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寒傲辰看着飞出去的身影,嘴角明显抽动了一下,拳头收回,墨色的目光有些冰冷。

    君慕倾噗嗤一笑,看着狼狈躺在地上,瞬间就蹦跶站起来的小人,感觉有些无语,一黑一白,就像独眼龙一样。

    黑暗精灵捂着挨打的脸,可怜兮兮地走到寒傲辰面前,“王……”他不过是变白了一点点,王就不认识他了吗?只是颜色变化了一点点而已。

    寒傲辰冷冷睨视了一眼黑暗精灵,冷声说道:“叫主上就可以了。”他可不想因为“王”这个字,被黑暗之神“请”回去,现在他只想陪着小倾倾,不想看到黑暗之神。

    黑暗精灵看着寒傲辰,表情有暗淡下来,王不喜欢他,他感觉到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黑暗精灵的表情,轻咳一声,“你叫什么?黑暗精灵也这么多愁善感?”弄的好像被嫌弃了一样。

    寒傲辰看了一眼黑暗精灵,他会喜欢这么个东西才怪了,不但打扰他和小倾倾,动不动就露出那被抛弃的样子。

    黑暗精灵看向君慕倾,轻哼一声,“我叫冥,是高贵神秘的黑暗精灵一族。”这个人能跟在王的身边,难道是……

    “你难道是王妃?”黑暗精灵眨了眨眼睛,人类,奇怪的人类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王妃。

    “啊,不对不对,王说要叫他主上,那应该叫你主母!”黑暗精灵一个人自言自语道,表情还有那么一点点兴奋,没想到刚找到主上,就能看到主母,这种感觉真好。

    主母……

    君慕倾太阳穴明显抖动了两下,她听着怎么那么别扭。

    对于冥的称呼,寒傲辰阴沉的脸上,终于出现了一丝曙光,听着“主母”两个字,他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变得这么白了?”君慕倾直接忽视刚才的问题,继续问道,突然就变得这么白了,他当这是变脸呢?

    冥不在意地看了看自己,笑着说道:“主母,那什么,我刚才那么黑,和人类的肤色不同,不然我一定不会选择这恶心的白色,一身黑多好,那才符合我们黑暗精灵的形象!”

    还真是很好的形象……

    “好了,在前面带路就好。”寒傲辰打断冥的话,他再这么说下去,今天的黑线,都够给他下面条的了。

    “是!”冥立刻认真起来,表情也变得严肃,脸上的表情,和他的样子一对比,真的很滑稽。

    两人一精灵在前面走着,逐渐的,深谷中的人变得多起来,只是他们三个人走过,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们似的。

    “辰,他们看不到我们吗?”君慕倾指了指旁边的人,他们继续在周围寻找,不要用说也是在寻找矿石,还有那些珍贵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解释。”寒傲辰看着冥冷声说道,他的温柔也只有在君慕倾面前展现。

    冥赶紧转身解释道:“主母,是这样的,我们三个身上都覆盖了我的黑暗之力,所以在他们面前,我们是透明的,他们看不到我们走过。”

    这么好?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黑暗精灵,其实这家伙也挺有用的,有个时候,说不定会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不错不错,挺好用的一个精灵,虽然黑了一点。

    破晓和薛月痕走进深谷,看着周围,周围所有的人都见到了,就是没有看到君慕倾他们,不禁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师兄,难道他们没有来吗?”薛月痕问道,这个地方就这么一点点大,就是没有看到人,难道去了什么地方?

    破晓摇头,谁知道这两个人的想法,他们一定是来了,至于为什么没有看到,那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“小精灵,他们两个你收钱了?”君慕倾看着破晓和薛月痕,他们什么时候来的。

    冥笑眯眯地点头,看着君慕倾说道:“主母,就在你们进谷的时候,我刚好收了一点点过路费。”过路费是必须收的,这是他的地盘!

    “那过路费呢?”君慕倾挑挑眉头,他动作还真是快,难怪有那么一段时间,他气息全无,原来是去收破晓和薛月痕的过路费了,还真是谁都不放过。

    冥紧皱眉头,难道主母想要?

    “收起来了。”冥小声说道,主母,就不要想着那些过路费了吧?

    财迷!

