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白一回去,吟熙脸色就变得更加苍白了,血魇显然是不想理会他的事情,不然早就对他出手了。舒悫鹉琻

    君慕倾微笑地看着血魇回到空间,血魇还是老样子。

    看着吟熙,君慕倾的步伐往前面迈出了一步,冷眼看着吟熙,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君慕倾的话一出,所有人眨了眨眼睛,都懵了。

    刚才她不是还说,他是百里玺吗?怎么突然见又问他是什么人了?

    “呵呵,哈哈……”吟熙仰天大笑,当初花了那么多心思,就是为了让她减少警惕,没想到还是不能成功,而且她更是好像猜出了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吟熙苍白地脸色,变得狰狞起来,那如仙人得姿态,也慢慢变了味道,此时他全身充斥着戾气,目光也没有了刚才的温和,在一瞬间,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。

    君慕倾静静地看着吟熙的变化,好像这个才是真正的百里玺,以前自己那个全部不过是伪装而已。

    他在百里玺的时候,扮作废物,几乎瞒过了所有人,现在这样,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。

    吟熙仰天大笑,看着君慕倾,目光狰狞地说道:“君慕倾,我要看看,君家能护到你几时,月湄星才只是开始而已,哈哈……”他们能维护到君慕倾几时。

    逆天杖从混沌初开就存在,混沌初开,远古,上古,至今,逆天杖从来没有认主,现在居然选择了君慕倾。

    天意,天意!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!”君慕倾迈进一步,目光犀利地看着吟熙。

    君慕倾隐约间,好像知道了什么,心里变得更加冰冷起来,对于吟熙,她现在只有满腔的杀意。

    母亲的死,也跟他有关!

    吟熙没有回答,只是拿出摄魂鞭,咬破手指,一滴鲜血落在上面,顿时闪烁着变色光芒地鞭子,变成了红色,充斥着天空。

    君慕倾赶紧后退,她感觉到强大的力量从前面冲击而来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主子在等你,等你知道一切的时候,所有的事情,你都明白了。”吟熙地话才刚刚说完,紧接着一声爆炸传来,空中顿时一片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九头蛟和火焰虎,同时消失在魔兽的围堵之中,所有的一切再次消失,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去!居然引爆自身!”闪电愤恨地说道,有元神在,引爆自身也很痛啊!

    “他知道再打下去,是打不过主人的。”雪姬喃喃说道,那个人,为什么她会有种熟悉的感觉,还有兽族摄魂鞭怎么会出现在他手上?

    人类可以得到兽族的东西吗?

    一连串的疑惑从雪姬心底涌出,只是没有人可以回答她。

    引爆自身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,进入神门以后,有了元神,只要元神不毁灭,那就可以重塑肉身。

    要是有人用这个办法逃走,那就证明对手真的很强。

    吟熙被血魇刚才那么一震慑,早就受伤,而且还有君慕倾手上的逆天杖,他就更加不敢轻举妄动,为了能顺利脱困,他急忙下也只有这个办法。

    引爆自身!

    反正也不会死,只是要修养一段时间,重塑肉身而已。

    知道一切事情?

    那是什么事情,究竟是什么!为什么要连累母亲,为什么!

    君慕倾双目赤红,双手紧握,冰冷的气息充斥着天空。

    见九头蛟和火焰虎都离开了,所有魔兽都纷纷围过来,吱吱和小碧稳稳落在君慕倾的肩上,担忧地看着全身充斥冰冷气息的人。

    “主人。”霸嚣走到君慕倾面前,一手放在她的肩上。

    君慕倾缓缓抬起头,就看到一双双担忧的眼睛,她扯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突然全部回来了。”不是全部都去历练了吗?

    闪电猛地凑到君慕倾面前,笑着说道:“主人,我可是老远就感觉到那股讨厌的味道了,还有这么大的轰动,我们怎么可能没听到。”其实他们根本就没有走远,活动的范围都是能感应到主人存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所以这边出事情,他们就能立刻赶回来,他一开始以为只有自己这样,看他们一个个着急回来,他们都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没有兽走远,就是担心会出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所有魔兽纷纷点点头,心里一阵了然,原来他们大家都没有走远,心里想的事情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主人,那个人说什么了?你干嘛问是什么意思?”吱吱好奇地睁大双眼,一眨一眨地,那一个叫萌的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君慕倾微微一震,所有魔兽都好奇地看着她,好像刚才那一句,他们都没有听到吗?

