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朦胧的山林,笼罩着一层轻纱,古木高大直冲云霄。

    飞流直下瀑布的声音,如同地裂般的怒吼,瀑布的下面是一汪寒潭,潭水清澈见底,倒影着两道绝美的身影。

    君慕倾疑惑地扭头看着身边的人,他突然就带自己来这里,这到底是什么地方?

    “辰,这里是哪里?”他们走来的方向,好像是魔域森林,可到最后,他们都没有走进魔域森林,而是走到了这么一个与世隔绝的飞泉瀑布。

    寒傲辰微笑着说道:“这里是不劫森林的中央地带,上次我们来不劫森林,只是走到外部而已,中央地带没有来。”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的确是这样的,上次有驯兽工会的人在,他们才停下了脚步,结果中央外面的魔兽,都是一些比较常见的级别,最厉害的也不过是尊神级别的魔兽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他们没有遇到,她还是能感觉到魔兽的气息存在,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。

    “倾倾,这次圣战若是领帝,是不能得到第一的。”寒傲辰脸色一沉,小倾倾有用元素的三种极品,还有足够的精神力,要对抗大尊王级别的人,还是不行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?”他到底想说什么?

    “圣战不只是临君大陆的圣战而已,还有不少缝隙地带的高手也会来参加,其中也有大尊王,就拿黑暗神殿来说,黑暗神殿不照样有黑暗大尊王。”寒傲辰淡淡说道,万兽城在短短的时间里面,在临君站稳脚步,还能收到圣战请柬,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眼红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这次万兽城,要得到第一嘛。”其实得到前三就可以了,只是她比较想要的,是第一。

    “不用元素,不用精神力,倾倾能在寒潭中待多久?”寒傲辰指着寒潭,若有所思地说道,眉毛轻轻皱起,仿佛是在做一件极其不愿意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君慕倾恍然大悟地看着寒傲辰,他突然改变主意,说是有地方带自己来,就是为了让自己到这里提升自己。

    天下万物相生相克,这是除了为了提升,也是一种让人在没有元素之下,面对逆境会激发出多大的潜力。

    “我去!”君慕倾点点头,这是必须要面对的,能提升实力,没有什么不能做的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寒傲辰一早就知道君慕倾会同意,这才皱眉,在这寒潭里面,和任何历练的地方都一样,必须要有强大的意志才能坚持,他相信倾倾可以坚持,坚持的过程,却不好受。

    现在倾倾已经是领帝级别,要突破尊王,那又是一个巨大的障碍,必须要适应一些东西才行。

    不用寒傲辰多说,君慕倾自己就往寒潭里面走去了,看着君慕倾走到寒潭底下,寒傲辰这才离开,也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进入寒潭,君慕倾没有催动任何元素,血焰火,水之精元,风之音,她都没有动用,就连剩下的普通光元素和土元素,她都没有催动它们。

    精神力可以用来坚持,但是不能用来驱寒,刚走进寒潭,君慕倾就感觉到冰冷刺骨的寒意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这寒潭的水是瀑布流下来的,君慕倾强忍着寒意,抬头看着飞流直下的瀑布,赤红的眸子闪烁出一丝坚定。

    她大步往瀑布下方走去,刚走到瀑布下面,她立马从水里面跳回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水啊,这么冷。”君慕倾打了个冷颤,没有用血焰火和水之精元,就算是普通的寒潭,都这么冰冷,看来以前的历练还是不够。

    看了看周围,君慕倾发现寒傲辰已经不在这里了,她叹了口气,再次往水中走去。

    飞流直下的瀑布声音,阵阵传入耳中,君慕倾迟疑了一会,还是往瀑布中央走去,眸子中的情绪,是那般的坚定。

    只是没过一会,君慕倾又从水中走出来,坐在一旁的岩石上,她郁闷了,以前在冰天雪地中行走,她都不会感觉到丝毫的寒意,现在只是进入普通的冰泉,她就感觉到这般的寒冷,这水潭到底是什么?

