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对于君慕倾的疑惑,权杖又猛地晃动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它在说什么?”吱吱歪着头看着君慕倾手上的权杖,真的好漂亮,神器都这么漂亮的吗?

    主人给她炼制的神器那么好看就算了,现在又来了一件,比那件还要漂亮,好像摸摸看。

    吱吱慢慢地伸出手,就在要触碰到权杖的瞬间,它突然跳了起来,弹开了吱吱的手,就是不给她旁出。

    “好痛!”吱吱皱着眉头,看着自己火辣辣疼痛的手,真的好痛!

    火镰摇摇头,赶紧拉过吱吱,走到一旁坐下。

    就连吱吱都不给碰?

    这神器这么嚣张?

    君慕倾疑惑的看着手上的神器,吱吱好歹也是圣灵兽,它的碰触都不给,这神器会不会太嚣张了?

    吱吱也很郁闷,她只是想碰一下,就一下下,这破神器就不给她碰,还弄痛她的手,以后给她碰她都不碰了,还是火镰好,火镰才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吱吱笑眯眯地坐在火镰旁边,看着火镰,什么神器的事情,都抛于脑后。

    “它说,它是远古神器,不是小小的圣灵兽可以碰触。”血魇缓缓开口,才说完,突然意识到,自己为什么要给这破神器解释!

    远古神器?

    什么东东?没听说过。

    小小……这和某只魔兽还真是像,一个用区区,一个用小小……

    “外公,你知道什么叫远古大神器吗?”君慕倾歪着头问道,这破拐杖说自己是远古神器,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厉害的地方嘛。

    远古大神器!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所有人和兽异口同声问道,他们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远古的什么神器。

    上古神器听说过不少,上古神器他们也知道排名是什么,削魂剑就是上古神器中排名第一的神器,只是远古神器,他们还真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。

    远古,那岂不是比上古时候还遥远!?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君慕倾一阵无语,她算是白问了,还想知道远古神器是什么,结果一个两个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这应该是逆天杖。”玄金的声音缓缓响起,并且还从空间里面传出来,整个房间的都能听到。

    逆天杖!

    “混沌初开,分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停!咱们直接从远古说起!”君慕倾立马打断玄金地话,还混沌初开,那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说到远古?

    远古和上古还有那遥远的距离,说几天几夜也说不完吧!

    “好,从远古说起,在远古时期,魔兽的地位那是你们现在都无法想象的,那个时候,也是强者称霸,弱者为奴,但是可比你们现在好多了,而魔兽人类神族,划分为三等分,一直维持着平衡,不过后来兽族就逐渐的没落,在上古的时候,逆天杖就已经遗失了,可没想到会藏在削魂剑里面。”谁会想到上古时期,谁都想得到的逆天杖,会隐藏在削魂剑里面,而且这削魂剑必须要毁掉,才能得到逆天杖。

    谁会舍得,去毁掉削魂剑呢?

    “逆天杖又是怎么回事?”这才重点,玄金说那么多做什么?

    “我也不是很清楚,不过听说这逆天杖是当时兽族的,至于是什么人拿着,什么人用,为什么又会落到你手上,我也不知道。”玄金不在意地说道,它也只是因为传承,才记得一点点关于逆天杖的事情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出动了一下,虽然现在知道这权杖是什么东西了,不过,还是不知道它有什么用处啊!

    雪姬慢步走到君慕倾面前,激动地看着她手上的逆天杖,“这是兽族的东西?”

    兽族的逆天杖!

    她还从来都没有听说过,兽族曾经有过这样东西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“应该是。”君慕倾不确定地回答,血魇不太情愿帮逆天杖说话,玄金又不知道逆天杖说的是什么,看来,一时半会是沟通不了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随意地将逆天杖收起来,扔进空间里面,尽管还不知道这逆天杖有什么样的用处,不过好歹也是远古的东西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不是上古的问题了,而是远古!

    君慕倾有些凌乱了,她连上古的问题都还没有清楚是怎么回事,现在又到了远古部分了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的太凌乱了,远古的东西,为什么会寄居在上古神器里面,还是排名第一削魂剑,最后还要毁了削魂剑,才能得到它!

    要是当时她没有用火刃去砍削魂剑,那是不是说,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削魂剑的秘密了?

