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慕倾不禁翻翻白眼,血魇话中有话,他到底想说什么。79免费阅

    “小倾,你要记住,你有着不可抗拒的力量!”正是这力量,才放魔兽纷纷臣服。

    这句话落后,血魇就没有再说话了,有些事情,或许就连他都想不明白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可抗拒的力量,我有这么厉害?”君慕倾笑呵呵地看着寒傲辰,嘴角抽动了一下,魔兽都不能抗拒的力量,那会是什么?

    寒傲辰拉过君慕倾,笑着说道:“反正也不知道,说不定等你到了大尊王,就一起都真相大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,那就不要想了,不可抗拒就不可抗拒吧。”君慕倾拉过寒傲辰的手臂,两人大步往回走去,现在想这些,也想不明白,若是她真的有这种力量,早晚有一天会显露出来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和寒傲辰走回去,就见大家都已经收拾好了,而且没有休息的打算。

    叶咏见他们走回来,赶紧迎上去,“发生什么事情了吗?”他们那么紧张,难道是娄强还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都没有,你不用担心。”君慕倾淡淡说道,他们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娄强,只是娄强现在连自己都顾不上,哪里还能对他们怎么样。

    叶咏迟疑地应道,“那就好,我们都不打算休息了,想要赶快回去。”现在抓到神兽就能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反正这不劫森林里面也没有什么,就连魔兽的等级都不是很高,就像当初的黑森林一样,等级最高的也不过是圣兽级别。

    众人继续往森林中间寻找,三天以后,终于找到了一头刚刚才晋升不久的神兽。

    把神兽抓到以后,所有人身上都是伤痕累累的,只是他们顾不上这些,这是他们第一次没有依靠娄强,而得到的魔兽,怎么能不高兴和开心。

    叶咏倒是没有受伤,只是他的七支冰箭,少了一大半,现在只剩下三支了。

    看着叶咏后背的弓箭,君慕倾只是轻轻一笑,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果然,被某位腹黑强大的殿主记恨上以后,会吃大亏,冰箭本来只有七只了,他的一挑眉,就少了四支。

    好像某人还挺开心的,一点都不为自己冰箭损失而感到惋惜,更加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劲。

    看着叶咏的冰箭少了一大半,寒傲辰顿时心情大好,主动的烧火烤肉,墨色的眸子当中,无时无刻都闪烁着狡黠的笑意。

    看着寒傲辰眼中的笑意,君慕倾嘴角抽动一下,也忍不住上扬。

    叶咏居然什么都没有发现,还以为自己的神器,是被神兽吞噬了,神兽哪里能吞噬天火级别的神器。

    既然他要这么认为,就这么认为吧,有个时候不知道事情的真相,还不会那么心疼,只是,他算是光荣的被某位殿主无声无息的就黑了。

    “君姑娘,这次要谢谢你们。”叶咏开心地说道,虽然他的冰箭也有损失,但是好歹也抓齐了魔兽,他们中间只是有人受伤,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谢过很多次了。”君慕倾淡淡说道,她除了在上次出过手,就再也没有帮他们。

    叶咏嘿嘿一笑,眼角余光看到寒傲辰,看着他眼中淡淡的笑意,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寒公子,在下也要谢谢你。”两个人都要谢。

    寒傲辰挑挑眉头,抬起眼睛看着叶咏,谢他?谢他什么,如果是毁了他的神器这件事情,就不用说谢谢了。

    叶咏每次看着寒傲辰那高深莫测的眸子,就会觉得脖子一紧,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,掐住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叶咏,无奈的摇摇头,他还是不知道的好,不然该多心疼啊。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都开心不已的时候,天上一道残影闪过,看身影走去的方向,是他们左手边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咻!”又一道身影飞过,然后紧接着就是好几道身影从天上闪过,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君慕倾抬头看着天空,这急急忙忙的闪过这么多人,是去哪里啊,好像还有什么事情急急忙忙的,难道是有什么神器出世,或者又是高级魔兽出世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君慕倾不禁眼前一亮,要不要去看看?

