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周围的人都纷纷议论,兰桑大人是高级炼器师都不能站在首位,那还有谁有这个资格?

    当冰冷的声音划破天际之时,所有人都停住了声音,好奇的抬头看向天空,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人来了,而且还有如此狂妄嚣张。

    火红的身影从天空走过,缓缓走到二长老面前,强大的气息随之笼罩下来。

    众人顿时只感觉有些透不过气,强者的威压何其强大。

    兰桑早就已经脸色发白,他炼器术是不错,只是在等级方面,就连尊神都不到,日复一日的衰老,他也阻止不了天地运行。

    二长老看到君慕倾来了,赶紧抱拳恭敬说道:“君姑娘,恭候多时了。”谁会想到万兽城城主,君慕倾,不但能够统领万兽成立万兽城,在炼器方面,也是一等一的高手。

    这几天他们查了一下才发现,临君大陆所有炼器师的记录上面,并没有君慕倾的名字,也就是说,她只是为了这场比试才去考核炼器师徽章的。

    她居然会这么做,炼器师的身份告白于天下,她的地位,不会更加会上一个层级吗?

    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君慕倾,她是什么人啊,能让二长老这么尊敬,就连二长老都这么尊敬了,那就更不用说其他两位长老的态度。

    红发红眸,好美的人儿,精致的轮廓让人窒息,华丽的三千血丝随风起舞,和她的衣袍缠绵飘扬,那强大的气势,更是让人难以忽略她的存在,在她出现以后,周围就涌现出强者的威压。

    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,宛若王者,站在那高台之上,就如同凌云之巅地王者。

    这个人是谁?怎么会有如此强悍的气势?

    众人一片呆滞,久久不能回神。

    兰桑看着二长老对待君慕倾的态度,顿时就来气了,他出现的时候,这些老家伙都没有对自己这么客气过,而且还不停的冷嘲热讽。

    一个区区的晚辈,凭什么站在他的头上,如果说这个小丫头是高级炼器师,那他就真的要笑掉大牙了。

    三位张来不就是不想让自己出风头吗?又何必找这么一个小丫头来侮辱他,作假,也要给她一个炼器师徽章啊。

    兰桑讥讽的看着君慕倾,炼器师徽章都没有,就说自己是高级炼器师,说出去也要有人相信才行。

    “三位长老,一个连炼器师徽章都没有的小丫头,你们说她可以站在这次炼器的首位?”不用兰桑开口,就有不少站在下位的人不满了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拥有炼器师徽章的,都没有资格站的更上一点,可是这个丫头炼器师徽章都没有,连他们都不如,怎么可以站在兰桑大人的头上,他们三长老弄错了吧!

    二长老轻哼一声,这些没有眼力劲的东西,有谁规定炼器师,一定要佩戴炼器师徽章才能炼器了。

    “炼器师徽章都没有?”

    所有人纷纷往君慕倾的胸前看去,真的没有炼器师徽章!

    那怎么可以站在那个位置,凭什么兰桑大人会没有资格,他们都比她有资格。

    “你们觉得,炼器师,一定要佩戴炼器师徽章?”三长老不耐烦地问道,他们大家这么说,就是在质疑他们三个人的判断能力。

    说他们随便让人就来这次炼器比试,一点都不公平。

    那强劲有力的声音缓缓响起,周围安静了不少,却还是有人在不停质疑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认知里面,炼器师是无比光荣的一个职业,至少在临君大陆,他们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,所以炼器师徽章也就证明了他们的一切,包括实力,还有地位。

    不只是炼器师的认知如此,临君大陆任何一个人都是这么认为的。

    “师姐……”战昭站在中间的位置,仰头看着高处站着的身影,他不明白,师姐为什么不拿出那炼器师的徽章,这样就能塞住这些人的嘴了。

    匆匆追来的君忆看到这种情况,就觉得自己被气到不行,这些家伙敢质疑他老姐,什么嘛!