    “还是进去待着。”君慕倾叹了口气,寒傲辰也不知道去了什么的地方,一直就没有回来过。

    火红的身影再次走进寒潭之中,身体明显抖动了一下,她还是往中间的瀑布底下走去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,黑暗逐渐笼罩在这寒潭之上,来来回回都不知道多少次,她终于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承受能力到了极限,也不再往寒潭走去,催动身体的血焰火,衣服一下子就被烘干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盘腿坐在岩石之上,单手撑着下巴,若有所思地看着寒潭。

    她怎么感觉这不是普通的寒潭,多进去一次,就会感觉到潭水更加的冰冷刺骨,那种寒冷无法言语,好几次她都差点栽在这里。

    看了好久,君慕倾才回过神,她扭头看了看周围,发现寒傲辰还没有回来,不禁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去哪里了,怎么到现在都没有看到影子?”君慕倾看了看周围,从刚才到现在就没有看到过他,难道是把她一个人放在这里,自己走了?

    貌似寒傲辰是不会这么做的,不管什么时候,他都不会放她一个人留下,君慕倾嘴角微微上扬,眼中露出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“倾倾,怎么样了?”担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墨色的身影从黑暗中走出来,瞬间走到君慕倾的身边。

    君慕倾赶紧扭头看去,发现寒傲辰手里拿了什么东西,“你拿着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是周围附近的一些灵草,不劫森林中央最不缺的就是这些。”她在被寒泉冲击过以后,再服下特制的丹药,效果会更加明显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微微上扬,“圣战说不定我们两个会对上,你就不怕我在那么多人面前打败你啊?”

    圣战黑暗神殿也会参加,到时候说不定最后对上的就是他们两个。

    寒傲辰走到君慕倾身边,随地坐下,把她搂进怀中,微笑着说道:“倾倾不会和我对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想参加?”君慕倾猛地看着寒傲辰,这场比试没有规定说势力之首不用参加,为了赢得圣战,不少势力的首领,也会参加,黑暗神殿若是没有寒傲辰,那不就是黑暗大尊王?

    “没想过要参加。”就是因为他不参加,为了倾倾的不受到半点伤害,他才必须狠心,让她来这里,让冰泉洗礼。

    在这冰泉洗礼过后,她一定会有很大的突破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我们也能打一场。”君慕倾撇了撇嘴,寒傲辰不参加圣战,圣战又会无趣很多。

    “倾倾若是要打,来日方长。”寒傲辰轻轻一笑,抱住君慕倾的双臂稍稍收紧。

    君慕倾眼中洋溢着笑意,点点头:“那以后我们再打,对了,你让我来这里,是不是担心黑暗大尊王?”黑暗神殿殿主和黑暗大尊王,一定会有一个去打圣战,寒傲辰不去,那黑暗大尊王一定回去。

    上次黑暗之神的举动那么奇怪,寒傲辰要防着黑暗之神,同时也要防着黑暗大尊王,谁知道他们会动什么手脚。

    不能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,那就自己变强,这个方法她喜欢!

    君慕倾笑眯眯地看着寒傲辰,耳边就传来悦耳的声音,“他也是一个,还有就是星辰领域的首领,逐鹿之原的首领,这两个应该也到了大尊王级别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那缝隙空间里面部落首领?”君慕倾挑眉问道,大尊王级别的高手啊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寒傲辰点点头,倾倾这次圣战要面对的,绝对不只是吟熙和光明之神,这两个人一直对第一的位置窥伺着。

    “外公才到尊王不久,那是怎么打败他们两个的?”从尊王到大尊王,那也是需要时间的,这两个部落的首领,会输给外公?

