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黑暗之神,脸色铁青的坐在原地,看看天色,明显时间已经到了,看着寒傲辰一点不着急的样子,他只觉得自己隐忍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黑暗神殿殿主,不遵循黑暗之神的命令,寒傲辰到底想做什么,这最后来的人到底是谁,有那么重要吗?

    黑暗大尊王脸色铁青的想着,却又不敢把自己心里的说出来。

    在这么多人面前,黑暗神殿殿主的面子,他必须要给够了,要是黑暗之神知道,自己对寒傲辰不敬,一定又会呵斥他,甚至是惩罚他。

    黑暗大尊王那叫一个憋屈,自己一心为了黑暗之神好,却每次因为寒傲辰的事情而受罚,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出了乱子。

    君墨君心两人走在一起,扭头看了一眼万兽城的方向,眼中闪烁着笑容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们的宝贝妹妹,什么时候才能来,看寒傲辰的样子,她没有到,事情就不再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啧啧,这个男人怎么越看越满意呢?

    要是老爹看到现在的事情,是不是就能够放心把小倾交给寒傲辰。

    “殿主。”黑暗大尊王的声音,打断了君墨君心的对视,他们收回目光,随意地坐在宴席之上。

    月家这边来的,则是月长空,看到寒傲辰坐黑暗神殿殿主之位上,月长空不知道是该惊讶还是惊吓,或许说是惊喜。

    寒傲辰是黑暗神殿殿主,很多人都知道,毕竟当初月家的时候,寒傲辰的出现,引起了很多人的注目,那个时候他也是没有理会众人目光,走在君慕倾身边。

    在临君大陆,谁不知道君慕倾和黑暗神殿殿主关系不一般,到现在小倾都没有来,寒傲辰这边没有动静,他也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寒傲辰是不着急,不过有些人好像很着急了,黑暗大尊王。

    月长空收回心思扭头看向不远处的黑暗大尊王,又是要说时间已经到了吗?

    “大尊王若是急着回黑暗神殿,本主也不变强留。”墨色的眸子闪烁出冰冷,优雅地语气中,透着淡淡的寒意。

    黑暗大尊王从语气就知道,寒傲辰很不满他现在,为了能够继续留下来,他还是闭上嘴巴。

    比起面子,还是留到最后比较重要,这些都是大势力,送来的贺礼足够填补他修建万兽城的空缺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是什么人,能有这么大的面子,让殿主这么等待。”妩媚地声音缓缓响起,娇弱无力,是男人听了都会觉得酥骨噬魂。

    黑暗大尊王扭头看去,发现黑衣女子坐在六色谷的位置上,而那女子妩媚艳丽,不是一般的凡物。

    这一声,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,要知道这是他们想知道,而又不敢问的事情,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大胆,问出了所有人的“心声”。

    当那黑色的身影映入眼帘之时,周围都是倒吸气的声音,所有人脸上露出的表情,只剩下惊艳。

    寒傲辰扭头看去,墨色的眸子再看到来人之时,出现了一丝闪动,却有瞬间逝去,速度快到没有让任何人发现。

    “六色谷谷主琳帘岚下!”有人一眼就认出了来人就是琳帘本人,不免惊呼。

    “是琳帘!”

    “琳帘岚下也来了,黑暗神殿当真好大面子。”

    周围一下子响起了议论的声音,这次黑暗大尊王请来的,那几乎是临君大陆三分之二的势力,尽管有人害怕黑暗神殿,当然也有不怕死的,看到琳帘出现,忍不住惊呼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琳帘已经不理会谷外的事情很久了,这次出现在黑暗神殿之中,他们当然惊奇不已。

    同样的,他们也在猜测六色谷的目的,六家大联盟已经有两家成了光明之神的爪牙,六色谷最后会投靠黑暗神殿,那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琳帘谷主,失敬。”黑暗大尊王站起来,笑着说道,琳帘都来了,看来这次的决定,一点都没错。

    黑暗神殿再现,没有几个人敢不给面子,他们殿主的威名,在临君大陆,可是一直都存在的。

    琳帘娇柔轻笑,缓缓说道:“大尊王客气。”却又在心里冷哼。

    琳帘吗?

