冰冷的声音,充斥着宴席上每一个角落,所有人都惊颤地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父亲!

    他是君离的儿子!

    他们是听说过君离有个儿子,不过他的儿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!

    现在君离的儿子还得到了绿岛,这究竟都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所有人顿时脑袋一片空白,纷纷瞪大眼睛,看着君慕倾,那火红的身影虽然纤细,可却给他们一种无形的压力,让他们感觉透不过起来。

    还有那一双冰冷的眼睛,透着冰寒,只要对上他的眼睛,就会感觉到一丝冰冷的寒意直接涌入心底,能让人全身冰冷发生,就像是站在万年冰川中一样。

    君离什么时候有个这么厉害的儿子,他的儿子年纪不是还很小吗?

    无双缓缓站起来,他的心跳都不自觉的加快了,君慕倾居然在这么多人面前就说,君离是她的父亲。

    她明明知道,君离已经是他们的首位公敌,她就不担心他们联合起来对她怎么样吗?

    可不管如何,他都会站在她的身边,不会畏惧一切,没有君慕倾,就没有现在的无双,要不死她,自己可能永远都不会醒。

    古江南静静地坐在一旁,什么话都没有说,也没有站起来,就是这么静静的看着。

    那冰冷的声音久久都不能让人平静,这是君离的儿子啊,他的儿子出现在他们面前,都没有半点的发现。

    昌吉看着君慕倾,心情慢慢平复下来,这种情况,即便他的心情不能平复,他也必须镇定。

    君离的儿子!

    “你是君离的儿子?”昌吉握紧双拳的,三角眼此时已经不是透着无尽的危险,而是沸腾着杀气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负在身后,后背笔直,没有丝毫的弯曲,目光对上昌吉,没有丝毫的畏惧。

    “是!”她是君离的女儿!

    这就是父亲没有来盛宴原因,逐放之地的首位公敌,好大的名头,这些人不过就是不服气她父亲,眼红她父亲而已,把什么都说的那么冠冕堂皇,最后也不过是一己私利。

    云战和昌吉原来做了那么多的事情,云战死了,那下一个就是昌吉!

    昌吉看着君慕倾,突然仰头大笑,“君离的儿子,君离的儿子,今天你送上门来,就别怪我不客气!”君离的儿子出现这里,就连老天都在帮他,他正在找君离,可偏偏他就像是消失了一样,不管怎么找,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现在就好了,君离的儿子来了,有他在就不怕君离不出现。

    他不仅仅要杀了君离,就连君离的儿子都不会放过,还有君离的领地,绿岛他才不会把绿岛让君离得到。

    君离现在已经将势力一步步扩大,往他们这边蔓延,有了绿岛他就如虎添翼,实力也会变得更加的强大,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没发生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倒要看看,你如何的不客气!小碧!”君慕倾冷冷呵斥道,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小碧?

    所有人从惊颤中回神,就听到君慕倾这么呵斥一叫,可是周围一点动静都没有,他们顿时乐了。

    什么小碧,不过就是他虚张声势罢了,一个小毛头,能有什么本事,昌吉在这里,他是最想杀君离的人。

    在每次的战役当中,他都被君离打的最惨,他才是整个逐放之地,最恨君离的人。

    现在君离的儿子送上门来,他不可能不出手,他们嘛,看着就可以了,反正这个小毛头是不可能里离开这里的,昌吉允许,他们都不会同意。

    放虎归山,那可不是他们的作风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都嘲笑君慕倾的时候,强大的气息从周围四散,碧绿色的小身体,在瞬间,比高楼还高,那粗壮的身体,更加不能让人小视,

    烈日下,高大的身体俯瞰着地上所有的人,那一双绿色圆碌碌的小眼睛,早就变成凌厉的大眼,身上的鳞片,就如同锋利刀刃一样,仿佛轻轻一碰,就能够让人浑身是伤,属于九头蛇帝地强大的霸气,在此时尽显无疑。

    小碧不屑地看着周围惊慌的人类,它可以从那些人嘴里面看到他们在说自己是蛇,它是蛇帝,不是普通的蛇,这些丑陋的人类,居然把和普通的蛇相提并论!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小碧头上,惊奇的发现,它头上原来也有一个小角,以前它变成小蛇,所以不是很明显。