    最不淡定的就是战翅,要不是龙天不准他出声,他早就把兰桑十八代祖宗都要骂一个遍。

    周围人人质疑,君慕倾却淡然的站在原地,也不出声,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面红耳赤的样子,只觉得十分的滑稽。

    为了这么一点点小事,他们就能吵成这个样子,她能不能炼器,开始比试不就好了吗?说再多也没用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兰桑,好像不想从的这首位走下来,她这人呢,就是不喜欢别人窥探她的东西,看来这炼器师的徽章,她不拿出来,真的不能让他从这个位置的走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小姑娘,你的炼器师徽章可不可以拿出来给我看看?”兰桑微笑着问道,眼底已经是一片寒渊,凭什么她能站在这里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微笑着说道:“老爷爷,我要是拿出来徽章,你该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老爷爷!

    三位长老一阵凌乱,呆呆扭头看了一眼兰桑,轻轻点点头,他这个样子,还真像“老爷爷”。

    战翅嘴角抽搐一下,看着君慕倾,转念一想,兰桑已经一百多岁了,对于宝贝徒弟来说,何止是老爷爷啊!

    但是兰桑一直都不愿意承认自己老,他宝贝徒弟这么做,无非就是在戳兰桑的痛脚,接人伤疤,这种事情怎么他一直都没有想到,做起来一定很好玩。

    下次见到兰桑,他一定要把他叫成大叔!

    兰桑哪里知道君慕倾的年龄,他还以为她是在讥讽自己的模样,顿时眼中就燃烧起了熊熊怒火,恨不得撕碎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“臭丫头,你叫谁爷爷!”他很老吗?

    “这位老爷爷你嘴巴很臭吗?”君慕倾继续问道,眼底已经是一片冰寒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兰桑快速走到君慕倾面前,才刚说出一个字,就感觉到强大的气息的迎面扑来。

    这是!

    “我想,我没有叫错,老,爷,爷!”君慕倾一字一顿地叫道。

    比起毒舌,谁能比过君慕倾,兰桑本就苍老,他自己一直不愿意承认,而且旁人知道他最恨人家说年纪,也在他面前尽量避开,君慕倾可不是那些奉承他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!”兰桑只感觉自己的心脏有些受不了,一而再的被眼前的人嘲讽,他还能淡定就怪了。

    “老爷爷,看你一大把年纪,是不是身体不好?你看这都是年轻人参加的比试,你老人家不是应该在家里面休息吗?”君慕倾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,眼中的冰霜也逐渐加重。

    炼器比试的人,听到君慕倾这么说,都差点吐血。

    他们的年纪比兰桑大多了,居然被这个小丫头说成年轻人,她是故意再气兰桑的吧。

    一口一个老爷爷叫的多甜啊,只是越甜,对兰桑来说,那就是更加沉重的打击。

    战翅乐坏了,宝贝徒弟居然当着那么多比兰桑老的人说他们年轻,这次兰桑只怕是要被气死了,活该啊活该,刚才不是还挺得意的吗?

    想霸占他宝贝徒弟的位置,只是也要回去好好修炼一下,整天就想着炼器,怎么就不好好想想提升自己的等级,老人家!

    真是痛快啊痛快!

    龙天笑眯眯地看着君慕倾,刚刚见面就看到她大显身手的一幕,才短短几年时间,她居然已经是高级炼器师了。

    真的老了,老了,只是某人好像比他更老。

    司徒烈笑的跟狐狸一样,静静地看着君慕倾,静静坐在首席的位置上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兰桑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半天都说不出一个字,他狠狠地深呼吸,过了好久才平复了自己的心情。

    战昭看的一愣一愣的,师姐好厉害,竟然能把兰桑气成这个样子,他从师父那里听说,每次兰桑仗着自己高级炼器师的身份,一出现就会侮辱很多人,不管对方的身份。

    三位长老站在一旁偷笑起来,万兽城城主,非同常人啊!