    错了,她不是琳帘,君慕倾让她降级,这次来黑暗神殿,就是为了报仇,黑暗神殿殿主,万兽城城主。

    不知道的还以为,黑暗神殿修建在万兽城附近,是为了震慑万兽城,实际上真的如此吗?

    寒傲辰,黑暗神殿殿主,这样的男人,可以说是临君大陆第一美男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怎么会喜欢上君慕倾那样的怪物,还真是不值得。

    面对“琳帘”的注视,寒傲辰直接无视,沉浸的眸子闪过一丝冰冷。

    君慕倾要是在这里,一定会看出来寒傲辰想要做什么,他眼底深处的寒意,那是什么意思,能发现这点的人,只怕也只有君慕倾。

    君墨和君心再次满意点点头,果然够气势,直接就漠视了六色谷谷主,这殿主不错不错。

    “琳帘”看着寒傲辰,眼中闪过一丝恨意,随即连上又扬起笑容,“怎么没有请万兽城城主?君城主已经就在附近,难道不知道黑暗神殿的事情吗?”要真是那样就奇怪了,只怕现在等的人,就是君慕倾。

    除了君慕倾,她真的想不出会有第二个人,能让寒傲辰这么等。

    游子之厌恶地看了一眼“琳帘”,沉声说道:“黑暗神殿要请什么人,难什么人,难道要向六色谷通告不成?”

    这女人怎么就那么讨厌,看她的样子,明明就知道,现在在等的人,就是主母,她还要明知故问,真是作呕。

    所有人微微一愣,明显是听出了游子之话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琳帘”脸色也僵住了,过了好久,她才扯出一抹笑容,“自然是不需要,只是有点好奇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奇?难道六色谷谷主这么长时间,没有处理六色谷的事情,是去‘好奇’了?”冰泉般的声音,从空中响起,一道红色闪电走过,君慕倾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寒傲辰面前。

    看到君慕倾来了,寒傲辰眼中神情,终于柔和了几分,站在一旁的游子之,那叫彻底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主母来了就好,不然殿主这个表情,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这些人要是了解殿主,就知道,他冰冷不语的时候,就是他不悦的时候,这段时间,殿主会做出什么事情,出了他自己,谁也不知道,错了,现在还有主母也会知道。

    是她!

    黑暗大尊王惊讶的看着君慕倾,她就是当初在黑暗神殿,黑暗之神要见的女子,她竟然是万兽城城主!

    殿主的贵客,竟然会是万兽城城主,这是怎么回事,殿主在这里修建黑暗神殿,不是为了震慑万兽城吗?为什么现在他觉得不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还有黑暗之神,这个丫头刚到黑暗神殿,黑暗之神,就立马让她去见他。

    一直以为,万兽城城主,是一个女人,却没想到会是一个丫头!

    黑暗大尊王看了寒傲辰一眼,脸色变得更加的铁青,他眼皮垂下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看到君慕倾的到来,“琳帘”的表情明显扭曲了几分,她轻哼一声,“本谷主,还以为城主不来了呢!”

    他们之间有仇!

    所有人纷纷惊觉,听六色谷谷主的语气,明显就是找茬的,不然这又不是六色谷,人家爱来就来,黑暗神殿殿主都没有说什么,她一个外人,这么激动做什么。

    君慕倾微笑着往一旁走去,不顾黑暗大尊王的目光,大步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。

    谁也没说什么,看着寒傲辰的目光,他们就知道,这个位置,是特地为君慕倾准备的!

    “我记得,两个月前,谷主大人还出现在融山,你出现在这里,不知道你的宝贝徒弟,明仙在什么地方?”君慕倾皮笑肉不笑地问道,她当然知道这个“琳帘”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她还没有听说,被魔兽杀死的人类能够活过来,会站在这里,还会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,除了那只黑凤凰,也没有谁会这样。

    真没想到,黑凤凰摇身一变,成了六色谷谷主,她这是想报仇吗?

    赤红的眸子闪过一丝阴霾,她不找这只黑凤凰,她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,这样也好,免的她再去找。

    黑凤凰一族,就不知道她有什么样的本事了。

    两个月前,六色谷谷主,出现在融山!