    吟熙真是让她一个人听到,君家能维护你到几时?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么说?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他们都没有听到,是不是老爹也没听到?

    君慕倾低头看了一眼紧张站在地上的君离,大步走下去,她没事。

    “倾儿,你没事吧!”君离着急地问道,看着君慕倾一步步走来,她身体的温度也在慢慢恢复,心里不禁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君慕倾大步走到君离面前,轻轻摇头,“老爹,你就放心吧,我没事。”要不是血魇,她是打不过领帝级别的,还有逆天杖,它好像能感觉自己的危险,在最后一刻竟然能出现。

    “姐!”君忆立马凑到君慕倾面前,表情还在担忧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君慕倾笑着说道,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知道一切,还有什么事情,是自己不知道的?

    魔兽们都凝态人形,跟在君慕倾身后走下来,现在所有的人,对他们多了一份恐慌。

    “啐!那个人类真是太没出息了,居然引爆自身逃走!”火镰愤恨地说道,引爆自身没有谁可以挡住,太可耻了,这样就逃走了。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他会引爆自己的元神。

    引爆自身!

    周围像是炸开了一样,这么危险的事情也做!

    这个人疯了吧!

    君离见君慕倾神情有些恍惚,还以为她是太累了。

    “那也阡陌,立刻告诉所有人,离开这里。”君离沉声说道,这个地方是毁了,也不能再继续待下去。

    那也阡陌赶紧回神,赶紧按照君离的吩咐去做。

    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,一战过后,这个地方算是毁了,最后那个人居然自爆身体逃走!

    太不要脸了!

    所有人纷纷狠啐,然后跟着那也和阡陌离开,现在这里已经不能再待下去了……

    “老爹,我们也走吧。”君慕倾笑着说道,但是那双赤红的眸子,却总带着淡淡的冰寒,总让人觉得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君离点点头,那个人那一句话到底说了什么?好像只有倾儿一个人听到。

    一行人匆匆离开中央地带,在他们离开以后,这片地域就彻底的塌陷,形成了万丈深渊,逐放之地再次动荡起来。

    狂王领地中央的事情,很快就传了出去,这么大的动静,不想让外人知道那也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中央领地都变成了万丈深渊,可想这场战斗有多么的激烈。

    上千人的注视下,把这一切传的更广起来。

    同样的,所有人也知道,辰公子并不是狂王的儿子,而是狂王的女儿,不但如此,她还是五元素天才。

    为此就有人调侃,那“辰公子”不就是“天才公子”了吗?

    于是,在逐放之地,君慕倾又多了另外一个称呼,“天才公子”!

    狂王和“天才公子”的名声如此响亮,云无常和昌吉两个人都死了,不少人就不用害怕云家和昌家,都纷纷投靠狂王,凡事以狂王为首。

    这样的变故,只怕昌吉和云无常都没有想到,最后他们的势力,会逐渐的四分五裂。<b

    r>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帐篷外面,双手负在身后,这是临时弄好的,也算是有一个住的地方,房屋什么的,要重新找个地方建筑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匆匆走来,站在君慕倾身后停下。

    “主人。”霸嚣恭敬地叫道。

    “潇,回临君大陆,冒险联盟,琅琊联盟,让外公仔细的查!”君慕倾冷声说道,她不想一味的等着挨打,这次她要狠狠反攻,即便再次把临君大陆的平衡打破,她也不在乎!

    “是!”霸嚣立刻转身离开,没有丝毫的犹豫。

    百里玺,冒险联盟,吟熙,琅琊联盟……

    有人在她面前上演了这么多好戏,她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,可以看的出来,吟熙的城府有多深。

    霸嚣离开以后,雪姬大步走来,在君慕倾身后三步的地方停下,“主人,我是想来把兽族所有事情都告诉你的。”兽族的摄魂鞭都出来了,她觉得这些事情,应该全部都告诉主人,让她有所防备,不然今天的事情,要是再次发生,她一定会恨自己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应道,换做平常,她一定会让雪姬过一段时间再说,现在,她想立刻就知道。