    寒傲辰嘴角上扬说道:“只能说月家的阵法太厉害了。”月家的阵法很少会有人知道,这两个在遇到月苍龙的时候,就败了,更别说进入前三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抽动一下,她怎么会把阵法这件事情给忘记了,月家的阵法何止是厉害,那就是黑死人不偿命,那两个首领不死已经算好了,还说要抢第一的位置,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能栽一次,自然也能栽第二次。”寒傲辰笑着说道,他可不会忘记,月苍龙在他和未来岳父对战的时候,他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次我要让外公的阵法,无用武之地。”君慕倾嘿嘿一笑,赤红的眸子露出一丝狡黠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错!”寒傲辰认真地应和道。

    此时远在月家的月苍龙,坐在书房里面打了一个喷嚏。

    他摸了摸鼻子,看着手上的请柬,还有请柬的名单,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倾儿丫头想我这个老人家了?”月苍龙笑眯眯地说道,目光再次放到名单上面。

    临君城发放了那些请柬,只要打听一下就能知道,请柬拍到的地方,那一定是非常引人注目的,根本就不用仔细查就能够知道。

    寒冷刺骨的寒潭之中,君慕倾全身发抖地站在里面,这已经是第三天了,她在水中的时间也越来越长。

    刚开始还是一下去就立马走上来,慢慢的,她就能坚持下来,时间一次也比一次长。

    寒傲辰站在岩石上,看着水中站立的人儿,眼中露出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一道黑影闪过,站在岩石上的黑影瞬间消失,寒傲辰也不知道又去了什么地方,找珍贵的灵草和灵果。

    水中的人儿过了好疑惑,全身发抖地瞬间从水里面站起来,搓了搓双臂,眼睛往周围环视了一眼,没有看到寒傲辰的身影,她就知道他去采药了。

    这几天她一次比一次支撑的要久,除了自己的意志力,还有就对多亏了寒傲辰炼制的丹药,这次炼制的丹药,和以前的居然有点不同,她也说不上来是什么,但是吃了以后,那种冰冷的寒意,瞬间就消失了,根本就不用再催动火元素。

    这让君慕倾满意了不少,在寒潭当中本来就是锻炼意志力,她每次一上来就用火元素让自己回暖,那不就是一点用处都没有了,寒傲辰的丹药,刚好就解决了这个麻烦。

    黑色的丹药静静躺在君慕倾的手掌心,她放进嘴中,没过一会,就感觉到力气恢复了不少,再次往水中走去。

    寒傲辰刚回来,就看到纤细地身影大步往水中央走去,墨色的眸子紧盯着那道身影,闪过一丝灼热。

    “倾倾,瀑布下的水,太冷了。”寒傲辰走过去笑着说道,她从第一天就站在瀑布下面,换成其他人早就已经受不住了,倾倾却能在下面待这么久。

    现在还是经常上来,但是比起刚来那会,已经好很多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看到回来的身影,笑着说道,“我感觉那周围的水不够冷。”

    听到君慕倾这么说,寒傲辰没有再说什么,脸上露出一抹微笑,他坐在岩石上,拿出炼丹炉,又开始炼制丹药。

    君慕倾咬牙站在瀑布之下,看着寒傲辰地动作,“辰,你是不是来过这里?”不然他怎么会知道这么一个地方的。

    “很久以前来过。”寒傲辰笑着说道,他知道这寒潭的好处。

    “那具体是什么时候?”君慕倾眼前一亮,立马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来临君大陆的时候。”寒傲辰笑着说道,倾倾想要知道,他自然是不会隐瞒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刚来临君大陆的时候,那的确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,他应该也在这寒潭当中得到过好处吧。

    “那什么时候离开这里?”君慕倾笑着问道,总不能一直留在这里到圣战吧?

    玄武一定很喜欢这个地方,水够冷,洗澡的次数也多!

    “等到你站在水中,瀑布自动绕过你的身体,一分为二,往两边划开。”寒傲辰认真地说道,表情也不想刚才那般的轻松。

    看着寒傲辰的样子,君慕倾就知道,要做到那样,一定不简单,他都不知道用了多长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!”君慕倾点点头,也开始认真起来,寒傲辰虽然没说在多长时间里面,但是她也知道,她必须要赶在圣战以前,做到这样。

    见君慕倾开始认真,寒傲辰也专心炼制丹药,不再去打扰水中的人儿。

    日复一日,君慕倾从开始一天无数次上岸,慢慢的一天十几次,最后一天几次,一天一次,几天一次,在瀑布下面站立的时间越来越长。

    寒傲辰看着手中的丹药,这是他五天前炼制的,倾倾每上来一次,就会吃一颗丹药,这丹药是五天前炼制,也就是说,她已经在水中五天都没有上来过了。

    看到君慕倾这么变态的速度,寒傲辰也只能无奈一笑。

    倾倾的进展,比他想象中要快多了,说不定再过不久,她就能做到让瀑布一分为二,往两边划开。

    火红的身影很快就从水中走出来,她抓过寒傲辰的丹药,立马就吞下去。

    “几天?”