    “那个方向是不劫森林和魔域森林相接之处,也就是一个深谷,听说深谷里面,有着各种的奇珍异宝,还有这炼制神器的矿石。”叶咏连忙解释道,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了。

    “深谷?”君慕倾扭头看着叶咏,有炼制神器的矿石!

    这个比神器还要好啊!她还愁着魔兽军团连像样的武器都没有,现在这不就是送上门来了吗?

    绿岛的矿石,也只有小部分能炼制出矿石,其余的都是玩赏之类的。

    那深谷要是有炼制神器的矿石,到时候她让万兽城所有的魔兽,都拉着天火神器,那一定会很拉风,对战的时候,就是往那里一站,都不知道闪瞎多少人的眼睛!

    她想这么做,已经很久了,她纳戒里面什么灵果,魔核,丹药都有,就是没有几块像样的矿石,炼制完都不够给一百件天火神器的。

    深谷,矿石,不错不错!

    君慕倾笑眯眯地看着众人行驶飞过的方向,矿石,她要定了!

    此时若是华阙听到君慕倾的心声,一定会吐血身亡,一个人炼制出一百件天火神器的矿石,她还嫌少,那是一百件,不是一件,一件天火神器,就已经是天价了,一百件拉出来,那绝对就能闪瞎所有人的眼睛。

    现在她居然还想着,让万兽城的魔兽,都拥有一件天火神器,神器就算了,还是天火级别!

    这是要哭瞎多少的人的眼睛啊?

    谁能想想,万兽城所有的魔兽,有一天清一色全部的武器,都是天火神器,还都是极品的,会给人多么强大的震撼!

    “倾倾,我们去玩玩如何?”寒傲辰笑着说道,小倾倾对那些矿石来劲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可以有。”君慕倾笑着点头,必须去啊,就算没有矿石,不是还有珍贵的东西吗?

    叶咏听他们的话,好像是想要去深谷,他赶紧走过来说道:“两位,你们还是别去了,这里每个月都会有人去深谷,可都是无功而返,说不定里什么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奇怪的是,每个人进去都没有得到什么,可是就是有人不死心,每天都往里面走,有些人来四五次了,还是不会放弃。

    明明就没有什么不是吗?那他们还跑的这么勤快做什么?

    “去看看也无妨。”寒傲辰睨视了一眼叶咏,若是真的有矿石,他那被毁掉的六支冰箭,或许能够回来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所以,他最好希望里面有矿石,不然九支剩下三支,那可是很危险的一件事情,说不定什么时候,剩下的三支,也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君慕倾无语的看着寒傲辰,额角滑下一滴冷汗,她可是记得寒傲辰曾经说过,剩下是七支冰箭要是...

    没了,会怎么样?

    叶咏见他们心意已决,立马就说道:“要不然这样,我陪你们去。”

    他怎么能让客人冒险,里面没有什么还好,要是有什么,他们有危险怎么办,早在他们帮工会的时候,他就已经把他们当成了工会朋友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还是带着他们回去,驯兽工会会长,还在等着你们的魔兽。”寒傲辰淡淡说道,难得有这个好机会能和小倾倾单独相处,他怎么会让叶咏再来打扰。

    叶咏听着寒傲辰的话,猛地点点头,是这样没错,父亲还在等着他呢!

    “这样就对了。”寒傲辰一副孺子可教也的表情看着叶咏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勾起一抹笑容,叶咏怎么会是寒傲辰的对手,三两句话就把他给绕回去了。

    他不去更好,省的麻烦事情一大堆,还要去顾他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先回去了。”他们现在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,目前驯兽工会的所有事情都已经解决了!

    魔兽抓到了,只要薇儿能够驯化,即便是娄强不在,他们也能顺利的度过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君慕倾和寒傲辰不约而同地轻点头,他们去也不是很长时间,就看看有没有矿石,很快就能回去驯兽工会。

    叶咏走了以后,寒傲辰脸上的笑容逐渐扩大,只是他还没有笑出来,耳边就传来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想去深谷?”薛月痕看到那一抹熟悉的身影,赶紧走过去,脸上还带着几丝兴奋,一双眼睛就这么直直地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对于突然出现的男人,寒傲辰皱了皱眉头,神情不太好,应该是说,非常不好!