    现在更是还扯出了远古时候的事情,真是无奈,先不管说这逆天杖有什么用处,听名字就很可怕。

    逆天逆天,连天都能逆?

    要是这样,当时兽族完全可以称霸天下,根本就不用顾及人类和神族才是。

    “倾儿……刚才说话的是……”君心眨了眨眼睛,房间里面突然就响起了声音,他们半天都没有看到一个人出现,到底是什么人在说话,那声音好像是从她身上传出来的。

    说话!

    君慕倾猛地惊醒,突然想到,大哥他们还不知道空间和玄金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“咳咳,这个,我……”

    月苍龙目光犀利的看着君慕倾,不容许她闪躲半分,这丫头果然还有还东西没有拿出来,就是不知道是什么。

    连远古的事情都能知道,难道是远古神兽,也不对啊,要是远古神兽,就应该知道逆天杖的事情。

    君墨也是一脸茫然,他从来不知道倾儿的身体里面,还“住”着另外一只魔兽,而且听起来还挺厉害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无奈地低下头,看来今天是不招也不行了。

    魔兽纷纷投来鄙夷的目光,因为之中大部分只知道有空间,不知道空间在什么地方,是什么?

    在所有人和魔兽地注目下,君慕倾无奈的从脖子上把赤血宝玉拿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里面有一个空间,空间里面住着一条龙,然后它刚好知道这些事情,就告诉我们了。”君慕倾简短地说道,虽然空间不能扩展,可是能让活物进去,还能和外面一样,现在有了七彩金莲散发出来的灵气,里面远远比外面的世界还要美上三分。

    空间!龙!

    难怪心儿手上的时候,她能立刻就拿出龙血来,原来她随身空间里面,就有一条龙,哪里还用会万兽城找龙腾。

    月苍龙睁大双眼,看着君慕倾,为什么这些事情,以前没有听她说过,而且这玉还这么眼熟?

    “倾儿,这就是当初父亲给你的?”君墨疑惑地问道,他从君心那里知道,父亲在消失的时候,给过倾儿一块玉牌,让她去寻找什么东西,只是话还没有说完,父亲就被红光带走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“我也是偶然之下才知道的,然后还顺便,顺便契约了一头魔兽。”君慕倾嘿嘿一笑,往后面挪动了一下身体。

    “女人,我是血魇大尊王!不是普通的魔兽!”血魇在空间里面不满地说道,她居然那么为难地说契约了他,这个没良心的女人!

    君慕倾额角稍稍滑下一滴冷汗,她就知道血魇会这么说。

    “契约魔兽!”君心顿时喷了,他怎么不知道这丫头还是召唤师!

    “召唤师!”月苍龙再见多识广,也经不起这样的惊吓啊,一个空间,一条龙,然后还就那么巧,契约了一头魔兽!

    不过她好像还没有解释清楚吧!

    这点水刃没有惊讶,早在阴月城的时候,他就已经知道了血魇大尊王是主人的契约魔兽,这件事情,当时很多人都看到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嘿嘿一笑,然后无力地点点头,身体慢慢往后面挪去,只是她现在四周不是人就是魔兽,都虎视眈眈地看着她,她想逃也没有地方可以逃走。

    “这个,外公,大哥二哥,我还有一件小事没说。”君慕倾轻咳了一声,空中的空气急剧皱起,强大的波动在以君慕倾为中心,从周围撒开。

    “武士!”月苍龙尖叫道,然后就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!

    三修!五种元素!

    她还敢再逆天一点吗?

    君慕倾捂着耳朵,她就知道会变成这样,不过说了也好,反正也从来没有想过要隐瞒他们,现在趁着这个机会告诉他们所有事情好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还敢再变态一点吗?”火镰目瞪口呆地说道,三修!他跟了主人这么多年,居然不知道主人还是三修天才!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还能再逆天一点吗?”小碧嘴角抽动一笑,圆碌碌的眼珠子,里面充满了惊悚,它就没有见过这么变态的人类,五元素就算了,现在还是三修,她吃什么长大的!

    身体是怎么做的!

    怎么能撑得住三修带来的冲击,而且还这么变态!

    这何止是变态,变态中的极品,禽兽中的怪物,逆天中的人兽共愤!