    所有人眼中闪过一丝惊讶,六色谷谷主去融山做什么,听万兽成城主这么说,当时她也在融山?

    “琳帘”表情明显再度僵硬,却又不动声色地说道:“君城主,六色谷自己的事情,就不用劳烦你。”

    君慕倾!

    “是吗?那刚才就不知道是谁,要管黑暗神殿的事情?”君慕倾若有所思地问道,赤红的眸子露出冰冷的笑容。

    黑凤凰握紧双拳,她拼命的告诉自己要冷静,一定要冷静,要是生气了,那就会被君慕倾牵着鼻子走,她这次来是来杀君慕倾的,不能功亏一篑!

    “是啊,不知道六色谷谷主,如何解释刚才?”寒傲辰在“适当”的时候,不急不缓地说道。

    来了!

    游子之愣了愣,紧张地站在原地,主上和主母这是要联手的节奏。

    剑宗剑术嘴角仿佛是看好戏一般,静静坐在原地,笑看着六色谷谷主。

    她明明就知道黑暗神殿殿主,和万兽城城主的关系,还要这么挑拨,不是自己自找没趣,琳帘好像比几年以前更愚蠢了。

    琅琊联盟这次来的人,并不是吟熙,也就是一个小角色,看到这一切,他眼中露出不屑的目光。

    烈琰佣兵团副团长坐在一旁,好像这些事情都和他没有多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光明之神这边,当然也派人过来了,独孤城,冒险会,万丈谷,明宗,都有来人。

    临君大陆最大的势力,几乎都来了,至于蓝镜之海,没有谁能够找到蓝镜之海在什么地方,即便是黑暗神大尊王也一样,他就是想去送请柬,那也没有办法找到蓝莲,也只能作罢。

    召唤城,驯兽工会,四方城都有派人过来,这些势力几乎都是收到圣战请柬的势力。

    还有其它不算很大的实力,收到请柬也是要来的,他们不能得罪临君大陆大势力之一,黑暗神殿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,都放在“琳帘”的身上,看着她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也就知道,她根本就说不出什么,也不知道该如何说。

    所有人讥讽地看了一眼琳帘,她自己都知道说六色谷的事情,用不着万兽城城主来管,那刚才黑暗神殿的事情,她不是句句有理,字字铿锵的吗?

    君墨君心摇头一笑,看着君慕倾脸上的笑容,纷纷露出一抹宠溺。

    这丫头,还是这么厉害,就连六色谷谷主,都不能让她吃半点亏,六色谷谷主把主意打到倾儿的身上,真的是有眼无珠。

    她想摆君慕倾一道,结果却被君慕倾给摆了。

    月长空轻咳了一声,继续面不改色,脸部的表情明显的出现了抽动。

    君慕倾靠在大椅上,笑眯眯地看着六色谷谷主,仿佛是在等待她的回答。

    周围一片寂静,没有人先开口说话,他们都想看看,六色谷谷主,要怎么下台。

    黑暗大尊王见没有一个人要开口的意思,笑着站起来,“谷主也是关心城主罢了,是本尊疏忽,城主没来都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“噢?殿主大人,不知道你的手下疏忽,要怎么办呢?”君慕倾扭头问着寒傲辰,轻轻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周围顿时一片嘈杂声响起,喷饭的,倒在地上的,呛到的,噎到的。

    各大势力的重要人物,在这黑暗神殿的盛宴上,出尽了笑话。

    君墨君心月长空嘴角抽动一下,自觉的放下手中的碗筷和杯子,挪动了一下身体,发现坐的很稳,他们这才又淡定下来。

    什么叫先下手为强!

    看着君慕倾无辜的模样,所有人觉得雷声阵阵在头顶响起。

    明明就是她来晚了,这么多人等她一个,她居然还振振有词地问,手下疏忽,要怎么办?

    黑暗大尊王那句话,谁听了都知道是客套话,为了给琳帘台阶下的,结果她还顺势接了过去!

    真不愧是万兽城城主,果真是不能轻易招惹的角色,以后遇到她,一定要躲的远远的!

