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看着吃饱喝足,靠在椅背上的两个人,云战脸色越来越沉,最后变得无比的漆黑。

    “果然,云家的饭菜,还真是不错。”君慕倾把玩着手中的杯子,嘴角勾起一抹笑容,垂下眼皮,让人看不透她此时的心思。

    何止是不错啊,她吃的这一顿,只怕让云战现在心里还在滴血,她还有更加珍贵的没有叫呢,所以说,她还是很善良的。

    云战听到君慕倾的赞许,心里已经在滴血了,可是他还是要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再怎么样,他不能得罪眼前的炼药师啊,现在唯一能做的,那就是忍,只要能把炼药师留下来,他还有什么不能做的。

    云无双一脸讽刺地看着云战,他那一双充满**的眸子,没有丝毫的掩饰,就连自己都骗不过,他还想骗过君慕倾吗?真是可笑。

    “辰公子,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医治,我儿无常?”云战勉强地扯出一抹笑容,期待地看着君慕倾的反应。

    他现在已经吃饱喝足了,该动手让自己看看,究竟有什么样的本事吧,若他只是虚张声势,就要为此付出代价,让他牢牢的记住,云家,不是让人随意玩弄的!

    君慕倾挑了挑眉头,轻轻一笑:“云统领,你急什么,事情总要一步一步的来,你说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,当然是。”云战脸色阴沉了一下,却又很快的露出笑容,他还想做什么,吃已经吃了,喝已经喝了,难道不知道拿人手短吃人嘴短的道理吗?

    君慕倾轻轻一笑,缓缓站起来,云战居然用这么一餐饭就想收买她,他是太高估了自己,还是看轻了她?

    她要是想,现在就可以离开,只不过,她觉得有一个的方法,比离开,更加有意思。

    “无双,听说你也是云统领的儿子,不知道对于这云家,你熟不熟悉?”君慕倾突然开口问道,脸上带着高深莫测的笑容。

    云无双狐疑地看着君慕倾,她明明就知道,他从小就没有来过云家,怎么可能对云家熟悉,这到底是想做什么?

    果然,云战在听到君慕倾说,云无双也是他儿子的时候,脸色大变,神情也变得不一样了,好像就是被戳中了痛脚的小丑一样,明明心里已经怒火滔天,但是脸上依旧带着笑容。

    这忍耐力,啧啧,还真是不错,都这样了,他还能维持笑容。

    “辰公子说笑了,我的儿子,从来都只是无常一个人,有些人要是没有自知之明,那只会变成笑柄。”云战傲慢地说道,语气中还带着深深的嫌恶和不屑。

    就他,云无双,想要当自己的儿子,简直就是痴心妄想,要不是他身上有着云家的血脉,这个云姓,都不想给他!

    我的儿子,从来都只是无常一人。

    云无双抬头讽刺一笑,他从来就不把自己当成儿子看待,这件事情,他明明早就知道了,为什么当亲口听的这个人说出口,自己的心,还是想在流血一样?难道他对这个人还有期盼?

    不,他绝对不允许自己这样,他从来就只有娘,没有爹!

    还真是一个好父亲,从来只有无常一个人,当着云无双的面,他就能说出这么绝情的话,没想到世界上,还有这样的父亲,讽刺啊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无双,听说你姓云,我还以为,你也是云家的人,看来,是我想多了。”君慕倾耸耸肩面无表情地说道,只有熟悉她的人,才知道,她此时此刻已经多么的愤怒。

    云无双嘴角勾起一抹苦涩,又瞬间逝去,他缓缓起身,一双眼睛就这么看着云战。

    云战不屑地看了一眼云无双,他才不想多看一眼这个人,多看一眼,他都觉得是讽刺。

    “我,和云家一点关系都没有,从今以后,也不再姓云!和云家,如同陌生人一样!”他从今以后,和云家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,更加不会在有任何的心软,或者是幻象!