    “主人,你还敢再禽兽一点吗?”吱吱指着君慕倾,嘴巴都快塞得下一个拳头了,可现在她什么都顾不上!

    “何止是禽兽!这就是禽兽加怪物!”弑云狠狠地啐道,他今天才知道,君慕倾原来有这么变态,跟她打!打什么打!这个变态,超级变态!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抽动了一下,她哪有他们说的那么恐怖,不就是别人多了几种元素,然后三修吗?

    此时周围站着的魔兽,要是知道君慕倾的心思,一定会冲上去掐死她。

    多了几种元素,三修!

    不就是!

    她还真是敢说!

    月苍龙震惊地坐在地上,半天都不能回神,这个消息实在是太震撼了,他一时之间还真是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不是他受不了,而是心脏承受不住啊!

    君墨和君心到现在才知道,他们的妹妹,一心想要保护好的妹妹,他们就不用太担心。

    她有如此的天赋,还这么聪明,他们想到事情,她早就想到了。

    月苍龙从来就没有这么失态过,他呆木地扭头,看着茶几上玉佩,脑中突然闪过四个字。

    “这是赤血宝玉?”他都快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了。

    君慕倾点点头,表情是那么的镇定,只是月苍龙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胸口。

    俊美的脸上,出现的神情是那么的不和谐,要是外人看到月苍龙这一幕,只怕一定会惊呼不已。

    赤血宝玉!这就是传说中的赤血宝玉!

    君墨和君心睁大双眼,好像是挺像赤血宝玉的,玉红似血,所以才有名字,叫赤血宝玉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的那一条龙,和你的魔兽是……”月苍龙虽然已经被刺激到不行,不过还是想知道,他的外孙女,究竟到了什么变态的程度。

    君慕倾轻咳一声,缓缓说道:“龙嘛是五爪金龙,它叫玄金,呃……我的本命契约兽嘛,它叫血魇……”

    血魇!

    魔兽头顶只觉得电闪雷鸣,差点就晕眩当场了。

    五爪金龙!血魇……

    月苍龙整个人都懵了,他坐在地上,久久都不能回神,五爪金龙,还有血魇……

    “血魇大尊王!”弑云诧异地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擦,她要是早说血魇大尊王是她的契约兽,还是本命,那他早就跟在她身边了,血魇大尊王啊!

    君墨和君心同时深吸了几口气,才镇定下来,可是心里的激动,那是无法阻止的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们的妹妹,他们就连她什么时候成长到现在这样,都不知道,总当她没有长大,尽管实力比以前好很多,他们还是把她当成以前那个躲在他们身后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,小丫头就这么长大了,不但不再躲在他们身后,甚至已经冲到了他们前面去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呵呵……”坐在地上的月苍龙开始傻笑。

    大尊王……

    大尊王是他外孙女的本命契约兽。

    血魇大尊王,走兽之王,这就是他的外孙女!

    谁有她这么牛叉,连本命契约兽都是大尊王级别的!

    月苍龙由心底地涌出一种叫得意和骄傲的东西,那可是大尊王啊!

    君慕倾额角滑下一滴冷汗,他不会是被刺激过头了,变成现在这样了吧?

    “外公,你没事吧?”君慕倾赶紧走到月苍龙面前,担忧地问道,早知道他会变成这个样子,就不该跟他说的。

    月苍龙扭头看着君慕倾,依旧在傻笑,但同时也开口了:“丫头,让我笑会,我实在是太开心了。”湄儿的孩子,这就是湄儿的孩子,他们的实力,一个比一个厉害。

    “哈哈,哈哈!”月苍龙仰天大笑,他的笑声几乎整个月家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站在门外的月长空突然听到这笑声,被吓了一大跳,听到月苍龙笑的这么大声,他脸上也露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自从小倾还有君墨君心和家主相认了以后,他的笑容就多了,以前想要听到这种笑声,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月长空轻轻一笑,家主对他们何尝不是一样的宠爱。

    月家的人听到自家家主笑的这么开心,纷纷都在猜测是什么事情,而且这笑声还是从星月阁的方向传来的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能让家主这么开心的大笑?

    现在整个月家都能听到他开怀的大笑声音了。

    月苍龙开心,当然开心,他更加自豪,非常自豪!