    雪姬脸色沉了沉,然后说道:“兽族之中,包含了森罗万象的魔兽,生活在外面的这些魔兽,其实也都是兽族后羿,血魇大尊王,凤凰大尊王,龙王,这些是兽族地三王,血魇大尊王其实也相当于是上古神兽,从上古开始,他就已经是走兽族之王。

    这三王管理天下所有的魔兽,可是兽族内部,还有一位首领,这为首领并不属于王,甚至是比这三王地位还要低,它管理在管理兽族大小事务,不分走兽飞禽水族。

    可自从上位首领被杀以后,兽族就再也没有适合的首领出现。”她来外面,也是为了寻找当初那位首领是怎么死的,顺便找找有没有合适当兽族首领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挑了挑眉头,疑惑地转身,她还是没有明白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丫头在说什么,兽族包含了走兽飞禽水族,而她待的地方,只是兽族领域而已,领域有个首领管理里面的事情罢了。”血魇轻哼说道,被她这么说,一定会误导小倾的。

    还有,她干嘛把自己的事情说的那么详细,这兽族的丫头究竟是从哪里知道这些的,就连他属于上古神兽一类,她都知道?

    真是的!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抽搐了一下,原来是这么回事,他早说不就成了。

    “小倾,你要知道,兽族是有王的,这个王却不是大尊王和龙王。”至于那个领域首领,地位连他们都比不上,当然不能算兽族的王。

    兽族是有王的?

    “主人,主人?”雪姬疑惑地摇晃了君慕倾一下,自己没有说明白吗?

    君慕倾慢慢回神,笑着摇摇头,“我没事,也明白了。”她让自己去兽族,就是为了帮她找到下一任首领吧?

    “主人,那什么,我让你去兽族是为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?”雪姬惊奇的看着君慕倾,主人是怎么知道自己想法的?

    她当时看到玄武都乖乖听主人的话,所以就想让主人试试,看能不能去兽族找到,现在的兽族领域,四分五裂,必须要有一个首领才行。

    “嗯。放心我会去兽族的,我答应过的事情,一定会做到。”君慕倾笑着说道,这也属于是兽族机密了,不会有魔兽告诉一个人类,兽族没有首领,这无非是在告诉人类,兽族已经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雪姬是相信自己,才告诉她的。

    “谢谢主人。”雪姬甜甜一笑,一开始冷淡的性格,和吱吱他们相处以后,变得越来越活跃了。

    “只是没想到……”血魇,你已经这么老了。

    空间里面地血魇听到这话,差点没跳起来,亏他刚才还在担心她,那个人说的事情,毕竟是她至亲的,现在她居然这么调侃他!

    他哪里老了,虽然他的记忆是从上古开始,但是身体,身体还是很年轻的!

    “没想到?”雪姬疑惑地看着君慕倾,没想到什

    么?

    “对了,那个摄魂鞭是怎么回事?”看着雪姬紧张的样子,应该是个很厉害的东西,不过为什么会出现在吟熙手上?

    雪姬拍了自己一下,这么重要的事情,她差点就忘记说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,那个是兽族首领处罚犯罪魔兽的鞭子,听说是一件神器,每个兽族首领,都会滴血在上面,所以那鞭子集合了兽族各位首领的鲜血,威力强大。”那个时候她才会那么着急的。

    兽族的东西,出现在吟熙的手上,兽人,而且他们那边还有操控魔兽的。

    吟熙四种元素,却只契约了三只魔兽,这是怎么回事,按照他的性格,应该是四种元素都会契约魔兽才是的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~”天空突然之间乌云密布,厚重地云层从空中急速飞过。

    君慕倾猛地拉回思绪,看着天上乌云齐聚一个地方,她心里咯吱一响,大步往回走去。

    老爹这么快晋升,前几天不是才刚刚有预兆吗?今天怎么就晋升了?

    雪姬看着天上厚重的乌云,吞了吞口水,大步走回去,又是天罚,还这么厚重,好可怕!

    君慕倾才刚走到帐篷门口,就看到君忆急急忙忙地走出来,表情又兴奋又纠结,看到君慕倾走回来,他立马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姐!老爹要晋升领帝了!”这比预期的还要快!

