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叶咏带着君慕倾他们几个走到驯兽工会,就听到里面吵杂的声音传出来,叶薇听到这个声音,立马就走进去,神情也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叶咏站在原地,看着叶薇走进去,这才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见叶咏没有走,她也跟着停下来,看样子这驯兽工会,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太平。

    “会长,我的意见你不同意,那驯兽工会就另请高明吧!”不屑地声音落后,一道身影大步走出来,当他看到红发红眸的君慕倾之时,轻哼一声,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相思指着离开的那个人,顿时就不满了,这是什么态度,先不说他们的身份,好歹他们也是客人,他这样,也太目中无人了一点吧?

    “他是什么人?”寒傲辰沉声问道,能这么和驯兽工会会长说话的,想必在工会的地位极高。

    叶咏脸色一沉,忧心重重地说道:“他是我们驯兽工会的首席驯兽师娄强,你们也知道驯兽师这个职业有多冷门,甚至比炼药师炼器师还要缺乏,工会里面,等级高一点的魔兽,都是他驯化的,所以我父亲一直对他礼让三分,可是几年前开始,郑庄就不,满现在的状况,野心也变得膨胀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首席驯兽师,难怪这么大架子。”相思双手环胸,看了一眼娄强离开的方向,眼中露出一抹不屑。

    君慕倾淡淡问道:“他最高能驯化什么等级的魔兽?”难怪敢这么目中无人,首席驯兽师……

    “圣兽。”圣兽啊,临君大陆唯一一个能够驯化圣兽的驯兽师,就连父亲都不能驯化圣兽级别的魔兽,可娄强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“圣兽,不赖嘛。”寒傲辰微笑着说道,墨色的眼中却是如同冰泉一样。

    相思走到叶咏面前,开口问道,“那你是什么级别?”人家好歹能驯化圣兽,他是驯兽工会会长的儿子,再怎么样神兽是可以驯化的吧?

    叶咏摇摇头,若是他是驯兽师,怎么还会让娄强这么嚣张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相思僵了僵,她还以为驯兽工会会长的儿子也会驯化魔兽,看样子她想多了。

    “薇儿却是很好的驯兽师,但是她不愿意承担起驯兽工会。”薇儿在驯兽方面,一直都有极高的天赋,可是她却更喜欢斗技。

    相思嘴角抽动一下,这两兄妹,一个是斗技师,却想要驯兽,一个是驯兽师,却想要斗技,真不明白这些人类心里在想什么,就不能简单一点吗?

    “我们还是去见见驯兽工会会长吧。”寒傲辰淡然地说道,对于刚才的事情,并没有多大的表示。

    “也对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这是驯兽工会的家事,他们也不能搀和太多,在这里查到想要查到的事情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叶咏点点头,露出一抹笑容:“我不该跟你们说这么多的,你们在这里稍等一下,我这就去跟我父亲说。”说着,叶咏就急匆匆地往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相思看着叶咏离去背影,轻轻摇头,身为驯兽工会会长的儿子,却不会驯兽,想必他承受了很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别说人类了,就算是魔兽,高贵血统的魔兽,要是生出一只普通血统的魔兽,都会遭到歧视,人类世界更加如此,比它们魔兽还要严重的。

    “在这么大的压力下,还能活的这么好,真是不容易。”相思点点头说道,真的不容易,要承受比常人更多的压力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容易。”君慕倾笑看着相思,话语中还有所指。

    相思也听出来了,她双手环胸,看着君慕倾,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,老娘……咳咳,我什么时候不容易了?”的确是不容易,以前和她说话,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想抱多紧就抱多紧,现在她男人在这里,自己是处处受威胁!

    他怎么还不走?怎么还不走!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寒傲辰看着相思,好像是她和自己抢小倾倾,用这种眼神看着他?

    “喂!人类,你要知道,我不会怕你的,你也别忘了我的身份!”靠之,忍太久了,忍不住了,老娘不发威当病猫啊!

    寒傲辰搂着君慕倾的肩膀,眉头都没有皱一下,“我知道你的身份,只是你不知道我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靠!”还真说对了,相处了这么长时间,她一点都不知道眼前的人的身份,临君大陆她好像都没有听说过这样一个人的存在!

