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君离他们匆匆赶来,就看到君慕倾身上涌现出的红光,君离脸色一片苍白。

    “不,不!”君离连忙走过去,仿佛想要制止某件事情的发生。

    冰一把就拉住君离,那红光在桑漠的时候,他就已经见识过了,要是走过去,就会被红光所伤。

    “放开!”君离怒吼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以!”冰坚定的看着君离,他是主人的父亲,不能出事情。

    吱吱跳到冰的肩上,手里拿着大鸡腿,口齿不清地说道:“主人的老爹,冰不让你过去,是因为你会受伤的。”主人成年难道就和魔兽一样?没有听说过人类成年还有状况发生的啊?

    “嗯。”冰沉声说道,任由吱吱爪子上的油渍沾染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当年也是这样,十岁的时候,她全身红光,一夜过后,她就变成了红发红眸,现在又是满身红光,又要发生什么事情了?

    他不能让八年前的事情,再出现一次,绝对不能让倾儿再受到半点伤害!

    月苍龙赶紧走到君离面前,“你这么紧张做什么,是不是知道什么?”他一直都在奇怪,为什么倾丫头会是红发红眸,君离这小子到底隐瞒了什么?

    君离没有回答,但是依旧想往前面去阻止,而冰却拉住他,不让他过去,冰是知道那红光,会有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寒傲辰抬头看着天上,风云涌动,仿佛天都变了颜色一般。

    “倾倾!”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我感觉好像要晋升了。”君慕倾皱着眉头说道,她都不知道为什么,走出来门口,就感觉到身体快要被涨开了一样,元素更是如同潮水一样疯狂扩散蔓延,在她身体里面都不知道走了多少圈。

    啥!

    晋升!?

    所有人惊讶的看着君慕倾,这就要晋升了!

    前几天还在说,她怎么到现在都不晋升,结果立马就晋升了,要不要这么快!?

    凤如歌差点吐血,她又晋升了,有没有搞错,这才晋升多长时间?

    对于他们的震惊,寒傲辰显得淡定多了,君慕倾在离开黑暗神殿的时候,就已经是十二级领主,现在晋升了,也不是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只是上次晋升,她没有经历过天罚,这次天地法则是按照双倍来的。

    还有这红光,以前晋升都和平常一样,可这次她身上泛出红光,寒傲辰心中一阵紧张,回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夜,他不禁伸出手,想要去握住君慕倾的手臂,可红光就像是一个保护层,将寒傲辰的手,狠狠地震回去。

    寒傲辰错愕地看着自己的手,他碰不到!

    君离看到这一幕,也安静了下来,不再往前面挪动步伐。

    “冰,上次你和主人,去桑漠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吱吱疑惑地问道,早知道她也跟着去了,没有看到玄金成年。

    所有魔兽把目光放在冰的身上,上次去桑漠,就只有冰跟在主人身边。

    冰沉默了一会,然后说道:“不算有事。”他也说不上来,那是什么事情,就和现在一样,主人全身红光,一旦靠近,就立刻被反弹回来,她的周围仿佛有一层保护,不让任何人靠近。

    吱吱把鸡骨头一扔,油滋滋的爪子抓在冰的肩上,“那就是有事,赶紧说。”主人去了一次桑漠,然后就变厉害了,简直就是进步神速!

    “天雷落下来的时候,主人就是现在这样。”看着众兽期盼的眼神,冰缓缓说道,就连天雷的冲击力,都不能冲开这层屏障。

    所有魔兽呆住了,天雷落下来,她就是这个样子,那是怎样的一幕。

    早知道就跟着去了,现在好奇死那是什么情况,可是想想那是玄金的九雷轰顶,所有魔兽也就淡定了下来,玄金的九雷轰顶,可不是开玩笑的,也只有冰,敢再去面对一次成年的天雷。

    玄武双手环胸,站在一旁,脸上的表情没有多大变化,“天雷……”玄金成年的时候,她居然在场,而且还一点事情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君忆像个好奇宝宝一样,歪着头看向玄武,为什么他们一个个脸色大变,好像遇到了什么最恐怖的事情,天雷是天罚吗?

