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君慕倾好奇地走进万兽殿,看着站在殿内高大的身影背对殿外,她头上满是问号。舒悫鹉琻

    她好像是没有见过这样的人吧?

    是没有见过吧?

    故人?

    “丫头丫头,你来了!”凤如歌见君慕倾来了,连忙走过去,还挤眉弄眼的,就是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看着君慕倾依旧疑惑的样子凤如歌急了,他的表情还不够明显吗?

    “小倾。”北宫煌笑盈盈地看着君慕倾走来,狐疑地看了身边的人,这个人到底是谁啊,一来就说是故人,还是小倾的?小倾的故人……那不就是苍穹大陆的?

    看这个少年身上的气息,应该也不弱,他怎么不知道,苍穹大陆近期有这么一个少年出现?

    “老师,凤前辈。”君慕倾淡淡地叫道,目光却一直看着那一个高大的背影。

    北宫煌看了看少年,眼神好像就是在说,就是这个人就是他,说是你的故人的,怎么没有听说她还有这么一个故人?

    君慕倾耸耸肩,她也不知道这个人是从哪里来的。

    高大的身影缓缓转身,脸上带着淡淡地笑容,身上却散发着一股淡淡地高雅之气。

    这让君慕倾更加疑惑了,她好像真的没有见过他吧?

    她见过的人,虽然说没有全部记得,可是大部分她还是有点印象,再说眼前的人气质不凡,她更加不可能会忘记才是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公子是?”这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,从来就没有见过,她一点印象都没有好不好,真是的!

    少年见君慕倾疑惑的表情,轻轻一笑,脸上露出了绝美的笑容。

    红润的唇瓣一张一合,爽朗的声音缓缓在殿内响起:“师父,你不认识我了?”

    师父,你不是认识我了?

    这一句话过后,君慕倾呆了,北宫煌石化了,凤如歌凌乱了,君风华才刚踏进万兽殿,就僵在了原地,不知道接下来的动作。

    师父,师父?

    这乱认师父也不是这么认的吧?

    北宫煌石化地看着面前的人,他的学生什么时候认徒弟了,这是来乱认亲戚地吧?

    凤如歌凌乱至极,他都没有徒弟,君慕倾居然就有徒弟了,这也忒不公平了,怎么就没有一个人认他做师父?

    别人就算了,他是待在万兽城这么多年了,君慕倾到现在都不肯跟自己去神举学院!

    看到他们呆滞的目光,君战天轻轻一笑,脸上顿时如同百花齐放一般。

    “师父,难道才短短几年不见,你就不认识我吗?”他是长大了不少,师父在临君大陆待了才不过三年,而他却待了十二年,十二年时间过去了,他自然是长大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囧了,她这辈子就收了一个徒弟,那就是战天,可是战天就算再怎么长,也没有这么大才对。

    要是按照时间来算的话,战天到现在不过十岁左右,可是眼前的人,好像比自己都大,会是战天吗?这太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真的是我,我是战天啊!”见君慕倾还是呆滞的目光,君战天无奈地说道,这边的时间,比苍穹大陆要快,当然会那什么,他长大了,师父也才长大……

    咳咳,虽然这话说的有点那什么,可是,师父真的才刚刚长大,而且还要过一段日子才成年。

    战天……

    君慕倾彻底凌乱了,她现在终于知道,这时间差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在临君大陆待久了,她徒弟都比她大了!

    看着战天,君慕倾有些哭笑不得,徒弟都比她大了!

    “咳咳,师父。”君战天见君慕倾哭笑不得看着自己,再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君慕倾缓缓回神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“战天。”算了,大了就大了,这不还是她的徒弟。

    “丫头,这真的是你徒弟啊!”凤如歌急忙走到君慕倾身边,指着战天问道,这太不可思议了,要不是知道有寒傲辰在,他还以为,这才是君慕倾的情郎呢!

    君慕倾满头黑线地扭头看着凤如歌,什么叫真的!

    她有徒弟,这又不是什么大事,他激动个什么劲,好像她徒弟,跟他没多大关系。

    君慕倾哪里知道,君战天这一声师父,彻底的刺激了凤如歌,他都活了好几百年了都没有收到徒弟,当然,那是他不愿意收,而是他好不容易愿意收一个,人家不愿意啊!