    他能这么镇定,一定不是因为见魔兽见多了,还有他的气质,那是与生俱来的,就和小倾的一样,甚至还要更加神秘一点,他到底是什么人?自己都猜不出来,那别人还能看出来吗?

    独角兽站在一旁,鄙夷地看了一眼寒傲辰,不就是黑暗神殿的人?装什么神秘。

    君慕倾实在是忍不住了,相思和寒傲辰比,她注定是要吃亏的。

    “辰,我知道你的身份。”君慕倾笑着点点头,赤红的眸子放在相思的身上。

    去!

    相思看着君慕倾,这两口子不带这么欺负兽的,怎么相公这么无耻,娘子还是这么无耻?他们能不欺负兽吗?

    独角兽赶紧离相思远远的,它不要和这么笨的魔兽在一起,不然也会变笨的,这是主人说的。

    它主人什么时候说过?

    “你们两口子一唱一和的,我受不了了,我要离家出走!”说着相思就转身离开,待不下去了,再待下去,会被这两口子欺负至死的!

    “相思,你不会忘记这里是哪里了吧?”君慕倾好心提醒道,嘴角勾起一抹笑容,看样子她是忘记了。

    忘记这里是哪里了?

    相思停下脚步,扭头看着君慕倾,“你不用吓我,我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,不就是驯兽工会!”真是的不知道她男人的身份,难道还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,那也太失败了。

    驯兽工会!

    相思一个激灵,又走回到了君慕倾身边,“那什么,我刚决定,不离家出走了。”驯兽工会啊!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君慕倾满意地点点头,笑看着相思。

    相思无奈仰天,她为什么会碰到这两口子,为什么让她碰到这两口子,她能不能反悔?

    太黑了!太黑了!

    寒傲辰脸上一片淡然,看不出来有什么情绪。

    太可耻了!

    相思差点抓狂,她怎么就忘记了,这里是驯兽工会,也是华阙待的地方,要是这么离开了,就见不到他了,自己是来还神器的,怎么可以连人都没有见到,就离开了,不合算,一点都不合算。

    叶咏大步走出来,看到相思悔恨的模样,愣了一下:“老板……”

    “停!”相思赶紧制止,“你要是愿意的话呢,叫我一声相思姐,要是不愿意的话,直接叫我相思,就是不要叫我老板娘!”海市蜃楼都没有了,老板娘个屁。

    说到这个,相思就一肚子的火,她到现在都还没有见到百里玺那臭小子,等找到他,看着怎么抽筋扒皮拆骨!

    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她跟姐什么的还有什么关系吗?

    看到君慕倾的眼神,相思那叫一个受伤,在人类世界,她是很老了,但是在魔兽,她还是刚刚好的好不好,反正只要到一定等级,就不会老了不是。

    “哦,好吧。”叶咏虽然不知道相思为什么这么说的,还是点头答应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轻咳一声,“叶少主,你完全不用勉强的,怎么样了?”在继续在这里站下去,天都要黑了。

    叶咏这才记起来自己出来的事情,赶紧对君慕倾说道:“君城主,家父有请!”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跟着他走进去,她就说吧,和相思说两句,叶咏就会忘记出来的事情。

    勉强……有这么勉强吗?

    叫她一声姐而已,又不是什么大事好不好!

    直到他们走进去了,相思这才急忙跟上去,她身边还跟着独角兽,独角兽现在将全身的光芒掩盖住,没有几个人能认出它的身份,最对会以为它是一只小白马,其它的不会有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走进客厅,就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,坐在主位上,他的容颜没有什么变化,岁月的流逝没有给他脸上留下痕迹,只是添加了几分成熟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到那个老者以后,皱了皱眉头,这差别会不会太大了,样子像是三四十岁,但是已经满头白发了。

    叶落棕看到到那一抹红色身影,这才站起来,见君慕倾看到自己的样子,一点都不惊讶,他心里微微一怔,她是第一个看到自己样子,这么平静的人,难道就不想问什么吗?

    “君城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会长叫不用这么叫我。”君慕倾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好,君姑娘,为什么你看到老夫这个样子,一点都不惊讶?”换做任何人,看到他的模样,还有满头白发都会惊讶无比,她怎么像没事人一样?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惊讶的,我爷爷就是这样。”君慕倾平静回答,她记得君震也是满头白发,甚至样子比他还要老,这些年家族的命运放在他的身上,他压力的确也挺大的。

    叶落棕怔了怔,随即露出一个笑容,“君城主名不虚传!”

