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慕倾双手环胸,淡然地站在原地,对于三位审核长老的反应,好像没有看到一样。

    三位审核长老看着那些人匆匆离开,叫也叫不回来,只有叹口气,转身看着还留在原地的四人。

    战翅立马走到他们三人面前,笑呵呵地说道:“拿来吧,高级炼器师徽章。”

    “高级,战翅,你不是有了吗?”他自己本身就是高级炼器师,也早就有了高级炼器师的会长,现在干嘛还要拿?

    “你们真是的,我宝贝徒弟炼制出了极品,难道你们不给高级的?”战翅自豪地说道,反正他还是感觉有什么对方不对劲,又说不出来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三人扭头看了一眼君慕倾,然后低头沉思,按道理炼制出超越天火神器,才能是高级炼器师,现在她也不过是中级,怎么能给高级炼器师的徽章,可要是不给,战翅也不会同意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为难的样子,战翅就不乐意了,他宝贝徒弟的实力,还要想那么多吗?当然是要给高级炼器师的徽章,那些低级的,他才看不上眼。

    赤红的眸子看了他们几个一眼,君慕倾淡漠地问道:“什么样神器,才算能有高级炼器师的徽章?”

    三人纷纷抬头,惊讶的看着君慕倾,她不会还能炼制出更高的神器吧?

    “帝,帝王……”三位长老的其中一个,不由自主地回答,必须要帝王器才能够有高级炼器师的徽章。

    帝王器嘛,又不是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君慕倾撇了撇嘴,表情显得漫不经心,淡漠地看着他们三个。

    战翅轻咳一声,走到君慕倾面前,“宝贝徒弟,放心,师父一定会给你弄到高级炼器师的徽章!”

    倾儿这才多大,就已经能炼制出极品天火神器了,这些老头还有什么不满意的!

    君慕倾斜视了一眼战翅,有些无语,“师父大人,我能自己拿的东西,干嘛要表现的跟做贼一样?”他现在这个样子,不就是想说,他要去偷吗?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战翅怔了怔,这丫头眼睛还是这么犀利,一下子就知道他想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等等,能自己拿的东西?

    在众人的注目下,君慕倾拿出那件刚来到临君大陆的时候,炼制出来的帝王器,当时帝王器一出现,风云骤变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以去测验一下,这件就是中品的帝王器。”君慕倾淡淡地说道,随手就将帝王器往三位长老那边扔去,仿佛是做一件极其简单的事情。

    战翅直接看傻了眼,中品,帝王器!

    战昭在刚才已经错愕不已,当君慕倾拿出帝王器的时候,直接就傻掉了,他带着面具看不清楚表情,可在他的眼中明显可以看到瞳孔中惊讶和错愕。

    寒傲辰仿佛已经见惯不惯了,冰没有其它的什么表现,只是静静站在原地,看着他们几个人错愕的表情。

    三位审核长老小心翼翼的捧着帝王器,立马就往里面走去,一下子院子里面又只剩下君慕倾他们几个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靠之!你们走至少也要把高级炼器师的徽章留下啊!”就这么走了,还带走了他宝贝徒弟帝王器,他们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师父,我们等着吧,他们会拿着高级炼器师的会长出来的。”她本来就是高级炼器师了。

    不管是在上古时代,还是这个时代而言,都已经算是高级炼器师。

    就像血魇说的,上古时期,炼制出神王器才算太高级炼器师,她不也炼制出来了吗?

    战翅还想说什么,但是看到君慕倾自信满满的样子,也就点点头,跟着坐在一旁等待。

    “战昭,赶紧把你师姐给你的神器滴血认主。”他宝贝徒弟的东西,一直可是最好的,他这个做师父的都没有她炼制的神器,反而小昭儿有了。

    战昭这才回过神,和君慕倾送给他的神器滴血认主。

    看着神器闪动着光芒,战昭表情有些错愕,这真的是极品当中的极品,师姐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君慕倾淡淡一笑,表示这个也没有什么,战昭要是努力,早晚有一天也会成为高级炼器师的。

    “宝贝徒弟,神器有没有师父的份?”他也好像要!