    魔兽们纷纷沉默不语,不再说话,魔兽的天雷人类是不知道的,他们也不会轻易告诉人类。

    见他们没有说话,君忆吐了吐舌头,太神秘了,都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天上乌云聚拢,狂风呼啸,风云骤变,这次是乌云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,瞬间万兽城的上空,就是乌压压一片,黑云压顶,让所有人都不觉的烦躁起来。

    “辰,赶紧退开。”君慕倾抬头看着天空,她总感觉这次的天罚,和以前的不同。

    寒傲辰沉默了一会,然后转身往后面走去,双手负在身后紧紧握住,墨色的眼睛更是担忧不已。

    可他知道,自己要是站在一旁,她会分心,这次晋升还有那么一点诡异。

    君慕倾抬头看着天空,感觉到身体里面汹涌奔腾的元素,皱起了眉头,她感觉全身都是火辣辣的疼痛,五种元素没有规律的在身体里面乱窜。

    元神就像是有生命一样,站立在元素空间里面,双眼紧闭,就像是沉睡了一般。

    看到元神,君慕倾就感觉是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模样,神态,气势都如出一辙,没有丝毫的变化,或是是不同。

    元神吗?

    可她觉得这就是自己,元神和自己本身息息相关,同生共死,甚至可以说元神的作用,比想象中还要大。

    万万归一,一而分万……

    君慕倾心里响起八个字,然后元神缓缓睁开眼睛,她身体周围散发出红色的光点,那些光点没有任何阻拦的往身体四周散去,最后君慕倾明显就感觉到,元神正在一点一点透明,随着红点往四周蔓延,元神也在慢慢消失。

    这让君慕倾心中一紧,她错愕的看着这一幕,从来没有听说过元神可以消散的,但是她的元神正在消散,自己没有感觉到不适,反而觉得身体里面,充满了力量。

    “轰!”第一道天罚从天而落,在众人的注目下,直接没入君慕倾的身体。

    而她依旧紧闭双眼,一点痛疼的感觉都没有,只见闪电落下,就这么直接消失在她身体里面,这次没有小黑点,也没有元神,她也丝毫没有感觉到闪电落下,而带来的痛楚。

    所有人看着第一道天罚落下来,君慕倾身体一点事情都没有,不禁吞了吞口水。

    他们一直都知道君慕倾变态,可要不要这么变态,这是天罚,怎么落入她身体以后,她连眉头都不皱一下,身体也一点伤痕都没有?

    要不要这么变态!

    项羽彻底石化,他很久很久眼前,就见识过君慕倾的变态了,可现在这样,未免也太变态了吧!

    这可是晋升天罚!

    众人纷纷捶胸叹息,恨不得就这么晕过去,他们有种,晋升其实就这么简单的感觉。

    可偏偏在他们身上,晋升就那么痛苦,天罚带来的疼痛,哪次不是生死关头。

    君离尽管已经见识过一次,就是天罚落入君慕倾身体,她不会有任何伤害,但是看到这一幕,他还是忍不住惊叹。

    魔兽见过君慕倾晋升,而这些人都没有见过,看到这么牛叉的晋升,他们差点吐血。

    紧接着第二道闪电没入,看着第二道闪电,他们总感觉有什不同,却又说不出来其中的变化。

    在第二道闪电没入的时候,君慕倾皱了一下眉头,她感觉一阵麻意,尽管只是一瞬间,她还是感觉到身体明显麻痹了一会,也就是说,这一道闪电比上次的更加猛烈。

    紧接着又是几道闪电落下来,君慕倾都只是皱了一下眉头,然后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一阵凌乱,看着君慕倾,不禁在心里狠啐。

    有她这样的吗?晋升领王的闪电早就够了,天罚到现在还没有过去,那一道接着一道的闪电落下来,她就没有半点事情?

    所有人那叫一个不敢置信啊,这么变态的晋升方式,他们都是第一次看到。

    寒傲辰站在一旁,见这些闪电,和平常晋升的没什么两样,这才松了口气,也不奇怪为什么,晋升领王天罚都已经落完了,乌云依旧没有散去。

    “她上次晋升的时候,是昏迷状态,所以天地法则并不知道她已经晋升,这次天地法则以为她一连晋升两层级,所以天罚会比较多。”寒傲辰不缓不慢的解释道,看着他们眼睛都快瞪出来的模样,不禁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所有人恍然大悟地看着君慕倾,难怪了,他们就说这么奇怪,天地法则还没有散去。

    君慕倾受伤昏迷的事情,所有人都知道的,可是没想到,她昏迷也能晋升。

    “变态!”