    这几乎是盛宴上,所有人的心声!

    黑暗大尊王早就僵在了原地,脸色从白到青,从青到紫。

    君慕倾!

    明明就是她自己来晚了,而且他根本就没有给请柬给她,她来这里已经不合常理了,她竟然还让殿主处罚自己,在这么重要的日子,在这么多人面前,他要是被处罚了,面子何存!

    他是堂堂大尊王,黑暗之神的大尊王,君慕倾她这样,明显就是在侮辱他!

    可恶!实在是可恶!

    “君城主在让殿主处罚本尊以前,是否先拿出请柬?”黑暗大尊王沉声说道,殿主刚回来不久,他一定不会有时间给这个丫头请柬!

    拿不出请柬,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把这臭丫头赶走,在这么多人面前羞辱他,可恶!

    游子之差点喷了,黑暗大尊王居然要请柬,难道他不知道自己的请柬,少了一份?

    要知道那请柬是他亲自送去万兽城的,还亲自交给了相思,殿主都回来好几天了,相思不可能没有见到主母,那份请柬,肯定就在主母的身上。

    大尊王这不是找罚吗?这个时候问主母要请柬,明明一开始所有的事情,对在六色谷谷主身上,他何必自己也跟着跳下海。

    “请柬?”寒傲辰坐正身体,华丽而又优雅的姿态,在他身上显露无疑。

    “不错,只要君城主能拿出请柬,本尊愿意现在就回黑暗海域!”黑暗大尊王目光坚定地说道,心里却在冷笑着。

    君慕倾怎么可能能拿出请柬来,请柬都是他发放出去的,殿主回来的晚,没有时间给她请柬。

    只要君慕倾拿不出请柬,看她还能说什么,到时候,她也只能乖乖的离开这里,回她的万兽城去。

    游子之低头摸了摸鼻子,看着黑暗大尊王得意的样子,他真的很想提醒,大尊王陛下,你知道眼前坐着的是谁吗?这是主母,主母啊!

    “回黑暗海域。”君慕倾笑着点点头,看到黑暗大尊王自信满满的样子,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看到君慕倾瞬变的脸色,那“心虚”的模样,所有人心里纷纷涌出疑惑。

    难道君慕倾真的是不请自来,没有请柬吗?

    要是这样,万兽城的脸可就丢大了,坐在这里的都是德高望重的人,在临君大陆的地位也不一般,要是她真没请柬,今天的事情,明天整个临君大陆只怕都会知道。

    大部分人还是挺为君慕倾担心的,其中不少势力,都和君慕倾有过交集,也有是受过君慕倾恩情的,他们心里都在担忧。

    有人担心有人却是幸灾乐祸的模样,也有不少人直接全神贯注的放在君慕倾的身上,想看看她出丑的样子,这样的机会并不多见。

    盛宴还没有开始,就能看到君慕倾出丑,他们接下来的胃口都会变得好起来。

    看君慕倾那样,只怕是拿不出请柬了,这样也好,让他们看看好戏。

    黑凤凰在看到君慕倾那一下子就变化的神情,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脸上燃起了希望。

    难道这次黑暗神殿殿主,忘记给君慕倾请柬了?

    她设上并没有参加盛宴的请柬,如果是这样,就看她怎么样羞辱君慕倾!

    墨色的眸中闪烁着笑意,见君慕倾不说话,寒傲辰也没有开口,倾倾要做什么事情,他自然是要支持的,不但如此,他还可以打打下手。

    游子之离寒傲辰最近,当他感觉到那丝丝的凉意,不禁打了一个冷颤,身体往外面挪了一下。

    有人要倒霉了!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君慕倾叹了口气,表情是那般的惋惜。

    真的没有!

    君墨和君心相视一看,不可能啊,没道理的,寒傲辰那家伙,忘记谁也不会忘记倾儿才对。

    倾儿可能没有请柬,只是她叹气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月长空迷糊地看着君慕倾,她想做什么?

    “如何?”看着君慕倾叹气的模样,黑暗大尊王就越来越得意了,请柬是她发出去的,君慕倾身上当然不会有请柬的存在。

    她等会就自己滚回去吧!