    看来这小角也是它身份的一种证明,即便是拟态,它也不愿意在遮掩。

    看着那凶猛的蟒蛇,周围陷入了一片混乱,只有君慕倾和昌吉还在对视着,谁也没有先出手。

    “召唤师,我怎么都不知道,君离的儿子,这么有出息,竟然会是召唤师。”昌吉淡然地说道,不过就是一条圣兽,有什么了不起的,即便是召唤师又如何,等级肯定也不是很高。

    君离的儿子,今天就要陨落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冷冷看了一眼昌吉,眸子里面冰冷刺骨,“小碧,给我扫平这里!”她指着周围,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小碧这次没有再反驳君慕倾,粗壮地尾巴轻轻一挥,周围华丽地布置,顿时变成一片狼藉,君慕倾也没有丝毫让小碧停手的意思,只是静静地站在它头上,俯瞰着一切,犹如一个站在巅峰之处的王者一般。

    狂妄狂妄狂妄!

    昌吉看着君慕倾的举动,好好的盛宴被她破坏,那珍贵的礼物,还有数不尽宝物,都被一一扫落,然后就是一阵狠狠的蹂躏,没有一样是完好的。

    站在周围的人赶紧退去,是魔兽,这是真的魔兽,没想到君离的儿子厉害,还是召唤师,他们怎么能和召唤师斗。

    他们的等级都还不够,哪里是召唤师和契约兽的对手。

    刚才还嚣张无比,藐视君慕倾的人,现在都不敢抬头看她,他们仿佛觉得,只要一眼,那冰冷的气息,就能让他们变成冰棍,任人宰割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他们刚才轻视的黄毛小子,竟然会这么的厉害,那强大的气息,不难看出,他也是一个非常厉害的高手。

    尼玛!没有人说过君离的儿子这么厉害的,究竟是哪个王八蛋,把君离的儿子找来!

    所有人欲哭无泪地逃窜,他们可不想和高级魔兽对抗,那样只会变成魔兽的食物,还是赶紧离开的好。

    可是,那请柬究竟是谁给君离儿子的!王八蛋啊!

    众人纷纷在心里咒骂,一场好好的盛宴,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,而死去的云战,被众人的口水又给淹没了好几次。

    他们都在心里狠狠咒骂着给君慕倾请柬的人,要没有请柬,他怎么可以出现在这里!

    所有人纷纷逃开,也顾不上昌吉如何,现在自己的性命才是王道。

    这些人本来就是墙头草,昌吉和云战的势力强大,他们就往这边偏,此时要是君离的势力,超过他们两个,这些人一定会毫不迟疑地就去帮君离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的人就是这样,那些没有实力的人,也只能依附强者生存下去,永远都不会去想,推翻强者,自己来做这个强中之强!

    一时间,周围只剩下君慕倾,无双,昌吉,古江南四个人在这里,其余的全部都逃窜开来,不愿意多留。

    昌吉脸色的大变,那群吃里扒外的东西,现在知道害怕了,当初他们是怎么说的!

    一个个都是养不熟的狗!

    “现在我就杀了你,让你那个父亲,痛苦一生!”昌吉地身影瞬间出现在空中,三角眼睛就这儿直直地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人类,你敢在小爷面前说杀她,找死!”小碧不满地说道,挥动着巨大的尾巴,狠狠扫向昌吉。

    昌吉立马凝聚出防御,魔兽的力道,是不容小视的,现在要控制这魔兽,就是要抓到这个小毛头。

    刹那间,昌吉身边多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人,同样三角眼,也同样的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身外身?

    君慕倾冷冷一笑,想一分为二来对付她吗?

    “小碧。”君慕倾低头叫了一声,它不是九头蛇帝吗?现在就给它一个机会,让所有人都看看它九头蛇帝的厉害之处。

    小碧不满地嘀咕了一下,抖了抖身体,其余的八个脑袋,全部露了出来,每一个都凶狠无比,锋利的獠牙,更是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九头蛇帝!”昌吉惊呼道,君离的儿子怎么会有九头蛇帝,他前一段时间才听说,九头蛇帝跟一个什么人类走了,难道就是君离的儿子吗?