    而且他胆子还很大,在他面前,就这么直直地盯着小倾倾看,当他是透明的?

    “月痕。”沉闷地声音叫道,薛月痕这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破晓走过来,看到君慕倾的时候,眉头皱了一下,怎么会在这里遇到她?

    “破晓师兄,我只是看到熟人了嘛。”薛月痕看着君慕倾,脸上带着笑容,能在这里遇到她真好。

    破晓走过来,看着君慕倾,淡然地说道:“君姑娘。”这个男人,好危险的气息,还很强大,会是什么人?

    才刚走近,破晓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扑面而来,他抬头看去,就看到寒傲辰阴沉着脸,注视着他们。

    破晓?

    君慕倾歪着头想了一下,猛地想起来,独孤城打败无双的人,就是他!

    “嗯。”算起来,破晓也是绝宗的斗技天才,还和二哥并列,他要不是斗技师,就是和二哥竞争宗主之位的人。

    并列的天才,果然不差,只是二哥好像有意无意的把宗主之位,推给破晓,自己好乘机溜掉。

    “君姑娘,你们也要去深谷吗?”他们刚才遇到驯兽工会的人了,看他们兴奋的样子,这一路上一定是抓到了不少魔兽。

    “算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只是没想到会遇上他们。

    “一起。”破晓看着寒傲辰,镇定依旧,没有丝毫的畏惧。

    能成为绝宗第一天才,还和君心并列第一的人,怎么可能会差,又怎么会被一点点事情就给吓住了。

    寒傲辰皱了皱眉头,轻哼一声,“我们走。”说着,他拉着君慕倾离开,显然是不愿意和他们一起去深谷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才能有机会和小倾倾单独相处,他是不会让这些人破坏的!

    薛月痕看着离开的两道身影,眨了眨眼睛,好快!

    “师兄,你能做到这么快吗?”他还灭有见过有人能有这么快的速度,即便是宗主好像也没有。

    破晓沉了沉脸色,然后摇摇头,他也没有这么快的速度,这两个人,的确都很强,那个男人,应该就是黑暗神殿殿主。

    没想到黑暗神殿殿主,时时刻刻都守在君慕倾的身边,他难道不用理会黑暗神殿的事情吗?

    “师兄,我们要不要跟上去!”薛月痕赶紧问道,他现在好像不想这么慢慢走了,君慕倾出现的地方,就一定不会平静,这次来的人也有很多,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破晓看了一眼薛月痕,然后笑着说道:“月痕,你是为了去看君慕倾,还是为了去看戏?”

    薛月痕微微一愣,呆呆地看了破晓几个呼吸,脸上露出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这么快就看出来了?”在他的枪差点伤到她的时候,自己就已经沉沦,但他也早就注定只能站在一旁围观。

    破晓白了薛月痕一眼,这么明显就连那个男人都看出来了,所有才不跟他们一起。

    喜欢上一个人,并不是坏事,但是,不能喜欢上君慕倾啊!

    只是,说不喜欢,真的就能不喜欢吗?

    破晓看着君慕倾离开的背影,有些出神,那么一个光芒万丈的人儿,不喜欢上,真的很难。

    “走了走了,我们赶紧去吧,师兄既然知道了,就不能说出来,就连师父都不能说。”薛月痕立马说道,嘴角带着温文儒雅的笑容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还真是厉害,一眼就能看穿他的心思,看来自己是半点机会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趴在一棵树上,使劲地在笑,看着满头黑线的寒傲辰,更是笑的抽搐,她是真的忍不住了,眼前都不知道寒傲辰的占有欲这么强,不过这样很好,她也不会希望哪个女人靠近他的。

    寒傲辰站在一旁,看着君慕倾脸上的笑容,嘴角微微上扬,“小倾倾笑够了没有,你可知道,这笑容是多么的吸引人吗?”

