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君慕倾运用风之音的,快了自己的步伐,即便是日行千里,她现在也能轻易做到。舒悫鹉琻

    现在必须就是快点到北域之领,找到君离,她才能安心。

    君慕倾刚离开青境城,乐游就四处找她,青鸾告诉他是一切以后,他只是点点头,然后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乐游,其实你不是逐放之地的人,你随时都可以离开。”他只是被自己从外面带进来的,自己给他的请柬,是无限期,所以才能留他这么久。

    乐游摇摇头,“城主,我也想进风口一趟。”她进去一趟,变得那么厉害,相信自己进去,实力也一定会有所提升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青鸾点点头,尽管里面没有了风之音,可破碎的空间依旧在,进去一趟,实力是能提高不少,但是危险也同样是存在的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乐游露出一个笑容,他现在不着急去找她,他只想快点提升自己的力量。

    青鸾淡淡一笑,看到明镜从前面走过,他大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王说,明镜想多了,她想多了什么了?不过即便是如此,他还是要帮王转达一下这句话才行。

    明镜在听到青鸾的话之后,有些哭笑不得,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喜欢他哪一点,就没有见过这么呆木的人,但是一想到他和那女子没有关系,她还是挺高兴的,原本惆怅的一张脸,顿时就扬起了挥之不去的笑容。

    看到明镜的变化,青鸾有些莫名奇妙,但也没有问出来,传达完话,他也就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明镜站在原地,看着青鸾离开的背影,喃喃说道:“真是个笨蛋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太倔强了,说清楚,不就没这回事了吗?”乐游大步走来,非得让城主自己看清楚才行,要真是让城主看清楚,明镜,有得等了。

    明镜轻哼一声,转身离开,她怎么会不知道说清楚就可以了,只是她了解青鸾,不是他自己发现,这件事情,就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况且,她怎么知道,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乐游无奈摇摇头,大步往风口的方向走去,他也要开始自己的变强之路。

    然而君慕倾这边经过了几天几夜赶路,她终于来了北域之领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还算顺畅,没有什么事情发生,不然她也不能这么快来赶到北域之领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要去什么地方,找父亲?”君慕倾遥望着远方,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北域之领说大不大,可是说小也不小,这么大地方,找一个人,也的确是比较困难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出现在北域之领,那就一定是在这里。”说着,君慕倾慢慢走到地面上,决定低调地进去。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发现,从风口回来以后,她身上的气势,比眼前更让人难以忽视她的存在,想要低调的在北域之领走动,只怕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火红的身影大步往前面走去,即便是几天几夜的赶路,君慕倾脸上还是没有半点的疲倦。

    只是,她走了很久,都没有看到一个部落,更加没遇到一个人。

    君慕倾当场就纳闷了,北域之领到底有多大?她都走了这么久了,一个人都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烈日下,一辆飞快的马车飞奔而来,君慕倾环视了一下周围,看着那华丽的马车,她顿时乐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叫天无绝人之路!

    只是上次她去拦人家马车,差点被当成刺客,这次她再拦,会出现什么事情?

    不过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先坐上去再说!

    君慕倾一个闪身,往马车狂奔的方向飞身而去,身影瞬间就没入了马车里面,马车里面的人刚想出声,就被君慕倾给捂住了嘴巴。

    马车周围其实也没有什么保护的人马,也就一个赶车的车夫而已。

    “我放开你,但是你不许叫。”君慕倾轻咳一声,事情紧急,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先找到父亲再说。

    那人点点头,小心翼翼地看着君慕倾,“公子,你……”

    女的!

    君慕倾挑了挑眉头,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人,的确是个少女,只是穿了一身男装而已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只是想借你的马车,进城。”君慕倾指了指外面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那少女脸上立刻展开了笑容,两颗小酒窝,极其可爱。

    “你不怕我是坏人吗?”君慕倾眨了眨眼睛,就这么相信她的话了?

