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富!?

    北宫煌和凤如歌狐疑地看着面前的人,就他也是首富?真的假的!

    “我便是我,和莫家没有什么关系。舒悫鹉琻”莫相守淡漠地说道,语气中带着些淡淡的情绪,不知道是什么原因。

    君离微微一愣,然后笑道:“抱歉抱歉!不过倾儿这些年还是要谢谢你。”三大传奇人物之一,居然会是倾儿的师父,这让君离既惊讶又惊喜。

    莫相守笑着说道:“倾儿是我徒弟,君少主客气。”

    君离怔怔的看着莫相守,“君少主”这个称呼已经很多年没有听过了,即便是在君家,那也是曾经的称呼,这种感觉还真是陌生又熟悉。

    “老师……”君慕倾扭头看了北宫煌一眼,现在他还想逃吗?

    北宫煌很想仰头看天,当做没有听到,但是他也看到了自己学生眼中的警告,只能走到莫相守面前,面无表情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这是低调,低调,不想让人家知道他的身份,还真是的。

    “相守,好久不见。”他真的不想见到,能不能不见!

    莫相守怔怔地扭头看着北宫煌,张了张嘴巴,“是你!”这家伙怎么也出现在这里了!

    北宫煌顿时满头黑线,看到自己在这里,有那么惊讶吗?他本来就是这边的人,只是没有跟谁说而已,真是的,真是的!

    君离再次凌乱,难道又是什么大人物吗?还是说他很久没有回苍穹大6,很多事情都不知道了?

    “不就是我!”北宫煌不情愿地回答,要不是看早倾儿的份上,自己才不会来叫他!

    凤如歌当场就郁闷了,他们当自己是透明的啊!

    莫相守轻咳一声,苍穹大6的三大传奇,最后不是变成了倾儿的老师就是师父。

    君忆扭头看了看周围的人,立马走到凤如歌面前,“你干嘛站在这里,你是我老姐什么人?”长得比老爹差了点,不过还能看的过去。

    凤如歌嘴角抽搐的更加厉害,这小子是来戳他痛脚的是不是,难道刚才没有听到他说是他姐姐未来的师父吗?

    抽了抽嘴巴,凤如歌还是什么都没有说,他不要和一个小子一般见识,绝对不要,绝对不要,要有大家的风范,对,大家的风范。

    一阵阵默念,那抽动的嘴角终于平静了下来,君慕倾忍俊不禁地看着凤如歌,其实他要是做小忆的老师这也不错。

    以小忆的身份,还有天分,去神举学院是绰绰有余的,想到这里,君慕倾立马有了打算。

    “赤君,你回来了?”君风华从房间里面走出来,就看到君慕倾一行人站在外面,也不知道在说什么,她幸喜地走过去,愣是把北宫煌和莫相守给挤开了。

    北宫煌和莫相守看着君风华的举动,顿时一阵无语,他们是被人嫌弃了么?这么两个大活人站在这里,她都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凤如歌站在一旁偷笑,让他们得瑟,让他们得瑟,小风华真的是太可爱了。

    君离有些莫名其妙,赤君?倾儿什么时候觉赤君了?

    “风华,这段时间谢谢你。”要不是有她在,她也不能这么安心。

    “客气什么,相守大人住的地方,我已经安排好了,还有过几天你生辰,我也开始准备了。”君风华笑呵呵地说道,身上的气息,早就没了以前的不懂世事。

    这么几年下来,她都变得更加干练,把君慕倾的万兽城管理的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生辰……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抽动一下,就是因为生辰她才担心呢!

    “生辰!”北宫煌立马凑到君慕倾面前,这丫头生辰,自己怎么不知道,风华丫头都知道的事情,自己居然不知道!

    “成人礼。”君慕倾如实说道,反正大家也该知道了。

    成人礼!

    没有礼物怎么可以!

    北宫煌和凤如歌相视一看,双双消失在众人眼前,成人礼,这么重要的事情,他们都不知道,这怎么可以,至少也要准备礼物什么的才行,成人礼这么重要的事情!

