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“杀了我!杀了我!求求你杀了我啊!”

    呐喊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,何其凄惨,听到这一声声呐喊,所有人都不禁把目光放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他们会长都昏迷了,也没像他一样到大声叫喊啊!

    “不要再折磨我,不要再折磨了!”那人捂着头,继续大吼大叫道,头一直在狠狠的撞着地面。

    他想要解脱,对方明显不想让他这么做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第一位的男子走到那人面前凶狠地说道,目光看向周围,没有发现可疑的人。

    那这样,到底是想做什么,要是坏了主子的大计,他担当的起吗?

    驯兽工会难得一次起内讧,让他们钻这么一个空子,要是失败,主子一定会杀了他们的,而且一个都不会放过!

    “我也不想啊,好痛,真的好痛!”男子继续大叫,他感觉全身的神经,好像都在经受着摧残。

    就如同千千万万的蚂蚁,在撕咬他全身神经,他想得到解脱,但是他的身体,不受他控制,他也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想死不能死的感觉,真的是太痛了!

    痛?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难道是!

    “君慕倾!”第一个位置的人,突然站起来,看着周围叫道,一定是君慕倾,除了她,还有谁有这样的本事,这么远的距离,就能用精神攻击,她一定是看穿了他们的意图,才阻止他们的!

    君慕倾?

    还在担心的人,纷纷抬头,往周围看去,叶咏不禁看向周围,只是,哪里有君慕倾的身影,她根本就不在这里。

    她还在深谷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,叶咏摇摇头,和大家一起扶起叶落棕。

    见他们想要离开,没事的两人立刻出现在他们面前,阻止他们前进的脚步,不准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?”叶咏愤怒地问道,父亲都已经这样了,这些人还想做什么!

    “做什么,驯兽工会违约,是不是按照规定,做出补偿!”死一个人他不在乎,只要能达到目的,死千千万万的人,他也不会在乎。

    “你!”叶咏心里燃烧起熊熊怒火,父亲都已经这样了,这些人还是不肯放过他们,甚至可以说是变本加厉!

    好一个琅琊联盟,这才是他们真正的目的,驯兽工会才是他们的目的,即便是娄强,也被他们给利用了!

    该说娄强聪明还是愚蠢,算计了那么多事情,竟然连琅琊联盟这几个人的心思都猜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,明明是你们做手脚!”叶薇站出来说道,明明就是他们想用精神力来控制魔兽,让魔兽反攻,不然已经快被父亲驯化的圣兽,怎么会突然反攻,这一切都是他们做的,都是他们!

    “叶小姐,说话要有证据,我们是琅琊联盟,你说这无凭无据地话,可是要付出代价的!”是他们做了手脚又如何,能达到目的,没有什么不能做的。

    叶薇一个语塞,不知道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在场的每个人都清楚知道,这件事情,是他们动了手脚,却没有一点的证据。

    “啊!我说,我说!”还在地上猛地撞头的男子,突然站起来,仰天大吼,还在不停地说道,我说,我说。

    声音尖锐恐怖,好像是再受极其严峻的刑罚,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

    阻止着叶咏他们离开的男子,见到那人想说出什么,眼中一寒,一道光束飞过,所有人仿佛听到了玻璃破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说完,刚才还在呐喊的男子,倒在地上,嘴角勾起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只怕他也是第一次感觉到,能死真好这四个字的意义。

    “是谁,敢管我琅琊联盟的事情!”驯兽工会他们是势在必得,为了这个,他们都已经做好了,和临君大陆所有实力翻脸的打算。

    周围依旧静悄悄的,诡异的气氛,让所有人都变得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东张西望,只是看不到半个人出现。

    “喏番,这一定是君慕倾来了!”一直没有动手的人,走过来说道,除了君慕倾,还有谁能在他们面前无声的出现,半点气息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喏歆,闭嘴!”喏番冷声呵斥道,他们来这里的目的,不能因为一个君慕倾而被破坏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!

    叶咏着急寻找着,希望能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,只是找了半天都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叶咏?”陌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叶咏扭头一看,却没有发现任何人的存在,周围还是一片吵杂,每个人都在议论纷纷,各有各的说法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叶咏动了动嘴皮,他知道对方一定知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就太好了,主母说她要这次要黑了琅琊联盟的人,所以啊,你要好好配合。”说话的,真是那个黑暗精灵。

    他和寒傲辰君慕倾早就回来了,只是用隐身一直站在一旁围观。

    主母?