    云战不屑地挥了挥衣袖,看都没有看云无双一眼。

    君慕倾眼中闪过一丝阴霾,对云家最后一点点的仁慈,也在此时掐断。

    云战无论如何都不会知道,云家的覆灭,就是因为他就连一点点的情面都没有留,也是他自己亲手,就掐断了这最后的一点情分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我就做个见证吧,今天无双也说了,和云家没有任何关系,那以后,云家有什么事情……”说着,君慕倾摊开双手,耸耸肩,他最好也别后悔今天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云战脸色一黑,扭头看着君慕倾,“辰公子,老夫请你来,不是管这些事情的!”他管的未免也太多了,即便他们是朋友,这也和他没有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“啊,我倒是忘了,云统领,是让我来救人的,那就走吧。”救人?可不要后悔才是。

    君慕倾脸上流出一抹冰冷,那完美的笑容下面,全部都是阴霾,还有寒意。

    云战见君慕倾终于说到了重点,脸上也恢复了笑容,他微笑着说道:“既然这样,那就请吧,至于这个外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双可不是外人,你儿子病,我还要他来帮忙才行。”君慕倾微笑着说道,只是那眸子深处的阴沉,没有一个人能发现。

    外人,好一个外人!

    云战,看以后,你要怎么去求这一个外人!

    云战脸色一僵,从来就没有听说过他能炼药,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就请吧。”云战没有再说话,而是自觉走在前面,不再废话,要是把炼药师惹火了,他儿子的病,就谁医治不了了,好几个人看过,都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,现在也只有把全部的希望,放在这个炼药师的身上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大步往前面走去,云无双,不对,无双跟在君慕倾身后,不管运站再说什么,他都已经没有任何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穿过楼台水榭,终于他们走进了一个院子,院子华丽无比,一看就知道修建院子的人,用了多少的心血。

    君慕倾大步跟在云战身后,看都不想再多看这个院子一眼,多看一眼,她就会觉得更加寒心,这样的家,不要也罢。

    她庆幸,自己拥有父亲的疼爱,还有大哥,二哥,爷爷奶奶,外公,还有一群好朋友,伙伴,有他们在,她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变化。

    可是,她并不排斥这种变化,而且还很喜欢。

    而云无双就不同,他从小就有着非人的日子,在野种叫声当中,度过了一天又一天,父亲也从来没有把他当成过儿子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情,还真是可悲,刚才的话,谁会想到,那是一个亲生父亲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云战带着君慕倾直接就走到云无常的房间里面,看着床上的人脸色发青,还不停的呻吟,脸上的表情,那叫一个心疼。

    云无常看到父亲来了,立马来了精神,赶紧抓住云战的衣服,使劲摇晃。

    “爹,你快点救救我,你再不救我,云家就要断子绝孙了!”他居然不行了,不管再怎么样试,下半身都一点反应都没有,好像就是死了一样,他不要这样,不要这样!

    云战脸色一糗,瞪了一眼云无常,要不是为了救他,自己何必这么低声下气,逆子!

    可这又能怎么样,自己就这么一个儿子,云家的香火还需要他来传。

    君慕倾轻咳一声,盘在君慕倾肩上一抽一抽地东西,立马停下了动作。

    云战扭头看去,赶紧拉住君慕倾的手,“辰公子,我拜托你,救救我的儿子。”云无常无论如何都不能有任何事情!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君慕倾不留痕迹的抽出自己的双手,漠然的看着云战,不知道的,还以为,他是一个多好父亲,为了自己的儿子,不惜低声下去,只可惜,这些在她的眼里,都只是讽刺。

    云战见君慕倾不想和自己多加接触,心里暗暗一惊,他好像犯了炼药师的忌讳。

    炼药师脾气古怪,不喜欢和人多加接触,可是刚才自己……

    “你先出去,我保证,三天你儿子就会痊愈。”君慕倾若有所思地看着床上躺着的人,脸上露出一抹讽刺。

    就他这样,云战还能当成宝一样,也不知道,云无常那点好,看来,有些人的想想法特别,是他们无法猜测到的。

    出去?

    云战迟疑地看了一眼床上躺着云无常,然后点点头,也对,炼药师一般都是这个样子的。

    “爹,爹,他们是什么人啊,为什么云无双这个贱种也在这里,我不见到他们,不要见到!”云无常激动地说道,他不要和这个贱种在一个房间,不要!