    君慕倾摇摇头,看了寒傲辰一眼,仿佛在无声地说:你的黑暗精灵这么小就这么财迷了,以后长大了,还不知道变成什么样的守财奴。

    寒傲辰好像知道君慕倾在说什么,他无奈一叹,有这么一只爱财的黑暗精灵,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。

    见君慕倾和寒傲辰没有说话,冥乐呵地带着他们往他住的地方走去,那是一个小黑洞,也就在很显眼的地方,只是居然没有一个人找到。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看,转身看着后面在不停寻找的人,难怪有那么多人,找不到想要找的东西,这个小黑洞,也覆盖了黑暗之力,只有冥才能看到,这里也就是他口中私密的地方,他的住处。

    某精灵美其名曰,这地方是他住的,自然不能让人随便进出,要是有人看到这地方,想要进来,他一定要狠狠地收一笔过路费,可不能像进谷那样了,这好歹是他精灵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君慕倾明白了,这精灵不但爱财,而且还自恋,非常的自恋!

    只要是跟他有关的东西,那就自然而然的变成他的,要拿走,可以,先给钱!

    有钱,在某只精灵面前,一切都好说,没钱就一切免谈,但是有个时候例外,那当然就是主上和主母了,主上和主母不管拿他什么,一切都免费,只要他有的,二话不说,照给不误,眉头他都不眨一下。

    在黑洞中走过,君慕倾感觉自己对周围的东西,还是一清二楚,而且这洞,并不简陋,还非常宽敞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主上,主母,前面就到了,很快就到我家了!”黑暗精灵笑着说道,前进的速度变得更快,他都想快点带着主母去看看他的家,很漂亮的噢!

    见冥速度加快,君慕倾和寒傲辰也只得加快步伐,看着越来越近的亮光,他们只感觉眼前一晃,身体再次出现在蓝天之下。

    刚刚站稳了身体,华丽的一切就映入眼前,看到眼前的东西,君慕倾不禁咋舌。

    这就是所谓的石头?他玩的石头?

    寒傲辰嘴角跳动一下,墨色的眸子犀利地看向站在一旁的冥,这就是他说的石头吗?

    面对君慕倾和寒傲辰的目光,还兴高采烈的冥突然有些不自在了,他指了指面前的房子,脸上立马堆起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主上,我的房子漂亮吗?这是我新建好的,以前的旧房子,我都扔了。”怎么两个人都用这种眼神看着他,还是他的房子太好看了?

    扔了!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冥,赤红的眸子闪烁着危险。

    冥小心翼翼地后退一步,看着君慕倾那赤红的眸子闪烁出危险的光芒,他怎么感觉这么危险呢?

    还有周围的气息,不对劲,很不对劲,难道有什么不对的?

    “扔去哪里了?”君慕倾挑挑眉头,淡漠地说道,他竟然用矿石建房子,这里里外外各种颜色的矿石,而且都是极品中的极品。

    冥指了指一旁,“以前的,现在的,我都扔到哪里了,应该有小山那么高了,还有这些,我是从那边搬来的,这些都是冰山一角而已啊。”他才拿了一点点石头而已,所以说没有什么的。

    冥的话一说完,君慕倾笑了,不错不错,捡到一个精灵就算了,还有这么矿石,这应该是矿脉,矿脉啊,很多钱的!

    寒傲辰走到冥身边,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从今天开始,你守在这里,不准任何人进出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小精灵。”君慕倾微笑地看着冥,赤红的眸子闪烁着光芒。

    冥点点头,他很喜欢主母的这个称呼,他就是小精灵!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很喜欢钱?”君慕倾蹲下身体,平视着小精灵,不是她夸张,而是这小精灵就这么高,弯着说话还腰疼,不如蹲着。

    小精灵想了想,立马兴奋地点点头,当然了,他听人类说,钱是好东西,可以买到任何的东西,所以他要有很多很多的钱,买很多很多的东西!

    君慕倾脸上的笑容,变得更加和蔼可亲起来,“小精灵,你知不知道你住的地方,有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主母,你骗人的吧,这些就是石头,不是钱!”他偶尔扔出去一两块小小的,那些人看到是挺开心,但是他也觉得这是石头。

    石头……

    君慕倾脸上的笑容抽搐了一下,然后她继续说道:“小精灵,这些石头,就是钱,你想想,是不是有人捡到这些石头,很开心,跟捡到钱一样?”