    绝对不是她没事找事,而是眼前的人,未免也太容易相信人了,如果自己要是坏人的话,她哪里还能笑的出来。

    谁知那少女摇摇头,镇定地说道:“你要是杀我,早就动手了,就不只是捂住我的嘴。”而且她还可以看出来,眼前的人很着急,好像在找什么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是她变迟钝了?

    逐放之地任何一个人都不简单,就像是眼前的人,一般的平常姑娘,看到陌生男子闯入,不是脸红,就是大叫了,哪里还能像她这么镇定。

    “公子,我带你进城,你可以帮我做一件事情吗?”女子小心翼翼地问道,好像很怕君慕倾会生气一样,其实她是真心想带眼前的人进城的,可她现在有一件事情必须要做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她也不喜欢欠人家什么,坐了人家的马车,做一件事情也是应该。

    “我叫上官燕,北域之地上官家族旁系庶出,这次我们家族要我们后辈,每个人都邀请一位高手做客卿,我要邀请你,一开始我也不想这样的,但是快到主家我才知道,必须要带客卿回去,所以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才临时找我?”君慕倾挑挑眉头,客卿?北域之领的上官家族。

    上官燕点点头,的确是这样的,她想让眼前的人帮忙。

    本来她是不想请客卿的,可是家中族长传来消息,说没有客卿就不让她回上官主家,就在她犯难之际,突然就有人闯进来,她就想着,是不是可以邀请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不管他实力如何,只要他愿意做她的客卿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也就算是一笔交易吧,他们相互帮忙了,那就谁也不欠谁的,她帮了自己,自己帮了她,互不相欠,这样最好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上官燕细声说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随便摆了摆手,“不用客气,就算是一笔交易吧。”她也不想欠人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上官燕点点头,大胆地盯着君慕倾的脸看,一点都没有女儿家害羞。

    君慕倾囧囧地扭头看回去,“我脸上有什么吗?”应该没有什么吧?那她干嘛这么看着自己?

    上官燕摇摇头,然后说道:“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像你这么好看的人。”就忍不住多看了两眼,眼前的人,真的很好看。

    君慕倾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她是真的无知吗?但是为人处事,明明可以看出来,她经历的事情一定不少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看出来我是女的了?”上官燕再次问道,语气还是那么的无邪,仿佛淤泥中亭亭而立的莲花一样。

    君慕倾靠在马车上,淡然地点头,她是看出来了,在走进来的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,就知道她是女扮男装,现在她主动提起这件事情,自己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。”她在他眼睛里看到一丝惊讶闪过。

    君慕倾也没再说话,反而是上官燕一直在说个不停,她说既然自己是她客卿,有些事情还是要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她说自己是上官家旁支庶出,因为从小体弱多病,就一直当男孩子养,所以她从小就生活在男孩子堆里面,看到君慕倾才不会脸红。

    她还告诉君慕倾,她这是第一次去主家,本来是不想去的,但是族中规定,每个人都要去,而且必须要找到自己的客卿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面前人无邪的样子,也明白为什么她看起来不像初出者。

    被当成男孩子养,那必定就会被家族训练,只是能保持这份纯真,真的不容易。

    该一副干练的样子,她绝对不会装出柔弱,但是在别的事情上面,上官燕还是不自觉的露出那几分孩子气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君慕倾都很疑惑,她是怎么保持最后的一分纯真的,毕竟在大家族

    中,保持一分纯真,真的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对了!我听说好像家主让客卿之间比试,选出最强的,你到时候随便出手就好了,千万别因为我的事情,让你受伤。”上官燕赶紧说道,他要是受伤了,自己会内疚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慵懒地靠在一旁,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,受伤吗?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到时候她就随便出手好了,毕竟她也不想引起太大的波动。

    只是,她哪次出手,不是引起轩然大波,不管走在哪里,都极其炫目耀眼的一个人,怎么可能不引起波动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。”上官燕欢喜地说道,幸好遇到了他,不然自己真的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“别忘了,我们只是交易而已。”君慕倾淡然地回答,自己借她的马车,然后帮她去一趟上官家而已,只是这样,一笔交易而已,没有存在什么谢谢不谢谢的。