    “人类,敢小看小爷,今天就撕碎你!”小碧最讨厌的就是被人家说成是蛇,这么多人家说它是蛇,最后活下来的人,也就只有君慕倾一个人,其余的不是死的很惨,就是死的特别惨。

    小碧是真的生气了,它讨厌的东西,这些人类敢这么说,当然是不会有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跟在君慕倾身边,它虽然乖巧,却还是那凶狠无比的九头蛇帝,它高贵的血统,是绝对不允许任何玷污。

    君慕倾无比汗颜地看着小碧,原来这样就能让它这么生气,早说嘛!

    红色身影一闪而过,君慕倾稳稳地落在地上,“小碧,好好干。”她笑眯眯地说道,只是那笑容一点温度都没有。

    昌吉看到这种情况,立刻将身外身增加,十个昌吉站在空中,面对这小碧九个舌头的纠缠。

    面对小碧的纠缠,那可不仅仅是强悍的攻击,还有就是它的毒液,小碧小爷什么都不喜欢,就是喜欢下毒,而且是各种毒轮流下,慢慢地折磨死猎物。

    无双站在一旁,看着君慕倾肩上的小绿蛇,一下子变得这么大,那叫一个震撼。

    他无声地吞了吞口水,早就知道君慕倾肩上的是魔兽,他还是忍不住惊叹一次,因为这实在是太震撼了!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负在身后四十五度抬头,漠然地看着天上纠缠的一幕。

    十个身外身,还有一个是留来对付她的吧。

    血焰火悄然地在君慕倾身体里面燃烧,现在的君慕倾,在常人眼中无异,只有碰到她才会知道,她此时就如同一个火人一样,不能随便碰触,否则就会被烈焰焚烧。

    九个身影在空中和小碧纠缠着,再怎么样,小碧才圣兽,而昌吉已经到了领王级别,即便它血统纯正,一番纠缠是免不了的。

    剩下的一个身影站在空中冷冷一笑,飞速往君慕倾这边飞身而来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无双惊呼道,刚想走到君慕倾前面,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推开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他的对手。”说完,君慕倾一个飞身,来到了昌吉面前。

    “召唤师,没有了魔兽,你还有什么作为,风虎!”昌吉说完,脚下的斗技阵瞬间逝去,快的让人看不清楚等级如何。

    君慕倾的双手依旧负在身后,她眉头都没有皱一下,眼红的唇瓣轻启,“火凤!”火红地斗技阵在她脚下闪过,尽管速度极快,不过昌吉还是能够看清楚那等级。

    “唤斗双修!”而且他还已经是领主巅峰级别!

    炫丽地凤凰一飞冲天,火红的羽翎更是优雅华丽,无一不在告诉所有人它高贵的身份。

    凤凰!

    昌吉惊讶地看着天上的凤凰,君离的儿子究竟是什么人,尽管知道君离有个儿子,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,他儿子这么厉害,若是君离有个这么厉害的儿子,每次征战,怎么都没有看到他!

    古江南站在一旁,他就这么看着君慕倾,没有打算出手,一双暗沉的眸子,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君慕倾的身份他早就知道,只是为了配合他而装傻,现在九头蛇帝显露出来,他不能在这么淡定下去。

    “小倾!”古江南轻轻叫了一声,语气中带着震撼。

    站在空中的君慕倾冷冷一笑,古江南还真是会装,明明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份,还装的什么都不知道,要不是知道他的真面目,说不定还真会被他蒙混过关。

    既然他要装,那自己就奉陪到底!

    火凤和风虎纠缠在一起,狠狠地的冲撞,小碧的九个头,时不时的就喷出毒液来,而对付它的分身,只能躲过。

    他们在对付小碧攻击的时候,还要小心着它的毒液,不小心碰到它的毒液,那就不用再打了,不用一会,昌吉就会中毒身亡。

    火凤喷射出的熊熊火焰,灼烫无比,可以说没有什么人能阻止血焰火,火焰一下子将昌家笼罩在其中,熊熊燃烧着。

    赤红的身影傲立在昌家上空,铿锵坚定,是那般的无法撼动!

    即便是天地毁灭,她也依旧会傲立在这天地之间,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改变。

    君慕倾如同王者一样,凌驾于苍穹之上,俯瞰天下,不论遇到任何敌人,她都能淡然以待,王者的气势无法遮掩地疯狂肆意!

