焰从君慕倾手上跳下去,落在森林之中,熊熊大火立马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火焰飞快燃烧,很快一片森林,就被烧毁了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黑色的身影立马从森林中飞出来,黑凤凰看着君慕倾,墨色的眸子,满满的都是凶狠之色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看着是谁!”黑凤凰爪子抓着一个人,那是盛宴上见过的人,一股势力的长老,在刚才黑凤凰离开的时候,讥讽君慕倾没有下跪的人,就是他。

    那个人在看到君慕倾的时候,立马大声求救,“君城主,救命,救救我!”

    他怎么也没想到,刚才还在说君慕倾的坏话,现在就遇上君慕倾,而且她还是唯一能够救自己的人!

    男子满头大汗地看着君慕倾,早知道刚才在离开的时候,就什么都不说了。

    看着黑凤凰手上的人,君慕倾笑了,“山鸡,你以为用他,就可以威胁我?你不知道,我这个人呢,最不喜欢的,就是别人威胁,当然,鸡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救这个人?

    要知道,她君慕倾虽然不是什么坏人,但是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人,她有什么理由,就一个毫不相干的人。

    黑凤凰面色狰狞地看着君慕倾,“君慕倾,我当然知道你不会救他,只是,要是其他人知道,你见死不救,甚至是杀害其它势力的长老,不知道你会有什么样的处决!”

    她敢说自己是鸡!

    她是凤凰,高贵的凤凰一族,君慕倾敢说她是鸡!

    可恶,实在是可恶!

    赤红的眸子冰冷地看向黑凤凰,“我说过,我最不喜欢的,就是别人威胁!鸡也一样!”

    赤红的火焰,笼罩着整个森林的上空,在黑凤凰出现以后,森林的火已经被熄灭,现在森林之中,一点火星都没有。

    黑凤凰脸色大变,看着君慕倾手上的动作,它煽动了一下翅膀。

    君慕倾竟然真的不在乎这些,她不可能不在乎,人类把自己的名声看的比什么都重要!

    她又敢说自己是鸡!

    黑凤凰煽动翅膀,仰天高啼一声,身体瞬间变大,现在她的身体,变得比刚才更大了。

    “君城主,救命,救救我!”男子大声叫道,他完全忘记,在离开黑暗神殿的时候,他那个时候还想着要教训教训君慕倾,只是现在反倒是让人来救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冷冷一笑,目光有些冰寒,“天堂鸟!”

    “君慕倾,现在距离万兽城这么远,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召唤魔兽!”黑凤凰飞在上空,目光狰狞地说道。

    还在凝聚魔兽的君慕倾,立刻感觉到周围不同寻常的气息。

    她扭头看去,发现几十道身影,往自己这边飞来,那是魔兽!

    “魔兽!魔兽!”

    飞黑凤凰脚下的男子,急的大叫起来,好多魔兽,这要怎么办!

    黑凤凰看了一眼在不停挣扎的人类,巨大的爪子,稍稍一用力,只听到骨头断裂的身影,刚才还在挣扎的人,就被黑凤凰扔到一旁。

    巨大的天堂鸟瞬间凝聚而成,凝聚成形的那刻,它立马往黑凤凰那边冲击而去。

    斗技比黑凤凰小了一半,但是攻击是速度确实极快!

    刚才还在远处的魔兽,立马出现在黑凤凰身边,它们合力围攻天堂鸟,凝聚的斗技,消失在了空中,只剩下星星点点的光芒。

    君慕倾冷冷地看着黑凤凰,兽人,魔兽,零零散散加起来,竟然有上百只!

    等级都在尊神之上,那么多魔兽已经够多了,再来那么多魔兽。

    黑凤凰竟然找上了九重,也不知道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。

    九重是怎么让魔兽为他做事情的,这些并不是魔兽傀儡,而是真正的魔兽,难道这个世界上,也有人,能够驾驭万兽?

    黑凤凰高傲地看着君慕倾,看着魔兽的到来,它显得更加的得意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君慕倾,现在,哪怕是你趴着求我,我也不会放过你。”真么想到,那个人类,竟然能召唤出这么多魔兽,这个世界上,也不只是君慕倾一个人能驾驭魔兽,让魔兽臣服。

    现在它也臣服了,臣服在那个男人的脚下,只要能杀君慕倾,臣服又如何!

    到时候万兽城就是她的,小小的六色谷,哪里能比得上宏伟的万兽城!

    “趴着求?”君慕倾用手指摩擦着下巴,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“那就打到你趴着求!”

    她这个时候,还敢这么嚣张!