    “这个真没有,你知道我向来是炼制多少,就用多少的,不用的时候,我是不会炼制神器的。”所以要问她纳戒里面还有没有神器,她可以说,真的没有。

    战翅点点头,他就是太了解了,所以才问问的,谁知道还真是没有。

    “不过这次比试,我要是得了第一,说不定可以把那件神器送给你。”君慕倾笑眯眯地说道,她都不知道要炼制什么样的神器。

    “真的!宝贝徒弟,那什么,师父最近少了一样东西。”战翅搓了搓手,眼中洋溢着笑容,能得到宝贝徒弟的这个承诺,是多么的不容易,不能浪费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挑挑眉头,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一个炼器炉。”他现在也会一点点不用炼器炉炼器,但是始终也做不到宝贝徒弟那样,凭空炼制,材料都不用自己掌控,它们自己就会掉进火种当中。

    这要是炼器比试那天,绝对的就是震撼,最重要的,她的火焰一出现,全场火焰都会熄灭,强一点的不会熄灭,只怕也会颤抖臣服。

    炼器炉!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战翅,他还真是敢说,炼器炉他居然问自己要,自己炼制一件不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级别?”君慕倾沉默了一会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尊王器?不然领王器?再不然就是神王,圣神器?”战翅见君慕倾答应,立马就“狮子大张嘴”。

    君慕倾眉头跳动一下,脸上的表情已经沉了下来,“自己炼!”尊王,领王,他也不怕闪了舌头,领王器是极品神器中的中等,尊王器那就是极品中的极品,他居然问自己要尊王器,领王器!

    “别别别,不然帝王器好了。”战翅赶紧说道,能让徒弟炼制神器不容易啊,见好就收吧。

    “可以考虑。”君慕倾撇了撇嘴,领王神器,说不定可以试试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说定了!”战翅立马就说道,帝王级别的神器,不错不错,只要是宝贝徒弟炼制出来的都好。

    战昭看着自己师父现在的表情,嘴角还是忍不住抽动一下,师父会不会也太夸张了?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说定了就说定了吧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说定了!”战翅说完,脸上已经堆满了笑容。

    刚才离开的三位长老匆匆忙忙走出来,一人手上拿着君慕倾的神器,一人拿着一枚徽章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君慕倾淡然地问道,不用他们说她也知道自己的那件是帝王器,这是当初偶然炼制出来的,所以一直都没有用。

    “姑娘,您的确是高级炼器师,这是您的徽章。”为首的长老恭敬地说道,心里暗暗叹息。

    这姑娘看上去这么小年纪,竟然已经是高级炼器师了,这让他们何地自容啊?

    君慕倾接过徽章,看都没有看一眼,直接扔进了空间里面,包括她的神王器,也一起被扔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我师弟的呢?”她的是拿过来了,战昭的他们好像没有拿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人赶紧走出来,拿出一枚中级炼器师的徽章递到战昭面前。

    地火天火炼器师,都已经属于中级了,地火以下的都是低级。

    战昭小心翼翼地接过神器,眼中洋溢着笑容,他终于得到了炼器徽章了,这是真的,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傻小子,这当然是真的,走,今天师父下厨!”

    还在兴奋的战昭听到战翅要下厨,赶紧回神,表情一片惊悚。

    “师父,能不下厨吗?”

    战翅的笑容立刻僵住,看着战昭,这小子,这小子也开始嫌弃自己的厨艺了,有这样的徒弟吗?有嫌弃师父的徒弟吗?

    “老头,走吧,你们还用得着吃饭吗?”真是的,战昭还没有到尊神级别,好歹也到了尊者,用得着吃饭吗?明明就是他自己想喝酒了。

    看着君慕倾的眼神,战翅轻咳一声,要不要这么真相,他已经很久没喝了,有点嘴馋而已。

    战昭敬佩地看向君慕倾,还是师姐厉害,一眼就看穿了师父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那带你去神举学院玩好了。”战翅也不想着喝酒,能见到徒弟,不管是什么事情他都愿意做。

    “也好,你要帮我找到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几人往外面走去,战昭有些自卑,只是跟在他们身后,不敢向前面,更加不敢用君慕倾那种语气,和战翅说话。

    “去了就知道了。”君慕倾故作神秘地说道。

    三位长老满头大汗的看着他们四个离开,师徒三人,两个是高级炼器师,一个是中级,这会不会太牛叉了?

