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黑凤凰的呵斥,琳帘抬头往身后看去,看到君慕倾一行人见到凤凰没有跪下,脸上露出一抹冰冷的笑意。

    凤凰是百鸟之王,飞禽之主,在兽族的地位也可想而知,六色谷能有现在的地位,也可以说有黑凤凰在,这就是六色谷最大的秘密。

    凤凰和人类契约,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,六色谷的人能和凤凰契约,其中必定有什么隐情。

    黑凤凰以那高级魔兽的高傲姿态,睨视着君慕倾,幽黑的眸中,燃烧着一丝愤怒。

    区区人类,即便是它的契约者见到自己,都要下跪膜拜,而这些人类,敢如此大胆,它是高高在上的黑凤凰,百兽臣服的黑凤凰!

    琳帘眼中露出一抹凶狠,嘴角露出阴寒的笑容,君慕倾,这个万兽城城主,临君大陆最耀眼的天才,在遇到凤凰之时,也要陨落。

    万兽城想压在六家大联盟之上,痴心妄想,君慕倾更是可恶,敢伤害她的爱徒!

    君慕倾又如何,她万兽城的所有魔兽,都比不上黑凤凰,尽管自己跪在凤凰的脚下,但是能让凤凰帮助自己,跪一下又何妨。

    这是六色谷最大的秘密,黑凤凰!

    没有谁会知道,当年六色谷救了黑凤凰一次,它便许下承诺,和六色谷谷主立下契约,这契约自然不会是本命契约,那是主仆契约,是兽主人仆之契约!

    即便契约者死了,对于凤凰来说,那也只是一段时间的沉睡,兽主人仆的契约,对魔兽来说,影响并不大,更何况是凤凰和人类的兽主人仆的契约。

    只要六色谷有黑凤凰在,就永远不会覆灭,君慕倾更加不能奈何自己!

    现在君慕倾敢对凤凰无礼,看到凤凰,竟然不下跪,真的是好大胆子,不用她动手,黑凤凰就不会放过君慕倾。

    凤凰?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一眼黑凤凰,这只是黑凤凰,想要他们下跪,它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。

    火凤凰是飞禽之王,看到血魇都还要低头三分,它这只有一丝凤凰血脉的黑凤凰,就敢这么猖狂,还目中无人。

    黑凤凰的确是目中无人,也没有看周围的人一眼,要是它仔细看看,即便玄武收敛气息,凝态人形,它也依旧能够察觉到的玄武的身份。

    而它一出来,就接受众人的朝拜,目光更是高傲到不愿意看眼前的任何人一眼,即便是玄武在这里,它也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玄武冷眼看着黑凤凰,它那傲人的姿态,不屑的目光,无一不是在挑起玄武心中的怒意。

    他是上古神兽,黑凤凰就连神族都不能步入,更别提上古,让他下跪,好大口气!

    他们之中,最受影响的就是华阙,黑凤凰毕竟有着凤凰一族的一丝血脉,那强大的威压,华阙还是有一定影响,即便如此,他也有着自己的高傲,怎么会向凤凰下跪。

    “跪下?”君慕倾笑着说道,就不知道最后跪下的会是谁!

    “低级的人类,见到本兽,你还不跪下么!”黑凤凰高傲地说道。

    趴在地上的明仙得意一笑,扭曲的脸上又露出了那种高傲的笑容,君慕倾,你能让万兽臣服,那凤凰呢?你能做到吗?

    现在,你就等着被凤凰大人裁决,让你死无葬身之地!

    周围立刻涌动着肃杀之气,这肃杀之气并不只是在一个人身上涌现。

    相思拉过华阙,感觉到周围的肃杀之气之时,她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 这黑凤凰胆子也太大了,上古神兽面前,就敢有这么大的语气,还有,这是君慕倾,不仅仅只是拥有上古一只神兽,就连兽族三王之首,都是人家的本命契约兽,小小黑凤凰这么大口气,后果一定很严重。

    “尔等还不跪下!”黑凤凰再次呵斥道,君慕倾他们没有跪下,凤凰的心里就很不满了。

    它是高贵的凤凰一族,人类见到它们,必定是要下跪的,从它到这片大陆,人类看到它就一直会下跪,若不是当年被那个女人的设计,自己也不会和人类契约。

    现在这些人类还敢对它无礼,当真是放肆!