    叶咏眼中闪过一丝疑惑,随即想到君慕倾,恍然大悟地样子,寒傲辰的手下,自然称呼君慕倾为主母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说,你按照我的说的,去做,保证,你能狠狠的黑这个什么狗屁狼牙,犬牙的一笔。”其实他也是皱教的,就不知道这个办法有没有用,能不能黑到这些人。

    叶咏没有回答,黑暗精灵看着他的眼神,也知道他已经同意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紧张的看着眼前沉重的气氛,他们走也不是,动手也不是,只能看着叶咏打算怎么办,他们才敢有自己的行动。

    不管是不是君慕倾来了,这都是他们驯兽工会的事情,总不能依赖一个外人。

    万兽城和驯兽工会从来没有来往,君慕倾即便是知道了,说不定也不会帮他们这个忙的,她又怎么敢对琅琊联盟做什么事情,那可是琅琊联盟,七大联盟之一的大联盟。

    叶薇着急地看着周围,都快急哭了,她在心里不停地说:只要君慕倾能出现,帮助他们,让她做什么都愿意,甚至为以前的事情道歉,现在能平安的度过就好。

    只是不管她如何的恳请,想要见的人,始终都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叶少主考虑清楚了没有?”喏歆还是那高傲的模样,丝毫都不把驯兽工会的人放在眼里,在他眼里,这样的人,没有必要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叶咏脸上一沉,耳边就传来声音,他学着那语气,缓缓说道:“两位,今天若是我能驯兽圣兽,你们打算出多高的价格买下它?”对啊,他们之前惊慌,都没有说道价格的事情。

    叶咏的话一出来,驯兽工会所有人都呆住了,就连叶薇都眨了眨眼睛,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。

    他说,他驯化魔兽!

    今天确定太阳是从东边出来的?叶咏从来就不是驯兽师,他怎么驯化魔兽?

    不是他们不相信,而是这真的难以置信!

    喏番愣了愣,然后笑了,看着叶咏拼死一搏地模样,他心情大好,就连刚才的事情,都抛置于脑后了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多少?”他就不相信,从来没有驯化过魔兽的人,能驯化魔兽,即便他可以,只怕也会变成第二个叶落棕。

    叶咏愣了愣,要说多少?圣兽级别的魔兽,是五百万墨矿,但是……

    “两千万墨矿!”听到耳边的声音,叶咏想都没想就说出来了,说出来他就傻眼了,两千万!

    所有人瞬间石化,惊悚地看着叶咏,两千万,他疯了吗?

    叶咏此时很想证明自己的清白,这绝对不是他说的,他只是听人家说的而已。

    暗处的君慕倾和寒傲辰纷纷汗颜,为什么一千万墨矿,到了这精灵嘴巴里面,愣是变成了两千万?他就那么缺钱吗?

    两千万!

    “叶公子,两千万,你好大口气!”喏番脸色一沉,一双眼睛放在他身上,好像要看穿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周围并没有人,但是叶咏的语气,怎么一下子就变了?

    叶咏轻咳一声严肃地说道:“你们来的时候,想必也做了调查,叶咏虽然是驯兽工会少主,但是从来没有驯化过魔兽,这次要是侥幸成功,难道两千万算多吗?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就是,这是用命来换的条件,你们答不答应,那是你们的事情。

    喏番也喏歆果然迟疑了,有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,让叶咏死,那也不用再浪费精力,浪费时间再杀他一次。

    “可以!”

    两个字落下以后,站在暗处的两个人,脸上都露出狡黠的笑容。

    一点都没错,琅琊联盟已经非常着急要得到驯兽工会了,所以他们才会什么都不去顾虑,也不去想想,一个从来没有驯化过魔兽的人,突然之间,敢驯化魔兽了。

    这中间的奇怪,难道他们完全都没有想过的吗?

    冥彻底笑抽了,抬头看着天空,仿佛已经看到了很多的钱从天上掉下来,他数都数不完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觉得叶咏是疯了,不然他怎么会开口答应这两个人的条件,就连同伴他们都能杀死,还有什么事情是他们做不出来的?