    上官燕迟疑地点点头,她怎么就忘记了,这只是一笔交易而已。

    马车一直往前面走,马车里面不管传出多大的动静,外面的人都像是没有听到一样,只是静静地赶着自己的马车。

    一路上君慕倾没有再说话,上官燕也安静下来,她百般无聊地把玩着自己垂直胸前的长发。

    君慕倾冷冷看了一眼外面赶马车的人,这个世界就是这样,庶出,还是旁系庶出,那就更加没有什么地位了,主家的一个下人,都能给主子摆脸色,还真是讽刺。

    她和子琪一样,同样是庶出,可子琪比她好点,至少她还是主家庶出,不是旁系,她也依靠着自己的天赋实力,进入了主家。

    其实上官燕真的还有那么像子琪,同样是庶出,同样的是去家族,争取自己一点点的地位。

    只是,这并不关她的事情,她们之间只是交易而已,上官家族之间的斗争,她没有兴趣参与。

    到了北域之领里面,帮了上官燕,她就会离开,然后去找父亲。

    父亲被人追杀,动静一定很大,说不定在城镇里面稍稍一打听,就能知道父亲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君慕倾现在一想到,很快就能找到君离,就觉得兴奋不已。

    马车的颠簸,很快的君慕倾就感觉眼皮沉重起来,她从进去风口,到现在,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好好休息过了。

    上官燕惊讶的看着君慕倾,发现她睡着了,轻轻一笑,也没有打扰。

    有那么多人嘲笑她庶出的身份,但是眼前的人没有,他真是个好人!

    上官燕从小就被家人保护的很好,即便她混在男孩子堆里,她也能保持着少女的那一份纯真。

    况且她现在不过也只是十三岁的小孩子,经历的事情再多,被训练的再多,那也只是个孩子而已。

    马车一路远去,君慕倾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等她醒来的时候,就看到上官燕笑盈盈地看着她,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    君慕倾无力叹息,她好像特别喜欢看自己,她脸上应该没什么吧?

    “你醒了。”上官燕微笑着说道,他都睡了好长时间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动了动身体,身体的麻木,不多说她也知道自己睡了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“我睡了多久?”君慕倾看了看外面,现在已经能看到一些村落,偶尔也能见到几个人,不再像之前那样,半天都看不到人影。

    “一天两夜。”

    君慕倾那个叫囧啊,她居然睡了这么长时间,一天两夜!

    “没事,你看起来很累,我就没有叫你,对了,上官城就在前面,我们很快就要进城。”这里是上官家族的地盘,城自然也用上了官的姓氏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上官城?

    她听青鸾说过,北域之领其实也有几股势力,只是这几股势力,都没有昌家和云家那么强大,震慑北域之领是绰绰有余,可要在逐放之地突出,还是比较平凡的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她还是要小心一点,这毕竟是上官家的地盘,父亲被列为逐放之地首位公敌,那也就是说,北域之领看到父亲,也是会动手。

    &nb

    p;谁不想增强自己的势力,君离势力现在正在逐渐扩大加强,这才让昌家和云家迫不及待的想除去,就是怕君离的锋芒盖过他们,成为这逐放之地之首的势力。

    青境城是不会理会这些的,他们的地位在逐放之地,是不可撼动,昌家和云家就不一样了,这些年,有多少人奉承他们,他们就有多少敌人。

    一旦君离的势力盖过他们,这些人就会倒戈,帮着君离对付他们。

    他们深知这点,所以才想趁君离势力的羽翼没有丰满以前,将他扼杀!

    马车摇摇晃晃终于走进了上官城,走进城里以后,君慕倾立马从马车上跳下来,扭动着身体,她算是知道了,这些有钱人做马车,那就是浪费。

    自己找罪啊!

