冰冷的声音,缓缓响起在独孤城的上空,赶来的所有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这魔兽,是君慕倾的!

    独孤凌落惊悚地看着君慕倾,这怎么可能,不是独孤凌霄打败了双头蛇君,才让双头蛇君立誓,最后蛇君,就一直守护在独孤城,不被任何人攻击。

    现在君慕倾说,是她!这不可能!

    独孤城的人,也觉得不可思议,一下子也不能接受这个真相。

    独孤凌霄远远看着独孤城的人,他们现在全部都是一声白装,还有那虔心的模样,明明就已经是光明之神的人了。

    真是讽刺,他守护的独孤城,有一天,会变成光明之神的后盾,他保护的人,也都变成了光明之神的子民。

    “不错,这双头蛇君,并不是守护你独孤凌落的。”独孤凌霄语气寒霜地说道,背叛,他们都背叛了自己,都背叛了!

    君慕倾的话,他们可能不信,现在就连独孤凌霄都这么说,独孤城的人也都担忧起来,他们虽然是光明之神的子民了,信仰不同,以前的记忆还是存在的。

    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,独孤凌霄,隐瞒了这么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独孤凌落刚才还在得意的模样,一下子变得惊颤起来,就算他在不济,这些还是能够听懂是什么意思的。

    君风华也傻眼了,赤君从一开始,就没有担心过双头蛇君的事情,她早就想到了这个办法了。

    独孤凌霄慢慢收回目光,看着君慕倾嘴角的笑容,不禁在心里叹息。

    君慕倾永远都能出乎人的意料之外,当初立誓,双头蛇君这是说会守护独孤城,就连他都没有提到一句,更别说是独孤凌落了,也就是说,只要独孤城没事,双头蛇君就能够不出手。

    而独孤城里面,每一个人,他们都能动,只要独孤城没事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魔兽们顿时乐了,他们就说嘛,和君慕倾玩黑的,还不知道谁能玩的过谁。

    君慕倾可是黑吃黑的主,就独孤凌落,想要和君慕倾斗,还真是差那么一大截。

    独孤凌落擦了擦额上的汗珠,看着君慕倾脸上的笑容,他有种心惊胆战,不敢直视的感觉。

    双头蛇君在听到君慕倾的话以后,自觉地退到一旁,只要没有人攻击独孤城,它就不会出手,至于其他人,那和它都没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它是守护独孤城,并没有守护那些乱七八糟的人,独孤城没事就好了。

    这个人类,几年不见,更加厉害了!

    “风刃,既然独孤城主这么不客气,我们也别客气了。”君慕倾淡淡一笑,冰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风刃愣了一下,立马应道:“是!”他一定不会客气的。

    独孤凌落听到君慕倾的话,差点吐血,不客气,她君慕倾什么时候客气过!

    一来就砸了他的独孤城,那一拳,明明就是故意把双头蛇君引出来的,现在她还说不客气!

    独孤凌霄没有说话,这是静静站在一旁,就这么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小心了,可别碰到独孤城。”君慕倾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,誓言是吗?不就是独孤城么,不碰到独孤城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风刃飞速走下去,还没等独孤凌落回神,一脚就把他踹出了独孤城。

    太狠了!

    不碰到独孤城就行了,君慕倾果然就是君慕倾,以后只怕临君大陆的人都会知道,要找独孤城麻烦,别去碰独孤城就行了!

    风刃踹下独孤凌落以后,不管他有没有反应过来,一上去,就是一阵暴揍。

    看到这种情况,独孤城的人纷纷缩了缩脖子,好可怕!

    光明使者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,一个个匆匆赶来,当他们看到空中笔直站立的身影之时,顿时愣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红发红眸!

    这就是他们要找的人?

    也就是这个人,曾经灭了光明总殿,就是她!

    看着城外被魔兽殴打的独孤凌落,光明使者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还能做啥!

    人家是来找茬的啊!