    驯服圣兽是死,没有驯服还是死,他们就是抱着这个目的来的,他们一开始就是为了这个而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叶薇着急地叫道,爹已经变成这样了,她怎么能让大哥去冒险!

    叶咏冲着叶薇轻轻一笑,把手中的叶落棕放到叶薇手上,“薇儿,我不会有事的。”说着,他就往牢笼走去,躺在血泊当中的人,他看都没有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叶薇急得眼泪都掉下来了,可还是阻止不了叶咏前进的脚步。

    大哥不能有事情的,不能有事情的!

    “少主!”驯兽工会的人也着急了啊,叶落棕现在这个样子,他们的主心骨就是叶咏,要是叶咏也出点什么事情,他们该怎么办?驯兽工会该怎么办?

    “少废话,这是他自己主动开口的,我们并没有逼迫他!”喏番一副想把事情撇开的样子,那表情好像就是在说,即便叶咏死了,和他们琅琊俩能耐也没有半点关系!

    所有人在心里很啐,都这样了,他们还说没有逼迫!

    无耻!

    “你没有逼迫!”叶咏冷冷说道,他算是看清楚琅琊联盟的人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继续吧。”喏番和喏歆轻哼一声,回到自己的位置,无比讽刺地看着叶咏的举动。

    逞能在他们眼里,就是讽刺的,在他们眼里,这样的人,才是最愚蠢的。

    叶咏轻哼一声,往圣兽那边走去,也不知道是为什么,此时的圣兽,再也没有之前旺盛的精神,坐在牢笼当中,看上去很疲惫的样子。

    叶咏虽然奇怪,但是还是继续往前面走去,双手放在魔兽的身上。

    他好歹也是驯兽工会会长的儿子,从小对于驯兽,那是非常了解的,对于这些最基本的,他也很明白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黑暗精灵见叶咏已经准备好了,赶紧回到君慕倾身边。

    “主母,我做的怎样?”两千万啊,两千万,以后的日子都不用愁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抽动了一下,两千万就是买尊神级别的魔兽都绰绰有余了,他还真敢说。

    寒傲辰冷冷看了一眼黑暗精灵,表情有些扭曲,墨色的眸子,阴沉地可怕。

    “主母,现在这样了,你还不出手吗?”他刚刚才发现,主母的精神力多到可怕,简直就是个无底洞!

    尼玛!谁敢和拥有无底洞精神力的人拼?那人不是找死吗?知道主母出手了,还要来攻击。

    刚才的时候,君慕倾发现那人暗自用精神力算计叶落棕,她也出过手,对方也发现了她的存在,甚至就这样想用精神力将自己扼杀,可没想到,反倒是他自己的变成了后面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不急,事情还没完呢。”君慕倾嘴角勾起一个弧度,她突然发现,两千万有点少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两千万对于万兽城来说,的确是太少了。”寒傲辰笑着说道,现在的万兽城,每天的收入都不知道有多少,区区的两百万,当然是太少太少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笑着点点头,“是太少了。”

    冥彻底的被呛到了,看着君慕倾和寒傲辰的表情,他只感觉阵阵阴风吹过,好像会发生什么事情了一样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注目之下,叶咏突然放下双手,反而看向了喏歆和喏番。

    怎么了?发生什么事情了吗?

    所有人眼中都露出疑惑,好奇地看着叶咏,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喏番不满地看着叶咏,冷声说道:“怎么,你想反悔吗?”反悔可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“错了,我是怕两位反悔。”叶咏不急不缓地说道,他只感觉自己的双脚在打颤了,这两个人怎么会自己再加两千万上去,两千万已经很多了。

    君姑娘到底是怎么想的,居然又多了两千万出来!

    多了两千万啊,不是两千,也不是两万,而是两千万!

    反悔?

    喏番喏歆相视一看,他们没有必要反悔,他根本就驯化不了圣兽。

    “你想如何?”反悔,他们若是想要反悔,任何人都阻止不了。

    “天地法则,请两位同时立誓,说,只要我驯服圣兽,就会奉上两千万墨矿。”这不是还是两千万吗?难道有什么区别不成?

    叶咏也奇怪,就是半天想不明白,有什么不同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你别太过分!”果然,喏番就翻脸了,让他立誓,就是在侮辱他!

    叶咏也不着急,他缓缓说道:“两位既然不立誓,我也没办法,圣兽驯化的事情,想必也不是那么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喏番指着叶咏,这一句话无疑是戳中了他们的心脏,他们怎么可能不想要驯兽工会!

