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凝聚出玄武?

    相思抬头愣愣的看着空中,君慕倾也太牛叉了吧,玄武都凝聚出来了!

    看着那逐渐凝聚而成的斗技,相思愣了一下,她确定这是凝聚的斗技,不是真的玄武陛下?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华阙疑惑的看着相思,难道有什么不对的吗?

    相思愣愣的摇摇头,“不知道,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。”这凝态的玄武,那也忒像了吧,就跟真的差不多。

    寒傲辰眼中闪过一丝笑意,目光注视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光明尊王在看到君慕倾凝聚出来的玄武,早就傻眼了,他连忙用自己的尊王的意念之威,去压制君慕倾,希望这样能够阻止玄武的凝聚而成。

    可不管他如何的压制,玄武的斗技,依旧完美的凝聚了出来,那神态,那模样,不就是真的玄武了么。

    相思猛地睁大眼睛,错愕的看着君慕倾,是真的玄武,这不是凝聚而成的斗技。

    不是斗技……

    相思脸上露出一抹笑意,君慕倾怎么不去开黑店呢?什么时候都能黑人,光明尊王只怕是开心的太早了,人类的意念之威,哪里能撼动上古神兽出手。

    没用!

    光明尊王看到玄武依旧凝聚而成,而且还威风凛凛地出现在他的面前,龟身坚硬,蛇头狰狞,这明明就是凝聚而成的斗技,却给他一种很真实的感觉。

    光明使者也发现光明尊王的意念之威,对君慕倾半点用处都没有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玄武的背上,双手负在身后,“尊王陛下不凝聚斗技,我就要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光明尊王目光狰狞的看着君慕倾,她都凝聚出上古神兽了,他总要想想用什么斗技,才能抵抗上古神兽!

    相思嘴角抽搐的看着君慕倾,不客气,连玄武都被她叫出来了,她这什么时候客气过?

    “我怎么觉得……”战翅若有所思的看着面前的玄武,这气息怎么那么熟悉。

    其他三个人纷纷翻了翻白眼,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,这反射弧也太长了,这哪里是什么凝聚的斗技,明明就是玄武真身。

    这又是还黑人的节奏啊!

    三人无声的为光明尊王叹息一下,期待着玄武快点出手,把光明之神这个老小子打趴下!

    “光明神兽!”光明尊王又一次凝聚出光明神兽,这个时候,他能用来对抗玄武斗技的斗技,也就只有光明神兽。

    高大的斗技,随着洁白的光芒在空中浮现,光明神兽出现在空中之时,高傲俯身“看”了一眼周围。

    “狠狠的打!”君慕倾指着光明尊王说道。

    玄武低头看了一眼君慕倾,她知道自己无聊,竟然让他来对付这样的蝼蚁!

    想到这里,被召唤出来的玄武,就更加不满了,黑色的眸子带着淡淡的蓝色光晕,周围的气势肆意涌动。

    属于上古神兽的威压,在周围如野草一般,疯狂蔓延开来!

    光明尊王凝聚出来的光明神兽,刹那间立刻瓦解,成为一点点白色的光点,从空中落下,散落在周围各处。

    光明尊王立刻就被玄武强大威压,震到了几十丈外,他口吐鲜血,惊慌地看着势如破竹的玄武。

    同样是斗技,即便自己凝聚的是光明神兽,不是上古神兽,但是差距也不会这么大才对,他是尊王级别,君慕倾的天赋再逆天,也不过领帝。

    这是不可能的!

    “记住了,要狠狠打。”君慕倾缓缓说道,语气是那般的平和。

    有玄武在这里,她干嘛还要凝聚斗技,对付尊王级别,让玄武来就行了。

    光明尊王在说大话以前,他怎么不想想,这里是什么地方,万兽城,最不缺少的,那当然就是魔兽。

    玄武有看了一眼君慕倾,即便他想发出不满的吼声,也知道现在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光明尊王身体一抖,危险的气息立刻将他包围住,他意识到危险的时候,撒腿就想跑。

    玄武哪里会给光明尊王这个机会,他要是让光明尊王逃走了,以后的日子一定不会好过!