    新仇旧恨,八个光明使者眼中燃烧起熊熊怒火,这个小丫头,好大胆子,以前的帐还没算,现在又来找麻烦!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放肆!”为首的光明使者怒叱道,在光明神面前,一而再的不敬。

    “对啊,我就是放肆了,你们现在才知道?”君慕倾眨了眨眼睛,疑惑的问道,她都这么做了,现在才看出来吗?

    八个光明使者,听到君慕倾这么说,差点集体吐血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以前的帐还没跟你算,你又来送死!”接着第二个光明使者又说道,他们八个,怎么能被一个小丫头给逼成下风。

    帐?

    君慕倾不经意眼挑了挑眉头,精致的脸上露出一抹绝美的笑容,“算账?我们的确是有帐要算。”

    冰冷的气息,在周围肆意,明明君慕倾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的完美,那么的好看,让人看了,却只感觉不寒而栗!

    魔兽们纷纷打了个冷颤,这些光明使者找死的吧,居然找君慕倾算账,貌似是君慕倾一直在等阵他们算账吧?

    “哎呦!”

    “使者救我!”

    独孤凌落被风刃打得,脸上一块青一块紫,极其的狼狈。

    光明使者愣了一下,扭头看着此时的独孤凌落,他们深知不能和君慕倾硬碰硬,她这次是有备而来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不是不在万兽城吗?她什么时候回来的?

    为首的光明使者赶紧回神,微笑的看着君慕倾说道:“君城主,刚才是我们怠慢了,不知道你来,是为了何事?”现在不能和君慕倾硬碰硬!

    君慕倾的势力在临君大陆已经站稳了脚步,他们还没有足够的势力匹敌。

    魔兽们看着态度突然转变的光明使者,差点从空中掉下去,果然啊,果然是鸟人没错,涙城说的一点都没错!

    光明使者们明明就已经气到不行,而且恨不得现在就杀了君慕倾,可现在却露出这样的笑容。

    看着突然就恭敬有加的光明使者,君慕倾嘴角微微上扬,“光明使者降临独孤城,我这个万兽城的城主,自然是要来恭喜的。”

    装谁不会啊,就不知道谁最后忍不下去。

    听到君慕倾的来意,光明使者们在心里狠狠一啐。

    来恭喜的,狗屁,有她这么恭喜的吗?刚到就打碎了独孤城的城墙,现在更是当着他们的面,殴打独孤凌落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君城主为何让手下,打我们独孤城主?”第二个使者沉声说道,拼命的在心里告诉自己,要忍住,要忍住。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看了一眼被打的很惨的独孤凌落,嘴角的弧度更深了,“我怎么不知道,这是独孤城的城主,独孤城主,什么时候你传位给独孤凌落了?”她扭头问着独孤凌霄。

    “从未有过。”独孤凌霄冷声说道,看着光明之神的人,他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是不留恋独孤城了,这么一座城,有什么可留恋的,他生气的是,光明之神的人,在他手上夺走了独孤城,这就是耻辱!

    独孤凌霄愤恨的看着光明使者,脸上的神情恨不得活剥了他们一样。

    “噢,既然独孤城主没有传位,那各位使者为何说这是你们独孤城城主?”君慕倾笑着问道,赤红的眸子深出一片寒霜。

    “这貌似是独孤城自己的事情吧,君城是不是逾越了。”为首的使者脸色变得更加阴沉,看样子是到了爆发的边缘。

    “独孤城主,这是内部的事情?”君慕倾扭头看着独孤凌霄,众人所知,独孤凌霄才是独孤城城主,更是临君大陆的第一天才,这个独孤凌落嘛,好像没有被谁给承认过,当然,光明之神例外,他被光明之神认同了。

    君风华若有所思地说道:“以前怎么都不知道,光明之神是这么不要脸的人呢?”

    要是知道,她一定不会留在和光明之神有关的地方,光明圣女,她一点也不稀罕那个位置!

    她以为光明之神,是最圣洁的神明,是所有光明所在,结果,什么光明之神,全部都假的,假的!

