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君离,你小子给老子出来,你听到没有!”

    “君离,你小子答应过湄儿什么的,说要照顾老子的!”

    “君离……”

    “外公,你就别叫了。”君心看着月苍龙的样子,表情就一阵抽搐,也不知道外公哪里来的这么大耐心,每天走到这冰洞外面怒吼半个时辰才会罢手。

    月苍龙扭头瞪了一眼君心,他以为自己想这样,君离这个臭小子,他要是冻坏了,湄儿会心疼的,还在湄儿面前这么做,不是让湄儿怪自己,没有照顾好他小子吗?

    几十年不见,这小子能耐了,竟然懂的苦肉计,太可耻了!

    “你们赶紧劝劝他!”月苍龙指了指洞口,他反正是没有什么办法了,那小子死活都不肯出来,他还能怎么样?

    君墨耸耸肩,要是他们能够做到让父亲出来,就站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月苍龙见他们无奈的样子,眉头紧皱,在君墨和君心面前走来走去,还不忘用手指头指着他们,“你说说,你说说你们,两个人都想不出办法来,你们怎么做人家儿子的!”

    君心鄙夷地看着月苍龙,外公不是也没有办法吗?竟然还说他们,那他是怎么做人家岳父的,连自己的女婿都搞不定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那什么眼神!”月苍龙被君心看的心虚,他不是也没有办法吗?能用的办法都用了,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,君离这小子,还有这倔脾气,说不出来,就不出来。

    他冻坏了不要紧,要是湄儿怪他怎么办?说自己没有照顾好君离。

    “外公,我知道你担心老爹,但是他不会有事情的,你也用不着把这个消息传到万兽城去吧?”倾儿他们又不在万兽城,就算知道也不能立马赶来。

    “君心,谁担心他了,你说谁担心了,谁这么说,老子跟他翻脸,告诉你,老子只不过是看在湄儿的份上,才站在这里的!”对,就是这个原因,就算他担心,他也不会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君墨无力的翻了翻白眼,外公,你还能再明显一点吗?这样还不是担心老爹,那什么才叫做担心?

    “对对对,外公没有担心,一点都没有担心。”君心笑着说道,嘴上是这么说,表情又是另外一回事情。

    “灵儿,好好管管你家男人。”月苍龙立马指着千灵羽说道,表情是那么的糗啊糗。

    千灵羽嘴角抽动了一下,立马应道,“外公,我一定会的。”

    君墨轻咳一声,语气柔和地说道:“外公,要不要,你先休息一下,然后喝口水?”他都已经叫唤了这么久了,一定口渴了。

    月苍龙吧唧了一下嘴巴,然后点点头,是渴了。

    想着他往回走去,君墨君心纷纷松口气,但是还没走一步,月苍龙又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君心心里一紧,皮笑肉不笑地问道:“外公,你还有什么事情吗?”不会又开始吧,他不是口渴了吗?

    “我就是想说句话,这也不许!”月苍龙炸了,这是他家,他还是有说话权利的,这些臭小子!

    “嘿嘿,嘿嘿,可以,可以。”君心在心里一阵无语,他还能有什么话说啊。

    “哼,我就是想说,还是墨儿会关心人。”说完,月苍龙大步离开,嘴角还勾画着弧度。

    墨儿的性格像君离,表面上看起来,他温和很好说话,但是只要决定一件事情,他就会死命认下去,而君心像湄儿,调皮捣蛋,好像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,可是,他觉得重要的事情,他都狠狠的记住。

    至于倾儿,她……自己到现在好像不能看透她,是不是真的老了,这么失败,连自己的外孙女都看不透?

    看着月苍龙离开的背影,君心呼出一口气,“外公终于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君心,那是你外公心疼老爹,你怎么老想着他走啊?”千灵羽斜视了一眼君心,他好像巴不得外公离开一样,好歹外公也是关心老爹。

    “娘子,你不觉得,外公每天这么叫,反而让老爹更加不出来吗?”况且老爹不出来,一定是有原因的,他们也担心啊,不然他在召唤城得到消息以后,也不会匆匆赶回来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刚好倾儿和傲辰离开了,不然他们也应该回来的。

    “要我觉得,只有倾儿才能劝动老爹。”君然若有所思地说道,老爹最心疼的就是倾儿,所以现在唯一的办法,也只有等倾儿来想办法了。

    君墨点点头,应和着说道:“的确,倾儿才可以做到。”

    君心看了一眼冰洞,然后再看看君墨,三步并做两步,走到君墨面前,表情很严肃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问你一个严肃的问题。”真的很严肃。

    “我看出来了。”他表情就很严肃,不用他问自己也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不是爹娘亲生的?”