    现在这个人还是别人的师父,这不是成心来刺激他的吗?

    君慕倾,太刺激人了!

    “小倾,为什么他看上去……”北宫煌笑呵呵地看着君慕倾,好奇怪,为什么小倾的徒弟看上去比她还大,这看着都不知道谁才是师父,谁才是徒弟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轻咳一声,然后扭头问着君战天:“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你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?”她记得当初师父带他离开的时候,他那个时候才六岁,现在都已经比她还大了!

    难道吃了什么成长素?这不可能啊,这大陆,她还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有什么成长素之类的东西,可是那又要怎么解释,战天的的确确是长大了?

    君战天看了看自己的身体,微笑着说道:“师父,我来临君大陆已经十二年了,可是对于的苍穹大陆来说,不过才过年一年多一点点的时间。”这就是时间差的问题。

    君慕倾囧了,她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,苍穹大陆一年,可是临君大陆会过十年,她来这里三年,那边都才过几个月而已。

    擦!这个时间的问题还真是硬伤,临君大陆比苍穹大陆高一个层面,没想到时间还过的比较快,这也是临君大陆人寿命比较长,还有,斗技等级会比苍穹大陆升级快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你很久以前就来这边了?”那师父了呢?君慕倾扭头看了看,没有发现莫相守的身影。

    君战天点点头,他都一个人在这边好几年了,自从他有自保的能力,和发现自己眼睛的用处以后,师公就不见了,说是给他去找化解身体里面戾气的方法,可是这一去,就再也没有回来过。

    君慕倾听到君战天的解释,这才点点头,原来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师父知道说不定临君大陆可以找到办法,这才带着战天到了临君大陆,可惜好几年都没有发现,于是,师父见战天有了自保能力,这才离去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怎么知道万兽城的?”君慕倾疑惑地问道,他不是被师父关在雪山之巅吗?那他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“呃……师父,这个,我……我是一个人在雪巅的时间太长,然后太无聊了,就偷偷下山,可是一下山,就到处再说万兽城,还有你的事情,我就找来了。”他当时知道师父也在临君大陆的时候,别提有多开心了。

    马不停蹄的就来看师父了,结果进入万兽城以后,就听说师父不在万兽城,刚听说师父回来了,他就立刻赶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在万兽殿住下吧,这万兽城也和普通的城没什么两样,虽然说有阵法,也有魔兽,但是生活方式还是和人类的一样的。”只是城里的一切,都是她的产业。

    酒楼,茶楼,都是她让人教会一部分魔兽,让他们拟态人形,开起来的。

    平常人听说城里面有魔兽,当然是不敢接近,可当他们出现以后,城里面的魔兽又没有动静,这才吸引了人类住进来,不过也只是在这里开点小铺子。

    万兽城的周围还是有利可图的,每一年都有不少冒险者会从这里经过,去万兽城以北的偏远地区。

    这里和那个偏远地区又不是很远,君慕倾当然也就运用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每一年得到的钱,那可不是一点半点,坐在家里就能收钱的感觉,真心不错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君战天应道,他本来就想着留在万兽城,帮助师父的。

    “吱!吱!好熟悉的味道,小主人,这味道怎么这么熟悉!”小白鼠从君战天的衣袖里面爬出来,仰头看着周围,它现在也是神兽级别的魔兽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指了指那爬出来的小白鼠,脸上露出笑容,“这个就是我当年给你的?”那只小白鼠!

    哇!老主人,老主人!吱~”小白鼠看到君慕倾,眼冒金光,迫不及待地就往君慕倾怀里噌去。

    老主人……

    听到这个称呼,君慕倾瞬间再次凌乱,她看起来很老吗?

    “小白鼠,你要是敢爬过来,我就吃了你。”小碧吐着信子,垂涎三尺地看着小白鼠,它已经很久都没有吃老鼠肉了,可是很怀念的。

    “吱!变态!”小白鼠立马又扑回了君战天怀里,为什么这么恶心的东西会在这里。

    老主人身边为什么会有这么恶心的东西,太恶心了,真的好恶心!