    黑凤凰目光狰狞地看着君慕倾,她还能这么嚣张。

    虚张声势,现在就让她好好嚣张一下,等会,就让她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!

    君慕倾冷冷一笑,金色的光芒从她身上闪烁出来,强大的光芒,从前面铺上一条金色的大道。

    黑凤凰看着金色的大道,不屑说道:“把君慕倾抓起来,给我吊起来狠狠打!”

    看她君慕倾还能怎么嚣张,区区金光,就能吓到她了吗?痴心妄想!

    才踏出空间一步的玄金,听到这个声音,差点摔倒。

    谁这么不知死活,竟然要把君慕倾吊起来狠狠打!

    魔兽们听到黑凤凰的指示,立马往君慕倾那边走过去,它们才刚踏出一步,威力强大的龙吟,轰然响起。

    所有魔兽全身打颤,在龙吟响起以后,它们立马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玄金,听到没有,吊起来打!”君慕倾双手环胸,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白色的声音出现在人前,那栩栩如生的金龙,盘旋在玄金的身上,玄金出现以后,百兽膜拜。

    “黑凤凰逃了。”玄金平静的开口,吊起来打是没问题,她就不担心那黑凤凰就这么逃走吗?上次被血龙送走,这才没几天,她就能召集出这么多魔兽兽人,可想她的实力,也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君慕倾还站在这里,一点追的打算都没有,难道就让她这么逃走了吗?那也太不像君慕倾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那狼狈逃走的身影,冷冷一笑,“逃走?是吗?”

    玄金看到君慕倾冰凉的笑容,就知道事情绝对没那么简单,看着离去的黑凤凰,他还是不知道君慕倾怎么想的,这已经走了这么远了,还没有去追。

    只是那黑凤凰,还真是有够讨厌了,在感觉到强大气势出现,她就立马逃走,连这些魔兽和兽人,都不顾了。

    “拜见金龙上尊!”所有魔兽立马叫道,匍匐在地上的身体,在不停打颤。

    几道黑色身影,飞速从远处走来,龙腾走在最前面,在他看到玄金以后,立马单膝跪下,“上过金龙上尊。”

    相思脸色苍白的看着玄金,五爪金龙的威压,太厉害了。

    “金龙上尊。”相思也跪下叫道。

    这就是五爪金龙,让兽不可违背的上古神兽!

    玄武也是上古神兽,但它一直将威压,气势等等一切都收敛起来,尽管在靠近他的时候,还是会感觉到不舒服,可比现在那真是好太多了。

    玄金陛下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,他们面对上古神兽的威压,也只能跪下了。

    “龙腾,把它们吊起来狠狠的打。”君慕倾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龙腾立马应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一眼玄金,“还不走。”说完,火红的身影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玄金愣了一下,赶紧跟上去,原来她是故意在这里等龙腾来的,就说那只黑凤凰怎么能够逃过君慕倾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黑凤凰匆忙狼狈往前面跑去,看着形式瞬间就扭转,她始终都想不明白是为什么。

    那个出现的男子,强大气息的男子,那是龙吟,君慕倾身边竟然会跟着龙族!

    她怎么样也没想到,单身离开万兽城的君慕倾,好不容易将她引开,上百只兽人魔兽,还是对付不了君慕倾,可恶,实在是可恶!

    匆忙逃窜的黑凤凰,感觉到身后传来的气息,她猛地往身后看去,发现刚才还没有的红色身影,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快追上自己了。

    不!绝对不能让君慕倾嘴上,她还要去求那个人,让他帮忙杀了君慕倾!

    “黑暗神殿到底是什么意思,这么快就让我们离开,黑暗之神,根本什么都没说!”不满的声音从地上响起。

    在逃走的黑凤凰,她脸上立马露出笑容,凝态人形,她又变成了那个惊艳无比的琳帘。

    看到君慕倾追过来,她冷冷一笑,匆匆忙忙地往地上走去,“君慕倾要杀我,君慕倾在追杀我!”

    还在地上议论的人,看到匆忙走来的黑凤凰,立马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还听到,那句,君慕倾在追杀她!

    看着远处追来的红色身影,所有人脸色大变,君慕倾果然来了!

    “谷主别担心,有我们在,君慕倾不敢对你怎样!”为首的人立马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各位了。”黑凤凰故意装成收了重伤的样子。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上空,俯身看着地上站着的声音,“让开!”又是他们烈琰佣兵团!