    能一句话戳中心脏,当然这话是君慕倾和寒傲辰教的,叶咏也那小黑暗精灵,也做不到这样。

    “不然这样,我也立誓,若是我驯化不了圣兽,就永远离开驯兽工会?”叶咏漫不经心地说道,心里已经很紧张了,让他离开驯兽工会!

    君姑娘和寒公子到底想做什么,非得让这两个人立誓不成?

    两人眼前一亮,看着叶咏,永远的离开驯兽工会,那也就是说,不用他们动手,这小子,也要乖乖离开?

    所有人疑惑的看着叶咏,他们感觉眼前的人,他们仿佛从来都没有认识过,一下子变得好陌生。

    叶薇也好忐忑,大哥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,说离开了驯兽工会的话,他不是驯兽师,怎么能够驯化地了圣兽级别的魔兽?

    大哥到底想做什么,这真的是大哥能说出来的话吗?

    叶咏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,总之,他相信君慕倾,她让自己这么做,一定有她的理由。

    在众人耐心“等待”之下,琅琊联盟的两人脸色一沉,终于同时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三人同时指天立誓,“今日圣兽要是没有被驯化,叶咏自愿离开驯兽工会,永不踏入半步,否则,堕入地狱!”叶咏沉声说道,他总感觉这句话怪怪的,却又说不出什么地方怪。

    见叶咏立誓了,喏番和喏歆也同时立誓:“圣兽要是被驯化成功,我愿以两千万墨矿,作为谢礼,否则,堕入地狱!”

    两人同时开口,誓言同时落下,天地法则的光芒,也同时没入他们的身体。

    只是有些人还不知道,在不知不觉中,某些话,就已经被绕进去了。

    叶咏满意地点点头,这样就行了,然后他又回到魔兽身边,继续“驯化”着圣兽。

    所有人屏住呼吸,紧张的看着叶咏,空气中明显的浮动着波动。

    好强大的精神力!

    众人纷纷睁大双眼,这精神力,比叶落棕的还要恐怖,空气中的气波,竟然翻滚的掀起来,这是要有多大的精神力才能做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们少主,他们少主,是真的可以驯化魔兽啊!

    所有人紧张极了,这次比叶落棕驯化魔兽还要紧张。

    叶薇担忧的表情终于出现了几丝缓和,她双手紧握,就这么呆呆地看着叶咏。

    大哥,大哥其实会驯化魔兽!

    这是真的,大哥会驯化魔兽,她没有看错。

    圣兽在众人的注目下,一开始还在反抗,只是渐渐的,开始安静下来,最后变得平静。

    这是要被驯化的预兆!

    好快的速度,不到一刻钟,就已经有了这样的效果,他们的少主,真的可以驯化魔兽,真的可以!

    比起驯兽工会人的开心,喏番和喏歆心里就涌出了不安了。

    叶咏会驯化魔兽,他能够驯化魔兽,就连圣兽都能够驯化,这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!

    想起刚才的誓言两人又是一阵担忧,原来他早就算好了,知道自己能够驯化魔兽,所以故意给他们下套,让他们自己掉进去!

    喏番和喏歆相视一看,又想故技重施,只是在他们刚想动手的时候,强大的气息迎面扑来。

    “同样的事情,在本主的眼皮下做两次,琅琊联盟把黑暗神殿置于何地?”冰冷的声音缓缓响起,黑色的身影在空中慢慢呈现,身边还站着一个绝代佳人。

    看到那两抹身影,喏番喏歆猛地睁大双眼,君慕倾一直都在,而且……黑暗神殿,君慕倾身边站着的人,是黑暗神殿殿主!

    喏番喏歆身体一软,呆滞地看着君慕倾和寒傲辰走来的步伐,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。

    那誓言!

    喏番猛地惊醒,站起来指着君慕倾说道:“是你让叶咏立誓!”这都是君慕倾做的!

    寒傲辰轻轻点头,淡漠地说道:“还不算太笨。”

    看到两个身影,驯兽工会所有的人不由的安心起来,君慕倾和寒傲辰在不劫森林的事情,他们都有听说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在驯兽工会人的心中,早就有了一定的地位,在加上他们的身份,那就更加能够让他们安心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里面还有我的功劳!”一个小孩子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,那粉嫩粉嫩地小脸蛋,让人想走上去捏两下,试试手感如何。

    好可爱的小孩子……

    “冥!”寒傲辰冷冷叫道,他要分清楚人类世界,还有他们精灵的世界!