    墨儿是六王城之首的墨仙王,心儿是绝宗的第一天才,更有可能是绝宗的接位人,而倾儿,倾儿……

    她不但拥有成千上万的魔兽,更加用自己的实力,创建了万兽城。

    湄儿看到这些,应该会很开心的,会很开心很开心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囧了,他原来是太开心了才会这样,她还以为是刺激过头了,他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。

    君墨轻咳一声,指了指桌上赤血宝玉,“倾儿,这赤血宝玉你要藏好,几乎所有的人,都在打赤血宝玉的主意,他们为了赤血宝玉,会不择一切手段的。”人人想要争夺的赤血宝玉,竟然会在倾儿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知道,知道我有赤血宝玉的,也不多。”君慕倾微笑着将赤血宝玉又挂了回去,藏在衣间,任何人都猜不到,他们一心一意想要找到赤血宝玉,每天都在他们面前晃荡,只是他们一直都没有发现和看到而已。

    “丫头,不管怎么样,以后这赤血宝玉无论如何都不能拿出来,据我知道的,现在不少势力,都制造出了一块感应石,专门探测赤血宝玉的行踪的。”一旦暴露了以后,倾儿将会更加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感应石?能感应到赤血宝玉的存在?

    君墨再次开口,疑惑地看着君慕倾:“傲辰知道你有赤血宝玉的事情吗?”她不会连这个都跟他说了吧?

    “早就知道了啊。”君慕倾不在意地说道,说到寒傲辰,她心里流过一道暖意。

    早就知道了!

    月苍龙蹭的一下站起来,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“你告诉他了,他居然是第一个知道的!”那臭小子,敢抢他外孙女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和兽一阵无语,他这是在吃醋吗?这样子很明显就是在吃醋,而且醋味浓郁。

    “真酸。”小碧摇摇头,不知什么时候爬到了君慕倾的肩上,它待的空间,就是赤血宝玉,君慕倾的本命契约兽,就是血魇大尊王。

    血魇大尊王!太不可思议了!

    “可不是,水刃也早就知道了。”火镰摸了摸鼻子,他们这么多兽这么惊讶,就他一个能这么淡定的坐在这里,肯定是早就知道了的。

    吱吱缩了缩脖子,其实她好像貌似,好像也知道那么一点点事……

    “吱吱,嗯?乖,你是不是也知道什么?”危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吱吱明显就听出了火镰语气中的危险。

    吱吱赶紧扭头,摆了摆手,“我好像是知道,可是我忘记了,真的忘记了,当时在阴月城的时候,那破麒麟,也就是黑暗神殿的黑暗麒麟,被万丈谷看门的弄出来以后,他们匆匆逃走了,可是麒麟没走啊,然后,然后主人当时也很危险,幸好血魇及时出现,火镰你不知道,当时魔域森林的魔兽的,纷纷朝拜,就连那破麒麟都跪下去了!”

    吱吱说完以后,周围一片鸦雀无声,没有谁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“别这样嘛!当时我也在闭关,是也不知道发生了这样的是事情,我是后面听火萤说的。”她死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情,刚才说的,都是火萤告诉她的。

    “火萤也知道?!”所有魔兽纷纷扭头看着水刃。

    “对啊,水刃和火萤还有观月乘风都知道,不过听说水刃当时半路的时候离开了,可能他也不是完全都知道。”吱吱慢慢说道,她也是无辜的,听说而已,听说而已。

    听到吱吱这么说,所有魔兽的目光才水刃身上移开。

    顿时水刃只感觉自己松了口气,幸好吱吱说了实话,他也只是看到了一点点,一点点而已。

    “这算什么,当时整个阴月城都轰动了,即便他们不知道血魇,也知道主人契约了一只很强大的魔兽。”令百兽朝拜,能不厉害吗?

    知道这件事情以后,她那叫一个恨啊,自己居然在那个时候闭关了!