    巨大的爪子,一把就抓住要逃走的光明尊王,光明尊王的一个身体,不过才是玄武的一个爪子而已,这还不是他真正的本体。

    “别打死就行。”君慕倾掏了掏耳朵。

    话落,玄武很快的就开始殴打光明尊王,巨大的爪子看似力道千斤,落在光明尊王身上,却是刚好恰当。

    “使者救命啊使者!”光明尊王开始大叫,他想从纳戒里面拿出防御的神器,玄武怎么会让他得逞,伸出爪子轻轻一捏,纳戒就变成了粉末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光明使者是不会看到的,但是光明尊王却是清楚的看到,在亲眼的注视下,看到玄武人性化的捏碎自己的纳戒,他只感觉整个人都僵掉了。

    这不是斗技!这是真正的玄武!

    当初玄武出世,他选择的人是君慕倾!

    光明尊王很快就想到了玄武出世的情况,那个时候光明总殿派去长老死了,那一定也君慕倾有关!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光明尊王刚想出声,就感觉到自己的舌头僵掉了,是谁用精神力锁住了他,让他全身僵硬,就连说话也不能说。

    光明使者看着“玄武”,一掌接着一掌,拍打在光明尊王的身上,他们顿时感觉到屈辱感。

    这不是打在光明尊王的身上,而是打在他们的脸上!

    君慕倾!君慕倾!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住手!”光明使者终于忍不住了,她真是放肆,在他们面前殴打光明尊王,当真以为光明总殿无人了吗?!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玄武的身上,笑看着三个光明使者,“都说了,把别打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光明使者脸色一片青绿,他们目光狰狞地看着君慕倾,样子甚至都有点扭曲了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再不住手的话,就别怪我们三个不客气!”第三个使者怒吼道,在他们面前打女神的信徒!

    相思同情的看了一眼光明使者,威胁君慕倾,那是最愚蠢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不客气?三位使者要是能出手的话,在万兽殿就出手了。”君慕倾一针见血地说道,他们一直隐忍,只能用光明之神来压人,原因很简单,那就是他们不能动手。

    尽管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不能动手,但是不能动手,这就最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观战的几人,纷纷睁大双眼,原来她早就知道了,这丫头,看出来了还不动声色,那几个人只怕以为自己伪装的很好。

    现在知道了,会不会气的吐血呢?

    君慕倾的话,让三位使者脸上的表情,成功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光明尊王在听到以后,恨不得就这么死去,光明使者根本就没有实力,他们让自己来,只是把他当成工具!

    “唔唔唔!”光明尊王看着光明使者大叫,能有人可以救他,那就是光明之神,他一直信仰的光明之神,那个完美的女神。

    只要他们知道眼前的魔兽,并不是斗技,而是真正的玄武,女神就一定会降临救他离开。

    “唔唔唔!”

    三位光明使者看着光明尊王,这颗棋子他们打算放弃,可他的表情,明明就是知道什么,也想表达什么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光明使者们有些犹豫,其中一个,手上又出现了一个空间轴。

    赤红的身影瞬间消失在玄武背上,三位长老只觉得眼前一花,空间轴消失在了他们手上。

    这是!

    “我突然觉得,让你们去光明之神面前告状,那速度太慢了。”君慕倾嘴角勾起一抹弧度,冷若冰霜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你若是敢对我们如何,光明之神,一定不会放过你的!”三人惊慌的后退一步,要不是在这一层,他们不能轻易动手,怎么会让君慕倾在他们面前放肆!

    君慕倾挑挑眉头,微笑着问道:“是吗?那就正好了,我在等她。”

    她!等光明之神!