    “君城主,要让我们让开,只怕不行,六色谷谷主,被你追的无路可逃,你就如此咄咄逼人,要置人于死地吗?”为首的人,愣了愣,却还是非常强硬地说道,那态度,表明就是在指责君慕倾。

    君慕倾冷冷看着地上站着的人,他们把黑凤凰包围在里面,就怕她收到半点伤害。

    真是可笑,这样就能阻止她了吗?

    “我不想再说第二次!”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放肆,这是六色谷谷主,岂是你说杀就杀的!”烈琰佣兵团其他人也说话了,他指着君慕倾,仿佛自己多伟大似的。

    “她,我今天杀定了!”如腊月寒风的声音,冰冷传来。

    “滚!”玄金再次出现在君慕倾的面前,大喝一声,所有人的身体,都在不停的颤抖着。

    黑凤凰惊悚地看着玄金,这就是刚才的魔兽,龙族,他是龙族!

    所有人瘫软跪在地上,黑凤凰也不例外,“君慕倾,我是六色谷谷主,你若是杀了我,整个六色谷,一定和你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“那就试试!”寒冷的冰刃,瞬间出现在君慕倾面前。

    “不,君慕倾,你敢杀我,黑凤凰一族,是不会放过你的!”黑凤凰惊恐的看着君慕倾,她不敢杀自己,不敢!

    君慕倾要是这么做,一定会被黑凤凰一族追杀,她不能这么做,不敢这么做!

    “不敢吗?”赤红的眸子,闪烁出冰冷的光芒,一道血红是火焰瞬间出现。

    “玄金,今天晚上加道菜你说好不好?”君慕倾挑挑眉头,冷声问道,赤红的目光,闪烁出冰冷的寒意。

    加菜?

    玄金不知道君慕倾想做什么,疑惑的问道:“加什么菜?”

    所有人也都疑惑了,怎么突然说到今晚加菜的问题上去了?

    “火烧山鸡!”

    火烧山鸡?

    那是什么菜?

    烈琰佣兵团的人疑惑地看着君慕倾,他们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这道菜,有什么特别的吗?

    黑凤凰脸色大变,她知道君慕倾在说什么,她她她,怎么到现在还敢动手,在临君大陆这些大势力面前,她还这么放肆!

    “挺好。”玄金点点头,火烧山鸡!

    在众人的注目下,火焰没入了黑凤凰的身体,她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黑凤凰的身体被火焰熊熊包围,不论她怎么挣扎,也不能逃开血焰火的火焰。

    “啊!君慕倾,你赶紧杀了我,杀了我!”黑凤凰在火中大叫,这是什么样的火焰,她受不了了,受不了!

    她就是恶魔,恶魔!

    君慕倾笑看着黑凤凰,双手环胸,“火烧山鸡,当真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君慕倾,黑凤凰一族,不会放过你的,一定不会放过你!”黑凤凰大声吼道,君慕倾明明能立刻出手的,她偏偏就是要这么活生生的折磨她。

    “看来以后这道菜会常吃。”君慕倾看着那团火焰说道。

    玄金轻咳一声,站在一旁,别人要听到黑凤凰一族找上门,脸色一定会大变,君慕倾竟然还说,以后会常吃这道菜。

    偶尔换换口味也不错!

    黑凤凰的声音越来越小,空中传来阵阵肉香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黑凤凰都不知道自己招惹的人,是多么的可怕,那更加是她招惹不起的人。

    烈琰佣兵团,十几个人惊悚地看着焚烧的离炎,身体抖动的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死了!

    琳帘死了!

    那他们该怎么办?君慕倾她当真敢杀琳帘!

    这可是六色谷谷主,六色谷谷主!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好大胆子!”烈琰佣兵团为首的那人,大声呵斥道,六色谷谷主就死在他们面前,要是六色谷追究起来,那会连累他们烈琰佣兵团的!

    “是啊,我胆子很小,所以,我在想,要不要斩草除根。”君慕倾把玩着手指,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斩草除根!

    烈琰佣兵团的人,脸色立刻大变,看着君慕倾来的模样,都变得惊慌起来。

    玄金站在一旁,无声的笑了,她竟然说自己胆子小,君慕倾的胆子小,那这个世上,还有胆大的人吗?

    “君城主,你放过我们,只要你放我们,我们保证半句话都不说!”他们哪里敢说,小命都捏在君慕倾的手上了。

    “相信你们的话,我比较相信,死人才是不会说话的。”君慕倾目光一寒,手上再次出现火焰。

    烈琰佣兵团赶紧把身体匍匐在地上,颤抖地说道:“君城主,我们真的不会说,我们立誓,我们立下血誓,要是说出今天见到的,我就会被天打雷劈!”