    “好了,既然老爷爷也下来了,比试可以开始了。”说着,君慕倾就往首位的位置的走去。

    看着君慕倾往那高台走去,兰桑终于回过神了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理会他,依旧往首位走去,站在身后的兰桑想动,也动弹不得,他被君慕倾的意念之威锁住,只要稍稍一动,他就会感觉全身撕痛。

    见君慕倾走上去了,三位长老匆匆往高台下面走去,不再多说什么,那个位置,本来就是她的,他们没有理由阻止。

    “丫头,不拿出炼器师徽章,今天这比试,就不会开始!”兰桑阴狠地说道,她用意念之威锁住自己也没用,这里大多是他的心腹,即便不是心腹,大部分人在他的面子上面,也不会动手开始炼器。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高台之上,双手环胸,“你要看徽章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我的徽章可不是你能够白白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?”兰桑眯起眼睛,一个小丫头能做什么!

    “很简单,我能拿出徽章,那你就离开神举学院,永世不得靠近!”君慕倾笑说道,这样的炼器师要是做神举学院的老师,只怕还不知道给自己培养多少势力。

    还有小忆也在这里,杜绝万一,有些事情还是必须要做的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在那个一个字说完以后,首位上划过一条弧度,在所有人的注目下,兰桑接过了那样东西。

    当看到手上的徽章,兰桑的脸色,由紫转白,满目地惊讶错愕,都显示在他脸上。

    高级炼器师!

    她真的是高级炼器师!

    兰桑踉跄后退一步,表情是那么的诧异和难以置信,一个小丫头,竟然已经是高级炼器师,那屈指可数的高级炼器师!

    这让他如何相信这是真的,如何相信。

    “那真的是高级炼器师的徽章啊?”

    “一定是真的,不然兰桑大人怎么会是这样的表情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她看上去年纪不大,怎么回事高级炼器师的!”

    “十八岁!”

    “十八岁的高级炼器师!”

    惊颤的声音传遍周围各处,所有人都无比震撼的看着君慕倾,十八岁的高级炼器师。

    这,怎么会这样!

    看到这么多人惊讶错愕,战翅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老子的徒弟,当然厉害!”他两个徒弟,一个是高级炼器师,一个是中级炼器师,他能不骄傲吗?

    龙天斜视了一眼战翅,眼中带着深深的鄙夷,他有那么自豪吗?被自己的徒弟超过了,还笑成这个样子,他怎么当师父的。

    兰桑颤抖地抬起头,看向君慕倾,那脸色是非常难看,可极其难看。

    十八岁的高级炼器师,还比他多了一星!

    兰桑所谓的多一星,看看他胸前的炼器师徽章和君慕倾的就知道,他的只有三颗星,但是君慕倾的却是四颗星,即便是高级炼器师,也有这样的分别。

    就是要按照练出神器等级,还有防御力,等等各种来决定炼器师的徽章等级。

    “看够了,就还给我吧。”君慕倾用精神力锁定自己的徽章,那徽章立马飞出兰桑的手中,缓缓往她那边飞去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清楚看到了这一幕,那的的确确是高级炼器师的徽章,毋庸置疑!

    十八岁的高级炼器师,对他们来说,就如同晴天霹雳一样的消息。

    三位长老轻咳一声,即便他们已经知道了君慕倾的身份,但是当他们听到这个消息还是很震撼,很惊讶。

    “兰桑大人,这比试是不是可以开始了?”二长老开口问道,他不会就这样吓傻了吧?

    兰桑愣愣回神,苍白的脸色很快就恢复了平静,他从容自若地走到那第二的位置上,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高级炼器师又如何,他就不相信,她的火焰能比过自己,只要她不能炼制出神器来,这次的比试,还是他赢,这第一位的位置,他早晚会得到。

    兰桑愤恨的想着,第一的位置,他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拱手送人。

    “比试开始!”