    “废话!”三个声音同时响起,这就是个白痴问题,这个问题还用问吗?亏他问的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然我们劝老爹,他就是不肯出来?”君心苦着脸,他也知道自己是爹娘亲生的,所以他心疼老爹嘛。

    “二弟啊,这个问题,你应该去问老爹,还有啊,我觉得我们三个,最懂老爹心思的,就是倾儿,错了,应该是四个。”小忆跟着老爹这么多年,但是还是不够了解老爹。

    “我也这么觉得。”君心点点头,不然他也不会觉得,只有倾儿那丫头来了才有办法。

    说完以后,他们四个又看向洞口,耳边在此时却传来声音。

    “原来我这么厉害啊。”带着几分笑意地声音在身后响起,红色身影缓缓而至。

    “倾儿!”他们立刻扭头,就看到君慕倾和寒傲辰,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身后了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,一点气息都没有,他们都没有感觉到他们来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大嫂,二哥二嫂。”君慕倾笑着叫道。

    寒傲辰也刚想开口,君心就立马阻止他,“傲辰,现在不是叫二哥的时候,赶紧让倾儿进去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寒傲辰点点头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却没有他们那么着急,反而是站在原地,看着冰洞。

    “二哥,老爹这是心结,心病还须心药医,我进去也没用啊。”她知道老爹在想什么,要劝出来,太难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,你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?”行不行试试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父亲是领帝,领帝,我才领王,你们一二三四五个领帝,都没有办法冲破屏障,我有什么办法?”君慕倾无比汗颜,他们是不是太给自己面子了。

    她是担心老爹,可至少也不能急急忙忙就走进去,那是父亲在洞口设置的领帝领域,要破哪里是那么容易的。

    “可以试试。”寒傲辰突然说道,扭头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”血魇?

    空间里面的血魇立马睁开眼睛,嘴角一阵抽搐,为什么这种事情,要他来做,区区的领帝领域,竟然让他堂堂大尊王来破,这也太大材小用了!

    感觉到血魇心里的不满,君慕倾就一阵无语,某只大尊王又不知道在想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两口子还有秘密了?”千灵羽走到君慕倾面前,还不跟他们说是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二嫂都说是两口子,我们自然有点趣事的不是?”寒傲辰似笑非笑地说道,脸上的笑容还带着几分邪气。

    他敢这么对待二嫂!

    “我说傲辰,这是你嫂子嫂子!”君心感激走上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二哥。”寒傲辰一本正经地回答,脸上带着几分邪意的笑容依旧没有散去。

    “我靠!”君心扭头看着君慕倾,她这个时候倒是会明哲保身!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一旁,无辜地看着二哥,她什么都没有做,只是他们两个人一个都说不过寒傲辰而已。

    君墨轻轻一笑,赶紧走出来,“心,你是说不过傲辰的,不过你该学习,傲辰管理黑暗神殿这么多年,一定有一条经营之道,你也快接收手绝宗了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都欺负他!

    君心一阵无语,明明就知道他不想接手绝宗,绝宗他是不想要的,反正还有一个破晓在。

    “对了,二哥,前几天我在不劫森林,看到了破晓,看他的样子,好像也不想接手绝宗,你要是有打算的话,尽早,不然绝宗并列第一的天才和高手退出了一个,那另外一个,就一定是接定了。”君慕倾“好心”提醒道,赤红的眼中带着深深的笑意。

    被君慕倾这么一说,君心就立刻想到绝宗一大堆破事,他突然就感觉一头两个大。

    “不行!我现在就得回去!”他绝对不要那个位置!