    莫相守诧异地看着君慕倾,他看来是回来对的时候,赶上她的成人礼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爷爷他们怎么样了?还有奶奶,佣兵团和佣兵工会怎样了?”君慕倾迫不及待地问道,恨不得立刻就知道他们的消息。

    君离惊讶地看着君慕倾,她以前不是怪他们的吗?转念一想,倾儿都变得如此强大,肯定也知道全部的事情真相,最后也就释然了。

    “君家一切都好,四大家族已经慢慢恢复平静下来,至于佣兵团,貌似雪洪佣兵团突然全部消失,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,血月佣兵团已经到了十大佣兵团的第二位,至于青火佣兵团,团长已经是尹弑杀了,佣兵工会也由尹厉打理,这不都是你的功劳么,你应该心里也有数了吧?”谁能想到,这么一双纤细的手,颠覆了整个苍穹大6。

    君慕倾嘿嘿一笑,的确是在她的预算之内,只是雪洪佣兵团突然全部消失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君离轻咳一声,他怎么越来越听不懂了,苍穹大6一直是五大家族相互牵制,怎么变成四大家族,还有佣兵团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相守大人,这五大家族的事情,怎么变成四大家族了?”君离还是打算问问,知道君家没事,他已经很满足了,可毕竟这之间的牵动,他还是想了解一下。

    莫相守惊讶地看向君慕倾,她没有把雷家的事情告诉君离吗?他还以为君离老早就知道了,现在看来,他并不知道啊!

    “伯父,雷家已灭。”君风华笑盈盈地说道,眼睛看向君慕倾,也只有赤君,才能做到,把苍穹大6翻天覆地,五家变四家,她现在在苍穹大6,只怕已经是神话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雷家已灭!

    君离呆滞了几个呼吸,眨了眨眼睛,五大家族在苍穹大6已经有几百年,五大家族僵持的局面,更是上百年都不能打破,谁能有这么大本事,能把雷家灭了!

    君风华真的很想真相,不过想想这件事情还是让赤君说出来比较好,她还是站着就好。

    莫相守也没有开口,一双眼睛也放在君慕倾的身上。

    见所有人都看着君慕倾,君离心里狠狠一抽动,表情不敢相信地看向自己的宝贝女儿,“倾儿?”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君慕倾轻咳一声,“老爹,那什么,雷家被灭,那是自取灭亡,他们想要操控魔兽,势力也一日不如一日,后来他们更是想要和万丈谷,六色谷明宗联手,攻入阴月城,这才被其它四家灭了。”她极其简洁地说道,好像里面根本就没有自己的事情一样。

    “那你有没有事情?”君离着急得问道,此时哪里去想雷家怎么怎样,出了什么什么事情,女儿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君慕倾笑着摇头,心里的暖意久久不能散去。

    莫相守和君风华没有在说话,她说这话,就是不想让君离担心,他们都看出来了,当时之战他们也没有亲眼看到过,更加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,还是选择沉默的好。

    “雷家敢那么对你,灭了更好,不然老子回去也灭了他们!”君离气愤地说道,活该被灭,要不是他们现在就别人灭了,他回去的时候,都要灭了雷家!

    莫相守和君风华站在一旁,嘴角抽动了一下,真不愧是两父女,想的事情都一样。

    残影从空中闪过,瞬间出现在君慕倾身边,火萤一把就把君慕倾抱住,“君慕倾,怎么样了怎么样了,九雷轰顶顺利吗?”成年那什么的,太恐怖了,当初她就差点没命,自己不过是区区三雷,玄金的却是九雷!

    想想都打冷颤,多她太多了,太恐怖了!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抽搐地看着火萤,她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,哪壶不开提哪壶!

    就在几道目光,直直的放在君慕倾身上的时候,水刃匆匆走来,狂汗地看着火萤,“主人,我一下子没看住她。”

    主人回来了,九雷轰顶当然就是没事,这火萤干嘛还跑来问,这么多年,教会她那么都东西,怎么还是这个性格,该怎么说她才好!

    火萤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,魔兽成年的事情,人类是很少有人会知道的,要是被人类知道魔兽还有成年的九雷轰顶,

    那魔兽就会更加危险了。

    她绝对不是故意的啊啊啊啊!

