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官族的人,全部呆滞在了原地,这个时候,他们除了呆滞还是呆滞,脑中一片空白,什么都想不起来。舒悫鹉琻

    能成为上官家族客卿的人,实力一定不会弱,可现在,以他一人之力,将全部客卿震慑擂台,就连擂台都损坏了,这让他们如何能做到不惊讶!

    他们现在,又何止是惊讶,那简直就是震撼,刚才那灼热的温度,他们清楚的能够但觉到,真的怀疑,那是人类能承受的了的热度吗?

    秒杀,上官家族请来的客卿,全部秒杀,这要是传出去,这逐放之地,又要掀起一场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前段日子昌家是什么样的情况,他们清楚的知道。

    上官海睁大眼睛看着君慕倾,红衣少年,难道他就是那个所谓的红衣少年吗?

    红衣少年,不是辰公子吗?怎么现在又变成了赤君,赤君他也没有九头蛇帝,更加没有召唤之镯,怎么会是红衣少年!

    他,真的是红衣少年吗!?

    君慕倾面对众人的目光,漠然转身,冷冷注视着上官海,殷红地唇瓣轻启。

    “说,我父亲,在什么地方!”她之所以没有当时就出手,就是要把这件事情弄大,最好能让整个逐放之地都知道。

    上官海踉跄地后退几步,他目瞪口呆地跌坐在身后的椅子上,现在不用怀疑,更加不用疑惑,就能够确定,眼前的人,就是红衣少年!

    为什么自己一开始没有看出来,这么明显的装束,他就是红衣少年啊,就是红衣少年!

    自己为什么还认为他目前还待在青境城,他千防万防,都想这不能让红衣少年,把目标放在他们上官家族的身上,可现在,红衣少年的不但出现在了他的面前,还成为了上官家族的客卿。

    上官燕究竟做什么好事,她怎么会遇到红衣少年的!

    上官海镇定了一下心神,冷声说道:“我怎么知道你父亲是谁!”

    装疯卖傻?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勾起冰冷的弧度,这还真是一个好办法,伤了她父亲,现在还想装疯卖傻,就将这件事情遮掩过去,世间上有能包住火的纸吗?

    “再问你一次,我父亲,在什么地方!”君慕倾迈进一步,强大的气息,让人震撼。

    顿时周围的人脸色大变,他们对虚软无力跌坐在地上,不敢去面对这股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上官海也踉跄地后退几步,现在即便是青鸾在这里,只怕也要脸色大变,这不是普通的力量,而是大尊王的威压,虽然只是一部分,但是上官家族的人也无法承受。

    上官家族的长老,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上官海,人家都逼到这个份上了,那一定就是知道了什么,他干嘛不把事情说出来,至少也让上官家族有一条活路,眼前的人,一看就知道是高手。

    上官海咬咬牙,刚想说不知道,可面对众位长老的脸色,他愣是给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要他说出君离的下落,红衣少年,就更加不会放过他们了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说,我会看在上官燕的面子上,饶过你们。”君慕倾冷声说道,现在没有什么事情,比找到父亲更加重要的。

    听到君慕倾的话,上官家族的人,脸上都露出了希望,他们期盼着家主能告诉红衣少年,他父亲的下落。

    上官海面对家族长老的压力,缓缓开口,“前几天,他是出现在上官城附近,不过最近消失了,我们也在找他。”至于找君离的原因,那就不用多说了。

    杀!必须要杀了君离!

    君离虽然是领王级别,可毕竟强龙压不过地头蛇,而且他也没带多少人,就带了一个那也,面对几股势力的攻击,他还是不得不小心。

    “找!一定要找到!”君慕倾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现在就加派人手去找。”上官海点点头,他再不想告诉君慕倾君离的下落,那也没有半点的办法,整个家族都在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君慕倾冷酷地点头,将身上的威压收敛了有点。