    她不笑就已经让人沉沦,现在再这么一笑,万物都会黯然失色,更何况是他沉迷呢?

    寒傲辰的话,成功的让君慕倾停止了笑容,她看着寒傲辰,“咱们彼此彼此。”他笑也很好看的,不笑就已经有那么多桃花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幸好小倾倾只对我这么笑,只有我才能拥可以小倾倾这种笑容。”寒傲辰将君慕倾搂进怀中,霸道地宣誓着自己的主权,只有他才可以!

    君慕倾立马抬头,捏了捏寒傲辰的脸,“你是我的,你的笑容,也是我的!”全身上下里外都是她的!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寒傲辰点点头,优雅而又完美的笑容立刻展现。

    君慕倾就这么看着,都有几分呆滞了,果然容易被美色所迷惑啊迷惑。

    “好啦,我们赶紧进谷吧。”寒傲辰落下还放在他脸上的小手,笑容已经慢慢淡化,他的笑容是小倾倾的,不给别人看!

    他们现在已经站在了深谷的外面了,从这里看去,深谷并没有什么不一样,要说真的有什么不同,就是比平常的深谷更加平常。

    刚走进深谷,两人立马停下了脚步,警惕地看着周围。

    “哈哈,没想到这次会来两个新人,你们也是听说了深谷的事情,才跟着来的吧?”沧桑地声音在四面响起,声音中却透着强劲有力,可以确定,这绝对就是一个高手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君慕倾高...

    声应道,反正进谷的人,都只有一个目的,要是不承认,不就成了掩耳盗铃了吗?

    “啧啧,小丫头果然不是常人,深得老头子我心,你就进去吧,不收你的过路费了。”那人紧接着说到,从语气中,仿佛能看到他脸上滑稽的笑容。

    过路费……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抽搐一下,他不也是来找东西的,居然在这里收过路费,也不知道有多少个人被他就这么骗了。

    “辰,我们进去。”君慕倾扭头说道。

    寒傲辰点点头,两人继续往里面走去,可是才刚走一步,一把黑色的长剑从远处飞来。

    “丫头,我只是让你走,没有让这个小子走,他可是还要留下过路费的!”放两个人,那他不就亏大了!

    看着黑色的长剑飞来,君慕倾也不着急,继续往前面走去,寒傲辰更是当做没有看到一般。

    见他们两个无视自己的斗技,声音继续响起,“嘿!我见过不怕死的,也没见过送死的,知道我这是什么吗?黑暗之力凝聚的斗技,碰到你们就死了,靠!还走!”

    声音虽然这么说,但是长剑的速度依旧没有减弱,反而还加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她很想提醒的,用黑暗之力在寒傲辰面前显摆炫耀,这不是找死的节奏吗?

    悲哀啊悲哀,怎么就是有些人不知道寒傲辰的厉害呢?这会让他很生气的,他们不知道么?

    黑色长剑划破空中气波,很快就出现在寒傲辰的额前,只是他丝毫都没有躲避,继续往前面走去,在黑色长剑碰触到他的同时,锋利尖锐的长剑,立马变成一道黑色气流,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君慕倾站得最近,也是看的最清楚的,那黑暗之力凝聚的斗技,在碰到他,就立刻消失了,连半点还手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可能就是黑暗之子的厉害之处,一切的暗元素,在他身上,一点作用都没有,所以也明确了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那就是,如果有人用暗元素挑战寒傲辰,绝对就是找死!

    自从那长剑在寒傲辰面前消失以后,那个声音就再也没有响起过,君慕倾看了看周围。

    “那个人就这么放弃了?”看起来不像,一个视财如命的人,怎么会就这么轻易的放弃收取钱财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寒傲辰摇摇头,不知道他在玩什么花样,反正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就对了。

    “还是小心点。”君慕倾看了看周围,嘴角勾起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寒傲辰点点头,他早就感觉到了暗元素的涌动了,只是有人还没有发现而已,一切的暗元素,在他面前,都只是小儿科的把戏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刚走了十米的地方,脚下突然就出现黑色的箭雨。

    君慕倾周围立马变得灼热起来,箭雨一碰到她的身体,就被融化了。

    而寒傲辰这边,箭雨都还没有从地下冒上来,就集体消失,一根都不剩的全部消失!

