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岭山里面,寒傲辰已经解决了所有的事情,见君慕倾走来,他微笑着走过去。舒悫鹉琻

    君慕倾走过去,冰霜的目光,终于带上了一丝温度:“怎么样,发现了什么?”这里还真是异常的安静。

    “罗岭山也只是有外面的那些魔兽,应该这里是魔兽最少的一个地方,不过,倒是发现了另外一件事情。”寒傲辰拉着君慕倾往里面走去,发现了巍峨高耸的大豪宅,外面就已经是金碧辉煌,里面是什么样子,就更加不用多说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看着面前巍峨耸立的豪宅,讥讽一笑,“百里玺还真是会享受。”谁会想到,罗岭山里面,会有这么一座金碧辉煌的大宅,说是豪宅,更像是宫殿。

    “你那边情况怎么样?”寒傲辰问道,动静一下子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只是一群魔兽傀儡,对付其他人还行。”君慕倾笑着说道,魔兽傀儡完全由本体操纵,本体做什么,它们就做什么,想要杀她,还真不行。

    寒傲辰点点头,抬起手伸出那修长的手指,一点黑光从他手上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。”寒傲辰拉过君慕倾,大步往外面走去,在他们离开的那一瞬间,身后金碧辉煌的大宅逐渐被黑暗所吞噬。

    罗岭山的事情发生以后,琅琊联盟才刚得到罗岭山被灭的消息,另外的几个地方也被一一扫荡了,这很明显,就是冲着他们而来。

    琅琊联盟盟主咬牙切齿地怒吼道:“到底知不知道是什么人做的?”为什么一点预兆都没有,魔兽傀儡,还有谁能轻易攻破?这不可能不可能!

    所有人都纷纷摇头,他们都只是刚刚才得到消息,怎么会知道是什么人做的,就连发生了什么神情,到现在还是一知半解。

    琅琊联盟首领目光狰狞地看着所有人,“君慕倾,是不是君慕倾!”当初他们毁了万兽城,君慕倾一定是知道了什么,前些时候闯进琅琊联盟的魔兽,说不定就是君慕倾派来的!

    所有人再次呆滞的摇头,据他们所知,君慕倾一直在万兽城闭关,很久都没有踏出来过,怎么可能会是君慕倾做的。

    所有人几乎都是一头雾水,他们的领域被人扫荡了一次,居然还不知道是什么人做,更加不知道他们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,目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就像是莫名其妙被人家打了,但是又不知道是谁动的手,也不知道原因是什么。

    琅琊联盟所有人几乎懵了,半天都不能回神,他们想要杀了那个毁他们领地的人,却不知道去找谁。

    琅琊联盟的首领更是奔溃,他暗中把临君大6翻过来,就是想找到那人,可是却怎么也找不出来,毁他领地的人。

    几乎所有的心血,都在这一场毁灭当中结束,所有的魔兽傀儡也跟着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吟熙在听到这个消息以后,立马就吐血了,尽管一点证据都没有,他还是怀疑这件事情,就是君慕倾做的,奈何没有半点证据,这次的事情,比上次他对万兽城的,还要来的干脆,同时也没有留下半点吧把柄。

    能做到这样的,除了君慕倾,他实在是想不出第二个人。

    即便知道是君慕倾,他却不能动手,这就是打碎牙齿往肚子里面吞!

    吟熙这次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,自以为什么事情都在他的计算当中,可却不想,君慕倾突然的一击,当真让他付出了十倍不止的代价。

    而此时冒险联盟又是鸡飞狗跳,两边的闹腾,差点让吟熙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吟熙就这么被君慕倾给阴了,还是光明正大的那种,他知道是谁,偏偏就不能动手,更加不能吭声。

    他知道是君慕倾,可却不明白,为什么短短三天,她就能同时毁了自己各股势力,这些势力只见的距离,何止千里。

    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!

    活生生的就被君慕倾给坑了,如果说上次他伤了君墨君心,偷袭万兽城是在君慕倾身上砍了一刀,那现在,君慕倾还给他的就是,在他心头,狠狠地剜几刀,剜完以后,还看不见流血。

    召唤城的某个房间里面,爽快的笑声直冲云霄,“哈哈……老娘终于报仇了!”