    她才不过十几岁,就能如此成熟,还有那运筹帷幄,睥睨天下的气势,就能看出来她的与众不同之处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君慕倾淡然地道谢。

    “咳咳,君姑娘请坐。”叶落棕发现他们还是站着的,立刻做出一个请的姿势,让君慕倾在左手边的位置坐下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看了一眼寒傲辰,嘴角勾着笑容。

    相思早就坐下来,独角兽也坐一个位置上,只是它有洁癖,见椅子脏,它只是漂浮在空中,不愿意坐下去。

    寒傲辰刚想跟着君慕倾坐下,刚才还离他们七步之遥的叶落棕就出现在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“寒殿主。”传闻黑暗神殿殿主,唯独对万兽城城主最为特别,看来的确是这样,他可以隐瞒自己的气息,甚至是处处低调。

    寒傲辰点点头,眼中没有多大的波动,好像叶落棕猜出他的身份,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一样。

    殿主!

    相思睁大双眼,在君慕倾和寒傲辰之间来回扫视,他是殿主,那是什么殿?

    叶落棕见寒傲辰没有多大表示,跟着坐在君慕倾旁边的位置,也就不再多说什么,又继续坐回主位。

    叶咏站在一旁,心里其实有这和相思同样的疑惑,他也想知道,这个人是什么殿主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小儿请几位来的,那老夫一定好好招待,君姑娘,寒公子要不要带几位去看看驯化的魔兽?”叶落棕热情地问道,他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,万兽城城主,临君大陆最新的传奇,会出现在驯兽工会。

    叶咏赶紧说道:“爹,要不然先让君姑娘他们去休息一下,毕竟她和孩儿才刚战过一场。”自己都感觉有几分疲惫,她现在应该很累吧。

    叶落棕可不是叶咏,他做了这么多年的驯兽工会会长,这么一点都看不出来,早就被人扫下台了。

    战斗一场,她还能脸不红气不喘,万兽城城主比传说中的还要强,就不知道她这次来驯兽工会是做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会长,你不用担心,我和辰只是来看看驯兽工会的魔兽驯化,没有任何的目的。”赤红的眸子,仿佛能够看穿人的心思一般,君慕倾淡淡笑道,语气却依旧平淡如初,没有丝毫温度。

    叶落棕微微一愣,她能看出来自己心里在想什么?

    “那是我多疑了。”叶落棕知道瞒不下去,干脆就点头答应了,见君慕倾都已经表明了自己的目的,他也没有再多加怀疑。

    “会长不是说带我们去看看魔兽吗?我们现在可以去看看。”君慕倾站起来说道,她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。

    不过没有想到驯兽工会会长,其实还是个很好相处的人,看来他和沈始不一样,至少在他面前,不用话中有话,字中有字,那样真的很累的。

    叶咏还想说什么,可是君慕倾都答应了,他也觉得自己没有再说下去的必要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。”叶落棕站起来,大步往外面走去,身上还散发着一会之长的气势!

    君慕倾和寒傲辰也跟着走出去,这比他们想象中要顺利不少,至少这个会长就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势。

    和叶薇完全不是一样的,反而叶咏比较像他。

    叶薇也不是说太差,只是大小姐脾气,不可一世,还有就是,以为什么都可以用钱来解决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钱万万不能,但是钱也不是万能的,也不知道是谁教出来她对钱,这么认死理。

    相思摇摇头,在心里庆幸也叶落棕不是开口闭口就是钱,不然那该多崩溃,说不定他们要去看魔兽,都要给钱呢!

    那样还不如把钱给她,她也是魔兽不是!

    君慕倾笑看着相思,怎么会不知道她的想法,叶落棕和叶薇要是一样,他们早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说曹操曹操到,叶薇一蹦一跳的走后面跟上来,握住的叶咏的大手,笑呵呵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怎么不叫我,我就是去里面一小小下而已。”叶薇撒娇说道,脸上还洋溢着笑容。

    叶咏宠溺地摸了摸叶薇的头,把她的小手紧紧握住,“大哥以为薇儿不想去。”她一直都不喜欢去有魔兽的地方,所以这才没有叫她。

    “我也说过,大哥去哪里,薇儿就去哪里!”叶薇气呼呼地说道,只要有大哥的地方,别说魔兽了,再来更可怕的,她也不怕!