    “禽兽!”

    “怪物!”

    项羽罗塞花千娆狠狠啐道,心里早就已经泪流满面了,他们受伤昏迷的时候,为什么不能晋升,为什么?

    尼玛,昏迷晋升居然可以躲过天地法则,没人说过可以这样啊!

    他们三个好像忘记了,也没有人在昏迷的时候,能够晋升,当然不会有人知道,不知道怎么说?

    莫相守看着君慕倾,嘴角勾起笑容,再不快点,徒弟就要追上师父了。

    北宫煌和凤如歌早就满头黑线,晋升领王!

    她才多大,今天才十八,成人礼!

    可是,就已经是领王了,这是真的吗?他们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,太牛叉了,十八岁的领王!

    这样的天赋,可以说是恐怖!非常恐怖!

    君离和月苍龙激动的看着君慕倾,领王了,她已经领王了!

    就在众人惊喜,惊悚的时候,一道紫色的闪电,从空中轰然落下。

    靠之!

    所有人睁大双眼,顿时感觉一阵凌乱,紫色闪电!

    在众人的注视下,紫色的闪电,瞬间没入了君慕倾的身体,紧闭的赤红眸子瞬间睁开,这次就连瞳孔都染上了红色。

    好痛!

    君慕倾紧皱眉头,她已经很久都没有感觉到这么痛了,元神已经在身体里面慢慢透明化,甚至是消失,不,那不是消失,而是和身体合二为一。

    元神和身体合二为一了!

    君慕倾猛地惊醒,万万归一,一而分万!就是元神融合身体!?

    就在此时,她只感觉到一股力量从四面八方冲击,撕疼了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那不是元神再次凝聚,而是元素,元素从四面八方涌动,仿佛融入血骨一样。

    “元神融入身体,元素融于血骨,小倾你的力量又上了一层楼。”血魇在空间里面说道,嘴角还勾起一抹笑容,他的契约者逐渐成长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么快就将元神元素融于身体的一部分,比常人更快的领悟到,万万归一,一而分万。

    这个领悟,有些人即便是到了尊王,甚至是大尊王,都不能领悟到,人类太过于依赖元神,以为只要元神不灭,自己就不会死,他们却不曾想过,如果你没有元神给人灭,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?

    君慕倾微微一愣,又上了一层楼?

    脚下斗技阵缓缓展开,那瞳孔中的红色,已经恢复了黑色。

    天上的乌云,在最后一道闪电落下的时候,就已经散开,天空再次恢复它原本的色彩。

    只是天空下面,一群石化的人,久久都回神,眼中满是惊悚。

    紫色闪电!

    有没有搞错,有谁晋升的时候,闪电是紫色的!

    要不要这么恐怖?

    这下就连魔兽都被吓到了,他们都没有见过紫色闪电,她怎么晋升领王,就遇上了紫色闪电,看那力道,还不弱,最最最恐怖的,君慕倾一点事情都没有,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靠!君慕倾,你丫的吃什么长大的!”项羽跑到君慕倾身边,看着她脚下的斗技阵,几乎和她的身体融成一团,甚至是连在一起,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斗技阵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抽动了一下,他这么激动做什么,只是三级领王而已,又没有直接突破领王,进入领帝。

    项羽此时要是知道君慕倾的心声,一定会直接伸手掐她,自己从一级领王到三级领王,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,她一下子就到了!

    “变态啊变态。”罗塞双手环胸,走到君慕倾面前,他也感觉这斗技阵有什么不一样,就是说不出来,好像这斗技阵和君慕倾身体连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花千娆万千风情地喃喃开口,还带着幽怨,“为什么我昏迷的时候,就不晋升呢?”

    “千娆,最后一道闪电,你可以承受吗?”蓝枫微笑着说道,虽然只有一道,但是那闪电,也太怪异了,居然颜色是紫色的,那到底是什么样的闪电啊?

    花千娆顿时打了个冷颤,想到最后一道闪电,他心有余悸到现在。

    在最后一道闪电落下的时候,他都感觉整个人都懵了,眼睁睁看着闪电落入君慕倾的身体,他都感觉到一阵肉疼,结果,君慕倾半点事情都没有。

    果然是变态,每次做出的事情,都是那么的出乎人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可是,要不要那么夸张,要不要那么恐怖,紫色闪电啊喂!