    云战脸色一沉,看着云无常激动的模样,他冷冷呵斥道:“要是你不想好,我大可以不管你!”他都这么低三下四的求人家来了,他还要闹脾气,当真是无法无天了!

    听到他们能救好自己,云无常立马安静了下来,他一双眼睛放在君慕倾身上,还带着警惕。

    君慕倾在心里轻啧了一下,面带笑容的看着云无常,虽然是草包一个,不过,也还算聪明,知道他老爹走出去,自己就不会有好事情。

    云无常安静下来以后,云战立马就走出去,没有半点的停留。

    直到云战离开以后,君慕倾这才动了,她笑看着云无常,脸上却带着无法是逝去的阴霾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云战的宝贝儿子,还真是宝贝。”君慕倾笑着说道,脸上的笑容却逐渐加深,只是周围危险的空气,此时此刻,变得诡异起来。

    云无常往后面挪了一步,惊慌地看着君慕倾,感觉到一股寒意,直接涌进心底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做什么?我知道,你一定是元无双这个贱种叫来报仇的。”一定是这样的,云无双这个贱种,究竟从哪里找来这个一个骗子,就连爹都骗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贱种?”君慕倾笑了,无双是贱种,他又是什么?

    “你,你想做什么?”云无常不停的后退,紧紧地抱着面前的杯子,刚才涌入心底的寒意,他感觉正在飞快的往四周蔓延,让他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“无双,给你个机会,把你以前受的苦,全部讨回来。”君慕倾双手环胸,走到一旁,用神识将他们三个包围,她不能将整个房间都覆盖上神识,这样云无双就会发现的。

    反正揍一个云无常,用不了多长时间,更何况,他现在下半身还不能动。

    无双冲着君慕倾淡淡一笑,“谢谢。”这一声谢谢,他是由心底感激,要不是君慕倾,他只怕还在自己的幻想当中。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,只要留下一口气就行了。”君慕倾指了指云无常,然后转身做到一旁的桌子旁边,给自己倒一杯水,悠哉地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云无常慢慢后退,看到云无双一步一步走来,他脸上的表情,变得更加的惊慌起来。

    “云无双,你个贱种,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,父亲一定会弄死你的!我保证!”云无双这么多年,对于自己的打骂,都忍着,因为每次他都是为了他娘,真是可笑,云无双就是个傻子。

    娘死了就死了,又不是自己死了,有什么好紧张的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就要看看,他会不会弄死我。”说着,无双用精神力锁住云无常,一把就把他从床上拽下来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君慕倾坐在一旁,一手撑着头,一手端着水杯,对眼前的一幕,她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。

    小碧坐在君慕倾肩上,不知道什么时候,缩成一团的它,伸出了一个小脑袋,看到这一幕,都觉得那样的肉疼。

    还真是惨,被打成这样,都没有一点的还手之力,太狠了,不过,也太过瘾了,这样的人类,活该就是这样,人类总是这样,肉弱强食,欺善怕恶,除了君慕倾这个变态除外,它还在真是没有看到一个顺眼的。

    啧啧,这还是人吗?

    猪头也没这么黑啊,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,不用说也也知道,这个叫云无双的人类,下手有多狠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带着笑容,无双这是把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出来,就如同希若音一样,他出手就打成了重伤,现在还在床上躺着昏迷不醒呢。

    也只有这样,他才能真正的平静,就随他去好了,打累了,他就停下来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喝了一杯又一杯的茶,无双的双手,就没有停下来过,一直暴揍着面前的人,发泄着心中的不满。

    云无常牙齿都被打松了好几颗,最后连呻吟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砰!”最后一拳落下,无双踉跄地后退好几步,满头大汗地跌坐在地上,眼中的怨气,此时也消失的无影无踪,他的心,此时已经恢复了平静,不会再像以前。

    “打完了?”君慕倾挑挑眉头,这就这样?

    看着鼻青脸肿地云无常,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不会太轻了吗?

    云无常此时要是知道君慕倾的想法,一定会狠狠吐血,他都这个样子了,她居然还说太轻了!