    “你们做了什么?”君慕倾急忙问道,这几天她都在查吟熙的事情,老爹和小忆每天都关在屋子里面。

    君忆担忧地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帐篷,然后缓缓说道:“老爹吃了你给他的七彩金莲子。”老姐不会拍他吧,不要这样,他才刚知道的。

    七彩金莲子?

    “七彩金莲子是不会让老爹这么快晋升的,应该是老爹要晋升了。”君慕倾抬头看着天上的闪电,她要不要离开一下,这该死的天罚,每次都会劈她一道,可是她又不放心老爹。

    算了,天罚就天罚吧,她更加担心老爹。

    君忆睁大双眼,老爹要晋升了!

    “你这么惊讶做什么,前几天的时候,老爹就有突破的迹象,现在晋升,也很正常啊。”君慕倾忍俊不禁地看着君忆,他怎么好像看到了无比奇怪的事情一样?

    君忆眨了眨眼睛,呆呆地看向君慕倾,“姐,我要变强!”老爹都领帝了,老姐都领主了,大哥二哥只怕都已经是领王级别,他就连神门都没进,这怎么可以!

    他必须要尽快追上他们的脚步才行,这样下去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跟上去,不可以不可以啊!

    看着君忆坚定的目光,君慕倾嘴角勾起一抹笑容,“嗯。”他想变强,这也不是什么坏事,在这个肉弱强食的世界,一味依赖别人,更加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君忆脸上立刻又咧开笑容,蹦蹦跳跳了起来,他就知道老姐会相信他的。

    “你在外面,我进去看看老爹。”君慕倾沉声说道,就算要变强,也不是一时半会,谁知道这破天罚最后会劈几道下来,劈她就算了,小忆的等级,哪里能承受住晋升领帝的闪电。

    君忆迟疑了一下,然后才点点头,这天罚的确是太危险了,他也知道自己进去会很危险。

    君慕倾拍了拍君忆的肩膀,大步走进去,就看到君离纠结地表情。

    “老爹,你这是做什么?”君慕倾一进去,就看到君离那表情纠结,好像有点不愿意晋升的样子。

    君离见君慕倾走进来,赶紧说道:“倾儿,你快出去,这晋升的天罚会伤到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爹,我不会有事的,倒是你,你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?外公从来就没有怪过你,他一直都尊重娘的决定不是吗?”君慕倾知道,老爹还是放不下那件事情。

    这都要晋升了,要是还放不下,那就麻烦了,绝对不能这样!

    君离眼中露出一抹惊讶,小倾早就知道他的心结了吗?

    “老爹,如果你自责,倾儿才要自责,娘亲毕竟是为了保护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做的没错!这也不是你的错!”君离赶紧说道,亲眼看到湄儿

    死的,是倾儿,也正是因为这样,她活泼的性格,慢慢封闭起来,现在终于好点,他不想让小倾再像以前一样。

    君慕倾蹲在君离面前,握住他的大手,“是啊,当时老爹如果在,也会救倾儿,外公也从来没有怪你,就像当初,娘跪在他面前,请求他把自己在家族除名一样。”天下间,没有哪个父母会生儿女的气。

    外公就一个女儿,老爹自然也就相当于他的儿子一样。

    君离紧蹙眉头,他也知道,但就是放不下……

    “老爹,等你晋升以后,我们去看娘好不好,她还和以前一样。”君慕倾笑着说道,反正她的成人礼也快到了,老爹是要去一趟万兽城的。

    君离就这么看着君慕倾,大手抚上她的眼睛,脸上也终于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所有人觉得倾儿红发红眸奇怪,可是他不觉得,相反的,在他心里,这才是真正的倾儿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这一声过后,君离立刻感觉到自己身体变得轻松起来,经脉好像是在被什么东西在吸洗礼一样。

    君慕倾惊喜地看着君离,老爹终于放下了心结,这真是太好了!

    “咔擦!”在此同时,一道天罚落了下来,君离心里一阵紧张,他立马转动元神。

    君慕倾立刻后退一步,只是君离没有想到,她也没有想到,这落下来的第一道天罚,就是冲着她来的。

    靠!

    身体一个激灵,君慕倾满头黑线地看着天空,有没有搞错!

    她什么都没做好不好,为什么这闪电,又落到她身上来,该死的天罚,最好别让她抓到,不然它就死定了!