    “你才变态,你们全家都变态!”小碧不服地反驳道,说它变态,也不知道谁全身长毛,难看死了,哪里像它,有这光滑的皮肤,多好看!

    君战天就这么看着君慕倾肩上的小蛇,这也是魔兽了吧,好厉害,师父又有一只魔兽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忍住笑意,看到门口呆呆站着的君风华,开口叫道:“风华,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啊?哦。”君风华慢慢回神,这才继续这刚才的动作,往殿内走去。

    赤君的徒弟?

    “风华,等会你帮战天去准备房间,呃……战天,以后你就叫风华姑姑吧。”按理是这么叫的,只是让战天叫风华姑姑,她怎么听起来那么别扭?

    君风华噗嗤一笑,看着只比自己小四五岁人,叫自己姑姑,她就想笑。

    君战天理所当然地点点头,要是换做在临君大陆,他到现在也不过是十岁左右,所以叫一声姑姑,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“姑姑。”君战天当真就叫了,也不管君风华脸上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噗!”凤如歌端着刚刚君风华送过来的茶,才喝了一口,就听到君战天叫君风华姑姑,顿时就喷了。

    靠之!这小子叫风华叫姑姑,那不得叫他们爷爷!

    他们看起来有那么老吗?其实还很年轻的好伐,没有那么老的,不用叫爷爷的。

    只是,凤如歌在心里反抗也没用,君战天是君慕倾的徒弟,按道理,是该叫他们一声爷爷,这个“爷爷”,他是坐定了!

    “战天!”霸嚣早在来的路上就听说战天来了,她就立马走过来,看到如今比君慕倾还高的少年,霸嚣脸上也露出一抹笑容,他真的长大了,不是那个成天黏在她身边的小战天了。

    君战天在看到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走过来的时候,脸上又露出孩子气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潇姐姐。”君战天还是像小时候一样,最喜欢霸嚣,也会露出特别孩子气的笑容,叫着霸嚣潇姐姐。

    霸嚣轻轻一笑,却也有些无奈,刚才她还在说,战天长大了,这会就粘上来了,看来他还是个小孩子,一点都没有变。

    “噗!”殿内再次响起不雅的声音,这次喷了的是北宫煌。

    “我说小子,你干嘛叫风华姑姑,叫潇姑娘姐姐!”这潇姑娘比风华还大,干嘛叫姐姐!

    君战天扭头微笑着说道:“我一直都叫潇姐姐的。”当然要叫潇姐姐了,从来都不会变。

    君慕倾囧囧地看着这一幕,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,以前她不会觉得有什么怪的地方,可是现在风华和潇站在这里,一个被战天叫姐姐,一个叫姑姑,她真的是……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然战天也叫风华姐姐,咱们就别按照那些破礼节来叫,按年龄来吧。”北宫煌擦了擦嘴角的口水,轻拍了一下胸口,他早晚会被这个宝贝学生给吓死。

    “这个也好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她实在是想不出还有更好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“风华姐姐。”君战天甜甜地叫道,脸上的表情,实在是看不出来,他已经有二十岁了。

    “嗯,我现在就帮你安排住的地方,我们大家都是住在一起的,所以你也会跟我们住在一起。”赤君说过,大家住在一起才热闹,要是分开了,那才麻烦。

    最后,他们都搬到了万兽殿的后殿,当初建城的时候,后殿的房间,特意留多,就算上百个人住进去,一人一间,都还有的剩。

    &nb

    p;而其它的偏殿,还有各院什么的,就是给客人,还有护卫住的,说到护卫,那其实也是魔兽,他们几乎把的万兽城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包下来了,万兽殿的打扫,万兽城守卫,都是他们在负责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君战天开心地点点头,能和师父住在一起他当然开心了。

    闪电匆匆走外面走来,看到那少年,表情立刻就僵住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别告诉我,这个就是当初的小战天!”擦!这才多长时间没见到,小战天都变成大战天了!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这不就是战天。

    “闪电哥哥。”战天如同儿时那样叫着闪电。

    闪电僵硬地点点头,不敢置信地看着战天,这当真是当初的小战天!