    君慕倾蹙了一下眉头,扭头看了叶薇一眼,表情有些疑惑,却又瞬间逝去。

    叶落棕轻咳一声停下脚步,严厉地看着叶薇,“薇儿,有客人在这里,胡闹!”

    叶薇嘟了嘟嘴巴,立马走到叶落棕面前,指着君慕倾说道:“爹,就是她毁了哥哥的冰箭,就九支,但是她就毁了两支,他们才过分。”那是大哥最喜欢的!

    “薇儿!”叶咏也呵斥道,眉头皱了皱。

    “好嘛好嘛,我不说就是。”叶薇跺跺脚,就怕叶咏生气,然后再也不理她了。

    “可以走了吗?”寒傲辰淡淡问道,对这些,他自然是没有什么兴趣的,只是在看叶咏和叶薇的时候,和君慕倾一样,蹙眉了一下。

    叶落棕立马笑着说道:“当然了,难得薇儿也想去驯兽地。”

    相思走在最后面,她看了看周围,这该见到的见到了,不该见到的也见到了,怎么就是不见他啊,他快点出现,自己也好点把神器还给他啊。

    一行人大步往前面走去,直到到了驯兽地,中间没有再发生什么事情,当然华阙也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相思只能叹口气,然后跟在君慕倾身边,看着周围牢笼当中的魔兽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被抓来的魔兽,每一只上面都有明确的标志,幼兽,灵兽,神兽,圣兽……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牢笼上的标签,还有魔兽的总数,嘴角不经意间闪过一丝笑容,最高等级的还是圣兽,而且圣兽的种类不多,还是比较低级的圣兽。

    人类能够抓到圣兽,这也的确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,不得不说,驯兽工会的确是有这种本事。

    高耸地房间里面,没有任何摆设,只有一个个铁笼,还有就是一群群魔兽。

    比较凶狠的是还没有驯化的,温顺的是已经驯化,还没有契约的,和人类契约也并不是一件坏事,至少比死了强,尽管有些魔兽反抗,驯化了以后,还是会乖乖的和人类契约。

    驯兽工会的魔兽,都是和人类契约,而且都是本命契约,他们每天每时每刻都和魔兽打交道,知道它们的喜怒哀乐,又怎么会亏待他们。

    买魔兽可以,但必须是召唤师,而且当场契约,这是驯兽工会的规定。

    “兽”楼其实也想当于是阳旦和驯兽工会合作,让魔兽找到合适的契约者。

    高耸的牢笼,特种制定都不一样,也有等级分别的,圣兽的牢笼是最坚固的,然后就是神兽,灵兽,幼兽。

    幼兽没有什么特别厉害的地方,更加没有什么危害,所以牢笼不会太过坚固。

    “姑娘,这些都是已经驯化好的。”叶咏赶紧指着右手边地魔兽说道,那些魔兽温顺无比,眼中也没有多残留魔兽的野性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这么一段时间下来,她也能知道哪些是没有被驯化,哪些是被驯化的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怎么从来都不跟我解释?”叶薇不满地说道,每次都其他老师来教她,要是大哥教,她一定好好学。

    “薇儿,你不能总是缠着你大哥,你大哥还要管理工会大大小小的事情。”叶落棕责备地说道,眼中却洋溢着笑容,只是在看叶咏的时候,一丝愁虑从眼底划过。

    叶薇赶紧说道:“爹,不会的不会的,我一定会好好帮大哥!”说着她吐了吐舌头,她都不知道怎么样帮大哥,大哥从来都没有说过。

    “你会吗?”叶咏的看了一眼叶薇,眼中满是柔和。

    相思猛地睁大双眼,在一旁不停的摇晃着君慕倾,表情是那样的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她她!怎么会!他们……

    赤红的眸子一暗,君慕倾让相思别说话,这和他们没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会长!”熟悉的声音从耳边响起,相思耳根立刻微微泛红,也不像刚才那样大大咧咧,尽管不拘束,但是给人的感觉,也不会粗鲁。

    叶薇见华阙来了,赶紧走过去:“华叔,你的神器被弄坏了!”那是华叔给他们的!