    强大的震动,在昌家动荡,昌家的人纷纷走出来,抬头看着天上的打斗,他们什么时候见过九头蟒蛇,有些人直接就吓晕了过去,这也包括昌楼和昌阁兄妹两个。

    昌家一下子陷入了混乱当中,所有人都迫不及待的往外面逃窜。

    昌吉低头看着混乱的家里,心里也开始着急,在这里打,最后吃亏的还是他,但是要休战,这绝对不可能。

    他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认输了,更加不会放君离的儿子就这么离开!

    无双抬头看着天上的打斗,心里那叫一个震撼,这一幕又让他想起了在独孤城的时候,那个时候,七大联盟的人,听到君慕倾三个字,脸色都变了,她永远有这样的力量,让人单单只是听到她的名字,脸色都会大变。

    君慕倾从来就不是平常人,他现在终于是见识到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她,就如同站在最高处的王者一般,强大的气势让人忍不住就想俯身膜拜。

    昌吉强大的气息,好几次都被她那强大的气势压制下去,谁能做到压制比自己高一层级强悍气息,但是她做到了!

    这么短短的时间,她竟然从神王到了领主,也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,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天赋,明明就是一个小怪物!

    无双无奈地摇头,果然是怪物!

    “变态!”就是变态!

    无双震惊归震惊正事也没有忘记,他一直就都古江南没什么好感,在这种情况下,他当然要看住他,让他不要有机会偷袭君慕倾。

    在实力上,或许他没有古江南厉害,但他也绝对不会让古江南做任何伤害到她的事情。

    绝对不会!

    强大的气息,在周围撼动,昌家地动山摇地,就像是发生了地震一样。

    无双站在地上,只感觉山岳压顶的气息席卷而来,都快要将他吞没。

    这就是高手之间的过招,他不明白君慕倾有那么多魔兽,干嘛不全部召集出来,不过她既然不这么做,那就一定是有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突然他感觉身后一阵犀利的气息飞速冲击,将如山岳压顶的气息一分为二,无双猛地往身后看去。

    是什么人,能将这么无法撼动的气场一分为二!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就在昌吉想着怎么才能让君慕倾退去的时候,一道声音冲破了所有的一切,君慕倾的斗技和昌吉的斗技,都瞬间消散,就连身外身都强行被破收回。

    昌吉狼狈的后退几步,但是君慕倾已经镇定地站在原地,面对那强大的冲击气息,脸上的表情没有半点变化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是哪位高人出手?”昌吉阴沉地问道,好强悍地力量,是什么人,敢阻止他昌吉做事!

    “这人,我们青境城带走!”强大的气息再次传来,明显的,声音主人不在周围,而且还在很远很远以外。

    青境城!

    昌吉脸色大变,但是也不敢放肆。

    “是!”他低头沉声说道,青境城敢坏他好事。

    “你要不要跟我走一趟?”这强大的语气袭来,没有刚才那么的强硬。

    “好啊,去青境城玩玩也不错。”君慕倾挑挑眉头,然后点头答应,她跟青境城就没有什么关系,现在突然出现说要带她走,还不知道是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这人绝对是高手,那强大的力量,也只有血魇才能奈何,拥有这么强大力量的人,说要带她走,目的若是像昌吉他们一样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,既然能走,那干嘛不走。

    去青境城玩玩……

    无双嘴角抽搐地看着君慕倾,也只有她去青境城才会露出这么轻松的表情,还说去玩玩,说不定青境城就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小倾,既然你去青境城,那我就先回去了。”无双缓缓开口,他有点担心母亲,也担心母亲知道云战死的消息,而受不了这个打击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他也是该回去一趟,他母亲也该担心了。

    “你先回去吧,别忘了,你答应我过的事情。”她还没吃到无双母亲做的东西。

    无双愣了愣,过了好一会才想起来,他微笑着看向君慕倾,心里暖暖的,有这么一个朋友,很好,真的很好。

    见君慕倾同意了,小碧也没有办法,只能变小身体,爬到君慕倾的肩上,吐着蛇信。

    就连它都感觉到刚才那气息的强劲,也不知道是什么人,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昌统领,谢谢招待,但是,你们最好管好自己的嘴巴,辱我父亲者!死!”君慕倾眼中透着冰寒,大步走出昌家。