    光明使者倒吸了一口气,惊讶的看着君慕倾,从一开始,她就没有害怕过光明之神。

    君慕倾她根本就不怕光明之神!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想要杀我们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!”为首的使者,手上也不知道出现了一个什么东西,只见他的往天上一扔,巨大的光罩就立刻将他们包围住。

    君慕倾皱了一下眉头,看着将光明使者包裹住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战翅疑惑地问道,不像是神器,怎么会有那种的光罩出现,看起来还挺厉害的。

    “至尊帝王器。”寒傲辰冷声说道,光明之神的人,竟然能拥有至尊帝王器,难怪他们一点都不惊慌。

    至尊帝王!

    战翅只感觉一阵晕眩,那该是多么厉害的神器,自己就连听都没有听说过。

    好小子,还有这么厉害的后招等着,难怪一点都惊慌,至尊帝王器都都出来,神族的人,果然都大手笔!

    这下虚伪的家伙,打不过居然拿出至尊帝王器,这东西这一界层从来就没有听说过,而在神族,那确实高等的法器,比神器更高级的存在,相思目光一寒,随即又愣了一下,对了,君慕倾不是有那样东西吗?

    “至尊帝王器?打不破吗?”君慕倾若有所思地看着面前的光罩,是谁会想到,堂堂光明使者,打不过却当起了缩头乌龟,缩在龟壳里面不敢出来。

    为首的使者得意地看了一眼君慕倾,“不错,这是上品的至尊帝王器,也是神族最厉害的法器之一,光盾珠,你想打破光盾珠,那是不可能的!”

    这是光明之神,在他们离开的时候,特意交给他们的,就是担心会遇到现在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当时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会遇到现在这种情况,不但有人不害怕光明之神,就连神族都不畏惧。

    光明尊王看着他们三个躲了起来,顿时一阵寒意,他们居然扔下自己,他们三个躲在至尊帝王器的后面!

    可恶!可恶!

    “光盾珠?很厉害?”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坚硬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劝你最好交出请柬,否则我们用光盾珠灭了你的万兽城!”只要有光盾珠在,君慕倾就伤不到他们,他们这么坚信着。

    灭?

    赤红的眸子闪烁出冰冷的寒光,灭了万兽城!

    君战天开始担忧,光明尊王师父是对付了,可这光盾珠那么厉害,师父要怎么办?

    四双眸子沉了下来,在听到光明使者要灭万兽城的时候,他们眼中就闪烁出极其危险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至尊帝王器也只是一张纸而已。”寒傲辰冷声说道,目光冰寒无比。

    至尊帝王器只是一张纸!

    相思点点头,就是一张纸而已!

    赤红的光芒在君慕倾手上涌动着,那复杂而又古老的图纹,在空中一道接着一道划过,它们快速往君慕倾手上聚拢。

    光明使者只感觉眼前一花,君慕倾身边就出现一支,她差不多高矮的权杖,权杖周围闪烁着红光,复杂的图纹更是汹涌澎湃,权杖的顶端,那是复杂而又有几分熟悉的形状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只是一根破权杖而已!想要打破我们光盾珠,痴心妄想!”

    他们的光盾珠,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能打破的!

    “给我破!”冰冷的声音骤然响起,她手上的权杖瞬间消失,只见空中一道火红的光芒,如同巨斧一样,从空中劈下,重重地落在的那坚不可摧的光罩上面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!”剧烈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光明使者看着眼睁睁看着从天上落下来的红光,只感觉一阵地动山摇,耳边传来破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那所谓坚不可摧的光盾珠,身上此时裂开了缝隙,那缝隙从顶端一直蔓延开来,往这个珠身周围飞速裂开。

    光明使者瞳孔折射出惊恐的目光,他们看着碎裂的光盾珠,刚才还自信满满的表情,一下子变得如雪一样苍白。

    龙天他们更是错愕不已的看着光盾珠身上的裂缝,他们脑中第一个反应就是,这光盾珠一定不是至尊帝王器,不然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碎了了。

    不是裂开而已,而是碎啊,至尊帝王器,有这么容易破碎!

    “血焰火!”