    话又说起来了,她还是觉得寒傲辰的马车比较舒服,而且还不用人驾驭,更加不会摇晃的这么厉害。

    话说,寒傲辰不知道忙完了没有……

    车夫看到君慕倾从马车上面跳下来,表情依旧平静,他静静的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上官燕也从马车上面走下来,此时的她多了几分稳重,脸上那无邪天真的笑容也消失了,她看着上官城,心情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这就是父亲母亲辛辛苦苦这么多年,一心想让她进的上官城,只是,她在这里,感觉不到半点的温暖。

    “赤君公子,我们先休息一下,然后再进上官家吧。”上官燕淡淡一笑,客套地说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似笑非笑地看着上官燕,她明明比谁都好奇,这上官城是什么样子,却偏偏装出什么都不关心的样子,啧啧,这大家族还真是可怕。

    上官燕问她叫什么,她无奈下也只能说自己叫赤君,之后她就总是赤君公子赤君公子的叫。

    “无所谓。”君慕倾耸耸肩,她只是想赶紧办完事,赶紧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上官燕点点头,刚踏出一步,赶马车的车夫就挡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小姐,家主还在等你,若是想要休息,请小姐先去见家主。”车夫语气中带着明显的轻蔑,对待上官燕,也不是下人对待主子该有的。

    与其说他是在提醒上官燕,不如说这是在命令她,让她先去见上官家主。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一旁,等着上官燕的反应,她可不认为上官燕会这么乖乖的去见上官家家主,她的纯真可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的。

    这么一个小小的车夫,她还是能处理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主子,还是我是主子,主子说话,下人只有听的份,何时轮到你来插嘴!”上官燕目光凌厉地注视着那个赶车的车夫,这一路他做了什么,她都可以忍着,不过她的隐忍,好像让有些人不知道谁是主子,谁才是下人!

    车夫看到完全不一样的上官燕微微一愣,咬了咬牙齿,低声应道:“是。”不过就是个旁支的庶出!连嫡出都不是,摆什么架子!

    “今天只是让你记住,谁是主子,谁是奴才!”上官燕呵斥道,说完,大步往前面君慕倾面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君慕倾也不说什么,这些大家族的事情,她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。

    上官燕的点点头,她还以为自己会吓到他,看来,他好像一点都没有被吓到,虽然说只是交易,可现在,她对眼前的人也有那么几分好奇。

    车夫目送着两人离开,心里还在安安惊讶上官燕的突然转变,在那么一瞬间,她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。

    上官燕和君慕倾并肩走在街上,看着街上的繁荣,君慕倾不禁叹息,果然每个人都将自己的势力打理的非常好。

    上官家族是这样,云家是这样,昌家也是这样,青境城就更加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逐放之地虽然没有临君大陆地域广阔,实力也没有那边厉害,但是他们很懂得维持自己的平衡。

    上官燕小心翼翼地看着君慕倾,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小心,在眼前人的面前,她总有一种弱小的感觉,他明明就在自己面前,可她总觉得自己要仰视,才能看到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被我吓到吧?”她突然那样的转变,就连车夫都吓到不行。

    r>君慕倾轻轻一笑,顿时周围显得暗淡无光,“吓?从来都是我吓别人,还没有谁能吓到我。”她那样还吓不到自己。

    上官燕走在君慕倾身边,突然她就感觉到一阵强劲地气势,在身旁涌动,这让她不禁停下了脚步,可在她停下脚步的那一刻,那气势又消失了。

    是错觉吗?

    “我们还是去上官家吧,去晚了,可是有人会告状的。”君慕倾大步往前面走去,修长纤细地身影给人的感觉,是那般的高大。

    上官燕怔怔地站在原地,他究竟是什么人?

    为什么自己每每都感觉,面对他,自己是那么的弱小,仿佛他就是高高在上的王者!

    等君慕倾走出了好远,上官燕才慢慢回神,她大步跟上去,两人往上官家的方向走去,没有在街上多停留半分。

    “家主,那燕小姐目中无人,骄纵无礼,奴才实在是没有办法。”刚才在城门口的车夫,已经走了回来,而他走回来的第一件事情,就如同君慕倾所料的,告状!

    上官海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,脸上明显带上了怒火。

    看到上官海这么生气,车夫垂下眼皮,阴阴一笑,这下,家主就不会再允许那小贱人进入主家了。

    “来人,把这个污蔑主子的奴才拖下去乱棍打死!”上官海厉声呵斥道,眼睛里面没有半丝温度。

    车夫顿时呆了,这怎么回事,家主不是应该下令将上官燕赶出上官城吗?怎么会这样!

