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光如梭,很快半个月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一身红袍的男子,双手负在身后,傲立在原地,四十五度抬头,目光紧锁着空中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他站在原地,什么都没有做,却也有一股难以遮掩的王者之气在他周围肆意,那瘦小的身影让人不敢直视,更加不敢轻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另外一个男子大步走来,微笑着开口。

    “小倾,等会我们就要出发去昌家了。”她也能见到她的父亲,对于云战自己早就失望,可小倾不同,她的父亲一定非常疼爱她。

    每次看到她说起自己的父亲,脸上都有着温暖的笑容。

    君慕倾轻轻点头,“我知道。”这半个月她就住在云家,说来也奇怪,这半个月,云战没有丝毫的举动,也没有对他们怎么样,云家的人知道她是炼药师,当然也非常客气,特别是云无常三天两头就往她这边跑,每次都会拿来一大堆的药材,还有乱七八糟的东西,说是谢谢自己治好了他。

    云无常能对君慕倾这样,可是每次看到无双都没有一点的好脸色,那脸上的不屑,显露无疑。

    君慕倾也没有拒绝收下那些东西,她全部都送给了无双,让他带回去给他娘,那些药材,对于他们来是比较珍贵的,留在自己这里也没有什么用处,就给云无双了。

    云无常要是知道,自己辛辛苦苦找来的药材,全部都被君慕倾一颗不剩的全部给了无双,只怕也会气的吐血。

    云战和希若音双双生病,云无常依旧每天都往花街跑,对于君慕倾献殷勤,可对于他们两个,他是看都不看一眼。

    无双看到那一堆的东西,露出一抹笑容,“云无常又给你送东西了?”

    “嗯,他会对我这么客气,都是因为炼药师的身份,他看上去无能,但是心里也明白,不能得罪一个炼药师,他更加想要拉拢我。”君慕倾讥讽地说道,一家人都争争夺夺,真是讽刺。

    “是啊,只是云无常好像打错了算盘,你把他们家的绿岛都已经拿过来了,哪里还在乎其它东西。”云无常这么做,只是浪费时间而已。

    处心积虑做了这么多事情,都只是为了拉拢一个炼药师。

    君慕倾斜视了一眼无双,“几天不见,你好像变了。”还变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会成长的,我也一样。”很多事情看明白了,不就变了,他也不是以前的云无双,而是无双!

    “也对。”君慕倾点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又说了好一会,这个时候云家的下人,才急急忙忙的跑来,通知他们可以出发了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也没有迟疑,大步走出去,当他们看到云战脸色苍白无力的时候,都路了一抹惊讶,半个月没有见,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的请柬。”云战看到君慕倾出现,还是恨的牙根痒痒,为了自己的大计,他愣是把这怒意给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现在就让他得意,等到了昌家,他一定会让这个辰公子后悔!

    绿岛他给了,至于能不能拿稳,那就要看看他的本事,炼药师又如何,他也照杀不误,绿岛,他绝对不会给任何人!

    等这件事情做完,他大可以把这件事情推卸到昌家的身上,在昌家的地盘出事,和他又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云战轻哼一声,杀气在眼中一闪而过,往自己的马车走去,君慕倾和无双当然也有一辆马车。

    再怎么样,云战面子上的功夫还是要做足的,他不能落人话柄,更加不能落人口实,到时候即便是这个辰公子死了,也和他没有半点的关系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和云战前去的背影,眼中露出一丝寒意,就在刚才,她明显感觉到云战眼中的杀意,那是冲着自己来的。

    这么快就忍不住了吗?可是,他最好还是淡定一点比较好,否则,他会知道,有怎样的后果。

    “不会有事吗?”无双沉声问道,刚才云战眼中的杀意,他并不是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“不会,有人敢来,我们可不能阻止,只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在意我,我已经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了。”无双冷冷一笑,即便是现在云家被人灭了,他都不会皱眉头。

    君慕倾迟疑了一会,大步往自己的马车走去,无双跟着她走上去。

    上了马车以后,不一会,马车就开始走动,君慕倾这才开口。

    “那你母亲呢?”他母亲也一样吗?