    就在君离想要问什么的时候,黑翼匆匆走来,一身黑色的劲装,黑亮的眼睛闪烁着光芒。

    “主人,大公子二公子到了,还有六王城其他六王也来了,灵儿,无家四人也是。”黑翼笑着说道,知道主人生辰,他们一个个都来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眼前一亮,赶紧扭头看着君离,“老爹,大哥二哥来了,你不是一直想见的吗?”幸好大哥二哥来了,不然还真是不知道那九雷轰顶怎么解释,他们虽然不知道九雷轰顶是什么,单单听名字也能知道,那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君离迟疑了一会,然后点点头,心里还有点紧张,终于又能见到墨儿和心儿了,很久没见到他们,现在他们一个个都长大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下?”他应该是匆匆赶来的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他们一家人团聚,他就不去凑热闹了。

    君风华也开口道:“赤君,我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好,明天我把这些天发生的事情,在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风华总是在她回来的时候,告诉她城里发生生的事情,她也是这样,离开和不离开,都对万兽城的事情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君忆匆匆走到君慕倾面前,露出可爱呆萌的表情,“大哥二哥!”好紧张,要见大哥和二哥了!

    上次见面,也不知道他们就是大哥和二哥,君忆再次深深后悔,没有早点看画像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去看看。”君离迫不及待地往前面走去,说是走过去的,更不如说那速度已经算得上跑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和君忆赶紧追上去,火萤也想追上去,却愣是被水刃给拉住了。

    “水刃,我要去见鹤舞!”鹤舞来了,她要去见啊,好久没有见到鹤舞了。

    水刃摇摇头,拉着火萤就往相反的方向跑去,从今天开始,他要教火萤另外一件事情!

    “水刃,你放开我!放开我!”火萤大声叫道,她要去见鹤舞,鹤舞!

    君风华看着两只魔兽离开方式,不禁笑出了声音,“若是以前,我从来都不敢想象,魔兽会这么可爱。”

    在人类的认知当中,魔兽都是凶狠的,人类见到就必须要杀的,而且绝对不能留情,其实他们不知道,魔兽比人类更加可爱,而且他们从来都不会耍心机,算计同类。

    魔兽!

    莫相守看着火萤和水刃离开的方向,眨了眨眼睛,那是魔兽!

    君风华微微一怔,她怎么就忘记了,相守大人还不知道那就是魔兽的,“相守大人,如果没事,我就先走了。”说完,君风华迈开步伐离开。

    莫相守还想问什么,最后也就只能站在原地,看着宏伟壮观地万兽城,他不禁感叹,能建立万兽城的人,也就是有她了。

    天下所有人不能做到的事情,她都做到了。

    君墨和君心坐在万兽殿里面,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,可是每次都是要在这里等君慕倾。

    不为别的,这里有魔兽,不能随便走动!

    只怕见自己妹妹还要这样的,也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了,不过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说大哥,那丫头到底回来了没有啊?”君心不驯靠在椅子上,吊儿郎当的样子,还和以前一样,没有半点变化。

    君墨温和一笑,还是如同谪仙一样的气质,“心,你这样倾儿看到,又要笑话你了。”都多大的人了,还和以前一样,难怪倾儿老是笑话他。

    “就是,君心,你赶紧坐好。”千灵羽附和着说道,总像个没长大的孩子,哪里想人家哥哥。

    君墨说话,君心敷衍两句就过去了,但是千灵羽都这么说了,君心也就只能坐好。

    君然温柔一笑,他们两个的性子都差不多,但是能说服君心的,也就只有千灵羽了。

    君墨扭头看了一眼君然,把她的小手握住,这下“仙人”终于有了一点“凡人”的味道了,做到这样的,也就只有君然。

    “你们,太过分了,居然当众秀恩爱!”项羽指着他们两兄弟说道,何止是过分,简直就是太过分了!