    这么多人类,也就小战天才会叫他闪电哥哥来着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战天,你也累了,要是没什么事情,就去休息,师父最近要离开城里一段时间,这段时间,你要听北宫爷爷和凤爷爷的话。”君慕倾一下子还是反应不过来,说话的语气都是当年在苍穹大陆和战天说话的一样。

    君战天拍了拍胸口,“师父,你就放心吧,我又不是小孩子,再说,我从雪山之巅,到万兽城,这一路走来,也成长了不少。”他早就不是当年那个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了。

    “也对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是这样的,他长大了,比她还大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君慕倾就会一阵狂汗。

    爷爷……

    凤如歌站在一旁,一颗玻璃心,就这么撒了一地。

    他还很年轻的!君慕倾这个臭丫头,敢说自己老!还让这臭小子叫自己爷爷!他抗议,他要抗议!

    只是凤如歌再怎么抗议,他也只是在心里抗议而已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要去哪里?”君战天现在可是一点都不累,他在万兽城已经休息好几天了,哪里还会觉得累,再加上见到君慕倾霸嚣闪电,就更加不会感觉到累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找父亲,可是不知道去什么地方找。”君慕倾耸耸肩,没有隐瞒,反正这都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。

    找人?

    君战天眼前一亮,他的眸子又慢慢转化成灰色,就连瞳孔也是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可以帮你,我们巫族每一代都会一个,拥有阴阳眼的人,当初光明圣殿也是因为这个,才……”君战天的声音越变越小,知道最后没有,这都是师公告诉他的。

    因为他就是那个拥有阴阳眼的人,师公发现这个关键以后,就差了很多书,最后才知道,原来巫族最厉害的不是占卜,而是族中每一代,都有一个拥有阴阳眼的人,只要能力足够,过去未来,都能看到,可是他现在还看不到,但找到东西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拍了拍君战天的肩膀,“别想那么多,我们一定会找到光明之神,问问她为什么要找你,为什么灭你族人!”君慕倾永远都不会忘记,初见战天时,他眼中的戾气。

    这都是光明之神造成的,虽然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让光明之神这么做,可是为了找一个人,而灭全族,这光明之神也不是什么好人!

    她才不会相信,单单只是圣光一个人,就能做那么多事情,这件事情,一定是光明之神授意的。

    “嗯,师父,我相信你。”君战天点点头,拉着君慕倾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风华姐姐,你帮我安排的房间在哪里,我们现在就开始吧。”君战天边走边叫道,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到师父的父亲了。

    君风华从震惊中走出来,光明之神,居然做了这么多龌龊的事情,她以前居然不知道,还以为光明之神是好人,是最圣洁的神明,现在看来,她不但错了,而且错的离谱!

    是为了一个人,而灭全族,这是什么狗屁光明之神!

    光明之神,只会毁了“光明”这两个字!

    “风华,主人曾经说过,光明和黑暗,本来就没有什么区别,光明圣殿有好人,可是也会有坏人,而黑暗神殿也一样,人都是自私的,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,不择一切手段,这也没有什么。”霸嚣缓缓说道,主人就是这样,在苍穹大陆,所有人都把

    黑暗和光明分的那么明白。

    可是,主人没有,她不但不会分,而且还会说出那样的话。

    她说,她不是坏人,可也从来不是什么好人。

    她说,这个世界,光明和黑暗,好人和坏人,没有界限之分,一切都归于一颗心。

    她说,她才不会管什么光明和黑暗,对她好的,她也会掏心窝子,但是如果要是有谁伤害了她在乎的人,即便那个人是神,是天!她也要杀神逆天!

    她说,人类如何,魔兽如何,你们从来都不是我的奴仆,而是我的朋友伙伴,你们如此待我,我便永远都不会放弃你们,更加不会抛弃你们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们的主人,让他们每个都心甘情愿跟随的主人。

    君风华跟上去,走在君慕倾身边,她还在想着霸嚣刚才说的话。

    这就是君慕倾吗?