    简单的四个字落幕以后,所有人都迫不及待地拿出自己炼器炉开始炼器,君慕倾站在最高处,低头看着了一眼战昭,他也开始炼器了。

    战昭拿出炼器炉后,就立马凝聚出地火,看着那跳动的蓝色火焰,君慕倾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。

    他的天赋很好,只是短短几天精心修炼,就能让地火变得更加纯正,只要他继续努力下去,把地火炼成天火,也不用多长时间了。

    火焰除了后天得到,还有就是自己本身的修炼,不然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天火地火紫火,除了天地自然生长以外,人本身也是可以,让自己的火焰不断升级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开始炼器,只有两个人从刚才到现在,一直都没有动过,那就是君慕倾和兰桑。

    兰桑这么做,明显就是冲着君慕倾去的,她不动手,他就不动手。

    君慕倾笑看着兰桑,他要是跟自己这么耗下去,等会他就真的没有机会炼器了。

    “兰桑大人是吧?要不要我奉劝你一句呢?”君慕倾挑了挑眉头,嘴角含着笑容,他要这么跟自己耗下去,她也没意见。

    “哼!难道我不动手,君大人也有意见?”他不知道眼前的人叫什么,刚才还是听那几个老头叫她君姑娘。

    君慕倾耸耸肩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不炼就不炼,到时候交不出神器,又不是她丢人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一眼战昭,也开始拿出自己的炼器材料,战昭是自己的师弟,她就更加不能让,上次是为了让他得到炼器师徽章,这次不同。

    她一再的让他先炼好神器,那不是对他好,只会让他更加的自卑。

    兰桑见君慕倾拿出了炼器材料,他也赶紧拿出炼器炉,然后开始炼器,在众人的注视下,他终于凝聚出了自己的火焰。

    纯金色的,周围还带着淡淡的褐色光芒。

    兰桑的火焰一出,周围所有的火焰都不停地跳动,仿佛是遇到了极其恐怖的事情一般。

    周围哗然一片,兰桑脸上又扬起那得意的色彩,尽情的享受着众人的称赞。

    “那是不是天火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天火不是这种颜色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火焰?”

    所有人议论纷纷,对于兰桑的火焰,都好奇不已,就是不知道这种火焰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血魇,那是什么火焰?”还没有见过这种火焰。

    “地心之火,比天火好一点点。”血魇不屑地说道,拿出地心之火,就想压制他的本命火焰,愚蠢的人类!

    见到一点点不一样的东西,就觉得了不起。

    地心之火,君慕倾嘴角勾起一抹笑容,看来火焰还真是分很多种。

    就她知道的就已经有很多种了,看来炼器炼丹从上古时候,就是比较注重的职业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不慌不忙的把材料一一拿出来,材料就被拿出来以后,漂浮在空中,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当她的材料拿出来以后,所有人倒吸了一口气,表情极其的差异。

    墨灵石,紫菱矿,蓝晶……极品,都是极品!

    这些矿石都是巴掌那么大块,随随便便一块就是上百万,天,她怎么会有这么多极品矿石,单单极品就算了,而且这些材料还是可遇不可求的。

    他们要是遇到一块,不到万不得已,一定不会拿出来用,这只是炼器师的一场简单比试,也就是神举学院选老师而已,她用得着这么下血本吗?

    兰桑看到君慕倾一块接着一块拿出矿石以后,差点吐血,那些都是他也有,只是他有的,不过也就拇指那么大,只是中品,而她拿出来的,居然是极品,还手掌那么大!

    惊颤的人何止是他们,三位长老早就吓到魂儿都不知道去了何方,僵硬地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司徒烈愣了一下,脸上狐狸般的笑容依旧维持住,眯起的眼睛,无法看透他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战翅早就炸的跳起来了,他使劲的摇晃着龙天,眼泪都快流下来了。

    那是给他炼制的炼器炉啊,宝贝徒弟居然对他这么好,都是用极品的材料炼制,而且这些材料,还有材料的配方,他从来就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宝贝徒弟对他真的是太好了,他的帝王器有着落了,说不定就连圣神器也有着落了!

    龙天鄙夷的看着战翅,他至于这么激动吗?

    那些东西不就是矿石吗?

    龙天不是炼器师,哪里认识这些东西,这也是斗技师的悲哀,好东西都不认识。

    只是战翅是不是太过兴奋了,他要是知道,君慕倾拿出来的,是特意在她纳戒里面挑出来的最小块,不少还是她以前历练的时候得到的,他会不会吐血?