    “黑凤凰,你好大架子!”玄武的身影瞬间出现在君慕倾身边,双手负在身后,属于上古神兽的意念之威,显露无疑。

    “黑凤凰,你好大架子!”

    震耳欲聋地声音,骤然在融山响起,这比刚才黑凤凰出现呵斥君慕倾他们的声音,大上好几倍。

    黑凤凰怔怔地看着地上站着的身影,周围狂啸的上古之力,让它的心开始发颤,整个身体也开始不听使唤。

    上古神兽!

    黑凤凰愣愣地看着玄武,上古神兽陛下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!

    跪在地上

    “神兽陛下,小兽恭迎陛下!”黑凤凰的语气一下子就软了下来,黑色的凤眼满是恐慌,和刚才的高傲相比,现在是那么的狼狈。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琳帘,只感觉到脑海一下子就炸开了。

    看着刚才还高傲无比的黑凤凰,语气不但一下子柔和起来,就连双翅都是一下有一下无的煽动,琳帘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黑凤凰,高傲的凤凰一族,怎么会对一个普通的男子,这么客气,神兽陛下,凤凰怎么会称呼人类陛下,就算那个男子是魔兽,可是称普通的魔兽,为陛下,他不过神兽而已,怎么能够凝态人形!

    琳帘哪里知道,在上古时期,等级最高的就是神兽,这种事情只有兽族知道,人类之中知道这件事情的,也不过就那么几个罢了。

    还在得意的明仙,猛地抬头,看着天上一下子恭敬无比的黑凤凰,只觉得诧异。

    这是为什么?

    凤凰怎么会对人类这么恭敬,那是魔兽吗?那一定不会是魔兽!

    “不,我不相信,我不相信!”明仙噌的一下站起来,怒吼着说道,她不相信,就连凤凰,对君慕倾都是这般的恭敬!

    黑凤凰是凤凰一族,君慕倾只不过是区区的人类,难道她真的有的让魔兽臣服的本事吗?

    这让她如何能够相信,嫉妒在心中疯狂的蔓延开来,这让明仙变得疯狂。

    不可能,君慕倾只不过是一个能让普通魔兽臣服的怪物,只是一个怪物而已,能让凤凰臣服,那一定是不可能的!

    她始终都不相信,君慕倾能做到让凤凰都臣服,可凤凰现在的模样,又让她不得不相信。

    人类怎么能够让魔兽臣服,除非君慕倾本身就是魔兽,不是人类,不然她不可能做到!

    六色谷中那些古籍都有记载,她都看过了,从来没有人类,能让魔兽臣服!

    从来没有!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只是一个怪物,怪物,怪物!”明仙指着君慕倾,大声的嘶吼道,那声音中满满的都是妒忌,都疯狂。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十几个男子,看到此时的明仙,那狰狞的模样,嘶吼的语气,纷纷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在他们眼里,此时的明仙,那才是真正的怪物。

    怪物?

    君慕倾睨视了一眼明仙,是先把她的舌头割了,还是先让她看看,自己是如何变成怪物的?

    “找死!”寒傲辰握紧君慕倾的小手,那黑暗霸主的气势,如同翻滚的潮流,排山倒海狂啸而出!

    修长的大掌刚想做什么,却被一只小手握住。

    君慕倾眼中一片冰寒,看着寒傲辰,然后无声的往玄武那边看去。

    寒傲辰愣了一下,停下动作,看着玄武脸上一片沉寂,他轻哼一声,没有再出手。

    生气的何止是君慕倾和寒傲辰,相思早就已经怒意滔滔,要不是华阙拉住她,她早就冲上去,把明仙五马分尸了。

    怪物,这个人类知道什么叫怪物吗?要是不知道,她不介意会不客气让这个人类亲眼看看,什么才叫怪物!

    从一开始来,就开始罗里吧嗦,大放厥词,还装的楚楚可怜大义凛然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六色谷首席徒弟,分明就是个小丑,蹬鼻子就上脸,君慕倾不说话,当真以为她是吃素的!

    要知道君慕倾不说的话的时候,那一般都是直接动手!