    后来她才知道,所谓的光明,不过是这些人说出来的,光明如何,黑暗如何,他们同样的自私,同样做作。

    听到有人骂光明之神,独孤城的人都变得犀利起来,所有人的目光放在君风华的身上。

    光明使者更是将目光看向君风华,在看清楚她模样的时候,所有光明使者脸色纷纷大变,看到君风华,活像见到鬼一样。

    “光明圣女!”她怎么会和君慕倾一起出现,怎么会背叛女神!

    “啊呸!你们要不要脸,要不要脸,风华是我们万兽城的人,光明圣女算个啥东西!”黒翼狠狠啐道,现在风华已经不是光明圣女了,去他们的光明圣女!

    这边说的激烈,风刃这边也打的激烈,突然,独孤凌落趁着风刃“没有”注意,他立马往独孤城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“站住,让你站住!”风刃站在原地笑看着独孤凌落跑回去的样子。

    魔兽们额角滑下几根黑线,什么时候风刃也喜欢这么做了,又一头被荼毒的魔兽。

    独孤凌落听到风刃在自己身后大叫,奔跑的速度变得更快起来。

    “使者,救我救我!”独孤凌落刚跑到城下,大声呼喊,连身后都顾不上看了,他如果往身后看一眼,就不用这么不要命的奔跑回来。

    独孤凌落气喘吁吁的,独孤城的城门也立刻被打开。

    光明使者尽管很想杀了独孤凌落这个废物,但是想到后面的事情,还必须要独孤凌落才能解决,也就忍住了。

    风刃回到的君慕倾身边,笑着说道:“主人,这家伙跑的还挺快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快怎么能当独孤城城主。”君慕倾笑着说道,独孤凌落是她让风刃放的。

    现在的独孤城,哪里是杀一个独孤凌落能够解决的,打一顿就算了,只是杀,独孤凌落迟早也是个死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一眼独孤城,然后问道:“不知道独孤城主,打算去什么地方?”她这次来,也不是真正的攻打独孤城,只是为了制造一些动静而已。

    光明之神都出击了,她再不行动,那某个的女神,就要得意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这次来独孤城的目的,就是为了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,现在目的达到了,双头蛇君,也不会再帮光明之神,这样就很好。

    她倒要看看,光明之神还能雀跃到几时,她们之前的帐,一笔一笔算!

    “我已经不是城主了,你叫我独孤凌霄就好。”独孤凌霄阴沉着脸,眸子中依旧如同以前的嗜血。

    独孤凌霄嗜血,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了,会看到他嗜血的目光,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好,不过你到底去哪里?要不要去万兽城做客?你想光明之神,会放过你吗?”君慕倾笑着说道,光明之神可不死圣母,独孤凌霄不能掌控,她是不会放过独孤凌霄的。

    独孤凌霄狐疑地看着君慕倾,“为什么帮我?”

    “帮?忘记说了,我从来不帮任何人,说起来还挺巧的,我跟光明之神有仇,而且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了。”那绝对不只是八年前,说不定更久,久到自己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听君慕倾这么说,独孤凌霄没有感觉到任何奇怪的,光明总殿被君慕倾灭了的事情,所有人都知道,说他们之前有仇,也没什么不对的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独孤凌霄点点头,去万兽城,总比现在什么地方都去不了的好。

    两人说话都是压低了声音,独孤城的人现在心思都放在独孤凌落身上,哪里会去注意他们说什么,不过他们听到了就听到了,也没有什么避讳的,至于光明使者,他们听不到才不行呢。

    君慕倾斜视了一眼独孤凌霄,扭头看着独孤城说道:“万兽城好心拜访光明使者,却被拒之门外,还以的独孤城双头蛇君来阻止,光明之神如此小心,独孤城,不进也罢。”峻慕倾挥袖而离去,语气是那么的悲愤。

    说漂亮话,谁不会?只能他们光明之神做好人?