    君心说完,就拉着千灵羽匆匆离开了,事情很严重,必须要快点回去才行。

    “大哥。”君慕倾冲着君墨眨了眨眼睛,这么多年了,二哥其实还是老样子,表面是沉稳了不少,可跟小时候还是没有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君墨看着君慕倾,宠溺一笑,揉了揉君慕倾的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这么联手,要是被君心知道了,一定不会罢手。”君然笑着说道,看她的表情,明明就是看的很过瘾。

    “大嫂,正确的说是我们四个联手。”想逃,那可不行。

    君然看了一眼君慕倾,眼中流露出的,同样的是宠溺,和君墨一样的宠溺。

    君墨突然想起来,他们来这里,好像外公没有出现,“你们来,外公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寒傲辰摇摇头,他们来没有惊动任何人,就直接往这边走来了,一点气息都没有,想发现他们都很难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们两个身上的气息,我们怎么感觉不到了?”君然看着君慕倾,疑惑地问道,她想知道很久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和寒傲辰相视一看,没有说出原因,有些事情,还是自己领悟比较好,说出来,一旦有了执着,反而对他们不好。

    “好吧,不说就不说。”居然无奈一笑,倾儿每天都在进步着,都快追上他们了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的对话结束,就又看着冰洞口了。

    最后君慕倾还是叹了口气,扭头说道:“还是我去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三人点点头,君慕倾大步往前面走去,就在要靠近领域的时候,空间里面的血魇大手一挥,那属于领帝领域的压迫,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君慕倾很顺利就进去了,半点阻碍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是血魇。”寒傲辰见他们疑惑的表情,淡淡解释道,大尊王在这里,领帝领域自然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君墨君然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他们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!

    走进冰洞,君慕倾就看到那已经被冰雪覆盖的君离,他一动不动地坐在冰洞里面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老爹。”君慕倾走过去,才刚刚靠近君离,他身上的冰雪就开始融化。

    君离脖子僵硬地扭头,看到红色的身影,“倾儿。”可能是很久没有说话了,君离的声音也变得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“老爹还是没有解开心里的心结吗?”君慕倾皱着眉头说道,要是怪,老爹也应该怪她。

    君离看了一眼君慕倾,然后轻轻摇头,“不是那件事情,是另外一件事。”一件隐藏了很久很久的事情,久到他差点都遗忘了。

    “啊?”君慕倾有些茫然,看来是她想多了。

    看到君慕倾茫然的样子,君离脸上终于露出了微笑,“有些事情,该说了,老爹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倾儿,给老爹一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君离,有些茫然,老爹要说什么还不知道开口来着?

    “倾儿,爹给你的玉佩,你还带着吗?”那就是临君大陆人人想要得到的赤血宝玉,他怎么也没想到,赤血宝玉……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赶紧拿出来,“你看,在的。”

    君离接过赤血宝玉,眉头有些皱起,这和当时他拿在手里不一样了,有了明显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这个东西,你要好好收好,它是从小就带在你身上的。”君离笑着说道,亲自把玉牌给君慕倾戴好。

    君慕倾笑着点头,“我知道,老爹给的东西,当然要收好了。”况且这东西还是赤血宝玉,危险度极其高,她当然要收好才行。

    君离看着君慕倾,也不知道是在看什么。

    “老爹,你不会一个多月坐在这里面,就是在想这件事情吧?”君慕倾眨了眨眼睛,那件不知道开口的事情,能让老爹想一个月?有这么严重吗?

    “也不全是,那件事情是后面才想起来的。”君离笑着说道,就在他准备离开这里的时候,突然才想起来的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还想吗?你要是想,我就陪你坐这里,反正大哥二哥是把这个任务交给我了,我要是不带你出去,他们一定会怪我的。”君慕倾耍赖地说道,语气中还有带着几分任性。

    “他们敢!”君离立马站起来,双眼炯炯有神地说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眼中闪过一丝笑意,立马站起来:“老爹,你要帮倾儿。”

    “必须帮,这两个臭小子,从小就让他们好好保护你,敢欺负你,老子第一个不答应!”说着君离就大步走出去,走到自己领域前的时候,只感觉额头狠狠撞了一下,他这才想起来,自己在冰洞口设下的领帝领域。