    看到那极品材料,不只是围观的人呆木,就连不少炼器师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炼器台上,一声接着一声,然后就是浓浓黑烟升上天空。

    这就是不专心炼器的后果,比试他们没有资格,还牺牲了自己的炼器炉。

    所有材料拿出来以后,在众人的注目下,血红的火焰凭空出现,灼热的气息立刻从四周飞散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血焰火燃烧以后,周围各种奇怪的声音的纷纷扬起,几十个炼器师的火焰瞬间熄灭,炼制到一半的神器,也就这样浪费了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嘴巴惊讶的都能塞下一个拳头了,这是他们见过最厉害最厉害的火焰了吧,兰桑大人的火焰出现,其它火焰只是颤动了几分,但是她的,竟然让全场火焰写熄灭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还有一部分在做无谓的挣扎,跳动了两下,还是熄灭了。

    战昭努力维持着自己的火焰,还差一点点,只是差一点点他就能让神器凝聚了,坚持!

    兰桑看到君慕倾的火焰,心里咯吱一响,他的火焰都差点熄灭了,幸好回神,这才勉强的维持住。

    “天呐!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搞错!”

    “好牛叉!”

    全场火焰瞬间熄灭,那究竟是什么样的火焰?

    没有人能知道那是什么样的火焰,总之他们能够感觉到那火焰的恐怖。

    那火焰一出来,其它的什么紫火地火天火,全部熄灭也就算了,他们还能感觉到无比的灼热,那温度好像就是第二个太阳一般。

    没等他们反应,君慕倾就开始炼器了。

    瞬间,全场一片寂静,众人全部石化,看着君慕倾动作,不知道该如何反应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了什么,不用炼器炉就能炼制出神器!

    兰桑大人都不能做到的事情,她居然可以,好厉害,不用炼器炉!

    君慕倾知道要炼制什么神器,速度也就快了很多,形状早就想好了,就是炼器炉,至于什么等级,就要看最后凝聚了,不过应该差不多是神王器。

    她现在炼制神王器,已经很轻松了,现在要炼制一件,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她还真想试试,能不能炼制出领王器,领王器可是比神王器更高级别的存在。

    战翅紧张的看着材料一件件没入火焰当中,最后就是淬炼。

    那熟练的炼器手法,不难看出,眼前的人绝对的是炼器的高手,比兰桑还要快速,而且再来看看兰桑的火焰,仿佛快要熄灭了一样。

    兰桑满头大汗维持着自己的火焰,现在别说是他炼器,就是维持火焰,都要消耗很大的精神力。

    这丫头的火焰究竟是什么火焰,自己的地心之火都奈何不了,难道是那消失已久的凰火吗?

    一定是凰火,否则没有这么大的力量,能压制住他的地心之火。

    只是那火的颜色如同血液一般,是凰火吗?

    “凝!”战昭在重重困难之下,终于将自己的神器凝聚好了,是一件中品的地火神器,他能炼制出中品,也就是说他炼器师的地位,又上升了一个台阶。

    战昭兴奋地握着自己神器,中品地火神器,这是中品地火神器!

    看着手上的神器,战昭兴奋的看向周围,想看看其他人都凝聚出了什么神器,可是他发现……

    别说炼器了,他们的火焰早就熄灭不知道去了哪里,而且周围一片寂静,所有人全部石化,呆木地站在原地,仰头看着那最高的位置。

    战昭疑惑地看去,当他看到君慕倾的火焰之时,也傻眼了,他不是第一次看到,可不管是第几次看到,只怕都会震撼不已。

    师姐的火焰,还有炼器的方法,都是能让人震撼不已。

    “凝!”冰冷的声音缓缓响起,血红的火焰也瞬间消失在了空中,五彩的光芒闪烁着光芒,奇异无比。

    五彩光芒!

    石化的人,纷纷倒吸一口气,身上慢慢出现龟裂的痕迹。

    战翅长大嘴巴,看着君慕倾面前那闪烁出光芒的神器,差点就泪流满面了。

    五彩光芒的神器啊,他赚到了!

    领王器!