    不过这次想要做好人,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,比说好听的话,君慕倾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冰冷的声音,在独孤城的各个角落响起,方圆几十里外,都能听到。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光明使者脸色纷纷大变,看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,他们捶胸凿地,差点就这么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她居然这么说,居然这么说!

    君慕倾的话,那就是说他们的架子大,而且语气中还暗藏着几年前的恩怨!

    这么多人到了独孤城恭喜,独孤城都欣然迎接,唯独万兽城,不但没有迎接,反而是被拒之门外,不但如此,还召唤出守护独孤城的魔兽,双头蛇君。

    这明摆的就是说他们记仇,说他们小心眼,那么长时间的事情,她都不记得了,光明之神还记着。

    看着君慕倾离去的背影,所有魔兽嘴角不禁抽搐,他们完全是笑抽的。

    还真是漂亮,光明之神一直都爱装好人,现在就不知道,被君慕倾摆了一道,是什么滋味,而且是用想同的办法。

    不用多久,临君大陆所有都会知道,光明使者小肚鸡肠,光明之神的手下,更是一些只会记仇的小人。

    这只会让临君大陆的各方势力,对光明之神更加厌恶,排斥,光明之神想要自己的势力恢复以前,现在看来,是不太可能了。

    “唉!没想到,光明之神也不过如此。”风刃叹了口气,转身离开,那声音却比君慕倾的还要大。

    “哼,什么光明之神嘛!”暖暖俏皮的轻哼一声,她还以为有美人看,结果,什么都没有,主人还生气了,讨厌,太讨厌了!

    “切!”黒翼鄙夷的看了他们一眼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君风华看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,顿时只感觉天雷阵阵,她还以为这次君慕倾来,是攻击独孤城的,现在看来,是自己想多了,君慕倾就没有这么想过。

    刚才的话还真是狠,何止是狠啊,太狠了,也很解气!

    光明女神要是听到了,只怕整张脸都要扭曲了。

    “风华,走吧。”黒翼催促道,快速追上离开的身影,他现在是越来越佩服主人了。

    “独孤公子,请吧。”君风华镇定了一下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这就是君慕倾准备的大礼,就知道君慕倾准备的大礼,一定会不同凡响,现在看来,只差没有把光明使者给气死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没死,也跟能气出病来了吧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独孤凌霄点点头,跟着君慕倾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君风华正要转身离开,耳边传来光明使者的声音,“圣女,你背叛我神,一定会受到我神的谴责,还有无尽的地狱!”

    谴责?地狱?

    君风华缓缓转身,用从来没有过的表情,看着光明使者他们。

    “地狱?光明使者,从来没有过忠心,何来的背叛?而且,万兽城的人和魔兽可不是吓大的,我若堕入地狱,一定让地狱变成修罗界,同时会准备好最残酷的刑罚,等着你们光明之神!”说完,君风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光明使者愣愣地站在原地,看着君风华离开的背影,都有些呆滞。

    准备好最残酷的刑罚,等着你们光明之神!

    这真的是当初光明总殿的圣女?

    “使者,你们难道就这么放任他们离开吗?”独孤凌落不满地问道,他们是没有什么事情,自己就苦了,被魔兽打了一顿,到现在身体都还痛。

    光明使者扭头看了一眼独孤凌落,轻哼一声:“如若不然,你去追回来他们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独孤凌落一下子被塞住了,他哪里是难道万兽城魔兽的对手,他们都不知道对手不是吗?

    “没有这个本事,就闭嘴!”光明使者纷纷离去,表情还带着那般的愤怒。

    一定要去告诉光明之神,君慕倾的嚣张和狂妄,还有她的无礼,让光明之神狠狠的惩罚君慕倾!

    气冲冲走回去的光明使者,哪里知道,就连他们会告状,对在君慕倾的算计当中,她要的就是他们去告诉光明之神,最好是越严重越好。

    看在百里外的上空,君慕倾停下了步伐,魔兽们这才赶上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走这么快做什么?”暖暖气喘吁吁地说道,她都追不上主人的速度。

    “是你太慢了。”君慕倾是睨视了一眼暖暖。

    暖暖看着君慕倾的表情,低下头,对了对手指,她会努力的,一定会努力追上主人的速度的。

    君风华和独孤凌霄也跟了上来,走到君慕倾面前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君风华疑惑的问道,难道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做吗?