    赤红的火焰,一瞬间出现在光盾珠的身上,破碎却没有掉落碎片的光盾珠,被血焰火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“血焰火,这是血焰火,你是,你是……啊!”火光伴随着呐喊的声音,消失在天空之下。

    被血焰火烧过的地方,什么都没有留下来,光明使者的元神,更加不可能会留下。

    听着那震人心脾的呐喊声,被玄武打的昏昏沉沉的光明尊王,猛地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,她怎么敢杀光明之神的使者,灭了光明总殿不说,现在又杀了光明之神的使者。

    她就不怕得罪光明之神吗?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一行人看着那消失的光明使者,额角滑下一滴冷汗,在心里一阵庆幸,幸好他们不是她的敌人。

    “玄武,放开光明尊王吧。”逆天杖再次回到君慕倾的手上,她嘴角带着一抹微笑,一下子就出现在玄武的身边。

    玄武再也不干了,“女人,你说放就放啊,老子现在就踩死他!”说着,玄武一脚落下,狠狠地踩在光明尊王的身上,脚下仿佛还传来骨头碎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现在就可以了。”君慕倾笑着点点头,她也没想过玄武会放过光明尊王。

    现在就……

    玄武睁大双眼,这个女人,故意的!

    玄武那叫一个喊天无力,叫地无门,为什么要踩死这个人类,为什么要踩死,爪子太贱了,太贱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那叫一个恨,君慕倾明明就知道,自己不会放这个人类的,她竟然……

    太可耻了!

    看着玄武抓狂的样子,君慕倾无辜的耸耸肩,“我让你放来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玄武猛地凝态人形,走到君慕倾面前,表情是那么悲愤!

    这个女人,一下子不算计人会死啊!

    他又被她命令了,想到这里,玄武立马捂脸往万兽城走去。

    相思看着玄武匆匆离开的背影,不禁轻啧,玄武都能被君慕倾气成这个样子,君慕倾气死人的本事,果然是令人发指。

    这就是兽啊!

    寒傲辰瞬间走到君慕倾的面前,微笑着说道:“倾倾,我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两人大步往回走去。

    留下在原地的发呆的几个人,他们很快就消失在了万兽城的空中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君战天疑惑地问道,那不是师父凝聚的斗技吗?什么时候变成真的玄武了?

    战翅拍了拍君战天的头,苦笑着说道:“宝贝徒孙,好好学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个徒弟气死人的本事,当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”莫相守叹息说道,战翅气死人的本事就够厉害,现在倾儿是更加的厉害了。

    “莫相守,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是在说老子!”战翅立马炸起来了,这跟他有什么关系,那丫头本来就有气死人的本事,又不是今天才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没有说。”莫相守耸耸肩,他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说。”龙天说完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北宫煌轻咳了一声,往自己的方向走去,他还有事情要做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战翅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,顿时那叫一个无语,他们才是有气死人的本事吧!

    相思站在一旁,君慕倾那气死人的本事,哪里用谁教,他们就“自相残杀”吧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。”相思低声说道,迅速拉着华阙快速离开。

    没有谁在意光明尊王和光明使者被君慕倾杀了,在他们眼里,都像是最常见不过的事情一般。

    死了几个光明尊王和光明使者算什么,光明之神死了,那才叫真正的解恨!

    现在这几使者和尊王都死了,光明之神应该也会知道这里的情况,就不知道她什么时候,才会出现自临君大陆。

    君慕倾回到万兽城,伸出右手,手掌中抓着的是一把白色的粉末。

    寒傲辰走过来,若有所思地说道:“这是那光盾珠?”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然后说道:“这只是一部分而已,不过也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倾倾这是要炼制的至尊帝王器?”炼制出至尊帝王器,只怕连神族都会震撼了吧。

    “上次的配方,我都没有炼制完。”在独孤城的时候,他们闭关几天,就是在研究神器的配方罢了。

    但是走出来,就看到他们暧昧的目光,她真的有点无语,不过某人好像很喜欢。

    “还缺什么东西?”按理说,倾倾这里该有的矿石,也全部都有了,怎么会没有炼制完。

    君慕倾轻咳一声,缓缓说道:“我在其中一样配方里面,加了一种材料,我身上就是少了这么一种,还有上次在炼器比试上,得到修复神器秘籍,修复神器,还是上古神器,也需要那样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还有什么东西,是倾倾都没有的。

    修复上古神器,倾倾是要修复削魂剑吗?