    无双扭头看了一眼角落的古江南,往相反的方向离开。

    古江南静静站在原地,看着君慕倾离开,也没有阻止,只是他看着远处,目光变得犀利起来,再不同以前的温文儒雅。

    昌吉站在原地,看着周围的狼藉,任谁都能看出来,刚才的战斗有多么的激烈。

    昌家不少的地方还在被烈火熊熊燃烧,还有地上,竟然被九头蛇帝蛇尾,打出了好几条狰狞地壕沟,整个昌家,现在给人摇摇欲坠的感觉。

    古江南地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悄然离开,没有一个人发现他离开的脚步。

    君慕倾没有想到,她这次的举动,让逐放之地所有人,再也不敢小看君离,更加不敢再像以前一样,肆无忌惮地和君离作对。

    而她自己也在逐放之地有了不小的影响,昌家的这一幕,被很多人看在眼里,他们心里深深地记住了这个红衣少年!

    他曾经非常狂妄地说:辱我父亲者,死!

    他曾经极其嚣张的召唤出九头蛇帝,让风光强大上百年的昌家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他纤细的身体,傲立于天地之间,给人的震撼,却是那般的强悍壮大,让人无法忽视。

    一时间,红衣少年的事情,传遍了逐放之地,还有这旷世一战,更是传到了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君离有个非常强大的儿子,就连昌家,都拿他没有任何办法,行走那强大势力的昌家,比自己家里还要来的轻松自在。

    酒楼的某桌,坐着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的男子,他只是坐在那里,就让人透不过起来,强大的气息充斥着酒楼里的每一个角落,尽管他将本身气息收敛了不少,也依旧掩盖不住那与生俱来地气场。

    酒楼里的每个人都小心翼翼地做着自己的事情,就连放一个杯子,夹一块菜,都小心翼翼,不敢打扰那个银面人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神经紧绷,连呼吸都是那么紧张。

    “啪!”清脆地一声响起。

    所有人立马扭头往声音处看去,每个人的心跳都在急速加剧。

    他们泪奔地看着那个放下酒杯的少年,他难道就没有感觉到这紧张的气氛吗?

    这么大声,会吓死人的,吓死人就算了,要是惊到了楼上那位,会死人的,那是高手,高手,他知道吗?

    酒楼里面所有人小心翼翼地抬头看着二楼的某个方向,见那里没有动静,这才纷纷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,幸好没有惊扰到楼上的那位,不然就死定了。

    这么强大的气场,他们怎么可以得罪!

    “结账!”无双吃饱喝足,看着家里的方向,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的明显了,他终于回家了,尽管还有些担心君慕倾,但是她会没事的,那个青境城的人说话,语气里面没有杀气,应该会没事的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小倾什么时候才能找到父亲,逐放之地说大不大,可是说小也不小啊。

    放下几块晶石,无双起身离开,脚步有些迫不及待了。

    才刚走到门口,前面就有一个身影匆匆走来,表情还极其的紧张和激动,两人谁也没有看到谁,就这么撞到一起了。

    无双踉跄地后退一步,看着那高大的身影,有些呆滞。

    好强!

    这是眼前人给他唯一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男子着急问道,他一高兴,就激动了,没有看到有人走出来。

    无双摇摇头,他是没有什么事情,只不过……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。”说完,那人匆匆走进酒楼里面,往二楼所有人都害怕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无双扭头看着二楼,突然他有些好奇,那坐在二楼的是什么人,自己厉害就算了,还有这么厉害的手下。

    “厉害也不关我事,回家!”无双笑眯眯地离开,如果他要是知道二楼坐的是什么人,他一定不会就这样离开。

    “主子。”匆匆走上二楼的男子看到静静靠在窗边戴面具的人,轻声叫道。

    戴面具的人缓缓回神,“查到了什么。”强大的神识立刻将周围全部封锁,他们之间的谈话,不会再有第三个人听到。

    男子看了看周围,做到带面具人的面前,沉声说道:“统领,我刚刚在外面,听说昌家被人扫平了,而且我还听说……”说着,他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“那也!”