    君慕倾摇摇头,笑着说道:“这份大礼,就不知道光明之神会不会满意。”一定会相当满意的。

    “主人,他们会告诉光明之神?”黒翼疑惑地问道,这么一件小事也要告诉光明之神,看来光明之神真的很小气。

    “要是怕,就不会来了。”弑云高傲地说道,就是为了让光明之神知道,君慕倾才会来。

    这毕竟是给光明之神的大礼,她没有收到大礼怎么行。

    独孤凌霄猛地抬头看着君慕倾,语气中带着诧异,“你想激怒光明之神,让她降临临君大陆?”

    “不用激,就已经怒了。”君慕倾若有所思地说道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魔兽们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是一脸的茫然,但是君慕倾不说,他们也没有问。

    “赤君,那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带着的独孤公子回万兽城,我去一趟月家。”君慕倾冷声说道,她这次带出来的魔兽,也不多,就弑云黒翼的暖暖。

    要是真的来攻打独孤城,她必定会叫上自己的魔兽军团,直接就踏平独孤城了,那里还跟他们说那么多。

    即便她要攻打独孤城,现在的独孤城也不能阻拦她的脚步,难怪当初独孤城城主没有把位置给独孤凌落,这么一个人当城主,独孤城早晚灭亡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君风华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独孤公子就先去吧,等我去了月家,就会回去。”君慕倾淡漠的说道,比起和刚才君风华说话时候的语气,明显冷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她要哪里,他也阻止不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君慕倾说了一声,然后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三头魔兽赶紧跟上去,很快就消失在独孤凌霄的视线当中。

    独孤凌霄看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,缓缓说道,“她这是想去找月家家主评理吗?”

    君风华愣了愣,看到独孤凌霄脸上的疑惑,无声的笑了,找月家家主评理?这还真是没有必要的事情,而且她觉得,月家家主,从来就不讲理的。

    看到君风华脸上的笑容,独孤凌霄不禁疑惑起来,难道不是这样的?那她去月家做什么?

    独孤城和月家的距离,也就一个凌岭,君慕倾看到下面的凌岭,迟疑了一会,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主人?”难道他们要先去找空景?

    “继续走吧。”空景现在一定忙着空家的事情,没有事情的话,还是不用去找他了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四道身影快速从空中走过,那速度不禁让人咋舌。

    走过凌岭,隐藏在迷雾当中的月家,很快就出现在他们眼前,这些阵法已经难不住君慕倾了,看到月家,君慕倾立马就走进去。

    “跟紧步伐,不要走错。”月家的阵法,没有人鱼族幻境那么厉害,不过还是要小心谨慎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魔兽们赶紧应道,不敢有半点的放松。

    他们很快就走进的月家,走进去了还没有谁知道。

    要是外人知道君慕倾进月家,比进自己万兽城还要容易,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表情?

    看了看周围,月家好像也没有什么人守卫,月苍龙也不见踪影,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找他的时候,就不见踪影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去星月阁好了,我去找那老头。”说完君慕倾立马往议事厅的方向走去,这里她来过不止一次两次,早就已经熟到不能再熟了。

    魔兽们见君慕倾走远了,也转身往星月阁走去,这里他们都认识,不用谁带路。

    红色的身影飞速闪过,看着紧闭的议事厅,君慕倾走过去,一脚就踹开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老头,大白天的,你关门做什么?”君慕倾站在门口,不满地说道,大白天的说什么事情,要关门这么鬼鬼祟祟的?

    月苍龙看到君慕倾回来了,猛地站起来,脸上露出一抹欣喜。

    终于回来了,又有一个月没有看到小倾儿了,真的是很想念啊!