    这才是一点点大尊王的威压,就能将这么多人震慑住,君慕倾第一次,这么近的感觉到大尊王的力量。

    上官燕看着君慕倾,脸上没有惊讶,也没有错愕,更加没有责备。

    相反的,她很佩服眼前的人,为了找到自己的父亲,他做了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上官海才走出去,不一会又走了回来,他急急忙忙走到君慕倾面前,此时她身上的威压已经收敛了,和平常没有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赤君公子,刚刚传来消息,说你父亲,在林家领域出现,好像现在正在攻打林家。”上官海心有余悸地说道,君离手下是怎么出现在北域之领的,他们都不知道,没有个人得到消息。

    他们就像是天降神兵,突然就出现在林家的势力范围之类,一出手就攻打林家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的君离为什么做的原因,上官海知道,君离身上的伤,就是林家家主刺伤的。

    君离在逐放之地,是出了名的有仇必报,而且一报,还是加倍奉还。

    林家这次只怕是没有活路了,可君离的人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,出现在林家的,要知道,这里是他们的势力范围之内,到处都是他们的眼线。

    大批陌生人的进入,他们一定会得到消息,但是这次,那真是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上官海这次清楚意识到,君离是他们不能得罪的,他能够无声的出现在林家的领域,就能出现在上官家。

    若是上官家族和林家一样,他真的无法想象后果会是什么样子的。

    林家?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一眼上官海,他现在应该不敢说假话,父亲在林家领域,还要出手攻打林家,这个就更加好办了。

    她心中一喜,大步往空中走去,一道红色的闪电飞过,君慕倾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上官家族之内。

    “我来上官家族的目的,上官燕并不知情,若是你们就此为难她,我保证,我和狂王,一定会亲自上门做客!”上官家族的上空,突然响起了声音。

    和狂王一起上门做客!

    那是做客吗?

    威胁,红果果的威胁!

    可上官海明明知道这是威胁,也没有任何办法,经过今天,他算是彻底的明白,最好不要轻易的得罪这两父子,特别是这个“儿子”,否则会死的更惨!

    这个时候,没有人敢去拦住君慕倾离开的步伐,即便她赢了所有客卿,但是她要离开,上官海也无能为力,更加不可能再提出,让她做上官家客卿的话。

    上官燕抬头看着天空,脸上露出一个甜美无邪的笑容,不管他是谁,永远都是自己崇敬的人。

    离开上官家以后,小碧和吱吱出现在了君慕倾的肩上,他们紧紧抓住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们现在是要去林家吗?”吱吱扭头问道,好吃的,不见了,我主人离开了,我也得走了。

    小碧轻哼一声,“废话,不是去林家,难道是你去你家!”笨狐狸!

    吱吱狠狠地瞪了一眼小碧,她就是问问,问问,想要确定一下,这条臭蛇!

    君慕倾现在可顾不上他们两个,想要见到父亲的心情,变得更加的激动起来,她的速度又加快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慢点!”

    “君慕倾,小爷头晕!”

    两道声音,都被大风给吹散了,也不知道君慕倾有没有听到,可是速度依旧没有减弱下来。

    林家外围满了人,周围到处都是硝烟战火,人群后面的一座大帐篷里面,站在一个俊美的男子,他紧皱眉头坐在大桌后面。

    君离看着外面的林家,这次他匆忙召集在北域之领的人手,但是这还是不够,再加上他也受伤了,要攻下林家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本来他要去青境城找红衣少年的,途中他遇到林家人的阻止,而且他们还故意将他们引到危险的地方。

    好像是故意有什么人,在阻止他去见红衣少年,现在他如他们所愿,来到了北域之领,到这里的第一件事情,他就是要攻下林家,问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!

    君离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什么,眉头皱的更紧了。

    “统领,我们这次死到是没死几个,可兄弟们都受了伤。”那也走进来,看到君离也是忧心忡忡的样子,他把大概的情况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林家和他们一样,都是受伤的比较多。

    君离揉了揉眉心,然后靠在椅背上,“不管如何,我们都要攻下林家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是!”那也最后什么都没有说,他不明白,这次为什么统领会这么着急,这么着急的去攻打林家,准备都没有做完整,统领明明知道,这是大忌。

    “最近有没有红衣少年的消息?”君离沉声问道,现在除了林家,他最想知道的,就是那红衣少年。

    那也摇摇头,现在哪里还有什么时间和精力,去管什么红衣少年,他们都已经自顾不暇了。

    没有吗?