    相思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,无比泄恨地说道,狂笑不止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勾着笑容,把琅琊联盟的几股势力全部灭了以后,他们就赶来了召唤城,结果相思早就把冒险联盟弄的鸡飞狗跳,除了不伤害百里杜鹃意外,其它该做的,不该做的,她都做了。

    还在狂笑的相思突然想到什么,赶紧坐下来,“你这么做,百里玺难道就一点都不知道吗?”不太可能吧,那个人心计那么深,差点骗过了所有人,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情和小倾有关。

    “他当然知道,这件事情和我脱不了干系。”君慕倾笑着说道,但是她要的就是这样!

    相思狐疑地看着君慕倾,既然知道,那她为什么还这么做,就不怕百里玺报复?

    “我万兽城遭到偷袭的事情,整个大6的人都知道,而他那几股势力被毁了,也就只有琅琊联盟的人知道,要是他们报复万兽城,我保证,即便是琅琊联盟消失,都不会有人知道原因,所以他吟熙不敢。”君慕倾笑眯眯地说道,眼中闪烁着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那么谨慎的一个人,怎么敢这么做,他的势力想必也损耗了一半,再继续下去,他心里明白,每当他伤一分万兽城,他的势力,就会遭到十倍的还击,所以,吟熙不敢!

    她毁吟熙的势力,也没想过要瞒过他,只要其他人不知道就可以了,吟熙是不会把他心里的想法告诉别人,所以这件事情,还真得他一个人受着。

    吟熙这次不但是势力被狠狠打击,就连那他的心,都被狠狠的碾了几次。

    相思看着君慕倾,不禁打了个冷颤,她拍了拍自己的胸口,幸好幸好,自己不是君慕倾敌人,不然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!

    寒傲辰嘴角抿着笑意,好听的声音缓缓响起,“琅琊联盟若是觉得,几股势力被毁,事情就完了,那就太天真了。”他怎么会让这件事情,这么快就结束。

    他都舍不得小倾倾掉一根头发,上次百里玺居然敢让她受伤,他怎么能够不好好的还给吟熙呢!

    相思惊悚地看着笑眯眯的两人,步伐稍稍往身后退了一步,尼玛,她为什么感觉得罪这两个人,会死无葬身之地?

    “咳咳,你做了什么?”相思疑惑地问道,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毁了那么多地方的?毕竟人家还有魔兽在,琅琊联盟拥有魔兽,想必实力也不凡。

    寒傲辰冷冷一笑,睨视了相思一眼,“你想知道?”

    “不想!”相思赶紧摇头,她直觉那不是什么好事,绝对不是什么好事!

    寒傲辰收回目光,也不再说话,拉过君慕倾的手放在手心里面,嘴角始终含着笑容,可那笑容,却是那般的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恶魔啊!

    相思看着寒傲辰的笑容,就是不敢轻易靠近,别人要是看,绝对只能看到这个男人的外表,那么的迷人,但是在相思眼中,他却是极度的危险,她不敢轻易靠近。

    只怕,也只有君慕倾那样的变态,才敢爱上和这像天神的恶魔,同样的,也只有他才敢爱上君慕倾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,都不是普通的危险,结合到了一起,就是极度的危险。

    吟熙惹上这么两个人,到底是不幸呢?还是不幸呢?

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在召唤城做什么?要光明正大的出现吗?”相思赶紧问道,这些事情,她觉得还是问这两个人比较好,玩阴的,自己还真的比不过他们。

    “当然出现,不出现,怎么告诉吟熙,我们在这里。”君慕倾笑着说道,周围的气息是那么的冰冷。

    相思轻咳一声,然后点点头,她保证,以后都不得罪这两个人!

    好可怕的两个人!

    召唤城主要的就是十年一次的召唤师比试,城主听说万兽城城主来了,立马就出来迎接,现在的万兽城已经不同以往,实力更是凌驾于其它势力之上,和七大联盟并驾齐驱,他们哪里敢去得罪君慕倾。

    而君慕倾到了召唤城的消息,很快就散开了,琅琊联盟的人听到这个消息,就立马否决了,那件事情是君慕倾做的。

    从万兽城到召唤城,中间要是还毁他们相隔上千里的势力,那是不可能的!