    “五天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简单的一段对话,君慕倾又回到了瀑布下面,仍由入低吼一般的泉水,坠落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寒傲辰也不说什么,又开启炼丹炉,开始炼制下次的药丸。

    两个人默契十足,经常只是简单的一个谉,就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,要做什么,在这不劫森林的深处,当然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一个在水中历练,一个在岩石上炼丹,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。

    不劫森林中央,不缺的就是魔兽,有个时候也会有魔兽出来捣乱,可寒傲辰都会一一应付,而且还没有让水中的人儿知道。

    时间一晃眼,又过去了十天,上次君慕倾出来以后,就再也没有上岸,也没有再吃丹药。

    寒傲辰双手负在身后,眼中闪烁着光芒,手中的丹药,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在他的手掌之中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了。”寒傲辰微笑着说道,的确已经不需要了,小倾倾现在已经用不着这些。

    话落,君慕倾身上涌动着红色的光芒,这些光芒充斥着周围的寒泉,在光芒的震慑下,寒泉自动一分为二,不敢再靠近君慕倾半分。

    然而君慕倾身上的光芒越来越大,周围的空气,都变得压抑起来。

    寒傲辰神情微变,看着水中的人儿,他脸上的笑容再次变深。

    坠地的瀑布,汹涌澎湃,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,只是瀑布的中央下面,却很是怪异。

    炫丽红光,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刃,将坠落下来的瀑布,一分为二,红光之中是一个玲珑有致的身影,以前总是湿透的衣服,此时在红光之中肆意飘荡,哪里有一点点湿润。

    赤红的眸子缓缓睁开,君慕倾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看着周围瀑布不再往自己身上坠落,她腾空跃起,飞速走到一直守在岸边的男子身旁。

    “多久?”

    “十天。”

    “居然用了十天。”君慕倾撇了撇嘴,看样子是不满自己用了十天。

    寒傲辰宠溺一笑,不急不慢地说道:“从我们到这神潭到现在,倾倾,不过两个月的时间而已。”两个月她就能做到,他也不得不发出一声惊叹。

    这样的速度,已经很快了,做到这样,她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。

    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看着寒傲辰说道:“我吃过的丹药都不知道有多少,你上次来的时候,肯定没有人帮你炼制丹药。”

    寒傲辰没有说话,因为君慕倾说的全部都是事实,那个时候他还不会炼制丹药,在这寒潭当中,都是咬咬牙就过去了,至于用了多长的时间,他具体也既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“这丹药,对你从寒潭当中走出来的时候吃,比较合适。”那个时候他是不会炼制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她也知道是这样,转动了一下身体里面的元素,君慕倾眼前一亮,扭头卡着寒傲辰。

    “还不错。”她笑着点点头,的确是不错。

    寒傲辰笑而不语,这寒潭本身就带着灵气,她能感觉舒畅,这是当然的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这水是从什么地方流出来的?”好冷,比不上灵魂之水,那也不差,这么冰冷刺骨的她还是第一次见到。、

    寒傲辰指了指上面,“神像嘴中吐出来的,那神像就像是天地自然生长,世间本来就奇特,有这么一个地方,并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们回去吧。”君慕倾笑盈盈地说道,他们出来很长时间了,得快点回去万兽城,也该准备一下圣战的事情,有些人在几个月以前就开始准备了,她再不准备,那可不行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寒傲辰拉过君慕倾,两人快速往空中走去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从空中一闪而过,君慕倾扭头看了一眼,待了两个多月的地方,眼中浮现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寒傲辰顺着她目光看去,发现她正在看寒潭,轻轻一笑,“倾倾,黑暗神殿也建成了,过几天会举办一场盛宴,你是邻居,可要来做客。”