    罗塞也不慢的轻哼,真不知道这两兄弟为什么这么齐,就连夫人也能同时找到,都不能调侃一个,还被人家在他们面前秀恩爱。

    夏竹青严肃坐在位置上,从不轻易说话,他的冷静,有个时候都让人怀疑他是不是火元素的人。

    蓝枫还是带着以前如春风的笑容,说话也总是轻轻的,“你们如果羡慕的话,不妨去找找。”他们也到了该找的时候,要是在苍穹大6,爹娘早就催他们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两道声音异口同声地响起。

    他们才不要,一个人多自由,君墨和君心有了君然和千灵羽以后,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,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诸葛明日无奈摇摇头,为什么他们要拉着自己过来,六王城的高层都离开了,要是外人知道了怎么办,那该多危险。

    他一心想的,只有六王城的安危,至于君慕倾,他的想法还是和以前一样,说是没有丁点变化,那都是骗人的。

    万丈谷的事情,诸葛明日也算是改观了不少,只是有些人就是不肯承认。

    无家四人有些着急,他们上次见过姑娘以后,已经很久都没见到了,听说她的伤是好了,没有见到,他们还是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无舞,鹤舞去哪里了?”无初疑惑地看了看周围,自从进了万兽城,就没有见过鹤舞的踪迹。

    “还能去哪里,万兽城那么多魔兽,她总要去看看。”特别还能够用魔兽的姿态,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人类世界,她就更加兴奋不已了。

    小倩着急地看了无舞一眼,“无舞,我还是有点紧张。”她刚刚进入神门,她真的好紧张。

    火灵儿笑道:“没有什么紧张的,姑娘还是以前的姑娘。”从来就没有变过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有了火灵儿的安慰,小倩呼出一口气,期待地看着门外,她还是第一次来万兽城,这里比六王城还要宏伟壮观。

    在众人着急的等待下,终于一道身影匆匆从外面走进来,原本还以为君慕倾来的众人,等看清楚来人以后,都纷纷翻了翻白眼。

    君忆噌的一下,走到君墨和君心面前,露出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他是谁啊?”项羽眯起眼睛,看着君忆,这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。

    君墨和君心摇摇头,他们也只是见过一次,不知道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“大哥二哥,你们怎么不认识我了!”君忆皱着眉头说道,他们才见过不久的,他们怎么就忘记了?

    大哥二哥!

    项羽罗塞立马走到君墨君心面前,狐疑地看着面前的人,“你们别告诉我,这个就是君慕倾。”女大十八变,也不能这么变吧?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鄙夷的目光从四周射来,他们在想什么,这是男的!男的!

    君心一巴掌拍过去,“滚滚滚,说什么呢!”他们眼睛长屁股上面了不是!

    君忆嘴角抽搐地看着项羽和罗塞,这两个人在想什么,他怎么可能是老姐呢,再说了也不像啊。

    “老姐,他们不认识我了。”君忆委屈地转身,大哥二哥居然不认识他了,好歹在剑宗的时候,他们也见过啊,竟然这么快就不认识了,打击,绝对是打击。

    老姐?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!

    此时,所有人的心声几乎都是一样的,都在想着这突然冒出来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疑惑的时候,两道身影缓缓走进来,君忆立马就走过去,委屈地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当所有人眼中疑惑的时候,君墨和君心身体僵硬了一下,两人不约而同地站起来,怔怔地看着那个走进来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墨儿,心儿。”君离沙哑地叫道,他们都长大了,都不再是小孩子了。

    随着君离的目光,所有人满心疑惑地扭头往后面看去,就看到君墨和君心眼中闪烁着晶莹的光芒。

    君墨君心双双走过去,看着

    眼前的男人,他们异口同声叫道:“父亲。”

    简单的两个字包含了太多太多,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叫过“父亲”。

    父亲!

    所有人纷纷睁大双眼,看着君离,这就是他们老爹啊!

    君慕倾笑着走进来,“大哥二哥,我找到老爹了。”她找到了,虽然说中间发生了不少的事情,但是还是找到了。

    君墨扬起微笑,就像以前一样,揉了揉君慕倾的头,眼中满是宠溺。

    “倾儿做到了。”他们找到那么久都没有找到,但是倾儿找到了,真的找到了父亲了。

    君心也跟着揉了揉君慕倾的头,“臭丫头太能干了。”

    这么快就找到父亲了,太能干了!

    君慕倾甜甜一笑,笑着说道:“当然了,二哥也不看看我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万兽城城主。”君心点了点君慕倾的鼻尖,笑着说道,她还真是一点都不谦虚,和以前一样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四人都纷纷大笑起来,这一幕,仿佛又回到来芙水镇的君家,他们从来都没有分开过,这几年也从来都不曾别离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也没有出声,只是静静地看着,这一家人总算是团聚了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你们遗忘了我。”君忆哭丧着说道,还有他!