    “听说,扫平昌家的,是你的儿子。”那也小心翼翼地说道。

    然而坐在酒楼里面的人,就是君离,他为了掩人耳目,这才带上了面具,不让任何人发现自己的行踪。

    “儿子?”君离疑惑地问道,是忆儿吗?忆儿应该还在临君大陆才对。

    那也点点头,“听说他还拥有魔兽,是一条巨蟒,还有九头,那魔兽一尾扫过,整个昌家就平了一半。”真的假的?

    “召唤师!”君离睁大双眼,语气有些激动,难道是心儿!

    “应该是吧,我还听说,那九头蛇,和昌吉打的难分难舍,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,那个少年和魔兽,都消失在了昌家领地,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。”貌似后面的事情,没有几个人看到,所以也就没有几个人知道最后的结果如何。

    消失在昌家领地!

    君离着急地看着那也,消失在昌家领地,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!

    “统领,那个少年应该没事,有人亲眼看到他离开昌家。”那也赶紧说道,难道那人真的是统领的儿子?

    君离激动的看着那也,赶紧问道:“知不知道那个少年叫什么?”是墨儿还是心儿!还是倾儿……

    “不知道,没有人知道那少年叫什么,只知道他一身红装,实力也非常可怕。”能把昌家扫平,能不可怕吗?

    一身红装!难道是倾儿!

    “去昌家!”君离猛地站起来,大步往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那也赶紧跟上去,他不明白,平时镇定自若,遇到什么事情,眉头都不皱一下的君离,这次怎么会这么反常,只是听说红衣少年而已,还是说,那红衣少年,真的和他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酒楼里的人,见君离走下来,所有人立刻僵住。

    匆匆离开的君离都没有看到这一幕,就已经走出了酒楼,那也也跟着他离开。

    两人的身影消失以后,所有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顿时觉得他们太紧张了,人家根本就没有想过对他们怎么样。

    君离心里还是很奇怪,忆儿去找倾儿了,难道这么快就找到了吗?

    还有那个红衣少年,真的是倾儿吗?

    说到召唤师,那应该是心儿,但是倾儿的天赋,在他离开的时候,都没有体现,说是倾儿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君离不管什么时候,他始终都相信,君慕倾一定有着某天赋,只是因为某种缘故,无法展现。

    他也相信着,倾儿总有一天,会大方光彩,光芒万丈,因为……她本就会如此。

    君离让君忆去找君慕倾是没错,他也的确在找,也知道了一些事情,只是,他每次都会错过。

    他到达月家的时候,君慕倾他们已经离开的月家,闹腾了好久,月梦色才出来,听到他来找君慕倾的,就告诉他,小倾已经离开月家,回万兽城了。

    为了能追上她,君忆直接就从月家的传送阵到达万兽城,他刚刚到万兽城的时候,差点被魔兽给撕碎了,幸好他拿出画卷,说是来找人的,这才免了一场风波。

    可是君慕倾前一天已经离开了,谁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,君慕倾去逐放之地,没有对谁说过,凤如歌虽然告诉君慕倾清风城在逐放之地,可是他也没想到君慕倾就会去,所以也就摇摇头,说不知道。

    君忆彻底迷茫了,现在谁也不知道君慕倾去了什么地方,君墨和君心都分别回了六王城和绝宗,他要怎么找!?

    无奈之下,他只有回逐放之地,闻着熟悉的空气,君忆绽放出那阳光般的笑容,可一想到君慕倾没找到,他一张俊脸就皱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没找到,君慕倾没找到,为什么我就不早点看画卷,天啊!”君忆张开双手,大吼一声,突然又绽放出笑容。

    “反思完毕,回去找父亲!”说完,君忆大步往他们的领地走去。

    看着庄严巍峨的城镇,君慕倾淡淡一笑,大步走进去,那么大老远的把她叫来,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青境城城门口并不像其它的城一样,站着许多的侍卫,相反的,这里一个人都没有,敞开的城门可以看到里面的繁荣。

    君慕倾大步走进去,不禁轻啧,青境城还真是和其它的城不一样,这么敞开大门,一个人都不守,也不怕别人突然袭击。

    “公子,城主让我在这里等您。”看到君慕倾来了,一道身影从暗处走来,强大的气息,迎面扑来。

    城主为什么会让这么一个黄毛下子见他,实力也不过中等,实在是看不出来,他有什么特别的地方。

    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好强!

    又是这种感觉,难道青境城的人,都这强大吗?