    无双沉默了,他低下头,不知道在想什么,君慕倾也没有去打扰他,任由他一个人沉思。

    云战这次只怕是想不惜一切动手,绿岛是那么的重要,那相当于云家一大半的资源都这样送给了君慕倾。

    即便是心痛,云战也不能有任何的反口,他立下了誓言,君慕倾提出的事情,他必须要答应,不然就要被天地法则吞噬。

    这就是天地法则的可怕,云战在立下誓言那会,也没有想到,君慕倾真正的目的,是绿岛。

    等到他接受了这个事实以后,一心想的,就是怎么把绿岛夺过来,最后,他想到看一个最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那就是杀了君慕倾,只有这样,绿岛才能变成无主之物,无主之物,任何人都能得到,绿岛再次回归他的手上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现在,逐放之地所有人都知道,云战把绿岛送人了,至于送给了谁,他们不是很清楚,只知道是叫辰公子的,但是云战能把绿岛送人,那可谓真的是引起了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谁都想见识一下这个辰公子,想看看,他是怎么得到绿岛的,能让云战主动奉上,还昭告逐放之地,那真是牛叉!

    要知道,云战一直把绿岛,当成自己的命来看待,绿岛也就是云家的命,云家的大部分的物资,都是从绿岛中挖出来的。

    现在绿岛送人了,云战有没有死,这才是所有人最关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风平浪静,君慕倾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看花了眼,这么久过去,居然没有半点的事情,但是她还是半点都不敢松懈,云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耍花招了,一切还是小心的好。

    她可不相信,云战是什么善人,被人抢了一块宝地,还能这么淡定。

    终于,一路人走进了昌家的地盘,走在最前面的云战冷冷一笑,波涛汹涌的杀气,在那车中沸腾。

    很快,那个什么辰公子就会陨落了!

    本来她是炼药师,自己可以留下他,把他留在云家供奉,但是他居然打起了绿岛的注主意,这个,他绝对不允许!

    绿岛是云家的,是他的,一个黄毛小子,也敢问他要,当然,因为天地法则,他给了,可是,也要用其它的手段拿回来!

    付出多大的代价,他都要拿回绿岛,他一定要把那个辰公子,碎尸万段,才能泄他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辰公子,辰公子!

    死了,他还能拿到绿岛吗?

    马车中的杀气越来越沸腾,云战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明显,他仿佛已经看到了君慕倾惨烈的死状。

    君慕倾坐在马车里面,闭目养神,在走进昌家的盘以后,她明显感觉到周围的不寻常。

    云战这样就着急了吗?那也太沉不住气了,刚走进昌家,就想对她下手,难怪,她就说这一路上,怎么都没有见到云战对自己怎么样,前面半个月,对她更是客客气气,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,原来,他是在这里等着自己。

    昌家,真的是一个好办法,把所有的一切,都推卸到昌家的身上,不得不说,真是一个很好,非常好,特别好的计策。

    突然,她就感觉到,所有的一切像是静止了一样,周围的人,还有马车都消失了,仿佛天地间,就剩下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君慕倾猛地睁开眼睛,看着坐在一旁沉思的无双,他还在想着刚才的问题,难道就没有感觉到杀气的沸腾吗?

    “无双,无双。”君慕倾叫了两声。

    无双慢慢抬头,眼中带着迷茫,他疑惑地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这些事情你先别想了,云战可能要出手,到时候你自己小心。”君慕倾沉声说道,这么怪异,她还是第一次看到,云战一定事先就做好了准备,等着她来昌家。

    提议说让她参加昌家一年一度盛宴,目的就在这里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云战的计策不错,从她刚得到绿岛,就已经开始算计,要怎么把绿岛夺回来。

    最好的办法就是,让绿岛成为无主之物。

    是个好办法,用子啊别人身上可行,但是用在她君慕倾的身上,那就注定是要失败!

    “嗯。”无双也知道事情的重要,赶紧收回了心思。

    他冷冷一笑,没想到云战居然用这么卑鄙的方法,绿岛送给君慕倾还没有一个月,就开始动手想抢回去,还真是讽刺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他就不应该顾虑那么多,母亲应该也不想理会这样的人!