    “做客可以,殿主大人,我是不会准备礼金,还有贺礼的。”君慕倾收回目光,理直气壮地说道,反正黑暗神殿也不差她那么一点小东西。

    “人来了就行。”他不给小倾倾贺礼就不错了,怎么还会让她给。

    “这个挺好。”君慕倾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如同闪电一般,从空中划过,快速往万兽城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万兽城一如既往的安静着,魔兽有龙腾在训练,自然是不会轻易露面的,就算是露面,那也会凝态人形,不会以莫斯后本体轻易出现。

    霸嚣他们还在魔域森林,距离圣战,还有三个月的时间,他们也不用这么着急的赶回来。

    万兽城的屋顶上,玫红色的身影孤独地躺在上面,相思看着天空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华阙回去驯兽工会,她又不能跟着去,玄武镇守是不错,但是处理事情,还是要她,她要是走了,万兽城就只有那四个老头在。

    想到龙天他们四个,相思就感到一阵头痛,世界上怎么还会有这样的老头的,一见面就吵。

    华阙在的时候还有人劝架,他走了以后,自己就直接无视,她知道等他们吵累了,就会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面,继续做自己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最大的问题就是,君慕倾那女人,已经消失了两个月了!

    这两个月,她和寒傲辰到底去了哪里,谁都不知道,更加没有看到半个回来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女人,看你回来,老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欢迎我?”戏虐地声音缓缓在身后响起,相思只感觉身后两道寒光射来,她赶紧转身,脸上露出她那招牌笑容。

    “老娘正想说,要好好欢迎你。”白天不能说人!这句话一点都没错,他们什么时候出现在,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,差点就说漏嘴。

    说漏嘴不是什么大事,被这两口子记上,那才是悲剧中的悲剧!

    “看来最近万兽城没什么事情。”每个人都在准备圣战,谁还有时间去理会别人如何。

    相思继续躺在屋顶,不满地说道:“何止是万兽城,就连真格临君大陆,都没有什么事情,也不知道是不是圣战的缘故,死对头碰到一起,都没时间打。”

    圣战,这些人类把圣战看的这么重要,看来是有好戏看了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如此,圣战嘛,每个人都很重视。”谁不会今后一百年的地位着想。

    百年一次的圣战,不想重视都不行吧!

    “对了,这两个月你们去了什么地方?”总感觉她这两个月,又变强了不少,她又去做了什么变态的事情?而且还和寒傲辰一起去?

    “没什么,黑暗神殿怎么样了?”寒傲辰说,神殿已经建好,那肯定会发请柬。

    相思立马惊醒,从纳戒里面拿出一张请柬,“这个就是他们的请柬。”

    明明殿主就在这里,一份请柬还让游子之送到万兽城,他自己直接给君慕倾不就好了,哪里用得着这么麻烦。

    相思哪里知道,寒傲辰也就知道黑暗神殿建好的事情,至于什么时候发请柬,什么时候举办盛宴,他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别说是游子之找不到他在什么地方,就连黑暗之神也找不到,他们没有办法跟他说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一旁,这几天寒傲辰都跟她在一起,黑暗大尊王就算是想说,也说不了啊。

    黑色的请柬周围还勾着金丝,身上的暗纹透着几分神秘,请柬外的三个大字,也是金灿灿的。

    有钱人!

    君慕倾肯定的点点头,黑暗大尊王,一定钱对的没处花!

    看着请柬,君慕倾再次这么肯定,黑暗之神嘛,钱多也不是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“是三天以后啊?”君慕倾眨了眨眼睛,幸好回来的早,不然黑暗神殿建成,殿主不在,这不太像话。

    “三天?”寒傲辰皱了皱眉头,怎么会这么着急?