    “嗯。”无双点点头,他心里已经平静了。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君慕倾拿出一枚黑色的丹药,表情拧巴了一下,这可是寒傲辰炼制的,平时她都舍不得用,倒是给了这个家伙一颗。

    心疼归心疼,君慕倾还是把丹药扔到云无常的嘴巴里面,那丹药入口即化,即便云无常想吐,也吐不出来,况且他现在也没有这个力气。

    云无常身上的伤口在慢慢愈合,就连那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痕迹都在慢慢消失。

    这就是寒傲辰丹药的好处,不然君慕倾也不会忍着心疼,喂云无常,普通的紫色丹药,伤口是马上能好,只是脸上的这些淤青,不会这么快消失,无双打了云无常,她怎么会让云战有机会知道呢?

    看着云无常的伤痕在逐渐消失,无双睁大双眼,惊讶的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别这么看着我,这丹药,不是我炼制的。”黑色丹药,她又不是暗元素,怎么能炼制出来黑色丹药。

    无双点点头,他心里也松了口气,刚才还在担心,自己打了云无常,她要怎么交代,原来她早就想好了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一切搞定。”看着云无常身上的伤口在慢慢愈合,君慕倾脸上露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昏迷的云无常猛地惊醒,他刚想大叫,就感觉到身上暖洋洋的,就连没有知觉的下半身,都有了一点点的感觉,就那么一点点。

    “我好了,我好了!”云无常欣喜地看着自己的双腿,他有感觉了,有感觉了。

    可是,他刚才不是还被云无双那个贱种打了一顿吗?怎么现在一点伤都没有,这是怎么回事?幻觉?还是做梦?

    “三天以后,你就没事了。”君慕倾慵懒地说道,为了不打草惊蛇,她才这么做的,不然一定让他痛上三天三夜,让云无常受尽折磨!

    云无常点点头,赶紧说道:“谢谢,谢谢。”他又能去找小如了。

    刚才的一切,一定是幻觉,不然他怎么一点都没有感觉到痛,反而觉得身体这么轻飘,一点事情都没有。

    好了,他真的好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轻哼一声,大步走出去,无双跟在她身后,寸步不离,表情更是一脸的漠然。

    见君慕倾走出来,云战赶紧迎上去,“辰公子,不知道小儿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了。”君慕倾漠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辰公子,我已经准备好了房间,公子可以先去休息。”云战松了口气,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。

    这次他果然没错,这个辰公子,就是一位炼药师,而且等级一定不低。

    君慕倾淡淡一笑,立马跟着云战身后的下人离开,这个地方,她是不想再留下去了,要不是为来找父亲,她才不会来云家。

    无双疑惑地看了一眼君慕倾,还是跟在她身边,现在云家的人,都不敢对无双不敬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云无双就是他们家主的儿子,只是家主一直没有承认,他们何必多事,现在的无双少爷回来了,还带了炼药师,只怕地位不低,的他们怎么敢怠慢。

    没有理会云家楼台水榭,君慕倾跟着下人往自己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她和无双的房间在一起,这让君慕倾点点头,这样,即便是云战有什么动作,她也能在第一时间知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,你可以走了。”君慕倾冲着云家的下人说道。

    那下人的微微一愣,然后激动的看着君慕倾,他身为一个下人,何德何能,让炼药师大人对他说谢谢,可这位炼药师大人,一点架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君慕倾疑惑地看着那人,难道有什么地方不对吗?

    “没有,小的这就离开。”下人赶紧回神,然后匆匆忙忙的往外面走去,他一定要把刚才的一幕,告诉所有人,炼药师大人,是好人!

    君慕倾莫名其妙的看了那人一眼,然后走进自己房间,无双也跟了进去,他还有些事情想要问小倾。

    进入房间以后,君慕倾立刻坐下,无双也跟着坐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“你想知道为什么云无常被你打了一顿,吃了一个灵丹,就有反应了?”君慕倾微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无双点点头,他是很想知道。

    “人类,他只是被麻痹了而已,又不是真的不举。”小碧伸出脑袋,不满地说道,其实它大可以下毒就毒死那个人的,君慕倾竟然不允许它这么做。

    “麻痹?”无双看着小碧,这条绿色的小蛇是从什么地方来的?