    也不知道炼器那些老头,知道倾倾一下子就能聚齐修复神器的矿石,还有一部分原材料,会是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修复神器的秘笈,他也看过,上面的材料,都是极其的珍贵,非常的稀有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样,炼器那些人,才会把这东西当成是炼器的奖励,送给炼器大会上,第一的炼器师。

    一来,他们觉得,自己留着没用,给别人还少了一个负担,二来,他们以为,这个世界上,不会有人能够聚齐那些东西,修复神器。

    可是刚好就那么不凑巧,倾倾什么矿石都不缺,那些人以为,永远都不可能聚齐都东西,她身上都有。

    “龙骨。”君慕倾不急不慢的说出两个字,这东西,她是真的没有。

    “倾倾要的,不是普通的龙骨。”一般的龙骨,黑暗神殿就有。

    君慕倾撇了撇嘴,“要是普通的,我早就问你要了,这龙骨黑暗神殿都没有,我问了玄金,只有一个地方,有这样的龙骨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?”

    “融山。”她正打算趁着圣战,还有几个月,去融山一趟,顺便去那龙骨。

    “你要的是血龙一族的龙骨!”融山那是临君大陆曾经,唯一出现过血龙一族的地方,那个地方,说不定会有龙骨的出现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应道,就是血龙一族的龙骨。

    血龙一族貌似和血魇还有一点点关系,去拿点龙骨,应该是可以的吧?可以的吧?

    “我陪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去!”相思立马走出来,去血龙一族的老巢,她当然要去!

    华阙表情错愕的跟在相思身后,刚才的话,很显然他们两个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仰天一叹,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,“你去,万兽城怎么办?”虽然说师父老师他们都能处理的很好。

    “放心放心,万兽城不会有什么事情的,再说了,殿主都去了,我们当然也要去。”龙骨啊,血龙一族的龙骨,拿回来扔着玩也不错。

    “你把万兽城床都换了?”君慕倾的挑挑眉头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我都换了,用你给我的石头。”就是睡觉的时候有点硬。

    “那就去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听说血龙一族就连骨头都是红色的,也不知道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相思现在只要想到能见到血龙一族的龙骨,就会觉得莫名的兴奋,她想看龙骨很久了,这次终于能看到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寒傲辰目光冰冷的看了一眼相思,眼中露出一抹冰寒。

    感觉到冰冷的目光,相思立马后退一步,警惕地看着寒傲辰。

    当看到那冰冷目光之时,她轻咳一声,殿主啊,其实呢,她是非常不想去的,可是呢,血龙一族的龙骨,她怎么可以错过,就算得不到,看看也好。

    要怪就怪血龙一族太小气了,她去了融山又不止一次,他们都不给自己龙骨,其实她就是想看一眼而已,看看他们的龙骨,是不是红色的。

    华阙眼中也闪烁着光芒,他不求得到血龙一族龙骨,也就想看一眼。

    龙骨也是炼器最好的材料之一,那都是极品中的极品,想要得到龙骨的机会,那是微乎其微,更别说是血龙一族的龙骨,所以他也不敢多想,只要能看看就好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两个兴奋的模样,君慕倾只觉得满头黑线,真不知道带他们去,是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寒傲辰也想他们不去,可倾倾都已经说话了,他当然要听倾倾的。

    在交代好事情以后,君慕倾和寒傲辰带着相思和华阙,来到了融山之下。

    融山附近也有一股势力,这股势力不小,和万兽城比起来,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融山其实也就是一座火山,血龙一族的常年居住火山,在兽族也不是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刚走到融山脚下,麻烦就找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走融山可以,必须在我们后面!”为首的人是一个中年男子,中年男子在看到他们来的时候,就立马先抢了地方。

    相思脸色一沉,怎么还有这种人,明明就是他们先来的,他们凭什么先走前面。

    “理由。”华阙走出万兽城后,又恢复他那不变严肃的表情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一阵狂笑,跟在他身后的人,也狂笑不止,“理由,告诉你们,这是我们明家的地盘,要上山,我们明家当然要先走!你们这些外人,都统统后面去!”要理由还不简单吗?

