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在众人惊叹的同时,远处轰动一声,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。舒悫鹉琻

    强大的气势,如山岳压顶一般,让人窒息。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看去,注视着远方的角落,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她还以为他能永远躲在暗处,这次想要自己动手吗?

    君离顺着君慕倾的目光往前面看去,明显也感觉到强大的地方,从那个地方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“倾儿。”难道真的是要发生什么事情了吗?

    中央地带毁了就毁了,那也不过是毁了一块领域而已,但是倾儿绝对不能有半点的事情,就算是毁了这天地,他也要不能让倾儿受半点伤!

    君慕倾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,“老爹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主人才不会有什么事情!”吱吱自信地说道,那么多事情,主人都面对过了,现在面对一个召唤师,那肯定也不会有事情的。

    火镰双手环胸,嘴角带着自信的笑容,“可不是。”

    那也看着吱吱和火镰,这么相信君慕倾,不禁在心里感叹,能取得魔兽这样的信任,这的不容易。

    小碧从空中滑下来,身体比刚才在空中的时候小了很多,却还是很高大,还有那九个头,尖锐的獠牙,透着寒光,看着它总让人心里发毛。

    “倾儿!”君离紧张地看着君慕倾,他现在感觉到强大的力量往他们这边靠拢。

    “老爹,你先休息。”君慕倾淡淡一笑,身影瞬间出现在了天空,那速度比闪电还要快。

    从风口回来以后,主人果然又变强了!

    火镰抬头看着天上的人,现在主人的速度,还有几个人能比拟!?

    好快!

    不管是君离,还是那也阡陌,看到君慕倾这样的速度,都忍不住惊讶和惊叹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终于忍不住要出手了吗?”如洪钟地声音响起,这声音在天地间回荡,久久都不能散去。

    单单听声音,就能知道这个人有多强大,是个不能忽视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忍不住出手的人,是你吧?”君慕倾冷淡着说道,也不知道谁才是忍不住出手的那个,先是昌吉和云无常,后来又是九头蛟和火焰虎,哪一样不是冲着她来的。

    现在昌吉和云无常死了,九头蛟和火焰虎也受了伤,血魇出来的时候,想必他也看到了,知道自己的本命兽不是血魇的对手,这才没有继续放出魔兽。

    识时务者为俊杰,但是对方显然还有后招存在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这么回事。”一道身影从远处走来,强大的气息更是扑面随之而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眯起眼睛,想看清楚那人的模样,可当那道身影走来的时候,所有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戴面具!

    他敢做不敢当,有这样的吗?

    银色的衣袍在空中飞舞,银发男子带着银色面具,除了眼睛眉毛,身上几乎都是清一色,银色的!

    银发飘逸,银面男子站在上空,双手一前一后负在身上,犹如仙人之资。

    从这气息中,就能够让人想象到,那银色面具下,一定也有一张惊为天人的脸。

    血魇站在空间里面,轻声一哼,刚才他应该把头发换成其它颜色的!

    银发?

    君慕倾狐疑地看着面前的人,她不记得自己和银发的人接触过,怎么会和这个人有恩怨?

    “君慕倾,上次没有杀你,真是可惜,没想到黑暗神殿殿主,能为你做到那样,竟然把你带回黑暗神殿疗伤。”银面男子戏谑地说道,一双眼睛高深莫测,仿佛什么都知道一样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“怎么,后悔让我睡了两年?”那件事情果然是他做的!

    “后悔?不,我做的事情,从来不会后悔,只是没想到,君心一受伤,你立马就能想到君墨,啧啧,真是聪明,聪明到,我都舍不得杀你了。”银面男子轻笑道,眼中却是一片冰寒。

    他更加没想到的是,君慕倾会那么早就想到事情和万丈谷有关,杀了万丈谷谷主,就连整个万丈谷都摇摇欲坠,要不是自己拯救及时,现在临君大陆,说不定就没有万丈谷了。

    “想激怒我?”君慕倾挑挑眉头,当初用的就是这招,现在还来这招,这个人还真是善于心计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的事情多了去了,他想事事都掌握住,这件事情,只怕会成为泡影!