    难道他还在青境城?

    看来的处理完林家的事情,真的是有必要去一趟青境城。

    这次不管是谁的阻止,他都要去青境城一趟,无论如何都要去!

    那也静静站在一旁,没有说话,表情却是一脸的为难,不知道该不该说接来下来的话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情,你直说好了。”君离见那也一脸犯难的模样,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那也轻咳一声,然后说道:“统领,那什么,公子已经会领域了,可是听说,他没有找到画中人。”

    君离脸色沉了沉没有说话,没有的找到画中人!

    “但是,他还说,画中人的君慕倾,他见过,在桑漠的时候,还有上次剑宗神器出世,她都在。”剑宗那次,不就是有人引他们回来,才没有去成,都已经走到了剑宗门口了。

    君离激动地站起来,看着那也,倾儿!真的是倾儿!桑漠,剑宗!

    那也见君离一脸激动的样子,赶紧走过去说道:“家主,你先别激动,我还有没说完的,公子还说,君慕倾是万兽城城主,他上次刚想跟你说,神器就出世了。”万兽城,他们也听说过,那是一座城,所有的都是魔兽。

    天呐!万兽城城主,那不就是魔兽的领袖!

    人类做魔兽的领袖,这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?

    那也惶恐万分地想着,他现在无法想象,那个君慕倾到底是什么人,能成为万兽城的城主。

    万兽城!

    魔兽……

    “还有没有?”君离再次问道,语气有些颤抖,倾儿真的来了,她来了临君,甚至锋芒四射!

    他就知道,他就知道,倾儿总有一点会这样,这还只是一点点,将来她的光芒会更多,更加耀眼!

    那也站在一旁,他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统领,在他眼里,统领是果断的,霸气狂妄的,是众人眼中最好的领袖,而且他冷静,不管遇到如何的困境,他都能带领着大家走出来。

    可现在,他真的完全不一样,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统领。

    “还有就是,听说君慕倾离开了万兽城,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,嗯,绝宗君心回去了绝宗,六王城墨仙王君墨也回去了六王城。”那也漫不经心地说道,不知道,这些就如同从天而降的惊喜。

    心儿,墨儿!

    他们都来了,绝宗,六王城墨仙王!

    君离从来都没有如此的激动过,他很想呐喊,很想高呼,告诉所有人,他终于找到了儿子,女儿!

    一直在他庇护下孩子,现在已经都已经有了自己的成就!

    墨儿和心儿回六王城和绝宗,那倾儿呢?倾儿去了哪里?她不会有什么事情吧?

    “统领,统领!”那也摇晃着君离,统领这是怎了?

    “那也,赶紧的,撤退,撤退!”他要去找女儿,要去找倾儿,不能让她有半点的事情。

    啊?

    撤退!

    “可是统领,我们再

    坚持一下,就能让林家惨败了,现在撤退,那也太不合算了。”他们这一战不能白白就这么没了吧?

    “管他什么狗屁林家,我说撤退!”君离说完,大步走出去,儿子女儿才是最重要的,林家算什么东西!

    那也赶紧跟出去,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某位迟钝的手下,到现在都还不知道,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在君离命令下,所有人就开始莫名其妙的撤退,只是他们才刚刚后退不到十米,就感觉到强大的气息,从空中笼罩下来。

    “防御!”那也惊呼道,为什么会突然会有这么强大的气息,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?

    林家不可能有这么厉害的高手才对,而且和气息好像还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空中几十道魔兽巨大的身影从空中走过,强大的气息,让空气都产生了剧烈的抖动。

    那也抬头看着天空,顿时就面瘫了,怎么林家会突然出现这么多魔兽,这些魔兽要是冲着他们来的,那该怎么办啊?

    “统领?”那也着急地叫道,不会有什么事情吧?

    君离也愣住了,他压根就不知道这些魔兽是从什么地方来了,而且逐放之地什么时候,同时出现过这么多魔兽!