    某人继续着她的诱拐大计,某只小精灵也快被绕进去了。

    这些矿石的确是很值钱,可最值钱的,是把它们炼制成神器,普通的斗技师,只是看到矿石就会很兴奋,他们是分不出那些是能炼器,那些不能炼器的,只有炼器师,还有懂的炼器程序的寒傲辰才知道。

    这个小洞里面的矿石,在外人眼中值钱,但是在君慕倾眼里,那就是万兽城魔兽军团一件件天火神器,她怎么会让人找到这里呢?

    所以,这里就必须要有一个很好的看护,这个看护嘛,自然就是小精灵了!

    是钱?

    小精灵眼中冒着星星,他好像看到了好多好多的钱了!

    “主上,是真的吗?”冥抬头看着寒傲辰,这是真的吗?

    寒傲辰点点头,轻嗯了一声,这些矿石在常人眼中是普通的矿石没错,但是到了小倾倾手上,那就是钱。

    这下子小精灵不淡定了,其实他早就守着一堆钱了,只是自己没有发现,也不知道!

    “所以啊,小精灵,这里的东西,你能把它保护好吗?”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她的话有那么不可信吗?他还要去问寒傲辰真的假的,当然就是真的。

    小精灵赶紧点头,只是点了两下,他就淡定了。

    “主母,不行,我找到主上了,不能再待在这里了。”他还要跟着主上出去,要是那黑暗之神敢找事,虐死他去!

    “……”君慕倾看着小精灵,看来在钱和寒傲辰,黑暗精灵明显选择了后者。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小精灵搓了搓手,在君慕倾的一番诱导之下,他已经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地方,有多值钱了,这都是钱啊,很多很多的钱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让这里不让人进来,也不会被任何人发现,就算是黑暗之神都找不到!”小精灵拍了拍小胸口,得意洋洋地说道,既然是钱,他当然要保护好。

    “很好!”君慕倾笑着点头,刚才是她想多了。

    寒傲辰看着小精灵,无语地摇摇头,这到底是被人类如何的洗脑,会有这么爱财的精灵,也不知道当初他到底看到了什么,听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君慕倾慢慢站起来,某只小精灵还在美滋滋的想着,如何最好的保护这里,不让任何人发现,更加不被任何人知道,最重要的,就是连黑暗之神都找不到这里。

    听着小精灵一口一个黑暗之神,君慕倾也能知道,他对黑暗之神的怨念有多大,至于原因,她还没问。

    在洞里面,君慕倾不急不慢的挑选着矿石,而外面的人还在拼命寻找,希望能和以前一样幸运,不经意眼就找到了那么一两块矿石。

    “轰!”脚下一阵轰动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有这么大动静?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精灵生气了?”

    到深谷中来过的每个人都知道,这里面住着精灵,每次他们进来,都要给钱给精灵,而精灵的本事,他们自然也见识过的。

    薛月痕一下子没站稳,倒在了地上,周围还在不停的晃动。

    “师兄,这是怎么了?”难道是君慕倾他们吗?

    不可能啊,都没有见到他们进来过,更加没有再见到他们出现,怎么会是他们?

    破晓摇摇头,走过去拉起薛月痕,“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,说不定是山震。”他们不过也是第一次来这里,想看看这里有没有所谓的矿石而已,现在看来,这里和普通的山谷也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薛月痕赶紧站起来,跟着破晓迅速离开山谷。

    震动一直从刚才就一直没有停止过,所有人都无比惊慌,此时也不去想矿石不矿石了,只想赶紧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矿石可以不要,但是小命要是没有了,就再也没有第二条了。

    山谷逐渐轰塌,所有人看着塌陷的山谷,不由的失望,塌了他们都没有再看到任何一块矿石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以前说的都是骗人的,这里面,根本就没有什么矿石!

    “主母,你看看这块怎么样?”冥小小的身体,正趴在一块巨大的矿石上面,他用力一拔,周围就会地动山摇,如同地震一样。

    刚才那些人在外面,看到的动荡,也是因为这样,某个小精灵正在卖力拔着矿石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是炼制神器的好矿石,这么一大块,应该能用很长时间了。

    听君慕倾这么说,小精灵更加卖力的拔矿石,他突然明白一件事情,主母开心了,主上就会开心,而且有个主母说什么,主上都会答应!