    银面男子缓缓说道:“你怒了吗?”若是这么容易将她激怒,当初他就不会伤了君墨君心,再去毁万兽城。

    “你没看出来?”君慕倾继续问道,脸上始终带着轻笑,眼睛深处却沸腾着杀气。

    站在地上的魔兽和人,都纷纷满头黑线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很久不见的老朋友,在说知心话。

    这哪里有一点点开打的气氛,不是应该一出手就开始的吗?怎么还开始叙旧起来了?

    他们两个真的不认识吗?可给人的感觉像是认识很久了一样。

    君离握紧双拳,银面男子地话全部听见了,心儿墨儿,就连倾儿都受了那么重的伤,两年,昏睡两年!

    不用想都能知道,那伤一定是极重的!

    可恶!

    “真没看出来。”银面男子摇摇头,她喜怒不露于色,他以前自以为从人的脸色,就能看出来,这人心里在想什么,但是今天遇到了君慕倾,还真是不行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就想着用我老爹来刺激我,看清楚我心里在想什么?”君慕倾继续微笑着说道,装,看谁先装不下去。

    还在生气的君离被点了名,身体微微一僵,用他来刺激倾儿?

    是啊,他若是生气,冲动出手,不就正好中了这个人的计,他差点就上当了!

    “哈哈!君慕倾,我突然觉得我有点喜欢你了,怎么办?”银面男子大笑着说道,身上逐渐涌动出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第一次,有人能看穿他的心思,君慕倾,这个人就是君慕倾!

    君慕倾眯起眼睛,不动声色地说道:“我劝你还是别喜欢,不然,你会死的很惨。”她不是说说而已,寒傲辰要是听到刚才的话,就算她不出手,寒傲辰也会让他死的很惨。

    “是吗?那就让我看看,万兽城城主的厉害如何?十面寒冰!”男子眼色一沉,脚下连斗技阵都没有展开,斗技就飞速往君慕倾这边冲击而来。

    这十面寒冰,虽然说是十面,可是却是从十面八方飞来的。

    十面寒冰就如同一张密不透风的巨网,向君慕倾这边笼罩而来,不管是头上,脚下,左边右边,身前身后,全部都是飞来的冰刃。

    果然是斗召双修……

    三元素,召唤师就算了,还是斗技师,不过,他真的只是三元素吗?

    “十方火盾!”君慕倾冷冷一笑,看着寒冰飞来,她没有犹豫,立刻用血红的盾牌将自己包裹在里面,冰刃在火盾凝聚好的那一刻,正好到了君慕倾的面前,只是寒冰刚碰触到那火盾,就瞬间融化。

    男子依旧保持着他的动作,看着君慕倾的十方火盾,也没有什么惊奇,好像早就预料到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果然是契约了血龙一族为本命兽。”只有血龙一族才拥有赤焰火。

    血龙一族?他以为自己契约的是血龙?

    君慕倾笑了,笑的很美,她这一笑,天地无光,山河失色。

    血龙一族,她还以为这个人真的什么都知道呢,看来他也有不知道的事情,在这件事情上面,她是不是赢了一筹?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他的语气依旧平静。

    “你猜猜看,或者说,等我打败你,心情好会告诉你也说不定。”君慕倾收起笑容,眼中透着冰寒。

    契约血龙一族为本命契约兽,血魇听了该多气愤啊!

    堂堂的血魇大尊王,走兽王者,总是被人误认为是血龙一族,而他的本命火焰,也总是会被认为是赤焰火。

    这样,血魇可是会很生气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猜的一点都没

    错,在银面男子说自己是血龙一族的时候,血魇全身立刻就沸腾出了杀气!

    “狂妄!”男子目光一寒,周围的寒冰变得更加急速起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也不着急,双手环胸站在原地,他不用出自己全部的实力,她也没有什么好着急的,就这样,看谁比较有耐心。

    那也看着天上密密麻麻地的寒冰,只感觉头皮都发麻了,那要是落在人的身上,不就直接变刺猬了吗?

    但还是小倾厉害,她的盾牌,将全部的寒冰都封锁住,寒冰根本就刺不穿。

    君离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地看着君慕倾,到现在他们两个都没有展现出真正的实力,甚至就连斗技阵都没有展开,他们还在互相试探对方的实力。

    倾儿究竟成长到了何种地步了?

    火镰着急了,他恨不得开口大叫,让君慕倾忍住,忍住!谁先动,谁就输了!