    “人类,不要小看我的毒,不如,我也让你这样几天,你看怎么样?”小碧露出它那绿光闪闪的牙齿,阴寒一笑。

    无双额角滑下一滴冷汗,赶紧摇头说道: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就得瑟了,你没救了。”君慕倾笑着说道,居然这样就得瑟了,它还真是的。

    小碧得意一笑,“为什么不能得意,必须得意啊。”那可是它下的手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抽搐一下,它还真是自恋。

    “这也是你的魔兽吗?”无双指着君慕倾的肩上,一条小蛇,也是魔兽,君慕倾到底有多少魔兽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啐!小爷才不是她的,只是暂时住在她这里而已。”小碧立马说道,它只是住在这里而已,不是她的不是她的。

    无双轻轻一笑,也不再说什么,魔兽的脾气,他一点都不知道,要是它突然生气了怎么办?

    “那你交伙食费了吗?”君慕倾挑眉问道,住在她这里而已。

    伙食费?小碧扭头看着君慕倾,它好像又看到那邪恶的笑容,柔软地身体一颤,身体又盘作一团,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君慕倾无语地看着小碧,轻轻一笑,又透着无奈。

    “辰公子,辰公子。”门外此时又传来声音。

    君慕倾扭头往外面看去,也对,治好了一个,还有一个没好不是。

    “小倾,你真的打算就这医好他们吗?”那她来这里做什么,就是为了让他出口气?

    君慕倾淡淡一笑,“好戏现在才开始,着急什么。”医好,是医好,不过得付出代价才是,用了她一颗黑色的灵丹,就这么算了,她可不是什么好人,医圣。

    好戏?

    无双看着君慕倾,还是不知道她想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要给我父亲准备一份最好的礼物!”君慕倾笑着说道,在四方城那几天,她研究了一下现在逐放之地的形式,父亲的领地,不过就是那么几块的小地方,而且物资什么的,也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她可得好好地给父亲准备一份礼物才行,让他知道,他的女儿已经长大了,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让他担心的人儿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无双点点头,他就说君慕倾怎么会就这么算了,原来好戏还在后面。

    “辰公子!”那人终于跑到了君慕倾门口,语气更是尊敬不已。

    君慕倾双手负在身后,淡漠地问道:“你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“我们家主请您再过去一趟。”这真的就炼药师大人啊,真是厉害,公子的病,那多人见过都没有办法,可是炼药师大人一出手,就立马就好了,真是太厉害了!

    “好啊,那就走吧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指了指前面的路,不过去,她怎么实行计划。

    下人赶紧往前面走去,不敢懈怠半分,无双也跟着君慕倾离开,他想看看,君慕倾是如何坑那个人一笔。

    云战!

    很快,君慕倾就看到了云战的身影,他忧心忡忡地站在院子外面,表情是那么的忧伤。

    还真是会演戏啊!

    君慕倾叹了口气,想云战这样的人,是不会为任何人担心的,儿子不心疼娘,做丈夫的,又怎么会心疼妻子,这一家人,各怀心思,就连亲人也算计,还真是可悲。

    “云统领。”君慕倾客气地叫了一声,她身后的无双,看都没有看云战一眼,眼中波澜不惊,没有任何的情绪。

    云战眼角余光,扫过了无双一眼,微微一愣,却又瞬间回神。

    “辰公子,请,我们进去说。”云战后退一步,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大步往前面走去,无双也立马跟上去,自始至终,都没有正眼看过云战一眼。

    对于无双的反应,云战微微一愣,心里突然感觉到空落落的,他突然感觉到,有什么东西,正在悄然的离去,而且他已经无法阻止。

    等走到大厅里面,云战迟疑了一下,这才开口,“辰公子,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,是这样的,我夫人,不知道昨天怎么回事,突然就卧床不起,嘴里还念念有词,一直在说胡话,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“这样?这件事情比较棘手,还有,我帮你医好了公子,难道云统领,这样了吗?”君慕倾微笑着说道,眼睛里面透着冰冷的寒意。

    云战表情一僵,看到君慕倾脸色不对,立马赔笑道:“当然不会,等公子治好了我夫人,我一定会重重感谢,不管你说什么,只要我能做到的,一定做到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云战就在心里咒骂道,炼药师就敢和他讨价还价,让他留在云家,已经给足了他面子,还要得寸进尺!