    又是暗元素,还真是不死心,明明知道这些对寒傲辰没有用处,还要一试再试,现在他尽情的出手,不然等到寒傲辰出出手的时候,他就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站在一旁,刚才的所有箭雨都是冲着寒傲辰去的,看来是姓阻止他进去,又或许是在试探。

    看着消失的箭雨,寒傲辰也停下了脚步,他双手负在身后,冷淡地的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中间好长一段时间都过去了,刚才的“意外”却再也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“看来他是不会再出手了,我们走吧。”君慕倾斜视了某个地方一眼,走到寒傲辰身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有人最好不要玩的太过了,不然,后果会如何都不知道,惹得寒傲辰生气,只怕就会变成那黑暗地狱的养料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平时寒傲辰很少出手,但是他一旦出手,就一定会是雷厉风行,手段绝对让人惊颤。

    他不仅仅是黑暗神殿殿主,还是黑暗之子,那人一而再的对他攻击,要是他不出手,那可就真的太对不起对方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寒傲辰拉着君慕倾继续走去。

    他们才刚走两步,远处就有个不明物体从前面迅速冲来,暗元素比刚才更加浓郁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抽动一下,刚刚还以为那人不会出现了,结果又来,这次只怕是要吃大亏了。

    强大的黑暗之力在寒傲辰身体周围涌动,看着飞来的不明物体,一道黑色的炫光出现在他手上。

    “别打别打!”飞来的不明物体突然动了!

    会说话?难道是本人来了?

    君慕倾疑惑的看着前面,那小巧的身体,看上去,真的不像是人。

    寒傲辰手上的炫光没停止,说不打,他就不会打?

    如同闪电一样的黑色炫光,从寒傲辰手上甩出去,墨色的眸子平静无比,抬都没有抬一下。

    “啊,王!赶快把黑暗之力收回去啊,王……”来人想要在说什么,已经来不及了,那黑暗之力凝聚而成的闪电鞭,已经打到了他身上,一鞭子落下去,他身上的黑光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王!

    君慕倾惊悚了,他不是出来攻击的吗?怎么一开口就是叫王啊?

    “砰!”一个小巧的身体,狠狠地爬在地上,刚才身上还闪动的黑暗之力,在这一鞭子过后,瞬间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过去看看?”那个家伙叫王来着,要是她没听错的话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寒傲辰拉住君慕倾,沉声说道:“有三道。”

    虾米!

    君慕倾眨了眨眼睛,赶紧扭头看去,就发现刚才消失的炫光,又再次出现在空中,一鞭子下去,狠狠的抽在那已经倒下身体上。

    “啊!王!赶紧把黑暗之力收回去。”那人猛烈的惨叫。

    “收不回。”寒傲辰冷声说道,墨色的眸子没有一丝温度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!”凄惨的叫声再次响起,紧接着就是一道声音冲破云霄,带着无尽的凄惨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已经过了,天上的炫光终于小时了,落下的次数也不知道多少,只听到那一声比一声的惨烈,就能知道,那一定很疼,而且还是非常疼!

    趴在地上被打的非常惨烈的人,灰头土脸地爬起来,迷茫地看了看周围,在看到那一道黑色的身影之时,他所有的精神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一道黑色炫光闪过,不等君慕倾和寒傲辰反应,全身漆黑的人就趴在地上,双手抱住寒傲辰的腿,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抽搐地看着地上的人,他还能再黑点吗?还有,抱着寒傲辰的腿,这算什么意思?

    而且还哭得这么惨烈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被抛弃了。

    寒傲辰眉头紧皱,抬头看了一眼君慕倾,见她耸耸肩,站在一旁没有出手的打算,他额上的黑线在急速加剧。

    “呜啊,我终于找到了你了!”