    黑色的请柬瞬间出现在君慕倾的手上,以金色勾画的请柬,还有那金粉写的三个大字,在阳光的照耀下,在君慕倾的手上,闪闪发光。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大尊王回去吧。”君慕倾继续惋惜地说道,表情是那般不情愿,好像在说,她并不像这么做的,真的不想这么做。

    黑暗大尊王心里咚的一声,他呆呆地看着君慕倾手上的请柬,活像见到鬼了似的。

    这是,他的请柬!他的字迹!

    君慕倾怎么会有请柬的,这不可能,他明明就没有给过君慕倾请柬,那她手上的请柬,是从什么地方来的!

    黑暗大尊王猛地扭头看向寒傲辰,见他眼中淡淡的笑痕,黑暗大尊王能感觉到自己的一颗心,跌入深谷。

    他竟然一步一步,走进了一早就设好的陷阱里面,君慕倾等着的就是现在。

    可恶!

    黑凤凰看着君慕倾手上的请柬,双拳握紧,一双眼睛瞪着君慕倾,恨不得从她身上瞪出两个大洞来。

    她明明有请柬,竟然还会那么为难的表情,他们都被君慕倾耍了!

    看着那黑色的请柬,大部分人心里落下了一块巨石,还有不少人脸色僵硬地坐在原地。

    他们想看君慕倾的笑话,谁会想到,却被人家给摆了一道,反过来成为别人的笑话。

    君墨君心月长空无声的笑了,就说君慕倾手上怎么会没有请柬,至少寒傲辰是一定会让君慕倾来黑暗神殿,知道她会来,请柬当然是必须的。

    看着黑暗大尊王脸上的表情,君慕倾嘴角微微上扬,把请柬随手扔到面前的桌上。

    “子之,你就送大尊王回去休息吧。”君慕倾笑眯眯地说道,少了一个碍眼的,吃东西都会香点。

    游子之愣了一下,赶紧走过来,“是。”他走到黑暗大尊王面前。

    “大尊王,属下不能不遵从命令。”况且这还是主母的命令!

    黑暗大尊王此时一张脸都变成了猪肝色,他不想回去,可如果这个时候不回去,他就会在众人面前失信,那不就又让君慕倾的诡计得逞!

    不!他绝对不会再上当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,黑暗大尊王站了起来,“本尊说过的话,自然记得,先走一步!”说完,黑暗大尊王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黑暗大尊王离开的背影,君慕倾撇了撇嘴,走就走了,还说一套冠冕堂皇的话。

    所有人立刻变得惊悚起来,他们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!

    万兽城城主,竟然在命令黑暗神殿殿主的人!

    外面的传闻没错,黑暗神殿殿主和万兽城城主的关系,很不一般,要是没有关系,怎么就连黑暗神殿的人,都听君慕倾的命令?

    众人的一颗心纷纷颤动了起来,君慕倾和寒傲辰,这两股势力合并,那会是何等的可怕!

    “盛宴可以开始了。”冰冷的声音缓缓响起,寒傲辰宠溺地看了一眼君慕倾,墨色的眸子带着几分柔和。

    话落,吃了将近一个时辰的盛宴,终于开始了,最先的就是贺礼,所有势力都送上各自的贺礼,君慕倾当然也准备了,请柬的事情就闹了一段风波,要是没有贺礼,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为了不必要的麻烦,一份贺礼,她还是能给的,再说了,她刚炼制出的这样东西,本来就是给寒傲辰的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贺礼,寒傲辰都让人拿走,唯独君慕倾的那件,他不动声色的自己收好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,不少人都看到了,他们再一次在心里确定,君慕倾和寒傲辰的关系,绝非一般!

    他们的贺礼都让人搬走,唯独君慕倾的,他自己收起来,这就是最好的证明!

    君慕倾坐在最前面的位置,她总感觉到愤恨的目光等着自己,扭头一看,就对上黑凤凰那双带着仇恨的眼睛。

    赤红的眸子闪烁出一丝寒意,前面一次她逃了,这次就算血龙还在,她也逃不了。

    新帐旧账,她不介意一起算算。

    寒傲辰看了一眼君慕倾,发现她眼底一片沉寂,他动了动嘴皮。

    君慕倾抬头看着寒傲辰,冷酷地摇摇头,她知道寒傲辰是在问她,黑凤凰要不要现在就解决。

    现在就解决?