    魔兽大步从空中走过,君离的人,惶恐的站在地上,却又目光坚定,仿佛誓死都要保护好身后的人。

    “吼!”魔兽的高呼,那强大的音波震人耳膜。

    魔兽站在空中,低头俯视着下面,当他们走到君离一行人上空的时候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强大气息震人心神,波动的力量,就连空气都出现阵阵波浪,让人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魔兽站在上空,这只怕是逐放之地,第一次同时出现这么多魔兽,震荡地场景,是那般的让人错愕惊颤。

    对面还在奇怪君离怎么这撤退林家人,看到这一幕的时候,顿时傻眼了。

    这是哪里来的魔兽,怎么会有这么多!

    “哈哈,这一定是主子派来救我们的!”林家家主惊呼道,表情是那么的幸喜和得意。

    “主子?”林家其它人还不知道主子是谁?

    “问那么多干嘛,你们只要知道,这些魔兽,不会伤害我们,反而会帮助我们就行了!”林家家主呵斥道,看着君离的表情,也变得洋洋得意起来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林家人点点头,也不敢多问,可是他们却知道,如果这些魔兽是帮他们的话,那他们就赢定了,君离算什么,那也要败在他们手上,君离就要被他们林家所灭,这样的话,林家的地位,一定会在逐放之地大大的提高!

    “君离,你死定了,这是我们主子派来帮我们的,你就等着,我等会把你的肉,一块一块的割下来喂狗!”林家家主高声大笑,那笑声,那模样,无一不是在告诉君离,他身后的人有多强大,是他君离得罪不起的。

    那也着急了,如果这真的是来帮助林家的,这些魔兽就能让他们有来无回的,他们都清楚的感觉到,这些魔兽,究竟有多强大。

    魔兽呼出的气息,就已经能让人恐慌不已,尽管魔兽只有的三十几只左右,可它们的庞大,是他们无法想象的,要是没有人操控还好,可这些魔兽是人类操控的,指不定突然就杀出什么黑手,到时候他们别说进攻林家,就是离开,都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难道他们今天就要把命留在这里了吗?

    “统领,你和那也首领先走!”上百人将君离和那也护在身后,他们视死如归地看着天空,就算是死,他们要让统领和那也首领顺利的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紧张的气氛在周围凝聚,君离并没有离开,他愣愣的抬头看着天空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那也都快着急死了,让他扔下这些兄弟不管,那是不可能的,大不了就是一死,没什么的,但是领域不能没有统领,他要赶紧离开这里才行。

    “啐!真不要脸!”如铃声般的声音响起在空中。

    “火萤!”温和的声音轻声叫道。

    所有人顿时呆住了,这是魔兽在说话吗?

    &nb

    p;魔兽还能这么人性化?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呆愣的时候,更加强大的气息扑面而来,将林家外围紧紧笼罩。

    魔兽们感觉到这道气息的时候,一一匍匐在空中,刚才说话的声音的主人,哦,不对,主兽,也显露在了人前,他们正是水刃和火萤。

    那也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,这究竟是谁来了,几十头魔兽都纷纷下跪,不对不对,是匍匐,这也太牛叉了吧!

    这人到底是友还是敌,可是他不记得,他们认识什么魔兽朋友啊。

    那也现在那叫一个后悔,早知道有今天,当初他就已经多认识几头魔兽,遇到这种情况,他还能找它们来帮忙不是。

    林家的人也很是奇怪,到底是什么人来了,能令魔兽下跪?

    林家家主更加兴奋了,一定是主子亲自来了,一定是这样的,不然在这些魔兽怎么会下跪。

    看着远处闪来的身影,水刃和火萤赶紧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主人。”水刃俯身叫道。

    火红地身影瞬间出现众人眼前,墨色的发丝在空中飞扬,那如火的衣袍伴随着墨色的发丝,肆意飞舞、强大的气息更是的狂妄至极。

    此时的人儿,就如同的英姿飒爽,是从天而降地女神一般!

    君慕倾老早就看到那的人群中间的人了,她压住心里的激动,现在还不是和父亲相认的时候,还有一个林家没有解决。

    “你们,还不干活。”君慕倾双手环胸,如同腊月冬雪一般冷冽的声音,缓缓响起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站在君慕倾周围地十几道身影,在此时动了。

    魔兽们快速站起来,而这次他们目标明确,瞬间就没入了林家之内。

    “弑云,把刚才那个说话的留下来。”君慕倾冷声说道,把她父亲的肉一块一块的割下来喂狗,他会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远处传来傲气的声音。

    吱吱和小碧坐在一兽占了君慕倾一只肩膀,他们仰头看着远处。

    “主人啊,看不清楚。”吱吱不满地说道,她也想放闪电,电死他们!