    冥刚才还在兴高采烈,听到寒傲辰的叫唤,立马就收住了声音,表情也淡化了下去,“是。”冥走回到寒傲辰的身边。

    所有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眼中都露出暧昧的表情。

    难道这就是君城主和寒殿主的孩子!

    好可爱,也只有他么这么完美的人,才能有这样的孩子,又漂亮又可爱!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圣兽的表情在那么刹那之间,就平静了下来,眼神也变得温和,那模样,那神态,分明是已经驯化了。

    “圣兽驯兽了!圣兽驯化了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欢腾了起来,周围都是一片高呼地喊声。

    听到着声音,叶咏赶紧睁开双眼,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温和的魔兽,他脸上闪过一丝兴奋。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这么快就驯化了?

    喏番喏歆猛地扭头看着叶咏,当他们看到那圣兽,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更加不敢相信,这是真的,叶咏驯化了圣兽!

    从君慕倾寒傲辰出现的那么瞬间,他们心中就用处不好的预感,现在更加是奠定了这种预感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幸运。”君慕倾笑看着牢笼当中的圣兽,第一次驯化魔兽,还真的驯化成功了,只是中间还走了不少弯路,比眼睛看到的要复杂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!”两人看着站在对面的两个人,愤恨地叫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两位是打算给钱了吗?”君慕倾眨了眨眼睛,眼底一片笑容,他们不会到现在还没有想到,誓言中意思吧?

    那就遗憾了,要是不知道,接下来的他们就会惊讶到不行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!”喏番再次怒吼道,他就知道,君慕倾在的地方,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情,一定不会有!

    “岚下不用这么叫我,我听到了,所以才问你们,是不是要给钱了?”君慕倾笑呵呵地说道,赤红的眸子一片冰寒,如同腊月的寒风。

    “对啊,给钱,给钱!”驯兽工会的人,这会才反应过来,钱啊!

    叶咏兴奋的看着君慕倾,她当真把圣兽驯服了,太厉害了!

    “闭嘴!”喏番喏歆有些恼怒,他们就这样被君慕倾给算计了,掉进了陷阱都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“两位岚下,说完了,就可以给钱了。”冥眯起眼睛,钱啊,双倍的钱,这真的是太好了,太好了!

    好多钱,好多钱!

    喏番和喏歆想再说点什么,只是想到刚才的誓言,他们也只能咬咬牙,从纳戒里面拿出一块水晶印,里面有两千万墨矿。

    看着那水晶印,所有人那叫一个兴奋,两千万啊!

    两千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,对于他们来说,那要驯化很多魔兽,才能得到的钱。

    “两千万?”君慕倾挑了挑眉头,走到叶咏面前,拿过那个水晶印在手中把玩,嘴角勾起冷冷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是说好的两千万!”喏番咬牙切齿地说道,谁会想到,这圣兽真的能够被驯化,不管是谁驯化的,都已经不重要了,当初他们立誓的时候,并没有规定要谁驯化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们不禁就有些后悔,当初干嘛不说一定要叶咏驯化才行!

    所有人不禁点点头,是啊,当初说好的两千万,没错才是,难道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?

    叶咏也有些疑惑,他们说,琅琊联盟会拿出四千万,但是立誓,也只是说了两千万而已,并没有说四千万。

    这中间有什么不对劲吗?

    喏番喏歆看到君慕倾脸上的笑容,心里那不详的预感变得更加的浓烈,就是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,栽在君慕倾的手上。

    两千万已经给了,应该没事才对,为什么他们会有这样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真是笨啊,真是笨啊,我都知道了,你们都不知道,你两个是同时立誓,而誓言当中你们是用了‘我’,而不是琅琊联盟,所以说,你。”冥走到喏番面前,指了指他接着说道:“你的两千万已经给了,但是,你。”他又走到喏歆面前,“你的两千万还没给,主母,我说的对吗?”说着,冥又回到了君慕倾面前。

    “完全正确。”君慕倾笑着点点头,不愧是财迷,关于钱方面的事情,他算的还真是清楚。

    喏番和喏歆僵在原地,脑中如同五雷轰顶一般,阵阵响起,炸毁了他们的理智。

    驯兽工会的人,每个人的表情,都极其夸张,两个两千万,那不就是四千万!难怪要立誓啊,原来真理在这!