    走到房间以后,君战天就迫不及待地拉着君慕倾进房间,而君风华则守在门口,不准任何人靠近,打扰他们,这件事情可重,可轻,不能有半点失误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坐在这里。”君战天把君慕倾拉到床边,把她按下去,让她坐下,然后自己搬来凳子,坐在君慕倾对面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君慕倾还是不知道君战天想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是你父亲至亲的人,血脉相连,我只要握住你的手,就能看到一些关于你父亲的事情,到时候,你不就知道你父亲在什么地方了。”师父的父亲,他真的好羡慕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伸出手,看到君战天眼中的渴望,她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“放心,你是我徒弟,自然也是我们君家的一份子,我们都是一家人,相信我父亲也会很开心你叫他爷爷的。”他们都是一家人!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战天点点头,家,一家人!

    “来吧。”君慕倾动了动手,看到君战天有些紧张,她淡淡一笑,“别紧张,如果找不到,就算了,我会通过其它方法找到父亲的。”战天要是没有来万兽城,她也想到了对策。

    “嗯,师父,你要记得,必须想着,你和爷爷之间的事情。”君战天深吸一口气,脸上的紧张慢慢褪去。

    他缓缓伸出手,轻柔地将君慕倾的手握住,然后闭上眼睛,君慕倾也跟着战天把眼睛闭上。

    君战天握住君慕倾的手,他心里地心里就出现了一双眼睛,那双眼睛泛着光芒,好像能将世间的一切都看透一样。

    那一双眼睛在不停的看着周围,不停地看着君慕倾的心中儿时和君离的回忆。

    突然,他脑中出现一个景象,嘴角不禁勾起了笑容,快了,很快了,很快的,他就能帮师父找到父亲了。

    他看到几个人,坐在房间里面,好像在商量这什么事情,坐在为首的,脸色还有些苍白,仿佛是受了伤,他能看到他们,却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君战天为了确定,又特意将自己看到的移到远处,可是脑中看到的还是刚才的男子,他脸色苍白,身体也靠在大椅上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是哪里?

    君战天疑惑地看着周围,他扭动了一下脖子,发现周围没有什么可以看到的。

    就在他快要放弃的时候,突然看到桌上地一张白纸上面写着两个字,“清风……”

    君战天刚想看到更多,可是顿时就感觉周围有一道力量在不停的吸引着他,另外一个陌生的画面窜入他的脑中。

    那是弑杀,魔兽之间的厮杀,它们之间不分敌人和自己人,只能相信自己,血流成河,那一幕血流成河,魔兽们都好像仰头在呼唤着什么,它们无力呼唤,仰头看着天上。

    这是哪里?这些魔兽为什么会遮掩?可是魔兽厮杀的画面,怎么会被他看到,从来都不会这样的!

    “噗!”君战天猛地睁开眼睛,将头扭到一旁,一口鲜血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战天!”君慕倾立马睁开眼睛,看到战天虚弱的样子,脸上露出一抹着急,他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“师父,别担心,我没事的,只是我刚才看了不该看的东西而已。”那些魔兽,

    眼中都露出了绝望,但是它们眼中的坚定却是那么的明显,它们好像在等待着谁。

    是的!那些魔兽就是在等待这谁!

    是谁呢?师父吗?

    师父虽然说是万兽城的城主,可那个地方,明显就不是万兽城,那好像是一片森林,又好像是一片荒漠,可是看起来又像是蔚蓝的天空,又像是冰蓝深海。

    那到底是什么东西,为什么他握住师父的手,会看到这些东西?

    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?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什么东西是不该看到了?还能让他吐血,难道是父亲?

    “那你先休息,看到什么,等你的伤好了再说。”君慕倾虽然急着找师父,可是她现在更担心战天,他脸色苍白的更纸一样。

    君战天任由君慕倾扶着躺到床上,吞下她的疗伤灵丹,就在君慕倾要离去的时候,他再次拉住了君慕倾衣袖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刚才看到一个房间里面,站着很多的人,然后好像再说着什么事情,为首的人,很有可能就是你的父亲,不过我看他脸色苍白,好像是受了伤,具体的位置我不知道在哪里,可是我看到,一张白纸上面写着,清风,还有一个什么领地。”他想要再看的更多,画面就变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等你的伤好了,我再去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现在战天这么虚弱,她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找父亲。

    君战天摇摇头,“师父,我还看到,魔兽,成千上万的魔兽,它们是各个种族,因为没有领袖的关系,在拼命的厮杀,可是它们眼中好像又在期盼着什么,我看到了,森林,荒漠,天空,大海,好像到处都有……魔兽。”说完,君战天就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魔兽厮杀?