    他们的笑声乍然停止,君离和君慕倾无奈地看着君忆,君墨和君心还是一头雾水,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君慕倾拉过君忆,笑着说道:“你们忘了,这是小弟啊。”说着,君慕倾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老爹说现在还不是,告诉君忆身世的时候,不然他冲动的个性,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君墨笑着点点头,虽然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,还是没有戳破。

    君心也是难得的露出笑容,朝着君忆眨了眨眼睛,有个弟弟也不错,总不能老欺负臭丫头,她现在都是一城之主了,就更加不能欺负了。

    君然和千灵羽赶紧走过来,看样子还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君慕倾赶紧拉住她们,笑着介绍道:“老爹,这是大嫂,这是二嫂。”虽然没有成亲,大哥二哥不是在等老爹吗?老爹现在回来了,他们也该是时候成亲了,不能老拖着。

    “好,好!”君离激动地看着君然和千灵羽,是那么的欣慰,那么的激动。

    湄儿看到这一幕,一定会很开心的,一定会。

    “大嫂二嫂!”君离赶紧叫道,有嫂嫂了,还有两个哥哥,老姐,未来还有姐夫,太好了!

    君然和千灵羽点头应道,她们本就不是什么扭捏的人,自然是不会和平常家的姑娘一样,脸红害羞什么的。

    爱了就是爱了,脸红和害羞又能如何。

    “老子都没到,君离你敢抢老子外孙女!”月苍龙气冲冲地走进万兽殿,就看到那个已经消失多年的身影,表情更加愤怒不已,他还活着还活着!

    君离怔了一下,听到声音他就知道这次是真的躲不了了,不过他也没有想过再躲。

    “爹。”君离沉声叫道。

    月苍龙双手负在身后,轻哼一声,心里已是万千感慨。

    “外公。”君墨四人叫道,只有君慕倾眯起眼睛,看着月苍龙,正确的是说,看着他身后的人。

    他怎么会和外公一起来,难怪来万兽城这么长时间,都没有看到他出现,原来是他是去了月家,大老远的把外公给“请”过来了。

    寒傲辰低调地出现在万兽殿里面,没有惊动任何人,所有人的目光也放在月苍龙和君离身上,哪里还顾得上什么人突然出现。

    “爹,这个……”君离什么事情都能处理妥当,就是在面对这个岳丈大人的时候,他都不知道如何做,才能让他老人家开心起来,偏偏有人还不服老。

    殿中的人,看着君离对月苍龙叫爹,顿时一阵凌乱,这爹也太年轻了吧!

    “咳咳,外公,那什么,你要不要先去休息休息?”君慕倾淡淡问道,他一

    来就给老爹脸色看,想做什么!

    月苍龙看到君慕倾眼中的警告,差点呼天喊地,这丫头怎么和她娘一样,总是帮这家伙说话。

    他君离还真是有本事,让他女儿这样,外孙女又这样!

    忽地,月苍龙眼角余光看到站在门口的身影,他笑了,不只是脸上带着笑容,就眼中都带着深深笑意。

    君离一下子没反应过来,而且他听到这笑声的时候,只感觉后背凄凄,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君慕倾也一样,额角滑下一滴冷汗,“老头,你到底笑够了没有,笑够了就赶紧去休息,你敢欺负我老爹,我就再也不去月家了!”她不能让外公欺负老爹不是!

    君离听到这声音,差点就热泪盈眶了,还是女儿好,知道帮他说话,这两小子,养这么大,一点用处都没有。

    君墨和君心在心里暗暗叫屈,他们两个说话没用,每次只有小倾说话,才能让外公“淡定”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丫头,你怎么老帮着你爹说话!”他还是外公呢!

    “就帮了,谁让你欺负我老爹!”君慕倾双手叉腰,理直气壮地说道。

    君离赶紧点头,就是在欺负他,说的一点都没错。

    真无耻!

    月苍龙看着君离,憋着一口气,“我去休息!”他等着看君离哭的时候!