    在这一刻,他决定,不管回去,母亲会如何,他都不会在留情!

    无双和云战的情分,早就已经破碎,现在就连最后一丝的顾忌,也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“砰!”一道身影从空中落下来,狠狠的击打在君慕倾和无双所坐的马车上面,顿时华丽的马车,一分二,破碎往四周飞散!

    君慕倾安稳地坐在马车里面,看着走来的人,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云统领会亲自出手,我是不是应该觉得荣幸才对?”君慕倾虽然是笑着,但是表情没有一丝的温度。

    云战冷冷一笑,苍白的脸色,早就恢复了正常,不难看出,他今天早上虚弱无力的样子,是故意给君慕倾看的,目的嘛,就是为了让她放松警惕。

    黑衣裹身的云战,被君慕倾一下子就认出来,感到惊奇,他一起这样,不会被眼前的人认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费了这么多心思,不就是为的把绿岛拿回去吗?令牌在这里,你要是想要,就自己过来拿。”君慕倾从空间里面拿出那一块令牌,笑的很甜美。

    云战脸色阴沉地看着君慕倾,既然被认出来了,他也不再隐瞒!

    “辰公子,我劝你,乖乖的把那东西给我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“否则如何?杀了我?就不知道,云统领,有没有这个本事了。”强大的气息,以君慕倾为中心,从四周瞬间展开。

    云战怔了怔,看着君慕倾身上肆意的强大气息,他突然发现,自己从来没有调查过,他的来历,身份,是什么人,都不知道,只知道一个简单的字,辰!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云战沉声问道,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呀,用得着这么严肃吗?人类。”小碧伸出一个头,圆碌碌地小眼睛睨视了云战一眼。

    魔兽!

    “你是召唤师!”云战脑中能想到的,也只有召唤师,否则还有什么人,能拥有魔兽?

    说到召唤师,小碧可不乐意了,它哪里像契约兽了!

    “你才是契约兽,你们全家都是契约兽!”小碧咒骂道,它可是九头蛇帝,竟然把它说成了是契约兽!

    可恶!可恶!

    君慕倾斜视了一眼小碧,双手环胸,它到底想怎么样?

    还在激动的小碧,感觉两道冰冷的寒意往它这边射来,打了个冷颤,立刻说道,“你说,你说。”它沉默。

    “哼!不管是不是召唤师,今天,你都必死无疑!”云战厉声呵斥道,斗技阵从脚下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绚丽的红光冲上天空,形成一只巨大的魔兽身影。

    “领王?”君慕倾若有所思地看着天上的兽影,云战居然已经是领王级别,而且还是巅峰。

    领王巅峰,她还没有真正的和领王巅峰的人对手,上次在万丈谷,那都是她身体里面,突然爆发出来的力量,不然她也只能任由自己坠落,而没有任何的办法。

    无泪虽然已经是领王级别,可那个时候,她们没有真正动手,更何况中间还有削魂剑。

    光明总殿的尊王,她是依靠着天罚,才能全身而退,实际意义上,她还没有真正和领王巅峰的人过招。

    “受死吧!”云战大喝一声,兽影飞快的从空中飞下来。

    君慕倾脸色一沉,领王巅峰的人,不能小看,但是,她也要试试,她要看看自己的实力,究竟到了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“血魇,你不要出手。”君慕倾沉声说道,她想看看自己的实力。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空间里面很快就传来了血魇的声音。

    君慕倾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脚下斗技阵刚想展开,顿时她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从身后快速袭来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君慕倾猛地转身,往身后看去,就看到无双舞动着斗技,快速冲击上云战的斗技。

    “让我来。”无双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迟疑了一下,然后点点头,大步走到一旁。

    云战见无双敢对自己出手,还有这强大的力量,他不禁睁大双眼。

    神王,他才多大,竟然已经是神王了,为什么自己以前没有发现,更加不知道,他有如此的天赋!