    看来这次炼器比试,他们是要好好准备了,这次有高级炼器师参加,自然是要准备好的。

    其他炼器师的炼器师徽章,都是一步一步考,没有谁能像君慕倾一样,第一次考试就能考到高级炼器师的徽章。

    这次炼器师考试,也有不少是想自己的徽章得到晋升,并不是每个人都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炼器比试,那是关乎到炼器师的荣誉,等级越高就站的越高,当天站在最高处的炼器师,就是最受人瞩目的,谁不想站在那最高处,受到世人的注目。

    走出炼器考试的地方以后,外面也就有很多人在排队,报名考试,都有分列的。

    所有人看着君慕倾出来,见她胸前没有佩戴炼器师的徽章,都露出了讥讽的笑容。

    就连刚才阿谀奉承的报名记录人,眼底都带着深深的讽刺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万兽城城主有多了不起,结果就连低级的徽章都没有考到,她有什么好得意的。

    “战翅大人。”见战翅走出来,那人立刻站起来恭敬地叫道,脸上的讽刺也在瞬间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战翅现在哪里有时间去理会其他人,看着君慕倾他们走远,他立马追上去。

    战昭也匆匆跟上去,报名记录者看到战昭胸前徽章,错愕的表情极其滑稽好笑。

    他是想破头也想不明白,战昭为什么能够得到中级炼器师徽章的,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走到神举学院门口,君慕倾才停下脚步,“叫门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战翅立马走过去,二话不说就开始敲门。

    关闭的学院慢慢打开,来人看到是战翅,先是一愣,却又立马恭敬至极。

    “战翅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老子要进去找人,赶紧放行。”战翅笑呵呵地说道,从刚才到现在,他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消失过。

    守门人迟疑了一会,然后后退一步,“战翅大人,让您进去可以,但是跟你来的人不可以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这是什么破规定!

    “这是院长大人吩咐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老狐狸,他敢阻止老子徒弟进去,把他给老子叫出来!”战翅双手环胸,指着门口大骂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抽搐了一下,看到战翅的表情,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认识战昭的,他们扭头看了一眼战昭,继续说道:“大人的徒弟也不能进去。”不就是废物吗?有什么资格待在战翅大人身边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笑看着门口的守卫,还真是尽忠职守,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砰!”两道身影立马就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战翅愣了愣,然后扭头看着君慕倾,是不是她干的?

    战昭顺着战翅的目光看去,也看着君慕倾,两双眼睛就这么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要出手?”君慕倾笑着问道,还抢先她一步,她才刚有这个念头,那两个人就已经飞出去了。

    寒傲辰轻轻一笑,然后说道:“这种事情当然就不用娘子来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是不错。

    听到他们的对话,战翅立刻就明白,刚才出手的不是他宝贝徒弟,是被宝贝徒弟的未来相公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君慕倾淡淡地说道,大步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才刚走进神举学院,就见一行人匆匆走出来,看上去人数还挺多的,就是等级不怎么样。

    “谁,是谁闯我神举学院!”

    “我说老蚂蚱,能不能不这么一惊一乍的,老子来了。”战翅大声说道,的阻止他宝贝徒弟,就要有挨打的打算,的没错,就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看到战翅,出现的人都松了口气,然后纷纷散去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的表现,君慕倾也知道战翅以前来,会是什么样的动静了,这才让这么多人在看到他以后,没有半点的惊讶。

    果然战翅的话说完,就看到一个人匆匆走来,在看到战翅以后,立马拉着他就往里面走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我们喝酒去。”

    “滚!谁喝酒了,老子不喝酒很多年了!”战翅立马停下脚步,这该死的老蚂蚱,干嘛说他喝酒的事情,没见宝贝徒弟在这里吗?

    “得得得,那自己去喝。”说着那人往里面走去,不再去拉战翅。

    战翅满头黑线的看着往回走的人,“我来找人的!”能不能不老想着喝酒,他真的已经不喝酒很多年了!