    相思还没有出手,就感觉到强大的力量,在身边疯狂沸腾。

    “敢在本帝面前如此放肆!”强大劲道,从玄武身上轰然而出。

    这女人,敢这么对君慕倾说话,他很早就想动手了!

    明明嫉妒君慕倾到发疯,还把自己说的那么圣洁,明明就丑陋的要命,在外人面前跟多莲花似的。

    啊呸,这种做作的人,真是太恶心了,等会必须要洗个澡,太脏了!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某只上古神兽陛下,都还没有忘记一件事情,那就是洗澡……

    明仙脸上染着鲜血,这让原本就扭曲的表情,变得更加狰狞。

    那强大的劲道,如一面透明的巨墙,明仙的身体猛地从中间穿过,在她穿过之时,透明的巨墙一道蓝色光芒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还在叫嚣无比的明仙,身体如同一道落叶一般,倒在地上,眼中露出的表情,是那般的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二姐!”明秀大声叫道,二姐是天才,在这个男人面前,怎么会没有一点还手之力!

    黑凤凰见玄武在她面前,杀了明仙,眼中闪过一丝怒意,却不敢表现出来,它隐忍着飞在空中。

    刚才那么强大的力量,它知道自己不能对抗,所以才不敢轻举妄动!

    君慕倾笑看着玄武,他明明就很想动手,还用了这么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,啧啧,玄武也越来越精了,这是好事,一个不错的开始。

    寒傲辰笑看着的玄武,墨色的眸子当中,露出一抹赞许。

    这里有某只上古神兽在,就不用他们解决了,玄武身为上古神兽还不能对付黑凤凰,那他就要退位了。

    “劝尔滚回去,不要管这与尔无关之事!”玄武指着空中的凤凰,形象变得高大起来。

    他站在那里,指着空中的凤凰,给人一种错觉,仿佛他才是站在空中的那个,而凤凰是跪在地上听令的那个。

    黑凤凰身体颤抖地看着玄武,“陛下,这是我们凤凰一族和人类的事情,您也不能插手凤凰族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让她这么回去,怎么可以,现在要是回去了,它在这些人类面前,威信何存。

    所以,它把凤凰一族搬了出来,凤凰一族从这一世开始,就一直受人类的膜拜,有些地方更是把凤凰当成信仰。

    凤凰一族!

    “大胆!”玄武又加重了威压,它是四方神兽之一,火凤凰看到他都不敢这么放肆,它小小的黑凤凰,敢如此大胆,当真是反了!

    空中的黑凤凰身体又颤抖了几分,它感觉到牙口都在打颤,身体全部的力量,都放在翅膀上面,它才能飞在空中。

    这只是上古什么魔兽,好大的威慑!

    周围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,

    君慕倾笑看着凤凰,看着玄武说道:“小武陛下,你的威信不复当年啊。”

    在玄武面前,搬出凤凰一族,用凤凰一族来震慑玄武,这主意大的还真不错。

    玄武只是让自己上古神兽的威压显露无疑,属于玄武的气息,他还隐藏着,看样子他并不希望,眼前的魔兽,知道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人类,你放肆!”黑凤凰立马抓住这个机会,对君慕倾呵斥道。

    玄武刚想说什么,就见君慕倾目光一寒,缓缓迈出步伐,他心里咯吱一响,立马闭上嘴巴。

    “放肆?在上古神兽玄武陛下,面前放肆的就不知道是谁了。”君慕倾把玩着手指,眸子一片沉寂,让人完全看不出来,她此时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玄武陛下!

    玄武差点就被自己的口水呛到,君慕倾明明就知道,自己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身份,她居然主动就说了。

    玄武陛下!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人,纷纷抬头,不敢置信的看着站在一旁的男子,这是上古神兽玄武!

    西方之上古神兽!

    “陛下吾自会恭敬,人类你对吾,不下跪,吾有权利让你魂飞魄散!”当着它的面,杀了六色谷中的人,那就是说它失职!

    “跪?”冰凉的语气如同鸿毛一般轻轻落下,却又如同泰山压顶一般,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。

    它好像不只是一次,说这句话了,是不是要做的什么,才会让这只魔兽,有点自知之明!