    “君慕倾?”嫣芷看着君慕倾,眼中冒着火焰,显然是上次的事情,她还记到现在。

    房间里面所有人都纷纷看着君慕倾,看到她出现,表情那叫一个夸张。

    君慕倾也没想到,平常安静的月家,这些人都不愿意踏足一步的月家,今天一个个聚的这么齐,好像上次聚齐的时候,是老头寿宴。

    六家大联盟,又聚到一起了,真是不容易啊。

    万丈谷没有来,他们沉寂很久了,自从上个万丈谷谷主死了以后,墨莲消失了以后,万丈谷一下子就变得安静了起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怕君慕倾再来报仇,还是有什么其它的原因,所以现在六家的议事,也就变成了五家。

    月苍龙当然是乐意的,看到万丈谷的人,他现在就想捏死,敢伤他外孙女,不想活了!

    君慕倾在心里轻啧,其实心里已经在想,他们来这里到底是什么目的了。

    “君城主匆忙赶来不知道是为了什么?”绝宗的人开口问道,语气中还带着几分笑意,这个丫头,上次遇到她,就知道她不是简单的人物,没想到她还真的来到了临君大陆,甚至成为了万兽城城主。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看了一眼说话的人,歪着头想了想,好像是在什么见过,想着想着,她脑海中猛地闪过一道身影,圣兽山!

    “是你啊。”当初没有看到人长什么样子,单单从声音找,还真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记得上次见到,是圣兽山。”当时她一个人帮君心承受了天罚,最后还一点事情都没有,真是厉害啊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漫不经心地点点头,她来这里又不是叙旧的。

    月苍龙轻咳一声,缓缓走到君慕倾身边,宠溺地问道:“丫头,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其实他想说的是,丫头,想死外公了!

    “刚回,然后去了一趟的独孤城就过来了,有事找你。”君慕倾靠在门口,看着这些人在这里,就没有说的心情了。

    月苍龙眼前一亮,终于,丫头终于是第一个想到自己的了!

    “既然你在忙,那我先会星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也来听听。”说着月苍龙拉着君慕倾就往里面走,拉着她坐在自己身边的位置,俊美严谨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其它四家,看到月苍龙的举止,就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,月家家主,什么时候和君慕倾这么熟了?他们从来就没有听说过,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?

    “这是六家联盟内部的事情,月家主。”嫣芷不满地说道,凭什么君慕倾也能坐在这里,还是坐在月苍龙的身边,这明摆了就是高他们一节!

    月苍龙好像没有听到嫣芷的话一样,淡淡说道:“这是临君大陆的事情,君城主是万兽城城主,那也是能听的。”笑话,他外孙女都不能听,他们就更没资格听了!

    这是他们月家查到的,他们爱听就听,不听他还愿意只说给小倾儿听。

    明宗的人和六色谷的人脸色都不太好,却也不能发作,毕竟月苍龙还坐在这里,他们还是要收敛一点的。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君慕倾看了一眼月灿龙,让他别再说那么有的没的。

    “咳咳,你去的独孤城,那也知道光明之神的事情了?”有没有受伤?这句才是他想问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靠在椅子上,一手撑着下巴,“继续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万丈谷也投靠了光明之神。”月苍龙继续说道,而且非常的简洁,没有任何多余才词汇。

    君慕倾愣了一下,眨了眨眼睛,万丈谷投靠了光明之神?

    嫣芷轻哼一声,这样被吓到了,还说什么万兽城的城主,万兽城城主也不过如此而已。

    剑术淡淡说道:“君城主来的时候,难道没有看到万丈谷的人吗?”他们竟然会去投靠光明之神,六家大联盟,就这么让他们不留恋吗?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君慕倾摇摇头,要是看到了,她怎么会这么轻易就放过。

    万丈谷的帐,她还没算完呢,见他们一直消停,最近事情也多,就一直没算账,现在他们去投靠了光明之神。

    这算什么?

    敌人结盟了?

    “投靠了就投靠了。”看着他们的表情,君慕倾淡淡说道,难道还拦住他们,不准他们去投靠?那明显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!”嫣芷站起来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嫣芷长老!”月苍龙眯起眼睛,脸色一沉,这是他外孙女,嫣芷这是什么态度!