    君慕倾赶紧走过去,着急地问道:“老爹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就是忘记了这里有领域了,倾儿你是怎么进来的。”她还不是尊王,怎么能破他的领域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嘿嘿一笑,然后说道:“血魇帮我的。”

    君离无奈摇摇头,继续往前面走去,这次,再也没有任何东西阻止他们前进的步伐。

    君墨君然在外面着急的等啊等啊,最后终于等到领域消失,两人脸上都露出一抹笑容,赶紧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老爹!”老爹终于出来了。

    君离看了一眼君墨,然后轻哼一声,拉着君慕倾往前面走去,他没这儿子。

    君墨站在原地被瞪得莫名其妙,他什么都没做吧?

    被君离拉走的君慕倾吐了吐舌头,大哥,你就委屈一点,好不容易用这个办法把老爹刺激出来,不能再让他回去了不是,再说了,本来就是他们两个说就自己能把老爹带出来,她只是实话实说而已。

    看到君慕倾的表情,君墨只能摇摇头,不用说,也知道是她做了什么,不过,也不管了,只要老爹能够出来就行。

    寒傲辰轻轻一笑,跟着往前面走去,其实他们都说才没错,只有倾倾才有办法做到。

    君离是出来了,但是某位家主非常不开心,非常不乐意。

    就是因为,君慕倾来了,他不知道,而且她没有来自己,而是去看君离了,所以他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爹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你爹!”月苍龙轻哼一声,女儿被他抢了,他还要跟自己的抢外孙女!

    “外公。”君慕倾轻轻叫道,语气里面满是警告,老爹出来不容易,他还想让老爹继续在冰洞里面待上一个月啊!

    月苍龙那个叫憋屈啊,怎么可以这样,他是在教训女婿,女婿!

    看着月苍龙的表情,寒傲辰很自觉地坐在一旁,什么都不说,只是看着,静静的看着,小心翼翼的把导火线引开,不会燃烧到他这里就行了。

    君离轻咳一声,看了看周围,这么长时间了,都没有看到君忆,他立马就问道。

    “墨儿,忆儿去哪里了?”怎么这么长时间都没有看到他,平常他一定是跑的最快的一个。

    “忆儿去哪里了,我还以为你不要儿子了呢!”月苍龙继续落井下石!

    “爹,是这样的,小忆在前几天就出关了,也晋升到了大乘者,在出来的那天,凤前辈就说要收他为徒,就带着他去了神举学院。”小忆当时自然是不肯离开的,他们也是花了很多心思,他才肯去的。

    “这样就好。”大乘者,看来进步很大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让他进他,那都他历练时候的成长。”月苍龙不情愿地说道,他为什么要解释。

    “谢谢爹。”进去那里面,至少也要到尊神以后,还是爹想的周到。

    “哼!”月苍龙轻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爷爷。”月梦色终于忍不住了,他到底在生气什么,姑父都出来了,出来了他不满意,进去了还是不满意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我沉默。”月苍龙严肃的表情皱了起来,赌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一阵无语,还真是小孩子一样。

    君墨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,扭头问着身边的寒傲辰,“傲辰,你出来这么长时间,黑暗神殿那边不会有什么事情吗?”他毕竟是一殿之主。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寒傲辰轻摇头说道,心底涌出了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君慕倾赶紧扭头往君离那边看去,果然在寒傲辰说话的时候,君离的表情,就立刻变得和月苍龙一样。

    “堂堂殿主要是管不住自己的手下,还算什么殿主!”臭小子,敢抢他女儿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明白的点点头,其实没有什么事,月苍龙也好,君离也好,女婿再优秀,他们也会不满,谁让他们自己的女婿,抢了自己的女儿!

    君墨发现自己错了,他就不应该问的,早知道老爹会这么大反应,他一定不会问。

    难怪傲辰一进来,就极其沉默,还刻意没有和倾儿坐在一起,就是知道那样会吸引目标,最后会被连番攻击。

    君墨额角滑下一滴冷汗,比起心思缜密,看来没有几个人比的过傲辰,连这么一点点小事,他都能想到,厉害,佩服!