    所以!他决定,以后拼命的讨好主母,只要主母开心,主上就不会赶他走了。

    主上是王没错,可惜,王后才是最大的。

    在不知不觉中君慕倾的地位,在小精灵心里提升了一大截,直接从王妃变成了王后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要炼制多少神器,如果这些矿石不够的话,不如再让他多采点。”寒傲辰笑着说道,他好像有点明白,小倾倾要这么多神器做什么。

    君慕倾轻轻一笑,然后说道:“差不多也够了,寒傲辰,你想不想要一个军团的神器?”看着这些矿石,她就想着,给寒傲辰炼制一些出来也好,要是他没军团,等以后建立了,不就行了。

    寒傲辰皱了皱眉头,然后摇摇头:“我就不要了。”他舍不得小倾倾那么辛苦,炼制神器,是很辛苦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很辛苦的,又不是立马炼制立马就要。”君慕倾赶紧说道,她已经决定给寒傲辰炼制一件神器了,要比上次的更好,比圣神器更好!

    “那好,不过你不能太辛苦,再多的神器,那也及不上你的万分之一。”只要她好好的就行。

    君慕倾笑这点头,然后侧身看了一眼身边和山一样高的矿石,每一块都像大石块,比两个人还高还大,笑容就更深了。

    小精灵还在卖力的采着矿石,君慕倾没有说听,他就真的不行,而君慕倾也完全任由他采。

    冥的眼光还是不错的,他都是挑最大,最好,最好看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这么多,也够我用一阵子的了。”君慕倾看着小精灵放下一块大矿石,又去采另外一块,缓缓说道,这些矿石能用很长一段时间了。

    冥赶紧走到君慕倾面前,擦了擦额上的汗珠,“主母,够了吗?”才一点点而已,还有更多更好的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笑看着冥,没想到他这么小,力气还真是不容小看,那么多矿石,她和寒傲辰都没有怎么出手,全部都是他搬好的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可以走了?”真是太好了!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寒傲辰点点头,他们来了也很长一段时间了,一开始是想来看看真假,若是真的,得到矿石也就算了,若是假的,他们来一趟,也没有什么损失。

    现在不仅仅找到了矿石,还多了一只精灵,也算是收获。

    “好耶,不过进山谷的路一定断了,我带主上和主母从另外一边出去,出去以后,就能到驯兽工会了。”他经常出谷玩的,外面的事情,他知道不少。

    两人一精灵,就这样走出了深谷,在走出去的瞬间,他们还看到不少人惋惜的摇头。

    没有得到矿石,当然是惋惜,以前还能在地上找到一两块,现在,谷都塌了,碎屑都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“居然塌了!”骄纵的声音响起,语气中还带着不满。

    君慕倾和寒傲辰此时都是隐身的,他们从众人面前走过,也没有人能发现他们。

    “师姐,那我们现在是不是该回去了?”站在女子身后的人低声问道,头低的死死的。

    “哼!”绿衣女子跺脚离开,表情是那么的不甘心。

    跟在她身后的人,见她走了,赶紧跟上去,就怕慢了一点,又会被她狠狠的教训。

    “六色谷的也来了?”君慕倾看着那匆匆走过的五六个人,停下脚步,六色谷除了大嫂,果然每个人都一样,不过那个时候大嫂还有些奇怪,整个人像是行尸走肉,为别人而活一般。

    但是再见面的时候,她就已经变成大嫂,她也不能直接就问原因,谁没有过去。

    现在看到的六色谷的人,君慕倾就更加疑惑了。

    “回去,回去受气啊,真不知道如火如冰两个贱人有什么好的!”绿衣女子气呼呼说道,她身后的人依旧跟在她身后,对于她的嘀咕,好像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由此看来,她不是第一次说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赤红的眸子闪过一丝冷意,君慕倾冷冷注视着离开的绿衣女子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倾倾。”寒傲辰轻轻叫道,语气充满了柔和。

    君慕倾慢慢回神,转头看着寒傲辰,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主母,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?”小精灵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了,这次他是光明正大的离开这里,还白白胖胖的呢!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是可以走了。