    “看吧,我就说,有人会告状。”君慕倾双手环胸,似笑非笑地说道,她们幸好早回来了一步,不然这一幕就会出现在她们身上。

    青鸾告诉过她,上官海耳根子极软,经常很多事情就被耳旁风一两句话就能改变主意,所以她才匆匆就赶到上官家,不然这个乱棍打死的命令,就是落到她们身上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个小小的奴才,也敢告主子的状,还将黑白扭曲。

    看到上官燕出现在上官家,车夫立马跪下来,脸色惨白地说道:“家主饶命,家主饶命,这些都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拉下去!”上官海呵斥道,几个人匆匆就走过来,将话还没有说完的车夫给拉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燕儿,想必你也累了,既然这位是你的客卿,你们就下去休息吧。”上官海讪讪一笑,神情也不像刚才那般凌厉。

    “谢谢家主。”上官燕低声说道,转身走出大厅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了一眼上官海,眼中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,然后才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上官海看到君慕倾眼中的笑容,微微一怔,这个少年,身上有种让人无法忽视的力量,他只是静静站在那里,给人的存在感却是那般的强烈。

    上官燕请来的究竟是什么人?

    君慕倾走到半路,停下了脚步,之后就大步离去了。

    她可不想浪费时间在上官家上面,距离上官家客卿比试的日子,还有几天,她可以趁着这几天,去找一下父亲的下落。

    现在都已经是北域之领境内了,只要有一点点的消息,那就会四处传开。

    君慕倾走在街上,一袭红装特别显眼,还有那俊美的容貌,更是立刻吸引起了,周围所有少女的目光。

    面对她们的目光,君慕倾嘴角抽搐了一下,继续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想不到,就连女人都对你如此着迷。”血魇的声音缓缓响起,一觉醒来,她又强了不少,还得到了风之音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君慕倾一阵无语,她那什么,很无辜的!

    “恭喜你,又变强了。”血魇再次开口,语气中带着几分笑意。

    君慕倾淡淡一笑,“如果不是有你在,我也不会这么快变强。”血魇那可是一个红果果的刺激,每天面对着大尊王,那无非是随时的警铃,提醒着她不能轻易的就骄傲。

    “你的魔兽还真是吵。”血魇鄙夷地说道,这些家伙进步的速度也很快。

    君慕倾微笑着说道,“玄金最近为什么没有声音了?”它平常可是很多话的,最近突然就安静

    了下来,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它应该是快成年了,所以比较沉默。”血魇缓缓说道,成年是每只魔兽必须经历的阶段,这个阶段是很危险的,玄金养精蓄锐想要成功成年。

    成年!

    君慕倾停下步伐,眼中露出一抹诧异,那家伙到底活了多久了,到现在还没有成年!

    “血魇,那什么,你成年了吗?”君慕倾轻咳一声,她看血魇凝态人形的外表,也不过是十五六岁的样子,貌似,应该,还没成年吧?

    “五爪金龙成年的时候,会有九雷轰顶,你那个时候最好把那破塔从空间里面移出来。”血魇直接无视了君慕倾刚才的问题,自顾自地说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每次都这样,九雷轰顶?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那龙腾蜕变成龙的时候,几雷?

    “蛟龙进化成龙,那也不过是普通的龙,怎么能和五爪金龙成年相提并论,你那条黑龙进化的时候,最多是三雷轰顶。”但是能经受住三雷轰顶,也还算它有几分本事。

    君慕倾额角悄声划下一滴汗珠,心里暗暗做了一个决定。

    和血魇聊了一阵以后,君慕倾就专心地开始打叹。

    那天和青鸾说了半天,虽然说都一些不相及的事情,可她多少也对逐放之地有了一部分了解。

    逐放之地有一帝三王,可在外人眼里,那也只是一帝二王,那一帝自然就是青鸾,被人称为青帝,云战和昌吉就是二王,分别是战王和昌王。

    至于这第三王,那就是君离,青帝,战王,昌王,都是用他们名字中的一个字,加上等级而定,而君离不是离王,也不是君王,而是狂王!