    黑凤凰听到这简洁的一个字,心跳也漏了一拍,却又很快的强逼着自己镇定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人类罢了,它用不着畏惧!

    “你没有这个资格!”冷酷的声音骤然响起,君慕倾明明站在地上,而那眼神,却如同在睥睨众生,王者之势强势沸腾。

    黑凤凰惊恐地看着君慕倾,好强大的力量,好可怕的力量,区区的人类身上,怎么会有这如此可怕的力量!

    这比玄武给它的震慑,还要来的强大,她是什么人?

    凤凰的颤抖地看着君慕倾,刚才强势的模样,顿时弱了几分。

    琳帘惊悚地扭头看去,发现君慕倾如同王者一般的姿态,她不错愕,心底更是涌现出冰冷的寒意。

    君慕倾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,还有这么震撼的气势,就连黑凤凰都被这股力量震撼到了,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“本殿主倒要看看,小小的黑凤凰,有什么资格让我们跪下!”寒傲辰大步走到君慕倾的身边,冷眼看着黑凤凰,直接就表明了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殿主!

    黑凤凰只感觉自己的心跳又漏了一下,这些人类,它好像都没有了解清楚身份!

    他们都是什么人!

    “对了对了,凤凰大人,我既不是上古神兽,也不是城主啊殿主,你是不是要找这个理由让我跪下了?”相思眨了眨眼睛,笑眯眯地说道。

    玄武瞪了一眼相思,她是不是上古神兽,也不是城主殿主的,能进入神族的魔兽,那也并不是凡物,向黑凤凰下跪,她愿意,天地法则都不会同意。

    “琳帘,他们究竟是谁!”黑凤凰僵持之下,立马改变了震慑的对象。

    琳帘兢兢战战地看着发怒的黑凤凰,缓缓说道:“万兽城城主君慕倾,黑暗神殿殿主!”

    黑凤凰猛地僵住了身体,它此时恨不得立刻就杀了琳帘。

    万兽城城主它不在意,但是黑暗神殿殿主,就连黑暗之神都要畏惧几分的男人,她打不过叫自己出来,还不告诉它眼前人的身份,该死!

    万兽城城主就连玄武都归于万兽城,那万兽城的高级魔兽,还不知道有多少,血统,等级,这些都是致命的所在。

    这个人类,一开始竟然没有和自己表明眼前人的身份,该死,真是该死!

    黑凤凰在知道君慕倾和寒傲辰的等身份以后,不知道在心里说了多少个该死了。

    现在她想后悔也来不及,该说的话,它一句不落的全部都说了。

    黑暗神殿殿主!

    完了完了!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男子,此时此刻恨不得抽自己两耳瓜子,黑暗神殿啊,当初那个震动临君大陆的黑暗神殿,即便很多年没有出现,但是震慑一直存在的地方,他们怎么会招惹上这么两个恐怖的人物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到黑凤凰此时的模样,嘴角微微上扬,现在才知道害怕,是不是有点晚了?

    “怎么,凤凰大人,不让我们跪下了?”君慕倾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听到声音,黑凤凰只感觉身体一颤,不敢再多说一句。

    它现在话都不敢说,哪里还敢让眼前的人跪下之类的,这是普通的人类还好,偏偏黑暗神殿殿主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凤凰大人,是不是黑暗之神很久没有找你们黑凤凰一族‘谈心’,你们不记得自己地位了。”寒傲辰优雅地说道,语气更是冷淡。

    谈心!

    黑暗之神找黑凤凰一族谈心!

    玄武嘴角抽搐的看着寒傲辰,这“谈心”劳驾的人物也太大了,让黑暗之神找它们谈心,那就不是谈心了吧,那是直接没心。

    黑凤凰怔了一下,惊恐地说道:“不不不,黑凤凰一族,一直记得自己的地位。”要是不记得,它也不敢让他们下跪啊。

    被吓到的黑凤凰一连说了三个不,黑凤凰一族的王,那是他们黑凤凰一族,唯一有资格踏入神族的凤凰。

    黑暗神殿殿主把今天的事情告诉了黑暗之神,那它们黑凤凰就不能踏入神族,黑暗之神是绝对不允许有冒犯他神殿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黑凤凰打了一个冷颤,这比玄武刚才的话,来的更加的可怕。