    琅琊联盟的人,一下子没了主

    张,什么时候,他们被人家这么打击过,打击也就算是,还不知道是什么人做的。

    临君大6上,本来就沉寂的琅琊联盟,不知道什么缘故,变得更加沉默了,这让不少势力都很奇怪,但是此消彼长,琅琊联盟一沉寂,其它势力的人,奇怪是奇怪,但是同样的也很开心。

    召唤城,君慕倾的出现,有人开心,当然也有人不屑。

    这里是召唤师的城市,君慕倾最多也就是斗技师,尽管是万兽城城主,在外人眼里,不是召唤师,始终就不是召唤师。

    君慕倾来召唤城,难道是有什么事情?

    召唤城城主疑惑地看着三人,他们突然就出现在了万兽城内,让他一点准备都没有。

    君慕倾寒傲辰相思三人坐在贵宾位上,君慕倾没有说话,寒傲辰也没说话,相思就是想说,也不会开口。

    召唤城城主姓沈,叫沈始,看着年轻的君慕倾,一阵叹息,居然会有人类能够号令魔兽,并且还建立的万兽城,以前在临君大6,最多魔兽的地方,可能就是召唤城,毕竟这里召唤师最多。

    万兽城出现以后,临君大6更多讨论的地方,就是万兽城,那个敞开城门,却还依旧是神秘莫测。

    见君慕倾没有说话,沈始忍不住了,来做什么,至少要开口说话,让他有心里准备也好。

    “君城主,不知道您这次来,有什么事情?”沈始礼貌地问道,他们年纪有很大差异,但同为一城之主,客气也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挑挑眉头,她还以为会一直这么沉默下去,结果还是有人线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沈城主放心,我这次只是来看看召唤城的召唤师大会,没有带任何魔兽。”她有魔兽的事情,众人所知,没有什么好隐瞒的。

    可她即便是带了魔兽来,那也没有什么,用得着这么担心吗?

    沈始听到君慕倾这话,顿时松了口气,没有带魔兽前来就好,不然九头蛇帝就已经够他们喝一壶的,这召唤大会还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“君城主能来万兽城,极好,我已经让人安排了住处,君城主请吧。”沈始站起来说道,看样子是想亲自带君慕倾去她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能让召唤城城主带路和亲自招待,只怕也只有君慕倾能得到的待遇,即便是月苍龙只怕都不能让沈始如此,也就不用说其他人了。

    “嗯,谢谢沈城主。”君慕倾嘴角勾起一抹弧度,眼角余光看到寒傲辰眼中的笑意,嘴角弧度变得更深了。

    她什么都没说,是人家想要这么做的,人家都愿意了,她也没有拒绝的道理啊。

    相思早就乐坏了,跟在君慕倾身边越久,她就觉得这个人类和常人不同的地方太多了,而且做事情,从来不按常理,也和常人不一样,不过,她本就不是常人。

    刚走到门口,君慕倾眼前事闪过一丝亮光,前面走来的人,可以算的上是熟人了吧。

    夏禹匆匆走来,然后就看到那一抹红影,他先是一惊,然后赶紧走去,不敢懈怠半分,“城主!”她怎么会在这里,在修冥城,自己就是被这个女娃娃羞辱的!

    今天她到了召唤城,就别怪自己不客气,新帐旧账,他统统都要算清楚,让这个女娃娃知道,他夏禹是什么人,同样不是她惹得起的。

    当初派去的几人,莫名其妙的就消失了,说不定就是死在她的手上!

    “夏禹岚下你有事先到客厅等我一会,本城主去去就来。”沈始微笑着说道,但是语气又不缺乏威严,不容反抗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夏禹点点头,看了一眼君慕倾,往客厅走去。

    沈始带着君慕倾大步往前面走去,夏禹转身看着沈始亲自接待,他眼中不起眼的女娃娃,眼中闪过一丝惊讶,那女娃娃究竟是什么身份?

    万兽城城主所有人都知道,同样的,也知道她就叫君慕倾,但是见过君慕倾的,也就那么几个人,夏禹见过君慕倾,却不知道她就是万兽城城主,那也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夏禹看着君慕倾远去的背影,在想到修冥城的事情,他心里就涌出一团怒火,恨不得立刻就把君慕倾碎尸万段!