    在天罚落入身体的那一瞬间,元神睁开双眼,这次她居然站了起来,双手负在身后,傲立在元素空间之内。

    君慕倾顿时一阵凌乱,这跟她的样子,神态,就连气势都是一样的!

    闪电没入元神,就再也没有任何的反应,这次她没有再坐下,就那么站在空间里面,双手负在身后,缓缓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君慕倾用精神力戳了戳,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,她感觉五种元素的光芒,好像更加亮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倾儿!”君离着急地走到君慕倾面前,是他晋升,为什么天罚会落到倾儿身上?

    听到着急地呼唤声,君慕倾轻咳一声,缓缓说道:“老爹,我已经习惯了,你别担心。”哪次这天罚不是落一道在她身上,这到底是为什么?

    君慕倾那一个叫郁闷啊,每次都是这样,能不郁闷吗?

    没事?习惯了?

    有习惯天罚的吗?

    君离狐疑地看着君慕倾,那么强的一道天罚,落在她身上,这是晋升领帝的天罚,她真的没事吗?

    他哪里知道,就连魔兽晋升的闪电,天地法则都会给君慕倾来一两道,更何况是他晋升领帝的,这是第一道,那就更加不会有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没事,老爹,第二道天罚就要落下来了。”君慕倾满头黑线地扶着君离坐下,自己悄然退到一旁,额角划下一定汗珠。

    这该死的天地法则,上辈子自己一定跟它有仇!

    啊啐!应该是上上辈子!

    见君慕倾脸上正常,也没有什么神情,君离才松了口气,再次缓缓闭上眼睛,专心转动元神,等待着天罚的降临。

    “咔擦!”第二道闪电落下,这次是直接冲着君离去的,没有再落到君慕倾身上。

    君慕倾挑起眉头,看了一眼头顶,这一道和刚才那一道的力量,没什么两样,这破天罚是故意的,就是故意劈她的!

    算了,老爹没事就好,她反正被天罚劈中,也不会有什么事情,要不是必须承受天罚才能晋升,她都想替老爹把天罚挡下来了。

    第七道天罚落下来以后,天上的乌云逐渐散去,君慕倾站在一旁,不敢轻易去打扰君离,现在才是最关键的时候,不能去打扰父亲!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一旁,也不知道等了多久,终于君离睁开了眼睛,除了

    有些疲惫,看不出受了什么太重的伤。

    她赶紧走过去,着急地问道:“老爹,你没事吧?”她虽然承受了第一道,可接下来的几道是一道比一道强大。

    “老爹怎么会有事。”君离宠溺地笑道,语气还是有些虚弱。

    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拿出一枚黑色的灵丹:“老爹,把这个吃了。”这能最快的就恢复元气,上次她给老爹的,老爹一定都给手下了。

    君离也不推辞,吞下灵丹,没过一会,就感觉轻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这黑色丹药,是谁炼制的?

    君离其实心里早就疑惑了,倾儿身上丹药好像就是无底洞,怎么用都用不完。

    “老爹,你晋升了多少级?”君慕倾眨了眨眼睛,她可是看到那一闪而过的斗技阵,有好几颗星星,应该不止是一级两级吧?

    君离淡淡一笑,脚下再次划开斗技阵,蓝色的斗技阵闪烁出光芒。

    “四级!”君慕倾惊喜地说道,老爹把心结放下以后,居然一下子就晋升了四级,现在已经是四级领帝了!

    君离笑着点点头,是四级了,他都没想到这次晋升会这么顺利,看来有些事情,他是真的该放下了。

    “倾儿,这几天你查的怎么样了?”前几天他虽然闭关,外面的事情他还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俏皮地眨了眨眼睛,有些不想说,但是老爹问她,她就不能不说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发现那个人手上的鞭子,是兽族而已,幸好他不是兽族的魔兽,不然我第二鞭一定躲不过去。”君慕倾走到君离身边坐下,神情凝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能得到兽族的摄魂鞭,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得到的,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还有兽族首领就被人杀了,之后就是兽族动乱,兽族首领实力应该不会差,怎么会轻易就被杀了?

    君慕倾隐隐约约总感觉到什么事情,但是兽族的事情,她实在不是很了解。

    “倾儿,那个什么权杖是怎么回事?”君离想问很久了,但是他一直都没问,但还是好奇啊,想到那天的事情,他就更加好奇了,倾儿竟然是五元素!