    终于一场小风波过去以后,所有人在月家住下,这一住就是好几天。

    远在万兽城的凤如歌彻底着急了,因为炼器比试,还有几天就开始了,这个时候君慕倾都没有出发,难道她要放弃了不成?

    北宫煌也着急啊,要是倾儿不去,临君大陆还不知道有什么流言蜚语出现,他早就让凤如歌这个老东西别报名,现在好了,倾儿压根就不想去。

    于是,着急的两个人,匆匆忙忙赶到了月家。

    月梦色走进星月阁,感觉到周围气氛,轻咳了一声,然后说道:“小倾,那什么,凤前辈和北宫前辈来了,还有涙城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进来。”君慕倾和寒傲辰异口同声说道。

    君离坐在一旁,周围涌动的气波,就更加浓郁起来。

    君墨自觉地拉着君然坐在另外一边,经过前几天的事情,他也明白了,老爹和傲辰同时出现的时候,特别是同时出现在倾儿身边的时候,还是远离一点比较好,否则误入雷区,会死的很惨。

    月梦色满头黑线地点头,然后就看到凤如歌北宫煌,涙城他们匆匆走进来。

    涙城当然是来找寒傲辰的,他是来告诉寒傲辰黑暗精灵在黑暗神殿的情况如何。

    “丫头丫头,赶紧的,跟我去神举学院!”凤如歌二话不说,拉着君慕倾就往外走,时间来不及了!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抽搐了几下,然后抽出自己的手,又坐回到位置上去。

    “涙城,你先说。”不咸不淡地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涙城看了一眼凤如歌和北宫煌,然后点点头,“冥已经送回了黑暗神殿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君慕倾挑挑眉头,现在的黑暗神殿,应该很好玩才对。

    寒傲辰没有开口,涙城也继续说下去,“冥从回去的那一刻,就召集了神殿所有人,咳咳,包括黑暗大尊王。”

    “干的不错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大尊王都敢召集,的确是做的不错。

    月梦色站在原地,只感觉到一阵凌乱,都乱成这个样子了,小倾还说干的不错,冥是谁啊?

    “然后告诉所有人,有事找主子的话,先交出一千万墨矿过路费。”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冥那么严肃的表情,说的竟然是一千万墨矿,当时他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君慕倾和寒傲辰无语地坐在原地,驯兽工会的事情,给某位精灵的刺激不小,现在他收过路钱,都是以千万来计算了。

    见一次,一千万,那还有几个人敢去找寒傲辰?

    君离差点就喷了,一千万墨矿!

    君墨是直接傻眼了,黑暗神殿还有这规矩,见殿主要一千万墨矿?

    所有人把目光放到寒傲辰身上,他这么值钱?

    寒傲辰脸色一沉,墨色的眸子深邃神秘,让人看不透他在想什么,而君慕倾看了一眼,就笑了。

    “回去,告诉他,两千万!”

    “噗!”君墨彻底喷了,他还以为傲辰生气了,结果一来就是两千万!

    涙城额角滑下冷汗,主子竟然会让冥这么做。

    君慕倾想了想,扭头看向寒傲辰,“他看来一回去,就帮你挡掉了不少麻烦。”就连大尊王都在里面,挡掉的麻烦,可不是一点点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寒傲辰点点头,这样是会少很多麻烦。

    “看来驯兽工会的事情,让他刺激很大。”能不大么,现在直接用千万为单位了,她记得去深谷他一次只收一千的,现在多了一个万。

    “这样很好,有他在,子之就能更好的管理黑暗神殿了,即便是大尊王,也不能对他出手。”那是黑暗中,最崇高的黑暗精灵,还不是黑暗之神孕育的,在黑暗神殿的地位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笑着点点头,现在的黑暗神殿一定很好玩,“啊,对了,涙城,帮我带句话给黑暗麒麟,让他有空到万兽城来玩玩。”

    涙城站在一旁,看着君慕倾,主人,你真的是让黑暗麒麟来玩玩而已吗?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回到黑暗神殿,把一切交代以后,直接回万兽城就好了。”寒傲辰继续说道,不用再来告诉他黑暗神殿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属下告退。”说完,涙城就匆匆离去,他还是要回一趟黑暗神殿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嘴角勾着笑容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月梦色站在那里,早就呆木了,太牛叉了吧,让黑暗麒麟来到万兽城来玩,相传黑暗麒麟可是的黑暗神殿的镇殿之兽,黑暗之神亲自选的!