    当然不要了,她要亲自好好和着凤凰一族的黑凤凰算算,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算了。

    寒傲辰知道君慕倾想做什么,淡淡一笑,倾倾想做什么,他可是非常支持的。

    君心坐在一旁,看着他们“眉来眼去”的样子,翻了翻白眼,他们连个有悄悄话,可以快点结束盛宴,这盛宴这么无聊,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结束。

    赶紧结束吧,真的是太无聊,非常无聊!

    趁着所有人不注意,君心悄然走到君慕倾身边:“丫头,赶紧让傲辰结束盛宴。”他再和他们坐下去,一定会抓狂!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君慕倾摇摇头,黑暗神殿好不容易才建好,后面还有祭奠,那是对黑暗之神的祭奠,听说黑暗之神会来,她可要好好问问,黑暗之神上次看到她掉头就跑,那是什么意思!

    光明之神要杀红发红眸之人,那不就是她!黑暗之神在看到她的时候,转身就跑,好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,她必须要知道是为什么!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不能有了夫君,不要哥哥!”就要这么折磨他吗?不要了吧!

    君慕倾翻了翻白眼啊,指了指身后:“二哥,你再不坐回去,他们就要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君心扭头看了看周围,已经有人发现他的行踪了,他这才又坐回去。

    怎么这么命苦,这个妹妹有了夫君不要哥哥了,他们两个还没有成亲就这个样子,以后成亲了,那会是什么样!

    看着君心哀怨的样子,君慕倾无奈地耸耸肩,黑暗之神难见到一次,况且自己还有话要问。

    可偏偏这个什么黑暗之神,不到时间,就是不会出现,她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在临君大陆,盛宴说的好听是请各方看看自己势力,说的不好听,那就是震慑各方,放各方献礼。

    君慕倾当初是觉得没有必要,万兽城三个字就够响亮了,威震各方不用威就已经震了,至于献礼那些,别人有的,她都有了,没有的她也有。

    干脆就没有举行盛宴,但现在她发现盛宴有个好处,就是能添补腰包!

    盛宴开始以后,就没有再发生什么事情,黑暗大尊王找茬,都被请走了,更别说他们这些外人,跟黑暗神殿没有半点关系,寒傲辰什么不敢走的,说不定就把他们也跟着送走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各方势力的人也不敢再轻易找茬,只想安静等盛宴完毕,他们好赶紧回去,离这两个人越远越好!

    黑凤凰也知道现在不是找麻烦的事情,在黑暗神殿,寒傲辰的面前,想对君慕倾怎么样,那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,现在不行,总有行的时候,她就不相信君慕倾能在黑暗神殿呆一辈子!

    在众人的等待下,祭奠终于要开始了,来的所有人,包括寒傲辰在内,都往祭奠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君慕倾不紧不慢地走在最前面,看着了看周围,继续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走进黑暗神殿里面,君慕倾顿了顿脚步,这个不就是和黑暗海域海域的黑暗神殿,一样的布置么?

    所有人狐疑地看着君慕倾,她干嘛就不走了?

    君慕倾这才回过神来,继续往前面走去,脸上的表情,没有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君心赶紧走上来,拉住君慕倾,把她拉回到君墨身边。

    “大哥。”君慕倾瞪了一眼君心,笑呵呵地叫道。

    “倾儿,刚才怎么了吗?”看她的样子,好像对这周围,很熟悉似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摸了摸鼻子,轻咳一声,她对这里当然熟,去了一次黑暗神殿不是白去的。

    “没事,等会你们见到黑暗之神,要小心点。”上次黑暗之神是匆匆逃走了,那强大的威压,她还是能感觉到的。

    话语之间,就能将天火神器折断,这样的人,实力只怕已经到了可怕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两人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也会小心的。”月长空笑嘻嘻地走到他们身边,早就发现他们站一起了,好不容易才挤过来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月长空一眼,耸耸肩,继续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黑暗大尊王怎么想的,把这边的神殿,和那边的修建成一样的,规模是小了,但是其它都一样,不知道的还以为,这是回到了黑暗海域。

    所有人站在祭坛前面,周围站着的都是黑暗神殿的守卫,而各大势力的人,则站在中央。

    黑暗之神降临,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,人人都有好奇心,都想知道,那个界层,究竟是什么样子的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等待下,黑暗麒麟和黑暗精灵,都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冥和麒麟在看到君慕倾的时候,眼中都露出一抹兴奋。

    主母也来了,他们当然会兴奋了!