    他当时都震撼了!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一眼君离,缓缓说道:“老爹,这件事情,我也不知道。”她是真的不知道,那逆天杖的事情,她都是迷迷糊糊的。

    一道红光闪过,血魇出现在君慕倾身边,房间里面立刻充斥着一道强劲的威压,让人透不过起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君慕倾手上也一道红光闪过,逆天杖就出现在她手上,还不停的抖动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君慕倾满头黑线地问道,已经很乱了,要不要再出来捣乱?

    “它说,它是独一无二的存在,现在的你还太弱了,只有你得到它的最后认可,它才会告诉你所有事情。”血魇不耐烦地说道,破权杖,让他堂堂血魇大尊王帮它解释!

    要不是看在小倾的面子上,他才不会理它!

    君慕倾眉头跳动一下,随手就把逆天杖给扔了,对,就是扔了!

    看着被扔飞的逆天杖,血魇笑了,他早就说过,让它别这么嚣张,逆天杖又如何,她不想要,随时就可以扔,这就是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君离刚发出一个音,一道红光立刻从外面飞进来,逆天杖不停的戳着地面,全身还闪烁着红光,好像很气愤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管你什么远古神器,还是上古神器,既然你已经认我为主,那只有我认不认可你的份!”君慕倾冷声说道,房间连立刻变得冰冷起来,温度急速下降。

    谁知道逆天杖戳地面更加重了,好像在发泄着什么一样。

    它是远古神器,从来都没有认主,在以前兽族,它也是被供奉着,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,可眼前的人类,好像一点都不把它放在眼里,更加不在乎它一样,这怎么可以!

    君慕倾满头黑线地看着地面,都已经出现了好几条裂缝了,它还敲,随手又是一挥,逆天杖再次消失在了几人眼前。

    这次逆天杖被拍飞的更远了,半天都没有回来了。

    bp;血魇站在一旁,什么都没有说,某只权杖,应该是第一次被人这么无视,看样子是很生气,但那也是它活该!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看了一眼血魇,她怎么感觉血魇,在幸灾乐祸?

    “血魇,你出来做什么?”他很少会出空间的,即便是逆天杖有事情,他也不会这么主动出来。

    血魇怔了怔,冰冷的两道目光射来,他轻咳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赶紧把那破塔从空间里面挪出来。”玄金就要成年了,到时候九雷轰顶不是开玩笑的,况且小倾的身体,是那么容易招惹天罚,要是当九雷轰顶下来,也算上她的一份,那不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九雷轰顶可不是普通的闪电,五爪金龙的成长天罚也不能小看。

    君慕倾愣了一下,差点把这件事情给忘了!

    “玄金什么时候成年?”君慕倾走到血魇面前,紧张地问道,必须找一个地方,老爹晋升她都会被天罚攻击,要是九雷轰顶,那不就更惨?

    血魇睨视了一眼君慕倾,慵懒说道:“七天以后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!”她还没找到地方呢!

    “我记得告诉你的时候,是半个月以前。”血魇掏了掏耳朵,就是她总招雷,招闪电,他才特地告诉她的,结果她给忘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囧囧地看着血魇,这段时间事情太多,就忘记了。

    “血魇。”君慕倾凑到血魇面前叫道,血魇出来一定会有办法的。

    血魇后退一步,警惕地看着君慕倾,“我不知道。”他要是有办法,早就告诉她了,也不会替她着急。

    九雷轰顶啊!

    想到九雷轰顶,君慕倾就一阵冷汗直冒,她有种预感,要是不离的远远的,一定会被九雷轰顶给轰了。

    九雷轰顶不是普通的闪电就在!

    就在君慕倾不知道该怎么做到时候,一道身影突然闪过,她愣了一下,抬起头看去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是哪里冒出来的!这是我女儿!你想怎么样!”君离立马把君慕倾拉到身后,像防狼一样看着血魇,臭小子,已经出现第三次了,都这么无视他,好歹他也是倾儿的老爹,再怎么样,不应该打个招呼?

    血魇懵了,这个人类到底在说什么?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从今天开始,离我女儿三步远,不,三十步!”他才刚刚和倾儿见面,怎么能让这臭小子把女儿抢走!