    “找人?”终于,那人停下了脚步,转身看着战翅。

    正确的说,他第一个看到的就是君慕倾和寒傲辰,这两道身影不管是在什么地方,都是极其显眼的,也是不容忽视的。

    “找谁?”他问的是战翅,眼睛看着的却是君慕倾。

    战翅想了想,宝贝徒弟一直都没有说找谁,那是找谁啊?“找谁?”

    “君忆。”

    啥!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男子身就走,好像后面有什么人在追赶一样。

    “靠之!”战翅看着那个离开的背影,不禁咒骂,太没义气了,就这么离开了,有没有搞错!

    君慕倾眼中闪过一道寒光,大步走到战翅身边,“老头,继续往里面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没义气的家伙,下次再也不跟他喝酒了!

    “停停停,你们真的不能去找君忆,他现在正在接受最严峻的考试,之后就是他选择老师了。”刚才离开的身影又走了回来,拦住他们的步伐。

    考试?

    君慕倾立马就想到了楠凝学院的那次考试,眉头稍稍皱起,却没有停下步伐。

    “丫头丫头,别走啊,我是这里的老师,我可以保证君忆一定会过的,他天赋那么好。”算是这一批进入楠凝学院最杰出学生了。

    “带我去!”冰冷的声音缓缓响起,君慕倾抬起头,冷冷注视着眼前的人,她要去看看。

    这个……

    战翅站在后面,比划着动作,好像在说,你要是不答应,以后就别着我来喝酒!

    “好,带你们去。”他怎么那么命苦啊!

    在男子的带领下,终于在神举学院看到了学生老师的身影,看着眼前的考试,君慕倾就想到了楠凝学院,她在那里待的时间并不长,可是却在那里认识了寒傲辰。

    走来的途中,君慕倾才知道,这个老师叫马赞,后面叫着叫着,就变成了蚂蚱。

    在这里,君慕倾也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校长,只是一直漠不关心的寒傲辰,眉头开始跳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情绪怎么这么激动?”君慕倾扭头问道,难道他认识这个院长吗?

    “他就是楠凝学院的院长!”寒傲辰咬牙切齿地说道,他就说那个人看到自己身上的黑暗之力,不但没有惊讶,反而笑眯眯的跟只老狐狸似的!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君慕倾赶紧往周围看去,她就说这么眼熟,这不就和楠凝学院学生入校的考核一样吗?

    这老头,居然同时开了两座学院,还真是不简单啊!

    “司徒烈!”战翅显然是没有听到他们两个的对话,赶紧往为首的人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战昭在一旁听的可是真真的,还有看到君慕倾和寒傲辰的表情,他心里就用处不好的预感,好像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。

    司徒烈笑眯眯的扭头,那月牙的眼睛笑成一条缝隙,眼珠子都看不见,嘴角微微上扬。

    老狐狸!

    看到这个笑容,君慕倾第一感觉就是,眼前的人就是老狐狸一个,那笑容太像狐狸了,也不知道做过多少“丧心病狂”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老狐狸,我带着宝贝徒弟来找人。”战翅赶紧说道,也不知道那个叫君忆的是什么人,能让他宝贝徒弟到神举学院来找。

    司徒烈笑眯眯地看着战翅,扭头看了一眼战翅身后,在看到战昭的同时,他还看到了两道身影。

    那如同狐狸一般的笑容,在此时僵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“傲辰……”司徒烈轻咳一声,淡淡叫道,脸上很快又露出了笑容,已经是那个笑的让人感觉毛骨悚然的微笑。

    寒傲辰冷冷看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,他真的不想认识眼前的人!

    “喂喂喂,老头,你到底听到我说的没有!”他这算是什么意思,直接漠视无视自己!

    “你徒弟?”司徒烈看向战昭,战昭要找什么人,他不是孤儿吗?

    “不是小昭儿。”说完战翅乐呵地走到君慕倾身边,“这就是我的大徒弟,君慕倾。”

    司徒烈脸上的表情再次僵住,身体也有些颤抖,那笑成一条缝隙的眼睛,在此时露了出来,他的眼珠子是褐色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!