    期盼着什么?魔兽在期盼着什么?

    森林,荒漠,天空,大海?

    这些都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君慕倾突然感觉到心里一阵刺痛,身上冒出一阵冷汗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君慕倾捂着胸口,那些魔兽按理说,不是万兽城的,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?

    森林,荒漠,天空,大海……

    森林,荒漠,天空,大海?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赤君,赤君!”外面的君风华闻到了浓郁的血腥味,赶紧敲门,就怕他们出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君慕倾回过神,往门口走去,才将门打开,君风华就闻到了更加浓郁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怎么受伤了?”看样子还伤的很重,刚才都发生了什么事情,他们不过是才进来一会,怎么都变成这个样子了?

    君慕倾叹了口气,“他说他看了一些不该看的,可能是那些东西反噬很强,所以现在才会比较虚弱,我已经给他吃了丹药,应该没事了。”说着,君慕倾又从纳戒里面拿出一个小紫瓶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的是补药,你一天给他吃一颗,三天就会全部恢复了。”说着,君慕倾把丹药放到君风华手上。

    “赤君,你放心,我会照顾好他的。”君风华点点头,她早就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懵懂光明总殿的圣女,在帮君慕倾搭理万兽城以后,她的实力比以前更强,而有些事情,她也更加了解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担忧地看了一眼战天,她虽然不知道战天说的是什么,也不明白,为什么他会看到魔兽,还有那些奇怪的东西,可是她在听到这些以后,心里有种特别的感觉。

    说不出来那是什么滋味,反正是不太好受。

    “赤君,你就先去找你父亲吧,趁着临君大陆最近风平浪静,也没有什么大事发生,要是你再犹豫,说不定明天就会有事情发生了,到时候,你想去都去不了。”君风华劝道,知道她心疼徒弟,不过这里有这么多人,战天一定会没事的。

    他最小,每个人还有每只魔兽,都会心疼着他,照顾他。

    “嗯,你们也别太宠他了,该放手的时候,要放手。”君慕倾再次说道,战天虽然是长大了,只是有些事情,还是跟小孩子一样,这些年,师父带着他走了不少地方,他也成长不少,知道了不少,可那都是在师父在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&nb

    p;如果不放手的话,他一辈子都不知道天有多高,适当的时候,必须要放手,即便是他会伤痕累累,那也是为了他以后着想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会和北宫前辈,如歌前辈说的。”君风华点点头,笑看着君慕倾,她还是一样,对于在乎的人,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。

    君慕倾犹豫了一下,转身大步走出去。

    清风……领地,那是什么地方?

    君慕倾皱着眉头,清风是人名还是地名?

    “丫头,丫头,你在想什么?”凤如歌从前面走来,见君慕倾皱着眉头,就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如歌前辈,那什么,你知道临君大陆有谁叫清风的吗?”看到凤如歌,君慕倾立马露出了笑容,然后凑上去,就连对凤如歌的称呼都变了。

    凤如歌心里美美的,这丫头终于知道的他的好了。

    不过清风?

    临君大陆有这个人吗?

    “那周围什么缝隙有吗?这里不是有很多缝隙的吗?”那些缝隙,也就是另外的一个小小空间,是这个世界的缝隙,里面还同样的住着人,可是每个缝隙,都有这不同的时间差,还有其它的。

    凤如歌那叫一个美啊,这丫头,也知道尊老了,知道叫他前辈,还用这么柔和的语气说话,不错不错。

    真是美死了,北宫煌那家伙只怕都没有这样的待遇,真是好,真是好,不错不错。

    不过清风……

    凤如歌歪着头想了一下,眼角余光触及到君慕倾那赤红的眼睛,他猛地惊醒,“丫头,你这是套我话!我要是告诉你,我有什么好处!”差点就上了她的当了!