    君慕倾站在一旁,看着无双,他现在才是神王级别,哪里是领王的对手,中间相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,而是两个层级。

    但是这件事情,无双一定想要自己解决。

    “他不会有事的。”小碧慵懒地说道,这个人类还看的过去,虽然迟钝了一点,有这么一个六亲不认的老爹,也算是他倒霉,不过幸好他没有像他老爹一样。

    叫云战的人类,还真是丧心病狂,自己的儿子都下这么狠的手,这难道不是他血脉相连的儿子吗?它们魔兽都懂得的东西,人类居然抛弃,真的是可笑。

    精致的脸上,露出一抹微笑,看来不用担心了,难得小碧这么主动。

    无双主导着斗技,可明显就不是云战的对手,云战的真正实力,都还没有全部露出来,他就已经吃不消了,要是真的动手,很快他就会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云战不屑地看了一眼无双,扭头看了一眼一旁的君慕倾,眼中闪过一丝阴沉。

    他就顺便把他们两个都解决了,这样,就不会有一点后顾之忧。

    从前他这么对待云无双,所以,他即便天赋再高,也不可能为云家做事,以他的天赋,再过几百年说不定会超越自己,但是在这之前,他就要用除后患!

    不管他是谁!

    君慕倾看着云战身上沸腾的杀气,双手环胸站在原地,连自己儿子都这么手下不留情,招招狠意,也不知道他云战心里想些什么,虎毒还不食子呢!

    “噗。”无双吐出一口鲜血,空中的斗技瞬间消散,可以见到,云战下手是多么狠毒,他完全没有把无双当成是自己的儿子,只是把他当成一个错。

    云战看着无双,有几分和自己相似的轮廓,心里只是后悔,后悔当初在他出生的时候,就杀了他,当时要是下手了,就不会有现在的事情。

    无双面对云战的毫不留情,忍住不适,再次凝聚斗技,尽管他的速度很快,可比起云战来,那相差太多。

    本来神王和领王就相差了两个层级,对战吃亏的还是无双,毕竟变态的人,也只有君慕倾一个而已。

    “砰!”无双被狠狠摔倒在了地上,嘴中吐着鲜血,身上已经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云战此时已经杀红了眼,他顾不得什么,一心只想着杀了眼前的两个人,这样,他的绿岛不但能拿回来,而且再没有任何的危险!

    想到绿岛,云战地身影瞬间出现在无双面前,元素利刃在疯狂凝聚。

    “云战,你丧心病狂!”君慕倾冷冷呵斥道,一个闪身,走到了无双面前,强大的力量在她周围扩散开来,挡住云战凝聚而成的夺命利刃。

    无双是他的儿子,他真的下得了手!

    谁知道云战不但没有理会君慕倾的话,反而下手更重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身上沸腾着杀气,滚滚杀气如同涛涛江水一般,凶猛狂涌,黑色的眸子闪过一丝红光,她周围也散发出淡淡的红光。

    “小倾!”无双呆呆地看着君慕倾,好危险的气息,好恐怖的气息!
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小碧猛地抬头看着君慕倾,这熟悉的气息,比已经更浓郁了。

    当初它跟着君慕倾,不仅仅因为她救了自己,更加是她身上有着一股熟悉的气息,这气息让它舍不得离开,现在又来了,而且比上次还要浓郁。

    灼烫地温度在周围上升,君慕倾刚想着出手,耳边就传来剑刃穿透肉骨的声音。

    云战嘴角溢出一丝鲜血,脸上露出一抹错愕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他才刚吐出一个字,身体一颤,从声音看来,是剑刃被抽出了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砰!”云战倒在了地上,元神快速飞了出来,带着沸腾的杀气。

    “你们,我一定会报仇的!”迷你的云战冷冷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这个机会。”古江南大步走来,一根银针穿透了云战的元神,不容许他再多说一个字。

    云战的元神立刻灰飞烟灭,消失在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君慕倾身上的红光已经散去,她看着古江南走来,脸上带着疑惑,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还这么轻易的就杀了云战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她一定都没有感觉到第四个人的气息,她没有感觉到就算了,就连云战都没有感觉到,这么轻易的就被杀了,古江南这么轻易的就杀了一个领王?