    明家,就是融山附近势力的家族,只是一个小势力而已,却如此的猖狂。

    君慕倾冷冷看了一眼面前的人,“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寒傲辰大袖一挥,拉着君慕倾往前面走去,蝼蚁罢了!

    相思尽管气不过,君慕倾都说了,她也只能跟上去,不然她才不会放过这个人类。

    “想走!没有那么容易!把他们围起来!”中年男子立刻说道,他们都没有上过融山,才不会让一些外人上去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中年男子带来的所有随从,立马走过去,围成一个圈,把他们包围在其中。

    相思又恢复她那女汉子的形象,拉起衣袖,二话不说就大骂起来,“还没有人敢挡老娘的路,赶紧滚,不然老娘扒了你们的皮!”

    “拔了我们的皮,这小妞,长得不错。”中年男子猥琐地看着相思说道。

    “二老爷,这个,你快来看看这个,这个更加不错!”随从赶紧说道,这些都长得不错,是哪里来的美人?

    尽管外表奇怪了一点,但是容貌是真的好看!

    二老爷,也就是明家家主的弟弟,明德,他一直都在这融山附近晃悠,遇到想要上融山的人,就会把他们围起来,不准他们上山,有个时候,更是霸道的让来人带他们上山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明德,也只是一个欺善怕恶的人,一般是挨打的机会比较多。

    明德听到手下这么说,赶紧走过去,当他看到君慕倾之时,两眼立刻放出了绿光,垂涎三尺的看着面前的人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寒傲辰目光冷冽,寒冷的气息在他周围涌动着。

    明德一心放在君慕倾的身上,哪里会注意到周围的不同,他没有感觉到,不代表他的随从也没有感觉。

    把他们包围其中的十几个随从,早就感觉到冷冽如冰的气息,根据以往的经验,他们知道,眼前的人,不能得罪,还不知道是哪里高手出现在这里!

    明德看着君慕倾,刚靠近一步,一道黑色的炫光,瞬间没入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明德还来不及回神,整个人就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看到明德死了,十几个随从赶紧离开,连明德的尸体都顾不上,就匆匆往明家的方向跑逃走。

    相思轻哼一声,瞪了一眼地上已经死去的人,这还是便宜他的!

    “我们继续走吧。”君慕倾冷声说道,看都没有多看一眼地上的人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相思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个什么明家二老爷,这不是往铁板上面撞吗?

    只是一道黑暗之力,就没命了,可想而知,那一道黑暗之力,有多大的力量,是他能能够轻易触碰的!

    华阙担忧地问道:“就这么杀了明家的人,不会有事情吗?”要是明家的人追上来,该怎么办?

    “害怕就不会杀他了。”相思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。”

    应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相思猛地回头,就看到玄武不知道什么时候,出现在了他们身后。

    走在最前面的君慕倾也停下了脚步,双手环胸,静静的看着跟来的玄武。

    当初问他要不要一起来,他死活都说不要,说跟她去一点面子都没有,现在又死皮赖脸地跟上来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伟大的玄武陛下,其实也就这样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不来吗?”君慕倾淡淡地问道,现在出现在这里也不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玄武走到君慕倾身边,理直气壮地说道:“我没说不来,只是说不跟你们来而已,谁让你们速度太慢的。”他才不会说,是跟着他们一起来的。

    相思说笑嘻嘻地走到玄武身后,眼中露出暧昧一抹笑容,“玄武陛下,担心我们,就直说嘛,不用不承认的。”明明就是担心他们,还死不承认。

    玄武像是被戳中了心事一样,立马跳开,“错了,我没有担心你们,我只是想念血龙一族,来看看而已。”担心也不会告诉他们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玄武陛下,说了又不会少块肉,赶紧承认吧。”相思笑着说道,他明明就是怕君慕倾遇上的血龙一族,怕血魇沉睡,血龙一族会为难她,这才跟来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也勾着淡淡笑意,他要跟来就跟来,又不会有谁说他,还死要面子,上古神兽难道都是这幅德行?