    “这样?只要的是的统领能做到的,你一定能做到?”君慕倾漠然地问道,她要的就是这句话,云战以为自己老谋深算,想让自己就这么在他手底下做事情,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云战迟疑了一会,然后坚定地点点头,“对!”他量一个炼药师,也做不出什么事情!

    “可是我要是救了你家夫人,你没有做到,这该如何?”君慕倾继续问道,脸上的没有一丝的情绪。

    云战忍住怒意,咬牙切齿地问道:“那你想如何?”

    要不是为了那贱人的父亲找上门,他也不用这么忍气吞声,对一个炼药师这样。

    “立誓,我这个人呢,不相信任何人,比较相信天地法则。”君慕倾指了指天上,无辜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!”云战终于忍不住了,立誓,他居然让自己立誓!

    立誓,对于一个高手来说,绝对就是侮辱,对于云战这样一方统领,那就好像变着法的说他,不守信誉。

    无双笑看着君慕倾,静静地站在一旁,果然,就没有君慕倾不敢的事情,这可是在逐放之地,她连云战都黑,还有什么是不敢的。

    “嗯?”君慕倾抬起头,看了一眼激动的云战。

    “若是让他住进云家,我是不会同意的!”云战指了指无双,他就是说,眼神怎么不一样了,原来在这里等着他。

    可是,不管怎样,自己都不会让他进云家,绝对不允许!

    君慕倾皱了一下眉头,他云战在想什么呢?还真以为,每个人都迫不及待的想进云家的门啊?想认他做爹,见过自恋的,没见过这么自恋的,真是无语了。

    “云统领,你放心,现在你就算跪在地上求我,我也不会再回云家,更加不会再姓云!”无双冰冷地回答,他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,云家又如何,以前他没想过进云家,现在想通了,他就更加不会这么做!

    云家他不稀罕,以前忍气吞声,都是为了娘,现在,他都已经想通了,云家,和他半点关系都没有。

    云战的脸色,立刻变成了猪肝色,就连耳根都变成了这个颜色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要什么?”为了让君慕倾医治好希若音,他还是将满腔地不满给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是很简单,你就立个事,就说答应我一件事情,不管这件事是什么,你都答应,否则,天诛地灭!”君慕倾说完以后,微笑的看着云战,还特地将天诛地灭四个字,加重语气。

    “你,别太过分!”云战咬牙切齿地指着君慕倾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拿我应得的,要是云统领不愿意,我也就亏一点,让你家公子恢复原状,然后我离开。”君慕倾轻描淡写地说道,好像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云战胸口一闷,顿时感觉一颗心在不停的抽动,他拼命忍住,这才没有吐血。

    他还吃亏了!?

    这个辰公子,究竟是什么人?突然出现在这里,难道就是为了那个女人出一口气吗?真的只是这么简单吗?

    “怎么样?你答应吗?”君慕倾挑了挑眉头,这次的事情,云战是答应也得答应,不答应也得答应。

    他要是不答应,小碧的随便一种毒,不管是谁,都不能医治好,还有就是,他名声也会扫地,他更加不会冒险却得罪一个炼药师,炼药师地位尊贵,他不能得罪,也不敢得罪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!”最后,云战也只能忍住满腔的怒意,立下誓言,心里早就恨不得把君慕倾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“把这个给你夫人服下。”君慕倾从纳戒里面拿出一枚紫色的下品灵丹,看都不看一眼云战,直接扔过去。

    云战赶紧接住,生怕有人来抢,当他看到那紫色灵丹的时候,一双眼睛都快瞪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以为,蓝色上品已经是眼前人的极限了,现在他拿出了紫色下品,那是不是还有紫色中品,上品!

    要是这样,杀了眼前的人,得到他已经炼制好的丹药,那也不错,这样的人,他是绝对不能留下来,天地法则,他只是说,帮他做一件事情,并没有说,不能杀他!