    就这么带一句话,黑暗麒麟就会来?

    君墨和君然早就看傻了,倾儿对黑暗神殿的事情,就好像是对自己的万兽城一样,单单几句话,就能知道,她对黑暗神殿是多么的清楚。

    君离看着他们两个,紧皱的眉头,终于松开了一点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人,把自己的势力都没有遮掩的告诉对方,就连行使权力,不管在哪边都可以,倾儿可以在黑暗神殿说话,寒傲辰也能在万兽城说话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单单地说话而已,要何等信任,才能做到他们这样。

    “辰,大尊王不会也是来‘保护’你的吧?”君慕倾将“保护”两个字加重语气,黑暗之神安排的人还真多。

    “嗯,只是他也只是黑暗大尊王而已,不必放在眼里。”寒傲辰淡淡回答,更加不用太在意。

    并不是说大尊王不算什么,而是黑暗神殿的大尊王,那都是依靠着黑暗之神而活,要不是黑暗之神给他源源不断的神恩,他哪里会成为大尊王。

    黑暗神殿也好,光明圣殿也好,大尊王不过也只是挂名的,都是依附着黑暗之神和光明之神活着,和血魇还有其它大尊王,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血魇当然也知道这点,所以听到寒傲辰的话也不反驳,可是他还是觉得不满。

    听着不舒服!

    “哦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不用放在眼里,那就不用看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顿时一阵石化,他们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,大尊王,那是大尊王,怎么在他们嘴里面,就跟普通的斗技师召唤师什么的,一点区别都没有?

    他们两个商量事情,也不避讳,反正都是一家人,有什么好避讳的,可是两人完全没有想到,这样会吓到他们。

    “倾儿,大尊王,你得小心。”君离立马走过来说道,然后狠狠瞪了一眼寒傲辰,即便是大尊王而已,那也不能让倾儿有事情。

    君慕倾笑着点点头,“我会的。”

    凤如歌和北宫煌凌乱了好久,才回神,看着君慕倾和寒傲辰,他们赶紧说道:“倾丫头,赶紧的,跟我们走吧!”再不去,就真的赶不上了。

    “不去。”君慕倾摇摇头,他们自己报名的,自己去好了。

    “丫头……”凤如歌都快急死了,可是她居然说不去,要是真的错过了,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倾儿,那什么,你不是还没有考炼器师徽章吗?这次可以去试试。”北宫煌轻咳一声,他虽然不同意凤如歌自作主张,但是的还是想让的是倾儿去比试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还用得着考吗?”君慕倾眯起眼睛,不用考,她也已经是高级炼器师了。

    “是不用。”北宫煌摇摇头,那徽章对她来说,可有可无。

    “北宫煌!”凤如歌咬牙切齿地吼道,是让他来劝人的,不是被人劝的!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北宫煌看了一眼凤如歌,那什么,他突然觉得倾儿的话很有道理,觉得真的不用去考,就这样挺好的。

    再说了,倾儿也不用再考什么徽章,也根本就不用去比试,她的火焰一出来,百火膜拜,等级稍微弱点的,都会立即熄灭,哪里还用比试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,真的气死我了!”居然一句话,就被丫头给劝服了!

    “凤前辈,让我去,也不是不行。”君慕倾微笑着说道,眼中闪过一丝狡黠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纷纷后退,北宫煌也跟着后退好几步,就是凤如歌还浑然不觉,听到她要去,他就已经兴奋了,哪里还能想到那么多事情。

    “丫头,说吧,只要你肯去,我什么都答应。”只要她肯去。

    君慕倾笑呵呵地看着凤如歌,在他的期待下缓缓说道:“也不是什么大事,你看,神举学院,马上就要开学了,我听说,每年开学,你都会回去,直到放假了才会出现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,没错。”凤如歌笑眯眯地回答,这是他尽职,他还要负责学院大小事情,必须要管理好。