    两人一精灵大步往外面走去,周围的一切仿佛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驯兽工会在叶咏他们回去以后,就是一片其乐融融,每个人都很开心,他们终于等到了,等到叶咏回来。

    魔兽是抓回来了,接下来就是驯化,还有卖出去的,这又让叶落棕忧心不已。

    他是可以驯化不少魔兽,只是最后的圣兽,他还是不能驯化,圣兽他们一直就有一只,所以这次任务,才没有让咏儿去抓。

    只是这圣兽,他驯化不了,也从来没有驯化过。

    “父亲!”叶咏急急忙忙地走进来,看着满脸忧愁地的叶落棕,又有几分迟疑。

    叶落棕抬起头,看到叶咏的神色,赶紧问道:“咏儿,出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“父亲,今天突然来了一些人,说是要购买圣兽级别的魔兽,但是你也知道,我们现在圣兽级别的,就只有一头,而且还是没有驯化的。”叶咏担忧的说道,没有驯化的魔兽,怎么能买出去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,除了娄强,驯兽工会就再也没有任何人能够驯化圣兽级别的魔兽了,父亲都不可以。

    “不接!”叶落棕立马回答,他现在还不能冒险。

    叶咏迟疑地说道:“他们手上拿着我们驯兽工会的必接令!”

    必接令!

    叶落棕睁大双眼,看着叶咏,挺直的后背往后靠去,神情是那么的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手上有必接令的人,不管对方要什么魔兽,驯兽工会都必须满足,但是这令牌,也只是发了两块出去,这两个人是驯兽工会的好朋友,自然也知道他们的情况,是不会轻易为难他们的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有人,在这个时候购买圣兽。

    “他们只要一头圣兽。”叶咏再次说道,说到这里,他们心里都大概明白,这是怎么一回事情了。

    娄强!

    娄强还没有死心,他正在想尽一切办法,回到驯兽工会,一旦他回来了,驯兽工会的一般权利就是他的,可是,他真的只是想要一半的权利吗?

    叶咏忧心的想着,娄强之心,人尽皆知,他要的,绝对不只是半个驯兽工会!

    叶落棕狠狠的拍打着桌子,仰天苦笑,“养虎为患,养虎为患啊!”都是他的优柔寡断,害了驯兽工会!

    “父亲,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如什么,接,就算是拼上我这条老命,也要接下这必接令!”叶落棕回过神,缓缓站起来,严肃的看着外面。

    娄强这么做就是想让他出手,他没有驯化过圣兽,可也不代表不能,无论如何,就算是拼上老命,他也要驯化圣兽,驯化圣兽的第一件事情,他就是要杀了娄强!

    不能再次手软,杀娄强是必须的,否则,养虎为患,自己更加不知道他偷了多少的必接令,一件事情过了,会出现第二件,第三件,只有娄强死了,这些事情,才会真正的终止。

    “父亲!”这样会有危险的!

    被魔兽反噬,不是死就是精神失常,父亲这样做是冒险,太冒险了!

    “不用多说了,我已经决定,你安排一下,明天,明天我要在所有人面前,驯化圣兽。”他要让娄强看看,驯兽工会,不只是他一个人能驯化圣兽。

    叶咏迟疑地点头,他知道父亲一旦决定的事情,任何人都不能更改,只是这样……

    看着面前沧桑的父亲,叶咏很自责,过了一会,他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就在他刚要踏出门口的时候,叶落棕的声音响起:“咏儿,我出了什么事情,薇儿就交给你了,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,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做吧。”也许他一开始的阻止,就是错的。

    叶咏稍稍侧头,脸色沉了沉,“不要!”用父亲换这一切,他宁可不要!

    叶落棕看着叶咏离开的背影,脸色不禁忧伤起来,这孩子……

    驯兽工会的人在知道这件事情以后,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会长疯了!

    不然怎么会去驯化圣兽,明明知道圣兽那么可怕,一不小心就会没命的,他这么做,完全是在伤害自己,而不是拯救工会。

    必接令他们也可以不接,只是被人骂一顿而已,比起会长来,这不算什么的啊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心里也明白,驯兽工会的名誉是多么重要,换做他们任何一个人,都会选择和叶落棕同样的决定。

    驯兽工会中央,就是每次公开驯化魔兽的地方,今天这里聚满了人。

    只是气氛却很沉重,没有谁能开心起来,驯化圣兽,那就是要会长的命,这让他们如何能开心起来?