    “来人。”云战沉声叫道。

    “统领。”一道身影立马就出现在云战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把这个给夫人服下。”云战把手上的灵丹,放在那人手上,冷声交代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那人迅速离开。

    君慕倾一点都不惊讶,更加不在意,有些人爱显摆,就让他显摆好了,反正,她拿了该拿的,就会走,不过,要是有人想要做什么事情,她也绝对不会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云战看了君慕倾一会,然后开口问道:“不知道辰公子让我做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我要一块领地,一块就好。”君慕倾笑眯眯地说道,她早就选好了,那可是她为父亲的准备的礼物。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云战脸色大变,他狮子大张嘴!

    “云统领,别忘了,天地法则,只要你说一声不,天诛地灭。”君慕倾“好心”地提醒道,脸上带着无法遮掩的笑容。

    天诛地灭!

    云战看着君慕倾,一开始他就被人算计了!

    说不定,就连若音和无常的事情,都是她弄出来的!

    “自然,我当然还记得天地法则,不知道你要哪一块?”云战咬牙切齿地问道,怎么一开始,他就没有看出来这个人的目的!

    早知道这样,在他进门的时候,就该弄死他,这样也会少了很多的麻烦。

    君慕倾淡淡一笑,“别紧张别紧张,我就要一块小小的地方,绿岛而已。”绿岛虽然称之为岛,却不是岛,只是一个小小的领域,但是绿岛的资源丰富,堪称逐放之地第一,她看中很久很久了。

    绿岛而已!

    云战踉跄地后退几步,就感觉一阵头晕目眩,绿岛是他的领地,可是没有几个人知道,这个人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“辰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云统领,别忘了,天地法则,天诛地灭。”君慕倾笑呵呵地缓缓说道,天诛地灭啊,有些人就是怕死,没办法,那就只好牺牲身外之物。

    “你一早就算计好了!”云战捂住胸口,咬牙切齿地问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无辜一笑,“哎呀!这就被看出来了,我就是故意的。”当然是故意的,他们这是一个愿打,一个愿挨。

    云战口中一腥,他拼命压住要喷出来的东西,沉声说道:“你赢了,绿岛,从今天开始,就是你的!”说着,他就从纳戒里面拿出一块令牌,扔到君慕倾面前的桌上。

    君慕倾淡淡一笑,眼中闪过一道杀意,似笑非笑地拿起令牌。

    “很好,识时务者为俊杰,云统领一定会成为俊杰的。”说着,君慕倾就迈出步伐,大步往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就这么让他走了,不行,绝对不行,绿岛,自己怎么可以轻易送人!

    绝对不能让他离开!

    “等等!”云战赶紧叫道。

    君慕倾停下脚步,扭头看着云战,“难道云统领想要反悔?”

    “自然不是,我只是想说,半个月后,昌家会有一年一次的盛宴,辰公子得到了绿岛,我会告诉昌家,给你一份请柬,到时候,你不就可以告诉所有人,你拥有了绿岛吗?”哼,到时候,也就是你的死期!

    绿岛说什么,他都要拿回来!

    “真的?所有人都会去?”君慕倾挑了挑眉头,所有人都回去,那是不是也包括父亲?

    云战点点头,“这个自然,我没有必要骗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半个月,就打扰云统领了。”说完,君慕倾再次往前面走去,脸上还带着几分笑容。

    云战目光阴寒的看着君慕倾,区区炼药师,就敢在他满前放肆,现在他是不能动手拿回绿岛,但是到了昌家地盘,那就不一定了,即便是有人知道,也不会落人口实。

    一定要杀了他,拿回绿岛!

    “噗!”云战吐出一口鲜血,眼前一白,身体倒在了地上,云家一时间陷入了一片混乱当中。

    君慕倾才不会去理会这些事情,盛宴她一定要去,她一定要见到父亲!

    “恭喜你。”无双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太客气,都是朋友,再说了这里面也有你的功劳。”君慕倾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朋友嘛,就不用计较那么多了。”无双点点头,脸上的笑容更深了,君慕倾的聪明,他再次见到,是那么深深的折服。

    君慕倾淡淡一笑,大步往前面走去,再半个月,她就能见到父亲了!

    小碧盘在君慕倾肩上,心里轻叹一声,君慕倾又黑人了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