    见月苍龙离开,君离松了口气,幸好有倾儿在,不然他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“老爹,你也去休息吧,累了吧?”君慕倾笑呵呵的说道,然后扭头使劲对君墨和君心使眼色,她刚刚好不容易停息了一场风波,不能接着来第二场啊!

    君墨和君心早就看到寒傲辰了,赶紧走上来,“爹,我们去休息,顺便和你说说这几年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君心赶紧应和道,他们也不想见到未来妹夫被老爹欺负不是。

    寒傲辰早就已经被君墨君心认同了,月苍龙就算是不想认同,他也不能奈何君慕倾,当初他连女儿都没奈何,跟何况是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君离点点头,他是有点累了。

    寒傲辰这时才从门口走来,礼貌地和君离打了个招呼,那优雅地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样,顷刻间,就能显露出他的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君离其实还想问他是谁,结果就被君墨和君心给拽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……傲邪,太牛叉了!”项羽看着离开的人,把岳丈的岳丈叫来,分散注意力,这招也想出来了,厉害,真是厉害,连他都不得不佩服了。

    蓝枫和夏竹青纷纷站起来,脸上带着笑容,“傲邪。”他们又见面了。

    “又见面了。”他们都好久没见面了。

    罗塞站在门口,看着君离远去的背影,摇头轻叹,结果还是傲邪棋高一招。

    “公子。”无家四人纷纷叫道,就连火灵儿和小倩都对寒傲辰打招呼,他们都在阴月城的时候见过,也算是认识。

    只有诸葛明日坐在一旁,静静地看着他们,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,他刚想叹气,就被拖到了君慕倾面前。

    项羽热情地介绍,“傲邪大哥,这是我们六王城的军师,诸葛明日。”早就打算让他们认识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寒傲辰点点头,俊美的脸上,总带着淡淡的笑容,那举手投足,无一不显露着尊贵和优雅。

    诸葛明日错愕地看着眼前的男人,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人,正确的说,是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,眉宇间的气势,让人一看就知道他的不凡,尊贵优雅在不经意间就能显露无疑,这样的人,放到哪里,都是夺目的亮点。

    君忆站在一旁,眨了眨眼睛,难道这个就是未来姐夫?

    “对了,我们现在就去休息。”罗塞立刻往门外走去,人家两个人相聚,他们有怎么能待在这里,不行的不行的。

    项羽也赶紧离开,顺便把的还在一旁发愣地的君忆拖走,他家老姐和姐夫好不容易见面,怎么打扰。

    “喂!”君忆回神后,人已经消失在万兽殿内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纷纷离开,一下子大殿里面就剩下,寒傲辰和君慕倾两个人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笑着说道:“你居然还会去月家搬‘救兵’?”外公的确是能托住老爹。

    寒傲辰没有说话,而是拉过君慕倾,轻轻将她搂进怀中,“我是在城外遇到月家家主的,知道你找到爹了,我当然是要拜见的。”在看着万兽城,他还从来没那么紧张过。

    “得了得了,拜见就算了,不过我想过很多次,都没想过,你和老爹第一次见面,会这么平静。”想到老爹见到老城主时候,那个激动,她都觉得,他们两个要是见面,一定会惊天动地,哪里想过会这么平静。

    可是外公的出现,就让整件事情平静下来,虽然老爹还不知道寒傲辰,但是有外公在,事情就会变得简单很多了。

    而且有个这么出色的女婿,老爹有什么不满足的。

    寒傲辰轻轻一笑,搂紧君慕倾,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:“倾倾的老爹,我总是要见的,而且我还要跟他提亲,不然怎么把他的女儿抢过来。”语气中明显还带着几分笑意。

    君慕倾顿时满头黑线,抢过来……

    只是她现在什么都不想说,就想这么静静地靠着他,心里就会平静了,这段时间,真的发生了太多的事情。

    相拥在万兽殿的人,还不知道外面的人和魔兽都急坏了。

    涙城此刻被所有魔兽包围在里面,周围是漫天的疑问,老爹对青境城城主的态度,他们都看到了,当然他们更加想知道黑暗神殿殿主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“主子没什么反应,他说是该见见的。”涙城沉稳地说道,他都觉得奇怪,主子听到青境城城主的事情,怎么还能那么淡定,难道就一点都不着急?