    叶咏坐在一旁,他身边的叶薇早就哭红了双眼,只是眼中的坚定,让人感觉她在一夜之间,长大了不少,和以前相比,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同了。

    台子的中央,放着一个巨大的牢笼,牢笼上面用黑布盖着,只是看那动静,也知道里面关的是圣兽。

    叶咏的对面坐着三个人,他们笑看着面前的牢笼,这些人也就是持有必接令的三个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,会长大人还没有来,难道反悔了吗?”坐在第一个位置的人,轻蔑地看着叶咏,右手在不停的把玩着两颗大核桃。

    “不会,家父答应的事情,一定会做到。”叶咏沉声回答,他们就是来找茬的,说什么购买圣兽,这都是娄强捣乱,偏偏他们不得不屈服。

    “是吗?我可是听说,你们会长,还不能驯化圣兽,不知道这件事情,是真是假?”坐在第三的人嘲讽地说道,身为驯兽工会会长,却不能驯化圣兽,这是何等耻辱。

    叶薇愤怒地站起来,刚想说什么,就被叶咏拉住。

    “若是不能,就不会答应了。”这个时候必须要沉住气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没有跟你们父亲说我们的身份吗?”坐在第二个位置的人,看着叶咏得意地说道,能来这里,不过也是看中了驯兽工会。

    台下的人,瞪着这三个人,他们都快忍不住了,说什么狗屁话,他们连魔兽都不能驯化,敢这么说他们会长!

    他们的身份?哪根葱哪根蒜?他们为什么要知道!

    就没有见过这么不可理喻的人,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,到驯兽工会来找麻烦,小心把魔兽放出来踩死他们。

    所有人愤恨地想着,却又不得不佩服,这个时候,叶咏还平静的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其实叶咏除了不会驯兽,其它方面,都是很好会长人选,只是不会驯兽,就不能成为会长,这是驯兽工会的规矩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所有人就在想,要是叶咏能够驯兽该多好,驯兽工会一定会比现在更好的。

    “在下还真是不知道,各位的身份!”他们什么时候说过!

    “琅琊联盟,你们听说过吗?”那人继续说道,在说到琅琊联盟的时候,是那般的高傲,仿佛是要接受世人的朝拜一样。

    琅琊联盟!

    刚才还在抱怨的人,此刻纷纷正大双眼,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他们是琅琊联盟,七大联盟的人怎么会出现在驯兽工会,还拿着必接令!

    叶咏看着他们三个,嗅到了阴谋的问道,直觉告诉他,他们来这里,不单单只是帮娄强,更加还有其它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叶咏回忆起君慕倾和寒傲辰在不劫森林中,不管遇到事情,都淡然面对的样子,然后用同样的神情,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哦!

    所有人脚下一踉跄,他们这个时候真的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,少主到底知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?

    琅琊联盟,七大联盟的人,这个大陆,除了大尊王,就只有七大联盟最牛叉,大尊王待在凌绝顶,从来就不管事情,也就是说,现在七大联盟才是最牛叉的。

    不对,好像最近还多了一个万兽城。

    琅琊联盟的三人,也没有料到,叶咏知道他们三个的身份,还能这么平静。

    “哼,装的挺像!”坐在第三个位置的人,轻哼一声。

    叶咏没有理会,他的确是装的,何必否认,在听到他们是琅琊联盟的人之时,他的确是震惊不小,后面想了想,琅琊联盟又如何,强龙压不过地头蛇,要是真的有什么事情,最后吃亏的还不知打是谁。

    终于,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叶落棕出现了,今天他穿的很隆重,表情也很严肃,那雪白的发丝,也束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会长!”看到叶落棕出现,所有人都叫道,脸上一片担忧。

    远处的人看到这一幕,轻哼一声,喃喃说道:“叶落棕,没想到你还挺得人心的,只是,即便你再得人心,今天也要死在这里!”