    “听说是黑暗之神的决定,这请柬发的也急,殿主大人,我貌似听到很多人再骂娘。”相思笑呵呵地说道,能不骂娘吗?

    圣战请柬刚到手没多久,有些人还没有圣战请柬,紧接着,就来了黑暗神殿的请柬,时间还那么仓促,万兽城当然是第一个收到请柬的,他们也近,再怎么急也没有那些离万兽城远的急。

    有些势力,在收到请柬以后,就立马准备,刚准备好,就匆匆忙忙往这边的方向走来。

    黑暗神殿这次把所有人都给做到了,准备贺礼要得体,还要在盛宴之前到,单单这样就算了,时间还比较赶。

    所有那些人在收到请柬,看着上面的日子,立马就开始骂娘,当然不敢在黑暗神殿人的面前骂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上扬,圣战之前黑暗神殿建成,那些人能淡定才怪。

    准备圣战,就要花费不少心思,黑暗神殿在中间插一脚,突然冒出来说要的举办圣战的盛宴,谁不抓狂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去找黑暗大尊王就好。”寒傲辰严肃地说道,这些跟他没关系,这几天他都在外面,不知道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相思嘴角抽动一下,他还真敢说,明明就是他一句话,黑暗神殿就开始建立,他竟然让人去找黑暗大尊王,谁敢去!

    “你不用回去看看吗?”那里毕竟也是黑暗神殿,修建完了,至少也去看看。

    寒傲辰微笑着说道,“等到盛宴我露个面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意思就是说,这几天他就住在万兽城了,等到盛宴开始,他再出现,也不着急。

    无耻啊!

    相思看着寒傲辰,就没见过撒手不管事的殿主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君慕倾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看着面带微笑的两个人,相思这下才知道,什么叫真正的无耻,她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准备着圣战的事情,黑暗之神突然就建立出黑暗神殿,而且众人还以为这神殿会在圣战以后建好,一份请柬砸下来,那让他们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比起其它势力,万兽城,六王城,月家,就比较淡定了。

    绝宗嘛,在君心的“指点”下,他们还是没准备,才会有现在的匆忙。

    君心像没事人一样,反正他该说的也说了,他们自己不相信罢了,跟他没关系。

    现在绝宗的人看到悠闲,不理会一切的样子,恨不得抽自己两耳瓜子,他们很后悔当初君心说的时候,他们不当一回事,结果黑暗神殿,当真在圣战以前就修建好了,杀的他们措手不及!

    绝宗宗主当听到还有几股势力,不慌不忙的时候,再次吐血。

    他后悔当初没有听君心的,要知道君心是万兽城城主,君慕倾的二哥,君慕倾和黑暗神殿殿主关系不一般啊,不急不忙的是万兽城,六王城,月家,他们一定是知道了什么,他当时怎么就不停呢!

    想到这里,绝宗宗主就一阵悔恨,恨不得那头撞墙。

    圣战的事情,就已经够紧张了,现在再来黑暗神殿的事情,临君大陆无时无刻都充斥着紧张的气息。

    黑暗神殿最先收到的贺礼,就是临君城给的,只是谁也不知道这份贺礼是什么,唯一知道的就是贺礼送到的当天,殿主回来了,然后把贺礼拿走了。

    万兽殿内,君慕倾看着圣战名单,这是月苍龙给她的,让她有时间看看。

    “倾倾,这是名单?”寒傲辰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君慕倾身边,直接把她抱起,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面,他则就这么自然而然地搂过君慕倾。

    君慕倾也不是被寒傲辰第一次这么搂着,她很自然的就靠在他身上,把名单拿给他看。

    岂料寒傲辰看都不看一眼,把名单放在桌上,手上拿出一样东西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临君城的贺礼。”寒傲辰理所应当地说道,他看到这贺礼的第一眼,就觉得给倾倾挺好。

    临君城的贺礼?

    君慕倾狐疑地看着寒傲辰,接过盒子,打开一看,君慕倾愣了一下,她扭头看着寒傲辰。

    “琉璃方砚!还是红色的琉璃方砚!”君慕倾脸上露出一抹幸喜,琉璃方砚这东西,她找了好久了,没想到临君城就有!