    天罚过后,君慕倾身上的红光也逐渐消失,元素空间在瞬间就塌陷了,元素融入了血骨,君慕倾无时无刻都能够感觉到元素的跳动,甚至是它们的呼吸都能感觉到。

    月苍龙猛地走过来,拉过君慕倾,“倾丫头,你身上怎么一点气息都感觉不到了,好像就跟没有元素的人一样。”要不是那斗技阵,他真的会以为,她晋升失败,导致元素消失。

    所有人纷纷睁大双眼,他们也感觉到了,她身上现在一点气息都没有,就跟平常人没有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君离着急了,他走过来着急地问道:“倾儿,有没有感觉到身体不舒服?有没有很热?”上次她就是很热,身体也不舒服,他以为是生病了,才导致了那件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“老爹,没有,你别担心,这和上次不一样。”君慕倾笑着说道,上次的事情,老爹还记得,看来真的是印象深刻,想忘都忘不了。

    君离松了口气,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,他就担心和上次的情况一样。

    上次?

    月苍龙眯起眼睛,看着君离,“君离,你小子把话说清楚!”什么上次这次的,到底出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君墨和君心一把就拉住了月苍龙,绝对不能让外公“欺负”老爹!

    “外公外公,你听我说,上次真的没什么,那是十岁生日的时候,臭丫头有了一点点变化。”君心笑呵呵地说道,一下子就把“臭丫头”说漏了嘴,他赶紧捂住嘴巴。

    外公一定会劈了他的,上次叫倾儿臭丫头,就被劈了一顿。

    十岁生日?现在是成人礼!

    怎么隐约有什么?

    所有人狐疑地看着君慕倾,明明有了晋升的预兆,偏偏要到十八岁成人礼的时候,元素气息全无,以前她再怎么隐藏,总还是有元素涌动的气息,可现在就跟普通人没区别。

    十八岁的领王!

    天才啊!

    众人想到君慕倾晋升,心里已经在泪流了。

    万兽城内像是炸开了一样,他们不知道是谁在晋升,但是最后一道闪电,就足够让所有人震撼不已。

    紫色的,他们什么时候看到过晋升闪电是紫色的?

    别说人类,就连魔兽都没有看到过,魔兽和人都纷纷抬头看着天空,希望能看到什么,只是乌云在紫色闪电劈落的时候,就全部消失,他们再怎么看,也什么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很快就在万兽城轰动,经过万兽城的冒险者,佣兵都有看到,临君大陆出现了紫色的晋升闪电的事情,很快就变得轰动起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问,那是谁晋升,怎么会有紫色的闪电?

    君慕倾晋升了!

    十八岁的成人礼,大家都说,刚晋升,让君慕倾好好休息,也就散去了,尽管心里有疑问,那也不能现在就问啊。

    月苍龙在君心要“逃走”的那一刻,一把把他抓住,直接揪回了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“老爹救命啊!”君心泪眼汪汪的看和君离,君离想动手阻止,却也无能为力,那人是他岳父,他哪里敢放肆啊,所以也只能看着君心被拖走。

    君心那个叫悔恨不已,早知道他刚才就不说了,老爹和大哥太精了,他们明明知道,什么都不说,外公才找上他的。

    冤枉啊!

    可惜,他再怎么在心里呐喊,那也没用,月苍龙才不管那么多,直接拉着他就走了。

    月苍龙心里可是有一大堆疑问,现在能知道,他当然不会放过,更加不会错过,对倾丫头的了解,他知道的太少了,这次必须好好了解了解。

    月梦色看着君心被拖走,只能同情地目送,自求多福吧。

    魔兽们纷纷散去,没过一会,万兽城就传来惊天动地打斗声,君慕倾顿时满头黑线。

    所有人也慢慢离开,最后只剩下君慕倾和寒傲辰站在原地,笑的一脸无奈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,你算是彻底的把魔兽给刺激到了。”寒傲辰柔声说道,眼中带着宠溺,拉着君慕倾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看一眼寒傲辰,嘟了嘟嘴巴,“你还没有给我成人礼礼物。”她可没有忘记,他还没有给自己礼物,没有给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咱们去拿礼物。”说着,寒傲辰把君慕倾抱在怀里,两道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君忆站在一旁,轻咳一声,看着老爹汹涌澎湃地眼神,他能不能离开?