    她就是君慕倾吗?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一脸得意战翅,翻了翻白眼,然后直视上那一双褐色的眸子。

    “楠凝学院院长,还是该叫你神举学院院长?”两边都能开放学院,还都是赫赫有名的,这老头到底是谁啊?

    “直接叫我司徒院长就好。”司徒烈又恢复笑容,只是双手的颤抖,却无论如何都影藏不住。

    “那行,司徒院长,我来找一个人。”君慕倾开门见山地说道,她就是来找人的,没有什么好影藏的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姐!”如同阳光般的声音响起,只见一道残影闪过,君忆冲过来一把就抱住了君慕倾。

    老姐?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往这边看来,在看到君慕倾的那一瞬间,他们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红发红眸!

    君慕倾笑看着君忆,拍了拍他的手,示意他放开。

    “老姐,你怎么来这里了,是不是来找我的?”君忆放开君慕倾,笑嘻嘻地问道,老姐一定是来找他的。

    “是来找你的,老爹回逐放之地了,问你要不要回去。”君慕倾淡淡说道,老爹都已经回去了,她是想把他接回万兽城,这样吟熙就算找到他,也不能伤害他。

    吟熙赶紧摇摇头,“老姐,这个就不用了,我刚刚考试了,而且都让凤前辈做我师父了。”他还要跟着师父学本事。

    “他在万兽城。”君慕倾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师父还在万兽城?这都开学了,难道师父不回来了,既然不回来了,那他还在这里做什么?

    所有人一阵石化,看着眼前的一幕,他们真的不敢相信,眼前的人是万兽城城主,还是君忆的,姐姐!

    战翅一把拉过君慕倾,呆木地问道:“宝贝徒弟,你什么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父,这就是我弟弟,君忆,你忘了?”死老头,你要是敢说出来,就死定了!

    战翅呆呆地点点头,然后应道:“记得,当然记得。”他就是记得她没有弟弟,只有徒弟来着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的小徒孙呢!”战翅立马就想了起来,当初莫相守那个糟老头子带走了他的宝贝徒孙,现在也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感觉那么的混乱,这关系怎么那么复杂,先是弟弟,再是徒弟,然后又是徒孙!

    战昭惊讶的看着君慕倾,师姐都有徒弟了吗?他什么时候才能收徒弟呢?

    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倾!”震撼地声音接着响起,原本混乱的局面变得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“老师。”君慕倾千百个不愿意,还是叫了一声老师,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多事情,谁能告诉她,会有这么多熟悉的陌生人在这里!

    龙天立马从战翅手里面拉过君慕倾,仔细端详起来,“长大了。”记得离开的时候,她还很小……

    真的是够了!

    “我这次是来找弟弟,不是和你们叙旧的,你们两个老头不要跟着我!”说完君慕倾拉着君忆往外面走去,他们怎么每个人见到她,一脸伤心欲绝的模样?

    寒傲辰和战昭立马自觉地跟着离开,君忆还没有见过老姐生气的时候,一下子也被吓住了,什么都忘记做,只能跟着自己的身体做出反应,跟着君慕倾离开神举学院。

    司徒烈笑眯眯地看着君慕倾离开的方向,果然是她!

    “我靠!龙天,你个老头,到底做了什么?”宝贝徒弟怎么会这么生气的?

    “我还想问问你做了什么。”龙天也一脸的莫名其妙,怎么小倾突然就生气了,他刚才的表现有那么差吗?

    所有人满头黑线的看着他们两个,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?

    回到客栈以后,君慕倾嘴角缓缓勾起笑容,哪里还有刚才生气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,这样就能安静的过几天了。”寒傲辰笑着说道,刚才小倾倾故意表现的那么生气,就是为了安静一下安静一下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“是的,可以安静几天了。”世界又恢复和平。

    “姐,你没生气啊?”吓死他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噗嗤一笑,然后看向君忆,“你老姐干嘛对师父老师生气啊,他们也是关心我。”为了能够安静几天,她还必须就做做样子。

    君忆来劲了,立马凑到君慕倾面前,“姐,那真的是你师父和老师?”战翅和龙天居然是姐姐的老师和师父,再加上万兽城的两位,她不就有四个老师师父了吗?