    北宫煌立马捂脸不忍直视,他居然还得意洋洋的说,是这样没错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要是跟着你去了神举学院,那我万兽城怎么办?你也知道,最近事情比较多,吟熙是不会放过万兽城的。”君慕倾继续说道,嘴角的弧度已经在慢慢加深了。

    寒傲辰墨色的眸子呈现出一片笑意,只是凤如歌显然没有发现这里面的不同。

    君慕倾的话一说完,凤如歌就蹙眉了,好像是这么回事,今年事情是很多,要是丫头跟他走了,万兽城怎么办?在万兽城那么多年,他也是有感情了的。

    所有人纷纷摇头,果然,有人被拐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啊,我去比赛了,就必须要有个人,保护好万兽城,我爹要回逐放之地,我大哥大嫂要回六王城,二哥二嫂已经回去了,梦色还要帮外公管理月家,老师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。”君慕倾继续说道,脸上的表情满是为难。

    “就他那个样子,肯定不行!”凤如歌立马就回答,想都没想话里面的意思。

    北宫煌刚想说什么,一想到君慕倾的话,他就忍住了,现在他什么都不说,反正后面有的是时间算账!

    “就是啊,那该怎办?难道就没有人管万兽城了?”君慕倾眉头皱了一下,轻叹一口气,赤红的眸子,却是一片笑意。

    “谁说没有,我啊!”凤如歌立马就说道,他是绝对不会让万兽城有事的。

    没救了!

    所有人再次叹息,事情都到了这一步,没有挽回的余地了。

    “那凤前辈愿意继续留在万兽城,帮忙保护喽?”君慕倾笑着说道,脸上的笑容逐渐扩大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凤如歌立马回答。

    周围一阵寂静,所有人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凤如歌被一步,接着一步被自己给绕了。

    四周安静的可以,凤如歌见没声了,这才回神看了看周围,看到所有人目瞪口呆地表情,他还一阵茫然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所有人立刻摇头,他到现在都没有反应过来,真是可以。

    “好了,凤前辈,你就回万兽城吧,我现在就去神举学院。”君慕倾拍了拍手,慢慢站起来,这样就对了嘛,留在万兽城才是最安全的。

    “回万兽城!”他什么时候答应的!

    “你刚才答应的。”所有人好像都听到了凤如歌在心里说什么,异口同声回答。

    他刚才答应了!

    去!又被这丫头坑了,为什么被坑了那么多次,他还是会被绕进去?

    啊啊啊!

    这下子,是真的不能回神举学院了,只能留在万兽城。

    所有人脸上都是笑容,就这么被绕进去的,而且还不止第一次,也只有凤如歌了。

    凤如歌眉头紧锁,说出口的话,又不能反悔,那怎么办?

    “丫头,帮我做件事!”凤如歌凑到君慕倾面前严肃地说道,心里也有了一个决定。

    “说。”反正也不差这一件了。

    “把这个给神举学院校长,就说,老子不干了,再把君忆带出来,就跟那老头说,我要亲自教徒弟。”就是要这样,他不干了,反正神举学院现在也没有他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结果那块小石子,能让小忆回来,那也最好不过了,现在她还真不放心,让小忆一个人,留在神举学院,什么时候都可以,就是现在不行。

    先是势力,再是钱财,吟熙一定会有动作的,她不能让任何一个人出事。

    “老骨头,走吧,以后我收留你。”北宫煌走到凤如歌身边,拍了拍他的肩膀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。”凤如歌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说过。”说着,北宫煌转身离开,他什么时候说过什么了?

    凤如歌赶紧跟上去,“北宫煌,你说过要收留我的,不过你不收留我也没关系,万兽殿那么多房间,总有我的。”本来就有他的,他有什么好担心的,哪里还有他北宫煌收留。

    靠之!还是收留!

    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,寒傲辰收回目光,缓缓说道:“你是担心吟熙?”

    “他快忍不住了。”君慕倾抬头看天,嘴角勾起一抹笑容,魔兽傀儡损失惨重,他的愤怒,如野草在心里疯狂成长蔓延,驯兽工会,那无非是另外一次重击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