    “君慕倾,小爷过去了。”说着,小碧的身影消失在君慕倾的肩上,之后城里面就响起了惊天巨浪的吼声。

    “有蛇!有蛇!”

    “好多蛇!”

    “我去!主人,我不能让小碧抢了我的风头,我去帮火镰了!”说着,吱吱的身体就如同一道闪电一样,飞速是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这样,君慕倾嘴角这才勾起一抹笑容,脸上的温度也恢复了几分。

    她定了定心神,低头看着下面,终于,她迈出了步伐。

    那也他们早就傻眼了,半天都没有弄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情,林家的人不是说,这是来帮他们的吗?怎么变成是来杀他们的?

    红衣!

    红衣少年!

    那也发现自己有点腿软,这红衣少年究竟该多厉害,他竟然能够号令魔兽。

    她不会真的认识魔兽朋友吧!?

    君离看到那道红色身影往他这边走来,他赶紧往前面走去,倾儿,是倾儿!

    君慕倾稳稳的站在地上,看着和自己只有几步之遥的父亲,她眼睛变得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君离张嘴又合上,然后又张嘴,又合上,反反复复很多次他还是没有发出半点声音,谁能想到,这是逐放之地,霸气狂妄的狂王。

    “爹!”君慕倾猛地往前面走去,她扑向君离地怀中,紧紧将他抱住。

    君离怔了怔,那从来都不曾轻易流下的泪珠,终于有一滴从眼角渗透了出来,他慢慢收紧双臂,将怀中的人儿搂进,却又不敢用力,他又重新拾回,离别依旧的绝世珍宝!

    “倾儿。”是他的倾儿,是他的倾儿!

    看着相拥而立地两人,那也眨了眨眼睛,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br>那个红衣少年,真的叫的统领爹,还有统领……倾儿,倾儿是谁?红衣少年不是叫辰公子吗?

    别说是那也,他身后所有的人,一下子都没有反应过来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林家的吵杂,丝毫都影响不到相见的父女,他们站立在天地之间,任何事情都不能阻止他们相见,相认。

    君慕倾感觉着怀中熟悉的温度,眼角也不禁的流下一滴泪花。

    父亲,爹,她终于找到了。

    君离激动的看着君慕倾,他的倾儿,倾儿终于变得如此强大了,这真是太好了。

    他突然转身看着林家的方向,仰天大笑,大掌搂着君慕倾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哈哈,林家老匹夫,这是老子‘儿子’来了,这是老子‘儿子’,你们林家就等着被踩成肉泥吧!”君离一手搂着君慕倾,还不忘冲着林家的方向大吼道,笑声冲破了云霄,他的神情,是那么的自豪。

    君慕倾噗嗤一笑,没想到,她老爹居然这么可爱。

    那也嘴角抽搐地看着得意洋洋,无比自豪的君离,他此时恨不得告诉所有人,这是他儿子,他儿子!

    这还是平时冷静的统领吗?就跟个小孩子一样,在所有人面前,炫耀自己的绝世珍宝。

    林家的事情,有魔兽们在,当然很快就解决完了。

    他们这次下手的,也就只有是林家的人,至于其它人,不抵抗的就放了,不知道好歹的,那就不能怪他们不客气。

    君慕倾走过去几步,小手被君离的大手紧紧握住,她知道的父亲现在有很多话要问,不过还是先等这些事情处理完了,她再一五一十地告诉父亲所有的事情。

    林家都已经的完以后,巨型的魔兽一一退去,没有丝毫的停留。

    那也神奇的看着空中,这真的是在号令魔兽,真的是太厉害了,要是他们能有魔兽,每次就不用那么辛苦了。

    一紫一绿的两道身影闪过,吱吱和小碧又出现在了君慕倾的肩上。

    “主人,这臭蛇又放蛇,太恶心了!”吱吱坐在君慕倾肩膀上,可怜楚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呸!臭狐狸,你才恶心!”小碧赶紧反驳。