    “老爹,那什么,你应该开心才对,你看看,未来姐夫对老姐很好啊。”是很好啊,还很厉害,最最最重要的,长的太好看了!

    君离扭头看了一眼君忆,无奈地叹口气,“她开心就好。”他终于知道岳父当年的心情了,当初他忍痛成全了自己和湄儿,自己又有什么不能的,只要倾儿开心就好。

    这次的事情,君离算是彻底的明白了月苍龙当年的心情,那是绝对的有种女儿被抢了的感觉,特别是他才刚刚和女儿相见,就已经被抢了。

    虾米?

    君忆错愕的看着君离,老爹同意了?

    “哼!但是他想这样就拐走老子女儿,就太天真了!”说完,君离拂袖离开,嘴角却带着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君忆额角划下一滴冷汗,拐走,老爹,你想多了,要是老姐不想,谁都不能把她拐走好伐。

    君慕倾被寒傲辰拉着就离开了,等到再看到光的时候,他们已经坐在房间里面,桌上满满的都放了菜肴,各种各样的,好看到了精致,精致到了极品!

    指了指桌上的东西,君慕倾开口问道:“这东西,你确定真的是拿来吃的?”这单单看着就已经饱了,哪里还用吃啊!

    这些东西也太好看了,哪里像是用来吃的,从苍穹大陆到临君大陆,她还真没有吃过这么好看的菜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就放心吃,要是不够,为夫继续给你做。”寒傲辰拉着君慕倾坐下,全桌的菜一样一样的全部给君慕倾夹了一份。

    君慕倾诧异地看着寒傲辰,吞了吞口水,“这些都是你做的?”要不要这么厉害!

    这哪里是菜啊,简直就是艺术!一样比一样好看!

    “当然了,为夫特意学的。”她什么都不缺,所以他就想着给小倾倾做好吃的,把她养的白白胖胖的多好。

    “那我试试。”君慕倾拿起筷子,夹了一块晶莹剔透的鱼肉。

    其实她还是有点不忍心吃,这么好看,拿来看就好了,不过她还是很想尝尝,尽管她现在不用吃东西也没事,可这些菜,看着就让人有吃的**。

    好吃!

    君慕倾眼前一亮,猛地看着寒傲辰,“辰,你干脆做厨师得了。”太好吃了,还做的这么好看,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寒傲辰有这天分?

    寒傲辰用手撑着下巴,靠在桌旁,微笑着说道:“倾倾要是喜欢吃,以后每天我都给你做。”喜欢吃就好,这样才能养的白白胖胖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一下寒傲辰,然后就呆住了,他只是简单的坐在这里,和平常人一样靠在桌旁,可偏偏这动作在他身上,既优雅又高贵,偏偏他还笑的那么好看,做的菜还这么好吃,这还是人吗?

    “倾倾,为夫好看吗?”寒傲辰微微一笑,刹那间,就连桌上极品的佳肴,也变得暗淡无光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抽搐一下,缓缓回神,“还行。”说着,继续吃着碗中的美食。

    她还真是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菜,寒傲辰学厨还挺有一套的。

    还行!

    这让寒傲辰立刻笑颜逐开,即便是别人说他再多赞美的词,都不如小倾倾“还行”的两个字。

    他深深明白,小倾倾的“还行”,已经是很高的评价了,其他人她看都不会多看一眼,她这么说,就是说她认真的看过自己,所以说,他还是有魅力的。

    某人自恋的在心里想着,脸上的笑容更是隐藏不去。

    吃着碗中的东西,身边还有绝世男子夹菜,擦嘴,君慕倾感觉这才叫享受啊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想到去学做菜了?”君慕倾放下碗筷,一直吃的都是她,可她现在都吃饱了,四分之一都没吃完,他就是这么看着自己,好像看着就饱了一样。

    寒傲辰接过君慕倾手中的筷子,细心地帮她擦手,缓缓说道:“我想把你养的白白胖胖的,但是外面的东西太难吃,不如我亲自做。”小倾倾爱吃就好,他以后可以经常做给她吃。

    “跟你做的比起来,是挺难吃的,现在吃了你做的菜,你可要负责养我的嘴巴。”君慕倾觉得以前好吃的菜,现在都没有了兴趣,甚至觉得难吃,可见寒傲辰做的菜,对她的影响有多大。