    君慕倾呆愣了几个呼吸,看着君离的表情,和当初外公提到他的时候,有的一比,她顿时一阵石化,老爹这是在想什么?

    “老爹,老爹……”君慕倾赶紧叫道。

    君离看向君慕倾,脸上立刻露出一抹笑容,“倾儿放心,老爹一定不会让这臭小子欺负你的。”敢欺负他女儿,做梦!

    君慕倾那叫一个凌乱,这都是什么什么事?

    “小倾,他到底在说什么?”血魇开口问道,这是他的契约者,他怎么会欺负。

    君慕倾轻咳一声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小子,你还装疯卖傻!”君离怒吼道,太过分了太过分了!

    “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爹!”君慕倾赶紧把君离拉到一旁,这可是血魇啊,大尊王!老爹这么吼他,他一定会生气的。

    “倾儿……他他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爹啊!他是我的契约兽!”君慕倾无奈地说道,到底让不让人说话了,让不让人说了,不就是契约兽吗?老爹至于这么大动静吗?

    虾米?

    君离还在怒吼的表情,立刻僵住了,他呆呆地看了一眼血魇,再看看君慕倾。

    契约兽?

    “人类,要不是看在,你是吾之契约者的父亲,吾一定捏死你!”血魇气呼呼地说道,他什么时候被人类这么吼过,就连魔兽看到他都集体下跪了,这个人类胆子会不会太大了!

    啊?

    契约者?真的是契约兽!

    君离赶紧收回架势,轻咳一声,“这个,这个……”他还以为……

    “老爹,你想多了。”老爹看到一个血魇都这么紧张,要是看到寒傲辰,还不知道会激动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君慕倾就一阵头疼,她好像有点了解当初娘的心情了,这是多么的无奈啊无奈。

    血魇轻哼一声,消失在两人面前,回到空间里面,连君慕倾都不理,就直接睡大觉去了,可见他此时是多么生气。

    君慕倾满头黑线地看着血魇消失的地方,看来有谁要倒霉了。

    君离轻咳一声,看着君慕倾的表情,“倾儿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叫血魇,是我的本命契约兽。”君慕倾正色说道,老爹为什么觉得血魇是呢?

    要是看到寒傲辰,老爹会是什么样子?

    君慕倾简直是不敢想象,而且再过几天就是她的成人礼,那个时候,两个人就一定会见面的!

    娘啊!教教她该怎么做!

    “本命?”君离惊讶的看着君慕倾,她的本命契约兽?

    “嗯,是本命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平静地回答,玄金沉睡了这么就,就是进入成长状态,那七天以后,它苏醒过来,就要面对九雷轰顶,这个地方,有什么地方是最安全的?

    君慕倾低头想着,必须想一个最安全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那他是什么魔兽?”君离拉过君慕倾赶紧问道,那么强大的气息,看上去还挺可怕的。

    “赤焰兽啊。”君慕倾漫不经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赤焰兽?

    那是什么?

    君离头上满是问号,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赤焰兽,那是什么样的魔兽?

    两人在沉思的时候,逆天杖猛地再次飞进来,这次它没有再和君慕倾多费功夫,直接就没入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顿时君慕倾身上红光大作,她刚想反抗,耳边就传来凉凉地声音。

    “逆天杖在认同你。”

    君慕倾轻咳一声,血魇好像很生气,那也不是她的错啊,她完全就来不及给老爹介绍,这是自己她的本命兽,也是她的好伙伴啊。

    君慕倾感觉到一阵强大的气息穿透身体,在低头一看,身上红光已经不见了,逆天杖也不见了,同样的也没有出现在空间里面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她低头问道,逆天杖怎么不见了?

    “你想着逆天杖,它就会出现在你手上,你不想用它,它就会自己消失。”血魇继续说道,声音依旧带着几分寒意。

    君慕倾立刻照着血魇说的做,果然,逆天杖就出现在手上了,不想用它,它又会自己消失。

    逆天杖看来是完全安静了,君慕倾看着手上的逆天杖,嘴角抽搐,这是耍赖吧,她都没有说过要认同它的。

    但是看在它主动认错的份上,就算了!

    君离站在一旁,看直了眼,神器可以这样融入身体吗?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