    还没有人敢让他吃饭掏钱

    ,从来都是他吃饭人家给钱,这个女娃娃一而再的羞辱他,不教训教训这个女娃娃,他就不叫夏禹!

    夏禹是出了名的小气,哪怕是有人弄脏了他一点点衣角,第二天那人都会莫名其妙的就会消失,更别说,当初君慕倾还那么坑了他一笔,他自然会记恨到现在。

    沈始带着君慕倾走到住处以后,就匆匆离开了,他一离开,相思立刻就问。

    “倾倾儿,我刚刚看到那个人,对你好像很大意见。”那眼神,简直就是恨不得把她吞入腹中,然后活活勒死。

    君慕倾冷冷一笑,“当初在修冥城遇到的,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,今天还会遇到他。”过了这么多年,他好像一点都没有忘记当年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不怕他动手,就怕他不敢动手,若是他不知死活,她也会奉陪到底!

    “啧啧,看来想杀你的人,真的不少啊。”明的暗的都不知道有多少,可是这些人会不会也太不知道死活了,连君慕倾也去敢招惹,这两个恶魔,是他们能够招惹的吗?

    君慕倾睨视了一眼相思,大步往里面走去,她那表情,明明就是再说,未来的日子不会无聊,将有一场好戏上演,她等着看好戏。

    寒傲辰跟着走进去,嘴角的笑意,却是那般的渗人。

    相思打了个冷颤,她现在觉得,那个人敢出手,不止是死的很惨,那是会非常惨!

    沈始刚刚走到客厅,夏禹就立刻走上去问道:“城主,刚才那几个是什么人?”怎么还会有人,让这个老匹夫亲自领路?

    看了一眼夏禹,沈始漠然地说道:“你最好别对她怎么样,不然有什么事情,我都保不住你。”君慕倾那里是他能够招惹的,万兽城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建立而成,可见君慕倾的手段。

    夏禹刚想说什么,看到沈始警告的眼神,他还是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哼!一个臭丫头而已,沈始居然对她这么畏惧,身份再高,也不过是某个家族,某个势力联盟的小姐而已,死了又如何!

    沈始点点头,沉声问道:“你来这里有什么事情?”他不是应该在准备召唤大会的吗?

    “城主,我听说万兽城城主来了这里,不知道在什么地方,属下想要见见。”夏禹立刻想到了自己的来意,万兽城魔兽必定不少,若是能够攀上万兽城城主这棵大树,他还愁没有魔兽可用吗?

    沈始紧蹙眉头,看着夏禹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暗暗得意地夏禹看到沈始注视自己的目光,他微微一愣,轻咳一声问道:“城主,有什么不对吗?”难道万兽城城主没有来这里?

    “没有,只是君城主不喜欢有人打扰,她已经休息了。”夏禹不知道刚才那个人就是君慕倾吗?只是看样子,君慕倾并不想让夏禹知道自己身份。

    沈始几经思索以后,还是打算不告诉夏禹,万兽城是万万不能得罪的,现在不说,反正到召唤大会,夏禹就会知道,到时候也不晚。

    “城主,听说万兽城城主是女子,而且年纪并不大?”他也只是听说而已,万兽城从来不举办什么大会,盛宴,而且城主常年不在,即便是想见,也难以见上一面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始点点头,不知道夏禹为什么这么关心君慕倾的事情。

    见沈始点头,夏禹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一个女娃娃,一定很好哄骗,成为万兽城城主又如何,他就不相信,一个小丫头,真的有本事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属下就告退了,召唤大会的事情,属下已经准备妥当,城主放心。”等到他攀上了万兽城,又何必对沈始弯腰赔笑!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沈始挥挥手,他现在有些头痛,万兽城城主来这里的目的,他还真是猜不出来,不过人既然已经来了,就不能懈怠,特别是这个人还是万兽城城主,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夏禹笑着走下去,心里已经开始盘算主意,他想攀上万兽城,可同时他也想杀了那个不知死活的丫头。