    帝王器出世,风云变,领王器出世,五彩霞光!

    兰桑见周围的灼热不见了,他的火焰恢复正常,赶紧快速炼制,凝聚。

    在他炼制出神器的那刻,风云突变,天上一阵暗沉。

    兰桑小心翼翼地拿过自己炼制出来的神器,表情一脸的兴奋,是中品的帝王器,也就是说他的炼器术又上了一个台阶!

    帝王器!

    兰桑扭头看向三位长老,刚想得意地显摆自己手上的神器只是,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不对劲。

    他们看着的方向不对,那不是自己,而是比他更上一位的人。

    “恭喜兰桑大人炼制出中品帝王器。”君慕倾手里拿着那一个小小炼器炉,嘴角勾起笑容,中品帝王器啊。

    兰桑听到这个声音,立马扭头,刚想说什么,就看到君慕倾手中炼器炉,那五彩的光芒,让人咋舌。

    五彩之光!

    领王器!

    兰桑踉跄地后退好几步,不敢置信的看着君慕倾手上的神器,领王器!

    不可能,她怎么会炼制出领王器,不可能,一定不可能的!

    这不是真的,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随意扫视了一下周围,就看到的战昭手上小心翼翼捧着自己的地火神器,看色泽,应该是中品。

    再看看周围,好像炼制出神器的,也就他们三个。

    “三位长老,胜负已分。”君慕倾扬了扬自己手上的神器,没想到这么成功的就炼制出领王器,是该说师父幸运,还是她比较幸运呢?

    被点名的三位长老,这才慢慢回神,看着君慕倾的目光,都变得敬畏起来。

    “第一名自然是君姑娘,这是修复神器秘笈。”二长老立马从怀里拿出那本秘笈,双手捧着伸出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淡淡一笑,瞬间出现在二长老面前,拿过神器的秘笈,然后走到战昭面前。

    “师姐。”战昭愣愣叫道。

    “小师弟这件礼物是不是送给我的?”君慕倾笑着问道,他炼制的是一对火红凤凰形状的耳坠。

    战昭眼睛闪过一丝羞涩,但还是点点头,可师姐已经炼制出领王器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收下了。”不等战昭反应,君慕倾立马划破自己的手指,和神器滴血认主。

    一道光芒闪过,神器就出现在君慕倾的手上,她立马给自己戴上。

    战昭看着君慕倾的动作,眼中露出笑容,他就知道师姐戴上这神器,一定很好看,只是他的神器好像有点暗淡无光。

    君慕倾摇晃一下头,这是防御的神器,看来小师弟是怕自己手上,这才给自己炼制出防御神器来的。

    看了自己手上的神器一眼,君慕倾拍了拍战昭,“我们去师父那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战昭点点头,跟着君慕倾走下去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君慕倾走回到战翅面前,她嘴角勾起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们可以回去了。”比试都完了,秘笈也到手了,是该回去了。

    战翅点点头,当然该回去了,他的领王器,这是真的领王器!

    宝贝徒弟做到了,她炼制出了领王器!

    师父!

    所有人看战翅,大部分人都认识战翅,只是没想到,这个炼制出领王器的炼器师,会是战翅大人的徒弟。

    神举学院的人怔了怔很快就回神,前几天他们都已经知道了。

    战翅大人的徒弟,不只是战昭一个,还有就是眼前的姑娘,貌似好像还是君忆的姐姐。

    对了,她说,万兽城!

    神举学院的人惊悚的看着君慕倾,那天她说万兽城,那她和万兽城……

    万兽城城主!

    他们吞了吞口水,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一行人大步离开,还是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之下离开的。

    此时没有人再去注意兰桑,也不理会他如何如何的厉害,高级炼器师!

    啊呸,同样是高级炼器师,人家练出的领王器,他才帝王器,有那么开心吗?