    玄武站在一旁就纳闷了,它也是神族的,还是上古神兽,怎么说了那么多,都比不上寒傲辰这小子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琳帘感觉到更加无力,黑暗神殿的黑暗之神,要知道今天的事情,只怕再多黑凤凰,都不能阻止六色谷被黑暗之神所灭。

    凤凰一族在人类心中地位虽高,神族在人类的心中,地位更高。

    看着黑凤凰听到黑暗之神,兢兢战战的模样,君慕倾也明白了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难怪光明圣殿,光明总殿那些人,老是把“我神”,“我神”挂在嘴边,黑暗之神的震慑都这么大,更别说光明之神了,地位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这些神族人,还很会提高自己的威慑,就连兽族的魔兽,听到神族都要畏惧几分。

    寒傲辰在这个时候把光黑之神搬出来,也是知道,只要知道“黑暗之神”这四个字,黑凤凰就会恐惧不已。

    黑暗之神,不弱嘛!

    但是这区区的黑凤凰,就不用黑暗之神出面了,跪下是吧,她要会让它狠狠地跪下!

    相思欲哭无泪地看着寒傲辰,他早点把黑暗之神拉出来不就行了,也省的耳朵遭到摧残,这么脑残的黑凤凰,她还真没见过,上古神兽玄武一个威压它就没命了,还敢这么放肆。

    君慕倾和寒傲辰一开口就是吓死兽,黑凤凰开始不是还挺狂妄的么,现在竟然还怕到颤抖。

    现在它就等着君慕倾对它做点什么,跪下,它说了多少次呢?

    玄武睨视了一眼黑凤凰,黑凤凰今天也得意的够多了,从它出来就对君慕倾大呼小叫。

    那可是君慕倾啊,一个坑死人和兽,眉头都不皱一下的女人,黑凤凰怎么就这么想不开,这么跟她说话呢?

    就算是找死,它也自己随便找个地方自埋就行了,不用找上君慕倾啊!

    “黑凤凰一族,既然知道自己的地位,胆敢在融山放肆!”惊天动地地声音响起,整个融山出现了一片晃动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融山山顶,喷出了火花,那滚烫的熔浆,如同烟火一般,往四周飞射开来,熔浆落到之处,百草即灭,万物即毁!

    君慕倾和寒傲辰纷纷往融山之顶看去,当他们看到地动山摇,融山之顶喷出熔浆之时,眼底呈现出一片笑意。

    血龙一族果然有魔兽居住在的融山之顶,他们来了这么长时间,这头血龙才现身,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不过,出现了就好,出现了,血龙龙骨就有着落了。

    那融山之巅的血龙要是知道,在它现身以后,君慕倾和寒傲辰第一件想的事情,不是害怕,而是龙骨有了着落,不知道会有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早已经惊恐不已的黑凤凰,在这一声以后,全身立刻开始打颤,双翅更是不听使唤。

    巨大的黑色身体,就这么从空中坠落下来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尘土飞扬,大地震动,只是瞬间,琳帘他们面前,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凹洞,刚才还飞在空中,以睥睨之姿傲视众人黑凤凰,狠狠地甩在地上,狼狈不已。

    “血龙!”玄武愣愣地看着天空,目光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血龙一族真的会有魔兽,在这融山之巅?

    “尔等人类,在吾之地妄言,该死!”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“好痛!好痛!”

    匍匐在地上的人,捂着耳朵惊恐地大叫!

    那是撕心裂肺地疼痛,他们的身体都像是要被撕开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发出痛苦呻吟的,何止是他们这些人类,就连黑凤凰都极其痛苦的大叫。

    “凤凰大人,救我,救我!”琳帘耳朵和眼睛渗出鲜血,她伸出手,往黑凤凰那边爬去。

    黑凤凰现在都自身难保,哪里能顾及她如何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和寒傲辰淡然地站在一旁,这次就连华阙都痛苦的捂上耳朵,要不是相思在,他也像琳帘他们那样,七孔流血。

    “显摆。”玄武双手环胸,不满地嘀咕道,不就是显摆,这个时候出来,好戏都看够了。

    血龙一族还是这么讨厌,也不知道是做什么孽,先是遇到血魇大尊王,再来又是血龙一族,这些不想遇到的魔兽,现在都遇到了。

    “玄武陛下,你已经苏醒,却不回神族,不怕帝神怪罪吗?”强大的声音响起,不用说刚才的话,血龙也听到了。

    玄武翻了翻白眼,帝神失踪了那么多年,它又不是不知道,还用帝神来压他,想的美。

    这次不只是玄武翻白眼,就连相思都撇了撇嘴,表情也是一点都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啊!”痛苦的惨叫声响起,紧接着就是一声凤凰啼叫,冲破云霄!