    夏禹到现在都不知道,他想杀的那个,不知死活的丫头,就是他想要高攀的万兽城城主,也不知道当他知道以后,会是什么样的表情。

    召唤大会还有一段时间,君心还在绝宗准备,君慕倾和寒傲辰在房间无聊,就去召唤城看看

    召唤城更多的是召唤师,就好比当初的圣兽山一样,召唤师在这里,那可真是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倾倾,那个叫夏禹的,不会就这么放过你。”寒傲辰笑着说道,眼中已经是一片冰霜,嘴角的笑容更是冰冷刺骨。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看了一眼寒傲辰,“等着呗。”她就没想过让他放过,他放过了那才没意思。

    “等着。”寒傲辰点点头,和君慕倾并肩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召唤城何时出现过,如此美貌的人儿,男的举手抬足之间无尽的优雅尊贵,那容貌让人都妒忌不起来,女的精致绝伦,即便是天仙,都比不上她万分之一。

    街上的人都看傻了,他们就没有见过这么美的人,他们并肩而行,看上去是那般的和谐。

    “兽?”君慕倾抬头看着前面高楼的招牌,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那上面什么都没有写,就是写了一个“兽”字,兽的话,那必定是和魔兽有关,君慕倾嘴角勾起一个弧度。

    “进去看看。”寒傲辰淡淡说道,在外面他从不轻易微笑,即便是说话,也是淡淡的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拉着寒傲辰大步高楼处走去。

    刚走进高楼,君慕倾立刻就闻到了魔兽的味道,刚想说什么,里面就有人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客官,要不要进来看看魔兽,从灵兽到圣兽,你想要的元素这里都有!”站在门口的人大步走出来,笑盈盈地问道,当他看到来人之时,顿时愣住了,愣愣地看着来人。

    召唤城一直以来,只有一家贩卖魔兽的高楼,便是这家,这些魔兽都是被驯化以后,带到这里和人类契约。

    “看看。”君慕倾淡漠地说道。

    那人一直看着他们,久久都不能回神,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,真的是太好看了!

    “喂!”冰冷刺骨地声音响起,那人赶紧回神,全身还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对不起,客官这边请!”那人一边擦着冷汗,一边点头哈腰,一直在说对不起对不起一类的话。

    两人并肩走进去,刚走进里面,一阵热潮迎面扑来,高楼之中的人,远远比想象中的要多。

    “看来很多人都想得到魔兽。”君慕倾冷声说道,眼角有一抹看不见的讽刺。

    听她这么说,带着他们走进去的人立刻回答:“姑娘,这你就不知道了,这些魔兽,都是从驯兽工会买回来的,比平常的魔兽,更好契约,有很多召唤师,就是为了和魔兽契约,才到召唤城来的。”说着守着,他还有些沾沾自喜,好像在说什么伟大的事情一样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的确是驯化的魔兽比平常的魔兽好契约,没想到会在这里就看到驯化的魔兽,她还为只有到驯兽工会,才能看到。

    上次遇到叶家的人,他们当时身边没有什么魔兽,也没有看到驯化的。

    “姑娘,小的就带你们到这里。”带路的人停下脚步,说完就往外面走去,没有多加停留。

    君慕倾和寒傲辰相视一看,迈出步伐往里面走去,找到一个比较清静,有不引人瞩目的位置,他们缓缓坐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不出来啊!这次到底是什么魔兽?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一次六头魔兽,土风火都已经出来了,光暗水,到底是什么时候出来?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等不及了!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催促,前面他们没有得到魔兽,现在想要迫不及待的得到自己的魔兽,剩下的人,基本上都是光暗水三种元素的人。

    这座高楼,并不是每天都有魔兽出售,半个月一次,一次六头,等级不一,元素一样一头,不多也不少。

    所以一旦哪种元素的魔兽被契约走以后,那些人都会纷纷离开,等到下次的机会,不然就是冒险去森林中寻找魔兽契约。

    不过大部分的人,都会选择驯化的魔兽,这样不会有什么很大的风险。

    “辰,这‘兽’楼是什么人开的?”君慕倾开口问道,能开这么大一间“兽

    ”楼,不但要和驯兽工会关系好,也要和召唤城主的关系好,只要两者缺了一种,这“兽”楼就会开不了。

    寒傲辰看了一眼周围,微笑着说道:“阳旦。”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阳旦!

    “修冥城那个?”最近都遇到熟人,不会这么巧吧?