    “你还说。”叶咏无奈地摇摇头,见到一个人就说一次,她也不嫌累。

    华阙愣了一下,就看到红色身影旁边的人,他表情呆滞了一下,她怎么会在这里?随即他又看到了君慕倾,他这才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只是,君城主嘴角那一抹笑容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是我弄坏的。”君慕倾坦然地说道,不过这叶小姐好像有点过了吧,是他们先拿神器伤自己!

    见君慕倾没有否认,叶薇有些迷茫,当她看到那赤红的眸子之时,随即又低下头,狠狠的搓着自己的手指头,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见华阙来了,最开心的不过是叶落棕,“阙,你看看,这些魔兽,是最新的!”多亏他炼制的神器。

    华阙扫视了一下一排接着一片被驯化的魔兽,嘴角勾着笑容,这次收获十几只魔兽,真的是大丰收,不经意间他的眼睛,又看向了相思。

    相思这看看那看看,就是不去看华阙,直接把他当做隐形人。

    君慕倾脸上的笑容扩大,看着相思的模样,缓缓说道:“华阙岚下,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时间?”

    虾米?

    相思猛地看向君慕倾,不好的预感从心底涌出,她想说什么?

    华阙疑惑地看着君慕倾,难道她找自己有什么事情吗?

    “相思姐……”君慕倾笑着叫道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相思有种掐死君慕倾的冲动,她已经尽量想躲开了,君慕倾还叫她,而且还相思姐!

    寒傲辰站在一旁,轻轻扫视了一眼相思,眼中闪过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这笑容相思可是看到了,她不禁在心里狠狠啐道:啊呸!都说是两口子了,还真是两口子,他们两个合伙黑她,眼睛都不用对视一下,就能有这么好的默契!

    他们好样的!

    无奈之下,相思只能硬着头皮上,因为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她身上了。

    “小倾妹妹,你有什么事?”相思笑的那一个叫灿烂,只是眼睛深处的愤怒,只有君慕倾才知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无辜地看着相思,自己可是帮她在制造机会,她不是有话要说吗?再不说,都不知道后面还有没有机会说。

    华阙看着相思脸上的笑容,脑中突然闪过那天的事情,他表情有些不自然。

    “老板娘。”她没事就好。

    相思笑着点点头,这个时候她其实很想哭好不好,都是被君慕倾害的,都是她害的,没脸见人了!

    “华阙岚下,若你没有什么事情,可不可以带相思姐到各处看看,她一直很想来这里看看的。”君慕倾淡然地说道,表情也没有多大变化,在外人眼中看来,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叶落棕,叶咏和叶薇,就连华阙都没有听出那其中的意思,只是以为相思是想来看看这里的魔兽和风景而已。

    想来这里看风景和魔兽的人,相思不是第一个,他们也没想那么多。

    相思现在真相立刻就离开,这个女人乱说什么,她是很想来看看,但是她到底什么意思啊!

    但是看着华阙有几分呆滞的样子,相思就气馁了,他怎么可能想着带自己去周围看看,炼器师的事情多了去了,用陪她的时间,炼制神器,都不知道能挣……

    “这个可以。”华阙点点头,带她去看看而已,并不是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相思刚想到一半,华阙就答应了,她眨了眨眼睛,扭头看了一眼君慕倾,这是真的吗?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谢谢。”君慕倾推了推相思,后面就看她自己的了,想说什么也有机会,也有时间,机会就在她手上。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。”华阙淡淡说道,目光放在相思的身上,不知道在想写什么。

    相思轻咳一声,微笑着抬头,“那就麻烦华阙岚下了。”

    囧囧囧囧啊!

    华阙点点头,往前面走去,相思瞪了一眼君慕倾,立刻跟上去,她要说什么来着,好像忘记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哑然失笑,没想到一向大大咧咧的相思,遇到了华阙,也变成了这个样子,难得能看到相思这么可爱的一幕,真的很可爱。

    寒傲辰走到君慕倾身边,邪魅一笑,他的娘子好像对别人的事情很热心,那他们的呢?