    “血龙,你让它闭嘴吧,听着烦。”玄武掏了掏耳朵,不打算回答刚刚的问题,他要不要回去,又不是他说了算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周围的流下来的熔浆,明显因为这一声轻哼,震动了几分。

    黑凤凰瞬间消失在了原地,也不知道去了哪里,而周围的人类,一个个捂着耳朵,动都不动一下,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相思走到琳帘面前,蹲下身体,轻啧说道:“我说血龙陛下,你下手也太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是神族魔兽?”融山之巅再次传来声音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这么犀利。”相思撇了撇嘴,是神族魔兽怎么了,神族魔兽就不能来这临君大陆了,虽然说,她是偷偷来的,但是呢,她已经很久没回去了,那个界层的气息,难道还没有隐去?

    “神族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住!”玄武立马说道,再神族下去,就没完没了了,“你就不用说神族了,帝神都消失多久了,你不也来到临君大陆了么。”什么态度嘛,好歹他也玄武陛下,再怎么样,他说话也要客气点。

    “黑暗神殿殿主,万兽城城主,你们两个来融山之巅,不知道为了什么事情?”血龙在叫君慕倾的时候,语气明显带着几分不情愿。

    魔兽臣服人类,这是多大的耻辱,其中还有上古神兽,更有神族魔兽!

    万兽城它不知道是什么地方,也不知道如何,只是魔兽契约人类都会地上一等,更何况是臣服!

    有那么多人类,想要魔兽为他们做事情,都没有做到,眼前的人类,却做到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很好,终于注意到他们了,还以为它们就这么聊下去,从神族说到临君大陆。

    “不为什么,就是来拿一点点东西。”君慕倾笑着说道,她是来拿龙骨的,血龙龙骨。

    这血龙刚才好像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,赤红的眸子涌动着危险。

    “东西?”

    玄武轻咳一声,不就是龙骨,但是这东西,你舍得吗?

    “不错,就是一样很小的东西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不知道那血龙在什么地方,说话也像是和空气再说,她怎么感觉就那么不爽呢?

    还有,她要的人,血龙问都不问,就全部都杀了,它问过自己了吗?自己同意了吗?

    这些人她都没有动手,该死的血龙这算什么意思!

    “你要什么?”血龙不屑地问道,人类都是贪得无厌的生物!

    “在要东西以前,血龙大人,我们是不是该算算一笔账?”君慕倾挑了挑眉头,黑凤凰被它送走了,人也被它杀了,这帐的确是该算算。

    算账!

    融山之巅流动的熔浆,明显抖动了几分,融山也抖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人类,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送走我的兽,杀了我的人,这笔账,该怎么算!”君慕倾双手环胸,眉头都不皱一下,直视着融山之巅。

    玄武顿时一阵凌乱,君慕倾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,这女人难道不知道血魇在沉睡吗?

    这是血龙,血龙,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条血龙会在这里,但是它出现在这里,那就证明这融山都是大火,那些赤焰火不是闹着玩的。

    还以为他们来拿龙骨,是融山的血龙已经死了,龙骨那几块也没事,全部搬走都没事,问题是人家现在还活着,是活的,这女人,她就不能客气一点吗?

    融山之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,也不知道是血龙生气了,还是它被君慕倾的话塞住。

    “倾倾,不如我们直接去拿好了。”寒傲辰微笑着说道,仿佛是在说一件极其平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直接去拿!

    相思差点吐一口老血,他们这里是万兽城啊,想要什么拿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人类,是我救了你们!”血龙的声音再次响起,语气有那么几分飘虚。

    救?

    君慕倾怒了,它敢说救!

    “我们就去拿!”君慕倾点头说道!