    叶咏吞了吞口水,想起刚才喏番喏歆的誓言,还有君慕倾的话。

    真的是四千万,一分不多,一分不少!

    四千万啊!

    那得多少钱,就算一个房间也放不下那么多墨矿啊!

    “君慕倾!”喏歆最先回过神,他走前一步,那表情恨不得想要把眼前的人生吞活剥了。

    “岚下打算给钱了?”君慕倾也不生气,她不会跟钱过不去的,一定不会。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!”喏歆继续往前面走去,只是才迈出步伐,就被人拉住,他往后一看,就看到喏番拉住他。

    “杀?”君慕倾冷冷一笑,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,冰冷的气息在周围沸腾。

    所有人瞬间只感觉到,自己像掉进了冰窖一般,周围寒冷刺骨,身体也变得僵硬起来。

    冥站在一旁,看着这样的君慕倾,他不禁也后退了一步,主母也有这样的一幕,好恐怖的气息!

    “君城主,我向你道歉,是我们鲁莽了,只是这四千万会不会太多了一点!”喏番沉声说道,四千万,琅琊联盟要多久才能填补回来这个空缺!

    君慕倾勾起一抹笑容,然后点点头,“是多了一点。”

    虾米?

    所有人看着君慕倾,难道君姑娘改变主意了?

    喏番看着君慕倾,没有感觉到松了口气,反而更加紧张了。

    “只是,难道我敢忤逆天地法则,我不收,我就要堕入地狱,你要是不给,你就堕入地狱,好像,没有人会牺牲仔自己,成全别人吧?”君慕倾淡淡说道,赤红的眸子一片冰冷。

    她!

    喏番差点吐血,感情,立誓,是在这里等着他们!

    君慕倾一开始就已经想好了一切,就等着他们往里面跳,他们早在答应立誓的时候,就已经双手奉上四千万墨矿给她!

    “好!”喏番无奈下,只能拿出另外一枚水晶印,眉头紧锁地扔给君慕倾。

    要不是有天地法则束缚,他现在真的很想捏死君慕倾!

    太嚣张了!

    “可以了,驯化魔兽的帐,算清楚了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拿着手上的水晶印。

    她这话什么意思?

    喏番喏歆立马往君慕倾那便看去,什么叫驯化魔兽的帐算清楚了?

    真不是他们一惊一乍,而是君慕倾这个人,什么变态的事情都能做出来,他们已经上过一次当了!

    君慕倾眨了眨眼睛,然后冷笑着说道:“难道不对吗?这四千万,你们是说驯化魔兽的谢礼,但是却没说还要买下魔兽啊!”的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驯兽工会的人,捂住胸口,看着君慕倾,四千万才是驯化魔兽的谢礼!

    四千万只是谢礼!

    苍天呐,劈一道闪电下来,让他们知道这是真的,而不是梦!

    驯兽工会的人,现在已经不能用惊悚来说他们的心情了,心脏承受能力差的,已经晕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四千万的谢礼只怕是驯兽工会,从建立第一天开始,最高最高的一次!

    太强大了!

    不愧是万兽城城主,牛叉!

    叶咏早就木讷了,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,只感觉说什么也对不上话,就干脆站在一旁,不发表意见。

    可是,四千万的谢礼,这不是天文数吗?

    冥热泪盈眶地看着君慕倾,果然跟着主母有肉吃,他以为四千万已经到达了顶峰,可现在,四千万才只是谢礼,谢列啊!

    这么厚重的谢礼,前所未见,前所未有!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最好别太过分了!”喏番即便是再能忍,这个时候也忍不住了,还能忍住的,那还是人吗?

    一连被人家黑了四千万,坑了四千万,有天地法则在,他们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面咽,但是君慕倾居然说,四千万只是谢礼!

    他们有病啊,用四千万来做谢礼!

    “这魔兽,我们不要了!”喏歆一张脸已经变成了紫色,却又不能发作。

    不要?