    “你才是臭狐狸,你们全家都是臭狐狸!”吱吱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满头黑线地看着吵闹地小碧和吱吱,有些无奈,这两只兽,每天都有那么多吵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主人,林家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。”水刃轻声说道,脸上还带着几分温和的笑容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扭头看着是激动不已地君离,“爹,我们有事情去林家说。”老爹真是太可爱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君离点点头,他的确是很多想要问的,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问。

    魔兽们带着君慕倾往林家走去,君离和君慕倾并肩更上去,两人都笑眯了眼,喜悦的气氛在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吱吱和小碧此时也自觉的闭上嘴巴,可一旦他们看到对方,还是不会给好脸色。

    走进林家以后,君离和君慕倾直接走进大厅,林家家主早就被绑着跪在那里,现在的他,哪里还有刚才的得意。

    林家家主死活都不明白,为什么还有人能够号令魔兽,他一直以为只有主子一个人能做到。

    君离坐在上位,冷冷地看着林家家主,他沉声呵斥,“为什么将我从青境城引到北域之领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不知道。”林家家主立马摇头,他不能说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?”君慕倾挑挑眉头,然后走到君离面前,“老爹,这个人说,要把你的肉一块一块割下来喂狗,你说我们是不是也应该这么做,才对得起林家家主的这个好主意?”

    君离宠溺地看了一眼君慕倾,指着林家家主说道:“听到没有,我‘儿子’让你说,你就说,废话那么多做什么!”这一幕,可真所谓霸气十足。

    那也站在一旁,无力捂脸,这真的是他们统领吗?

    真的无法相信!

    林家家主更是差点气出血,没有人说过君离除了狂妄,行事果断外,还这么听儿子的话,今天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这林家家主太天真,宠女儿的老爹,是没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!

    “火镰……”君慕倾慵懒地叫了一声,老爹都这么说了,那就必须做点事情才对嘛。

    火镰立马蹦跶出来,苦着一张脸,“主人,这种事情,你干嘛不让闪电,不然黒翼去也可以啊。”为什么又是他?

    “火镰,这叫能者多劳,看好你。”闪电拍了拍火镰的肩膀,笑呵呵地说的道。

    黒翼赶紧点点头,闪电说的一点都没错,能者多劳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火镰欲哭无泪地看着闪电和黒翼,为什么他就这么命苦,这么多只魔兽,主人就叫他去?

    “啊!主人,那什么,桑无际,桑无际嘴巴那么厉害,都不用动手!”火镰眼前闪过一道精光,赶紧走到君慕倾身边说道。

    所有魔兽纷纷点头,扭头看着的桑无际,说的没错。

    “我?”桑无际伸手指着自己,他是无辜的,“我再厉害,也比不上各位啊。”他们的等级都比他高!

    林家家主早就吓得脸色发白,嘴唇都在不停的颤抖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林家家主,如果你说呢,死的痛快一点,如果你不说呢?那就死的久一点。”君慕倾蹲下身体,笑的极其灿烂。

    林家家主惊恐地看了一眼君慕倾,身体倒在地上,“我不能说不能说,他们逼我立誓。”所以他不能说。

    君离,这个时候,你就不能说两句话吗?他好歹也是林家家主,他们不能这么对待自己!

    林家家主往君离那边看了一眼,但是君离,就好像没有看到这一幕一样,靠在椅背上,宠溺地看着红衣少年,他这个时候才明白,让君离帮自己说话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可怜的林家家主,到现在才明白过来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“那就写吧,松绑。”君离冷声说道,这还不简单,不能说,写出来就好了。

    林家家主呆了,这也行!

    他君离不帮自己说话就算了,而且还帮着儿子出主意!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天地法则又没说不能写。”火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,慵懒地说道。

    那也早就准备好了笔墨,在等着林家家主写出来。

    现在他觉得,在这位红衣公子面前,他们统领,是没有什么事情是不会做的,不过这林家家主还想让他们统领救,当初他打伤统领的时候,怎么不知道要给自己保留一点点,就一点点的后路?