    银白色的光芒,没入烈琰佣兵团为首那个人的身体。

    烈琰佣兵团的人,恨不得抽自己,在看到琳帘出现的时候,他们就该离开的,现在搀和进来这件事情,君慕倾一定不会放过他们。

    可谁会想到,君慕倾真的敢杀琳帘,六色谷谷主,她眉头不皱一下就杀了,更别说是他们几个。

    “君城主,我们也立誓,我们这就立誓!”

    十几个人匆忙的割破自己的手指,赶紧立下血誓,银白色的光芒从天而降,没入了他们身体。

    君慕倾笑看着眼前的人,没有说话,立誓啊?

    见君慕倾手中的火焰没有落下来,所有人都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君城主,我们已经立下血誓了,能离开了吗?”说出来那对是狗屁,现在保住己性命才是真的!

    招惹上君慕倾,那一定不会有好下场,下次看到君慕倾,他们一定躲的远远的!

    刚才他们为什么不快点离开,只要离开,不就什么事请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笑而不语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烈琰佣兵团的人见君慕倾不说话,身体颤抖地站起来,小心翼翼地往身后走去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我们就先告辞了,佣兵团还有很多事情。”说着,他们立马就往身后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说过,你们可以离开?”冰冷的声音透着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十几个人砰的一下,全部跪在地上,哭丧着脸。

    “君城主,我上有老娘,下有孩子,中间还有好几个夫人,你杀我了我,他们就没法活了。”为首的人趴在地上,痛苦流涕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君城主,我们也是,我们也是。”其它人赶紧应和道,心里已经在咒骂了,他这么说居然不事先通知一下。

    眼前的人可是君慕倾,他们先离开才是上策!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抽动了一下,满头黑线地看着地上跪着的人。

    十几个大男人,就像是哭丧一样,跪在地上,一个个痛哭流涕。

    玄金眉头跳动了一下,为什么人类是这样的,他们不是佣兵吗?人类的佣兵,不是最有胆识的了吗?

    “君城主啊!”

    “呜呜,放过我们吧!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有老娘孩子要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围顿时鬼哭狼嚎一片,很难想象一群男人哭的眼泪鼻涕口水洒一地,那是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君慕倾满头黑线地呵斥道。

    刚才还鬼哭狼嚎的声音,瞬间收住,十几个人抬起头,哭丧着脸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别杀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不想死就闭嘴!”君慕倾再次说道,眉头在不停的跳动。

    所有人赶紧收住了声音,连呼吸都不敢大力。

    “我先回万兽城。”受不了这些人类的鬼哭狼嚎,真的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冷声应道。

    十几个人紧张的看着君慕倾,不会有什么事情吧?

    斩草除根?

    玄金的身影逐渐远去,君慕倾也大步往地上走去,看着紧张无比的十几个人,眉头跳动的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死,还是想活?”冰冷的声音缓缓响起。

    “想活!”所有人立马说道,他们当然想活!

    “想活,那就帮我做一件事情,再加上你们刚才的血誓,只要答应,你们就可以离开。”君慕倾双手负在身后,睨视着跪在地上的人。

    “您请吩咐!”他们当然答应,为了自己的小命!

    “好。”赤红的眸子中,露出一抹冰冷的笑容。

    十几个人纷纷打了个冷颤,心里涌出一股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在琅琊联盟面前,鬼鬼祟祟地出现了十几个身影,他们小心翼翼地看着面前耸立的联盟,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“副团长,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吗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答应过君慕倾的,要是不这么做,就要被斩草除根!

    “你疯了,难道想被君慕倾烧死!”

    所有人纷纷打了个冷颤,他们当然不想被烧死,只是这样做真的好吗?

    “不管了,君慕倾说,琅琊联盟的人,一定不会对我们怎样,试试。”烈琰佣兵团副团长大步走出去,横竖都是死,他相信君慕倾!

    他双腿打颤的往琅琊联盟门口走去,全身打颤。

    “何人!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来送信的。”

    “送信?”琅琊联盟的人疑惑地看着鬼鬼祟祟前来的人。

    “有人让我传话,让吟熙告诉九重,上百只魔兽兽人,她就收下了,还让我说声谢谢。”什么意思?

    守门的人刚想说话,白色的身影瞬间闪过,“她当真这么说!”

    “当,当然。”戴面具?

    “让他们离开!”吟熙冷声说道,然后转身往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尊上竟然让魔兽兽人去对付她,他不是说短时间里面,不会对君慕倾怎样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吟熙的脚步不禁加快速度。

    烈琰佣兵团的人,惊恐地看着远走的身影。

    没事,真的没事!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骗他们!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