    三位长老随意看了一眼呆愣住的兰桑,挥袖离开,这样的人没有值得同情的。

    离开的人还不知道,后面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从这以后,炼器师界,出现了一个逆天炼器师!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她叫什么,只知道她姓君,三大长老叫她君姑娘,她却是红发红眸……

    在听到红发红眸的时候,不少人还是能猜出她的身份,却没有一个人敢说出来。

    战翅和龙天,跟着君慕倾回到客栈房间里面,寒傲辰早就已经准备好一切,就等他们回来。

    “有酒!”战翅双眼闪烁光芒,看着寒傲辰手上的酒壶。

    这一桌的东西,自然是客栈里面的,不是寒傲辰做的。

    “你看到了?”君慕倾微笑着问道,他怎么这么快就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。”寒傲辰点点头,领王器,娘子就是厉害,就连领王器都炼制出来了。

    君忆匆匆从外面走进来,走到君慕倾身边,“姐,我也看到了!”

    老姐好厉害啊,领王级别的神器都被她炼制出来了,现在她是不是临君大陆第一的炼器师了?

    君慕倾笑看了君忆一眼,眼角余光就看到战翅,如饥似渴地看着自己手上的神器,她随手就把那件领王器扔给了战翅。

    “小倾儿,你能不能不扔啊,这是领王,领王!”战翅的看着君慕倾随意的样子,差点吐血,这是领王器,她知不知道,这么宝贝的东西,她随手就扔!

    “你要的东西。”君慕倾漫不经心地说道,她扔已经很客气了。

    战翅热泪盈眶地点点头,他当然知道这是他要的东西,但是这是领王器啊,传说领王器可以随意变换大小,方便炼器师携带,看来是真的。

    这么小的炼器炉,不知道里面有多的空间呢。

    看着战翅手上的神器,龙天可不答应了,立马就走到君慕倾面前。

    “小倾,我的呢?”他也要!

    “一边去,你不是炼器师,要炼器炉做什么!去去去!”炼器炉啊炼器炉。

    战翅捧着炼器炉像宝贝似的放在手心,小心呵护着,比珍宝还要珍宝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抽动一下,他还能再夸张一点吗?

    “那什么,老师,这是另外一件。”君慕倾随手拿出一个大扳指,材料有多,她就同时炼了两件,就是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龙天笑呵呵地接过,这也是领王神器,看着五彩的光芒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战翅看了看自己的神器,再看看龙天的,开心的表情一下子就搭拢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宝贝徒弟,你明明可以炼制领王的,给我的神器不是第一件!”他以为自己的是第一件呢!

    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她是第一次炼制领王神器,他说这是不是第一件?

    “师父,两件都是第一件,同时炼制出来的。”她就想着当时材料有多,就多炼制了一件,谁知道也是领王级别的。

    还在哭丧着脸战翅,猛地抬头看着君慕倾,仿佛看到一件极其恐怖的事情。

    两件同时炼制出来的!

    天!

    战翅瞬间就晕厥了过去,手上的神器还是抱的死死的,不肯放手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战昭可吓坏了,赶紧蹲下身体。

    君慕倾睨视一眼战翅,然后冲着战昭淡淡说道:“不用理他。”装的!

    战昭呆呆抬头,疑惑的看着君慕倾,师父这样真的没事吗?

    “小昭儿,还是你对师父好。”战翅缓缓睁开眼睛,他是真的老吗?宝贝徒弟都能同时炼制出两件领王器,他居然两件天火神器都不能同时炼制。

    没天理啊!

    龙天笑眯眯地看着战翅,拿起酒杯喝下一杯酒,缓缓说道:“你是老了。”这个学生真不错啊,他这一生就收了一个学生,就这一个学生,就已经让他无比满足了。

    “靠之,你还我酒!”战翅立马站起来,走到龙天旁边拿过酒壶,咕噜咕噜大喝起来。

    寒傲辰在看到两件领王器的时候,眼中的笑意更深了,倾倾当真是越来越厉害了,能够同时炼制出两件领王级别的,临君大陆,好像还没有人能做到她这样吧?

    君忆不了解神器,所以也就赶紧坐下吃东西,只有战昭羡慕地看着君慕倾,眼中燃烧着熊熊的斗志。

    他也要炼制出领王器,也要同时炼制出两件神器!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