    冥刚要说什么,天色瞬间变得暗淡下来,在众人的注目下,黑色的身影从炫光当中走出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纷纷下跪,这是黑暗之神,也就相当于神明,他们跪神明,也没有什么不对的。

    君墨君心月长空三人微微俯身,并没有跪下,这俯身不是他们想要的,是强大的压迫,逼着他们俯身,甚至想让他们下跪。

    黑凤凰感觉到强大的威压,立马就跪了下去,脸色一阵苍白。

    “恭迎黑暗之神。”所有人跪下迎接,接待着这神族的神明,膜拜着神明。

    黑暗之神大步走出来,看到众人的膜拜满意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当他发现还有人没有跪下,刚想出声呵斥,想看看谁这忙大胆,看到自己没有跪下之时,就发现君慕倾笑盈盈地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黑暗之神脸色一僵,她怎么又在这里,看到一旁的寒傲辰,黑暗之神,当然什么都没有问,只是在看到君慕倾以后,脸色变得有点不太好。

    见黑暗之神久久没有说话,有人好奇地抬头看去,立马就发现君慕倾笔直地站在原地,根本就没有下跪的打算。

    黑凤凰也发现了,看着君慕倾的无礼,她轻哼一声,黑暗之神一定不会放过君慕倾!

    她竟然如此无力!

    “又见面了。”君慕倾笑盈盈的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是又见面了。”黑暗之神脸色一沉,冷冷地看着君慕倾,看着那红发红眸,他眼神有点深邃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所有人惊诧地看着君慕倾,君慕倾认识黑暗之神,没有跪下迎接黑暗之神,黑暗之神竟然不生气!

    寒傲辰冷声说道:“赶紧把你要做的事情做完。”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黑暗神殿殿主,可以这么跟黑暗之神说话的吗?

    所有人惊悚地看着寒傲辰,黑暗之神有这么好脾气吗?都不生气!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人,只感觉自己的衣服湿了里三层外三层,兢兢战战地跪在地上,全身打颤。

    好强大的威压!

    君墨君心月长空的脸色,比刚才也惨白了几分,身体也有几分弯曲。

    黑暗之神眯起眼睛,看了一眼寒傲辰,瞬间出现在祭坛之上。

    紧接着只听到复杂繁琐的文字,甚至有很多都让人听不懂,周围的黑色更加的汹涌万分,气氛也更加的压抑。

    说黑暗之神出现后,气氛就没松懈过,更为准确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站在一旁,看着天空中黑色的涌动,那是在那些古文以后,就开始变换汹涌,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黑暗精灵悄声走到君慕倾身边,“主母,这就是在建立信仰的传送阵。”

    “信仰?”君慕倾扭头看着黑暗精灵,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东西。

    “就是信仰之力,哪一边的信仰之力强,也就代表谁的实力更强。”黑暗之神和光明之神,在神族之所以能够比其他人的地位高那么一点,就是这信仰之力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难怪要黑暗之神出面。

    看来前不久光明之神也出现过才对,在各大势力建立信仰的传送阵。

    就这样?

    黑暗精灵疑惑地看着君慕倾,他还以为主母会很惊奇的,结果就在哦了一声,然后就没了。

    随着信仰传送阵的建成,黑暗之神的身体也在慢慢消失,这只是他的一缕神识,比投影还要简单,做完该做的事情,神识自然就会消失。

    君慕倾炯炯有神地看着消失的神识,目光变得更加的坚定。

    一丝神识,就能秒杀这里所有人,神族的实力!

    神族!她会去的!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