    “你们没事吧?”古江南着急地问道,他走到君慕倾的身边,表情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君慕倾不留痕迹地后退一步,轻轻摇头,“我没事。”古江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,厉害到,她都感觉不到他气息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那就好。”古江南微笑着说道,表情明显松懈了下来,也没有再紧张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君慕倾冷声说道,语气柔和了很多,不再像是和云战那样,冰冷刺骨。

    她现在是辰公子,不是君慕倾,古江南不认识她。

    古江南怔了怔,脸上的表情僵了一下,然后露出笑容,“公子客气了,看到这种事情,谁都会出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君慕倾轻轻一笑,谁都会出手的,这倒是不见得,但是古江南现在杀了云战,只怕事情没有这么容易结束。

    无双慢慢站起来,擦了擦嘴角的血迹,走到君慕倾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君慕倾从纳戒里面拿出一枚紫色灵丹,眉头都没有皱一下,就这么递给无双。

    无双也没有推辞,他现在身上伤要是没有医好,就会拖累她。

    古江南若有所思地看着无双,再看看地上的云战,脸上飞快的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,这丝情绪飞快闪过,就连君慕倾都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“寒原三公子之一,怎么也会来逐放之地?”无双狐疑地看着古江南,他的突然出现,出手就杀死了云战,这是巧合吗?

    古江南轻轻一笑,拿出一个请柬,“我来参加一年一度的盛宴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无双点点头,但是对古江南的怀疑,依旧没有减少。

    “想必你们也是去参加盛宴的,一起如何?”古江南脸虽然面对着无双,但是眼睛看着的却是君慕倾。

    君慕倾耸耸肩,她没有什么意见,反正同路也是同路。

    古江南双手抱拳,礼貌地问道:“在下古江南,不知道公子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“辰。”君慕倾冷冷说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君慕倾的回答,让古江南沉默了一会,却又赶紧回神,他慢慢放下双手,微笑着叫道:“辰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没有太多的表示。

    无双戏虐说道:“古公子,你杀的人,是逐放之地两派地云家统领,你这么杀了他,云家的人,是不会放过你的。”此时的无双,又变回了那个戏虐公子,仿佛对什么事情都不上心一样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,云战死在这里,这是昌家的领地。”古江南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昌家的领地,他是打算把一切推给昌家,在杀云战的时候,他就已经知道了,眼前的人就是云战,可他还是动手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无双点点头,然后看向君慕倾,眼神透着古怪。

    君慕倾漠然地说道:“既然没事了,那就走吧。”昌家的领地,死了人也不关别人的事情,是个好理由,古江南来的会不会太巧了?

    三人迈着步伐往前面走去,等他们的身影逐渐走远之后,黑色的身影飞速走来,看着地上云战的身体,那人桀桀一笑,枯骨一般地手颤抖地拿出一个黑色的瓶子,也不知道他从里面倒出了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那些东西落到云战身上以后,就快速的在腐蚀着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直到云战消失,那人才转身离开,还是时不时地发出桀桀的笑声,让人听了是那么的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黑衣人在离开的时候,没有发现,一个角落,小巧的身体吐着信子,将这一幕都看在眼中,等到他离开,小巧的身体也无声的退去。

    走到昌家,三人拿出请柬,昌家的人也没有为难君慕倾他们,而是赶紧给他们安排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走到房间里面,君慕倾刚走下,那个看到黑衣人的小东西也无声出现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君慕倾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猜的没错那个叫什么古江南的人,真的有问题,你们走了,就有人帮他毁尸灭迹,啧啧,那么好的东西,就用在云战身上,真是太可惜了。”小碧说着像个小大人一样,摇摇头。

    古江南,隐藏的还真是深啊,差点,她就对他放松了防备。

    难怪每次他都出现的那么巧合,光明总殿的事情,桑漠的事情,只怕他不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到了那里,而是有图谋的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为了什么这么用心良苦,隐藏的这么深,真是为难他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,还是小爷厉害是不是?”小碧得意地看着君慕倾,它没有被任何人发现,就看到了这么重要的事情,当然厉害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抽动了一下,“对对对,你厉害,再厉害,你现在也是条蛇。”

    “你,君慕倾,小爷是九头蛇帝!”它是威武的九头蛇帝,什么是条蛇,是蛇里面最厉害的最厉害的九头蛇帝!