    吱吱此时还在君慕倾的肩上,一点紧张感都没有,甚至还无比的自在,它坚信主人一定不会输的,这可是它主人。

    君忆站在一旁,目光灼热地看着君慕倾,真厉害,还没有真正开始动手,但是对决已经汹涌澎湃了。

    “斗召双修!”阡陌震撼地看着银面男子,竟然会是斗召双修!

    刚才的契约兽,现在的斗技,这无一不是告诉所有人,他不仅仅是召唤师那么简单,还是斗技师。

    斗召双修!

    所有人纷纷睁大双眼,对啊,他们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忽略了,刚才他还召唤出自己的契约兽,现在又凝聚出了斗技,不就是斗召双修吗?

    这个银发男子究竟是什么人?居然是斗召双修!

    君离心里也是一阵震撼,可看倾儿的样子,好像她一早就知道对方是斗召双修了。

    周围平静下来,强大的威压也没了,退去的人都纷纷走了回来,当他们看到天上的情景之时,顿时僵在了原地,目瞪口呆地看着天上的一幕。

    那是他们,小姐!

    天啊!还有这地上的一切是怎么回事?这么多坑坑洼洼,还有巨坑壕沟,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?

    他们小姐正和人在对战,好强悍的气势!

    所有人都哗然一片,上千人抬头看着天上,神情早就目瞪口呆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不打算出手吗?”男子笑着说道,她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进攻吗?

    君慕倾慵懒说道:“如果你不出手,我们就比比看,谁的精神力充足,我可是还能在这里面待一年的。”出手,出什么手,想要用激将法吗?好像这个没有什么用处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男子冷冷说道,他到低估了君慕倾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“我是挺好的,只不过,你出手前,不应该让你的对手,知道你的名字吗?这可是很没礼貌的一件事情。”说到这个,她心里就一阵不满,对方对于她的事情,知道的不完全,可是最起码也有八成,而自己就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!

    银面男子走近一步,强大的气息就随之而来,“我觉得,你在想知道我是谁以前,更想知道,我为什么杀你吧?”

    君慕倾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冰冷起来,“是挺想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理由有两个,我喜欢摧毁天才,而你,是我唯一看上眼的一个天才。”男子缓缓说道,完全把君慕倾当成满足自己私心的物品来对待。

    君慕倾缓缓抬起眼皮,眼中一片寒霜,“那我倒是要好好谢谢你了!”冰冷的声音带着无尽的寒冰。

    “至于第二,现在的你,还没资格知道。”而且一点资格都没有!

    现在的你,还没资格知道!

    一股愤怒之源从君慕倾心底涌出,君慕倾紧握双拳,表情却依旧没有显露出自己一丝一毫的情绪。

    如果眼前的人想要激怒她,很好,他做到了,而且激怒的很成功,但是,他就要有心理准备,承受这股怒火!

    “啊,对了,我的名字叫吟熙!”银面男子,不对,吟熙冷声说道,即便是说了自己的名字,她也

    不知道自己是谁。

    吟熙?

    “不用想了,万引之火!”男子终于展开了脚下的斗技阵,寒冰瞬间散去,铺天盖地地火焰席卷而来,仿佛是将君慕倾吞没一样。

    万引之火是将所有的火焰都引出来,转而变成自己攻击斗技。

    玄火,紫火,地火,天火,一下子都从地下冒出来,出现在众人面前,眼前人人想破脑袋都想得到的火焰,现在不用找的,都出现在了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火焰他们不敢去拿,更加不敢去抢,这么大的冲击,谁敢靠近?谁能靠近?

    吟熙是什么等级,地上站着的人是看不清楚的,他的斗技阵快的,让人只感觉眼前一花,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等级他们看不清楚,但是元素,所有人都清楚看到了,开始是寒冰,现在是火,那也就是说,他是双元素!

    竟然会是双元素!

    双元素啊!

    所有人心里一阵紧张,他们担忧地看着君慕倾,心里也变得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这么强的人,一种元素就已经很难对付了,现在还出现了双元素,他们小姐该如何对抗?

    不过这小子敢这么和小姐说话,找死!

    小碧和火镰眼中都涌现出了怒火,没有资格,他敢说君慕倾没有资格!

    那他又算什么东西!

    强大的震撼在周围轰动着,所有人既惊讶,又气愤,两种情绪在人群中,久久都不能散去。

    刚才魔兽之间的对决,就已经震动整个中央地,所以他们才没有离开,现在再看到如此震撼的一幕,所有人简直已经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尼玛!