    “呜啊,王,你知道我等你等了多久吗?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“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寒傲辰终于忍耐不住了!

    那人赶紧闭上嘴巴,擦了擦脸上的眼泪,真的没有再哭下去。

    他还真能装!

    君慕倾满头黑线地看着眼前小巧的身体,她都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,那么沧桑的声音,居然是一个小的人。

    只是,他叫寒傲辰王,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说!”寒傲辰冷冷说道,语气中已经透着不耐烦了,突然冒出来一个挡路的,开口闭口就叫他王,他还能笑出来就怪了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那人立马站起来,可是身高,就连寒傲辰的腰都不到。

    君慕倾一阵凌乱,顿时觉得沧桑!

    “王……我终于等到你了!”那人泪眼婆娑,仰头看着寒傲辰,尽管这样,他也看不到寒傲辰的脸,但是他还是很激动。

    还是这句……

    君慕倾无力仰天,他能不能换一句,再这么呜啊下去,寒傲辰不出手抽他,她都想动手了!

    “……”寒傲辰已经很无语了,特别是这个突然就出现的人,他感觉到极其的无语。

    “王,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?我是精灵啊!”那人又开始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精灵……

    君慕倾在心里吐一口老血,精灵就长他这个样子,太搞了吧!现在她无法想象那些善良,美丽的精灵一族,是什么样子了。

    寒傲辰的眼角,在……精灵!说自己是“精灵”的时候,明显抽动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王,我是黑暗精灵!”说着,他又开始呜啊起来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这次说话的是君慕倾。

    她真的忍不住了,精灵就他这样,还黑暗精灵,黑暗精灵就是黑的吗?长得小就叫精灵了,那小孩子不全部都是精灵!?

    还有,这要是黑暗精灵,那黑暗之神得造了多大的孽,才得到这么一个黑暗,精灵。

    的确是很黑来着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”一道黑色的炫光狠狠地落下。

    “啊!”黑精灵跳起来,立马揉了揉自己被抽的地方,他扭头看着寒傲辰,王干嘛又打他?

    “黑暗精灵就你这样?”真的是黑暗的精灵,很黑!

    黑暗精灵本来还想叫小丫头的,想到刚那刚才那一鞭子,他立马咧开嘴巴笑着说道:“别小看我,我很厉害的。”他很厉害的。

    看着那一排洁白的牙齿,君慕倾再次无语,他要是有牙齿的一半白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黑暗精灵,是黑暗之神培育出来的,分布在世界各地,我也不知道这里为什么会有一只。”而且还叫他王!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黑暗精灵,寒傲辰突然很想问问黑暗之神,他培育这些精灵,想做什么?恶心人吗?

    黑暗精灵笑眯了眼睛点头,王说什么都是对的……不对啊!自己不是黑暗之神培育出来的!

    “王,我和黑暗之神那家伙,半毛钱关系都没有,我是清白的!”黑暗精灵赶紧眨了眨自己无辜的大眼睛,他真的是清白的,也不是黑暗之神孕育出来了,他还用黑暗之神孕育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一眼寒傲辰,然后指着黑暗精灵说道:“他说他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种黑暗精灵,是从黑暗自然孕育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,我太崇拜你了,你怎么什么都知道!”黑暗精灵闪烁着一双小眼珠子,就这么看着寒傲辰。

    他在心里呐喊,其实他就是后面那种,后面那种就是他!

    还有这种说法?君慕倾点点头,原来他和精灵一族没有关系,幸好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叫他王?”君慕倾疑惑地问道,他是黑暗之子,难道王是别称?

    黑暗精灵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王不就是王,你看看,我的攻击,对王一点效果都没有,这已经很好的说明,他就是王!”况且他也认可了,呵呵。

    黑暗精灵说话的样子,说多滑稽,就多滑稽,明明就是个小孩子,却偏偏跟小大人一样。

    “啰嗦。”黑暗精灵的攻击,在他身上没有半点效果?