    君慕倾翻了翻白眼,九头蛇帝也是一条蛇,这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“对了对了,先不说这些,君慕倾,你现在要怎么做,那个人好像还不知道你已经怀疑他了。”小碧赶紧问道,看戏什么的,它最喜欢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开始沉思起来,古江南出现在这里,绝对不是巧合,一定有什么样的目的。

    那她就等着,看他什么时候出手吧,反正事情不会有那么简单就对了,说不定就连两年前的事情,都会这么慢慢呈现出来。

    这几天君慕倾没有出房间,知道盛宴开始,她才走出去。

    当众人看到绿岛新主人出现以后,顿时一片哗然,谁也没有想到,绿岛的新主人,是一个看山去文文弱弱的小子。

    对于君慕倾,他们都纷纷露出一抹不屑。

    这样的小子,居然也配得到绿岛,老天还真是不公平,他们在坐任何一个人,都比他有资格。

    对于众人的目光,君慕倾悄然沉下眼皮,无声的隐去眼中的冰冷杀气。

    小碧盘在君慕倾肩上,看着那些人都露出不屑,冷冷一笑,就他们,还敢小看君慕倾,等到她出手,这些人就知道错了。

    古江南做在君慕倾身边,依旧是那清风淡雨的微笑,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一样。

    这一切在君慕倾眼中,是那么的讽刺。

    她是不是消停太久了,久到这些人都以为她可以随意的利用!

    他们可曾知道,不论前世还是今生,她最恨的就是利用。

    昌家一年一次的盛宴,这只是为了聚集逐放之地的各方势力,让他们拿些好东西出来,送给举办宴会的人,说是宴会,其实也不过是献礼。

    这样的好事,云家和昌家都不会错过,所有两家每年都会轮流举办这样的盛宴,邀请逐放之地的各种势力前来。

    即便有人不满他们的做法,也不敢有什么怨言,云家昌家两家的势力毕竟太大了,唯一就连能为他们做主的,青境城城主都没有说话,他们又能怎样。

    青境城城主是一个非常神秘的人,神秘到,逐放之地没有人能知道他实力如何,更加没有人见过他的样子,平时出来管理实务的,也就是他的儿子,青楚。

    但是青境城就连云家和昌家都不愿意得罪,所以即便他们不来,这两家也不敢有任何的抱怨。

    君慕倾坐在宴席上,扫视着周围的首领,几遍下来,还是没有看到君离。

    她不禁皱了皱眉头心里更加疑惑了,难道父亲和他们两家弄的这么僵了?就连这盛宴也没有来参加?

    无双坐在君慕倾身边,见她眉头紧锁,凑过来问道:“没有你要找的人吗?”君离怎么会没有来参加盛宴,这不可能啊,逐放之地的盛宴,不管关系如何的僵持,还是要参加,不然就会被列为逐放之地首位公敌。

    但现在都没有看到君离的身影,会不会是真的不来?

    君慕倾摇摇头,她到现在都没有看到父亲,也就是说,父亲是真的没有来。

    古江南嘴角勾起一抹弧度,静静地坐在一旁,也不说话,一双眼睛就这么肆无忌惮地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对于那灼热的目光,君慕倾当然那眼睛的主人是谁,但是她依旧不动声色,只是露出冷冷的一个笑容,就没有了下文。

    盛宴上,各种喧哗都有,昌家家主昌吉也不管谁是谁,反正只有送上了礼物,他就会很满意。

    君离没有来,君慕倾显得有些不耐烦了,再来就是被古江南盯的死死的,她感觉被那眼神盯着,全身都不舒服。

    盛宴按照各种安排进行着,中间也没有出现什么,君慕倾也就乐得自在,就想着盛宴结束了以后,能够早点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盛宴父亲都没有来,她还要想其它的办法去找父亲才行。

    君慕倾低头想着下一步要怎么去找父亲,盛宴中在这时有个人慢慢站起来,走到昌吉面前。

    “昌统领,我有一事不明,云统领这次怎么没来,而且还把绿岛送给了一个黄毛小子!”那人若有所思地看了君慕倾一眼,脸上的表情都是讥讽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无非就是一根导火线,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放到了君慕倾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一直都想知道的问题,云统领不但没来,就连绿岛都送人了,这事情不是太奇怪了吗?