    “阳旦和夏禹,就连那个叫谷白的,其实都是召唤师,他们会出现在这里,也不奇怪。”当初他们为了赤血宝玉到了修冥城,在红光擦破天际的死后,他就知道是小倾倾来了,只是那个时候被黑暗之神盯着,他才没出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轻咳一声,难怪了,那他们以前出现在修冥城,看样子是为了赤血宝玉才去的,阳旦只怕也是为了赤血宝玉,才回去修冥城阳家的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这次他们都会出现在召唤城?”君慕倾疑惑着问道。

    寒傲辰侧身看着身边的君慕倾,墨色的眸子透着迷离,“小倾倾,为夫还不能让你满足吗?”怎么老是想着其他人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满足……

    “咱能不能正常点?”君慕倾看了看周围,幸好他们做的比较隐蔽,不然所有人肯定都看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为夫一直正常,你要不要试试?”寒傲辰继续挑眉说道,嘴角勾着一抹邪邪的笑容。

    勾引,赤果果的勾引!

    君慕倾脑海中一下子就闪过,当初黑暗神殿中那诱人的身体,她就感觉脸颊一股燥热。

    寒傲辰这家伙,是不是发情期又到了?怎么突然一下子就变成这样了,靠之!

    就在君慕倾差点自制不住的时候,哗然一片的声音突然响起,“这第四只魔兽,是光元素,尽管还在灵兽级别,却是一头独角兽!”

    独角兽!

    所有人一阵齐呼,竟然是独角兽,就算独角兽的才只是灵兽级别,一旦能契约到,契约者的实力,也会因此提升不少。

    “辰,别闹了。”君慕倾清了清嗓子,心里暗暗一惊,差点她又把持不住了,好歹她也做了两世人了,正常人的反应还是有的,特别还是面对寒傲辰这么妖孽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是个正常人都把持不住的好不好,而且他还每次故意诱惑。

    寒傲辰笑着做到君慕倾身后,把她拉进怀中,这个角度刚好没有人看到。

    “这样最好。”能这么抱着小倾倾,自然是最好的,这段日子,相思都跟在他们身后,害他都不能多抱抱小倾倾。

    君慕倾淡淡一笑,叹了口气,也不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辰,这里怎么会出现独角兽?”君慕倾问道,独角兽一直都是光明的存在,它们住在圣洁的雪云之巅,从不踏足人类的世界,人类对独角兽,从来就不敢多想,可这次独角兽居然出现在人类的世界,还是被驯化了的。

    寒傲辰摇摇头,他也没有听说是怎么回事,独角兽是光明之神最爱的魔兽,光明之神的坐骑,就是独角兽。

    魔兽当中,独角兽从来都是光明的代表,得到独角兽,能提高自己多少的实力,没有人敢想象,也从来没有人得到过独角兽。

    台上关魔兽的牢笼已经抬上来了,所有人都如饥似渴的看着牢笼,光元素的人兴奋不已,而其它元素的人则是悔恨自己不是光元素,这独角兽他们只有看,没有得到的份。

    当遮住牢笼的白布被人拉开,洁白如雪的魔兽显露在人前的时候,所有人都惊颤了。

    每个人的眼睛,都纷纷睁大,恨不得将眼前的魔兽据为己有!

    洁白如雪,身似马,头有长长的白色的菱角,眨闪着白色的光芒,只是没有双翼,拥有双翼的独角兽,那才是成年的,独角兽的双翼,有这七彩流光,相映着它的菱角,让整个兽身看起来既华丽又圣洁。

    不少人口水都流下来了,看着眼前的独角兽,他们真心想立刻就变成光元素的召唤师,让这头独角兽变成自己的囊中之物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们都不是光元素,只能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最兴奋的人,就是那些光元素的召唤师了,能拥有独角兽,是多少光元素召唤师的梦寐

    以求的事情,可他们怎么能够契约到独角兽呢,现在这个机会,可谓是千载难逢,光元素的人都不会错过。

    一时间,“兽”楼当中,有出现了好多光元素的人,光元素的人占了一大半,而且都挤在最前面,就怕看不到那牢笼当中的独角兽。

    这些人知顾着自己开心,却从来都不看一眼独角兽现在的情况。

    它现在已经奄奄一息,不会说话,但是它的眼中却透着倔强,绝对不允许自己的柔弱,展现在人类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想必大家也知道,这就是独角兽,但是这只独角兽,我们不卖,只换!”站在台上的人,强劲有力地说道,独角兽珍贵,他们用了很多钱才买来,但却只换不卖!