    就不能再等几天吗?血魇大尊王出现的时候,她都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君慕倾嘴角抽动了一下,看着吱吱脸上的惋惜,无奈地摇摇头,当时的情况那么危险,她还那么期待。

    要不是血魇,她现在指不定在什么地方待着呢!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说到这个问题上面了?”君慕倾淡淡地问道,他们刚才不是还说赤血宝玉的事情吗?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所有魔兽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抬头看天,不去面对君慕倾质疑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外公,赤血宝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,为什么临君大陆人人都会知道,而且当初还派人降临苍穹大陆?”这个问题,她早就想问了,当时二哥也在!

    月苍龙慢慢站起来,双手放在身后。“因为临君大陆一直有这一个传闻,那就是得到赤血宝玉,就能得到无穷的力量,甚至能称霸临君,你来了临君这么长时间,想必也知道,这里,都是由的各方势力自己牵制着对方,没有王权,只有强者为尊道理。”赤血宝玉的诱惑不小,的当然会有人心动了。

    “无穷的力量?”君慕倾犹豫了一下,然后用神识问着空间里面的血魇。

    血魇只是耸耸肩,然后说不知道,他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赤血宝玉有无穷的力量,它被封印在这里面,也不代表它会随便就认主。

    即便是得当赤血宝玉,他不愿意认主,在别人手上,也就是一块普通的玉佩,没有什么奇怪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事情,传了很久了,好像是几百年前就开始了。”那个时候,都没有人知道世界上有没有赤血宝玉。

    几百年!

    谁会在几百年前,流传这么一个无聊的传闻?

    “绝宗好像也是因为这个,才派我去的,不过我当时听说,各大势力,受到一封信,说苍穹大陆能找到梦寐以求的赤血宝玉。”现在想想,那封信,好像就是冲着倾儿去的。

    君慕倾睁大双眼,脸上露出一抹惊讶。

    她得到赤血宝玉的事情,一定还有其他人知道,这个人一开始就知道了,与其说他是去找赤血宝玉,更不如说是在找她!

    是那个人!

    君慕倾脑中闪过一双眸子,想到当时在桑漠中遇到的人,她几乎都可以确定,一定是那个人的,他好像知道很多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外公,你那里还保留着信吗?”君墨赶紧问道,这件事情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“我没收到信啊!”月苍龙茫然地看着君墨,各大势力都收到了,可是他没有收到,而且从来都没有听到谁提起过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?”君慕倾皱了皱眉头,她隐隐约约嗅到了阴谋的味道,有一股他们都不知道的力量,作为牵引,先是想方设法的找到她,再来就是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谁做的!

    君慕倾握紧双拳,她一定不会放过这个人,一定不会!

    “倾儿……”君墨担忧地叫道。

    只见君慕倾轻轻一笑,缓缓站起来,“既然那个人以为自己掌握的全局,那我就毁了他的局!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我们都可以帮忙。”弑云双手环胸着说道,这才是君慕倾,不过那个设局的人,好像就要倒霉了。

    从来都是君慕倾黑别人,她还没有被别人黑过,这次也一样!

    “当然了,我们万兽城的魔兽,可是不会忘记上次的事情的!”火镰不屑地说道,管他是谁,打了再说,他们可不会手下留情什么的,留情那都是浮云。

    雪姬脸上带着温柔的微笑,她没有想到的事情,那是主人的契约兽,竟然会是血魇大尊王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会放过那个人的。”雪姬铿锵地说道,脸上露出坚定的神情,相信万兽城不会有魔兽不想一雪前耻。

    “小爷虽然那什么,看不惯人类,不过这个人类,趁着小爷睡觉的时候来捣乱,等找到了,小爷一定让他尝尝小爷的各种毒。”说着小碧就露出了它那各色的牙齿,眼睛里面露出阴寒的笑容。

    所有魔兽纷纷后退一步,什么九头蛇帝,就是一个毒物,浑身上下都带着毒,怎么会有这样的魔兽!

    “只是,父亲怎么会有赤血宝玉的?”君墨缓缓问道,他没有听说过君家曾经有过赤血宝玉,看爷爷的样子,他都没有见过赤血宝玉是什么样子的。

    “外公,你的吗?”君心挑挑眉头。

    月苍龙立马蹦起来,“这怎么可能!我怎么会有赤血宝玉,要是有我也不会这么惊讶啊!”曾几何时,他也想得到赤血宝玉,只是后面老了,这些想法也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奇怪了,君家没有,月家也没有,那爹娘是从什么地方弄来的?”君墨疑惑地问道,偏偏父亲还要给倾儿赤血宝玉,让她去找什么,找力量吗?