    城主,原来让她来的人,就是青境城城主,难怪昌吉也不敢放肆,他一早就知道说话的人是谁了,这才不敢太过放肆。

    青境城的实力,在逐放之地,那是既强大又神秘的存在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尽管这人掩饰的很好,君慕倾还是听出了他语气中的不屑,轻蔑。

    君慕倾冷冷注视着眼前的男子,冰冷的气息在周围肆意,她冷酷地说道:“青境城一个小小护卫都这么狗眼看人低,那城主必定也不会好到哪里去,告辞。”是他们青境城城主请她来的,又不是她死皮赖脸想到青境城来,他强一点,也不过也只是青境城小小护卫,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!

    就连一个小小护卫都给她摆脸色,这青境城还有什么好进去的!

    “等等!”另外一道身影大步走出来,挡住君慕倾要离开的步伐,他的气息,比刚才的那人,还要强大。

    “让开!”君慕倾冷眼看着来人,不管眼前人多强悍,她的目光依旧坚定,没有丝毫的畏惧。

    看着那坚定的眼神,挡在君慕倾面前的男子怔了怔。

    “是属下没有教好手下,公子莫怪,城主是真心想请公子,若是公子要处罚,属下愿意领罪!”男子微微俯身,语气中没有任何的轻蔑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环胸,若有所思地看着眼前的男子,她早就发现他在暗处看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一开始,他对自己的态度,和刚才那个没有什么区别,现在这么大改变,只怕是因为自己刚才的那番话。

    “那就走吧。”君慕倾漠然说道,要是她抓住这事不放,人家还说她得寸进尺。

    男子松了口气,带着君慕倾大步往里面走去,此刻没有人再敢小看这位城主请来的客人!

    进退有度,这样的人会简单吗?

    看着繁荣整洁的街道,君慕倾突然有种熟悉的感觉,这种感觉很奇怪。

    还有青境城城主,她根本就不认识什么青境城城主,那人不但帮自己解围,还让自己来青境城,明眼人都能看出来,他是在帮自己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们青境城的事情,都是你们少主在处理?”君慕倾开口问道,城主不管事,所有事情都是少主在管理,还真是奇怪。

    男子看了君慕倾一眼,低声说道:“青境城是少主在打理,城主很久不管青境城的事情了。”城主一直再说,他在等一个人,谁也不知道他在等谁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君慕倾应了一声,就再也没有下文。

    直到走到青境城城主的宫殿面前,他们都没有再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“公子,属下先告退了。”男子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有些怪人,就有些怪规定,只怕这里是特地吩咐过不准任何人进去。

    男子迈出步伐,正想大步离开,耳边再次传来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?”君慕倾扭头问道。

    男子表情僵了一下,缓缓开口:“夜刖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君慕倾应了一声,大门也在此时打开,她迈开步伐,大步走进去。

    等君慕倾进去以后,夜刖身后的男子赶紧走上来说道:“首领,他不会是要告状吧?”太卑鄙了!

    “本来就是你我的错,即便她说什么,也是应该。”说完,夜刖看了一眼宫殿大门,转身离开,没有理会身后人的叫喊。

    告状?他会吗?为什么自己觉得他不是这样的人?

    夜刖稍稍一惊,他们不过才第一次见面,说话不过五句,为什么自己就这么确定,他不是那样的人?

    君慕倾走进去以后,灰暗的宫殿让她皱起眉头,还这么冷,阴森森的?

    “老城主,你叫我来,我已经来了,那你不出现,是不是很没礼貌?”君慕倾静静站在原地,轻轻扫视了一下周围,不禁在心里嘀咕,还真是怪人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不害怕吗?”灰暗的宫殿,每个角落都透着声音,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传来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怔了怔,他居然能发现自己的身份,或许在一开始就已经发现了。

    “你找我来做什么?”君慕倾直接无视他的问题,害怕,不就是房间冷了一点,周围暗了一点吗?还不至于让她害怕。

    若此时青境城的人知道君慕倾心里的话,一定会吐血,冷了一点,走进去他们就会感觉掉进寒潭一样,她怎么说才冷一点,那是很多很多点才对!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哈哈……”如洪钟的笑声在宫殿地每一处地方响起,角落,空气,桌子,椅子……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终于恢复八点更新…昂昂!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