    寒傲辰拉过君慕倾,笑眯眯地说道:“自然,为夫一定会负责的,对倾倾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君慕倾顿时感觉一阵狂汗,脸上却也有掩不去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这生日礼物还真是挺特别的。

    晋升之后再美美吃一顿,君慕倾眼睛都笑眯了,特别还是寒傲辰做的这么好吃的东西,虽然说不用吃东西也没关系,但是这么好吃的要经常吃。

    “小倾倾,你打算什么时候出手?”寒傲辰笑着问道,有些人就是不知死活,一而再再而三的碰触她的逆鳞。

    君慕倾垂下眼皮,冷声说道:“黑暗神殿的人有什么要说的?”

    “那些老家伙只是说,黑暗之神不允许他们管琅琊联盟的事情。”这件事情就连黑暗之神不敢去插手,幕后人究竟有多强大?

    黑暗之神?

    赤红的眸子闪烁出冰冷的光芒,君慕倾冷冷一笑,“那会不会和光明之神有什么联系。”那个女人,三番两次想置自己于死地,光明圣殿总殿,不是被她烧了,就是被她灭了。

    但是光明之神一定消息都没有,对这件事情好像是不知道一般,可谁又知道她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说不定,光明之神的势力,一直都比黑暗要强大一成。”寒傲辰喃喃说道,嘴角勾起一抹讽刺。

    “那一成是苍穹大陆的吧?”也只有苍穹大陆,没有黑暗之殿,即便是有,那也是暗处的,从不轻易让人知道,可见苍穹大陆的光明圣殿,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如何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寒傲辰点点头,就是苍穹大陆那一成。

    “不管有没有关系,该做的我们还是要做。”让那些人都知道,惹上她君慕倾,会有什么样的后果!

    寒傲辰点点头,笑的那么完美无瑕,“自然是要的。”

    他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小倾倾,别说光明之神,就算是黑暗之神伤了她,换一个便是了。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,眼中是那般的冰冷,眼睛深处闪烁着同样的光芒,不用多说一句,他们就已经知道对方心中的想法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吃完美食,两人又回到万兽城,黑暗神殿的人来找寒傲辰,他也匆匆离开,而君慕倾则往相思的房间走去,她听说相思已经醒了。

    刚走到门口,君慕倾就看到手里拿着一把匕首,嘴角还带着笑容。

    “看来,我的极品天火神器,还不如着中品天火神器,真是太伤心了。”君慕倾倚在门口,打趣说道,从气息上都能看出来,这神器谁炼制的。

    没想到那个炼器师还真是大手笔,中品天火神器都能轻易送人,看来有些事情发展的很顺利嘛。

    “死女人,老娘都快死了,你还取笑。”相思双颊一红,轻哼一声。

    君慕倾笑着走进去,在床前坐下,“我看,你是因祸得福,现在感觉怎么样了?”她喜欢那个炼器师,别以为自己没看出来。

    “福?你给的老娘的啊?现在好多了,明天就能活蹦乱跳,保证能把你万兽城全部走一遍。”是福吗?人家怎么想的都不知道,而且他要是知道自己是魔兽,还不知道会怎么想。

    君慕倾挑了挑眉头,笑着说道:“我倒是想给,不过我要是给了,有人会不同意的。”魔兽和人类结合又不是说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讨厌。”相思故作害羞状,知道了还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咱们能不能别装,你到底遇到了什么,怎么会受伤的。”最近好像很多人都受伤了,就连黄沙城堡都没了,百里玺还真能下手。

    相思叹口气,缓缓说道:“老娘差点就往人家陷阱跳了,我往万兽城这边走,本来离开的墨莲突然杀出来,靠!”还以为那个缠人的家伙走了,结果在半路等着她!

    “真的是墨莲?”他怎么会帮百里玺做事情了?当初他不想杀自己,甚至还告诉自己有人要杀她,那家伙很单纯,怎么会帮百里玺杀人?