    以前他们做梦都想得到的火焰,今天好像全部都出现在他们面前,而且还是各种等级!

    这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,要是火焰没有地方用,可以给他们用啊!

    还有就是,小姐该怎么对抗这么多火焰?

    所有人一阵着急,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办,他们没有发现,君慕倾的表情,依旧淡然。

    那是领帝级别,五级领帝!

    君离咬了咬牙,一双霸气狂傲地眼睛,直直地看着吟熙。

    这小子,这么和他女儿说话,等倾儿教训完他以后,看自己怎么教训他!

    狠狠的教训他!

    看着那飞来的斗技,君慕倾嘴角勾起一个冰冷的弧度。

    最先忍不住的人,还是他,管他是谁,资格,她会让他知道,自己有没有这个资格!

    君慕倾长袖一挥,火盾瞬间消失,脸上露出冰冷的笑容,“万象之光!”刺眼的光芒的在空中照耀辉煌,各种颜色的光芒都随着君慕倾脚下的斗技阵,而从四面八方急剧飞来。

    光的速度,远远比火要快上很多,吟熙的万引之火还没有飞出十丈,君慕倾的万象之光就已经攻击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~”斗技齐飞,空中就如同炸开了一样,天空都的染上的色彩。

    千罗万象的光芒仿佛都出现在这里,照耀着整片天空,蔚蓝的天空,都染上了各种色彩,仿佛是披上了一层多彩斑斓的彩衣一样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地上仿佛是炸开了一样,看着那多彩斑斓的光芒,和各种各样的火焰缠斗,他们心里的震撼和激动,是无法言喻的。

    他们的小姐也是双元素?!

    这光彩肆意的光束,可比那各种等级的火焰震撼多了,小姐的斗技一出来,那个人的斗技就变得黯淡无光了。

    只是,光元素什么时候能这么用了?

    这么多种颜色的光芒,这好像是天地间所有光芒都在这里一样,真的是太震撼了!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变得激动起来,他们小姐也是双元素,那现在还怕啥,怕个毛线啊,双元素对上双元素,输赢还不知道呢!

    “小姐揍死他,让他知道厉害!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小姐才是最厉害的!”

    “小姐加油!”

    呐喊地声音震动一片,每个人脸上都带着自信的目光,斗志高昂地高呼道。

    那也和阡陌在惊讶的扭头,他们不是离开了吗?什么时候回来的?

    不过他们说的都没错,小倾一定会赢的,一定会,那个可恶的小子,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,居然那么猖狂!

    啐!

    “砰!”不由他们两个细想,天上又发生了一阵爆炸的声音,轰动无比!

    强大的余力在天上划过,君慕倾腾空飞起,身上带着淡淡的红光,而吟熙连半步都没有动,余力冲击上他的时候,自动就绕开了,半点都不能靠近他。

    吟熙注视着君慕倾,她居然用光元素对抗自己的火元素,他还以为她会用水元素。

    君慕倾果然不能用一般人的想法,来看待,那些都不过是庸人而已!

    一步都没有退,这就是领帝的实力?

    君慕倾神情冰冷的看着的吟熙,脚下的斗技阵瞬间展开,闪烁着耀眼的光芒,这次她没有再有任何犹豫,立刻凝聚起斗技。

    “冰龙!”冰冷的寒意,在天上弥漫,肆意张扬,刹那间,一条白色透明的冰龙,从斗技阵中飞出,没有丝毫停顿,直接往是吟熙那边冲击而去。

    寒气在天上弥漫,充斥着天地每一个角落,仿佛它要把天地都给冰封,甚至是想毁天灭地。

    冰龙吐着寒气,身体看上去僵硬,给人的感觉却是那般的灵活,速度更是极快!

    冰龙一出,所有人顿时呆滞,龙!那是龙!

    冰龙!

    这是水元素吗?

    水元素可以这么用,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,刚刚的寒冰,在这冰龙面前,不过也只是小巫见大巫。

    所有人心里震撼至极,他们都是第一次看到,水元素能够凝聚成冰,然后变成斗技进行攻击,而且威力比水元素本身还要大。

    他们小姐不但能够凝聚出冰龙,而且,还是三元素!

    小姐是三元素!

    三元素啊!