    娄强现在正站在远处,看着这一幕,这三个人是主动找到他的,并且还救下了他。

    那个臭丫头真是够狠的,在那以后,不劫森林中每只魔兽见到他,就会立马动手,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。

    更加可恶的是,这些魔兽他都不能驯化,越驯化,它们就会越反抗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那个丫头做的,现在她不在,他就要让叶落棕死,叶落棕一死,驯兽工会就是他的,到时候,他第一个要对付的,就是万兽城!

    娄强还在想着,叶落棕就开始驯兽了,这个时候没有人敢出声。

    叶咏和叶薇双手紧握,就怕出什么事情,现在他们即便是再如何,到了这个时候,也不能淡定了。

    叶落棕闭上眼睛,开始凝聚精神力,周围的空气也因为这样,出现了波动。

    强烈的波动,让所有人都安心了不少,这比他们以前见过的波动,都要大,比起娄强的差了一点,可是也说不定能够驯化圣兽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所有人眼中扬起了希望,心里的紧张,也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驯化魔兽少不了的就是精神力,看到叶落棕周围的泛起的气波,也知道他的精神力有多么的强大。

    一刻钟过去,叶落棕的脸色有些苍白,额上的汗珠也越来越大,只是他从来就没有打算要放弃。

    琅琊联盟的三人,无趣地看着这一幕,魔兽驯化,果然无聊至极,还不如他们的魔兽傀儡来的好玩,只要扼杀了魔兽的意识,就能把它们变成傀儡,他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。

    又一刻钟过去,叶落棕的脸色已经苍白如纸,众人紧张的看着,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明显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看到那魔兽开始软化,只要再持续下去,那魔兽就会被驯服,那么也就能成功的驯化圣兽!

    叶咏脸上露出紧张的笑容,叶落棕流汗,他额上又何尝不是大汗淋漓,现在这个情况也顾不上那么多,能顾上的,只有魔兽,还有叶落棕的情况。

    叶薇开心的极了,她就知道父亲一定能够做到的,一定可以的!

    驯兽工会的人是开心了,琅琊联盟的三人,脸色却不太好。

    他们狠狠地往远处看去,娄强不是说叶落棕不能驯化圣兽吗?看这个情况,圣兽都已经快被驯化了,这不叫驯化,那叫什么?

    三人相视一看,脸上的神情都不是很好,目光也变得阴沉起来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吼!”突然,牢笼中被驯化的差不多的圣兽,又发出了一声怒吼,紧接着叶落棕嘴角溢出一丝鲜血。

    叶薇猛地站起来,担忧地看着叶落棕,小手却被叶咏紧紧握住,不让她前进一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绝对不能去打扰父亲,一定不可以!

    “吼!”魔兽再次一声高吼,叶落棕踉跄地后退几步,再次吐出一口鲜血,却丝毫没有放弃。

    不自量力!

    琅琊联盟的人轻哼一声,不屑地看着叶落棕的举动,在他们眼中,这种行为,很是愚蠢。

    周围的气氛在逐渐凝固,被驯服的魔兽,开始躁动起来,所有人都看到的希望,瞬间变得粉碎,他们忧心忡忡地看着叶落棕。

    在这么下去,会长都会有危险的,不能驯化就不驯化了!

    “大哥!”叶薇带着哭腔叫道,她不能看着爹这么下去的,他们知道自己现在多后悔以前的任性吗?要是她可以好好利用自己驯化魔兽的天赋,爹也不会这样了。

    叶咏摇摇头,沉声说道:“不可以!”

    “噗!”叶落棕再次吐出一口鲜血,整个人往身后倒去,就连嘴唇都成了白色。

    “爹!”

    “会长!”

    叶薇赶紧走过去,扶起倒在地上的叶落棕,满脸的泪痕。

    “啊!”尖锐地一声紧接着响起,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,就看到那个坐在第二位置上的人,突然站起来,抱头大叫,好像在承受无比痛苦的煎熬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坐在第一个位置上的人赶紧站起来,紧张地问道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好痛,好痛,不要再折磨我了,我不要活了,求求你杀了我!”那人高声叫道,抱着头跪在地上,使劲地往地上撞,恨不得就这么死去。

    所有人迷茫地看着疯狂撞地的人,折磨?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比精神力,他们这是作死啊作死,哈哈…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