    爹应该不会这么做才对,那会是去找什么?

    君慕倾心里也奇怪,她就是被这赤血宝玉带过来的,那是她捡到了一块石头,看着好看,她就捡了,然后一觉醒来,就已经身处狼群了。

    爹手上有赤血宝玉,还给了她,君家和月家都没有,那这东西是从什么地方来的?

    “看来只有找到爹,才能知道答案了。”君心语气沉重地说道,也不知道父亲去了什么地方,到现在都没有他一点消息,苍穹大陆不在,临君大陆又没有一点消息。

    君慕倾看到二哥失落的样子,轻轻一笑,然后说道:“二哥,我们一定会找到爹的,而且很快就会找到了!”一定会找到父亲的,现在临君大陆没有什么大事,他们都可以去寻找父亲。

    “君离那小子,保护不了湄儿也就算了,就连你们几个,他都保护不了,真没用!”月苍龙嘴巴上是这么说,但是心里非常了解君离这么做的理由。

    当初他将湄儿在家族除名,就是因为湄儿怕自己的事情,影响了月家,只有除名,才是最好的办法,他当时亲手将自己女儿在家族中除名,那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再后来,他看到了湄儿的尸体,那个时候,君离几乎都快要崩溃了,要不是有他们三个,这个世界上哪里还有会君离这个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那小子虽然不怎么样,但是对湄儿却是一颗真心,比起当时临君大陆各方势力的新秀,他也更看好君离,当时那么不满意,完全都是因为他抢了自己的女儿,他最疼爱的女儿!

    想到君离抢了月湄星的事情,月苍龙还是一肚子火气。

    “外公,不许你这么说爹!”君心严肃地说道,在他眼里,父亲永远都是最坚强的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些臭小子!

    “不说就不说,不过现在你们打算怎么办?这临君大陆,是没有你们父亲的消息,要找也不容易啊。”依照他对君离的了解,要是他来了临君大陆,一定不会这么沉默,那小子,就不会沉默。

    以前甘愿去芙水镇,那也是为了君家为了自己的三个孩子,忍气吞声,后来发生那件事情,他是绝对不允许自己再犯第二次同样的错误。

    可最近也没有听说,崛起的势力,有一个叫君离的人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我早就想过了,大哥和二哥肯定是不能离开六王城和绝宗的,我有老师还有风华,玄武龙腾在,我可以去找。”不管有多辛苦,她一定要去找到父亲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可以帮忙。”雪姬赶紧说道,他们会一直跟随在主人身边的。

    “就是啊,我们都可以去!”吱吱兴奋地说道,说不定又能遇到魔兽,魔核,主人的烤肉,还有丹药,这些都是她最爱最爱的了!

    看着吱吱兴奋的模样,所有魔兽狐疑地看着吱吱,她真的是去找人的吗?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没看过美女啊!”吱吱双手叉腰,嘟了嘟嘴巴,他们这都是什么眼神,她就是喜欢吃,怎么着了,吃犯法了啊,就算她吃的再多,天地法则也管不到!

    那小闪电下次再敢来,看她怎么教训它!

    所有魔兽嘴角抖动了一下,果然,不能和火镰在一起太久了,这句话一点都没错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倾儿,你就要小心了,那个人一定还会再出手的。”君墨担忧地说道,到现在他们都不知道那个人是谁。

    “我会小心的。”君慕倾点点头,她这次也会带魔兽一起去,他们都是自己最好的伙伴!

    月苍龙张了张嘴,想再说什么,可是看到他们三个脸上的笑容,却始终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君离,若是你听到你三个孩子这么的思念你,你是不是也该出现了?

    他们已经没有了母亲,现在剩下的,也只有你这个父亲了!

    再一切都说完以后,君慕倾没有在月家多逗留,现在月家和万兽城之间也有传送阵了,走起来是很方便的。

    月苍龙目送着他们三个离开,叹了口气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他们会找到君离的,一定会!