    嫣芷脸色一僵,过了一会才又坐下去。

    君慕倾坐在一旁,明显的看到嫣芷刚才好几次深呼吸,才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君城主说的也没错,投靠了我们也不能阻止。”说话的正是绝宗的那个人,他叫昊焕,也是绝宗的长老之一。

    君慕倾的意思很明显了,嫣芷身为长老,竟然没有听出来,还以为君慕倾是故意找茬,看来嫣芷对君慕倾的怨恨,不是一般的深。

    看着嫣芷的样子,君慕倾那刚嘴角勾起一抹弧度,这样就想吓住她?

    “嫣芷长老是不是想报上次的仇?只是就不知道你能不能报。”君慕倾冷声说道,这件事情都是三年前的了,她还能记得,真是太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嫣芷没有出声,她怕自己出声,就是凝聚斗技。

    见嫣芷没说话,君慕倾也觉得没意思,她本来就不想听,是老头拉着她坐下来的。

    “老头,你还是自己说吧,我要去紫竹林休息。”说完,君慕倾站起来,眼中还带着几丝疲惫,只是那眸子深处,却是一片沉寂。

    月苍龙想到她是一回来,就去了独孤城,然后又到月家,中间都没有休息过,就一阵心疼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你赶紧去休息,有什么事情你叫梦色去做,还有冷海棠那臭小子,留在月家吃闲饭啊!”提到冷海棠,月苍龙脸色就不太好。

    那头臭小子,三天两头找梦色,当他是死的啊!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往外面走去,“我知道了,一定不客气。”说着,她就走出了门外,在走出去的那一瞬间,疲惫的眼神瞬间消失,赤红的眸子带着丝丝寒意。

    “月家主难道也怕万兽城不成?”在送了君慕倾离开,明宗长老不满的说道,难道六家联盟,还比不上一个君慕倾吗?

    月苍龙愣了一下,然后缓缓转身,“明宗长老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六家联盟当然比不上啊,这还用问。

    “不然月家家主,怎么对一个小丫头如此态度?”月苍龙在临君这么多年,给谁这样的脸色过,即便是他们六家联盟内部,也没有见过月苍龙这样,现在他对君慕倾一个小丫头这样,这到底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剑术昊焕也一阵疑惑,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月苍龙这样,那么疼惜的表情,好像君慕倾就是最珍贵的珍宝,他小心呵护着,就怕碰到或者是磕到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嫣芷长老想说是什么态度?”月苍龙不在意地问道,他对自己的外孙女不这种态度,她想要什么样子的态度?

    “我们六家联盟,何必对一个丫头这么客气!”嫣芷不满地说道,那何止是客气!

    其他三个听到嫣芷的话,立马在心里说道:那绝对不是客气,而是宠溺!

    月苍龙脸色一冷,那属于高者的威压,显露无疑,“我月苍龙做的事情,和六家联盟,没有半点关系!”

    “月家主,你可是六家联盟之首!”明宗长老听到这话,赶紧走出来说道,和六级联盟无关,那关系可大了!

    六家联盟之首,就不能疼外孙女?

    “老夫是六家联盟之首,难道有谁规定,六家联盟之首,就不许宠爱自己的外孙女?”月苍老极具威严的问道,洪亮的声音,在房间里面,久久不能散去。

    站在房间里面的四个长老,在这句话以后,顿时变得目瞪口呆,呆滞地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月苍龙的外孙女!

    他们怎么就忘记了,君慕倾是月湄星的女儿,月苍龙当然是格外的宠爱她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在三年前,他们就知道了,这三年来,谁都没提,更加没说什么,他们才会一下子忘记。

    剑术苦笑的看着嫣芷,人家疼外孙女,当然会宠溺了,是他们自己忘记了而已。

    君慕倾就是月苍龙的外孙女啊,外界不知道,他们六家联盟还不知道吗?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