    在街上走了一大圈,最终什么都没有探听到,上官城没有一点狂王的消息。

    天色逐渐暗下来,君慕倾也往上官家的方向走去,虽然她不想和上官家有什么牵扯,但是有个住的地方,总比没有的好,况且还是免费的。

    刚走回上官家,君慕倾就看到上官燕站在门口,还不停的四处张望,看到自己回来了,她立马迎上来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等我?”君慕倾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刚来上官家,而且你连自己住地方都不知道。”反正她在里面也无聊,和那些人都合不来,还不如在这里等他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君慕倾轻声说道,她好像是连自己住的地方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,走吧。”上官燕甜甜地露出微笑,转身往上官家走去,比起那些从来没有见过的亲人,她觉得这个才刚刚认识几天的“陌生人”,更好!

    上官燕带着君慕倾,穿过上官家的一院接着一院,上官家说大不大,说小从前门走到后门,半个时辰还走不完。

    “这是家主的院子。”上官燕指着面前富丽堂皇的院子说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轻嗯一声,也没多在意,她又不在上官家常住,哪个院子是谁住,和她没有半点关系。

    “家主,外面传闻,红衣少年到了北域之领。”尖锐地声音从院子中传出来。

    “红衣少年?他是为了君离而来的吗?”上官海反问道,但从语气听起来,他是可以确定,红衣少年是来找君离的。

    他可是听说,红衣少年曾经大闹昌家盛宴,并且还是他是君离的儿子,现在居然跑到了他的北域之领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,比较君离在北域之领受伤的事情,很多人都知道。”尖锐地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绝对不能让红衣少年知道,君离受伤的事情,和上官家族也有关系,尽可能的往其它势力身上推。”就连昌吉都拿红衣少年没有办法,他们如何能对抗他。

    这次盛宴,上官家没有去,那个时候,刚好上官家族有事情,上官海只是让人送上了厚礼,没有亲自去。

    不然在他看到君慕倾的第一眼,就会认出来,他就是当时的红衣少年!

    差点让昌家势力瓦解的红衣少年!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父亲受伤了!

    &nb

    p;君慕倾目光冰冷地看着面前的围墙,她不能看到里面的情况是什么样子的,但是耳朵却清楚听到,他们在说,父亲受伤了,还和上官家族有关!

    她每次实力提升一点,听力就会变得更加灵敏,所以里面的谈话,她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好,非常好!

    看来她在昌家说过的话,没有一个人记得,她会让他们想起来的,也会让他们永远都记住!

    君慕倾冷冷注视着前面,上官燕走出很远,见身后的人没有跟上来,她疑惑地走回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发生什么事情了吗?

    君慕倾冷漠地收回目光,“无事!”这简单的两个字,如同寒冰一般。

    上官燕打了个冷颤,看着君慕倾前去的背影,她仿佛觉得,这才是真正的他。

    “我累了。”君慕倾头也不回地说道。

    上官燕赶紧跟上去,眼中洋溢着笑容,可是没有一点绝无男女之情,那只是一种崇敬,这点只怕她自己都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君慕倾现在满脑子想的,都是君离的伤,刚才上官海只是说,他受伤了,并没有说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想把这件事情推到其它势力身上,多好的算盘,只是上官海只怕想破脑袋都想不到,他要防备的红衣少年,不仅仅到了北域之领,而且还住在了他们家,成为了他们家的客卿!