    “……”君慕倾察觉到寒傲辰的注视,她扭头往叶落棕那边看去。

    “会长,我们继续吧。”现在相思见到了华阙,一件事情完成了,接下来就是正事了。

    魔兽傀儡跟着主体死了,那不是太不合算了,前段时间,去毁琅琊联盟魔兽势力的时候,死的魔兽不下百只,往往都是主体死了,它们也就跟着消失。

    每次这样,那么多魔兽死了,好不如把它们留在万兽城。

    所以她就想来驯兽工会看看,看看他们是如何驯化魔兽的,能不能找到办法,让魔兽傀儡恢复本质。

    叶落棕又带着君慕倾走了好几圈,最后君慕倾才知道,他们每次抓捕魔兽,数量都会有限,造成的死伤比例严重不说,有个时候更是空手而归。

    叶薇始终跟在叶咏身边,听着他细细解释魔兽的种类,还有区分,她好像也听的津津有味的,怎么看都不像是不喜欢驯化魔兽的样子。

    叶家的事情可真不少!

    君慕倾不禁感叹道,何止是少啊,每个人都像是有心事一样,不过,这又不关她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君姑娘,那边就是我们驯化魔兽的地方。”叶落棕仔细的解释道,就怕君慕倾听不明白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步伐也快了起来,她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驯兽师驯化魔兽的手法,看看能不能解决魔兽傀儡的事情,死了还不如回收利用不是。

    他们才刚靠近,吵杂惊慌的声音紧接着响起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,快跑,还没驯化的魔兽冲出来了!”然后就见一群人急急忙忙地往他们这边跑来。

    听到没有驯化的魔兽逃出来,叶落棕脸色大变,也不顾君慕倾在身边,立马走上去,想要制止事情的发生。

    叶咏也赶紧将叶薇护在身后,警惕地看着前面,准备随时出手。

    “会长,不好了,不好了,有没有驯化的魔兽冲出来了!”见到是叶落棕来了,所有人像是见到了主心骨一样,赶紧说道,表情也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在他们所有人的心中,叶落棕就是他们的主心骨,即便是娄强也不能代替。

    叶落棕看着往前面奔跑而去的魔兽,刚想冲上去拦下,耳边就听到娄强呵斥地声音。

    “跑什么跑,这种逃跑的魔兽杀了就行了,你们有什么好好怕的!”娄强气冲冲地从刚才魔兽跑出的地方走出来,指着那些逃跑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废物,都是废物,不过是一只神兽逃走而已,用得着这么惊慌吗?杀了就行了!

    叶落棕赶紧制止道:“不可以杀!”他驯化魔兽,并不是用来杀的!

    “会长,你的妇人之仁会害死你的,你们不动手,那我自己动手!”娄强手上凝聚出斗技弓箭,他利用精神力,把弓箭的力量发挥到最大,二话不说,对着那逃走的魔兽射去。

    “娄强岚下,住手!”叶落棕赶紧叫道,只是已经来不及了,那弓箭已经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所有人更是愤怒的看着娄强,却没有任何办法,谁都知道,娄强的这个斗技,是专门为说逃走的魔兽而凝聚的,威力,速度,他们都追不上,更别说是阻止事情的发生。

    魔兽只是逃走,没有伤到任何人,他居然还下这种狠手!

    就在众人不满娄强的时候,一道黑色的身影突然就出现在魔兽面前,拦下了它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寒公子!”叶落棕惊讶地叫道,他什么时候过去的,那很危险!

    “不会有事的。”君慕倾淡淡说道,寒傲辰速度比她还快,看来她的心思,真的被他全部看的透透的。

    娄强阴寒一笑,他的斗技没有人能躲过去,就连魔兽都不可以,这个人,只怕是死定了!

    就在娄强自信满满的时候,他的斗技箭羽顿时就消失在了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一切发生的是那么快,没有人看清楚那是怎么回事,弓箭就已经消失了。

    众人眨了眨眼睛,呆呆地看着远处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好,好厉害!”

    “他不但挡下了魔兽,就连斗技都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所有人还在惊颤当中,不能回神,简直都不敢相信,还有人能够挡住娄强的斗技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的惊讶和错愕,君慕倾只是淡淡一笑,然后说道:“会长,魔兽已经拦下了,就不用再杀了吧?”