    今天红衣公子不出现,统领都不会放过林家家主,现在,红衣公子在这里,他要天上的星星,统领都会摘下来,更何况,是一个林家家主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不然这样,来简单点,我们问什么,对了,点头,错了,摇头。”闪电凑到林家家主面前,笑的无比诡异。

    林家家主沉默了,真的要说吗?但是,如果说了,那些人是不会放过自己的,若是不说,只怕今天也会死的很惨,况且失败者,他们都不会放过,所以今天即便自己不说,只怕性命也会难保。

    既然这样,他还不如说出来,至少死在他们手上,比如死在眼前人手上来得痛快!

    “你们问吧。”林家家主仿佛一下子老了好几岁,语气也变得沉重起来。

    “第一个问题,那个人有很多魔兽吗?好不好看好不好看?”暖暖第一个冲过来问道。

    林家家主迟疑了一会,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好看?”暖暖脸色顿时搭拢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涙城!”君慕倾嘴角抽搐地叫了一声,暖暖什么时候被放出来的!?

    涙城赶紧把暖暖拉开,她这个时候来凑什么热闹。

    “唔,唔!”魂淡啊!涙城魂淡!

    被捂住嘴巴的暖暖只能满眼的哀怨,可是没有一只兽理会她。

    “你的主子是不是有一红一

    黑眸子?”君慕倾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。

    林家家主摇摇头,那还是人吗?

    “琅琊联盟也和你们主子有关?”君慕倾又问道,她记得青鸾让古江南去调查的琅琊联盟。

    林家家主的迟疑地点点头,琅琊联盟和他们有关系。

    真的是琅琊联盟!

    君慕倾微微一愣,琅琊联盟究竟是怎么一回事,为什么什么事情,都和他们有关?

    “那让你引开我,是你的主子,目的就是为了让我见不到红衣少年?”君离沉声问道,琅琊联盟?

    林家家主再次点点头,的确是这个样子的,主子特地让他把君离往相反的方向引走。

    “你的主子,也能号令魔兽?”雪姬沉声问道,她可以确定,这个世界上,没有人类,可以像君慕倾一样,但是,当时这个人类会那么激动,的确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。

    林家家主点点头,然后又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魔兽们纷纷看着君慕倾,点头又摇头,他们可没有说过,这个代表了什么。

    君慕倾沉思了一下,然后问道:“你的主子不能号令魔兽,但是能控制魔兽?”那不说就是驯兽师?

    苍穹大陆是没有驯兽师的,所以的慕容城才有炼制出控制魔兽的丹药,临君大陆却有驯兽师,驯兽师是用强大的精神力,让魔兽屈服。

    林家家主赶紧点点头,一点都没错,真是太对了,太聪明了!

    君离居然有这个这么聪明的儿子,也难怪他会那么自豪,先别说别的,就只是这号令魔兽的一件事情说来,这已经是平常人不能做到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,他是在说君慕倾聪明。”火萤笑着说道,她也聪明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知道。”魔兽们纷纷开口,还用她解释啊。

    火萤撇了撇嘴,让她高兴一下会死啊,会死啊!

    “你们主子的势力很大吗?”君离缓缓走到林家家主面前,若是一般的人,怎么能控制魔兽。

    林家家主摇摇头,然后一阵比划,这是他比划了很多次,也没有人知道他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君慕倾疑惑地看着林家家主,他好像有很多要说的样子。

    突然,林家家主猛地扭头,看着外面,他立刻开口说道:“我也不清楚他们的势力,只知道,琅琊联盟是其中之一,但是能够控制魔兽的,就如同你想的那样,你们可以去驯兽工会查查。”说完,林家家主脚下就出现了一个漩涡,将他往下面吸。

    驯兽工会?

    “他这是怎么了?”火萤指着林家家主脚下的漩涡。

    “天地法则。”君慕倾漠然地说道,看来他没有骗自己,只要说出了真相,就要被天地法则执行他所立下的誓言,这是没有谁能躲过去的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哈哈,终于见面了有木有,几经波折啊,老爹很可爱很护短,很霸气的噢,狂王当然霸气了,嘿嘿!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