    君慕倾眼前一亮,赶紧叫道:“叶少主。”不要这才好办。

    “在!”叶咏赶紧应道,走到君慕倾身边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必接令,还有一个规定是不是?”这必接令可不是那么好用的。

    叶咏恍然大悟地看着君慕倾,差点就哭了,他差点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的话一出来,不只是叶咏明白了,驯兽工会所有人都明白了,然后他们傻傻的笑了,笑的很傻,很呆滞。

    什么规定?

    喏番和喏歆,都感觉到全身已经麻木了,现在君慕倾再说什么,他们都能忍下去,只是五脏六腑都已经在翻滚,再不走,他们就真的忍不住了!

    “咳咳,两位岚下,是这样的,必接令是双方面的制约,我们不能反悔,你们提出的要求,我们要做到,做不到是我们违约,可是,我们做到了,你们反悔,就是你们违约,按照规定,是要双倍惩罚的。”双倍,那也就是一千万!

    五千万!

    五千万啊,驯兽工会的人,能不乐呵吗?

    喏番喏歆踉跄地后退,跌坐在椅子上,双倍!

    “双倍!”冥脸上的笑容,已经掩饰不住了,他笑眯眯的抬起头,双倍!

    好多钱!主母真好,一出来,就给他们这么多钱!

    “那我们卖下这魔兽,多少钱?”喏番沉声说道,现在已经听不出来,他语气中的喜怒哀乐。

    “五百万。”叶咏赶紧说道,这是必接令的价格,不管是什么级别圣兽,都是五百万,没有必接令的话,就要按照等级了。

    五百万!

    喏番只感觉嘴中一腥,那即将喷出来的东西,愣是被他给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娄强给你们必接令的时候,这点没有说过吗?”君慕倾笑着挑眉,五百万已经少了很多了。

    这魔兽,他们不买也得买,必接令的事情,早就轰动了出去,琅琊联盟要是反悔,只怕在临君失信,他们回去,吟熙不会放过他们的。

    娄强!

    提到娄强,喏番和喏歆把所有的怒火,都集中在娄强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次他们没有再废话,五百万墨矿拿出来,两人带着被驯化的魔兽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他们哪里还敢多加逗留,再这么呆下去,只怕就不是四千五百万的事情了,那会是更多!

    四千五百万!

    这只圣兽,简直就是天价!

    所有人彻底呆木了,不敢相信,这会是真的。

    寒傲辰敢早就坐在一旁,静静看着君慕倾在,黑人,他怎么感觉,他家小倾倾又变美了,以前就很好看,现在变得更加好看了。

    四千五百万,对于琅琊联盟来说,虽然不多,那也是很大一笔钱财了。

    先是实力被毁,现在又被黑了这么大一比,这就是琅琊联盟要付出的代价,只是这才是开始而已。

    寒傲辰看着君慕倾,在心里想着,这才只是开始。

    “君姑娘!”叶咏激动地叫道,四千五百万,那不是一笔小数目,他们要驯化多少魔兽,才能有这一只魔兽的价格。

    “喏,这个拿去给你父亲吃了。”君慕倾从纳戒里面拿出一枚紫色的丹药,扔给叶咏,她就在寒傲辰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“倾倾,渴了没有?”说了那么多话,一定是渴了。

    “真有点。”君慕倾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冥。”寒傲辰沉声叫道,某只要逃走的精灵,立马僵住了身体。

    “主上……”他的灵水!

    “你主母渴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冥一步三回头地往后面看去,他能走吗?他能走吗?

    在几番僵持下,冥还是走了君慕倾面前,他依依不舍的拿出一个透明的小瓶子,里面有着晶莹透亮的液体,只要仔细一看,就能发现,那液体闪烁着七彩光芒。

    君慕倾笑着接过,二话不说就喝起来,某只精灵立刻在耳边叫道。

    “主母,你少喝点,省着点喝!”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,这灵水,人类一滴半个月都不会舒服,但是主上和主母两个人都喝了他好几瓶了,一点事情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灵水,是他炼制出来的,提升等级最好的东西,比那人类说的华滋还要好,怎么主上和主母喝了一点事情都没有。

    君慕倾哪里会听冥的,直接咕噜咕噜地又喝完了一瓶。

    灵水……

    冥看着手中的空瓶,又一瓶没了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哈哈,小倾倾出马,那必须就要狠狠地坑啊,五百万的魔兽,卖了四千五百万,哇咔咔!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