    所有人欣喜若狂的看着君慕倾,差点高呼起来,可一想到现在还不是时候,对战才刚刚开始,要狂呼,那也要等到小姐赢了再说。

    “火龙!”吟熙好像算准了君慕倾会出这招,二话不说,立刻就能聚了火龙出来,灼烫的气息,占居了另外一半的天空。

    红色的火龙,带着灼热的红光,腾空飞起,灼热的气势如排山倒海一样滚滚汹涌。

    两条龙瞬间就缠斗在一起,它们狠狠撕咬撞击,灼热寒冷的气息在空中交替。

    冰冷和灼热的气息,犹如海水一样,翻腾汹涌,相互充斥冲击,天空呈现出一半红光,一半白冰的现象。

    果然是龙族为本命契约兽,还真是大手笔。

    君慕倾冷冷一笑,精神力瞬间加强,在上空纠缠的冰冷,身体瞬间增大,力量也在快速提升。

    吟熙注视着君慕倾,平静的眸子中露出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君慕倾的天赋,果然逆天,而她能凝聚出冰龙,就很好的说明了,她的气势在龙族之上,就连龙族都不能阻止她凝聚龙形。

    或许说,她的本命兽,就是血龙一族。

    某人还在天真的想着,君慕倾的本命契约兽是血龙,他或许根本就想不到,血魇大尊王会和人类形成本命契约,和人类一样,同生共死。

    冰冷灼热的气息,让地上的人一会擦着汗珠,一会全身发颤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就是一下子像掉入冰川,一下子就像掉进了火山,别说对战的两人如何,就连他们站在一旁观战,都觉得是一种煎熬。

    君离握紧双拳,三元素,倾儿是三元素,他就知道,他也一直相信,倾儿一定不会凝聚不了元素!<b

    r>

    现在他看到了,倾儿不但能够凝聚元素,斗技,甚至就连等级,还有元素地种类,都让人从心底惊叹。

    倾儿到现在,十八岁都没有,就已经是领主级别,而且还是巅峰级别,仅仅八年的时间,她的进步简直就是神速。

    如此逆天的天赋,君离都忍不住惊叹。

    小碧和火镰站在一旁,空中的寒冰和热气,都没有影响到他们,只是他们的眼神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君慕倾和那个人都没有分化身外身,这样下去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吱吱还是坐在君慕倾的肩上,龇牙咧嘴地看了一眼吟熙,这个人类实在是可恶,实在是可恶,要不是主人不准她出手,她一定撕碎他!

    吟熙漠然地看了一眼君慕倾,脚下再次展开斗技阵。

    “杀我?你也不够资格!”君慕倾冷声问道,看着对面即将展开的斗技阵,她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吟熙漠然地抬起眼皮,看着君慕倾一眼,缓缓开口:“我想杀的人,就得死!”

    他想杀君慕倾,所以她就要死!

    不管用什么手段,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,只要君慕倾能死,即便是天下人跟她陪葬,他也会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只要,她死了就行!

    他要杀一个人,不需要任何理由,他要做的事情,也不需要任何理由。

    为了达到目的,他可以不惜一切手段,不惜一切代价!

    站在地上的人和魔兽,听到这猖狂的声音,心里立刻涌出了怒火。

    他想杀的人就要死,那他想要灭全世界,全世界是不是也要跟着陪葬!

    小碧怒吼一声,九个头恨不得就这么把吟熙撕碎。

    “靠!你让我主人死就死,敢伤我主人一根毫毛,我保证,天下万兽,都会与你为敌!”火镰指着吟熙说道,啐!就这么一个狗屁理由,让主人差点就死了,现在他还想来一次,找死!

    君离握紧双拳,忍住出手的冲动,怒意明显地在他周围环绕。

    那也阡陌君忆三人,同样的也是非常生气,这样的话,任谁听了,都会非常气愤,怒意滔天。

    “啊呸,你这小子敢这么小姐说话,看我们怎么弄死你!”

    “小姐,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“靠之,这就是个脑残!”

    浓郁的怒火在地上充斥着,每个人都是怒意浓浓。

    君慕倾注视着吟熙,稍稍沉了沉眼皮,冰冷的气息瞬间在她身体周围肆意。

    赤红地眸子冰冷寒冽,刹那间,火红的人儿周围沸腾着冰冷的寒意,就如同是寒冰中走出来的人一样,冷酷的气息在她周围环绕。

    他想杀的人,就得死!