    寒傲辰点点头,拉过君慕倾,两道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玄武看着一下子就消失的两个人,立马跳起来,“他们这也太冲动了吧!”

    “玄武陛下,我有种预感,倒霉的,会是那条血龙。”相思走到是玄武身边,认真的点点头,表情有些郁闷,她也想去看看!

    血龙明明就知道,黑凤凰是有心被它送走的,而那些人类,也是它故意杀的,所以刚才的语气,才会那么的飘忽不定。

    魔兽有魔兽私心,血龙不想让君慕倾动手,对黑凤凰做什么,干脆就把它送走了,只是这样,它以为就事情就能算了么,君慕倾才不会跟它算了。

    玄武想了想,嘴角勾起一抹笑容,他担心个什么劲,君慕倾哪会不是坑别人,就算是兽,她坑的也不只是一次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等着吧。”玄武一屁股坐下,笑呵呵地看着融山之巅。

    血龙啊血龙,你也尝尝君慕倾的滋味,不然你还不知道君慕倾的厉害之处。

    “阙,我们坐在这里等吧。”相思惋惜地说道,她是很想上去看,但是赤焰火太厉害,她还是淡定淡定。

    华阙点点头,擦了擦额上的汗珠,随地坐下,没有半点扭捏。

    玄武看着华阙,缓缓闭上眼睛,相思看上的这个人类,倒也不错,至少不虚伪。

    血龙还没有反应过来,两道身影瞬间就出现在了的熔浆洞里面,而且还……踩在它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人类!”血龙呵斥道,他们知道不知道自己站着的是什么地方!

    君慕倾环视了一下周围,看到熔浆一个地方,竖立着一个龙头,她嘴角微微上扬,大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血龙?”生活在熔浆之中,这血龙在这里沉睡了很多年了吧。

    “人类,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为什么从刚才那句话以后,它就感觉到不安呢,总感觉这个人类会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。

    它好歹也是血龙一族,怎么会对一个人类,这么胆怯?

    血龙越想,心里就越郁闷,它总感觉刚才自己做错了,黑凤凰它不该送走,那些人类,它也不该出手杀。

    君慕倾慢步走到血龙面前,微笑着看着眼前的龙头,“做什么,血龙,把黑凤凰送走,杀了那些人,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交代?”

    “本神兽做事,从不需要交代!”血龙强硬地说道,它是血龙,做事情不不需要对人类有任何的交代!

    君慕倾挑了挑眉头,从明仙出现以后,就很不满了,后面还有六色谷的人,结果最后人都被血龙杀了,黑凤凰被血龙送走了,她能淡定就怪了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交代?是吗?”君慕倾手上出现一把红色的刀刃,这刀刃就是当初血魇送给她的。

    刀刃不知道是用什么制造而成,但是锋利的程度,不低于君慕倾炼制的任何一件神器。

    血魇的东西,对付血龙一族,还是可以的!

    “人类,想要这个来伤我,做梦!”小小神器,对它不能造成半点的伤害,更何况它身上还有熔浆,想要对它如何,这个人类不可能做到!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血龙的腰上,看着那熔浆盖过的身体,她慢慢催动着身体里面的血焰火,周围熔浆感觉到强大力量,立马一分为二,把血龙的身体显露在外。

    血龙错愕地看着君慕倾,这怎么可能!人类怎么能做到这样!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什么人!”她绝对不只是万兽城城主这么简单,能让熔浆一分为二,还是它身上的熔浆。

    “咱们一点一点的算账。”君慕倾蹲下身体,扬起手中的刀刃,轻轻往血龙的身体上划去。

    血龙睁大双眼,看着自己身上的伤口,表情是那般的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人类的刀刃,能伤到它的血麟!

    “血龙的血,可是最好的炼器材料,倾倾,咱们可不能浪费。”寒傲辰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一个器皿,上面有很多暗纹。

    君慕倾想也不想,接过来放在熔浆的上面,接住那一滴一滴从血龙身上留下来的鲜血。

    “吼!”血龙大吼一声,“人类……”怎么可能,它是堂堂血龙,怎么会让人类拿捏在手上!

    “不急,咱们的帐,慢慢算。”君慕倾微笑着说道,赤红的眸子一片冰寒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