    君慕倾咬咬牙,他怎么这么快就缓过神来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怎么回呢?如歌前辈,我就是想知道你,你知不知道,我刚才问了老师,他都告诉我了,看来,还是老师知道的事情比较多,我没有去神举学院,果然是对的。”说着,君慕倾环胸叹气,语气也有些失望,心里其实早就已经笑抽了。

    什么!北宫煌那家伙已经说了!

    难怪啊难怪,差点他就上这丫头的当了,原来是在试探他。

    神举学院,她可不能不去神举学院啊!学院她是一定要去的,一定要去。

    不就是清风吗?北宫煌知道的事情,他怎么会不知道!

    “丫头,谁说我不知道,我当然知道,不过我从来就没有听说,临君大陆,有个叫清风的高手,其它缝隙也没有啊?”北宫煌那老骨头究竟说了一些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和北宫煌这个老骨头都已经那么多年没见了,有些事情,他知道,自己不知道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没有高手?“那低手呢?”君慕倾赶紧问道,神器也变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凤如歌鄙夷地看着君慕倾,他怎么知道,他知道的也就是高手,那些什么所谓的“低手”,“低手”那么多,他不可能全部都知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听老师说,那个清风,住在什么领地来着。”君慕倾眨了眨眼睛,将眼中的脚下藏在了深处。

    清风,领地?

    这怎么听着这么耳熟?

    凤如歌仔细想着,他可不能输给北宫煌那家伙,只是,如果有个叫清风的,住在什么领地,他应该知道才对,能拥有自己领地的,那绝对不是平常人!

    清风,领地,清风,领地!

    清风城!高山领地!

    凤如歌脑中猛地闪过这两个地名,只有清风成和高山领地才挨在一起!

    “哈哈,丫头,你被北宫煌骗了,什么清风住在领地,那根本就是清风城和高山领地嘛!”凤如歌笑得前俯后仰,清风住在领地,他北宫煌什么时候也会编这些,来骗学生了?

    清风城!高山领地!

    君慕倾眼中闪过一丝幸喜,却又瞬间逝去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地方在哪里?”君慕倾立马问道,她在临君大陆,就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,那一定是某个风系

    里面的。

    凤如歌忍住笑容,轻咳一声,然后缓缓说道:“我记得,清风城和高山领地,那都是逐放之地的名字,不过你从哪里知道这些的,连逐放之地的地名你都知道?”

    这也太不可能了,平常她记临君大陆的地名,都说临君大陆,干嘛好好的有这么多实力,中间的关系还错综复杂,人心还真是难懂。

    可现在,她对这两个地名,这么的在意……

    “逐放之地!”君慕倾拍了一下手掌,她怎么就没有想过,去临君大陆最近的逐放之地找找!

    “不就是逐放之地。”凤如歌得意地说道,看吧,还是他厉害,北宫煌那老骨头,什么都不知道,还要乱说。

    “这样,那如歌前辈,你看我难得找你一次,你是不是该给我一点点,就一点点东西?”她能变化容貌的天火神器坏了以后,就不许找齐相同的材料炼制,可是有一种材料就在凤如歌那里。

    “你要什么?”凤如歌赶紧捂住自己的纳戒。

    “就是一点点,就一点点的蓝紫晶。”君慕倾笑呵呵地说道,就一点点,一点点。

    蓝紫晶?一点点?

    “早说嘛,一点点还是有的。”说着凤如歌就从那里里面拿出一枚巴掌大的蓝紫晶。

    君慕倾一把就拿过来,看着手上的蓝紫晶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“谢谢如歌前辈,我就先走了,这些日子,万兽城就拜托你们照顾了。”说完,火红地身影匆匆离开,脸上带着不可掩去的笑容。

    凤如歌笑着点点头,然后应道:“好说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凤如歌,你个老东西,找了你半天,小倾呢!我刚刚去战天房间找,没看到她。”北宫煌匆匆走来,就看到凤如歌一脸的傻笑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凤如歌愣愣的指了指北宫煌,然后看了一眼身后,“你怎么会在这里,你没遇到那丫头吗?她不是刚刚才问过你问题吗?你还问我?”

    某人到现在都不知道,防天防地防一切,都防不了君慕倾,他,被君慕倾给黑了!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