    叶落棕赶紧回神,看到君慕倾的时候,还是呆滞了几个呼吸,然后才慢慢回神。

    “当,当然可以!”本来他就没有打算杀魔兽,逃走了就逃走了,只要人没事就好,有些事情不能强求。

    “会长!不可以,逃走的魔兽一律要杀,否则它会回去找自己的同类回来报仇!”娄强立刻走过来,气呼呼地看着叶落棕,刚才的事情,已经让他气得不轻了。

    叶落棕脸色一沉,淡淡说道:“我已经决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会长,你决定了,若是因为你的决定,而连累了整个工会,你是不是愿意承担所有责任!”娄强咄咄逼人地问道,他这么强硬的口气,旁人早就看出来他的心思了。

    果然,娄强地话说出来以后,原本还对他厌恶的目光都变得担忧起来,他们都不想死,见过了魔兽杀人,吃人,他们知道魔兽有多么厉害。

    一只魔兽他们可以对付,但是一群,上百只,上千只,他们真的没有办法,只能白白等死。

    叶落棕脸色一白,看着娄强,半天都不能说一句话,又是工会,又是工会!

    叶咏刚想说话,却被叶薇拦下来,她摇摇头,让他别上去。

    每次大哥一说话,娄强就会冷嘲热讽,说他不是驯兽师,凭什么做会长的儿子,会长的儿子必定是最佳的驯兽师,否则怎么做未来的会长。

    有的时候爹都不说什么,他娄强就是会说一堆难听的话,一句比一句难听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魔兽和人类一样!”它走了就不会再回来了!

    叶落棕的话才刚刚说完,娄强却阴阴一笑,看着他:“会长也说魔兽和人类一样,就连我都驯服不了的魔兽,还有谁能驯服?人类要是被人奴隶,也会想方设法报仇,魔兽亦一样,会长可别忘记了刚才说过的话。”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一旁,看着娄强,这口才真的能说会道,难怪那么多人对他有意见,他还能留在驯兽工会。

    一来,他是首席驯兽师,首席可不是白说的。

    二来,就是他每次都让人哑口无言,他以为自己都不能驯化的魔兽,别人就不能做到了。

    叶落棕脸色越来越苍白,看着娄强他都快吐血了,他每次都会有一大堆的理由,将逃走的魔兽一一射杀!

    那不过是他想遮掩自己的耻辱而已,他不想让人知道,在驯兽工会,还有他驯化不了的魔兽,更加觉得这么逃走的魔兽就是他的耻辱,他必须要射杀,杀!

    那只是他的一己私心,他很清楚知道,魔兽高傲,绝对不会让人和魔兽知道,自己被抓的事情,又怎么会回来报复,即便是回来报复,那也是他们自己命该如此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你以为这个世界上,没有比你再厉害的驯兽师了?”冰凉地声音缓缓响起,语气中隐含着一股肃杀之气。

    娄强高傲地转身,不可一世地说道:“自然如此!”这个世界上,怎么可能还有比自己更加厉害的驯兽师,他已经是驯兽工会的首席驯兽师了。

    她是谁?从刚才就出现在驯兽工会里面,现在还让那老家伙亲自带她来看魔兽,就算是买被驯化的魔兽,她也不该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叶落棕猛地看向君慕倾,有些着急,她想做什么?

    叶咏也有几分不明白,君慕倾是万兽城主,难道她能够驯化魔兽吗?

    对啊!她一定可以,能让万兽城臣服的人,怎么可能不会驯化魔兽,所以说,君慕倾是比娄强更加厉害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能驯化圣兽,就自以为高人一等,尊神级别的魔兽,你驯化过吗?”君慕倾笑了,她还真当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人,神兽都能在他手上逃走,要是真的厉害,能驯化的魔兽,就不只是神兽,圣兽而已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人,除了叶家的三人以外,所有人都纷纷倒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她是什么人啊?怎么对娄强说这样的话,他可是首席的驯兽师,得罪他,就相当于得罪了这驯兽工会一半的魔兽。

    驯兽工会一半的魔兽,都是娄强驯化的。

    娄强听着君慕倾的话,脸色从红到青,再由青转紫。

    她,她敢小看自己,区区一个丫头,敢来侮辱他的首席驯兽师,就连叶落棕都不敢!

    “怎么,觉得侮辱了?不过你太高看自己了,你一点都不值得侮辱。”君慕倾一字一顿,讽刺地说道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