    “我们赶紧走吧,不然麻烦又要来了。”相思不耐烦地说道,来一趟融山,都能遇到这些找死的人类。

    玄武摇摇头,“不是又要来了,是已经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华阙愣了一下,已经来了?

    “何人杀我父亲!”呵斥的声音从空中响起。

    几人不急不缓的抬头,就看到空中出现一个巨大的身影,一个男子站在那道身影的上面。

    那个巨大的身影,是一头秃鹰,从气息看来,是圣兽级别。

    刚才逃走的十几个随从,又匆匆忙忙跑回来,刚走到他们几个面前,气都顾不上喘一口,就立刻指着寒傲辰。

    “少爷,就是他,就是他杀了二老爷!”

    “对啊对啊,就是他!”所有人赶紧应和道,他们都看到了,就是这个男人手上,不知道挥出了一道什么东西,二老爷就死了。

    男子猛地看向寒傲辰,指着他呵斥道:“就是你杀了我父亲!”

    “你父亲是谁。”寒傲辰头而已不抬的说道。

    十几个随从差点吐血,他还要意思问是谁,刚才他杀了谁,难道不记得了吗?

    “敢杀我明家的人,而且还是本少爷的父亲,你们找死!”这个人是明德的儿子明秀,也是明家唯一的召唤师,再加上他天赋不错,在家里一直是被人捧在手心,被明家的人给宠的不知天高地厚。

    “带着圣兽,就来挡我们的道!”相思郁闷了,他们是不是凝态人形太久了,不然这圣兽也敢在他们面前叫嚣,而且还不知死活。

    玄武看都懒得看天上一眼,反正也没有他什么事情,站在这里看着就好。

    明秀得意地看着相思,“我是召唤师,你最多也只是斗技师而已,要知道,斗技师在这个世界,那么常见,比起魔兽,你还差远了。”

    他是召唤师,才不会怕这么一个斗技师,反正爹爹常说,召唤师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我忍不住了,你别拦我!”相思二话不说,瞬间就出现在空中。

    当着他们这么多高级魔兽的面,说他们是斗技师,斗技师怎么了,君慕倾一根手指能捏死他!

    相思瞬间出现在空中,华阙就是想拦,也拦不住。

    秃鹰在相思出现在空中的那么瞬间,身体一颤,他立马煽动翅膀往身后跑。

    相思怎么会让他们轻易的就逃走了,二话不说,就立马追上去。

    “猎鹰,你怎么走了!”明秀疑惑地问道,明明它都已经是圣兽了,干嘛看到一个人类还要走。

    被称为猎鹰的秃鹰,欲哭无泪两眼汪汪地看着明秀,它是从哪里找了这么一个契约者,他怎么能这么白痴。

    都说自己是召唤师,他怎么可以连魔兽和人类都分不清楚,眼前的人,那是高级魔兽!

    自己连神门都没有进,哪里敢在这么厉害的魔兽面前放肆。

    “不想挨揍,就一边去。”相思气炸了,当魔兽这么多年,第一次被人类看轻。

    猎鹰听到这话,赶紧甩下自己的契约者,走到一旁,不敢多管“闲事”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笑看着空中的相思,这么生气做什么,揍人什么时候要亲自动手了,完全没有这个必要。

    “猎鹰,你,我可是你的契约者!”明秀见猎鹰真的“抛弃”自己,不禁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相思,有些事情,就不用自己动手了。”君慕倾笑着说道,冰冷的声音在骤然响起。

    有这只魔兽在,哪里用得着,让他们亲自动手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