    到时候一家人团聚,湄儿看到也会很开心的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庄重雄伟的万兽城,君慕倾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魔兽们听说她已经好了,统统都赶了回来,火萤,观月,乘风,涙城,暖暖,黒翼,闪电,风刃,还有历练了很久的冰,就连桑无际都被乘风给拽过来了。

    上次去六王城的时候,风刃刚好不在,等他回来的时候,君慕倾已经出事了,所以今天才见到。

    “哇!主人,我们这次又去什么地方看美人!”暖暖兴奋地看着君慕倾,看到君慕倾没有事情,笑口常开,又有心情看美人了。

    所有魔兽狐疑扭头看着暖暖,她能不能不想着美人?

    好像只有主人昏迷的一段时间,她好像什么都变了,专心修炼,美人也顾不上,可现在她怎么又要看美人了?

    涙城霸道地拉过暖暖,缓缓说道:“姑娘,主上说让我跟着你,以后有什么事情,我都会第一时间赶过来。”这是承诺,涙城的承诺!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慕倾心里很是感动,看着他们一个个都及时的赶回来,她真的很开心。

    魔兽们看着暖暖小鸟依人站在涙城身边,他们纷纷竖起了大拇指,还是涙城有办法,这下暖暖也没有地方可以逃了。

    暖暖其实现在心里很郁闷,早知道这样,她就不要答应涙城,留在他身边,一招失足,她居然为了一棵树,放弃了大片森林,还有那么多美人她没有看过,也没有调戏过!

    怎么可以这样,她能不能反悔啊,该死的涙城,竟然用她最爱的笑容来迷惑自己!

    可恶!可恶!

    “君慕倾,听说你又晋升你?”火萤笑呵呵地走到君慕倾面前,她还从来都没有和君慕倾打过,也不知道谁更加厉害!

    弑云大步走到火萤身边,傲然地说道:“臭乌鸦,再怎么样,也轮不到你!”他都没有和君慕倾比试过,什么时候轮到她了!

    火萤不满的看着弑云,双手叉腰,怒吼道:“我去你的!我比你先遇到君慕倾,凭什么轮不到我,再怎么样,也是我先来!”他不就是等级高一点吗?总有一点,她也会超过她的,一定会!

    “走走走,我们先去打一场,谁赢了,就谁先!”弑云指了指外面,拉着火萤就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岂料火萤立马就拖住身边的水刃,死活都不肯跟着弑云去。

    “君慕倾,你快点让这疯子的离我远点,我不想杀魔兽啊!”她才不会忘记,当初是霸嚣和风刃的先例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一部分魔兽迷茫了,一部分魔兽却忍住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这个吱吱都跟你说了!”风刃走到火萤面前,眯起了眼睛,火萤当时没有在场,她不可能会知道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火萤赶紧捂住了嘴巴,惊恐地看着风刃,她什么没说,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水刃轻轻一笑,无奈地摇摇头:“风刃,你刚回来,就别理她了。”她还是一样,什么都没有经过大脑就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风刃轻哼一声,看了一眼火萤,这才走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可是很多魔兽眼睛都闪烁着好奇,他们都想知道,当初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说。

    君慕倾做了什么事情,能让火萤这么害怕!

    只是看到霸嚣和风刃跳动的眉头,他们还是忍住了,这两魔兽也是变态两只,他们还是不知道的好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们要去哪里?好好奇!”吱吱擦了擦嘴角的口水,看着君慕倾说道,真的是太好奇了!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君慕倾摇摇头,她也不知道能去什么地方,现在一点思绪都没有。

    那些所谓的缝隙也挺多的,就是因为漏洞产生缝隙,才让这个世界,除了苍穹和临君两块大陆,还有其它的小地方。

    这些地方虽然不能和这两块大陆相比较,不过有那么多,还真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起。

    桑无际站在一旁,表情纠结地看着他们,他能不能不去,可是,这是不可能的,要是不让他去,乘风就不会大老远的把他从桑漠找来了,他当时可是刚好再发一笔横财!横财!

    就被他这么带走了,他的钱啊!

    就在他们都疑惑的时候,君风华匆匆走来,脸上还带着兴奋。

    “赤君,有个人在城外说要见你,还说是你的故人,让你去看看!”还当真是故人!

    “故人?”所有魔兽异口同声地说道,然后狐疑地看着君慕倾。

    故人?

    君慕倾也迷茫了,她在这里有故人?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