    只换不卖!

    所有人呆滞了,一直以来的规矩就是卖,怎么这次只换不卖了?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为什么!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难道你们想打破一直以来的规矩吗?”

    “‘兽’楼规矩,任何人都不能打破,别以为你们是老板,就可以这么做!”

    “不换不换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呐喊道,换!

    谁知道他要用什么条件换,他们答应了以后,才知道被人家坑了,那怎么办,即便是独角兽,他们也要谨慎,不能这样就把自己给搭进去。

    “静静,静静,大家静静。”那人立刻呵斥道,阻止他们再议论下去。

    周围顿时安静下来,没有人再敢说话。

    君慕倾若有所思地看着站在台上的人,这个人一说话,就没有人再敢反驳,看样子地位不低,当然,实力也不低。

    “这次的换,我们只要十颗极品紫丹,一件上品天火神器!”男子说完,周围立刻变得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极品紫丹,上品天火器!

    谁有?谁有?

    他们身上带来了千千万万墨矿,谁会有极品紫丹,还有上品天火神器?

    在临君大6,极品的紫丹能拥有的,只怕也只有大尊王,至于上品天火神器,他们都想要上品天火神器,可就是没有啊!

    “这次的交易还真是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拥有了紫丹,和神器,谁还来这里,我宁愿用墨矿交换。”

    议论的声音再次响起,谁会用极品紫丹和上品神器来交换独角兽,要是交换,那个人一定是疯了,不然就是傻子!

    他们更加不愿意舍弃独角兽,丹药和神器,独角兽,那就不是熊掌和鱼,可以选其一,这是两种都难决定啊。

    刚才还在羡慕光元素的人,顿时笑了,一下子惋惜的情绪,就变成了看好戏。

    就说嘛,独角兽怎么能够这么轻易的就得到了,原来后面有这个在等着他们,有了丹药和神器,谁会愿意要独角兽,都能够晋升,都能够强大自己的实力,独角兽还麻烦,况且才只是灵兽级别。

    现在就不知道谁能有这十颗极品紫丹,一件上品天火神器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有,有几个人能舍弃这些?想想那好像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一旁的君慕倾突然笑了,不就是十颗极品紫丹,还有一件天火神器吗?他们一个个至于这么犯难么?

    刚才还兴致勃勃的,想要得到独角兽,现在就变成这个样子,显然是不愿意放弃。

    “难道就没有一个人,换取独角兽吗?”台上的男子神情一下子变得颓废,眼神也闪过一丝失落。

    难道这个世界上,真的就没有人能同时拿出这两样东西吗?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独角兽突然发出哭泣一般的吼声,显然是不满人类敢这么对它。

    所有人赶紧后退一步,惊恐地看着面前的独角兽,然后指着台上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这头魔兽还没有被驯化!”

    “你们‘兽’楼居然用没有被驯化的魔兽交易!”

    &nb

    p;“这头独角兽,我们不要了!”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!”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纷纷怒吼,显然是不满意他们这么做,其实他们心里清楚,只有这样,他们才能给自己台阶下,他们都不想用丹药和神器换独角兽。

    再说了,这些东西,他们也没有,那可是极品丹药和上品神器!

    男子着急地看着轰动的场面,神情有些着急,这只独角兽的确是没有被驯化,但是他们有必要这么激动吗?

    以前没有被驯化的魔兽,不也照样的交易!

    “吼!”独角兽身上突然展现出刺眼的白光,所有人脸色大变,纷纷后退。

    君慕倾慢慢站起来,看着那白光,“这头魔兽居然想要自杀。”

    “自杀?”寒傲辰走到她身边,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只魔兽再说,它是堂堂独角神兽,怎可以被这些人类这么侮辱,与其这样,生又有何意义?”君慕倾双手环胸,其实能听懂兽语,这种感觉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寒傲辰微微一愣,这就是雪云之巅独角兽的骄傲吗?

    在最后一个字音落下的时候,刺眼的白光,居然暗淡了下来,不再锥眼刺目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