    寒傲辰笑着回答:“当然是真的。”当初他们四个聚在一起的时候,那才叫真正的凌乱,所有小倾倾才担心啊。

    “师姐没有生师父的气?”战昭疑惑地问道,他还以为师姐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小昭儿,这个当然不会了,你不觉得师父很吵吗?”君慕倾一本正经地问道,她刚才的头都吵大了。

    战昭赶紧点头,瞪大眼睛,就怕君慕倾不相信他似的。

    “你想不想在炼器比试前面几天,好好休息?”要是有师父老师在,他们一定是休息不了的,她不用怎么休息,战昭要啊,刚才那么做,也是为了让战昭这几天安静的休息,恢复好精神力。

    战昭眼前一亮,错愕的看着君慕倾,师姐是为了他才这么做的!

    “哇哇!你是我姐姐的师弟啊,那是不是比我小?”君忆笑着问道,师弟啊师弟!

    “他比你老姐都大,你说呢?”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谁说师弟就要比自己小的,又不是弟弟。

    “好吧,其实我想要个弟弟。”有弟弟多好,就能陪他玩了。

    “小昭,别理他,你现在好好休息,这几个果子是恢复元气的,还能帮你提升一点力量。”君慕倾从纳戒里面拿出几枚灵果,放到战昭手上。

    战昭看着手上灵气浓郁的灵果,眼中洋溢着笑容,还带着几分腼腆。

    “你的房间就在隔壁,这几天你就住在这里。”师父那大嗓门,回去了战昭也未必能休息好,利用这几天的时间,他说不定也能进步一大截。

    “好,谢谢师姐。”战昭笑着说道,他再次感觉到,有师姐真好!

    战昭离开以后,君忆立马问道:“姐,那我呢?我这几天不想回学院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留在学院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发现在里面真的能学到好多有用的东西。”他这才决定留下来的,为了能保护老爹,把也要变强!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他愿意留下就留下。

    “谢谢姐姐,我去找我房间去了。”说完君忆大步往外面走去,现在该是把时间留给姐姐和姐夫了,这点她可是很自觉的。

    看着君忆离开,君慕倾无奈一笑,也随他去了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,他们把我的房间给占了,我睡哪?”左右两边的房间,都被他们占了,他睡哪里?

    君慕倾挑挑眉头,看着寒傲辰邪魅的笑容,缓缓说道:“可以睡这里,但是,不许乱来!”

    不许乱来……

    这个真的很难,能换个吗?

    “做不到就自己找房间去睡吧。”君慕倾淡淡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能,为夫一定做到!”不许乱来嘛,其它的还是能做的。

    这几天下来,寒傲辰真的很守承诺,没有乱来,只是做了其它的事情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趴在自己身上人,一阵无语,她突然后悔了,早就知道就让寒傲辰住自己房间去!

    他是没有乱来,但是这比乱来还要可恶!

    终于,神举学院学生也选好了,君忆是以第一名的成绩进去的,学生确定好了,炼器比试也就开始了,在所有人的期待下,号角声缓缓响起。

    从那天以后,战翅也龙天也没有出现过,他们就怕把宝贝徒弟给吓走了,要是这样的话,那就太不行了,怎么能把宝贝徒弟给吓走。

    君慕倾也乐得清静,他们不出现,不只是她耳朵清静了,就连战昭也能安心吸收灵果的灵气,还有中间一些有利的元素。

    “姐,炼器比试快要开始了,你们还不起来啊!”君忆急急忙忙的跑回来,炼器比试都要开始了,他们两个却没有出现在神举学院。

    在君忆的叫喊下,门缓缓打开,君慕倾疲惫的站着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姐,你这是怎么了?”难道是姐夫做了什么,要是老爹知道了,还不杀了他!

    “你小脑袋里想什么。”君慕倾无力叹息,她只是昨晚进了空间一趟,然后就听到玄武那可怕的“歌喉”,回来以后好像到处都能听到那声音,她就没睡好。

    玄金在玄武出现在空间的那一刻,就拟态人形,离金莲池远远的,就是不肯靠近。

    就是因为某只上古神兽,每天十二个时辰,几乎都是在洗澡,唱歌,洗澡唱歌,好不自在,他是自在了,可是他们的耳朵就受罪了。

    君忆嘿嘿一笑,没有多说,他就说姐夫怎么这么快就把姐姐扑倒了,原来是他想多了。

    “啦啦啦,啊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那熟悉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,君慕倾顿时满头黑线。

    “玄武,闭嘴!”不等他开口,血魇已经发飙了,他能忍到现在,已经忍无可忍了!