    寒傲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,的确是这样,他并没有感觉到半点的不适,那些攻击再碰触到他的时候,也全部消失。

    黑暗精灵赶紧捂住嘴巴,仿佛寒傲辰的一句话,就能让他做任何事情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谷中有没有珍果,或者是矿石的地方?”寒傲辰继续问道,有他在,要找的东西,就方便了很多。

    黑暗精灵歪着头想了想,然后迷糊地摇摇头:“王,这个真没有。”他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年,什么都没看到过,就是他每天有数不完的石头可以玩,还有找一些可以吃的果子,青草,还有就是喝好喝的泉水,那水好甜。

    某只精灵美美的想着,差点口水都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眯起眼睛,看了一眼黑暗精灵,然后扭头对寒傲辰说道:“我真不信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信。”寒傲辰点点头,看那迷糊的样子,只怕是连什么是什么都没有分清楚。

    “王……”黑暗精灵看着寒傲辰,王怎么可以不相信自己?

    寒傲辰直接无视了黑暗精灵此时的模样,沉声说道:“带我们去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!”王吩咐的事情,它当然愿意做,真的非常非常愿意帮忙做的,只要王不抽他就好了。

    黑暗精灵一蹦一跳地往前面走去,脸上还有这掩饰不去的笑容,周围的花花草草,看到就说,他等到要等的人了,他找到王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和寒傲辰都想知道,为什么单单凭借着黑暗之力的消失,他就叫王,黑暗之神应该也能做到才对,只是精灵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王,你不知道,这里要不是每天都有人陪我玩,我都无聊死了,而且我很久很久以前才知道,人类世界有种东西,叫钱。”黑暗精灵在前面大步走着,还不忘回头说话。

    钱……

    财迷!

    君慕倾再次确定,这家伙一定是个小财迷,从刚才他收过路钱,就已经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好耶,找到王了!”黑暗精灵见寒傲辰不说话,就想着,王从来都不轻易说话的,说出来的,那一定就是命令。

    看着在前面飞奔的精灵,君慕倾这才扭头看着寒傲辰,然后眨了眨眼睛,“那炫光真的收不回?”怎么可能,世界上还有寒傲辰收不回的黑暗之力。

    “不想。”寒傲辰看着君慕倾说道,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抽搐几下,看着寒傲辰脸上的笑容,无语仰天,她就知道,寒傲辰腹黑的本事,谁能比得过?

    不过那小家伙也真是该打,为了试探寒傲辰是不是他要找的人,就一而再的对他攻击,招招都是冲着眉心而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黑暗神殿的精灵,真的很黑!”君慕倾严肃地看着前方,认真的点头说道,这是真的,很黑!

    寒傲辰轻咳一声...

    ,然后说道:“这只黑暗精灵不是黑暗神殿的,算起来,现在应该是我的,黑暗之神的精灵有很多,都是从神族里面孕育,分布各处,那些精灵也是黑暗之神的眼睛,帮他盯着黑暗神殿。”

    “这只和那些有什么区别?”她记得他刚刚有说过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嗯,这只是天地黑暗元素孕育出来,比起黑暗之神的要更厉害,还有就是,这种精灵认定了一个主人,就再也不会被背叛,即便是黑暗之神的命令,他也照样敢违背,就连黑暗之神也不能毁灭他们。”寒傲辰继续说道,这些他都是从黑暗神殿**中看到的。

    黑暗神殿的**,就是黑暗之神怕有人反驳他,把不利于他的所有书籍,都列为**一类。

    “看来是你赚到了。”君慕倾笑着说道,只是这种黑暗精灵的,还真是不敢恭维,太惊悚了!

    就在两人谈话的时候,如同陶瓷一样白净的娃娃脸,突然凑到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寒傲辰伸手就是一拳打出去,凑到他们面前的身影,没有预兆地就飞出了五丈以外。

    “王!是我啊!”飞出去的身影呐喊道。

    看着那飞走的身影,君慕倾囧了,刚才她没看错吧?

    那个娃娃,白的跟陶瓷一样,真的是刚才黑暗的精灵?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