    昌吉得逞一笑,两只眼睛放在君慕倾的身上,却又不动声色的移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,云统领来信,他已经在了路上,可能有事情耽误了,至于绿岛的事情,我也不知道。”云战把绿岛送人的事情,他也想知道究竟是为什么,绿岛就这么轻易的送给了别人,还是一个黄毛小子!

    昌吉若有若无地把目光放到君慕倾的身上,这无非就是想引所有人的注意都往君慕倾这边看。

    还在沉思的君慕倾,听到昌吉的回答,轻轻一笑,脸上露出一抹讥讽,她什么话都不说,没想到注意力都放在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今天不想招惹任何麻烦,只是有些人就是不想放过她,既然这样,她又何必留情。

    “昌统领,看你这话说的,我拥有绿岛很奇怪吗?你们得不到,那也只能说明实力问题。”君慕倾抬起头直视着昌吉投来的目光,语气冰冷地回答。

    君慕倾的话一出,所有人脸色纷纷一僵,都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实力问题,她这话不就是在说他们实力都不怎样,所以才得不到绿岛。

    可恶!哪里来的黄毛小子,敢这么嚣张!

    昌吉脸色大变,看君慕倾的目光也变得阴沉起来,“辰公子这话里有话啊。”

    “昌统领话里不也有话吗?”他有意无意地就把绿岛的事情特意黑化,不就是为了让所有人都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,最后他坐收渔翁之利!

    所有人倒吸一口气,诧异地看着君慕倾,她不要命了,敢这么对昌吉说话,要想在住房之地活下去,就不能得罪昌吉和云战,这点难道她都不知道吗?

    昌吉眯起眼睛,三角形的眼睛,露出几分危险气息。

    “初生牛犊不怕虎,你这是找死!”

    “敢对昌统领不敬知道死字怎么写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一定会成为逐放之地首要的公敌,就和君离一样!”

    各种的议论,纷纷响起,君慕倾任何一句都没有在意,可有一句清楚的传进了她的耳朵,并且成功的激起了她满腔的怒火!

    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,一道红色的身影一闪而过,瞬间就出现在那个说君离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再说一次!”冰冷的声音透着刺骨的寒意,让人只感觉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还在嘲讽议论的人,听到这声音,顿时打了个冷颤,诧异地往君慕倾身上移去。

    刚才还在嘲笑君离的人,听到那冰冷刺骨的声音,一下子忘记了要说的话,浓郁的危险气息扑面而来,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后退两步。

    “再说一次!”君慕倾目光冰冷地说道,眼中透着无尽的杀意。

    那人听到这声音,顿时感觉自己掉入了冰窖一样,冰冷刺骨的寒意从四面八方涌来,直接渗进心底。

    “我,我,我,说,什么?”那人小心翼翼地问道,他刚才什么都没有说,只是说了一句实话而已,君离本来就是逐放之地首位公敌,也只有他自己领地的人才会对他折服。

    “君离!”君慕倾冰冷地问道,语气已经冷漠的如同天山寒冰一样,没有一丝温度。

    君离,君离啊。

    那人明显的松了口气,不就是君离吗?

    “你要听,那就说给你听好了,君离啊,不就是逐放之地的首位公敌,我们要是发现他的踪影,都会不留情的杀,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不能来盛宴,这就是原因之一,要是你不知道好歹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那人越说越得意的时候,耳边就传来刀刃刺破骨肉地声音,剧烈的疼痛从身体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那人惊颤地指着君慕倾,嘴角溢出了血液,他的元神,也因为这一刀,出现了裂痕,也就是说,他没有任何重新塑身的机会。

    所有人看到这一幕,纷纷睁大了双眼,他真的怎么敢,谁给他这么大的胆子,敢对他们的人动手!

    “你!”昌吉猛地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若我再听到有人说我父亲一句坏话,杀!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