    死吗?

    “那我也告诉你,想杀我,我会将他挫骨扬灰!即便是天要杀我,那我也要会毁天灭地!”君慕倾手指着天空,铿锵有力地说道,寒冷如冰的声音响起,她的命掌握自己手上,不管是谁,即便是天要这么做,她也必定毁天灭地!

    空中肆意着冰冷,铿锵有力的声音随之传来,当话传出来,就连周围的空气都发生了颤抖。

    毁天灭地!

    所有人纷纷睁大双眼,错愕地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,他们感觉到,空中的身影变大了不少,甚至他们都不敢再去直视。

    天要杀她,那便毁天灭地!

    “哈哈!倾儿,若是天要杀你,老爹你帮你毁天灭地!”君离大声说道,倾儿是他的女儿,只要她能平安,毁天灭地又如何!

    君慕倾低头看了一眼脚下,君离狂妄无比地指着天空,目光坚定开口,表情没有一点的惊恐变化,仿佛“毁天灭地”四个字,在他眼中,是最平常不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君离之所以在逐放之地被称之为狂王,就是因为他的桀骜不驯,狂妄霸气,很多时候单单只是这股气势,就

    能让云战昌吉恨得牙根痒痒。

    毁天灭地在他眼里,都不及君慕倾的平安快乐重要。

    老爹……

    “毁天灭地,挫骨扬灰?君慕倾,那今天我就给你这个机会如何?”吟熙毫不在意地说道,刚才的那些话,在他眼里,只是一个天大的笑话而已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找死,那就成全你!”君慕倾立马展开了斗技阵,扭头看了一眼吱吱,“吱吱,下去!”

    吱吱看到这样的君慕倾,不禁打了个冷颤,主人每次这样,就会变得很可怕,这个人完了,触到了主人的逆鳞,等会就看他怎么死的。

    他好像还不知道主人到底有多可怕,等他知道的时候,只怕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几经犹豫吱吱站起身体,往地面走去,其实她是不想走的,可是自己留在这里,一定会影响到主人的,所以她还是去找火镰吧,让主人弄死这个人类,弄死他,敢那么狂妄的说,他想杀的人,就要死!

    等会就看主人怎么弄死他!

    小碧和火镰看着君慕倾,没有说话,他们不用说任何什么,只要君慕倾要做的事情,他们二话不说,就会跟她一起做,不管是杀眼前的人,还是毁天灭地!

    “天堂鸟!”火红的斗技阵瞬间展开,君慕倾冷冷注视着眼前的人,即便是火元素汹涌,可是她身上散发出的寒气,依旧存在。

    天堂鸟展开双翅,翱翔天际之巅,赤红的眼睛总透着几分冰霜,仿佛它能够感觉到君慕倾此时的心情,所以它眼中也渗透出了冰霜,天堂鸟刚凝聚而成,立刻飞快的就往吟熙那边冲击而去,发起猛烈地进攻。

    吟熙脚下再次展开斗技阵,他缓缓开口,“火凤凰!”

    绚丽的凤凰展翅高飞,挥动着华丽的双翅,迎向如闪电一样飞来的天堂鸟。

    “嘭!”天堂鸟和火凤凰猛地撞到一起,无数的火点就在四处飞扬,火点所到之处,不管是什么,都会融化。

    然而天上的冰龙和火龙,进攻更加猛烈,冰冷灼热地气息,依旧充斥着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中央地带的前面是一块巨大的空地,原本君离是打算继续修建,将中央扩大,只是今天的一战,别说这块空地,就连其余的房屋,周围的一切,都要随之毁灭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时候,哪里还有人去注意其它东西,先把眼前的家伙解决掉才是王道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强大的震撼声一声接着一声响起,天上气波掀起狂涛,而地面则是发生的阵阵颤抖。

    对战的两人现在已经是不顾一切,凝聚出的斗技,一个接着一个,双方的精神力都好像是用不完一样。

    “万丈冰刃!”

    “雪花斩!”

    “光芒四射!”

    “火焚天地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各种斗技纷纷展现出来,站在地上的人,看的那叫一个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心里更是震撼,这样斗技对决,太强大了,多来几次的话,只怕逐放之地都要毁灭了。

    他们的已经凝聚了这么多的斗技,难道就没有半点觉得疲倦吗?