    可现在他明白了,事实证明,主子就是主子,连一点腥风血雨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?”吱吱狐疑地看着涙城,这也太简单了吧?

    闪电一把扯过涙城,狐疑地紧盯着他,“你家主子怎么可以这么淡定。”白开心了,虽然他早就知道那个男人与众不同,可是也太不同了。

    涙城理智地让闪电松开手,拍了拍抓皱的衣服,“主子就是主子,不是我家的。”再说了,他现在都跟着主人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没想到。”弑云双手环胸站在一旁,对现在的结果谁都没猜到。

    所有兽都在低声议论着,暖暖和鹤舞坐在一旁,有些无聊。

    “暖暖,你说他们到底在说什么?”她怎么都听不懂,主人身边的人类不是很好吗?

    暖暖歪着头看着天空,“不知道,我想应该是主人的男人太好看了,他们都忍不住惊叹了吧。”是很好看,可是她每次都不敢看!

    那人是主人的!

    “当然了,那个人类不只是好看,还很厉害,主人的在死亡之岛的时候,他就一直在主人身边。”鹤舞笑着说道,模样还带着几分腼腆。

    她还是习惯叫君慕倾主人,一开始君慕倾就是主人,现在怎么能改口呢。

    暖暖睁大双眼,“鹤舞,你这些年有没有在六王城看到美人?”六王城应该有很多美人才对吧?

    美人啊美人!

    “当然有了,六王城实际上有七王,七个王都很好看,还有就是无初无非无诺,还有无舞都很好。”鹤舞笑着说道,和他们在一起真好,又像是回到了死亡之岛以外一样了。

    七王!七王!

    暖暖差点流口水,想到有七个美人,她那个叫激动啊!

    万兽城的事情都平静了下来,而桑漠当中,还有一个人在不停的逃窜。

    相思又回到了海市蜃楼,只是这里已经没有海市蜃楼了,绿洲都没有了,只有一个小水池在这里。

    看着被毁的海市蜃楼,相思恨不得立刻杀了百里玺,她千辛万苦建造地海市蜃楼,现在连渣都没有留下来,这都是百里玺做的好事!

    “谁!”相思猛地转身,冷声呵斥道。

    这个人不是那个一直追杀她的,气息不同,不

    然她早就逃了。

    熟悉的身影大步走来,当他看到海市蜃楼消失,微微一愣,惊讶地看着的相思。

    “老板娘,这里为什么……”华阙疑惑地问道,海市蜃楼突然就消失了,就连周围的景致都不见了,难道一切真的是海市蜃楼吗?

    看到是华阙来了,相思这才松了口气,“劝你还是赶紧离开,否则死了可没人给你收尸。”百里以内无一活物,她以前都不知道,百里玺有这样的手段!

    华阙不但没有离开,反而走到相思面前,“有我能帮上忙的吗?”他总觉得把她一个人扔在这里不太好。

    相思抿着嘴巴,没有说话,而是静静地看着眼前的水池。

    真的是要离开桑漠了,没想到自己还有一天,会被人类逼着离开桑漠,真是可笑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什么能帮上忙的,唯一能帮忙的,就是赶紧滚!”相思呵斥道,心里都快急死了,他再不走,就真的来不及了,她身上有小倾炼制的神器,他没有啊。

    华阙刚想说话,立刻感觉到一阵强大的气息扑面而来,然后就被一阵强力拉走,全身瞬间湿透。

    挣扎了两下,华阙才发现,自己现在正在水里,而刚才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。

    相思抬起右手食指放在嘴边,让华阙别挣扎,别说话。

    墨莲走到海市蜃楼的前面,脸上已经非常的不耐烦了,他追了好几天,都没有追到那个人,真是该死!

    这下,更加失去了气息,都找不到人在何处!

    处于在气愤中的墨莲,随手拔出墨色的长剑,四周立刻一阵黄沙飞扬,水中荡起了高浪。

    华阙皱起眉头,一旁的相思脸色大变,他受伤了,在这个时候受伤,上面的人,一定会发现他们的,到时候不但是自己死,还要连累他!

    该怎么办!该怎么办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噗哈哈,有外公在,老爹也被压制住了,所以说……哇咔咔…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