    相思翻了翻白眼,“不然你以为普通人能把我伤成这样,不过我没想到,那个墨莲,居然是兽人,这样也就算了,还有一头契约兽,我去,太牛叉了!”兽人能契约魔兽,她还是第一次看到。

    “召唤师?”君慕倾睁大双眼,兽人契约魔兽?这到底是兽还是人啊?

    “不然老娘怎么会没有还手之力!”相思那个恨啊,一头魔兽就算了,再加个兽人,两个打她一个,实力都在她之上,简直就太可耻了!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抽搐一下,拿过相思手上的匕首,“看来这是他常用的神器,你认主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打算还给他。”无功不受禄,她不能白拿不是。

    “人家给你了,你干嘛还给人家,再说了,这个时候,你还打算去驯兽工会?”琅琊联盟是吧,就不知道玩阴的,谁玩的过谁。

    相思愣了一下,也对,这个时候,怎么能随便走出这里呢,外面实在是太危险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要出去也很简单,把伤养好再说。”还挺不错的,毕竟是中品的天火神器,应该是那个人能炼制出最高等了吧。

    相思立马点头,“上好了就行?太简单了!”不就是疗伤吗?小意思!

    “那我就去休息了。”今天的事情的确也够多了,成人礼才刚到一半,然后就是晋升,再来就被寒傲辰拉着出去吃东西,谁的成人礼有这么多事情?

    相思接过匕首,笑着说道:“赶紧去吧。”

    君慕倾笑着走出去,回到自己房间以后,她又去了空间。

    金龙的伤已经好了很多,不过就是不肯出来,原因是某条五爪金龙不愿意拟态人形,宁愿住在金莲池里面。

    “我说玄金,你好歹是龙,血魇和玄武都拟态人形了,你还有什么不愿意的?”君慕倾坐在池边,原本一朵金莲,现在已经是满池金莲了,空间里也变得生机勃勃,几乎是种什么就活什么,一点都不用去照顾。

    玄金伸出一个头,水上的金莲立刻移开位置,“我就是不出去!”他不要拟态人形!

    “……”君慕倾一阵无语,它不出去就不出去吧,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,她又不会逼它不是。

    “那你好好呆着,不过你也不能永远待在金莲池。”它毕竟是五爪金龙,腾云在九重之巅的魔兽,现在在这金莲池,算怎么回事?

    玄金何尝不知道,可它就是不喜欢人类世界,宁愿待在这里,也不要出去。

    “小倾,它愿意待就待着。”血魇火红的身影出现在君慕倾身边,如火焰的眸子带着几丝冰凉。

    “你不怕它憋坏了?”君慕倾站起来,双手环胸,她只是心疼金莲池的灵气而已,玄金待在这里,每天得被吸走多少。

    “无所谓。”血魇耸耸肩,愿意待就待着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他们都这么说了,那就没事,还省了麻烦,突然冒出来一只魔兽,气息还不寻常,她也懒得解释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血魇再次问道,已经确定了,她不会再甘愿挨打。

    君慕倾脸上勾着笑容,看着远方的如画的景致,“既然他们喜欢玩阴的,那我们就奉陪到底,就不知道,最后谁玩的过谁。”这次她可不会坐等挨打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可以有。”血魇点点头,嘴角勾起笑容。

    玄金看着眼前的一人一兽,在水底打了个冷颤,立马把头缩回去,也不知道是谁惹上他们,还玩阴的,玩的过君慕倾么!

    和君慕倾玩阴的,这不是找死吗?从它被弄进空间以后,就没有见到谁,玩阴的能玩过君慕倾。

    谁这么找死?找死的方法多的是,他怎么就选了一种,最痛苦的,看来真是活的太美满。

    空间里面寒风呼啸,所有的东西都在颤抖,冰冷的气息在周围蔓延开来,让万物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万兽城一如既往的安静,只有城中的部分人,才知道其中的波涛汹涌。

    只是外面的人,好像还是很自负,好像以为不管他们做出什么事情,君慕倾都不敢对他们动手。

    而她君慕倾从来就不是心慈手软的人,也从来没有她不敢的事情,别人狠,她可以比别人更狠,代价更是千百倍!

    她从来不是好人,说她是坏人,也算不上,可一旦惹上了她,碰触到了她的逆鳞,那后果,一定会很惨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昂,大反攻开始,让那些人知道,君慕倾从来不是好招惹的!哇咔咔!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