    终于,空间里面安静了下来,君慕倾也松了口气,定了定心神,瞬间她又恢复了那淡然的神情,眼中的疲惫也瞬间消散。

    她现在无比佩服玄武,他还真能唱!

    炼器比试眼看着就要开始,但是人还没有到齐,所有人都好奇地看那最顶端的位置,还有两个人没有来。

    顶端部分的位置,有一高一低两个,最高的也就是这次比试中,等级最高的炼器师炼器的地方,只有等级最高的炼器师,才能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战昭着急地看着周围,他刚刚找了一下,没有看到师姐的身影,也就是说,师姐还没有来。

    没有那红色身影站在台上,着急的哪里只是战昭一个人,战翅和龙天都非常着急,看了看周围,还是没有看到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没有人来?难道是要放弃比试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是两个最高等级的炼器师,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但是等级最高的没有来,这比试应该是开始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议论的声音在周围响起,这些都是神举学院的学生还有老师,其他的就是镇上的人,他们都来看炼器比试来了。

    坐在上位的三位审核,都有些着急,这两个没来的,都是等级很高的炼器师,其中一个就是战翅大人的徒弟,她也没有看到人,难道是不来了吗?

    “叫什么叫,主角当然是最后才出场的。”得意而又带着几分沉着的声音,缓缓在所有人的头上响起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所有人都纷纷抬头,然后就看到一行人从空中走来,为首的是一个中老年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兰桑大人。”三位长老纷纷站起来,抱拳叫道。

    兰桑大人!

    所有人眼中闪烁着光芒,看着那个之男子,表情是那么的兴奋,兰桑是排在炼器师职业中,屈指可数地高手,也是高级炼器师。

    这次他竟然来了,他们看了,怎么能不兴奋。

    为首的人满意的点点头,缓缓走下来,走到三位是审核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三位的长老这么多年了,一点都没变。”反而是他老了,他的炼器术是好,斗技等级却一直都上不去,这是他一直以来,最恨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大人却今非昔比了。”他可是从他们手上考到第一个徽章,一直到现在的高级徽章。

    兰桑轻轻一笑,然后说道:“哪里哪里,只是比三位要好点而已。”

    三位长老脸色一僵,看着兰桑,脸色都不太好。

    兰桑的刚才的话,明摆的就是说,你们三个比我先考炼器师的徽章,结果到现在还是长老,而他却已经成为了首屈一指的炼器大师。

    战翅在下面看的牙根痒痒,不就是一个练出下品帝王器炼器师吗?有什么好得意的!

    “我也该去我的位置了,是吧?”兰桑的看着那最高的位置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那最高的位置,就是自己的了。

    二长老勉强扯出笑容,点点头,然后说道:“自然,四长老,带他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四长老点点头,神色不太好。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,我认识路,也知道我的位置在什么地方。”说着兰桑就往那第一的位置走去,脸上还带着得意洋洋的笑容。

    看到兰桑走的方向,二长老还没开口,他已经站在了第一的位置了,只是,那个位置,并不是给他准备的。

    三长老看着兰桑,不屑地说道:“兰桑大人怕是走错了,那里,不是你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还在一脸得意的兰桑,听到三长老的话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噗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刚才还在郁闷战翅,突然仰头大笑,自作多情了吧,活该,那可是他宝贝徒弟的位置!

    “难道我的位置在那里不成!”兰桑指着那第二的位置,目光狰狞地说道,这世上还有谁能超过他的炼器术!

    “是。”二长老点点头,那第二的位置才是他的。

    “兰桑大人不是说,主角都是最后出场的吗?”冰冷的声音缓缓响起,在所有人的注目下,红色的身影如同一道闪电,从天空划过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噗哈哈,有些人是不是太喜欢自作多情了呢?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