    精神力不应该也已经到了力竭地步,怎么好像他们一点事情都没有?

    君离神情凝重地看着君慕倾,心里有些担忧,对方已经是领帝级别,倾儿不过是领主,尽管是已经快要突破,实力上的差距还是存在。

    这么多攻击下来,倾儿只怕也明显感觉到了他们之间的差距。

    君离想的一点的没错,君慕倾现在已经有些气喘,只是没她没有表现出来而已。

    对方是高她一个层级的领帝,她的精神力的确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,可在某些方面,还是会感觉到一定的压力。

    这是高手的威压,对决之中,这就是等级区别,也是胜负的一种关键。

    君慕倾从风口出来以后,实力上升了一大截,不然她也坚持不了这么长时间。

    吟熙到现在都不能伤到君慕倾,他显得有些不耐烦

    君慕倾不过是领主级别,自己已经是领帝,但是几番交手下来,他没有一分胜算,别说是胜算,就连伤到君慕倾,好像也不能。

   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,君慕倾的天赋逆天也就罢了,为何就连实力变得这么雄厚了?

    “小倾?”血魇叫道,她没事吧?

    面对领帝的攻击,能坚持这么长时间,她现在已经感觉到很疲惫了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要是坚持不下去,我会出声的。”君慕倾缓缓开口,血魇不是别人,是她的契约兽,更是她的伙伴,她不会客气的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血魇低声应道。

    这场战斗,比的不只是等级,还有实力,血魇也是她所有实力的一部分,她可不会忽略这点。

    吟熙看着君慕倾,见她坚持用三种元素,脚下再次展开一个斗技阵。

    当所有人看到那个斗技阵时,不禁倒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三元素不仅仅是他们小姐一个人,这个人也是三元素,难道到现在他都能淡然以对。

    三元素!同样都是三元素!

    所有人都紧张起来,这下小姐该如何应对?

    君慕倾脸色一沉,他这是想逼自己把全部的元素都展现出来吗?

    “万火归宗!”君慕倾大声一喝,所有的火焰,纷纷往君慕倾这边靠拢,就连刚才被吟熙引来的各种火焰,现在都环绕在君慕倾身边。

    她的火焰,那是血魇的本命火,即便是血龙一族的赤焰火,在这血焰火面前,那也要臣服膜拜。

    众人看着那无数的火焰,环绕在君慕倾身边,顿时目瞪口呆起来。

    天呐!

    那些火焰突然就变成她的了,全部在她身边环绕,就这么看过去,好像还有几分讨好的意思。

    火焰都在讨好她!

    那也吞了吞口水,感觉到一阵凌乱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,小倾怎么能让火焰都讨好她?

    君忆静静地看着这振奋人心的一幕,从剑宗之战,他就知道姐姐很厉害,能凝聚出玄武,能和蓝莲陛下的徒弟对战,甚至是赢,那个时候他就知道。

    但现在,他还是很震撼,即便是知道姐姐厉害,他还是忍不住震撼。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万火朝宗!

    吟熙看到这一幕,不禁睁大双眼,君慕倾怎么能做到如此,这火焰怎么会乖乖听她的话,她身上的火焰,即便是赤焰火,也做不到如此才对!

    还是说,她的火焰,根本就不是赤焰火,而是品种更高的火焰!

    吟熙的火元素,彻底的被牵制住了,他除了自己魔兽的本命火焰能用,其它火焰都归服了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砰!”天空再次发生剧烈的爆炸,所有的斗技,都在一时间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强大的气波,划破空中,就连空气也被它给划破了。

    “万火盾!”君慕倾立马召集身边的火焰,凝聚成一面盾牌,挡住那震荡无比的气波。

    吟熙依旧站在原地,就如同上次一样,气波在靠近他的时候,就会自动划开,不敢靠近他半分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我看中的天才。”不愧是她!

    能利用自己的火焰,控制他召集出来的火焰,他倒是帮了她一次!

    君慕倾冷冷一笑,他是不是特别悔恨自己召唤出来火焰,没有帮到他自己,反而帮了她?

    错了,某人好像说过,他从来不后悔自己做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场战斗要持续到什么时候,谁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昂,小倾倾还是那么霸气有木有!

    甜甜无耻地再求月票…啦啦啦~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