    临君城城主,看来也是有钱人啊,琉璃方砚这么好的东西都有。

    寒傲辰立马凑过来,“倾倾喜欢吗?”他在看到这琉璃方砚的时候,就想到倾倾要这东西,黑暗大尊王看都没看到,他就立马拿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还不错。”君慕倾笑着点点头,琉璃方砚,用来做万兽城令牌不错。

    “放心,为夫看到好东西,一定会给倾倾送过来的。”寒傲辰笑着说道,倾倾要的东西,这次贺礼当中一定有不少,反正那些留在黑暗神殿也没用,不如给小倾倾。

    黑暗大尊王,要是知道,那一定会吐血身亡的,修建黑暗神殿,大尊王就已经大出血,大部分东西,因为某个殿主的节奏,就被增加了一倍,这一倍的东西,莫名其妙的就消失了,他想找都找不出来。

    本想着,这次贺礼,殿主一定不屑这些东西,那就能全部进他的腰包,能补贴一下他小宝库,只是现在,所有贺礼,寒傲辰都亲自验收,黑暗大尊王能得到的,只怕也只有那些被挑剩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把这个给游子之,让他找最好工匠,雕刻十个令牌。”君慕倾微笑着说道,万兽城令牌也有着落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寒傲辰想都没想,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此时相思要是走进来,看到他们直接拿着琉璃方砚雕刻成令牌,一定气的不轻。

    琉璃方砚,那是最坚硬,也是最具有灵气的灵石之一,要得到一块琉璃方砚,要耗费多少功夫,就算是有人得到,那也是用来炼制高等神器,或者是打造成上好武器。

    用琉璃方砚,用来制造令牌,那绝对就是暴殄天物,结果这两个人,眼睛都不眨一下,就说拿来雕刻成令牌。

    通常的琉璃方砚,那都是透明的,像红色紫色,其它颜色的,都比较稀有,常人那更加会舍不得用。

    在未来几天里,黑暗神殿的很多贺礼,就会出现在万兽城,还是会在君慕倾的手上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珍贵的灵石和矿石,还有那些不常见的东西,不禁轻啧。

    这些人一拿就全部都是最好的东西,早知道万兽城建立的时候,她也设一场盛宴了。

    终于也到了黑暗神殿盛宴这天,距离太近,君慕倾一点都不着急,寒傲辰当然是早早的就回去了,这么重要的日子,殿主不能缺席。

    黑暗神殿热闹融融,万兽城这边就太安静了,在外人看来,都觉得君慕倾不可能会参加这次盛宴了。

    寒傲辰依旧是黑色的衣袍,但是黑色衣袍之上,金丝勾边,那衣服上的图纹,和请柬上的很相近,但是要请柬的繁杂,众人看了心里也清楚,那一定是黑暗神神殿的某种重要图纹,三千墨丝随意披散,即便是这种盛宴,也没有束发。

    黑暗大尊王看了,尽管不满,也不敢多说什么,静静地坐在一旁,和各方势力的人物交谈。

    黑色的身影冷酷地坐在上方,所有人都觉得压抑,看着寒冷冰霜的男子,还有那王者的气势,很多人兢兢战战,不敢轻易开口。

    寒傲辰随意环视了周围一眼,看着离自己最近位置还是空空的,墨色的眸子就已经哀怨。

    早知道他就等等倾倾了,也不知道倾倾什么时候来。

    黑暗大尊王在这个时候站起来,恭敬地走到寒傲辰身边,“殿主,盛宴是否可以开始?”都已经到了时辰了,也是时候开始。

    寒傲辰看了看远处的万兽城,不急不缓地说道:“人还没齐。”倾倾都没有来,着急什么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黑暗大尊王只能应道,他看了看周围,明明他请的人,都已经到了,还有谁没有到?

    众人看到黑暗大尊王,对寒傲辰那般的恭敬,心里不禁大惊。

    黑暗神殿殿主,就连大尊王都要对他如此的恭敬!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