    在客卿这件事情上,君慕倾这晚有了一个新的决定。

    接连在上官家住了好几天,君慕倾都没有再去找君离的下落。

    她心里明白,想要知道君离在什么地方,只要问上官海就可以了,她不用再到处找。

    客卿的比试,很快就要开始了,其实说是客卿比试,其实也就是上官家族招收高手的一种手段,为了培养自己的势力,他们生么么办法都想出来了。

    只有众客卿中的第一位,才能成为的上官家族的上等客卿。

    而每一段时间,上官家族,就会弄一些这样的比试出来,就是为了让他们的势力,不断增强,其实这个还真的是有用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坐在花园之中,只是那百花齐放的一幕,因为她而变得暗淡无光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什么时候打算离开这个地方,来这里都好久了。”吱吱趴在君慕倾怀里,美美地露出一个笑容,主人让她出来,不让那臭蛇出来,真是太好了。

    “等到从上官海那里知道父亲的下落。”君慕倾轻声说道,眼神有些深邃。

    吱吱点点头,主人一开始就是这么打算的,反正住在这里也不错,至少每天都有好吃的,好多好吃的,真是太幸福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抽搐的看着吱吱,她的表情已经在说,她很喜欢待在这里,有很多好吃的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放心,虽然我这里的吃的,不过只要主人说离开这里,我一定是第一个同意的。”谁让他们都待在空间里面,她当然是第一个同意的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君慕倾低声应道,轻柔的抚摸着吱吱紫色的毛发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,那就是上官燕的客卿,好俊美啊!”

    “我能不能变成他手上的狐狸?”

    “上官燕怎么那么好运气,她不过是一个旁系庶出而已。”

    花园之中,远远的就传来这些议论,君慕倾这次可所谓是把上官燕家族,所有少女的芳心都给夺去了。

    吱吱龇牙咧嘴地瞪着那些在远处偷看君慕倾的人,她们还想变成她,去死吧去死吧!

    她的位置,不给任何人占的,就连臭蛇,她都不给它占!

    每次都是这样,太讨厌了,太讨厌了!

    君慕倾狂汗地坐在原地,她是走也不是,继续留在这里也不是。

    算了,为了知道父亲的下落,她还是忍几天,反正上官家族客卿的比试就要开始了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她会让上官家,所有人都一生难忘!

    一想到君离受伤的事情,君慕倾不但心疼,而且还担心,

    但是她不管怎么找都得不到一点消息,这很明显是有人的把消息封锁了,唯一的办法也就是在从上官海嘴巴里面知道。

    没有理会他们的议论,君慕倾静静地站在原地,仿佛天下所有的一切,都和她没有半点的关系。

    上官家族的客卿比试终于是要开始了,在铜锣敲响,号角吹起的时候,君慕倾立马飞身走到擂台之上。

    “赤君公子,你这是做什么?还没有抽签,你怎么能站在擂台之上!”上官海皱着眉头看着君慕倾,他这是什么意思,难道来捣乱的吗?

    君慕倾冷冷地看了一眼上官海,漠然地说道:“不用了,一起上吧,也省了时间。”

    一起上!

    所有人纷纷睁大双眼,看着面前的少年,狂妄,太狂妄了!

    这么嚣张的话,他也敢说,找死!

    “难道,你们不敢?”君慕倾轻哼一声,看着台下站着的客卿,脸上露出一抹没有温度的笑容。

    上官燕呆愣地看着台上站立的人,她张了张嘴,可到最后,什么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“狂妄!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就好好的教训教训你!”

    “让你这个小子知道,目中无人有什么样的后果!”

    刹那间,所有人一齐站立在擂台之上,君慕倾冷冷一笑,身上立刻绽放出火红的光芒,刺眼的光芒,灼热的温度,还有那令人窒息意念之威,顿时让所有人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他们纷纷在睁大双眼,额上开始流下冷汗,意念之威,将他们牢牢锁住!

    “喝!”君慕倾大喝一声,身上的力量,瞬间爆发出来,一时间,擂台之上,红光大作,强大的威压,以君慕倾为中心,从四周扩散。

    往君慕倾冲去的所有人,顿时如同短线破碎的风筝一样,全部被震了出去,就连擂台都成了粉碎,除了她站立的地方完好,其它地方,都是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上官海张大嘴巴,呆呆地看着面前的红衣少年。

    秒杀!

    秒杀全场!

    一切发生的那么快,所有人都没有看清楚是怎么回事,除了君慕倾以外,所有的客卿,就都已经掉落在地上,哀嚎苦叫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表急表急,老爹就要粗现了噢…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